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99話 書信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99話 書信

網譯版 轉自 百度貼吧

翻譯:墓師l

早上醒來.

西露菲枕著我的手臂沉睡著.

純白的頭發,潔白的頸項.

清晰可見的纖長睫毛.

這樣可愛的孩子只穿著一枚胖次枕著我的手臂沉睡著.

在我的眼前露出安心的毫無防備的睡顏.

在這樣的狀況下,我一大早就感覺干勁十足了.

稍稍掀了一下毛毯,西露菲櫻色的那個映入眼簾.

在那上方還有一顆小小的印記.

這就是所謂的吻痕.

是昨晚,我留下的.

生前,我一直不明白特意留下吻痕這種行為有什麼有趣的.

現在這樣早上起來,看到自己留下的吻痕,確實很有趣.

像是自己的DQN女友紋了紋身或是戴著耳環一樣的感覺.

征服感泉湧了出來.

西露菲是我的女人.

不會讓給任何人.

一想到這里,小伙伴開始做起早操了.

昨天經曆了那麼激烈的運動,依舊元氣滿滿呢.

生前只有自主發電,這數年來又一直家里蹲,

最近終于遇到可以活躍的場合,實在很精神呢.

不好不好,從一大早就這樣的話.

西露菲今天也要工作.

我這邊就做些運動來發泄掉吧.

抽出西露菲枕著的手臂,把枕頭墊進去.

「唔……魯迪,那個不是喝的……」

西露菲翻過身,縮了縮身體.

夢話好可愛呢.

我在夢里喝了什麼東西了嗎.

如果是西露菲的妹汁的話,我感覺無論多少都能喝下.

總之,輕輕的摸了摸西露菲的胸部.

一大早小伙伴就變強變大了,很好很好.

西露菲的胸部摸起來像是細豆腐一樣.

靦腆內斂的感覺.

一早上就能摸到這麼好的東西,我說不定是世界上第一幸福的呢.

嗯,這樣一來現充能量充足了.

「嗯……魯迪……」

西露菲微微睜開眼睛看向我.

然後握住我的手,迷迷糊糊的笑著對我說.

「……慢走呦」

「嗯,我出門了」

我離開了房間.

下一次一起過夜是3天後嗎.

急不可待啊——

最近一段日子過得很和平.

沒有發生能稱得上是事件的情況.

非要說有的話,也就是莉妮雅和普爾塞納向我介紹了一名少年.

據說,這個少年是一年生里的不良,短短兩個月內就將同學年的其他不良全都搞定了.

之後,乘勢想要向番長集團出手,結果被第一刺客(薩諾巴)教訓了一頓的樣子.

結果,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情最後加入了我的靡下了.

出人意料的是.

聽說,這間學校有著被稱為『六魔連』的像是四天王一樣的支配著存在.

而君臨其上的好像就是我.

把他們全部打倒的話,就能獲得挑戰身為boss的我的權利.

像是不良漫畫一般的尿性呢.

有沒有附上像是『血怨祭』(學園祭)這種感覺的名字呢.

順便一提,那6人分別是,薩諾巴·克里夫·莉妮雅·普爾塞納·菲茲·巴帝伽迪.

把他們全部擊倒,也就是說,要和我做對手的是那種像是能打倒魔王的家伙了吧.

不要啊.

無論如何,事情從最初擊倒今年的一號生筆頭的時候就開始了.

之後他來到我面前的時候,縮頭縮尾的,是在是謹慎的態度.

這位一號生筆頭,對薩諾巴采用拉開距離的魔術壓制戰術,演繹了一場相當精彩的決斗.

薩諾巴勉強抗下對方的魔術,待到對方魔力枯竭之後近身一拳擊沉了.

看來采取遠距離戰術的話薩諾巴就會陷入苦戰了.

下次有機會,教教薩諾巴用高爾夫球棒打擊岩石遠距離擊沉對手,這種來自中國的奧義吧.

(譯:這是哪門子中國奧義?是什麼a嗎?我就記得龍門鏢局里好像有這個梗)

就是如此,不知何時我就被當成真正的番長看待了.

不過,拜此所賜學校里的不良們都聽話了,實在是幫大忙了.

之前在校舍里看到施行私刑的家伙們的時候也是.

已經做好一戰的覺悟了,但是直說了一句話對方就臉色發青的停止了.

對付欺負人的孩子也是一句話就能制止了.

不錯的立場.

只要我還活著,就不允許發生欺負弱者的事情.

就算被欺負的一方也有問題,也是一樣——

直到有一天.

我受到一封書信.

是保羅寄來的.

看起來,是1年前寄出的,現在終于送達了的樣子.

『致盧迪烏斯.

我看到你的信了.你進入魔法大學了呢.恭喜恭喜.

雖說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情,最終看到你能找到自己所走的道路,我很高興.

我想你已經從艾莉娜麗絲那里聽說了,簡妮思的事情總算有著落了.

多虧了洛克希,塔魯漢特和艾莉娜麗絲他們呢.

也幫我向艾莉娜麗絲問聲好.

嘛,那家伙應該會擺出厭惡的表情吧.

那麼,我們現在正在東港.

接下來要起身前往貝卡利特大陸.

雖說我沒有去過貝卡利特大陸,但是那里是僅次于魔大陸的殘酷的地方.

帶著孩子一起的話,還是會有各種顧忌.

諾倫和愛莎才剛9歲.

因此,想要把孩子們送到你那里.

話雖如此,當然讓孩子們自己上路旅行是很危險的.

雖說有金潔隨行護衛,但是也說不准會發生什麼.

實在很危險,為了不再像之前一樣身各四方,我想著自己送去比較好.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和某人重逢了.

是你也認識的人.

拜托那人接手了護衛孩子們的工作.

你見到之後也會覺得吃驚的.

是位值得信賴的人.

說實話,是痛苦的選擇.

如果,在旅行途中發生了什麼的話,如果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發生什麼殘酷的事情怎麼辦.

這麼一想,就很想將她們帶在身邊.

不過,果然還是希望孩子們身處在安全的地方.

也包括你在內.

諾倫和愛莎到了你那里之後,哪怕小點也好,希望你能准備一個住處,並讓她們入學.

學費和生活費之類的費用她們讓她們帶上了.

相當大的一筆錢.

別用來買女人之類的喲?

……說笑的.嘛,你的話一定能做的很好的吧.

其實,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事情呢……真是廢物老爸啊.

抱歉啊,拜托你了.

想起來,你已經15歲了,這封信送到的時候就16了吧.

成人了呢.

沒法幫你慶祝生日實在很抱歉.

愛莎和諾倫的10歲生日也沒法一起慶祝了.

不過,等到再會的時候再盛大的慶祝吧.

一家人一起,呢.

這邊的搜索工作就交給我吧.

菲特雅領搜索團實際上已經解散了.

但是有我,莉拉,塔魯漢特,洛克希,維拉,希拉在.

去貝卡利特大陸走一圈的戰斗力足夠了.

順利的話,在那邊有一兩年就夠了.

最開始,我想讓莉拉和孩子們一起上路,

但是看來,莉拉她比起孩子們,更在擔心我的狀況.

真是無情呢.

話雖如此,莉拉相當信賴愛莎.

該教的事情大概都已經教過了.

愛莎是個天才吶.

你也是,愛莎也是,我都開始害怕自己的種了.

但是諾倫是個普通的孩子.

跟你和愛莎有一點不同.

所以我想可能會有很多讓你不耐的地方,還請目光長遠一點不要計較.

她好像挺討厭你的,和愛莎處的也不是那麼好.

到那邊的話,我想有可能會被孤立……希望作為大哥的你就算討厭也照顧一下她.

為防萬一,她們兩人也帶著同樣的信.

雖說我想擺脫了那個人應該不會有問題,

但是,萬一這封信寄到之後半年之內她們沒有到達,

希望你能著手搜索一下.

總之言之,就是這樣.

各種事情都交給你了,實在是很抱歉.

拜托了.

保羅·克雷拉特敬上』

沖滿歉意的一封書信.

保羅也真是的,這麼客氣.

看樣子諾倫和愛莎要先到我這邊來.

雖說有點不安,但是總比帶去貝卡利特大陸好.

但是,寄放在簡妮思的老家不好麼.

不,這樣子說不定也有問題.

先不提諾倫,愛莎身上其實沒有簡妮思的血統.

旅途中應該沒有問題吧.

中央大陸比起魔大陸之類的危險度低得多.

雖說這個世界上人販子很多這一點讓人擔心,但是人販子們基本上只瞄准弱者下手.

有一定程度的護衛陪在兩人身邊的話,不會強行拐走吧.

信上也寫了,有護衛隨行.

金潔是薩諾巴親衛隊里的女騎士.

實力具體如何已經不記得了.

但是,西隆的騎士都是習得水神流的劍術的,應該能勝任護衛的人物.

而且,還有一人.

信上說是值得信賴的人物.

是誰呢.吉斯嗎?

總不會是艾莉絲吧.

其他值得信賴的我和保羅都認識的人……啊,難道說,是那個人嗎.

既然說是探索了中央大陸,說不定幸運的碰上了呢.

如果是那個人的話,完全可以放心.

根本就不需要金潔了.

話雖如此,字里行間里能感受到保羅對我的信賴呢.

必須回應他的信賴呢.

我可是長男!

話說,這樣一來買房子就起到作用了呢.

房間很富裕.

迎接她們進來沒有問題.

要說還有的問題,就是兩個妹妹都還很年幼.

我和西露菲那個對她們教育不好.

嘛,准備離我們寢室比較遠的房間就沒問題了吧.

很期待呢.

什麼時候到呢.

大概兩個月之後嗎.

但是,在此之前.

「這種事情要好好的商量一下」

我尋找著西露菲的身影.

這會兒應該是在廚房做料理.

移動到廚房,嬌小的少女正在咚咚的切菜.

小小的肩膀,苗條的身體.

看到這樣的背影,我不由得蠢蠢欲動起來.

「西露菲……!」

我從背後抱住西露菲.

將手伸進圍裙里,觸摸柔軟的胸部.

「痛!」

「啊」

轉眼一看,西露菲的手指被深深的割傷了.

眼紅的血滴,啪嗒的滴在地上.

在我抱上去的時候切傷了手指.

「……真是的.魯迪,拿著利器的時候這樣很危險呦」

西露菲很少見的,用責備的語氣說道.

手指上的傷很快就治好了.

幾乎是無意識中就無詠唱的使用了治愈魔術.

「對不起.料理中不應該抱上去」

「嗯.料理中忍耐一下.馬上就好了」

我逃出廚房,在飯廳等待著.

有點坐立不安.

讓西露菲受傷了

我可能有點得意忘形了.

我坐在椅子上等著.

然後,等西露菲從廚房里出來的時候,向她低下頭.

「剛才真是萬分抱歉」

「沒那麼生氣啦.普通的道歉就好了」

「嗯.抱歉」

「好.下次小心點就好了呦」

我們二人在椅子上就坐,開始吃飯.

西露菲坐得離我很近.

似乎已經沒有生氣了.

最近,有點親密過頭了,厭煩的時候的反動好可怕.

「然後,怎麼了嗎.魯迪這麼胡鬧很少見呢」

「啊啊,收到父親寄來的信了」

「誒!保羅先生寄來的!?」

我將信遞給驚訝的西露菲.

她滿臉緊張的取出信讀了起來,然後露出了有點遺憾的表情.

看來西露菲想要知道我的家人對我們結婚作何反應.

但是,她繼續讀下去之後露出了認真的表情.

最後,「是這樣嗎」地自言自語道.

「太好了呢,魯迪.大家都沒事」

「啊啊」

說起來,雖說是無意中提到的,西露菲的兩親都已經亡故了.

這間事情,我可能稍微有點不夠體貼了.

看到我的表情,西露菲苦笑道.

「真是的,魯迪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又.

確實,父親和母親都已經不在了.

但是現在有魯迪和艾莉娜麗絲小姐,我不覺得寂寞呦」

西露菲這樣說著,握住我的手,誒嘿嘿地笑了起來.

最近,西露菲更加的可愛了.

短發稍微留長了一點,變得更加女孩子氣了.

純白的頭發松松軟軟的,從發間伸出的長耳也很可愛.

這樣的孩子是我的新娘什麼的.

實在是像做夢一樣.

「西露菲……」

想要和這樣可愛的孩子一起制造新的家人.

自然地湧現出這樣的欲望.

在一起的日子,幾乎每晚都是這樣.

話說如此,真要分娩的話,受罪的是西露菲.

她的體型,和安產型差的很遠.

雖說這個世界上有治愈魔術,所以因為分娩而死亡的事故很少發生.

但是,不會死不代表就不會受罪了.

不,比起這個,真正的問題是我們能不能好好的養育孩子這點.

說實話,無論我還是西露菲,都還很不成熟.

當然,就年齡來說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是成人了,也能賺到錢.

但是,為人父母的話,能不能做好呢.

……沒問題,這種事情世上萬物都會做.

我應該也能做到.

就算我自己做不到,還有西露菲.

兩個人一起拼命做好就是了.

兩年之後,保羅他們應該也回來了.

莉拉對于養育孩子這間事很有一套,不需要擔心.

剩下的問題是婆婆.

聽說簡妮思和西露菲的關系很好,我想應該不會發生讓人胃痛的狀況.

保羅的話……看到孫子的時候會單純的感到高興的樣子.

啊,不好.

這件事現在先放一旁.

「就像信里寫得那樣,我的兩個妹妹要來.

想要住在咱麼的家里,沒為題嗎」

「當然咯.這樣家里也能熱鬧起來了呢」

西露菲這樣說著,靦腆的笑了起來.

看起來,沒有任何問題——

吃完晚飯之後,移動到客廳.

接下來是練習魔術的時間.

我還是和以前一樣不能我詠唱的使用治愈魔術.

但是,背下詠唱,積蓄理論知識的話,一定會增加以後的生存幾率.

不是只有無詠唱而已.

沒有必要拘泥于這一點,不要總想著一步登天,慢慢的循序漸進比較好.

雖然我認為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也算是擁有才能的,不過說到底也沒有到達頂峰的程度.

因此,不得不一步步腳踏實地的前進.

「呼姆姆……!」

現在,西露菲正在用亂魔嘗試消除我做出的水球.

指著我的手,滿臉通紅的念念有詞.

我為始水球不被消除,注入魔力維持著.

就像是負荷訓練一樣的感覺.

如果能將水球吹散的話,就是西露菲勝.

能獲得在床上對我隨心所欲的權利.

雖然說就算不用這種權利,只要說一句我也會照做的.

相反,維持住水球的話就是我勝.

能獲得在床上盡情疼愛西露菲的權利.

雖說不用獲勝我也有這樣的權利.

順便一提,大部分都是我獲勝.

西露菲現在,可以使用除了火系意外的上級攻擊魔術.

還有上級治愈魔術,上級解毒魔術.

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火魔術:中級

水魔術:上級

土魔術:上級

風魔術:上級

治愈魔術:上級

解毒魔術:上級——

非常高的規格.

最近知道了,這6種魔術,在魔法大學被稱為基礎6種.

是使用頻度最高的6種魔法.

在魔法大學里,最初的2-3年就是以習得這6種初級魔術為目標的.

全部習得之後,

剩下的數年專攻某系,一直習得上級魔術.

基本上就是這樣的學習流程.

就算專攻一系,如果沒有才能的話也就在中級就止步了.

還有魔力總量不足的情況,在混合魔術上碰壁的情況…….

達到聖級,或是在多種類里取得上級的人物幾乎沒有.

本來,向西露菲和克里夫這樣的人才就是十年一遇的.

十年一遇的人才.

每個年級都有一個這樣的家伙呢.

雖說是天才,也只是一般的范疇.

和被稱為神的怪物無法相提並論.

我的話又如何呢.

照巴帝伽迪和琪西莉卡所說,

我的魔力總量已經達到神級的領域了.

但是,這決不代表我自己就已經是神級了.

我的情況就像是給一般汽車裝上了客機的燃料箱一樣.

怎麼跑也用不盡,但是達不到那麼高的速度.

要是搭載上和燃料箱相符的引擎的話,車體又會坑不住了.

從設計思想的角度來看就是廢物.

雖說無論怎樣跑也用不盡,就是很大的優點了.

「說起來,西露菲」

「什,什麼?現在正在集中精神呢……」

「咱們的孩子啊,果然應該有魔術的才能吧」

「呼啊!?」

西露菲的集中力散亂了.

不成熟的亂魔魔術消散了,水球形成了完全的球體.

我將它凍住,放在了眼前的杯子上.

「那,那種事情不生出來不知道呦……」

西露菲滿臉通紅,磨蹭著腿扭扭捏捏起來.

西露菲一邊笑著,一邊摸上我的大腿.

西露菲纖細的小手讓人癢癢的.

相對的,我也撫摸著西露菲的後肩.

今天這種時候,這樣的接觸總覺的讓人很高興.

客廳里一瞬間就染上了粉色的氣氛.

西露菲像是要將臉埋進我的肩膀一樣地抱了上來.

好可愛.

老公現在馬上就想努力看看.

嘛,還沒有生出來討論有沒有才能什麼的為時過早.

這麼早就打起如意算盤沒有什麼用.

首先要生出來再說.

「啊.但是,我長耳族的血統很濃,所以可能很難懷上…….

那個,雖然我也知道魯迪想要孩子,但是,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如願呢.

奶奶……艾莉娜麗絲小姐也說過了,那個,懷不上的可能性很高呢……」

西露菲離開我的肩膀,稍顯不安的低下頭.

自結婚之後,過了數個月.

我和西露菲性方面的關系順利的進行著.

稍微有點露骨的說,我在我的馬格南發射的瞬間,也有說些像是galgame里面一樣的台詞.

並沒有什麼意義,單純就是想說就說出來了的台詞,

雖然自覺到相當的讓人不舒服,但是趁興不知不覺就說出來了.

西露菲聽到之後可能當真了也說不定.

雖說還沒有到要因為不孕煩惱的程度,

但是她對于這間事情,可能感覺有點不安了.

「那,那個,如果我生不出孩子的話,納妾也可以呦?」

「現在,沒有那種預定呦」

「但是魯迪……不是想要孩子嗎?」

換位思考一下.

如果我的種子不行,西露菲她無論如何都想要孩子的話.

西露菲和別的男人一起,生下孩子.

我說不定會自殺.

不能讓西露菲產生那樣的想法.

「笨蛋西露菲.我想要的孩子,是和所愛之人之間的愛的結晶」

「魯迪……」

「我深愛的西露菲.我的公主殿下」

我說出殷勤的台詞.

後背直發癢.

但是西露菲……不如說這個世界上的人對這種台詞的抗性都很差.

這之前,開玩笑的說出「為你美麗的眼眸干杯」這樣的話之後,西露菲滿臉通紅的.

效果拔群.

在這里覺得害羞的話是沒法前進的.

「……我也,愛你呦」

西露菲濕潤著眼睛抱著我的手臂.

滿臉通紅,很害羞的樣子抿起嘴角.

Perfect communication.

接下來,趁興移動到二樓吧.

我將西露菲公主抱了起來.

西露菲將手環在我的後頸,任憑我抱起來.

濕潤的瞳孔里映著我全力耍帥的身影,心髒咚咚地快跳著.

她能興奮起來比什麼都好.

這種事情照顧雙方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呢.

那麼,今晚也是火熱的夜晚了呢.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8話「家里的某一天」     下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0話 決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