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3話 婚前准備 後篇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3話 婚前准備 後篇

夜里交替把風.

兩人睡覺,一人守夜.

一有異常,立刻叫醒兩人.

就是這樣的安排.

特別是想起『喀啦喀啦』的聲音的時候,一定要起來,也這麼說了.

睡覺的場所,是以前的住戶遭殘殺的地方.

二樓一端的房間.

惡靈的出現,可能和場所有關.

雖然覺得不是強盜之類的,但如果是的話,就輕松了.

對手是人類的話,很容易對付.

而且,捉到之後還能讓他們補貼點結婚資金.

對手是魔物的話,就更簡單了.

Seach & destory.

就這麼簡單——

「盧迪烏斯!起來,有聲音!」

吧我叫起來的是克里夫.

我馬上一躍而起.

薩諾巴還在睡著.

因為交互睡眠睡得很淺,要保證2個小時的睡眠.

為了知道正確的時間,使用了沙漏.

現在已經顛倒了兩回.

丑時3刻.

正是惡靈出沒的時間.

「請把薩諾巴也叫起來吧」

我簡短的告訴克里夫,然後向門邊移動.

然後,側耳傾聽.

咯啦……咯啦…….

……咔噠……咔噠…….

…………嘰咿……嘰咿…….

啊,果然.

真聽到了.

相當清楚.

像椅子拖過一樣的聲音.

很可怕.

我展開預知眼.

「呵呼……」

薩諾巴一邊擦著眼睛,一邊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確認到這點之後,我握住門把.

然後,慢慢的,注意不發出聲音的,打開門.

看向走廊.

什麼都沒有.

慎重起見,看向另一側.

什麼都沒有.

上,下.什麼都沒有.

側耳傾聽.

什麼都聽不到.

聲音已經停了.

薩諾巴也起來了.

「怎麼樣」

「視野范圍內什麼都沒有」

在屋子里探索一下嗎,還是說,出現異變之前在房間內待機呢.

以前的住戶,認為是空耳,放置不管,然後死掉了.

也就是說,在這里待機的話,應該會發生什麼…….

不,之前的住戶,聽到那麼清晰的聲音之後,應該回去調查一下的吧.

這樣的話.

「索敵開始」

「我知道了.陣型和之前一樣?」

「啊啊,請小心」

「背後由師傅守護的話,余很安心」

薩諾巴手持石棒.

克里夫一臉緊張的跟了上去.

「克里夫前輩,如果發現什麼,還記得怎麼做嗎?」

「神,神擊魔術招呼」

「就是這樣.拜托了」

看來沒問題的樣子.

薩諾巴作盾,克里夫使用神擊魔術,無效的話再用我的岩炮彈.

好.

「薩諾巴,出發」

夜間探索開始了——

因為白天的時候調查過一遍了,

房子里什麼地方有什麼東西都在掌握之中.

索敵順利進行著.

首先是二樓的所有房間.

沒有異常.

之後,慎重的下到一樓.

一間一間房間的巡視,檢查暖爐和灶台之類可以隱藏的地方.

沒有異常.

哪個房間都是乾淨漂亮.

「師傅,就剩下地下室了」

「啊啊」

我們向地下室移動.

樓梯背後的門扉.

通往地下的樓梯.

很暗.

心里作用嗎,感覺地下飄蕩著某種異樣的空氣.

我也緊張了起來.

能聽到心髒咚咚跳著的聲音.

深呼吸.

一邊注意著背後,一邊走下樓梯.

有種落入地獄的感覺.

來到地下室.

「怎麼樣」

「什麼都沒有」

薩諾巴答道.

我用油燈照亮周圍.

連角落處都仔細查看過了.

但是,果然什麼都沒有.

本來,以前的住戶,應該也調查過地下室了吧.

這里是最可疑的.

話雖如此,一眼就能看出來這里什麼都沒有.

「總之,回房間,准備迎擊」

聲音已經出現了.

這樣的話,敵人應該會來.

或者,也有可能在我們這邊入睡為止都在一旁觀察…….

那樣的話,明天要裝睡一下嗎.

慎重的離開地下室.

然後上到二樓.

穿過走廊,回到待機的房間.

「薩諾巴,敵人有可能已經潛入睡覺的房間,開門的時候請小心」

「我知道了」

薩諾巴握緊石棒,慢慢的將手搭上門把.

打開門.

什麼都沒有發生.

「…………」

「……看起來沒問題」

什麼都沒有.

也沒有襲擊.

「呼……」

松了口氣.

果然,到我們這邊入睡為止都在一旁觀察嗎.

還是說,例如在上洗手間的途中襲擊.

說起來,庭園還沒有調查過.

明天把庭園也好好的調查一下吧.

突然.

這時候,突然.

我回過頭.

出現了.

走廊盡頭.

像爬著一樣的姿勢.

從樓梯那里,探出上半身.

歪著腦袋看向這邊.

是人類,嗎.

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

沒有頭發.沒有耳朵.

然後,感覺不到生氣.

那個東西,在黑暗中,描繪出青白色的人形,看著這邊.

就這麼,數秒間,和我四目相對.

「哦」

就在我想要說什麼的瞬間.

那個東西動了.

向跳躍一樣的彈起上半身.飛躥入二樓.

四手.

四足.

黑暗中,那個東西一邊揮舞手中拿著的像是樁子一樣的東西,

四只腳一動不動地,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地,以驚人的速度沖來.

「唔哇啊啊啊啊!?」

腰軟了.

我向後跌倒,情急之下擊出岩炮彈.

腦中想到的是,說不定房子會被破壞的擔憂.

猶豫中導致岩炮彈的威力減弱了.

岩炮彈擊碎了那家伙的肩膀,令它搖晃了一下.

但是那家伙沒有停下.

那個東西向我揮下木樁.

我使用魔眼回避掉了.

薩諾巴跳入我眼前.

木樁帶著風聲向薩諾巴揮下.

分毫不差的瞄准心髒.

刺下去了.

但是木樁沒有貫穿神子薩諾巴的肌膚.

不,不愧是薩諾巴!

沒話說!

薩諾巴單手抓住那家伙的顏面.

那家伙咻咻的動著八條手足,咣咣的毆打薩諾巴.

「如慈母般惠及大地的吾之神明呦!

向著背理的愚者,降下神罰吧!

『驅魔』!」

克里夫從房間里探出半身開始詠唱.

法杖放出純白的光芒,命中了那家伙.

但是,那家伙還是沒有停止動作.

不是靈體嗎.

我向那家伙伸出手.

岩炮彈.

這回直接打進它的顏面.

但是,薩諾巴正在那個位置上.

「薩諾巴,讓開,我要用岩炮彈了!」

「稍等一下師傅!」

薩諾巴沒有讓開.

就算衣服被樁子扯的破破爛爛,也沒有讓開.

為什麼.

「好了躲開!我來!」

「請稍等一下!師傅!拜托了!」

薩諾巴就這麼抱著那家伙.

簡直就像是從我這邊保護著那家伙.

那家伙一直沙沙的動著.

薩諾巴的衣服越來越破.

露出讓人聯想不到怪力的奢華背肌.

數秒,數分,時間就這麼經過著.

剛開始那家伙的動作很激烈,然後越來越遲鈍.

不久,就停止了.

「呼……」

薩諾巴確認這點之後,脫下已經破爛的衣服,綁住那家伙的手足.

「師傅,先回屋里」

「啊啊」

我在薩諾巴的催促下,回到了房間里——

克里夫在房間里咔噠咔噠的顫抖著.

「不,不是,不是逃跑了呦.那個走廊很狹窄嘛,我怕妨礙到你們呦」

「……是這樣嗎.正確的判斷」

「是,是吧?」

完全沒有說服力.

嘛,突然間我也嚇到了,沒資格說別人.

「師傅」

「薩諾巴,得救了.但是,很危險啊你又不像哪里的魔王一樣是不死身……」

「好厲害啊師傅,您看,請過目一下這個」

薩諾巴非常興奮.

完全無視我說的話,將抱著的家伙放在地上.

咔啷一聲,聽起來意外的很輕.

薩諾巴用油燈照亮那個.

「這,這個是……人偶?」

塗成青白色的木質人偶倒在那里.

手腳各有4根.

擁有異樣的姿態,但的確是人形.

想著為什麼沒有足音,原來是用布包裹著腳部.漆黑的布.

之前看做是樁子的東西,其實是折斷的手臂.

除了4根手臂外,還有2根折斷了的.

臉上附著勉強可以辨認為口鼻的東西.

眼眶里欠著玻璃球一樣的東西.

過于無機質了.

把這種東西當成眼睛了啊,我.

說實話.太可怕了不太想看.

什麼時候又會動起來嗎…….

看向克里夫,他好像和我意見相同.

架好法杖,不敢大意地凝視著人偶.

「師傅,這個非常厲害呀!」

只有薩諾巴不同.

他藏不住興奮的樣子.

每次得到稀有的人偶的時候,就會變成這樣.

「薩諾巴,就算你再喜歡人偶」

「師傅!這個人偶動了呦!是會動的人偶呦!」

這麼一說,我注意到了.

對啊.

這個人偶,襲擊了我們.

「會動的人偶……」

會動的人偶.

自動人偶.

Automata.

妹抖蘿蔔.啊哇哇.

這樣的單詞浮現在我腦中.

恐怖感一下就減弱了.

「確實厲害」

「師傅,終于注意到了嗎?」

薩諾巴以「師傅的話怎麼可能沒有注意到」的感覺問道.

刺激到我自尊心的語氣.

「啊啊.沒有破壞真是太好了.薩諾巴,你的判斷完全沒有錯誤」

「呼呼,余一眼就看出這個是人偶了呦」

「不愧是.辨識人偶的眼力已經超越我了」

這麼,適當的表揚了一下滿臉自豪的薩諾巴.

但是,會動的人偶嗎.

仔細想想,這個世界上有著石傀儡一類的,會動的無機物.

雖然這個人偶是木制的,但是讓石制的手辦動起來說不定也有可能.

手辦如果可以自主行動的話.

開發出像矽膠一樣的素材的話,就能出擁有人類肌膚的人偶.

然後,再可以行動的話.

夢想無限大.

「薩諾巴,怎麼辦.心里七上八下激動不已啊」

「師傅,余也是.已經快要流下眼淚了!」

首先,把這個人偶帶回去吧.

然後,調查一下是怎麼動起來的.

就這麼應該不會動起來的,所以說不定是像魔道具一樣在某處刻著魔法陣.

「喂,你們夠了啊!」

突然生氣了.

看過去,克里夫依舊緊握著法杖,瞪著這邊.

「現在不是說那種事情的場合吧!」

「什麼叫那種事情!」

薩諾巴抓著克里夫的顏面,將他整個吊了起來.

「啊咔啊啊啊啊!!」

克里夫就這麼吊在半空中抓著薩諾巴的手腕,但是薩諾巴紋絲不動.

好久不見了呢.

「人偶動了啊!這麼重大的事件為什麼不明白!」

「好痛痛痛!魔,魔物里也有會動的鎧甲啊!」

魔物.

聽到這個單詞,我想起此行的目的.

來到這里,不是為了捕獲會動的人偶.

是為了得到這棟房子而來的.

但是,入手這棟房子,查明人偶行動之謎.

兩者不是不可兼得.

「薩諾巴,請放手吧」

「唔,但是師傅」

「克里夫前輩說的沒錯」

薩諾巴松開手.

克里夫瞬間落下,當場開始詠唱治愈魔術.

疼痛大甩賣.

「恐怕,這個人偶就是惡靈的真面目吧」

「嗯」

「也不能一言以蔽之.再搜捕一下吧.或許,能找到人偶的設計圖也說不定」

「喔喔,原來如此,確實!」

薩諾巴一臉心領神會的表情點點頭.

「今夜徹夜不眠呦.

這個人偶到底是從哪里來的,讓我們徹底查清楚吧」

就這樣,開始了第三次探索——

能藏起這麼大的人偶的場所.

屋里已經探索過兩次了,感覺應該沒有這種場所.

想著沒有探索過的庭院里會不會發現什麼,但是那里也什麼都沒有.

那個人偶的足跡清楚的印在雪地上,僅此而已.

因此,如果什麼地方有密室的話呢,這樣的想法浮上腦海.

完全對稱建造的房子.

探索其中不對稱的地方的話,說不定能發現什麼.

這麼想著,一邊確認1樓和2樓的布局,一邊尋找可疑的場所,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說起來,屋里很暗很難看清楚.

或許有什麼異常,但是沒有發覺也說不定.

「明天白天重新調查比較好吧」

采用克里夫的意見,決定明天再探索一次.

探索前,把人偶帶回魔法大學.

將4手4足用繩子捆住,放置在薩諾巴的房間里.

到明亮的地方一看,能看出來這個人偶是相當古老的東西了.

看起來是青白色,是由于原本白色的塗裝剝落之後,沾上了黴菌的原因.

「master,這個是,新的人偶嗎?」

本以為朱莉會害怕,但是並沒有.

她很感興趣地窺視著人偶.

「已經弄乾淨了嗎?」

聞言.

她開始著手薩諾巴偶然從市場買到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人偶的清掃作業.

薩諾巴說,為了深化關于人偶的教養,以一顆慈愛的心將人偶擦拭漂亮是最重要的.

教育的很徹底呢.

「怎麼樣才能再動起來呢」

「房子之後再調查這個」

薩諾巴他,想要調查人偶的事情想得不得了.

這種感覺我能理解.

雖然理解,還是希望能冷靜一下.

總之,先將人偶封進土魔術做成的箱子里.

要是我們不在的時候襲擊朱莉就糟糕了——

回到宅邸里.

途中購買了大量的油燈,將屋子里照得燈火通明.

排除像最開始來的時候光照不穩定導致沒有發現異常的可能性.

調查暖爐里面.

鑽到里面,徹底的調查.

「嗯,不是這里嗎」

拍掉煤灰和蜘蛛網,暖爐的搜索結束了.

這時,我發覺了昨天的違和感的正體.

地板沒有被煤灰弄髒.

簡直就像掃除過一樣,擦拭的乾淨漂亮.

想起來,那個人偶腳上裹著的布是黑色的.

每夜每晚,都在用那布打掃著屋子也說不定.

不,布的話用過就會變髒.那個那種純黑的樣子不如說…….

啊,難道說,那個布,是魔力賦予品嗎?

不,這件事先不用管.

接下來,2樓,1樓,地下.

……果然地下很可疑.

把照明帶入地下.

要是缺氧就糟了,因此就這麼開著門.

考慮到樓梯途中也有可能有什麼,這邊也調查了一下.

在地下室空曠的空間中並排擺上油燈.

這麼一看,好厲害啊,燈火通明猶如白晝,如果是童話故事里的人的話說不定會這麼說.

「點亮一看,一目了然呢」

地下室的邊緣.

木板做成的牆壁.

雖然在黑暗中用1,2盞油燈照著的時候看不太清楚,

但是這樣照亮一看,馬上就明白了.

牆壁的一角,有個發黑的四角形.

有暗門.

制作的當初,只是照亮周圍的程度應該發覺不到的吧,

但是隨著時間經過,總是開閉的部分慢慢變髒,浮現出來了.

地面上也是,清晰的刻著開閉的痕跡.

「好,趕快進去吧!」

克里夫高興的想要打開門.

我防備著襲擊,以魔眼注視著門扉.

但是,克里夫馬上就停下了動作.

「怎麼了?」

「我不知道怎麼開」

聽他這麼說,我也看過去.

像是門把手一樣的東西,和拉門常見的凹槽都沒有.

而且,也不是向上抬開的種類.

「師傅,要破壞掉嗎?」

薩諾巴提議道,但是我搖搖頭.

雖說是要改修,但是破壞的太厲害就不好了.

看向地面.

在那里,殘留著門扉開閉的痕跡.

打開方式沒有錯.就是向這一側打開.

「唔」

這時,我發覺那個痕跡有點奇怪.

門打開的痕跡,是從左邊數第三塊地板開始的.

和牆上發黑的位置有一點錯位.

然後,從這里開始打開了記憶的匣子.

小學的時候休學旅行去的是忍者村.

那里也有暗門.

回憶起那時的事情,試著按了按左側.

響起咔的一聲.

但是,還不足以打開門.很重.

「薩諾巴,請推一下這里」

「嗯」

薩諾巴推了下去.

然後,暗門發出咯啦咯啦嘰咿嘰咿的聲音打開了.

晚上聽到的聲音,是這個嗎.

暗門的內側裝著把手.從內側關緊比較容易嗎.

「陷阱……我想應該沒有了,但是還是有可能有其他什麼的,請小心」

這麼說著,我進入密室,用油燈照亮其中.

陷阱和襲擊的可能性也是杞人憂天了.

狹窄的房間.

1張桌子,和1張木制的台座.

只有這些而已.

桌子上,擺著幾本書和一支墨水瓶.

瓶蓋是破裂的,里面的墨水已經蒸發干了.

台座那邊,怎麼形容才好呢.

類似于棺桶嗎.

就是大概那樣大小的木塊.

然後在表面上刻著人形的凹槽,這樣的感覺.

仔細一看,相當于放置頭部的地方……眼睛的位置上,鑲嵌著透明的石頭.

我憑直覺認為那個人偶應該是睡在這里的.

恐怕,那個人偶在這里躺下是為了,充電……不,應該是沖魔才對吧.

「克里夫,關于這個台座,你知道什麼嗎?」

「不,第一次見呢」

克里夫搖了搖頭.

提心吊膽地觸摸台座.

我覺得不會突然就變型的…….

我斜視著那樣的克里夫,向桌子上的書本伸出手.

看起來放置了相當長的時間了,型號沒有蟲蛀的痕跡.

是那個人偶把蟲子都給除掉了吧.

封面上有標題和一個紋章.

標題讀不懂.

打開中間,里面的文字也讀不懂.

我不知道的文字的話,

是天神語或者海神語吧.

或者是用其他的小語種寫成的書吧.

但是,不管是紋章還是文字,感覺都在哪里見過.

哪里呢.

魔法大學的圖書館嗎.

一頁一頁的翻下去.

于是,看到上面畫著些圖.

人體的圖,魔法陣的圖.

繼續翻頁,紙上刊載著4足4手人偶的圖樣.

「薩諾巴」

「是」

在入口處待機的薩諾巴來到我的身邊.

「這個,我想應該是記載著那個人偶的事情的書,你怎麼看?」

「雖然讀不懂.但是,恐怕就是這樣沒錯」

「哪個,給我看看」

這麼對話的時候,克里夫插了進來.

嘩啦嘩啦的翻著頁,三人一起看著1本書.

紙張先不說,和紙張一樣,裝訂線也已經年代久遠了,現在也像是要散掉一樣.

圖樣,箭頭,文字.

恐怕是寫著解說和注釋吧.完全看不明白.

腕部的零件圖,魔法陣,箭頭,注釋.

空白的部分,詳細的寫著很多東西.

「只看圖的話,和魔道具的魔法陣有幾分相似呢」

克里夫突然說道.

「是這樣嗎?」

「啊啊,因為最近正在調查所以知道,看到過相似的魔法陣.

恐怕,那個人偶是魔道具吧」

「原來如此」

假說成立了.

之前的之前的住戶.

不,恐怕是這里最初的住戶,正在從事那個人偶的研究吧.

是因為那個魔法陣的什麼地方觸犯了禁忌嗎,這樣偷偷摸摸的.

我想那個人偶應該是擔當著守護這間房子,類似于保安的任務.

然後,最初的住戶,將他完成了一半.

從那個人偶的樣子看來還有很多問題,但是從在屋內巡邏,戰斗這一點看是成功了.

但是,最初的住戶卻不見了.

不知道是半途搬家了,還是暴露之後被捕了了呢.

從留下研究成果這一點看來,因為意外事故死亡的可能性很高.

人偶……恐怕最開始的時候是在這個台座上休眠的吧.

但是,不知道因為什麼理由起動了.

在屋內掃除的同時,開始擊退侵入者的行動.

恐怕,程序是設計成打掃完一遍之後,就回到這個台座里充電的吧.

普通來想,應該是被慘殺的人物,運氣不好被人偶認定為『入侵者』了.

但是,都走道庭園里了,應該會有一些目擊者…….

啊啊,不,因為入口的門壞掉了啊.

說起來,整個建築物里,只有那扇門壞掉了.

可能是之前的住戶換掉了.為了防盜之類的.

因為門的形狀改變了,所以就打不開了.

本來程序設計的是庭園也要巡邏,但是門打不開,所以放棄了.

但是,我們進來的時候把門弄壞了.

因此,就按照程序,巡邏庭園.

我們,這時候正好,和它錯開了.

回到二樓之後,它追了過來.

這樣考慮就不奇怪了.

「無論如何,這種感覺的話,應該沒有第二體了」

到此為止,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慎重起見,又仔細搜索了一遍屋內,

然後觀察了數日.

夜里沒有聲音.

已經安全了.

到不動產屋,正式簽定了合同.

惡靈的正體,是住在地下密室里的凶惡魔物,這樣子報告了.

次日,業者進入其中,進行了掃除和修補之類的工作.

雖然被問到要不要備齊一套家具,但是最低限度的已經有了.

這種東西,應該和西露菲一起選比較好吧.

因為,那樣比較有日本人的感覺呢.

因為我也幫了一些忙,

實際入住的時間,是半個月之後左右吧.

現在眼前就已經浮現出西露菲高興的表情了.

『看啊,這就是咱們的my home!』

『咿呀,魯迪好棒!』

『房間多的是,生多少個都沒問題啦!』

『連未來都想好了好棒,抱抱!』

『當然了honey,床已經准備好咯』

『魯迪,把我搞得亂七八糟的吧!』

這樣的事情應該不會發生吧.

但是表情應該會很貼心吧.

……不會露出微妙的表情吧.

「哈啊,魯迪,只能准備出這種程度的家嗎?」這樣的感覺.

西露菲她.嗯,沒有那麼任性.

即便如此,還真是次好賺的工作呢.

只用了幾天就把房子搞到,順便,還入手了房子里的遺產.

那個人偶,肯定是魔道具了.

本來那種東西可能是必須上交給魔法公會的.

但是,我還沒有歸屬于魔法公會,所以沒關系呢.

因為是買到的家里帶的,我就收下了——

外人工作完成之後,

開始著手運出地下室的研究資料.

台座薩諾巴來搬,我負責搬書.

用來研究那個會動的人形.

「師傅」

往魔法大學的歸途中.

薩諾巴一臉認真的向我搭話.

他的肩上扛著巨大的台座.

雖然設計上是沒有考慮到會被搬運的重量,但是對薩諾巴來說很輕松.

姑且,用布包起來了,但是從遠處看來,有可能被認為是在搬運棺桶也說不定.

「怎麼了?」

「這個會動的人偶的研究.可以托付給余嗎?」

不禁地看向他的眼睛.

圓眼鏡對面,是至今未有過的決意的眼神.

薩諾巴說.

「余的魔力總量很少,手活也很不靈巧.

從朱莉那時開始制作的紅龍也是,總是拖師傅的後退,作業遲遲沒有進展」

沒有那種事.

這麼說雖然簡單,但是我知道這正是他在煩惱的事情.

我沒法說出這種不負責任的話.

「但是,這些方面的話,余想或許余也可以.

其實,看著這本書,余總覺的可以理解作者想要做些什麼了」

嗯.

是這樣嗎.

同時人偶愛好者,因為有著相通的東西,

就算語言不通,說不定也能感覺到什麼.

「語言的解析可能會稍稍多費一點時間.

可能全部交給師傅來研究進展會比較快」

會怎麼樣呢.

我沒法把時間都用在人偶上.

說不定交給薩諾巴比較好.

但是…….

「如果,假如那個人偶又暴走了怎麼辦?」

「假如那個人偶再一次暴走,我也可以毫發無傷的壓制住.

師傅也看見了吧?」

嘛,這點應該沒有問題.

晚上活動是有點可怕,不過恐怕不用台座充電的話,應該不會再動了.

不管怎麼說放在薩諾巴的屋子里還是很糟糕,向魔法大學借個研究所比較好吧.

找個門結實點的.

不,因為有可能使用了禁術,到別的地方研究比較好嗎……?

不過七星研究的轉移魔法陣的事情也是類似的東西,所以應該沒問題.

慎重起見,請七星寫個字條吧.那貨,可是A級會員.

「求您了師傅!余不想最後到師傅計劃成功的時候,余只是出了資金而已!」

「…………」

而且,薩諾巴也思考了很多了呢.

本來有點擔心有了人偶的事情之後就會忘了我的計劃了.

既然這樣的話交給他比較好吧.

「還請!將這個研究委托給余吧!」

我沉默著,薩諾巴誤會了的樣子.

當場跪下了.

台座就放在那里,張開雙手,當場撲倒在地.

在雪中,五體投地.

「我知道了.薩諾巴,起來吧!我托付給你」

「真的嗎!」

這麼說著,薩諾巴啪的站了起來.

滿臉喜色.

這貨切換的好快呢.

「但是,有向禁術領域出手的可能性」

「禁術嗎?」

「啊啊,總之,向魔法大學借一個研究所,在那里研究吧」

「…………萬分感謝!」

薩諾巴又一次大大的低下頭.

隨著那個動作,台座嗖的擦過我的鼻尖.

好危險啊.

要是給我來了個脳天直擊的話怎麼辦呀.

「你們倆,稍微注意點別這麼顯眼吧……」

最後,克里夫孤零零的吐槽道——

就這樣,薩諾巴開始了自動人偶的研究,我入手了新家.

接下來是改建.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2話 婚前准備 前篇     下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4話 劇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