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九十一話「靠山」  
   
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九十一話「靠山」

希露菲守住了貞潔,看著床單上殘留著的紅色的斑點,我那樣想到.希露菲為了幫助我,把她最珍貴的東西給都給了我.我想為她做點什麼,一邊把床單上殘留著的紅色斑點用剪刀剪下來,一邊那樣想.

但是回過來想的話,希露菲從沒提出過自己的主張,如果我不是自我意識過剩的話,她想把想要和我在一起的這份心意傳達給我,但是,她卻什麼都沒說.

莫非關乎到亞麗愛爾公主的護衛工作也說不定,看來必須去找亞麗愛爾公主談一下吧.我把剪下來的床單碎片放入了用土魔法做出的盒子里,再供入神龕(kān).雙手合十,感覺總算做回一個人了——

在每月一次的課外輔導課上露臉,依舊沒有七星的人影.

「早啊,師父」

「早,啊,大主人」

紮諾巴和朱莉挨個和我打招呼,此刻突然發現,朱莉相當可愛啊.今年七歲了嘛,離我的捕食范圍還差的很遠啊,不過向外翹起的頭發很Q,我撫摸著她的頭,朱莉驚訝地朝上看著我,但很快就低下頭並身體顫抖了.看來她還怕我啊,明明我沒想要吃掉她的.

「早啊,紮諾巴,朱莉」

我打招呼後,紮諾巴哦喲了一下後歪起腦袋.

「師傅,遇到什麼好事了嗎?」

「唉?」

他察覺了嗎,紮諾巴平日里就一直擔心著我啊,雖然馬上就想做出報告,但是就算說治愈了ED,要是問怎麼治愈的就很難開口了.不能說出希露菲的真實身份,會被人奇怪的誤解為是菲茲前輩幫忙的.

我一邊思考著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哦,老大,早喵」

「早啦……嚼咕嚼咕」

莉尼婭和普魯瑟娜和平時一樣坐著,莉尼婭將她那秀色可餐般水靈靈的腿翹在課桌上,普魯瑟娜那豐滿的胴體會支付緊緊包住,滿口嚼著肉干.

回想起來,我曾經確認過這兩人巨峰的生長情況,還把濕透的胖次拽下來瞻仰過隱藏在下面的理想鄉啊,那樣一想,不知怎麼了突然覺得兩個人很可愛…….

「喵?」

「發克啦……」

我靠近她們後,兩人捂住鼻子站起身後躲得遠遠的.有點被打擊到了,那個吧,那個氣味嘛.我沉寂了數年後終于複活了,就好像三年才換上新內褲那樣,清爽的心情.想必發情的氣味什麼也很強烈的吧.

「該怎麼辦啦,老大終于忍不住啦」

「不是說他生病了喵?」

「是我的魅力的錯啦,罪過的女人啦」

「那,那麼把普魯瑟娜活祭了喵,家鄉那邊就交給偶了喵」

「那……其實是莉尼婭在發情也說不定啦」

「當,當了老大的女人的話也許就能主宰全世界了喵?每天想吃多少肉就吃多少喵」

「…………沒,沒辦法啦,為了保護莉尼婭了啦」

兩人在聊了些什麼後,普魯瑟娜像是下定決心般來到我跟前,接著很可愛的渣渣眼睛,賣弄風騷強調其胸部.

「嗯哼啦,要疼愛……啊好痛!」

我手刀劈落,感覺被當白癡耍了,什麼嗯哼啊.

「嘛,請坐下啊,不會抓也不會吃了你的啦」

這麼一說,普魯瑟娜手捂著頭卷起尾巴到我旁邊坐下了,不跑到我伸手夠不到的地方這真是稀奇,莉尼婭剛好相反的慢慢靠近過來,在我有點夠不到的地方坐下了,這邊罕見地戒備著我,和平時的距離相反.

「盧迪烏斯,怎麼了嗎?和平時的樣子不太一樣喔」

克里夫也歪起腦袋,雖然我想要和平時一樣,有那麼不一樣嘛.果然蛻變後的男人從別人眼中就是不同嘛.不不不,這又不是第一次了.

「怎麼個不太一樣了?」

「怎麼說呢……洋溢著自信……?那樣,看上去」

我朝紮諾巴看去,他也點了點頭.自信,聽到那麼簡單的詞語,我想起了人神說過的話.能奪回作為男人的自信,就是這麼回事嗎,自己倒是沒什麼實感,不過在別人眼里就是不同的吧.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關心,詳細情況雖然我不能說,前些天,那個治好了」

做出那樣的宣言後,響起「哇哦」的聲音,紮諾巴以完全明白了的表情點頭,克里夫拍著我的肩膀,莉尼婭和普魯瑟娜互相看著對方,朱莉一臉不太明白的樣子歪起腦袋.

「不論如何,祝賀你啊」

「是啊,恭喜你,師父」

「祝賀啦」「恭喜喵」(PS 同時說的)

不知怎麼滴被祝賀了,雖然對我來說確實是值得慶賀的事情,總覺得有些難為情啊.就好像是最終話(PS. EVA第26話),事實上這個祝賀你的說,不會是死亡順序吧.

「可是,老大治好了的話,是危機喵.全校女學生的貞潔危機喵」

莉尼婭說出那樣沒禮貌的話.

「真沒禮貌,我可是紳士喲」

再說我也不會對希露菲以外的女孩子下手,于是我在這里又再一次的下定決心——

課後,我往教職員室走去,前幾天去旅行而去申請補課.

進入教職員室後,空氣嘈雜般震動了.果然,看起來從別人看來我發生了什麼變化吧.似乎所有人都得知了希露菲所做之事了那樣,有些難為情啊.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傑納茲副校長喊住了我.

「盧迪烏斯同學,發生了什麼事嗎?」

「解決了困擾了我三年之久的問題,感到很舒暢罷了」

「是那樣嘛,那可真好啊」

傑納茲教頭點點頭,接著苦笑起來.

「那樣的話,難道說,你打算離開這所學校嗎?」

「哎?」

聽到傑納茲副校長這番話,我歪起腦袋,不過想一下的話,確實,我在這所大學的最初目的已經達成了,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來的.既然達成了,雖然可以為了與家人重逢而前往貝卡利特大陸…….

但是在這一年間,也碰上其他各種事情,遇見了紮諾巴,買下了朱莉,和莉尼婭與普魯瑟娜拉近了關系,和克里夫也有所牽掛了.以及七星,和她的相逢總感覺對自己來說有著什麼意義.都讓我認為,人神是不是為了讓我和那家伙相遇才帶我來到這里.

可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希露菲,只要她還留在這里,我就不能離去,碰上緊急的情況我還想要保護她啊,保衛公主的話也會遇到危險的事情吧,我想略盡綿力.可是話說亞麗愛爾公主他們,今年好像是五年級學生啊,畢業後要怎麼辦呢.嘛,畢業之前會待在這里的吧.

姑且,定期地給帕烏羅他們寄去信件,能不能送到雖然無法去確認…….可是,那之後已經過了一年了.現在才開始動身的話很有可能會碰不到他們.

因為得不到什麼的成果而馬上改變方針的那是外行人,一天接受30多件新契約的工薪階級達人也說過,現在再等等吧.

「不,畢業前會怎麼樣雖然不清楚,但我想之後幾年學校在籍」

「是那樣嘛,那可真好啊」

傑納茲副校長苦笑著,高興還是不高興呢,看不太明白的苦笑——

七星依舊如故,可能她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里過,對話也保持在最低限度.在很多時候都能感受到對話中的代溝,前些日子,我以為她知道的就說出了代表月亮懲罰你們的女中學生的話題後,她歪起腦袋問「那是啥」,最近的年輕人貌似不知道月光傳說,在我們的那一代,就算沒看過,至少名字應該還是知道的.

可是不是宅的話,那也無濟于事.雖然我這樣想過,但她雖然不像我那樣是個重度宅,似乎也是個多少看過漫畫或是輕小說的孩子.明明是那樣的孩子,卻說不知道.難道收集7個龍珠的故事你也不知道嗎,這樣問了她後,她似乎是知道的.

在原來的世界的時候的七星年齡是十七歲,對應的我是三十四歲.有著兩倍的差距,現在拉得更遠了.這是無可奈何的也說不定,這確實是代溝.看電影時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實際遇到並交談後就不知所措了.

那樣子的七星,是我自己說漏嘴了也說不定.

「七星同學,如果你和誰交往的話,希望對方做些什麼?」

七星的手滋溜地滑了一下,接著,她把畫過的紙張揉成一團,扔了.

「你突然說些什麼呀?戀愛話題?」

「類似的事情」

「我說啊,我可是想快點回去的,你能不能認真些?總是總是說一些無關緊要的閑話,閉上嘴手腳麻利些的話,效率就能提高的喲?」

雖然嘴上這麼說,七星其實並不討厭那些無關緊要的閑話的.實際至今只要不緊急,就可以一邊聊著什麼一邊慢慢干活.她的那種說話的方式也就是說.

「七星同學就是那個嗎,戀愛經驗ZERO的人嗎?」

「……嘖!」

咂了好大一聲.

「我可是有喜歡的人的啦,雖然只是吵架了……」

說起來,七星是在爭風吃醋吵架的時候被召喚的吧,喜歡那兩個的某個人吧,還是說,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無法做出選擇的逆後宮狀態,不論是道歉也好繼續吵架也罷,確實是必須回去的吧.

那麼一說的話,那兩個人被召喚的可能性也很高嘛,除七星意外,因為完全沒有聽到過傳聞,所以沒有過來的可能性也很高.不過,沒有魔力就被扔到這個世界來的話,高中生在沒有人幫助而活下去意味著…….不,這是不能和她說的吧

或許,這些事情七星也已經設想到了也說不定,自己能生存至今是因為運氣好,的說.而且,也想到了如果運氣不好的話會怎麼樣.七星抿起嘴嘟噥地回應到.

「和喜歡的人……很平常的,能在一起的話就很滿足了喲」

她看起來很難過,我不問的話就好了啊——

到了午休時間,我沒有去食堂,今天在其他地方有些事情要處理.是學生會室.

要與希露菲認真的交往,就不能不告訴他們吧.是他們撮合了我和希露菲的.因此,換言之是已經得到了許可的.不過,這也算是個交代吧.

本校舍的最上層,最深處,有些華麗的門上刻著『學生會室』的文字,在那里我敲了門.

「誰!」

是盧庫的聲音.

「我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關于上次的事有些話要談」

我回答了後,屋子里一瞬間鴉雀無聲了之後,聽到了踢踏踢踏似乎慌慌忙忙的聲音,因為我沒有事先預約就來了啊,大概做了不好的事情.

「進,進來!」

盧庫的聲音,我打開門,走進屋內.

坐在一把看起來很昂貴的椅子上的亞麗愛爾公主,編織著漂亮的金發,感到清澈般的美貌.不過身材該不該說是符合年齡呢,肌肉和一般的女孩子差不多,胸部不大也不小.

在她身旁,帶著墨鏡的希露菲和盧庫直立不動的站著,工作中的希露菲好威風,緊繃得總感覺像是心腹的樣子.沒有了平時那不怎麼靠譜愛哭鬼的樣子,與我所知的爽朗且有些小孩子氣的形象又有些不同,而是冷淡的印象.原來如此,想要保持這個形象的話,確實希露菲是不能說話的.

「很榮幸見到您,我名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我做著貴族禮儀,在亞麗愛爾面前單膝跪地,低下頭.雖然學過對王族的禮儀規矩,不過大概,感覺應該是這樣的.

「這里不是王宮,我和你都是同學,請把臉抬起來」

遵從亞麗愛爾公主,我抬起了頭,不過膝蓋還是跪著的.可不能讓希露菲丟臉啊,在戀人上司的面前,還是謹慎一些為好.

「那麼,在這所學校如雷貫耳的盧迪烏斯閣下,今日到訪有何貴干?」

亞麗愛爾的聲音聽上去感到頭頂上癢癢的,感覺很好.這就是所謂的領導氣質嗎,或許這家伙也是神子也說不定,通過聲音的魔法.就算有神子能用聲音把對方吸引住也不足為奇.

「雖然我認為您已經從希露菲……希露菲愛特那里獲知了一些事情,但關于那件事,能否允許我少許說一下,為此而來」

亞麗愛爾的表情帶著認真的味道,從希露菲那里聽說了一點點公主的意圖,雖然她逃到了這樣的地方,似乎依然沒有放棄王位,因此,在這所學校上課的同時拉攏有實力的人當同伴.

「希露菲把我的病治好了,素聞殿下從中協助希露菲,故而若是有我能略盡綿力之處,請盡管吩咐」

亞麗愛爾把我說的話回味了一番,然後看了盧庫一眼,盧庫點了點頭後開口說道.

「你不是想要回避亞斯拉貴族的權力斗爭?」

我立刻回答說.

「確實我不想參合亞斯拉王國的權力斗爭里去,像我這樣很可能會像小蟲子那樣被捏死呢,不過,若是我的意中人在這渦流之中的話,話就另當別論了」

說著,我看著希露菲,她的臉紅透紅透了.

「希露菲快要死掉的時候,自己卻若無其事的活著,那種事情我才不干呢」

「呵……」

亞麗愛爾露出驚訝的表情,盧庫也是,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這時盧庫開口了.

「不會和格雷拉特家起爭執嗎?和你的叔父……帕烏羅出走的諾特斯,還有雇傭你的伯雷亞斯家」

「薩烏羅斯大人被處刑雖然我覺得有些惋惜,不過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

嗯?怎麼好像有些接不上啊,嘛,對于那件事情,我心里已經整理好了.

「另外,就是被盧庫前輩所討厭的程度了呢」

話音剛落,盧庫皺起眉頭回敬到.

「因為你是個不懂女人心情的遲鈍家伙啊」

「關于這點,我無話可說」

不論如何,這一年里我連希露菲的性別都沒察覺到,就算被他說遲鈍也沒辦法,沒想過要去積極地探究只不過是借口,明明那麼可愛,為什麼我就沒察覺到呢.

「盧庫是玩弄女孩感情的大混蛋吧」

喃喃說著的人是希露菲,說出出人意料的過激的話,也就是說她在我面前一直扮乖巧嗎,但是想一想的話,盧庫和希露菲這六年里一直是同伴,比我和希露菲在一起的時間更長,因此顧慮也不多,不客氣的話也說過的吧,有些嫉妒啊.

「怎麼了,明明連誘惑力的零頭都沒,還想要裝女人啊?」

「很誘惑力的好吧,盧迪都對我說謝謝了的說……對吧?」

說著,希露菲求助般看向我,雖然我可以加入這兩個人的相聲組合,老實的回答說棒極了.但在亞麗愛爾面前說那些的話有點不好意思啊,想著我把視線看向公主,她靜悄悄地張開嘴,突然看見她的嘴邊沾著面包屑,原來她正在吃東西啊.

「你們兩個,稍許安靜一下」

希露菲和庫魯閉起嘴巴,感覺這是經常發生的爭論,能感到有些年頭了.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能得到你的幫助的話,我感到非常放心」

「承蒙贊賞」

「可是……」

亞麗愛爾話說到一半看了一眼希露菲,然後像是下定決心一樣做出宣言.

「我不需要你的幫助」

「什!為什麼啊!亞麗愛爾殿下!」

提出反對的人是希露菲,亞麗愛爾先發制人般繼續說到.

「讓你誤會了的話就不好了,希露菲絕對不是為了要得到你的幫助為目的而接近你的」

「是,這一點上我並沒有誤會」

雖然覺得希露菲有著那樣的用心,算了,這里就坦率地聽亞麗愛爾的話吧.

「我需要拜托你的只有一件事,希露菲,我的好友,請讓她幸福」

我深深低下頭,這自當不用說的.

「遵命,我必定會的」

「光是嘴上說說,什麼都可以說的……首先必須做什麼呢?」

「…………」

必須做什麼嗎,我聽得出亞麗愛爾用的是以極其強烈的語氣.我緊閉起嘴巴,必須做什麼,我正是因為不清楚才來這里的.不不清楚什麼的別找這樣的借口了.不管在哪個世界,男女關系的負責方法應該都是相同的.對了,帕烏羅也那麼說過不是嗎,為了負起責任,在亞斯拉准備了房子和工作,的說.

「果然還是結婚吧」

我那樣說後,希露菲雙手捂住嘴巴,而盧庫則往後一退,露出受到打擊的表情有些站不穩了.

「這就是你的回答嗎,非常好,是個如同希露菲所說的那樣的男人呢,盧迪烏斯閣下」

亞麗愛爾滿足般點點頭後看著希露菲.

「希露菲愛特・格雷拉特」

「哈!?唉!?格雷拉特,唉——!?」

希露菲愛特・格雷拉特,那樣稱呼後,希露菲不知所措了.

「成為盧迪烏斯的妻子的話,今後,不再需要穿男裝了,像個女孩子那樣」

「唉,可是……不喬裝的話,亞麗愛爾殿下的……」

「作為交換,盧迪烏斯,你的『名字』借我用一下.現在這一帶沒有人不認識你呢,我把心腹希露菲交給那樣子的你,有些人自作主張的誤解吧」

原來如此,就是說,我和希露菲在一起的話,亞麗愛爾就和我掛上鉤了,這樣想的家伙也是會有的吧.不需要借力,而是借威,雖然結果幾乎相同,用了很有意思的表達方法.

「這個不難,就我而言,順從地加入您麾下也是可以的」

「這不需要,因為你的力量過于強大,我應付不了」

有那麼強麼,雖然我這樣想著,但對我來說是順利的展開.貼著亞麗愛爾公主這個那個行動的也麻煩啊,坦率地接受她的提議吧.

「當然了,如果你遇到什麼事的時候,允許你使用我的名字.雖然現在我是這樣的處境,不過亞斯拉王國第二公主的名號,會有所幫助的吧」

「感激不盡」

有高貴的人是靠山,多多益善.但是,對我來說是在太好了啊,能得到希露菲,而我又不用做什麼,不僅如此,發生什麼問題的時候亞麗愛爾會成為我的靠山,對于經常出問題的我來說,能得到亞麗愛爾這靠山實在非常慶幸.

但是真的可以嗎,以後不會被有所要求吧,雖說是甜蜜陷阱…….不,受到別人關照的話,就不要吝惜回報這份關照了啊.

「那麼,希露菲愛特,你要怎麼辦」

「是,是!我,不,不對,我,那個,想要一如既往的服侍亞麗愛爾殿下的同時,盧,盧迪……不,作為盧迪烏斯的妻子而努力!」

「…………是這樣啊,願你幸福」

亞麗愛爾抿著嘴沉默了片刻後,往希露菲背後輕輕一推.希露菲來到我這里,怪不好意思的撓著耳廓.好可愛,好想舔她,不,這里要忍住,在亞麗愛爾面前啊.

「啊,那個……嗯……盧,盧迪……那個,請多關照」

「啊,好的,我也一樣」

我們僵硬地低下頭,希露菲想要說什麼似的扭捏了一會後,突然轉過身去,就那樣亞麗愛爾與希露菲互相注視著.

「那個,亞麗愛爾殿下,盧庫,一直以來謝謝你們了」

希露菲摘下墨鏡,說著便低了下頭,我也仿效著低下頭.

就這樣我與亞麗愛爾一行締結了關系.而且決定了與希露菲結婚.

************************************************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九十話「最後一把勁」     下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2話 婚前准備 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