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7話「披露宴・終了」  
   
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7話「披露宴・終了」

宴會順利展開,其實並沒有在眾目睽睽之下做過誓約之吻啊,交換戒指啊這樣的事情.很普通的吃著,喝著,交談著,然後歡鬧著三三兩兩回去就是這一帶的婚宴,不死板這點不錯——

第一個回家的是莉尼婭和普魯瑟娜,不在別人家呆的時間太長可能是獸族的禮儀.

「喵,老大,祝你們幸福」

「這下老大是名副其實的學校的老大了啦,真期待新學期了啦」

兩人那樣說著,踏著雪地回去了.

七星被盧克隨便地搭話了,幾乎可以說是搭訕,不過盧克似乎並沒有露骨的引誘她,七星饒有興致地積極地說著料理和衣服方面的話題.用感興趣的語氣說著對方喜歡的話題,嘛,雖然還是有些偏差,但我學到了,雖說我沒不打算學以致用.

對應的七星明顯感到厭煩了,麻煩地看著盧克,麻煩地歎著氣,最後仿佛逃跑般上廁所去了.然後,上完廁所回來後直接就跑來我這里了,有些激動的表情說.

「差不多該走了呢,那家伙煩死了」

「是嘛,辛苦你了,今天真是很感謝你」

「明天又要麻煩你了呢……還有」

「還有?」

「下次可以來這里泡澡嗎?」

看來上廁所時看到我家的澡堂了,日本人的話很迷戀泡澡吧,她名子也叫靜香醬呢.

「可以喲,不過說不定會被康夫偷看到的喔」(P.S.機器貓里的靜香醬很喜歡洗澡,康夫是阿蒙的寵物)

「那還是算了」

「慢著,我是開玩笑的啦開玩笑的,隨時恭候大駕」

七星點了點頭,打算回去了,雖然太陽還沒下山,一個女的要不要緊啊,她是一個人來這里的,雖然我覺得她帶著自衛用的魔力賦予物應該不要緊.

「克麗妮,你去送一下賽蓮閣下」

「是,公主殿下」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亞麗愛爾呼喚了她的隨從,不愧是領袖啊,無微不至.不過,七星固執地拒絕的那個提議,一個人回去了.

巴蒂加迪,紮諾巴及亞麗愛爾互相喝著酒愉快地說著話,因為巴蒂喜歡喝酒,所以我准備了相當的數量.地下室里放著購買了的三只酒桶,那麼大的桶,沒一會功夫就快見底了,雖然我在想要不要追加購買,在此之前紮諾巴被打敗了.

「哇哈哈哈哈!神之子如此不堪一擊啊!」

「哈哈哈……咕,慚愧,好像有些高興過頭了啊」

「主人,沒事吧?」

朱莉用小小的身體想要支撐住搖搖晃晃的紮諾巴.

「呵呵呵……還是先去房間里稍作休息更為妥當不是嗎」

亞麗愛爾似乎並沒喝太多,不會喝的太醉也是所謂的淑女的修養吧,話說回來,亞麗愛爾的舉止很文雅啊,從酒杯傾斜的角度直到笑容看起來都小心翼翼似的,這就是亞斯拉王國的禮貌規矩的完成型嗎.

「不了,假如在師傅家里耍酒瘋是弟子的,且是自豪的西羅恩王族的恥辱,雖然不舍,但趁現在還走得動請允許在下先告辭了」

紮諾巴那麼說著,最後來和我打招呼,雖然我覺得他住下來也可以啊,嘛,隨他便吧.

「那麼,吾也回去了吧,亞斯拉的公主呀,保重」

「好的,陛下也請保重身體」

「哇哈哈哈哈哈!吾不會得病受傷的呐!」

巴蒂加迪貌似也回去了,雖然我覺得他會留到酒宴的最後,真意外啊,我答謝了二人後,一直送到門口.

婚宴也差不多臨近尾聲了,亞麗愛爾他們也開始准備回去了,我在她們做准備的期間,先去看看愛麗娜利茲的情況.

來到二樓,往客廳望去.在客廳里愛麗娜利茲枕在克里夫的腿上,安撫時間結束後,似乎就過渡到親熱時間了,那個看起來真不錯啊,等會我也讓希露菲枕在我腿上吧.

「嗯—,克里夫同學,我想和奶奶……愛麗娜利茲女士說一會話,可以嗎?」

走到我身後的希露菲,有些緊張兮兮地問著,克里夫像是尋求我幫助似的看著我,愛麗娜利茲起身後,朝著我略微點了下頭,我也點了下頭回應,克里夫看見希露菲後站起身,走出房間.

「謝謝你,盧迪」

希露菲輕柔地微笑著,進入了房間.我和克里夫一起走下樓去,克里夫露出一臉不安的表情.

「她們兩個人……不要緊吧?」

「……不行的話,我們之後再去圓場就好了喲」

邊說,我們走下樓——

亞麗愛爾她們已經在樓下准備回去了,兩名隨從正在為亞麗愛爾披上外套,亞麗愛爾注意到我後略微點了一下頭.

「盧迪烏斯閣下,謝謝您今天的款待了」

對于主人這番話,三名屬下深深低下頭,像日本人那樣朝我低下了頭,可這種情況還是不要低下頭為好來著吧.

「希露菲在做什麼?」

「正在和愛麗娜利茲談話」

「是嘛…….不過話說回來,孤苦無依的希露菲竟然也找到了家人這實在讓人感到驚奇呢」

「您說的是呢,世界,真小啊」

愛麗娜利茲和希露菲就是這樣,有著天與地的差別,特別是貞操觀念上.

「那麼正好,盧迪烏斯閣下,能稍微占用一下您的時間嗎?」

亞麗愛爾說著含蓄的話語,總之我先點頭.

「那麼,這邊請」

亞麗愛爾說著快步橫穿過房間來到走廊,然後從走廊走到玄關,接著打開門來到了外面,理所當然的其他三個人也跟隨著.

我與克里夫緊隨其後,外面已經日落,開始變暗了.來到玄關前過往的人不多的積著雪的道路上,亞麗愛爾停下腳步,接著轉過身說到.

「盧迪烏斯閣下,雖知失禮且容我說幾句……您能和盧克決斗嗎?不用魔法,劍與劍的較量」

「……」

對于這個事發突然的提議,我一時半會沒能回應而閉著嘴巴.看向盧克,他若無其事地將手放在了別在腰間的劍柄上.總不能拿著雙刃劍用刀背砍著玩吧.

「至少讓我准備一下木刀吧?而且我也沒真劍」

「您可以用魔法准備武器也沒關系」

「不是說不用魔法麼?」

「那樣沒關系」

總之我用土魔法制作出石劍,做得少許堅固一些,不過相對的分量也重了.姑且我每天都在空揮,因此不會揮不動.不過,即便如此要是打中的地方不好的話會死人的吧,至少這把劍可不是可以和別人打鬧著玩的東西.

「您放心吧,這件事是盧克提起的,盧迪烏斯閣下即便全力將盧克打倒也沒關系」

不用魔法的話,我是普通人水平,不一定能把盧克打倒.

「作為參考,盧克掌握了劍神流中級和水神流初級,劍是魔力賦予物,可以輕松劈開鐵盾.靴子和希露菲穿著的相同,可以提高使用者的速度.這件斗篷可以隔熱,手套可以提高力量,在制服下還穿著防刀刃的衣服」

「……好厲害」

這可不是結實的帥哥的裝備喲…….全部湊起來就算把我那翻修過的家全賣掉也不夠啊.

「那樣的話,有可能我會被盧克打倒……」

「我認為這種可能性是沒有的…….要是感受到死的危險的話,在那個時刻使用魔法的話也沒關系」

「那就祈禱在使用前我沒有被劈成兩半吧」

可是,為什麼要如此提議呢,在這里不管誰死了,明明對我們來說都沒好處的.

「在此之前,告訴我理由吧.我做過什麼讓你們不愉快的事情嗎?」

「沒有,只是鬧鬧而已,當然就算你拒絕了也沒關系」

「接受也好拒絕也罷,如果不把理由好好說明一下的話我會困擾的,就算是這樣一把石劍,如果打歪了可是會死人的喲?」

「盧克也已經下定決心了」

我可沒下定覺醒啊,亞麗愛爾的聲音里好像蘊含了悲壯的回響什麼的,通過這樣的比試到底會怎麼樣呢.

我不明白,也沒打算回答我,在亞斯拉王國有著像這樣儀式意義的事情嗎,薩烏羅斯的話倒是說過,想要娶艾麗絲的話先打敗老夫這樣的話.不,薩烏羅斯老爺爺已經不在了啊.

「盧迪烏斯,拜托,接受吧,你也是個男人應該懂的吧?」

盧克的話語里,蹦出個是男人的話,這種說法真卑鄙啊.不明白原因的我好像不是男人似的.

……算了.應該不是認真互殺吧.

「我知道了,請手下留情」

但,總之,且讓我用魔眼吧,我可不想死于非命或下手殺人啊.

「您能接受這個提議,表示感謝」

雖然沒看明白意圖,但亞麗愛爾說完後,盧克就舉起劍來.見狀克里夫從身後驚慌失措的說到.

「喂,喂喂,盧迪烏斯,真要來啊?」

「啊,克里夫前輩,如果你真覺得糟了的時候,麻煩你立即使用治療魔法」

「哦,好……這我明白,可」

我慢慢地架起石劍,間隔三步嗎,一跨一劈啊,比設想的距離更近.

「那麼,准備好了嗎?」

「好了」

我說完後,亞麗愛爾喊出尖銳的聲音.

「開始!」

「哈啊啊——!」

〈盧克一聲吼,猛踩地面〉

雪花飛散,盧克的身體朝著我筆直加速.

好慢.

不,絕不會是慢的吧.和莉尼婭是同等程度,但並不是我以往一直設想的速度,奧爾斯蒂德就不提了,遠不及瑞傑魯德與艾麗絲,使用了裝備就這種程度嘛.

「哈——!」

〈盧克貼近身揮劍斜劈了下來〉

劍術遲鈍,不,絕不會是慢的吧,並沒有達到依賴裝備的程度,可是與我設想中的速度差太遠了.

「赫!」

我瞄准了盧克的前臂,劍神流先手技『腕落』,這是很久以前學會的技巧,反複練習了成千上萬次的慣例動作

「呃!」

我的石劍重重的一擊將盧克的手腕打斷,劍掉落下去,沙的一下插入雪中.

「還沒結束!」

「不,結束了」

盧克立刻就想用左手去拾劍,我一腳踢在盧克的胸口把他的那個動作妨礙了.盧克倒在了雪地上,我用石劍抵住了想要起身的盧克.

「勝負已分!」

亞麗愛爾一聲宣告了決斗結束

「……可惡!」

盧克用折斷的敲打地面,接著抱住手臂痛苦的呻吟著

「艾爾默婭,用治療魔法」

亞麗愛爾一聲令下,一名隨從隨即跑到盧克身邊,把折斷的手腕用豐滿的胸部包裹住那樣拿著,施加治療魔法.

「好厲害……」

身後傳來克里夫的贊許聲,因為克里夫完全不擅長近戰,所以不明白吧,說實話,剛才的戰斗是低級別的.在我之上的劍士和戰士在這一帶到似乎處都是,和那些人打的話,不用魔法和魔眼是贏不了的吧.

盧克是普通人,普通的劍士,雖然不使用魔眼說不定會打上幾個回合,但正如亞麗愛爾所言,不是我會輸掉的對手.

「盧克前輩,你沒事吧?」

「……我沒事」

聽到盧克冷靜的回答,我把石劍扔掉了,石劍深深埋入了雪中.

「如果你能把更為詳細原因告訴我的話就幫了我的大忙了.」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不過是盧克的思慮,是男人的固執吧」

「男人的固執……莫非,盧克也喜歡希露菲嗎?」

我並不沒有想要挖苦他,但亞麗愛爾的眉頭皺了起來,糟了,大概說錯話了.

「我們都喜歡希露菲,只不過,那不是男女之間的關系,正因為是生死與共的伙伴,才會有各自的思慮」

「是,非常抱歉,我失言了」

「你明白的話就好」

亞麗愛爾變回沉著的表情,接著她看向房子的方向,現在希露菲和愛麗娜利茲正在家里談話吧.

亞麗愛爾說到.

「……遲早,我要回亞斯拉王國,回去後,要麼成為王,要麼是我死,二者之一.後者的概率壓倒性的高,亞斯拉王宮將會成為我的葬身之處」

「……不回去,不行嗎?」

「逃避的話,我將會不明白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活著的,至少如果不戰斗到最後的話,我有何顏面面對相信我而死去的人們?」

雖然說著悲壯的話語,但公主面不改色,她的表情對自己在做的事情理所當然般深信不疑,雖然我覺得還有更多其他的生活方式啊.

「希露菲不是我的臣子,而是朋友.我不想帶她去那種葬身之處」

嗯,可我感覺希露菲會追隨著公主,不過就我個人而言如果是一場沒有勝算的戰斗的話,我會去阻攔啊.

但是這幾年里希露菲一直追隨著公主,風雨同舟一路走過來,要同生共死的這種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比方說如果,瑞傑魯德去挑戰拉普拉斯的話,盡管我會嚇得腿軟也會陪他一起去的吧,不,這個比方打得有些不對啊,但是為了朋友而戰這份心情是相同的吧.

「希露菲現在好像還沒有深入的想過,結了婚,努力一下的話,遲早會有孩子的吧.那樣一來,硬要跟隨著我這就太胡來了吧」

「…………」

「但是,如果她不那麼認為的話,萬一硬要想要隨我而去的話,請一定要把她攔下來」

這就不好說了吧,我在那個時候能攔下希露菲嗎,感覺不可能,倒不如說我會跟著一起去,想要去幫忙也說不定,公主對我姑且有恩情.

「……話雖如此,若是你不珍惜希露菲,非要讓希露菲感到痛苦的話,讓她覺得和我們一起赴死更好的話,我們會吧希露菲奪回來.雖然力量上勝不過你,但是方法要多少有多少,請千萬不要讓希露菲產生和我們在一起更好的想法」

「我會銘記于心的」

就算不這麼說,我也會注意的.

「那麼,盧迪烏斯閣下,希露菲就托付給你了」

公主說完便轉過身,兩名隨從對我低下頭,盧克拾起劍同時用目光對我示意,四個人沙沙地踏著雪地消失在夜幕中.

我等待著希露菲下樓——

回到屋子里後,正好愛麗娜利茲和希露菲正從樓梯上走下來,雖然愛麗娜利茲眼眶有些紅,但表情多了幾分舒暢.

「啊,盧迪,亞麗愛爾殿下呢?」

「剛剛回去喲」

「哦……抱歉啦,全都讓你應酬,亞麗愛爾殿下說了什麼嗎?」

「希露菲就托付給你了,的說」

決斗這事情該怎麼說呢,正在猶豫的時候,克里夫挺身而出.

「盧克突然對盧迪烏斯提出決斗請求了,但是不愧是盧迪烏斯啊,面對對手的攻擊只用了一記反擊,真想讓你們兩個也看看那個臭屁男按住手腕蹲著的樣子啊」

( TДT)

不愧是克里夫,不懂得看氣氛.不過無所謂了,克里夫並不太喜歡盧克吧,該怎麼說呢,算了吧.

希露菲聽說後皺起了眉頭.

「盧迪,你和盧克吵架了?」

「不是,吵架什麼的,其實是在公主的見證下,被提出決斗請求了啊」

「……是嗎,盧克是想確認一下吧」

「確認什麼?」

「確認盧迪有多強大,因為是一直以來挺身而出為了保護我和亞麗愛爾殿下的盧克啊」

她想表達的事情,我並不是不明白.可是,盧克思考過那樣熱血男兒般的事情嗎,不能以先入為主的想法來認定一個人啊,那家伙也是個男的啊,因為男孩子都有著這份固執啊.

相比之下,我家的太太明明老公去決斗了,也不擔心嗎.姑且,對方是拿著真劍的啊.

「但還是謝謝你,盧迪」

「謝我?」

「你對盧克手下留情了,因為立刻很弱,盧迪要是認真打的話,他會被打死的吧?」

看樣子從一開始她似乎就不覺得我會輸,也沒有受傷,聽了克里夫的說明後,擔心的要素也沒了嘛.

可話說回來可憐的盧克,竟然被希露菲斷定是弱的.

「嘛,我這邊就是這樣,你那邊談完了嗎?」

「嗯」

希露菲高興地點點頭——

接下來,看樣子愛麗娜利茲是希露菲的祖母,也就是勞路茲的母親啊.

她在各地制造混血長耳族妖精,以她原來的性格以及詛咒,不斷地惹出麻煩.愛麗娜利茲的身手變好也就是在這十幾年里,從那以後再也沒遇到大麻煩了.但是,此前殘留下來的禍根至今依然根深蒂固地殘留著,在長耳族之中特別嚴重.

愛麗娜利茲的小孩,僅因為是她的小孩而理所當然的被人忌諱,遭受迫害,受到非人待遇,最後被趕出村落,那種事情不勝枚舉.愛麗娜利茲被她的小孩或是孫輩,見了面就劈頭被罵的事情據說也發生過不少.因此愛麗娜利茲從不對自己生的小孩說出自己的名字,照顧小孩直到能自立後斷絕關系,一直以來她都是這麼過來的.

她似乎一眼就認出了希露菲是自己的孫輩或是曾孫輩,但似乎不去接觸她,最後看見因結婚而幸福的希露菲後,像是激動的哭了.

話題很沉重,不經意間就要流出眼淚了.但因為這是她自己想那麼做才導致的結果,被嚴詞拒絕不需要的我瞎安慰.談話後,我被克里夫叫到房間的角落里去了.

「盧迪烏斯」

「什麼事,克里夫前輩」

「別叫我前輩了,別說敬語了,從今天開始就稱呼我克里夫吧.不,只准這麼稱呼」

這是前輩命令嗎,不,玩笑話就不說了吧.

「關于莉茲的事情……」

「嗯」

「說實話,莉茲並不是我所想的人」

「……嚯,那?」

就連他也幻滅了嗎,這並不是不能理解啊,一直認為喜歡的對象不僅有小孩,就連孫輩都有了啊.而且從談話中聽得出,似乎連曾孫輩存在的可能性都有,連我都受到了不小的沖擊.

話雖如此,要是聽了剛才的談話後,說什麼「幫我分手」的話,怎麼說我也會生氣的.愛麗娜利茲並不是欺騙了克里夫,是克里夫自己誤解了後喜歡上她的.雖說得知真相後幻滅這是常有的事情,但令人惡心.

不過,我不會阻攔他.和那種渣直接一刀兩斷,從今天開始讓愛麗娜利茲住在這個家里就可以了,到時候只要希露菲同意就可以進行疑似母女的…,但我除了希露菲之外…….不,但是,可以說間接地也是為了希露菲…….

(追伸:元はただの「擬似親子丼」を書いたものの,どうしてもDP(オッサン)が「姊妹丼」という紳士度の高そうな妄想をしてしまってつい)

「莉茲是比想象中更可憐的人,詛咒我是一定要治的,雖然我認為自己是個天才,早晚都能治好…….也算是為了提高可靠度,你能幫我嗎」

「…………」

渣一樣的渣是誰啊,是我啊,對不起.

「挺了那樣的談話,你不會幻滅吧」

「幻滅?怎麼可能啊,你在說什麼啊」

毫不猶豫的一句話.

「但,但是自己喜歡的人和那麼多人睡過,別說小孩了連孫輩都有了喲」

「那又怎麼樣,我是米里斯信徒,不管對方有著怎麼樣的過去,不管和我的理想有這怎麼樣的不同,我也有著讓自己深愛的一位女性幸福的義務」

一口斷言,他身體在顫抖,糟了,可能我有些小看克里夫了也說不定,以後我還是稱呼他克里夫同學為好吧.

「……我明白了,只要力所能及,不管什麼事我都會幫的」

「嗯,能得到你的幫助我覺得很可靠」

我與克里夫握了手,克里夫用他那小小的手,強而有力的回握了過來.

「話說,別說敬語了,我和你是朋友吧?」

「不要」

從我胸口萌生出的是對克里夫的敬意,就讓我略盡綿力吧——

最後,愛麗娜利茲和克里夫回去了,和希露菲兩人獨處了.

兩個人收拾了客人弄亂的房間,雖說是弄亂的,基本上都是懂規矩的一些人,最多就是擦擦地上落到地上的東西的程度.雖然飯菜還剩了一些,但總比不夠吃來的好吧,嘛,今天的晚飯嘛.

打掃完後,太陽下山周圍變暗了,我點上照明後回到客廳.做到三人沙發上後,希露菲輕輕坐到了我邊上.

「雖然發生了很多事情,能順利辦完宴會真好呢」

希露菲腦袋依在我肩膀上,那樣笑著說到,今天一整天,一下人就累了.

「是啊」

我抱住她的肩膀後,希露菲完全吧身體靠了過來,我把臉埋入她的頭發里用力嗅著香味,嗯,好甜美的香味.

「盧迪,很癢耶」

雖然希露菲嘴上那麼說,但並沒有不願意,所以我就那樣繼續嗅著.

「盧迪,我呢,在想著把頭發留長」

突然希露菲說出這句話,頭發留長.以前我提議過好幾次但都被拒絕了,雖然我從以前起就一直認為希露菲適合留雙馬尾或馬尾辮,不過覺得沒能實現.

「……這樣真的好嗎」

「為什麼突然說敬語了呀」

「因為我是認真的」

「嗯——不是什麼嚴肅的話題啦,我自己,看,頭發的顏色已經不是綠色了吧?再說亞麗愛爾殿下也說過像個女孩子那樣吧,至少只把頭發留長就可以了吧我想」

是這樣啊,也就是說她不再感到自卑了吧.

「不穿女孩子的制服嗎?」

「嗯——不合適我耶」

我覺得沒那回事,好吧,下次去買吧…….這件事就先擱著.

「但是嘛,我好想看長發的希露菲啊,絕對很可愛沒錯,現在就已經很可愛了」

「嘿嘿嘿,謝謝.……那麼就留長了喲」

那樣一來,這頭短發的希露菲很快是最後一眼了嗎,必須趁現在好好保留在記憶力才行啊,不,剃短的話就立刻能看到了.

「我也要努力讓盧迪一直都喜歡我呢」

這句話是什麼啊,但我感動得想哭啊,為什麼我如此受歡迎啊.

……我也得努力不讓她討厭我啊,唯我獨尊……好像有些不對,還是忘了吧,以不再遲鈍而做個敏銳男為目標吧.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總之,努力吧.

「希露菲,今天你辛苦了」

「嗯,盧迪也辛苦了」

可今天實在太累了,洗一把澡舒坦一下吧.

就這樣,我和希露菲結婚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6話「婚宴・召開」     下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8話「家里的某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