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2話 懷舊和懊悔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2話 懷舊和懊悔

我現在,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對面坐著的是魯傑路特.

愛莎和諾倫,正由西露菲帶著入浴中.

不管是我還是西露菲,都已經醉意全無了.

雖然呼吸中還帶有一點酒臭,但是解毒魔術確實地起到了解救的功效.

「……」

看著被火光照亮著的魯傑路特的臉,我想起了初次相遇的時候的事情.

不僅如此,還有和艾莉絲一起三人旅行的時候的各種事情.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啊」

「啊啊」

魯傑路特也是,眯起眼晴,翹起嘴角.

很懷念的樣子.

「首先,管與護衛妹妹們這件事,請讓我表示一下感謝吧」

「不用謝.保護孩子們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對對,魯傑路特就是這種人.

旅行的途中,我還開玩笑的想到他會不會是喜歡小孩子的蘿莉控呢.

保羅信上所說的護衛,果然是魯傑路特啊.

雖然也想到有可能是基列奴,但是說到孩子們的護衛,果然非魯傑路特莫屬.

沒有其他像這樣可靠的男人了.

可以的話,真想讓他一生保護著我家的妹妹們啊.

但是,和魯傑路特聊天真是好久沒有過了.

之前,都在聊些什麼呢.

因為魯傑路特他很無口,應該不喜歡閑話家常吧.

「話說回來盧迪烏斯.艾莉絲怎麼了?」

就在我困惑著該找什麼話題的時候,魯傑路特開門見山地問道.

是我不太想提起的事情呢.

但是,對魯傑路特來說,是很想知道的事情吧.

「……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情呢.從頭說起的話就是——」

我向魯傑路特說起在難民營分別之後的事情.

和艾莉絲結合的事情.

之後,她離我而去,結果,我失意得跌至谷底.

再起不能的事情.

兩年間,作為冒險者尋找母親的事情.

然後,和艾莉娜麗絲相遇,聽說了母親的狀況.

之後被人神勸說,來到魔法大學入學的事情.

在這里和西露菲相遇,被她治好了疾病.

然後,結婚的事情.

「是這樣嗎……」

魯傑路特沒有出聲,只是靜靜地聽著.

最後,突然說道.

「常有的事情呢」

「這是,常有的事情嗎?」

我反問回去,魯傑路特點頭道.

「恐怕是,戰士常犯的病吧.艾莉絲她絕對不是討厭你了」

「但是……信上說,我們不能取得平衡,這樣的」

「不知道艾莉絲的真意.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嗎,或者說,說不定是你誤會了」

「誤會,了嗎?」

「啊啊,因為艾莉絲絕對不是什麼擅長表達的人」

魯傑路特也是,絕對不是善于表達的人.

這樣的他都這麼說了,說不定,艾莉絲的話里,真的有什麼深意.

「但是,至少一起旅行的時候,她肯定是喜歡你的.

如果能在此相遇的話,冷靜下來好好的談一談吧」

單純,是我搞錯了也說不定.

所說的不能取得平衡,說不定其實是反過來『艾莉絲她』『趕不上我』的意思.

去修行到能配得上我之後就會回來了.

所以,在那之前等著我,說不定是這樣的意思.

「……」

……話雖如此,現在再說這種事情.

迷惑于她離開的原因,我苦惱了3年.

艾莉絲在那三年間音訊全無.

之後幫了我的不是艾莉絲,而是西露菲.

因為誤會了,拋棄西露菲去找艾莉絲嗎.

不可能辦得到.

現在更不可能.

而且,說實話.

有點害怕和艾莉絲見面.

雖然不是說不信任魯傑路特說的話,

但是事實上真的是已經厭倦和我在一起的可能性還是有的.

如果我想要和好而接近她,結果被揍一頓,甚至連看都不看我一眼的話.

我果然會非常受傷吧.

……已經夠了,不要在考慮了.

無論真實情況如何,現在的生活才是現實.

在這里絮絮叨叨的想來想去也不是辦法.

「魯傑路特先生才是,一直在干什麼?」

「……啊啊」

我轉變話題.

向魯傑路特問道.

他雖然露出還有什麼想說的表情,但還是點了點頭.

「我這兩年間,一直在南部密林地帶」

魯傑路特得知中央大陸的斯貝魯特族潛伏在森林里.

于是從龍王山脈南側向著廣闊的密林地帶移動,兩年來在那里展開了仔細的搜索.

但是沒有發現斯貝魯特族的身影.

不過,又發現一些目測是死于轉移事件的人的遺物.

于是就把那些送到就近的城市,然後再在那里收集情報.

結果,兩年間的密林搜索無果而終.

魯傑路特沿著海岸線南下,來到東港.

本來預定在那里收集米莉絲方面的情報之後,北上到紛爭地帶繼續搜索.

但是,幸運地在那里遇到了保羅.

之後就想保羅信里寫的一樣.

向因為兩個孩子的旅行問題正在躊躇的保羅,提出接受護衛工作.

「說起來,我見到你的師父了」

「洛克希老師嗎」

「啊啊……」

魯傑路特苦笑道.

「和從你那里聽說的,印象有點不同呢」

「只這樣麼,怎麼樣的感覺?」

「我報上種族名,露出額頭上的水晶的時候,露骨地表現出恐懼了」

「啊—」

想起來最初教給我斯貝魯特族是很可怕的這件事的就是洛克希.

洛克希不管怎麼說也算是魔族呢.

但是斯貝魯特族是最可怕的魔族.

也是沒辦法的事.

看到魯傑路特之後哆哆嗦嗦的洛克希.

我也想見一見呢.

「然後,就和金潔小姐一起,到這里來了嗎」

「啊啊,傍晚到的,去了魔法大學那邊,但是沒見到你」

四人想著我應該在宿舍,于是移動到魔法大學.

但是,那是我們已經在酒館了.

因為走來走去都是些不認識的人,于是就試著問了問我的住所.

為了防止錯過,在那里和金潔分頭行動,三人開始尋找我的家.

但是,不知道是愛莎和諾倫指錯路了,還是最初詢問的家伙就說錯了,反正是迷路了.

在奇怪的地方轉來轉去的時候,魯傑路特感覺到我的氣息,于是就來到了這里.

「是這樣啊……不論如何,請讓我再次道謝.真的十分感謝」

「以咱們的關系.無需多謝」

魯傑路特這樣說著,翹起嘴角.

能夠被這個男人承認,對我來說是一件值得自傲的事情吧.

「即便如此,到得還真早呢」

信是上個月收到的.

本以為就算快也還要2~3個月才能到.

「你的妹妹干勁十足呢」

「哪個?」

「愛莎.多虧那孩子,移動效率很高呢」

據說,好像是愛莎提議,夜間利用商隊移動.

但是,那種商隊,基本上是不接受陌生人的.

貌似是提出,作為讓愛莎她們搭乘的代價,魯傑路特擔任了商隊的護衛.

附帶魯傑路特和金潔兩名護衛.

還有相當于兩名幼小少女份的旅費.

不錯的買賣.

不過,能達成這樣的交涉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就這樣移動,商隊停止的話,就換乘別的商隊.

這樣不斷的換乘,就能達到高效移動的目的.

貌似是就這樣一邊調查收集著個商隊的行程和現在所在位置情報,

時而為了接觸別的商隊而折返回路過的城市,這樣一直移動.

當另外三人詢問愛莎為什麼要折返的時候,她回答道.

這樣子比較快.

原來如此,真是天才.

實在是厲害.

「但是,這樣一來魯傑路特先生不是很夠嗆嗎?晚上要護衛商隊,白天還要繼續趕路」

「沒問題.像這樣連續對日日夜兼程的情況以前也常有……但是」

「但是?」

「這樣被任意指使的感覺真是久違了啊」

魯傑路特這樣說著,淡淡地笑了起來.

是想起魔王軍時代的事情了吧.

話說回來,愛莎這孩子.

把魯傑路特當做便利的道具使用了.

那家伙到底想要怎樣啊.

「這怎麼說呢,我家妹妹真是給你添麻煩了……」

「笑話,怎麼會」

魯傑路特還是和以前一樣,很寵孩子呢.

要是因為他的寵愛,成長成蹬鼻子上臉的大人就不好了.

待會兒好好說說吧.

「但是,魯傑路特先生拼命工作的時候,我家的妹妹在呼呼大睡吧?」

「沒有睡.一直在計算最有效率的行動計劃」

嗯嗯.

看來沒有把工作推給魯傑路特,自己只顧著玩.

在專心地計算著行程日數嗎.

通宵達旦的.

……那樣的話就沒有什麼過錯了.

「但是,還是孩子」

愛莎雖然利用玩樂和休息的時間一直在推敲計劃,

但是卻忘了計算體力方面的問題,

途中也出現過累倒了和諾倫一起休息的時候.

在愛莎腦內的行程里,好像本來是要在冬季不方便行動的日子之前達到這里的.

總之,就是個完全超越信上所說的計劃.

「金潔小姐也很辛苦呢,她怎麼樣了?」

「那家伙不如說是高興得很.想要盡早和她的殿下會面呢」

這個世界上的人,會打小算盤的人很多.

話雖如此,金潔卻一直堅守著薩諾巴的命令.

實在是忠義之人.

現在應該已經和薩諾巴再會了吧.

她看到朱莉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呢,稍微有點像見一見啊.

「那家伙好像想要就這樣回到王子的靡下」

「原來如此.話說回來,魯傑路特先生,打算在這里呆多久?」

不經意間問道.

至少要呆上一周左右吧.

把他介紹給友人們,至少需要這些時間吧.

薩諾巴一定會高興的.

莉妮雅和普爾塞納會怎麼反應呢.

克里夫又會怎麼想呢.

巴帝伽迪的話,說不定本來就認識呢.

「明天就出發」

我的想法,直接被魯傑路特的話吹散了.

「還真是,匆忙啊」

「啊啊,前幾天,得到情報說,在大陸北部東方的森林深處發現了惡魔.我打算去調查一下」

魯傑路特他好像已經找到了下一個目的地……

我覺得稍微留一陣子也沒什麼不好吧.

不,強行挽留也很掃興.

「而且,我也不想打擾到你」

「打擾什麼的,當然不會」

這里沒有任何人會認為魯傑路特礙事呦.

「……呆在這里,稍微有點難受吶」

魯傑路特的聲音里,果然還有有一點寂寞.

我和艾莉絲沒有在一起這間事情,說不定讓魯傑路特有點受打擊了.

「…………」

在我的腦中,三年前,與艾莉絲和魯傑路特一起旅行的種種還曆曆在目.

雖然不知道路基魯特怎麼想.

但是,如果我處于魯傑路特的立場的話,看到我和西露菲親熱的身形,說不定會有點痛苦.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呢……」

我感覺,自己和魯傑路特之前的友情產生了一些裂縫.

說不定,我和魯傑路特的友情,是由艾莉絲聯系著的.

「盧迪烏斯」

被叫到,我抬起頭.

我好像不知不覺又低下頭了.

魯傑路特他淡淡地笑了起來.

「別做出這樣的表情啊.我還會回來的」

我只能回以苦笑.

我不會後悔和西露菲結婚.

但是感覺就像是有什麼問題搞錯了一樣.

「如果,再遇到艾莉絲的話,我就問問她的想法吧」

「……請務必這樣做」

我看著魯傑路特的眼睛說道.

魯傑路特的眼中,閃爍著溫柔的光芒——

之後,很快西露菲就洗完出來了.

諾倫好像在浴室里睡著了.

愛莎好像在浴室里鬧得很歡,

但是一出來,馬上也睡倒了.

不愧是,洗浴果然很有放松的效果.

對于疲憊的身體,溫水是最有效的.

「辛苦了」

「嗯,愛莎醬她,好像還記得我的事情呢.看了一眼就認出我是西露菲姐姐了.

和某些人大不一樣呢」

「現在頭發長了,也沒有太陽鏡和男裝,不算啦不算」

「諾倫醬好像倒是不記得了」

「能記住三四歲的時候鄰家的大姐姐的反而比較少見啦」

「是這樣嗎」

現在那兩人好像由西露菲幫忙換上睡衣,

正親密地睡在一張床上.

她們兩人的話,明天再說吧.

「那個,初次見面,我是西露菲艾特·克雷拉特」

「啊啊,我叫魯傑路特·斯貝魯迪亞」

西露菲和魯傑路特笨拙地握手問好.

本來因綠色的頭發所苦的兩人.

現在都已經不是綠色了.

「那個……魯傑路特先生,給您准備哪個房間?」

「隨便就好」

「……魯迪,要用大房間嗎?是非常重要的客人吧?」

我覺得對魯傑路特來說,房間的大小應該沒有什麼關系.

反正,也不會用床的吧.

「請隨意吧想睡哪里就睡哪里吧.就當在自己家里一樣」

「啊啊,那就這麼辦吧.那麼,我先休息了」

魯傑路特說著站起身來.

「好,晚安」

我和西露菲兩人就這麼一動不動的看著他離開,聽到他的聲音.

看來是進到兩個孩子睡覺的房間里了.

那個蘿莉控混蛋.

不,在我們一起旅行的時候,睡覺的時候他也沒有移開視線.

就是那樣的男人.

這回,特意發出足音讓我們知道他的去向.

要是要做虧心事的話,應該能完全消去足音的.

沒有什麼虧心的打算吧.

「我,沒有做什麼失禮的事情吧?」

突然,西露菲不安的出聲問道.

魯傑路特的態度,確實有一點冷淡呢.

平常的話,對于回來握手求好的對手,態度明明不會那麼生硬的.

果然,對于我和西露菲結婚,有一些想法吧.

「不,西露菲什麼錯都沒有.他就是那樣,對于初次見面的人,不會那麼親昵的」

「是那樣就好……」

看來,西露菲稍微有點受傷.

「我們也睡吧」

「嗯」

雖然晚飯沒吃,但是肚子並不餓.

啊,至少給魯傑路特准備些吃得東西就好了呢.

嘛,算了.

我滅掉暖爐的火,確認了門鎖有沒有鎖好.

雖然是世界一級安全的房子,但是還是不要疏于防范比較好.

(譯:原文世界一役立つセ○ムが家,即セコム,secom,著名防盜,安全品牌)

然後關掉燈,和西露菲一起上到二樓.

兩人一起鑽進被窩.

然後,西露菲突然說.

「今天,那個,別做了吧」

「誒?啊啊,是啊」

那天沒有抱西露菲.

因為生理以外的理由,這還是第一次——

次日.

我像往常一樣在床上醒來.

西露菲還在睡著.

平常都是枕著我的手臂入眠的嬌小少女,

今天普通地用著枕頭,稍微有點不舒服的樣子.

平常的話,這時就用該無條件的憐愛一下她了,

伴隨著一點點的性欲,觸摸她纖細的胸部.

感覺就像是在女體上畫龍點睛一樣,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但是,今天不可思議的沒有那種心情.

今天的心情有點陰郁.

不適合那樣做.

魯傑路特來了,本應是很高興的.

果然還是很在意艾莉絲的事情吧.

總覺得有種忐忑不安的感覺.

運動一下的話,多少能消解一點吧.

總之,我開始每天的晨練.

但是,果然還是有點提不起勁.

不,就算如此,做個5分,不,10分鍾准備運動之後就不同了吧.

我這樣想著走出門.

然後就看到了寒光四射的一幕.

大門口已經有人了.

兩人.

比我高大的兩人.

一邊是禿頭的戰士.

為了隱藏綠色的頭發,剃成禿頭,之後就一直保持那樣的男人.

沒有防寒服,只是穿著平常的民族服裝,手持三叉戟.

是魯傑路特.

然後,另一人是.

筋肉隆起的巨大身軀,漆黑的肌膚,紫色的發髯.

環抱著六條手臂,威風堂堂地立于魯傑路特面前.

「…………」

「……」

氣氛險惡.

非常險惡.

一觸即發.

整備主任在場的話說不定會被刺.

(譯:是個梗,這個我不熟悉,查了一下好像是指高機動幻想里的原 素子,

我沒看過也沒玩過就不做評論了)

「……」

「……」

巴帝伽迪的臉上毫無笑意.

心情很差.

真是少見.

總是開懷大笑的巴帝伽迪完全沒有笑意.

魯傑路特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在背後看不到.

這兩人,果然認識的嗎.

兩人都是拉普拉斯戰役的幸存者.

一方是拉普拉斯的親衛隊長,另一方是與拉普拉斯對立的溫和派.

雖然現在魯傑路特也是發自心底地憎恨拉普拉斯,但是當時應該有各種各樣的因緣吧.

「……嗯」

巴帝伽迪瞥了我一眼.

然後再次看向魯傑路特.

「是這麼回事嗎」

巴帝伽迪徑自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

然後,一言不發的轉頭離開了.

就這樣沙沙地踏著積雪,消失在道路一頭.

「……」

魯傑路特靜靜地轉過頭.

他的臉上,稍稍帶著一點緊張.

罕見地流下了冷汗.

「和巴蒂陛下,發生過什麼嗎?」

「……都是些往事了」

只是短短的一句話,我感覺已經可以想象到了.

當時的斯貝魯特族,無視敵我的襲擊任何進入視線的人.

恐怕,也殺害過巴帝伽迪領地里的人吧.

就算是那樣不認真統治的魔王,也是王.

自己的領地遭到破壞,不可能坐視不管.

之後會變成什麼樣的關系呢.

說道底,我也不認為那個樂天的巴帝伽迪會陰險地迫害斯貝魯特族.

不,正相反.

正因為樂天,所以將力量借給被蹂躪的無力民眾的可能性很高.

就算是拉普拉斯所指使的.

但也是魯傑路特親手殺的,所以巴帝伽迪就針對這一點複仇.

應該是這樣的事實沒錯吧.

不,等等.

說不定,巴帝伽迪有可能根本不知道斯貝魯特一族當時是拉普拉斯的手下.

這一點,下次有機會,我來提一下吧.

……話說,我要是說了將來要量產發售魯傑路特的手辦,那個魔王會露出怎麼樣的表情呢.

如果能一笑了之就好了.

嗯唔…….

無論如何,魯傑路特和巴帝伽迪關系一直這樣惡劣我很困擾啊.

「魯傑路特先生,姑且,我來到這個城市之後,和那位陛下相處的相當好了,雖然不是想象不到以前發生的事……」

「不用擔心,我不打算和那家伙起爭執」

魯傑路特苦笑著說道.

雖然這樣說,但是剛才魯傑路特他明顯是放出殺氣了.

說不定,要是我沒有出來的話,不管是誰先出手,已經打起來了也說不定.

「但是,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那家伙啊」

「啊,好像是為我而來的」

「啊啊,那家伙就是這樣的男人呢」

魯傑路特苦笑著回到家中.

沒想到魯傑路特和巴帝伽迪會這樣關系惡劣.

實在是盲點.

我還以為巴帝伽迪和任何人都能友好相處呢——

回到家中,西露菲已經起來了,正在准備早飯.

不知道為什麼穿著妹抖服的西露菲在一旁幫忙.

諾倫好像還在睡.

我想著去叫她起來吧,登上樓梯.

敲了下門,然後轉動門把,

突然有什麼不好的預感,就沒開門.

「馬上就吃早飯了,下樓來吧」

沒有回應,但是能聽到衣物摩擦的聲音.

果然在換衣服.

沒有引發福利事件.

我已經不是什麼鈍感系了呢.

「……好」

聽到屋里發出的回應,我安心地回到一樓.

早飯五人一起吃.

愛莎像是成年淑女一樣,優雅地進食.

魯傑路特一如既往的只用叉子.

諾倫睡眼朦朧的,吃相不是很好.

嘛,只用叉子的話也沒問題吧.

比起用刀子切肉吃要安全多了.

「那麼,我也該告辭了」

吃完飯後,魯傑路特准備出發了.

他的行李一如既往的很少,輕裝上陣.

四人一起送至城門.

雖然魯傑路特說了沒有必要,但是這不是有沒有必要的問題.

為友人送行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沒有什麼對話,五人走在城鎮的街道上.

其中,諾倫一直抓著魯傑路特的衣擺.

像是發出鏘的音效一樣,緊緊地抓著.

因此魯傑路特減慢了步伐.

受此影響,我們也慢慢地走著.

看來諾倫不想和魯傑路特分別.

心情可以理解,我也一樣不想.

想要再和他說說話.

說實話,我也像和魯傑路特多在一起待一陣子.

只有一個晚上,有很多說不完的話.

想要介紹給他的人物,想給他看的東西也想山一樣多.

但是,果然艾莉絲的事情是個問題.

我也不想讓魯傑路特感覺不快.

雖然西露菲沒有錯…….

但是,不先撇清和艾莉絲的關系的話,和他之間總感覺有些隔閡.

但是,關鍵的艾莉絲本人現在還行蹤不明.

這樣考慮著,轉眼間就到達了城門口.

「那麼,保重」

「魯傑路特先生也是,請多保重……」

我們用簡短的話語道別.

想說的事情明明有很多,但是一張嘴又說不出半句來.

嘛,又不是生離死別.

等在冷靜一下之後再聊就好了.

順便一提,他和金潔好像昨天就已經告別過了.

「承蒙您的關照了!」

愛莎禮儀端正地低頭致謝.

她想到的移動方案,要是沒有魯傑路特根本無法成立.

這里點她自己也清楚地理解了吧.

一定,在愛莎和諾倫沒有發覺的地方,魯傑路特也一直在默默的守護著她們吧.

「愛莎.別那麼對盧迪烏斯亂來啊」

「是!我知道了!」

魯傑路特苦笑著,摸著愛莎的頭.

「啊,那,那個,魯傑路特先生……」

諾倫還是沒有放開拉著魯傑路特衣服的手.

不安的臉上,寫滿了不想分別的心情.

「放心吧,還會再見的」

魯傑路特露出小小的微笑,把手放在她頭上.

真是讓人還念的光景.

我以前露出那樣不安的表情的時候,魯傑路特也會像那樣摸著我的頭.

諾倫一下低下頭,一下有仰起臉.

想要說些什麼,又難以開口.

變換著各種各樣的表情,不久,下定決心地開口道.

「我,我也想,一起走……!」

這樣宣言道.

魯傑路特露出困擾的表情摸著諾倫的頭.

「……」

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地撫著.

但是,諾倫的眼里,眼看著屯起了淚珠.

「從今以後不應該找我,應該拜托盧迪烏斯」

「但,但是!那家伙以前把爸爸!」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那家伙也反省過了.你們的父親也是.這家伙以前的辛苦旅行中我已經跟你們講過了吧.你不是也理解了嗎」

「但是,昨天還喝醉了,身邊的女人和之前見到的也不一樣!完全無法相信!」

身邊的女人和之前見到的不一樣.

聽到這句話,我感覺場面瞬間凍結了.

但是,這樣想的好像只有我.

想起來,已經和西露菲說過艾莉絲的事情了.

又不是花心,也沒想腳踏兩只船.

但是,看在諾倫眼里是這樣的感覺嗎.

魯傑路特交替看著我和西露菲,苦笑起來.

「男女之間啊,就是會發生這種事.絕對不是你的大哥不誠實哦」

「……」

魯傑路特這樣說著,拿開放在諾倫頭上的手.

諾倫也依依不舍的放開魯傑路特.

「那邊的……再告訴我一邊你的名字」

「啊,是.我叫西露菲艾特」

「西露菲艾特.她們兩個拜托給你和盧迪烏斯了」

「好,好的!」

魯傑路特最後向西露菲交代道.

魯傑路特對西露菲的事實怎麼想的呢.

希望不要是什麼不好的感情啊.

「那麼,再會了」

我一直目送到魯傑路特離開我的視線.

看著他的背影,我心中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感謝的心情.

一定,愛莎和諾倫也是這樣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1話 超凡的智慧     下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3話 姐妹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