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2話 婚前准備 前篇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2話 婚前准備 前篇

網譯版 轉自 百度貼吧

翻譯:墓師l,Dark.pact

我要和西露菲結婚了.

結婚.

前世沒有涉足過的領域.

進一步說,感覺稍微還有點早.

因此心中充滿了不安.

但是,在此之上,成為夫婦的關系的話做這樣那樣的事情都可以被原諒了吧,所以期待的感覺也很大.

一想到可以將我的毒牙伸向那個楚楚可憐的少女,現在就已經垂涎三尺了.

不,當然沒有打算做讓西露菲討厭的事情.

但是,很困擾呢.

仔細想想,我對這個世界的結婚系統知之甚少.

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沒看到過結婚儀式.

保羅和莉拉的結婚儀式也沒有參加.

嘛,頂多就是,把村里人叫來祝福一下的程度.

阿斯拉的貴族們結婚的時候雖然會舉行宴會,但是儀式之類的沒聽說過.

話雖如此,婚姻和結婚,是成對的概念.

但是不明白.

結婚到底是什麼.

結婚的男人應該做些什麼.

該怎麼做才好.

明明到這個世界上已經度過了16年的歲月,卻連這種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

不過

不懂的話也沒關系.

人是有學習能力的.

不懂得話,向明白的人請教就好了.

「結婚嗎?」

首先,晚飯的時候向薩諾巴(26歲·離異)打聽一下.

場所是宿舍的食堂.

「余那時,作為聘禮准備了家畜,士兵和食物送給對方家里了呢」

在西隆,結婚的時候,男方向女方的家人送出聘禮是常識.

「你是王子,不應該是收到東西的那一方嗎?」

「嗯?不管是王子還是什麼,由男方來出是當然的吧」

這是,克里夫插了進來.

「米莉絲正好相反.是由女方家族准備嫁妝」

克里夫他和我們一起吃晚飯的時候越來越多了.

這貨也沒什麼朋友呢,很寂寞吧.

「哎,這麼一來,女方的家族不是人財兩空了嗎?」

「于此相對的,女方家族遇到什麼困難的時候,男方必須幫助」

「原來如此」

米莉絲也好西隆也好,對于婚姻是家與家之間的聯系著種認識都很強吧.

「嘛,本來種族不同,婚姻就有各種各樣的不同」

「長耳族的話是什麼樣的?」

「……我還沒准備和麗絲結婚.因為還沒有完成那個詛咒的約定.所以不是很清楚.

而且麗絲和普通的長耳族不同,好像覺得那種事很麻煩不想做的樣子」

漫長的話題.

但是,就這麼說下去的話,果然還是印不出儀式的話題.

是沒有結婚儀式這種東西吧.

沒有的話,不辦就好吧.

「我要是和誰結婚的話,首先需要什麼呢」

「是啊……首先是家吧?」

「嗯」

聽到克里夫的話,薩諾巴點點頭.

家.

家嗎.

「誒?突然就是家嗎?」

「當然的吧,都結婚了,沒有家怎麼行」

看向薩諾巴,他也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點著頭.

在這個世界上,結婚就是說擁有一個家嗎.

說起來,保羅結婚的時候也在普愛娜村定居了呢.

在那之前都是住在旅館里的冒險者.

拜托飛利浦,搞到了家和工作的樣子.

「本來,宿舍里是不讓女子出入的呦.

普通的話因為結婚了就要從宿舍里搬出去,所以都會等到畢業後.

因為沒地方住呢」

這麼說來,確實是.

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夫婦在宿舍里生活.

沒有給已婚者專用的宿舍.

這邊的世界沒有『分居』的概念.

基本上,夫婦就是在一起生活的.

「對方是身世好的大小姐,准備好家了的情況先不提,

哪邊都沒有家的話,男方需要准備的就是志氣了吧」

克里夫的話中,能感覺出過分的男尊女卑.

但是,拋去這點,這個世界的常識就是這種感覺了吧.

這樣的話,按道理應該我來准備了吧.

不如說,不准備的話有幻滅的可能性.

「我知道了.首先是家」

這麼一說,克里夫露出驚訝的表情.

「話說盧迪烏斯,你,要結婚嗎?」

「……嗯,嘛」

「和誰?」

克里夫問道.

可以說出西露菲的名字嗎.

雖然早晚是要暴露的,不過,嘛,暫時再隱藏一陣子吧.

「是治好我的病的人」

「……啊啊,原來如此.名字是?」

「那個,這個暫時還要保密」

「是嗎……嘛,如果對方信米莉絲教的話跟我說.

我和這個城里的司教很熟,如果略式也可以的話能獻上祝詞」

「好」

姑且,米莉絲教團有類似于結婚儀式的東西的樣子.

在日被結婚儀式特別被重視,在這邊不是這樣的嗎.

但是,在這個世界,宗教不同卻要效仿別人的話會生氣呢.

大體上,我不是米莉絲教徒.

西露菲應該也不是吧.

「雖說如此,家嗎……家很貴吧」

「師傅,要是錢的方面沒有余裕的話,余來援助一下吧?」

「不……這種事情感覺不能依賴薩諾巴」

于是,就這麼逞強了.

這附近的行情怎麼樣呢.

要是我手頭上的夠就好了.

「總之,明天到街上看看.如果我無能為力的話,說不定還是要拜托你」

「當然沒問題.至少可以買下這城里最大的,請放心吧」

薩諾巴這麼說著,笑了起來.

就算是小國也是王族呢——

次日,我趕往不動產屋.

普通的話,一般都是領主向領民借出土地和建築.

但是,這里是魔法都市謝麗雅,沒有明確的領主.

由魔法三大國和魔術公會派人管理.

因沒有領主而引起的問題,由名為『不動產屋』的設施負責解決.

實際上會產生什麼樣的問題我不太清楚.

我為了方便稱做『不動產屋』,實際上正式名是『土地管理所』這樣的感覺.

空閑房屋的買賣,下發閑置土地的開發建設許可.

也就是所謂的政府機關.

到不動產屋前台說「想要套房子」,拿到了一份清單.

1頁紙上集中的記載著住宅的情報.

住所和土地的大小,占地的大小,建築的房間數,價格,地址等.

有小小的房間,也有氣派的豪宅,各種各樣.

「嗯」

說實話,買什麼樣的家才好呢,我完全不知道.

果然是獨門獨戶,付庭院,大小可以養條狗的比較好吧.

還是說,像長屋一樣的公寓也沒問題呢.

西露菲是王女的護衛.

除去護衛還是朋友.

這樣一來,就要考慮到王女來訪的場合.

那種場合,家里要是那麼窄的話就糟糕了吧.

話雖如此,貴族用的高級住宅的話,憑我手頭是買不起的.

讓薩諾巴援助點吧.

不,把那家伙當做錢包的話太難為情了.

找找手頭能買下的程度的房子吧.

「嗚嗯」

說不定叫上西露菲一起來比較好吧.

買這種大東西,和妻子商量一下比較好吧.

不不,這個世界上,家是由男方購入,然後將女方迎進來的樣子.

找西露菲商量的話,有可能被認為是沒出息的男人.

不讓她看看我的志氣的話.

「寬敞,房間數多,而且便宜的房子有……」

我看著清單,尋找著目標.

不論是那邊的世界,房子都理所當然的那麼貴.

新婚用的公寓倒是挺便宜…….

「嗯?」

于是,我找到了一棟房子.

在清單的最後.

最舊的一頁上的一棟房子.

大小的話,可能叫做宅邸或者別墅也沒問題.

位于居住區的一隅,離魔法大學不遠.

2層的建築,配有地下室.

要說缺點的話,就是稍微有點古舊了.

價格驚人的便宜,是同檔次的一半以下.

這種程度的話,買完我手頭還能剩下一點.

「這個,為什麼這麼便宜呢?」

向職員詢問,她苦笑了.

「是呀,其實這間宅邸被詛咒了」

「喔,詛咒嗎」

「對,到了夜里,就會想起,喀啦喀啦,喀啦喀啦的聲音,

但是,試著找一下,卻什麼都找不到.

覺得是風聲之類的放著不管了的話,次日家里的人就會被慘殺」

真的假的.

嘛,經常聽到這種傳說呢.

被詛咒的宅邸.

惡靈之類的也附帶著呢吧.

這個世界上也有這樣子的魔物.

「沒有試過除靈嗎?」

「那是,雖然向冒險者公會提出了依賴,也有不少申請,但是雖說又是申請,

那些申請的冒險者也遭到慘殺」

總之,因為各種原因至今沒有任何人除靈成功.

順便一提,討伐依賴的等級是E.

就算想提升依賴等級,預算也不夠,和冒險者公會也有些摩擦,總之有各種各樣的難處.

「魔術公會那邊呢?」

「他們的話,處在沒法向關于土地的事情插嘴的立場,讓我們自己想辦法解決」

被詛咒的宅邸,還有已經放棄的不動產屋.

說起來,在魔大陸旅行的時候也放生過類似的事情呢.

在這個世界上算是常有的事情吧.

「如果,我幫這棟屋子除靈成功的話,就免費轉讓給我……這樣不行麼」

受付擺出一臉這貨在說什麼啊的表情.

也是啊.

又不是不賣出去就會很困擾的樣子.

「十分抱歉.那麼現在先定下臨時合約,我日後到現場看過房子,滿意的話再簽定正式合同可以嗎」

「…………那麼,請問您怎麼稱呼」

雖然砍價失敗了,但是我不是很在意的在紙上寫下姓名.

順便再保證人一欄里填上阿莉耶魯和巴帝伽迪的名字.

提交.

職員一看就變了臉色,轉頭進入里屋.

很快的像是負責人的人物出現了.

搓著手滿臉堆笑.

只是報上名號就這樣了,我也算是有名了呢.

不,是因為阿莉耶魯和巴帝伽迪的名字嗎.

到底是哪邊呢.

稍微談了一會之後,對方同意降價了.

而且是半價.

不如說,被當做腫塊一樣對待了.

雖說我沒有當奧客的打算——

數日後.

我來到鬼屋.

雖然建成已經有百年以上的,但是建築物本身看著還很結實.

在這個世界上,是因為萬物都寄宿著魔力的原因嗎,說不定腐朽的都比較緩慢.

大框架是以石材和泥土制作的,地板是木質的感覺.

木材和石材的混合建築.

牆上攀著一些常青藤和青苔.

除此之外都還很漂亮.

本來還以為會更加破破爛爛的.

薩諾巴和克里夫正站在我身後.

我是A級冒險者,但是不會像solo冒險者那樣自我意識過剩.

因此,為了找塊靠得住的盾牌,拜托薩諾巴同行了.

萬一出現了拿著猜到的西洋人偶,薩諾巴的話一定有辦法解決.

克里夫一臉帶我一起玩兒的表情,所以也帶上了.

話雖如此,他是能使用上級神擊的天才.

如果對手是惡靈系的魔物的話,一定能發揮實力吧.

「相當不錯的房子啊.雖說看起來有點小了……不過這樣的住著正合適吧」

「不,兩人生活的話不會有點大了嗎?最開始買個小點的,以後手頭富裕的了再搬比較好吧」

兩人意見相左.

也就是說,像這樣取個中就好了吧.

「由于一些原因並沒有那麼貴,走吧」

「師傅這麼說的話,我也沒有意見」

薩諾巴這麼說著,先一步走在了最前面.

他手里拿著一根棍子.

是我准備的武器.

開戰的時候,感覺赤手空拳果然還是不太好,

但是這家伙的怪力,好像會把武器弄壞的樣子.

因此,我用魔術給他做了個棍棒.

這樣的話弄壞了也不要錢.

克里夫走在中間.

手里握著長杖,東張西望的環視著周圍.

本人是打算保持警戒吧,但是看起來只感覺是在發憷.

我負責殿後,防備著來自背後的攻擊.

這樣的隊伍,最重要的就是保護作為治愈術師同時又擁有火力的克里夫.

作為經驗者的我在背後擦亮眼睛保持警惕比較安全.

走過碎石鋪成的小路,來到入口處.

龜裂的木門.

一邊的鉸鏈已經壞掉了.

這個修複一下比較好吧.

一邊提醒他們注意,我展開預知眼.

薩諾巴把手搭上門把,就這麼干脆地把門扥下來了.

毫不猶豫.

「你丫,別突然就毀啊」

「失禮了.門歪掉了打不開.反正也是要改修的吧」

看來,乍一看沒事的那半邊門扉也已經歪掉打不開了的樣子.

「是這樣嗎,但是下次提前說一聲啊」

「是,師傅」

薩諾巴應道.

不論如何我們進入屋中.

進門後就是大廳.

正明是去往二樓的樓梯,左右都是門.

樓梯旁邊,有通往深處的走廊.

外面看著是鬼屋,里面倒是很明亮.

采光良好.不錯.

不知道是不是不動產屋有定期掃除嗎,並沒有堆滿灰塵.

「師傅,怎麼辦?」

「先從一樓右手開始.所有房間都檢查一遍.雖說我想應該沒有陷阱,但是天花板和地板都有可能已經腐朽了,請注意頭頂和腳下」

「收到」

薩諾巴點點頭,克里夫回過頭來.

「總,總感覺你,真專業呢」

「……姑且,我也算是A級冒險者呦」

「啊,啊啊,說的也是」

克里夫看來很緊張的樣子.

說起來,前些天,和艾莉娜麗絲一起去快樂的冒險來著,之後也沒聽他提起過.

怎麼樣了呢.

「說起來,前些天的冒險怎麼樣了?」

「…………被說得一文不值了」

「嘛,因為他們是S級呢……」

先驅放電的各位,應該也沒說的那麼一文不值吧.

他們也知道對方是新手.

沒有惡意,出于教育的打算,這樣那樣說了很多吧.

但是,聽的一方怎麼想又另當別論了.

「我該干什麼?」

「看見敵人的話,請以初級神級魔術先制攻擊」

「了,了解……如果不是靈體的話怎麼辦?」

「那是由薩諾巴和我來處理,請退後」

這麼一說,克里夫露出有點煩悶的表情.

跟上了隊伍.

「克里夫前輩使用魔術的話,說不定會把房子給毀壞了」

這麼一說,克里夫接受了的樣子.

新手的話,先做好一件是比較好.

看到敵人就使用神擊魔術.

最開始就做好這一點.

不然的話,有可能出現疏忽.

「薩諾巴.雖然我覺得應該沒問題,但是也有魔物使用魔術潛伏起來的可能性,請保持十分的注意」

「交給我吧」

薩諾巴意外的很有武者氣質,完全沒有怯意.

心理素質很強.

進入大廳右手的門.

寬廣的房間.

有30平米以上.

采光很好,最里面設置著大大的暖爐.

客廳嗎,還是說餐廳一類的吧.

暖爐很中我意呢.

「克里夫前輩,這個暖爐,是魔道具吧」

「……嗯,是不是呢.我調查一下」

克里夫就這麼看向暖爐里面.

「stop.有可能有敵人」

制止了克里夫,我看著暖爐.

「嗯」

這一帶的冬天很冷,暖氣很重要.

有魔道具的暖爐的話,整個家都會暖和起來.

如果不是的話,也可以改造一下.

不,在寒冷中,和西露菲全裸的抱在一起取暖也難以取舍呢…….

「我用風通一下.可能會有魔物飛出來,請注意」

提醒注意,

向暖爐中使用魔術,強風吹過.

什麼都沒發生.

側耳傾聽,沒有任何動靜.

只是從上面掉了些煤灰下來.

點一次火看看比較好嗎.

上面開著通風口,要是發生火災就不好了.

總之,探進腦袋從下方向上窺視.

透過煙囪能開到天空.

姑且,點個火照了照.

沒有潛伏著什麼東西的感覺.

應該沒問題吧.

「克里夫前輩,拜托了」

「我知道了」

克里夫向暖爐內側稍稍探索,很快就發現了魔法陣.

不愧是,最近對魔道具和詛咒深有研究.

「可以用嗎」

「不點上火的話不太清楚,但是魔法陣應該沒有問題」

「是這樣嗎,十分感謝」

好.

我點點頭,向下一個房間移動.

從入口處看來,右側最深處的房間.

地板是石質的,也有像灶台一樣的東西.

應該是廚房吧.

灶台旁落著塊布片,撿起來一看,是條破破爛爛的圍裙.

說不定西露菲會在這里裸體圍裙的為我做料理.

這麼一想,就興奮起來了.

啊,不好不好.

今天是來退治惡靈之類的什麼東西的.

不是妄想什麼的場合.

我檢查著灶台里之類可能藏著生物的地方.

「好,沒有異常,下一個」

就這樣,一間一間的巡視房間.

在樓梯背後發現了地下室的門,這個最後再說.

逆時針轉了一圈,向下一個房間前進.

沒有異常.

雖然也有落了些灰塵的地方,總體上漂亮得讓人想象不到是有100年曆史的建築.

之前的住戶改修過了吧.

「這個就是最後的了」

一樓全部巡視完了.

雖然看布局就知道了,

這棟屋子是對稱建造的.

但是,另一側的廚房沒有灶台.

可能不是做料理,而是用作別的用途的吧.

像是洗漱之類的.

但是,總之還是先叫做廚房吧.

廚房2.

大房間2.

小房間4.

洗手間2.

像是普通的2室1廳合在一起的感覺.

從入口正面到樓梯就沒有其他的了.

「地下和二樓.那個比較像是會出現惡靈的樣子?」

「地下吧」

「地下呢」

全場一致,首先去地下.

地下室的門,在去往二樓的樓梯背後.

向置物間一樣的帶鎖的門.

打開後就能看到樓梯.

我將事先帶來的油燈點亮,交給薩諾巴和克里夫.

「我在後面用魔眼觀察.可能會有危險請不要放開油燈.黑暗之中是沒法援護的」

「哈哈哈,余可是神子.無所畏懼」

薩諾巴一邊立起死亡flag,一邊走下樓梯.

再慎重一點吧.

說不定打開門就會有箭矢突然飛過來呢.

嘛,薩諾巴的話應該咔磬一聲就彈開了吧.

就這麼想著,進入了地下室.

地下室一片空曠.

只有一些木質的架子並排地擺在那里.

給人一種,什麼都沒有的倉庫的感覺.

想暗處照一照,沒感覺有藏著什麼東西的樣子.

牆上有一些汙垢,但也不是人形之類的.

只是壁板的一端有點腐爛了而已吧.

總之先記著這個要換掉…….

沒有魔物.

真掃興呢.

「好,那麼,去二樓吧」

從地下室出來,來到入口處.

就這麼登上二樓.

木質的地板都沒發出嘎啦的聲音.堅固的東西.

來到二樓,一間一間房間的巡視.

二樓也是對稱的.

一端有著稍大一些的房間,內側連著寢室.

除此之外,並排著一些9平米左右大小的房間.

房間總數為8間.

9平米左右的小房間4.

18平米左右的大房間2.

大房間里連著9平米大小的寢室.

另外,大房間還附有陽台.

「嗯」

寢室里有一張大床.

3個人睡都綽綽有余的家伙.

這樣的話,並排放兩張普通的床也可以了.

不,在小小的床上貼在一起睡也不錯.

一醒來,馬上就能感受到旁邊的溫度.

過著一伸手就能揉到貧乳的性活.

這樣也不錯.

總之,床很重要.每天都要用.

哦喲,當然不是為了和諧的目的呦.

是說睡眠是每日必須的啦.

「克里夫前輩」

「什,什麼.看到什麼了嗎?」

「果然夫婦的話,床大一點比較好嗎?」

「…………哈?」

克里夫沉默的數秒.

考慮著.

哈地吸了口氣.

然後,歎氣說道.

「你啊.那確實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只想著那個對對方很失禮啊」

「……嗯.嘛,也是呢」

總覺的是相當有說服力的話呢.

果然艾莉娜麗絲也總是想著那個吧.

屋里只有兩人的時候,雙目充血地襲擊克里夫的艾莉娜麗絲.

很容易想象呢.

銘記于心吧.

嘛,話說回來床還是大一點比較好吧.

「嗯,沒有呢」

我巡視完最後一間房間,松了一口氣的同時,這麼說道.

「那麼,按照預定,在這里度過一晚吧」

「好.請多多關照了」

姑且先探索過一遍了,但是沒能回應我的期待.

本來,聽說那玩意也只是晚上才出現.

同時還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

毛骨悚然的故事.

恐怕,應該是住著魔種魔物吧.

不清楚是幽靈系的魔物,還是別的什麼魔物.

因為是在城里,我想應該不是那麼強力的魔物,

但是聽說有低等級的冒險者接受任務後失敗死掉了,不能大意.

意外的,是強盜之類的什麼把這里當做據點的了說不定.

撬入口的鎖的時候發出的喀啦喀啦的聲音.

不,入口已經壞掉了.那麼是後門嗎.

但是這里沒有生活的氣息呢.

這條線行不通嗎.

嗯,不明白啊.

雖說為了慎重起見三人來了……應該把艾莉娜麗絲也帶來吧.

因為年長的原因,說不定能發揮什麼智慧也說不定呢.

但是說實話,我要是遇到那個女人的話,性的意味上不覺得自己能忍耐得住.

夜里把風的時候悄悄靠近的身影.

耳邊誘惑的呢喃.

「克里夫就睡在一旁呦」

「那不是更好嗎」

我也明白那個的好.

所以才不好.

我在二樓的一端,寢室里宣言道.

「今晚在這里待機.雖然可能一天的話不會出現,總之今晚先在這里過一宿」

「嗯.余擔心朱莉呢」

「我擔心麗絲她」

兩人各自,說著擔心被自己留下的女人.

朱莉是聰明的孩子.

知道自己是奴隸的立場.

在貴族眾多的宿舍一角,不會草率的做可能刺激到周圍的事情.

不用擔心吧.

艾莉娜麗絲是淫靡的女人.

也明白自己很受歡迎.

克里夫夜里不在的話,說不定會以此為契機見異思遷.

很擔心吧.

相對的,我的西露菲怎麼樣呢.

她今天也擔任著王女的護衛任務吧.

和往常一樣,沒什麼好擔心的.

不,但是今天雖然說了會出門,但是沒有說要外宿.

說不定,想要在睡前和我說點話,所以來到我的房間也有可能.

但是,我不在那里.

佇立在寒冷的走廊里的西露菲.

孤零零的嘟噥著「魯迪,好慢呢……」.

好擔心.

「馬上就日落了呢」

聽到薩諾巴的話,透過窗子看到了夕陽.

現在回去的話應該剛剛入夜.

西露菲應該已經回到女子宿舍了吧.

不,就算不面對面說,只要在門前留下信就好了,今晚不在家這樣的.

好,就這麼做,現在就做.

不,等等.

我出去的期間他們兩人被打倒了的話怎麼辦.

那樣不行.

我姑且也是這個隊伍的隊長.

啊,就這麼點事.

回去之後好好說說,西露菲一定可以理解.

不,但是,以前聽說過.

「就這點事」積少成多的話,最終會產生巨大的裂痕,這樣.

可惡,不好的預感.

這種時候,就是要特意說出死亡flag來驅散不好的預感.

「薩諾巴」

「有何貴干」

「……我,完成這個任務之後就要結婚了」

「好.趕緊辦完,然後在這棟屋子里盛大的慶祝一番吧」

薩諾巴先是歪頭不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糟糕.

試著說出口之後,出現了想象以上不妙的預感.

感覺要是順著這種感覺說出「祝福我們吧,對我們來說那是必要的」這種話的話,

最終會變成結不成婚的狀況.

總之,找點什麼堅硬的東西放到胸前的口袋里吧.

啊,突然想起來我胸前沒有口袋.

這麼一來要是突然射來357馬格南彈的話就擋不下來了.

正在這麼想著的時候,克里夫插話道.

「慶祝的時候,一定要叫上我和麗絲呦」

「那不是當然的嗎」

「當然就好,我先不提,麗絲要是被排除在朋友之外的話很可憐呢……」

克里夫她,因為是個不會看氣氛的家伙,這種集會的時候總是被排除在外吧.

可憐的家伙.

好好的叫上他吧.

當然,艾莉娜麗絲也是.

啊啊.

話說回啦,總感覺有種男人臭.

好像趕快結束去揉西露菲的貧乳.

不,現在多忍耐一下.

之後想怎麼揉都可以.

就這麼考慮著,入夜了.

另一方面,西露菲聽聞盧迪烏斯為了自己在准備家宅,正妄想豐富的抱著枕頭骨碌骨碌的滾來滾去.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九十一話「靠山」     下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3話 婚前准備 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