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0話 決堤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0話 決堤

事件發生,是在收到保羅的書信的一個月後——

午後.

我前往協助七星的實驗.

但是,這一天的實驗,稍微有一點不同.

「這個魔法陣成功的話,就可以推進到下一個階段了」

七星這樣宣言道,同時向我披露了比至今所有的都大得多的魔法陣.

遠遠大于以往,准確的說,有0.8㎡左右大小.

細致的圖案清晰的畫在這個世界上少見的張幅巨大的紙上.

花費1個月以上完成的力作.

集七星這兩年來之大成.

「姑且,可以問一下嗎,這個魔法陣有什麼效果?」

「……召喚異世界的物品」

「又會引起轉移災害的吧」

由于七星被召喚過來,引起了那次轉移災害.

也就是說,小件的物品也有可能引起類似的狀況.

雖然我這麼想,但是七星她搖了搖頭.

「沒問題呦……理論上來講」

「姑且,可以聽一下是怎麼樣的理論嗎?」

「以往的實驗已經證實了,要召喚更大,更複雜的東西就需要更多得多的魔力.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的魔術,也是要遵守能量守琠w律的.

這回召喚的,是很小很簡單的物件.

假設我被召喚的時候所需要的能量是消滅一片土地的程度,這次的魔法陣導致的轉移范圍頂多就是魔法陣周圍半徑1米左右.

然後,雖說我覺得不會發生那種情況,為了應對萬一發生事故的情況,魔法陣中也設置了安全機構.

要使用多少魔力,我是知道的」

能量守琲k則嗎.

原來如此.是什麼玩意兒來著.

「能量守琚K…是,是什麼來著」

和質量守琣酗偵礞ㄕP的地方嗎…….

「……很難向不知道的人詳細解釋清楚,

總之就是說這個世界上發生的那些不合常理的事情,大多數都是以魔力來對等抵消的.

你不是經常用岩炮彈嗎?那個也是,憑空出現的岩石,其實是由魔力變化而來的」

就是說,我以前假設的法則是錯誤的嗎.

能量守琠O.

原來如此,所以注入魔力之後,火魔術的溫度上升,土魔術的重量增加,都是因為這個嗎.

「然後──」

之後,聽取了七星的說明,說實話很複雜根本沒有理解.

什麼應用XX法則,魔法陣的大小和效果成正比之類的.

還有在應用某某法則之後就怎樣怎樣了之類的.

說實話,就算理論中有漏洞,我也發現不了.

唯一知道的只有,七星她自信滿滿這件事.

既然有自信,成功率應該很高吧.

嘛,就算失敗了被傳送到不知什麼地方.

也總有辦法回來的吧.

「如果失敗發生轉移的話,拜托你聯絡我的家人了」

「所以說,沒有可能發生那種情況啦」

之後,我站到魔法陣前.

「那麼,開始了」

「拜托了」

七星她,拜托的是我嗎.

還是說,是神呢.

我向魔法陣中注入魔力.

將手放在紙張的邊緣,激活魔法陣.

魔法陣隱約地發出了光芒.

能感覺到正從我的手腕快速的吸取著魔力.

但是,有點奇怪.

有種違和感.

感覺魔法陣的光芒好像有點延遲.

有一部分甚至沒有發光…….

啪!

響起小小的聲音.

魔力的流動突然就阻塞了.

魔法陣的光芒也消失了.

「……」

然後就,結束了.

之後魔法陣沒有任何反應.

仔細一看,紙上一部分已經龜裂了.

是因為回路短路,安全裝置生效造成的吧.

也就是說,這個…….

失敗了.

「……怎麼樣」

「失敗了」

七星靜靜的說道.

然後,咚的坐到椅子上,單肘撐著桌子.

大大的歎了一口氣.

「呼……」

她一動不動的盯著地上的紙張.

紙上,塗料已經揮發,剩下魔法陣的草稿.

然後還有,紙上的龜裂.

她就那麼發著呆,一動不動的盯著那個.

過了一會,她看向我說.

集兩年研究之大成.

在短短的數秒間就結束了.

但是,既然是實驗,失敗在所難免.

「嘛,有可能發生這種情況也是在所難免的」

「……」

七星沒有任何反應.

……是我的錯嗎.

不,應該和我沒有關系.

我只是注入了魔力而已.

沒做什麼特別的事情,只要有魔力誰來做都可以才對.

如果這樣不對的話,也是說明不足的七星的錯.

「……」

七星依舊一言不發.

無論如何,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那麼,這廂失禮了」

我站了起來.

離開實驗室之前,再次看向七星.

她和之前的姿勢相同,依舊是一動不動.

我穿過堆積著很多雜物像是倉庫的房間,離開了研究室.

我走開數步之後,停下腳步.

七星這幾個月里繃得非常緊.

這次失敗,不會對她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吧.

那個身影,那樣的態度.

說不定,她不會就這麼不考慮下次試驗,一直這樣發呆下去吧.

不,七星她相當的堅強.

不會因為失敗就退縮的吧.

這麼想著的瞬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研究室中唐突的響起叫喊聲.

同時,還有什麼東西碎掉的聲音.

像是什麼人在發狂一樣的聲音.

我掉頭飛奔回研究室.

「啊啊啊啊啊!」

在那里的是,披頭散發,發狂的七星.

撕毀自己記錄的研究筆記,

發狂的推倒書架,打碎瓶子.

假面掉在地上.

七星抓著臉頰蹣跚地撞到牆上.

一邊捶打著牆壁,一邊踉蹌著撞到旁邊的罐子.

七星就那麼任憑罐子里的東西灑了一地,站起來發狂地揪著自己的頭發.

我慌忙靠近她,從背後制住她的雙臂.

「冷,冷靜點!」

「回不去,回不去,回不去……」

七星瞪大空洞的眼睛,喃喃自語著.

繃緊著全身的筋肉,隨時都可能再暴走起來.

「回不去,回不去,回不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七星又發狂了.

竭盡全力地,想要掙脫我的束縛.

但是,說到底也不過是女高中生的掙紮.

力量很弱.

不可能掙脫開我的束縛.

不久,她就筋疲力盡了.

我一松開手,她就軟綿綿的當場坐倒了.

「喂,沒事吧?」

看到她的臉色,我直覺到情況不妙.

臉色鐵青,帶著濃濃的黑眼圈的雙眼目光呆滯,嘴唇也完全失去血色,干澀開裂.

這是,精神被逼至極限時的表情.

很有可能會自殺.

「…………」

我一個人的話沒有辦法.

怎麼辦.

這種時候能幫上忙的人…….

西露菲.

是西露菲.

她的話可能會有什麼辦法.

剛好,今天她沒有夜班.

好,今天就把七星帶回家去吧.

就這麼辦.

但是,在那之前,讓她稍微冷靜一點比較好.

「沒事嗎?」

「……」

「你啊,有點太過拼命了呦.今天休息一下吧,吶」

「……」

七星她沒有任何反應.

我抱住她的肩膀,半強制的扶她站起來.

就這麼,像是拖著她一樣帶她走出研究室.

門鎖……不,之後再說吧.

只有一天的話沒問題.大概.

就這樣,向著西露菲現在所在的地方.目的地是五年級的教室.

讓誰幫忙把她叫出來吧.

還是說,我自己去叫比較好呢.

我扶著七星前進的身影,吸引了周圍人的視線.

正好和移動教室的學生們碰上了嗎.

人聲嘈雜起來.

受到注目了.

是因為我扶著七星嗎?

七星她現在,沒有帶著假面.

還是不要太顯眼比較好.

但是,要怎麼做.

「師傅!」

背後響起聲音.

轉過頭一看,是薩諾巴.

「師傅……這是怎麼了!?」

「薩諾巴.七星她很危險,幫幫忙」

「……急病嗎!?」

「差不多」

「那樣的話,首先把她運到醫務室吧」

啊啊,對,首先是這個.

醫務室,是醫務室才對.

好.

「師傅,交給我吧」

「小心一點」

「當然,來,賽蘭特殿下」

薩諾巴抱起七星.

用穩健的姿勢抱住,七星沒有任何抵抗.

她的表情像是丟了魂一樣,渾身脫力.

「都給我讓道!」

薩諾巴一邊叫道,一邊沖向人群.

人群隨即向兩幫分開.

而我則跟在他的身後——

到了醫務室.

讓七星躺在病床上.

她的臉色看起來很虛弱.

相當淒慘的狀態.

簡直能看出死相了.

姑且,先和當班的治愈術師說了沒什麼大問題.

精神上的症狀用治愈魔術是治不好的.

突然看向腳邊,朱莉正拉著我的衣擺.

「grandmaster,臉色,很糟糕」

聽到這話,我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現在,我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啊啊,不,我也相當的動搖了.

不冷靜一點的話.

「啊啊,因為我長得很丑呢」

我把手搭在朱莉頭上,輕輕的摸著她的頭.

連這樣的幼女都擔心我的狀況了.

「師傅,請用」

突然從旁邊遞過來一個杯子.

是薩諾巴.

「謝謝」

我道謝後接過杯子,一飲而盡.

好像是從醫務室常備的水瓶中接來的水.

感覺像是終于能把舌頭吧啦吧啦的從上顎上剝落下來一樣.

不知不覺間已經口干舌燥了.

「呼……」

我坐倒在椅子上喘了一口氣.

薩諾巴站到我身旁,靜靜地問道.

「師傅,到底發生什麼了.像這樣慌張的師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啊啊……」

我向他說明了實驗室發生的事.

實驗失敗,七星發狂的事.

放任不管的話看起來馬上就會尋死,所以就幫助了她的事情.

薩諾巴聽聞後,用複雜的表情俯視七星.

「她,不是因為喜歡才從事研究的啊」

「…………是啊」

不是討厭得不得了還勉強去做.

也不是因為喜歡才去做什麼研究.

對于她來說,只是因為不做的話,就回不去了.

受挫的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

轉移事件之後已經過了六年.

在最初的一步就跌倒了.

「……」

我歎了一口氣,癱倒在椅子上.

感覺已經筋疲力盡了.

薩諾巴之後什麼也沒說.

我們什麼也做不到,只是佇立在呆然地凝視著天花板的七星身邊——

過了一陣,七星閉上眼睛睡著了.

幾乎同時,西露菲也到了.

阿莉耶魯沒來.

「我聽說魯迪和薩諾巴君帶著女學生一起到醫務室來了,來確認一下」

貌似是聽到傳聞了.

像是,我打暈女學生,帶到醫務室里要對她做什麼過分的事情,這樣的傳聞.

真過分啊,為甚麼我這麼沒有信用呢.因為是番長嗎?

雖然說我的確沒做過什麼爭取信用的事情.

嘛,算了.

我將研究室發生的事前又向西露菲說了一遍.

實驗失敗,之後七星發起狂來.

然後,就變成現在這樣的狀況了.

「這樣啊……」

西露菲用凝重的表情看著七星.

「放她一個人很危險,我想今天讓她睡在咱們家吧」

「睡在醫務室里不是比較好嗎?」

「醒來的時候,還是有認識的人在身邊比較好吧?」

至少,這種時候不能讓她一個人.

會一直消沉下去的.

七星還很年輕.對這種事情好像也沒有抗性.

說不定,以前也有過類似于這次的發狂的情況.

但是,我想這次動搖得應該是最嚴重的.

人心這種東西,如果不能揮開迷茫的話,最終會一直行至終點的.

所謂的終點,也就是自殺.

「雖然不知道她冷靜下來需要多長時間.在那之前,我想讓她住在咱們家,稍微照顧一下」

「那個,拜托給你沒問題嗎?」

「照料她吃飯的程度的話,沒問題」

只是在冷靜下來之前,把她從研究中隔離出來而已.

稍微逃避一下現實也沒什麼不好吧.

有時候,學會從痛苦的事情上移開視線也是很重要的.

這叫做戰略性撤退.

「……不是想要花心」

「我知道呦.還是說,有什麼虧心事嗎?」

「完全沒有」

完全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打算.

話雖如此,畢竟是將別的女人帶回家里.

而且,還是這樣筋疲力盡毫無抵抗的孩子.

但是,西露菲好像沒有懷疑.

這就是信賴吧.

「那就拜托魯迪了.今天就這樣,回去了嗎?」

「啊啊.采購,沒法一起去了,拜托你了」

「交給我吧」

聽到西露菲可靠的回答,我嗯的點了點頭.

這才是我的西露菲——

我們離開學校,趕往家里.

搬運七星的工作交給薩諾巴了.

不是像之前那樣公主抱,這次是背在背後.

雖說薩諾巴是位王子大人,但反而這樣背著比較合適.

「抱歉啊薩諾巴」

「不,朕也就能幫上這種忙了」

薩諾巴很輕松的背著筋疲力盡的七星.

朱莉小跑著跟在他身後.

如果薩諾巴穿著帶鑽頭的潛水服的話,說不定會被叫做Mr.Bubbles吧.

我試著把朱莉舉了起來.

(譯:Mr.Bubbles是FPS《生化奇兵》的主角,一身潛水服,

游戲中收集要素是叫little sister的小女孩.游戲氛圍做得很不錯,

2代和無限我沒玩,但看起來也還可以,其中無限的風格好像有些不同.

有興趣可以嘗試一下.)

「嚇呀!grandmaster,怎麼了嗎?」

「沒什麼」

薩諾巴只是瞟了這邊一眼.

我抱著朱莉繼續前進.

朱莉的身體意外的肉乎.

一年前瘦的像雞架一樣,看起來有好好的吃飯.

雖然稍微有點筋肉不足,但是7歲左右的孩子也不用那麼魁梧.

「朱莉,和薩諾巴相處得好嗎?」

「是的,master他,給了我好多好多飯吃」

「是嗎是嗎.Master給了好多好多飯吃呢」

「嗯,master他給了好多好多吃的」

「那就好那就好」

說起來,七星她,有好好地吃飯嗎.

抱著她的時候,感覺她相當的消瘦.

雖然還沒有像羽毛一樣,但也是相當的輕.

說不定沒有好好吃什麼東西.

進食可以保持精神的安定.

吃些愛吃的東西,和別人一起吃東西.

僅此而已,人們就會覺得幸福了,哪怕是只有一點點.

七星她,應該幾乎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呼唔……」

不覺漏出了歎息.

七星她,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1個人關在研究室里,也不好好吃東西.

不和任何人對話,只是每天每天不停的畫著魔法陣.

「這不是師傅的錯,請不要那麼氣餒」

「啊啊,我知道」

薩諾巴好像誤解了我歎氣的原因.

一臉凝重的看著我.

看起來他,比起七星,不如說更擔心我的情況.

嘛,薩諾巴和七星也幾乎沒有說過話,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

「……」

之後一陣,我們什麼也沒說,沉默的前進著.

于是,我清楚的聽到這朱莉心髒跳動的聲音.

朱莉因為是小孩子,體溫比起來我來要高一些,很暖和.

聽著她的心跳聲,不可思議的冷靜了下來.

下次,給朱莉買點什麼禮物吧.

不久之後,我們到達了我家.

把七星帶進為妹妹們准備的兩個房間中的一間.

輕輕的把她橫放在床上.

她的雙眼現在是睜開的.

看來在我們不知不覺間已經醒過來了.

但是,眼中空無一物.不知道在看著什麼地方.

簡直就像是死尸一樣.

還能恢複原狀嗎…….

就我看來,還勉強有救.

雖然已經相當危險了,但是還沒問題.

我也曾經陷落到差不多的程度,但是恢複過來了.

像那樣暴走也是偶爾發作的症狀.

像那種激烈的情緒是不會持續很久的.

但是總之,我先搜查了她的衣服,取走可以當做凶器的東西.

她帶著一把小小的匕首.

雖說我覺得這種程度的東西沒法用來自殺,但是姑且先沒收了.

房間里,沒有什麼危險的東西.

窗戶……因為是二樓,稍微有點危險.

用土魔術固定住吧.

雖說要是她打破窗戶拿到玻璃的碎片就壞了,

但是我想現在的她應該沒有那種氣力.

看到七星就那樣一動不動,我下到一樓.

來到一層,薩諾巴稍顯擔心的問道.

這家伙和抑郁之類的感情無緣呢.

弱點也有,但是基本上都是積極向上的.

「無論如何,幫大忙了啊薩諾巴」

「不,一直受到師傅的照顧.這種程度的事情在所不辭」

薩諾巴像平常一樣,坦然的說道.

不愧是靠得住的男人.

「師傅才是,沒問題嗎?」

「我?我怎麼了?」

「在朕看來,賽蘭特殿下倒下這件事,反而是師傅受到的傷害比較大」

受到了傷害.

是這樣嗎.

嗯.

是這樣吧.

七星她發狂暴走起來.

被制止之後又變得像一具空殼一樣.

看到這一幕,我想到了自己以前的往事.

七星她,雖然和我的情況不太一樣,但也是精神上的痛苦.

有種苦同身受的感覺.

如果遇境稍有不同,變成那個樣子的是我也說不定.

「稍微.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可以聽一下嗎?」

「…………小的時候,我也曾經像那樣,喪失精神地將自己封閉起來」

「朕不了解那種感覺呢」

雖然說得好像已經拋開了一樣,但還是不想隨便談論.

「也是啊」

「總之,如果還需要出力的話,請和朕說,力量之類的朕多得是」

「啊啊,拜托你了」

真心感謝薩諾巴的好意.

這貨,只要不牽扯到人偶真是相當好的家伙呢.

之後,過了一陣薩諾巴就回去了.

我之後也沒什麼可做,就到七星睡覺的房間讀書度過了.

我也猶豫了一下是不是讓她一個人比較好.

我在那種時候,就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但是,她至今為止一直都是一個人.

只是一個人孤獨著.

西露菲回來之前,我就這樣一直陪在七星身邊.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99話 書信     下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1話 超凡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