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6話「婚宴・召開」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6話「婚宴・召開」

幾天後.

盧迪烏斯府・婚宴當天.

日程選在月休息日,時間選在了中午.傑納茲謝絕了,索達特忙著開會回絕了,這兩個人很忙的樣子.

還以為巴蒂加迪也會忙著來不了,那位陛下卻意外的空閑表示參加,其他11個人也收下了邀請函.是的,七星也收下了邀請函——

希露菲從早晨起就干勁十足.

「這種事情是妻子的工作,就放心交給我吧!」

早晨起她就忙著進行各種准備.不知不覺中希露菲好像連做飯也學會了,作為人妻要做的事情,差不多都是莉莉婭教的據說.為了這一天,二樓空關著的房間也整理過了,盡管這樣,也只不過是吧簡樸的床和壁櫥,桌子和椅子,還有水瓶什麼的搬進來而已.以防發生萬一有人不適的情況.

准備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最早出現的人是莉尼婭與普魯瑟娜.比集合時間提前了兩個多小時,她們說不定是搞錯了時間了吧.

「按我們的常識來說,慶祝聚會要拿著獵物提早趕過來喵」

「是的說,我把最好的帶過來了的說,是對老大忠誠的證明的說」

她們把一只龐大的豬用雪橇運了過來,獸族在出席結婚聚會的時候,據說早上出門打獵,帶去在外打到的食材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提早去打獵,獲取食材,回去出席才是對對方敬意的體現.

當我問要是沒能獵到的話該怎麼辦的時候,她們說那時候會去集市上買來,這麼一回事吧.

穿著是魔法大學的校服,這是由我決定的,因為要招待的客人貧富差距懸殊,要是穿著太講究的話,會顯得過于民族色彩.所幸所有出席者都有校服,啊,不全是,因為只有朱莉沒有校服,所以買了新衣服.

兩人在聚餐開始前,讓她們在客廳隨便坐,招待客人是丈夫的工作.兩人大清早的就在外面身子好像很冷,在距離暖爐最近的沙發上,莉尼婭抱著貼住普魯瑟娜縮成一團.

「話說回來,沒想到老大竟然和菲茲結婚了喵……」

「菲茲果然是女的說,聞著氣味我就覺得會不會是那樣的說」

「是喵,但這下總算想通了喵」

兩人一邊說著那樣的事情,一邊互相梳理著頭發.順便一提,希露菲就是菲茲這件事,已經告知了招待的客人.事先姑且他們說過不要告訴別人,不過稍微被別人知道了一點也是沒辦法的吧.

「想通什麼了?」

我上著熱茶時詢問兩人.

「老大喜好嬌小的說」

「雖然散發出那麼多性欲的氣味但也沒有朝我們撲過來,原來是喜好的問題喵」

她們真失禮,說的好像我只要看到女的就會不分青紅皂白撲過去的變態那樣的不是嘛,實在是失禮的家伙,看我不摸死你們.

雖然心里這樣想著但沒有付諸實施,終于昨天我把希露菲弄得濕漉漉的了,把欲望全部傾瀉到希露菲那里了,我今天是賢者.

第二個來到的居然是紮諾巴和朱莉,聚會開始前一個小時左右.

「抱歉,在半路上看到不錯的人偶了啊,不知不覺就被吸引了啊,要是朱莉不在身邊的話就麻煩了」

紮諾巴這樣說道,朱莉穿著魔法大學的校服,是小人族穿的尺寸,端正得體像個人偶一樣.

「大主人,今日,感謝,您的邀請」

說著,朱莉提起裙邊禮貌地向我問候,好可愛啊.朝紮諾巴看去,他也低下了頭,用畢恭畢敬的聲音說道.

「老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感謝您慶祝的邀請」

哇哦,紮諾巴好正直.是啊,這家伙並不是不會問候啊.好吧,我也學著他認真的回應吧.

「紮諾巴殿下,今日……」

「啊——師父,您無需拘謹,反正是形式上的」

「…………是麼,那麼去那邊的房間里休息吧」

「哈哈哈,明白了.卅,朱莉,過來」

搞啥啦,虧我想要認真的回應,想著這些事我去准備茶水,招待再怎麼樣馬虎,我是主他是客啊.

就在這時,從客廳間傳來莉尼婭和普魯瑟娜的得意的聲音,看來在說著最得意的事情,過了一會又聽見了紮諾巴發出的懊悔般的聲音,只要高興就好了.

第三個來到的是亞麗愛爾一行人,聚會開始前三十分鍾左右吧.亞麗愛爾和盧克,以及好像在哪見過的兩名女生,她們是亞麗愛爾的隨從吧,希露菲的戰友,不能怠慢了.

「感謝您今日的邀請,畢竟我不懂得平民的規矩,稍有失禮請原諒」

說著低下頭的人是亞麗愛爾,我本以為低下頭的人要麼是盧克要麼是隨從,必定是兩者之一,但也許是為了配合我也說不定.

「因為聚集了許多種族,所以請不要在意規矩上的事情.到不如說,因招待不周而感到不安……」

「感謝,你們兩個也」

亞麗愛爾使了個眼神,兩名隨從站了出來.

「我是亞麗愛爾殿下的隨從,名叫艾爾默婭・布魯沃夫」

「同屬,名叫克麗妮・埃爾隆德」

名字姑且不說,姓氏很好記啊,藍色的狼和傳說的騎士嘛.

我的名字是灰老鼠,亞斯拉王國的貴族里有著許多與各種動物組合的名字吧,這樣的話,白色雌鹿也是吧,應該說成懷特……什麼迪亞來著吧.馬念成浩斯,所以笨蛋就是夫魯,也就是說折中後是浩魯嘛,白色的明天在等著呢.

「請收下這個」

兩人將手里拿著的東西遞了過來,是個用昂貴的布料包住的盒子.

「這是祝賀結婚的禮物」

「讓您費心了,謝謝您」

「挑了今後結婚生活有幫助的東西,請打開看看」

被催促著打開一看,我無語了.滿滿一瓶粉紅色液體的小瓶子,和一根木棒,直截了當的說就是春藥和假陽具.

這是干啥…….

「雖然我並不認為格雷拉特家的男人滿足不了女性,但如果需要的話,請使用它」

「是,是——」

亞麗愛爾顯得很平靜,這算是普通的嘛,盧克以及其他兩人也很平靜,不同的文化…….

我將四人帶到客廳間,于是乎莉尼婭和普魯瑟娜開始施放出嗶哩嗶哩的氛圍.

「……」

她們不會想要吵架吧,就算是獸族,也不會在慶祝聚會上做出什麼破壞氣氛的事情吧,我用那樣的視線望了過去,兩人似乎揣測到了.

「好久不見,莉尼婭同學,普魯瑟娜同學,上次給你們添麻煩了」

「好久不見了喵」

「添麻煩那是彼此彼此的說」

亞麗愛爾用美妙的聲音說著,在她們旁邊坐下,剩下三人就那樣站著,總之先給紮諾巴使個眼神,萬一發生什麼的話就阻止她們.紮諾巴嗯的點了一下頭,好像誤解了似的,站起身朝亞麗愛爾致敬.

「見到您很榮幸艾麗艾爾公主,我是西羅恩王國第三王子,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的愛徒,名叫紮諾巴・西羅恩」

「這不是紮諾巴王子嗎,您氣色不錯.雖然在您入學後我馬上就前來問候了,不過您是不是忘了嗎?」

「嗯,這真是失禮,畢竟我是怪力的神之子,只有力氣而沒有智慧……」

「哎呀,我聽說您在土魔法的課程上取得了很好的成績喲」

「這全都拜師傅教導所賜……」

盡管有些驚訝于紮諾巴社交性之高,但我還是准備好了茶水.

勉強開始前10分鍾現身的人是克里夫和愛麗娜利茲以及七星,罕見的搭配,還以為七星會一個人過來.

「她在門口不知所措了呢,是你的朋友吧?」

「嗯,當然了,她是塞蓮・賽文斯達同學」

我這麼回答後,克里夫一臉吃驚地看著她,看來克里夫似乎從來都沒見過她.

「是,是麼,你就是那個塞蓮嗎.呵,我是克里夫,這個名字應該聽說過吧?」

「……嗯,名字倒是聽過的啦,聽說很厲害呢,我叫塞蓮喲.」

好像故意說得不帶語調似的,超級不懂裝懂的感覺,大概克里夫什麼的根本就不知道吧,克里夫似乎心情不錯我也就不說什麼了.

「幸會,我叫愛莉娜利茲・龍之王,你的假面真棒呢」

「不客氣,你的發型也不錯呢」

七星用她那不帶抑揚頓挫的語調回答道,光是看著她的對話我就提心吊膽的.不過話說回來,七星也不想卷入多余的麻煩事里去,所以不會說什麼壞話吧.

說實話,根本沒想過七星會來,總之邀請函送給了她,她也收下了邀請函,但是那個時刻她並沒有說要去.

只是用不帶感情色彩的聲音說了「結婚什麼的……你打算認真在這里生活下去了呢」

姑且輕聲和她說幾句.

『稀客啊,居然從那間小房間里出來了』

『……不是你邀請我的嘛?』

『是啊,嘛……今天請放松一下吧,我准備了薯片之類的』

『薯片?你做了炸薯片?』

『多虧了你的料理,食用油很容易就搞到了啊』

『好厲害呢』

『不至于吧』

只是把馬鈴薯切成片,油炸後再撒上鹽罷了.油和鹽以及馬鈴薯都是不同的,與生前吃過的味道還是有些差距的.

「那麼,我就失陪了」

愛莉娜利茲拉著克里夫以及七星,沖進客廳去了.那個腳步沒有迷茫,身為冒險者的她從地位上來說僅次于茱莉是倒數第二.

但她本人似乎並不是對此在意的類型的人,種族不同地位什麼的基本上和沒有是一樣的.

進入客廳的兩人如同往常一樣,克里夫噴著自以為是的大話,而愛莉娜利茲則從旁圓場.雖然克里夫並不是有惡意的,但總是說一些挑撥的話.

七星基本上沉默著,但如果和她搭話的話會回應,她也正在談話中,還以為她是溝通障礙引發的家里蹲,貌似沒那回事.

過了一會兒,希露菲前來報告准備完成了.

那麼,還沒來的只有巴蒂加迪了麼,如果來遲了飯菜可都要涼了啊,就在我擔憂的時候,愛莉娜利茲開口了.

「巴蒂加迪不可能准時到,以千年為單位活著的家伙都沒什麼時間概念的喲,就當他會晚一個月左右過來,先別去管他了吧」

于是就此決定就准時開始聚餐,不好意思啦巴蒂——

會場是以立餐形勢舉行的,在煩惱著席位排序的最後,干脆都撤下了椅子.

不過幸好房間是寬敞到就算放了桌子也足夠來回走動的程度,在角落處准備了椅子,以方便累時可以坐下,料理則選擇了立餐時可以便于食用的東西.

總之每人都配有酒杯,因為七星謝絕了酒,所以給了她果汁.

由我來提議大家干杯,和希露菲並排來到人前,視線集中了過來,11個人的視線,絕不是厭惡感覺的視線,但好像還是很緊張啊,雖然我准備了演講稿.

這時手被希露菲緊握住了,向她看去,她露齒微笑著,小聲對我說加油,我現在就想把她拉去臥室.

「哎呀,盧迪烏斯臉好紅啊,嘻嘻」

「利茲,別吵」

愛莉娜利茲笑了,克里夫則罕見的識趣.很好.

「咳咳,今天大家在百忙之中特地趕來,我表示由衷的感謝,在此鄭重宣告,我盧迪烏斯與,這位……」

「哇哈哈哈哈!我輩在此隆重登場!」

心髒差點從嘴里蹦了出來,轉過頭去那家伙來了,漆黑的身體高大的個子,六個手臂硬塞進狹小的制服里,不死之身的魔王巴蒂加迪出現了,從連接著廚房的門口.

「……!」

看到如此威風凌列的態度,在場所有人都無語了,就連克里夫也說不出話了.

我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那個時機,就好像是我要和巴蒂結婚了不是嘛,你不是有妻子的嘛,就是那個像刷牙粉一樣名字的腦袋不好使的小孩不是嘛?

「巴蒂加迪你遲到了喔」

愛莉娜利茲吐槽道,可巴蒂加迪缺完全不當回事.

「嗯,確實是來晚了啊,但是按我的種族的說法,王族在會面的時候必須要選在讓人大吃一驚的時機登場制造混亂才行.」

「假的吧」

「當然是真的,因為克西莉卡總是反複無常,所以我輩也覺得有些無趣啊!」

自己都覺得無趣了還做啊,真是個隨意的家伙啊,所以才被人族滅了好幾次啊.

「為了你,我特地繞到後門,再從後方選擇出現的時機,感謝我吧!哇哈哈哈哈!」

特地繞到後面的嘛,這家伙……這家伙…….

不,冷靜,巴蒂加迪就是這樣的家伙,自己不是明白的麼?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多謝了」

「不必言謝,卅,在我輩面前隨你喜歡結婚吧.在魔王禦前舉辦的結婚儀式,幾乎是沒有的喔.我輩可不會像這樣大放血的啊!」

巴蒂加迪說著便一屁股坐到地上.

雖然我去准備椅子的話更好也說不定,但魔族總是坐在地上,沒問題吧.

「那麼,重新振作起來……」

咳咳,咳了一下.

「今天在百忙之中趕來,我表示忠心感謝.在此我重新宣告,我盧迪烏斯與這位,希露菲艾特結婚了.

因為我們都還年輕,會有注意不周之處,但我們會互相協助,攜手共度.

嗯——在場的12位都是這幾年里與我們特別親近的朋友們,雖然也有才認識不久的朋友,但很不可思議的意氣相投,我覺得你們是我的朋友.

如果有困難,作為朋友我會出力,要是相互有什麼爭吵的話,回想起我們,賞個臉讓一切都一筆勾銷……還有」

不妙,說得太死板了嘛,大家都露出微妙的表情,這時我的肩膀被巴蒂加迪拍了一下.

「別見外了,你想要在場的所有人都承認你們互相相愛吧?」

哇哦,是啊,就是這樣,很好.

「嘛,改怎麼說呢.我和希露菲會生活下去,要是遇到什麼事的話,請幫助我們,請多關照」

「很好,為了年輕的兩人,干杯!」

「干杯!」

巴蒂加迪舉起不知何時拿到的酒杯,所有人都配合著舉起了酒杯,酒稍稍灑了出來,聚餐開始了——

普魯瑟娜第一個伸手去抓肉了,從剛才起就冒著熱氣的豬肉.自己捕到的獵物第一個吃是獸族的慣例吧.

不,不是的.莉尼婭在暖爐前擺開架勢,吃著炸雞.

七星在抓起把裝著炸薯片的盤子頓到房間的角落里開始咔吱咔吱起來了,朱莉冷不丁的坐到了她的旁邊,七星嚇了一跳,而朱莉則若無其事的吃起了薯片.

前幾天讓朱莉試吃了薯片,從那時候起就盯上了吧,七星和朱莉,產生了有趣的氣氛.

被那個氣氛所吸引,巴蒂加迪也湊過去了,見狀七星慌慌張張地從口袋里取出了戒指.七星真傻,一邊說著不想和任何人產生瓜葛,一邊還那麼貪吃.

朱莉先不說,紮諾巴往我這邊狂瞄,在猶豫什麼啊,我這樣想到,但好像是在等著亞麗愛爾行動.

亞麗愛爾帶著三個人,來到了我和希露菲面前.

「恭喜你希露菲」

「謝謝您…亞麗愛爾殿下」

希露菲一如往常的靦腆地微笑著朝亞麗愛爾低頭致意.

「他以及這個家與希露菲的理想中的比起來怎麼樣?」

「總覺得比理想中更好,這個家也配備了浴室喲」

「喔唷,個人居室居然配備了浴室,在亞斯拉王國也只是一小部分人才擁有的,真讓人眼紅呢.希露菲,干脆你休息個一年吧?」

「那,那個,等有了孩子的時候」

亞麗愛爾嘻嘻笑了,之後盧克以及隨從兩人也同希露菲談了許多話.

雖然我只是今天才得知隨從的名字,不過似乎和希露菲有著深刻的羈絆,看起來很親密,那個叫藍狼的女孩淚眼汪汪的.

該怎麼說呢,和高中田徑部的告別會差不多的印象.

這時,盧克來到了我的面前.

「嘛,雖然和你還是有些隔閡,請多關照啦……」

說著,他把手伸了過來.

就算他說隔閡什麼的,對我來說卻完全不這樣覺得.

嘛,對方既然說請多關照的話,我就不能猶豫了.

「是啊,請多關照,盧克……前輩」

「希露菲,交給你了」

盧克簡短地說完後,將手收回.倒不如說我覺得有隔閡的人是盧克,怎麼回事呢,感覺和嫉妒又有些不一樣.

就在亞麗愛爾離開後,紮諾巴過來了,姑且他在意順序吧,他是王族,也許這方面很注意也說不定.

「再一次的恭喜您,師傅.」

「謝謝,紮諾巴」

紮諾巴面向了希露菲,接著低頭致意.

「夫人,說實話,我一直認為你是男人.我竟把師傅的伴侶看錯成了男性……失禮之處請您原諒」

希露菲慌忙擺了擺手.

「啊,不會,請抬起頭.王族的貴人可不能這樣,對我這樣的人」

「什麼這樣的人,您是我尊敬的師傅的太太,就是僅次于神的尊貴的人物」

「盧迪不也弄錯了嘛,沒辦法的,啦?」

也是啊,這時我別過頭去.感覺很難為情,我也把希露菲錯認成了男性.一定是沒有產生過性欲的緣故,總之我點頭表示了肯定.

紮諾巴離開後,莉妮亞和普露瑟娜來了.

「人族在吃飯的半當中打招呼是禮儀喵麼?」

「很沒禮貌的啦」

就這麼兩句,也沒什麼祝辭,等輪到她們婚禮的時候,好好討教一下獸族的作法吧.

「但是,是菲茲和老大結婚的話,我能接受喵,同樣都是強者的結合不錯喵」

「是的啦,要是生出強壯的小孩的話,一族安泰的啦」

吃飯半當中說這種赤裸裸的話才沒禮貌呢.

兩人之後是七星,似乎是從巴蒂加迪那邊逃出來的.發生了什麼事,頭發亂糟糟的.朝巴蒂加迪望去,他把茱莉騎在脖子上吵吵嚷嚷的.

「……祝賀你」

「謝謝」

七星簡短地說完後就打算走開了,這時希露菲喊住了她.

「阿諾,七星同學,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什麼事情?」

「之前說過盧迪和七星同學是同鄉吧,那個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唔,七星同學是從其他世界來的,的吧?」

希露菲說道後半句時聲音變輕了.

七星看著我,眼睛似乎在問該怎麼辦.我倒是無所謂,也沒想過要隱瞞希露菲…….可是,被她知曉的話,也許會露出奇怪的表情也說不定.

「……只是語言相同,只是我弄錯了拉」

七星並沒有說,什麼也沒說.

最後過來的人是克里夫與愛莉娜利茲.

克里夫對我們兩人單手畫出十字一樣的手勢,陳述了簡單的祝詞.

「雖然你們並不是米里斯教徒,我能祝福的只有這些了」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家的神很寬宏大量應該不會生氣的.本來,我是日本人,過聖誕節卻不過平安夜是常有的事.

明明很喜歡米迦勒啊,加百列啊這樣的名字,但沒讀過典籍的家伙占大多數.雖說我現在有信仰的神明,但也想接受其他宗派的祝福.

「盧迪烏斯,是件好事呢,那個治好了」

愛莉娜利茲帶著有些鬧變扭的表情說到.嗯,今時今日我還沒有對她做過ED痊愈的報告.

「再早些,快些告訴我一下就好了喔?」

「要是告訴你的話,你會說「是不是真的,我來幫你確認一下」然後朝我撲過來吧?」

「怎麼會,之前我也有說過的吧,我沒打算成為保羅的媳婦喲」

是嘛,那麼再早一些告訴她更好也說不定,在他們之中,我和愛莉娜利茲最早認識啊.話雖這樣,總共加起來也就半年時間而已.

「嘛,要是如果沒有克里夫和希露菲的話,也許會想要試一下的也說不定呢」

「我也是,要是沒有希露菲的話,也許會,想要試一下的說不定」

「這可真是太浪費了,嘛,那樣的話,因為我沒有緣分所以只能作為普通朋友交往了」

「嗯,以後還請多關照」

愛莉娜利茲重新面向希露菲,她用溫柔的表情對希露菲說.

「希露菲艾特小姐,恭喜你,我由衷地……由衷地……祝……祝……」

從愛莉娜利茲眼眶中開始湧出一滴滴的淚水,她朝下看著希露菲,哽咽了.

大吃一驚,對于她突然哭泣的理由,一點頭緒也沒有.

愛莉娜利茲用微微顫抖的手,碰觸著希露菲的臉頰,雙腿打顫,膝蓋一曲摔在地上.

表情扭曲著,只是,看著希露菲的面孔.

「對,對不起,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希露菲想必也吃了一驚,雖然我這麼覺得,但並非那樣.盡管希露菲有些茫然,但感覺不到吃驚.

「阿諾,之前就一直想問了……莫非愛莉娜利茲桑,是我的祖母,嗎?」

「……!」

大吃一驚的,豈止是我,克里夫以及愛莉娜利茲也吃了一驚.

「父親曾經說過,我的祖母以前是盧迪父親的伙伴」

說過那種事情嘛,慢著,可是,保羅和勞路茲也不會不知道這一層的聯系啊,雖然我記得他說過勞路茲是在村里放哨的時候認識的…….

在談話的時候原來都認識愛莉娜利茲什麼的,也許是這麼一回事也說不定.

世界真小,說起來希露菲制作的木刻墜飾和愛莉娜利茲劍柄上的墜飾是相同的啊.

這麼說起來,兩個人的面容也很像.

「愛莉娜利茲桑,難道,是那樣子的嗎?」

「不,不是啦,你的祖母,這……」

「父親說過,他因為祖母的緣故被趕出了大森林,和母親的結婚也被人反對了的說」

「……!」

「父親因此而消沉,就算見了面,自己的身世也得不到證明也說不定,的說」

愛莉娜利茲與勞路茲竟然有著這樣的往事,不,但是,被反對的原因總覺得能明白,克里夫叫我把愛莉娜利茲介紹給他的認識時候也相當迷茫.

自己的女人要和那種女人的兒子,那樣的話也會有父母反對的吧.

「那是……嗚……嗚……」

愛莉娜利茲嗚咽著哭了起來,這時該說些什麼好呢,但似乎什麼話都說不出口.希露菲也覺得是自己不好,開始有些坐立不安了.

「克里夫前輩」

我對克里夫搭話,克里夫也是一臉茫然不知所措.

「什,什麼?」

「請你把愛莉娜利茲桑帶到二樓隨便哪個房間休息吧」

「說,說的對.好,好的」

「希露菲也是,這些話等之後冷靜下來再說好嗎?」

「好,好的」

愛莉娜利茲被克里夫牽著手,害怕的目光看著我.

「盧,盧迪烏斯,我,雖然我是這樣,那個,勞路茲是一般的孩子喲.當然,他的孩子希露菲也是,所以……」

所以怎麼了,不要用偏見的眼光看她麼,完全不信任我麼,嘛,最近我確實總是避開愛莉娜利茲啊.

這一塊稍微有些各種各樣的誤解湊在了一起也說不定,我把嘴巴湊到愛莉娜利茲耳邊.

「請不要擔心,我不會因為愛莉娜利茲桑的緣故和希露菲分開的」

「可是」

「比起這事,你最好擔心一下要成為最討厭的保羅的親戚了不是嗎?」

「…………呵,盧迪烏斯,你這家伙,這種時候還在說笑呢」

愛莉娜利茲微微一笑,暫且就放心吧,總之讓她再冷靜一會更好吧.

「關于那件事,請你之後慢慢的,和希露菲兩個人談」

「嗯,你費心了,謝謝」

克里夫帶著愛莉娜利茲離席,克里夫給我好好干喲……——

巴蒂加迪沒有過來打招呼,占領了房間的角落,哇哈哈哈笑著,給屋內帶來明亮的氛圍.

可喜可賀的存在.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5話「披露宴・准備」     下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7話「披露宴・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