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4話 劇變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4話 劇變

拉諾亞王國,魔法都市謝麗雅.

居住著眾多學生的這座城市的一角,坐落著一棟又一點問題的房子.

建築年齡100年.盧迪烏斯宅.

要說這棟房子的問題,那是…….

『鬼屋』

外表看起來是間古老的洋房,

青苔附著,綠藤纏繞的姿態,用一個詞來形容就是可怕.

要住在這個家里的是,

依賴人盧迪烏斯·克雷拉特先生.

元A級冒險者,現魔法大學學生.

雖說為了結婚而置買了家產,但是生活中的不滿卻噴湧而出.

這個家里,到底有什麼問題呢.

一步踏入宅地內的話,

先是沒有修正過的庭院.

壞掉的入口.

到處都是蛀斑的牆壁和天花板.

漏雨的屋頂.

不知道能不能用的暖爐…….

廢墟一詞浮現在腦中.

「雖然因為魔力的原因要堅固一些,

但是果然還是無法否認這種古舊感.

作為新婚的新房來說稍顯厚重了一點呢」

想要一棟適合新婚的漂亮的新房.

接受了依賴人這樣的願望,一個男人站了出來.

改建工匠.

『大空洞的巴魯達』.

巴謝蘭特公國魔術公會所屬,一流的建築師.

建築物的設計和建造,從事此行30年的老手.

憑借在米莉絲神聖國所學的建築技術,

完成了魔法大學分校舍的建築,等等很多實績.

是個稍微有點頑固,感覺良好的人物,但是手段是確實的.

總是將錘子別在腰上,充滿著好像就算是別人的家里只要是他不滿意的地方就要砍掉重練的職人氣質.

無論是建築還是弟子,一一用錘子敲正.

因此被人稱為『鐵錘的巴魯達』.

「哦喔.我聽說過啊.你就是泥沼嗎!要結婚的那個!」

讓這位工匠出迎的,是這回的依賴人.

對于在街頭巷尾被稱為『泥沼的盧迪烏斯』的他,工匠爽快地稱之為泥沼.

「是.巴魯達先生,請多多指教」

巴魯達知道盧迪烏斯這個名號.

從老友的塔魯漢特.

還有他的朋友艾莉娜麗絲那里聽說過.

「雖然臨結婚之際買到家產是很好,但是請您看下這個」

「總之,先到家里大致的看上一眼可以嗎?」

「請」

進入家中,工匠馬上就皺起了眉頭.

「喂,這是什麼啊,入口開始就很夠嗆啊.簡直就像是硬扯掉的一樣不是嗎」

「位置歪掉所以打不開了,沒辦法只有破壞掉了」

「真是的,最近的年輕人都是砰砰地搞著破壞,對物件的敬意嚴重不足啊」

「正是正是」

工匠表現出的憤怒,依賴人用飄逸的態度回避掉了.

簡直就像是,說著不是自己破壞掉的態度.

工匠很不中意這種態度.

但是,這里先抑制住了自己.

因為聽說過『泥沼的盧迪烏斯』生起氣來的話是非常可怕的.

「門怎麼辦?」

「怎麼,是指?」

「材質,還有設計之類的.沒有特別要求的話,我就自己判斷制造了」

「材質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拜托用結實點的.還有,姑且請幫我裝上門把」

「這邊是入口,那是當然的吧」

工匠進入屋內,面露難色.

「相當破舊了吶」

「是,是這樣嗎?」

「地板做得非常謹慎,相比之下牆壁和天花板就相當隨便了.

簡直就像是地下室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贈品一樣」

「這樣的,都能看出來嗎」

「輕而易舉」

以工匠的眼光,何處好,何處壞馬上就能看明白.

地板,樓梯,二樓,食堂,廚房,暖爐.

這一帶好像是做得非常好的.

能看出是擁有天才般手法的木匠,驅使著100年前的建築技術和魔法技術建成的.

但是,牆壁和頂棚等,一部分地方卻是手工添加的,這點就很奇怪了.

「嘛,這種程度的很快就能修好」

工匠值得信賴的言語.

對此感到安心的依賴人,走進大大的食堂.

「大房間嗎.采光不錯呢」

「暖爐怎麼樣呢」

「哪個」

不知道能不能使用的暖爐.

工匠看到後兩眼放光.

「這真是相當棒的暖爐啊.雖然有點舊了,但還是不要做奇怪的改動比較好」

「可以嗎?」

「你看,看這里刻著的簽名」

工匠指向的,是好像在哪里見過的紋章.

「這個是大概100年之前的,天才魔道具制作師的簽名呦.

現在已經不是很聞名了.但是在阿斯拉王國,有著這個簽名的魔道具可以賣到極高的價格.

而且,基本上都是一些小物件.

沒想到還做過這種房子里的暖爐啊……」

「…………」

依賴人腦中浮現的,是前些天在這個家中發現的日記上畫著的紋章.

那個,和這個暖爐上刻著的紋章十分相似.

看來,應該是最初的住戶自制的東西.

「那,這個大房間想怎麼辦?」

「是啊.普通的話應該怎麼樣呢?」

「因為是大房間.放張大桌子,宴會的時候用.

另一間用作備用.因為某些原因這間使用不了的時候,就用那個」

「就是說平常不用嗎?」

「一般是這樣.但是,以我們這種普通生活來說,大房間一間就足夠了」

「是啊…….那麼,另一邊就做成休閑一點的感覺吧」

「好嘞」

休閑感.

接受了這樣的新要求,工匠隨依賴人來到下一個房間.

「廚房也有兩個呢.嗯,一邊有灶台,一邊沒有呢」

「沒有灶台,就是說沒辦法使用了嗎」

「因為有排水口,可以用來浴室和做洗漱間吧」

「…………哦哦,浴室嗎!」

工匠查看了廚房和洗漱間.

確認了排水口的劣化程度,點了點頭.

「這里也沒有特別改造的必要吶」

「師傅,關于這個能不能聽我一個要求……」

依賴人說出自己的提案.

對此,工匠兩眼放光.

「相當有意思的想法嘛.

但是,因為沒有材料,可能會比較貴呦?」

「材料由我用魔術制作」

「總會有辦法嗎……這樣也不錯嘛.

好,就試試看吧」

依賴人將自己的想法,托付給了工匠——

次日.

巴魯達聚集起10名部下,開始著手改建——

第一章『門』

早晨,大大的門扉送到了.

用高級木材刨削制作的門扉.

結實的門板外側附著獅子像的門環,

作為防盜對策,邊緣處編入許多小魔法陣.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魔法陣.如果強行打開的話,房子里會響起報警音而已」

「像鬧鍾一樣的呢」

由于工匠的創意,依賴人無畏的笑了——

第二章『洗漱間』

這里,經過工匠的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像是將房間一分為二一樣,在中間做出門檻.

門檻的對面.

石造的地板上鋪滿了瓷磚,

房間的一角挖出了一天傾斜的溝渠.

然後,房間的邊緣放置著矩形的石箱.

像是給3人用來睡在上面的,大大的箱子.

稍微凹陷進去地嵌在地面上.

並且,天花板附近開了扇小窗,

這是干什麼用的呢——

第三章『地下室』

工匠和依賴人的身影,出現在黑暗的地下室里.

「真好的地下室啊.這個的話基本上進不來老鼠吶」

「是,那麼,這里有一個暗門……這個暗門里面,我想要做成這個樣子」

「這是什麼啊……啊,不,我不多嘴了.我是米莉絲教徒,看來泥沼你不是呐」

如依賴人所願,將材料運入地下室.

暗門邊角上的黴塊被漂亮的沖洗乾淨了——

兩周之後.

改建成果公開當日.

依賴人將妻子帶過來了.

「要給我看的是神馬吶-啊-,好期待呦-」

「棒讀啊西露菲.難道說你,偷偷的收集情報,已經提前知道了嗎?」

「哎誒-,神馬啊,我完全不知道呦-」

依賴人和相當棒讀的少女親熱的在雪中走在一起.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那個坦率順從的西露菲也學會說謊了啊.

這麼一想說不定事件好事.但是能這樣堂堂正正的說謊的話,

之後很快又會說出新的謊言了,我很擔心呢」

「嗚嗚……但是,魯迪也有不好啊.還用了阿莉耶魯大人的名字,到最後都沒有跟我說」

「那真是失禮了」

依賴人和妻子之間的交流相當的親密.

「什麼都不和我說的話,我很不安呦.那個,魯迪又很帥……」

「怕我花心?多慮了呢」

「不是你看,我,那里,沒那麼,你看,又很小」

看到妻子不安的表情的瞬間,依賴人的浮現出一臉奸笑.

「什麼呀,擔心胸部嗎?安心吧,蜀黍我啊,可是平等主義者,和那些差別主義混蛋不一樣.咕嘿嘿」

「什麼蜀黍啊……啊,等,別突然就揉過來,不行啊……有人看著呢!」

「是.十分抱歉」

來到房子前的時候,依賴人像是被訓斥了的小狗一樣蜷著尾巴.

妻子扶正稍微有點歪掉的太陽鏡,露出有點生氣的感覺.

「考慮一下時間和場合啊.這種事情要在夜里,在床上!好?」

「好,西露菲艾特小姐.我再也不敢了」

「啊,但,但是,實在忍不住了的話……那個,咕紐咕紐」

「啥米,聽不清呢……蜀黍我耳朵不好呢」

就那樣,兩人看到了新房——

Before Side——

青苔附著,綠藤掛壁,

窗棱斷裂,門扉壞損.

簡直就像是有魔女居住著一樣醞釀出恐怖氣氛的盧迪烏斯宅——

After Side——

磨亮的石基,純白的牆壁.

原本褪色的屋頂,塗上了明亮的綠漆,

入口處鎮座著焦茶色的厚重門扉.

金色的獅子門環相映生輝,簡直就像是番犬一樣——

妻子看到後,用手捂住了嘴邊.

「怎麼樣?」

「那個,這個」

「屋頂的顏色,是和西露菲以前的發色很相近的.

西露菲可能討厭,但是我其實相當喜歡呢」

「誒?啊,是啊.嘿誒∼……」

比想象中的,更加接近理想了吧.

妻子就這樣捂著嘴,仰望著新房發出感歎的聲音.

「快快,進里面看看吧」

依賴人催促著,兩人進入屋內.

玄關處放著擦腳用的毯子.

體現出依賴人對這個世界上的土足文化感到憂傷的心情.

「右邊是餐廳,左邊是客廳.先看哪個?」

「那個,那,餐廳?那邊吧」

「喜歡餐廳嗎!好.您肯定會越來越喜歡的,請吧」

像是哪個國家的汽車銷售一樣的語氣,依賴人緊張了起來.

從入口處進入了左手邊的房間.

大房間變化很大.

首先是放著大大的長桌.

雖然還沒有裝飾,是能坐下10人的桌子.

牆上貼著白色的壁紙,房間的角落里擺有插著小花的花瓶.

暖爐被修複過了,嶄新的紅磚點綴著房間.

「哇,好厲害」

「吃飯是在這里,或者是在客廳」

「這麼長的桌子,要干什麼用?」

「這是招待別人的時候用的」

「啊,對啊.是呢.會有客人來呢」

依賴人露出慈愛的表情撫摸著摘下太陽鏡,咯吱咯吱的搔著耳朵的妻子的頭.

「那麼,接下來是這邊.客廳」

依賴人催促著,兩人移動到客廳.

那里是洋溢著一種溫暖的家庭感的寬廣空間.

像是要把暖爐圍起來一樣設置著的沙發.

沙發旁的小桌上,擺著水瓶和杯子.

這個房間,能隱約感覺到吸收了依賴人要求休閑的想法的工匠精湛的技藝.

「這個房間,感覺真好呢.可以坐一下試試嗎?」

「當然可以.嗯啊啊,先別急著評論,座位還有點硬.但是用過一陣子就會變軟了」

「我還沒坐呢……話說,魯迪.從剛才開始語氣就很奇怪呢」

「稍微有點緊張」

妻子戰戰兢兢的坐上沙發.

「一點也不硬呢」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依賴人也在妻子旁邊坐下.

然後就這麼抱住妻子的肩膀.

面對著面,四目相視.

妻子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依賴人扶著妻子站了起來.

「去,去下一個房間吧.下一個是廚房.

請過目我盧迪烏斯宅引以為傲的烹飪設施吧」

「嗯,嗯嗯!」

廚房.

這里,除了以前的石灶,還添置了最新的烹飪設備.

像是連巨大的野豬也能處理得了的大大的調理台.

坐著隨處可見的大鍋的灶台.

然後,還有隨處可見的保存用木桶,瓶子和壺.

「這里很普通呢」

「普通呢」

突然一臉認真的依賴人,妻子也滿臉嚴肅的點了點頭.

那麼,接下來是,洗漱間.

穿過走廊,通過入口來到洗漱間.

然後,妻子歪起了頭.

「咦,很窄呢」

大桶,搓衣板.

然後還放著幾個一抱大小的籃子的這個房間.

洗漱的話這種程度沒有問題,但還是有點在意.

尤其是,通向里面的門.

「請您過目」

依賴人打開里門.

于是…….

怎麼說呢.

那里是,大大的浴池.

在那里做出了大大的浴場——

Before Side——

只是個沒有石灶的房間.

用來洗漱顯得有些空曠,煞風景的副廚房——

After Side ——

地上鋪滿瓷磚,房間一角開有蓄水口的浴池.

傾斜的蓄水口里,嘩啦嘩啦的流出熱水.

原本石制的房間,完全瀟灑的轉變成了浴室——

「那個…….這里,難道說是,浴室?」

「不愧是西露菲.知道浴室啊」

「啊,嗯.在王宮的時候,見過……但是,這麼大的還是第一次間.

是叫做溫泉嗎?」

「和溫泉有點不同呢」

藏不住驚訝的妻子.

然後是用慈愛的目光看著她的依賴人.

從他的表情里,仿佛能聽到「混浴很快樂呢」這樣漆黑的心聲.

「現在為了展示把水打開了,

平常把水關掉就可以」

「嗯.那個……之後要教我方法呢.哇!」

依賴人抱緊了妻子.

看來,因為妻子唐突的一句話被感動了.

「真是的,怎麼了……?」

「不,一直在煩惱怎麼才能一起入浴,不知不覺」

「什麼怎麼辦,浴室不是一個人用的吧?

阿莉耶魯大人也是和從者一起.

所以我也有入浴的經驗.也幫阿莉耶魯大人洗過」

「……按照有些貴族們的做法,夫婦會互相清洗身體.這個也知道嗎?」

「這樣啊……這個稍微有點害羞呢.但是我會努力的」

這樣對話之後,通關樓梯來到二樓.

原本有漏雨之憂的屋頂被漂亮的修複了,可以看到光亮的木材表皮.

依賴人筆直的向最深處的房門走去.

「總之二樓先准備好的只有這個房間」

「……啊,好厲害」

踏入其中的妻子,驚訝的睜大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三個人睡在一起也綽綽有余的大床.

那里只放了一個依賴人中意的枕頭.

「為什麼要這麼大的床?」

「那當然是,為了美味的吃掉西露菲而准備的」

「……啊,是嗎.是呢,誒嘿嘿」

依賴人,和他的妻子都綻開了笑容——

就這樣,用某紀實風向西露菲介紹了一遍新家.

西露菲坐在床上,貼近我身邊.

嘻嘻的笑著,很高興的樣子.

能讓你滿意,比什麼都好.

好像就這麼推到,進入夫婦共同作業.

但是,在那之前,有些事情要說.

「西露菲,自從說要結婚到現在已經3周了.雖然感覺很短,但也過了一段時間了」

「是,是的」

之所以使用敬語,因為是認真的話題.

西露菲注意到這一點,坐正了身子.

「雖說要結婚了,說實話,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雖然就這麼置辦了新家,但是說實話感覺還是有點冒失」

「沒,沒有那種事呦,我很高興呢.這麼棒的房子,不如說感覺真的可以讓我住在這里嗎……」

「是這樣嗎.沒有問題就好,我想要說的總之就是,以後的事情」

以後的事情.

這麼一說,西露菲紅起臉,扭扭捏捏起來.

「那個,魯迪想要的話,生幾個都可以呦?

但是我,因為長耳族的血統相當濃厚,可能有些困難……」

「哦,哦哦」

非常興奮的話題.

又不是現代日本,既然都結婚要是還因為經濟上的理由控制孩子的話,很討厭呢.

嗯.我很忠實于本能.

生物的本能就是說生殖.

生殖就是說生孩子.

「但是,阿莉耶魯王女的護衛工作怎麼辦?」

但,但是.

對于西露菲的工作,我打算理解.

雖然不知道阿莉耶魯王女是怎麼考慮的,

如果懷孕了的話,就沒法繼續護衛的工作了吧.

嘛,如果只是這一點的話,換我來就好了.

說道戰斗力,我也是相當高的.

但是,護衛的工作不光只是這一點.

「怎麼辦事指……?」

「兩邊兼顧很困難吧?」

「這件事,也和阿莉耶魯大人討論過」

討論過.

當然的.

「我們還要在這個國家呆上兩年,但是畢業而之後也不是立刻回阿斯拉王國.

大體上目標是定在5年左右.因此,那個……」

西露菲她,好像沒有放棄護衛的打算.

與阿莉耶魯和盧克之間的羈絆之深,已經不會簡單的出現放棄護衛的選項了.

以前依存著我的西露菲,怎麼說呢.

可以說是,不顧一切只是想和我一起白頭到老的感覺.

雖然那樣我也很高興…….

「對不起……仔細想想,這樣對魯迪很失禮呢…….

明明准備了這麼棒的家,

應為要擔任阿莉耶魯大人的護衛,沒什麼時間來住吧…….

這樣的話,作為妻子失格了呢」

西露菲帶著沉痛的表情,低下頭.

男人工作,女人顧家.

我的這種意識沒有那麼強.

是因為這個世界上男女的力量差距沒有很大嗎.

話雖如此,姑且,男人工作,女人守家還是最理想的.

「果然,我不行嗎?」

西露菲眼中含淚的問道.

總覺的有種很對不起她的感覺.

兩年間的禁欲生活.

然後取回性欲,連年,不,三年分的白色血液噴湧而出.

我的腦內已經被輸入了西露菲=做和諧的事情的人,這樣的公式.

總之,我對西露菲的好意大半都是性欲.

這已經快成為應激性的了.

但是,我不覺的這樣不好.

對我來說,性欲是非常重要的.

西露菲幫我去回了那樣重要的東西.

用她自己的身體.

我是連獸族都能嚇到的性獸.

讓這樣的我喝下媚藥,被襲擊.

西露菲還是第一次.

因為我很粗暴,想必很可怕吧.

話雖如此,卻完全看不到恐怖的表情.

早上醒來微笑的看著我.

拜此所賜,我才能取回力量.

如果說西露菲不行的話,還有誰行.

如果,在這里找理由不和西露菲結婚,

然後,西露菲被別的男人搶走的話.

我會後悔一生.

被搶走的話…….

對,西露菲已經是我的了.

「西露菲是我的所有物」

「呼誒!?啊,是.是魯迪的」

「所以請和我結婚吧」

想起來,這樣明確的對西露菲說出來,可能還是第一次.

「……好」

西露菲通紅著臉點了點頭.

松了一口氣.

「護衛工作的事情,請不要在意.

家里的事情我會加油應付的.

西露菲,做西露菲自己想做的就好了」

「嗯」

「嘛,可以的話希望能幾天一次的一起睡啊」

「嗯?」

欲望脫口而出了.

「……一起睡,是指那種意思嗎?」

「不不,當然不會強求.不行的時候,只要稍微揉一下西露菲的貧乳就夠了」

「那個……我,會努力呦?沒想要讓魯迪忍耐呦?」

「不能勉強.要好好的治愈一天的比老才行.夜只要睡前喝早起的時候讓我稍微揉一下,

我就可以自己處理了」

欲望不斷的湧出來了.

不,在西露菲面前裝樣子也沒有意義.

我本來就是這種貨色.

「魯迪那麼喜歡我的胸部嗎?」

「最喜歡了」

「但是盧克說我的胸部完全沒有魅力……」

「那種年輕小子的妄言不能什麼都信」

年輕的家伙們真是,總是拘泥與大小.

但是真正重要的不是那種事情.

是心啊.

對吧,Oπ仙人.

「但是,和魯迪的幾乎沒有區別呦?」

「不,我鍛煉出來的大胸筋,和西露菲美麗的貧乳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要摸一下嗎?」

「啊,嗯」

這麼說著挺起胸膛,西露菲用手摸了上來.

「確實不同呢……好硬……」

「哼!」

「……哇!」

順勢動了動胸筋.西露菲慌忙地將手拿開.

「這個胸筋是西露菲的東西,什麼時候摸都可以」

「……我,我也是魯迪的,但是摸的時候要注意一下時間和地點呦」

「現在嗎?」

「現,現在,不,不是在說很重要的事情嗎?」

啊,對了.

回到那個話題.

「也就是說,想要說一下.

為了以後的婚姻生活能過幸福圓滿,

互相的要求啊,不滿啊一類的,好好的商量一下吧.

就是想說這件事」

這麼強行總結之後,西露菲嗯的點了點頭.

「嗯.是啊」

「那麼首先,有什麼想要對我說的事情嗎?」

西露菲稍微考慮了一下,閉上眼睛.

然後,感覺有點寂寞的笑著,說道.

「不要,再突然間消失了呦?」

「……啊啊」

是啊.

突然間,就離開了的話,很痛苦呢.

「我知道了.不會突然不見了」

約好了.

我已經可以理解喜歡的人突然消失的辛酸了.

「……」

「……」

總之,重要的話題結束了.

雖然還有一些需要商量的事情.

但是那些以後慢慢來也可以吧.

「……那麼,可以嗎?」

「請,請吧」

西露菲一臉緊張的挺起單薄的胸膛.

我想馬上就揉上去…….

但是要忍耐.

上回變得像野獸一樣了.

這回比起欲望優先注意溫柔一點吧.

我溫柔的抱住西露菲.

就這樣,慢慢的倒在床上.

「……不,不揉嗎?」

「那是早上和晚上要做的」

「嗯,嗯」

在極近的距離四目相對.

西露菲濕潤的眼睛里,映著我的臉.

她輕輕的閉上眼睛.

我摸著她的頭,笨拙的親了上去——

當夜.

我拖著慵懶的身體,來到地下室.

入住還不久的這間地下倉庫,現在還空無一物.

只是象征性的放著幾個架子而已.

我走向里面,向經由工匠之手修好的暗門伸出手——

Before Side——

開閉時發出嘎啦嘎啦吵鬧的聲音的門扉.

明明是暗門,卻因為汙漬,在燈光下一目了然——

After Side ——

開關部使用全新的金屬,充分湧油潤滑,完全無聲的門扉.

地下室使用的牆壁建材全部翻新,誰也看不出這里有這麼一扇暗門——

靜靜地打開了的那個空間里.

孤零零的鎮座著一座神龕.

原木制成的小型神社.

黑亮的石頭制成的祭壇,還有祭祀于此的禦神體.

那個髒兮兮的研究室被打掃的乾淨漂亮,變成了一片神聖的空間.

靜夜之中,

我向新聖域中的神明獻上祈禱.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3話 婚前准備 後篇     下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5話「披露宴・准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