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3話 姐妹的待遇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3話 姐妹的待遇

目送魯傑路特離開之後,我們回到家里.

途中和西露菲分別了.

西露菲沒有一起.

她還有工作.

無故缺勤是不好的.

也包括向阿莉耶魯報告事情經過的意味,把她送往學校.

回到家的時候,不知不覺已經正午了.

該做午飯吃了.

和諾倫呆在一起有點變扭,我來做飯吧.

雖然愛莎也要來幫忙,但是這回還是我一個人來吧.

我做出來的,是充滿臭男人感覺的料理.

硬要取個名字的話,應該是豆炒飯,之類的吧.

沒辦法.我和西露菲不同,沒有認真學過料理.

「美味嗎?」

「很好吃!」

「……」

愛莎精神滿滿地吃著.

而諾倫只是一言不發的沉默著.

雖然和西露菲做的料理是天地之別,但是好像還不算難吃.

吃完飯後,我們移動到客廳.

愛莎和諾倫並排地坐在我面前.

歇了一口氣,我開始說道.

「首先,雖然有點遲了,長途跋涉,辛苦你們倆了」

「是,也願哥哥大人身體健康」

愛莎一臉正經的說道.

身上穿的是妹抖服.

以前初次見面的時候松松垮垮的,現在則正好合身.

仔細看看各種地方,應該和那時穿的是同一件吧.

是房間中有什麼新奇的東西嗎,她不停地環視周圍.

看起來很精神的茶色馬尾蹦蹦跳跳地搖晃著.

馬尾根部系著的白色緞帶,和稍顯通俗的暗色發飾很是惹眼.

「……」

諾倫像小孩子一樣低著頭.

身上穿的服裝,也給人普通孩子的感覺.

底色是水藍色的可愛的款式.

在米利西翁倒是經常能看到這種穿著的孩子,但是在這邊可能有些少見.

比愛莎還要長的金發,盤在頭後.

像曲別針一樣的大發卡很是時髦呢.

「愛莎真是相當的努力了呢」

「是,全部都是為了見到哥哥大人.沒有什麼辛苦的」

愛莎還是一臉認真.

但是,不知為什麼今天的語氣很奇怪.

為什麼這麼裝模作樣的呢.

「咱們是家人,從今往後這里就是你們的家了.不要顧慮那麼多,盡情放松就好」

「是,哥哥大人,非常感謝.但是,雖說是家人,這里也是哥哥大人的家.

只是借住的話心里很過意不去,請讓我幫忙家務吧」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到很大的距離感.

因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因為敬語嗎.

「吶,親愛的妹妹大人呦」

「怎麼了,哥哥大人.」

「那個語氣,可以改一改嗎?」

「不要.哥哥大人,也像是對長輩一樣在使用敬語,為什麼要我停止呢」

我的錯嗎.

因為我在使用敬語,所以自己也這樣了嗎.

「我知道了.那麼,我不用敬語了」

「我知道了.果然兄妹之間使用敬語,感覺有種距離感呢.但是,我還是要用敬語,因為哥哥大人是長輩」

喂,這里按理來說不是應該說,我也不用了吧,這樣的發展嗎.

嘛,算了.

從小就學會使用敬語,不是什麼壞事.

分場合選擇說話的方式是很重要的.

但是,真是讓人感覺有距離感的說話方式.

說不定,魯傑路特和艾莉絲,還是有各種各樣的人們也都是這樣看我的吧.

我本以為用敬語說話,是人與人之間建立良好關系的第一步.

但是下次見面的時候,試著更加輕松一點地對話吧.

『嘿,魯傑路特,最近咋樣.變樣兒了啊,以前沒這麼瘦猴吧,也沒留胡子.

啥?你不叫那名字?喂喂,連名字都改了嗎.但是說話方式還和以前一樣呢』

……不成啊.

魯傑路特是我尊敬的人.

對尊敬的人用敬語是理所當然的.

如果平行世界的我對魯傑路特和洛克希講話這麼不客氣,我一定上去胖揍一頓.

「嘛,那個.愛莎,諾倫.雖然像這樣一起生活還是第一次,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總之好好相處吧」

「好!」

「……」

愛莎精神滿滿地點點頭.

那個啊,感覺就像是用肉釣上鉤的普爾塞納一樣的感覺啊.好像能看到尾巴了.

感覺我說什麼都會聽一樣.

相對的,諾倫這邊則是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一臉不情願來我這里的表情呢.

再會的時機很差呢.喝醉了酒,又帶著女人.

沒有留下什麼好印象的吧.

跟這孩子接觸,還是稍微慎重一點比較好吧.

「但是,沒想到哥哥和西露菲姐姐結婚了呢.嚇了一跳啊,吶,諾倫姐姐也是這麼想的吧?」

愛莎將話題拋給諾倫.

對此,諾倫搖了搖頭.

「……我,不太記得了,西露菲小姐的事」

看來諾倫不是很記得西露菲了.

嘛,這也是沒辦法的.

和一起學習禮法和只是的愛莎不同,

本來和西露菲就沒有什麼接點吧.

「呐,呐,哥哥,發生什麼了?之前一起的艾莉絲小姐怎麼樣了?」

愛莎探出身子打探到.

艾莉絲的事情嗎.

果然,大家都很在意嗎.

「是啊……」

我苦笑著,開始說起之前的事情.

回到阿斯拉王國菲特雅領,艾莉絲自己踏上別的冒險.

那時我患上怪病,為了治好病來到魔法大學.

還有之後在魔法大學遇到西露菲,治好疾病的事情.

怪病的內容,還有ED的治療方法被我糊弄過去了.

那不是適合說給10歲左右的小女孩聽的內容呢.

還有,西露菲所處的狀況非常複雜難以解釋,

所以就說了在人前經常著男裝這件事情.

這一點,阿莉耶魯說過我自己判斷,和信得過的人可以說的.

說實話,不和兩個妹妹說這麼多比較好.

還都很年幼.

但是,從今以後就要一起生活了,就算不暴露,也肯定會抱有疑問的.

比起到時候在想辦法,事先說出來比較好吧.

這樣一來也比較好處理.

「吶,就是這樣」

這樣說完之後.

諾倫露出不太明白的表情低著頭.

愛莎擔心的觀察我的臉色.

「那麼,那個怪病已經沒問題了嗎?」

「啊啊,痊愈了.已經不用擔心了」

以三天一次的頻率做著康複運動呢.

愛莎嘟噥著,對了,拍了下手.

「啊,對了!」

「嗯?」

「父親說過,見到面的話有東西要給哥哥」

愛莎這樣說著,突然站起來,嗒嗒嗒地跑上二樓,然後很快提著四方的旅行箱下來了.

是行李箱呢.

「好,請吧!」

嚴密的上著鎖的行李箱.

足足掛了三把大鎖.

與其說是小心謹慎,不如說根本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不,這應該是怕愛莎或是諾倫隨便打開弄丟里面的東西吧.

我用魔術解了鎖.

「啊,鑰匙……」

「嗯?哦哦」

轉頭一看,愛莎握著鑰匙的手僵在那里.

姑且還是接過來.

把鑰匙收到口袋里,打開行李箱.

「哦哦」

映入眼簾的是成堆的金銀財寶.

這樣說還是有點過分,不過也是相當大的一筆錢了.

米莉絲王家徽記十數枚,是用貴金屬制作的.

一見之下不太清楚具體價值幾何,但是可定能賣到大價錢吧.

這就是信里所說的,目前使用的資金吧.

有了這些我家能再戰十年呢.

但是,還是要注意不要無謂的浪費了.

行李箱的蓋子內側,收著兩封信.

我拿出來一一確認.

其中一封,和前些日子收到的相同.

是保羅寫下的.

還有一封,是來自莉拉的.

上面羅列了愛莎和諾倫現在的學習狀況,還有性格上的缺點.

愛莎很優秀很少失敗,但是稍微有點容易驕傲自滿,所以要對她嚴厲一些.

相比之下諾倫比較一般,所以好像有點討厭在學校被和愛莎放在一起比較……

也經常虛張聲勢,但是,應該對她溫柔一點,信上這樣寫道.

莉拉對待愛莎有點嚴厲呢.

好像還是覺得自己是小妾,情人之類的身份,所以對待諾倫可能總是會讓一步.

我的話,覺得應該平等對待兩姐妹.

不過,愛莎真的是相當優秀.

在一年前的時候,就幾乎已經沒什麼可以教給她的東西了.

讀寫計算,曆史地理等科目都應學到足夠的水平了.

而且,還有掃除洗濯家務料理.

劍術習得水神流初級.

魔術方面掌握了基礎六種初級.

雖然應該是在米利西翁的學校上過學,

但是很快就和洛克希她們彙合開始旅行,所以應該也沒有很長時間.

盡管如此還能達到這樣的地步.感覺可以理解諾倫討厭學校的心情了.

相比之下諾倫就很普通了.

不上不下.

比同年代的艾莉絲優秀嗎.

平均嗎,比平均要稍微差一點點吧.

諾倫在轉移的時候也慌慌張張了.

從那之後,也一直努力著吧.

並沒有什麼問題.

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書信了.

我還以為洛克希也會有話向和我說的…….

嘛,可能是考慮到這是家族之間的書信也說不定.

「無論如何,你們兩人,休息一陣子之後就去學校就學吧」

「誒—!」

愛莎發出不滿的聲音.

是對學校有什麼不好的回憶嗎.

「我,在學校已經沒有什麼可學的事情了呦!因為為了侍奉哥哥好好努力過了嘛!」

「但是啊」

「我想在身邊照顧哥哥!之前不是約好了嗎!

你看,那個時候的那個我一直帶在身邊呦!」

這樣說著,愛莎解開馬尾,把系頭發的東西遞給我看.

是那天我交給她的護額.

把鐵板的部分加工了一下,做成類似于發飾的東西.

怪不得看起來有點俗氣.

自己送給她的東西被很寶貴的使用著,感覺很高興呢.

但是,這些暫且不提.

不去學校怎麼樣呢.

說實話,我覺得學校之類的不去也可以.

比起學校這樣的形式,學習的意志比較重要.

沒有那些還非要去學校的話,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就像中學時代的我一樣.

話雖如此,保羅在信上寫了,要讓她們兩人好好地上學.

這個世界上明明沒有義務教育的…….

「那麼,至少接受一下魔法大學的入學試驗.等結果出來再作判斷怎麼樣」

「誒?啊啊……好.我知道了」

愛莎自信滿滿的笑了起來.

看來有考出高分的自信呢.

嘛,實際上能取得高分的話,學校什麼的不去也沒什麼不好吧.

保羅那邊由我來說服就好了.

「諾倫也是,姑且先接受試驗吧」

「……」

將話題拋給諾倫,她就那側著臉,只把視線向我投來.

我被討厭了呢…….

不會就這麼一直不和我說話了吧.

然後,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諾倫低聲開口說道.

「……但是我,試驗,說不定會落榜的」

感覺好像是第一次開口和我說話.

不,實際上沒有這樣的事.

總之還是很令人高興.

果然無視是不好的呦,無視.

「這一點不用擔心,那個學校只要交錢的話誰都能入學的」

「嗚……我也沒有那麼想要去什麼學校啦!」

被怒吼了.

可能是聽說過走後門入學的事情.

「稍等諾倫姐姐!聽哥哥說完啦!」

「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吧!有錢的話總有辦法什麼的!」

「那也是諾倫姐姐學習不好的錯吧!」

「不是學不好!」

諾倫怒吼著抓起愛莎的頭發.

愛莎反過來抓住諾倫的手腕,伸手推著她的臉.

兩人互相拉扯著.

女人間,不,是孩子間的干架.

不錯啊,果然干架就是要這個樣子呢.

雖然適度的干架沒有什麼壞處,但是剛才的確是我失言了.

制止她們吧.

「停下」

發出的是比預想的還要低沉的聲音.

兩人渾身一顫,停手了.

「……」

諾倫還有什麼想說的樣子低下頭.

眼里的淚水馬上就要滴下來了.

……嗚嗯.

我和愛莎的存在,對她造成了超過我想象以上的自卑感了吧.

「那個,諾倫.這個城市里的學校,只要繳費,無關于種族,身份,才能都可以入學的.

所以,並不是說要用錢打通,強行入學什麼的」

「……庫嘶」

諾倫抹著眼淚,發出鼻音.

「還記得洛克希老師的事情吧?她也在這里上過學呦.是很好的學校呢.

老師也很多,回教各種各樣的事情.說不定,諾倫也……

能在這里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情呢」

說不定諾倫能找到可以勝過愛莎的事情呢.

我本想這樣說,但是放棄了.

這樣的時候,最好還是不要做這種又像是在比較兩人的發言.

諾倫繼續低頭呆了一會,然後.

「…………知道了.我接受,試驗」

不久就這樣說道,同時咔噠的推響椅子站了起來.

然後就那樣走出了客廳.

愛莎在她背後發出焦急的聲音.

「諾倫姐姐!話還沒有說完呢!」

「別管我!」

諾倫啪嗒啪嗒地登上樓梯,然後就聽到二樓傳來碰的一聲粗暴的關門聲.

原來如此.

確實是不好對付的孩子.

不好對付的年齡,不好對付的性格.

我能和她處好關系嗎…….

「真是的,諾倫姐姐總是這樣.啊—啊—,不聽話的孩子真討厭呢.吶,哥哥也這麼認為吧?」

愛莎聳聳肩,征求我的同意.

愛莎也是,總是這樣看不起諾倫.

這樣也不好吧.

「愛莎」

「什麼?」

「不要再對諾倫說什麼學習不好,或者再做這樣看不起她的事情了」

「誒—……」

這麼一說,愛莎嘟起嘴來.

好像很不滿的樣子.

「但是,因為,諾倫姐姐,根本沒有努力嘛」

「那是,在你看來可能是那樣沒錯,但是諾倫也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努力著呦」

「…………嘛,既然哥哥這麼說了,我會注意的」

雖然很不願意,但還是點了點頭.

嘛,不管我怎麼說都沒有什麼說服力吧.

因為不論如何,我對她們的事情還是知之甚少.

但是,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應該怎麼應對才好呢.

真頭疼啊——

午後.

我將兩個妹妹留在家里,自己趕往學校.

午前我去了趟教員室,和吉納斯教頭說了想要接受試驗的事情.

「好像在別的學校學過一陣子,應該能跟得上課程,早點接受試驗比較好吧」

因為如此.

所以,兩人的考試時間定在了1周後.

雖然變得像是臨時考試一樣了,但是應該沒問題.

「但是,盧迪烏斯先生的妹妹的話,一定非常優秀吧」

「其中一個很優秀,另一個只是普通的孩子呦」

「您又這麼說,實際上其實是能使用無詠唱魔術的吧?」

「怎麼會」

和吉納斯閑聊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了.

「說起來,教頭先生.今天巴帝伽迪陛下來學校了嗎?」

「……陛下嗎?我想我今天應該沒有看到」

「是這樣嗎」

真是神出鬼沒呢.

但是,只要出現的話肯定會造成騷動,馬上就能發覺.

「有什麼事情的話,需要我幫忙轉達嗎?」

「不,那倒不用,只是想和他兩個人冷靜的談一談」

「我知道了,見到面的話,我會這樣向他轉達的」

我和吉納斯教頭這樣說著分別了.

想著是不是就這麼回家,但是還富裕些時間.

所以,就打算到七星那里露個臉.

敲了敲門,進入研究室.

但是,沒看到七星的身影.

好奇怪啊,家里蹲的那家伙竟然不在這里.

姑且到實驗室也看了一下,也不在.

寢室是禁止入內的,所以先敲了敲門.

「……嗯,嗚嗚」

門後傳出呻吟聲.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我猶豫著該不該進去.

但是,不久,臉色鐵青的七星就從房間里出來了.

「喂,喂,沒問題吧?」

「頭……頭……好痛……感覺……好惡心……」

嗚哇,因為酒啊.

宿醉嗎.

嘛,的確喝了很多呢.

就算急性酒精中毒也不奇怪的喝法呢.

「來坐一會,現在就給你解毒」

我回到七星的研究室,讓她坐在椅子上,抓著她的頭.

詠唱解毒魔術.

然後,用治愈魔術消除疼痛.

「呼唔……得救了」

七星搖著頭,一邊按著太陽穴,一邊向我道謝.

然後,戴著放在桌子上的假面.

假面女『賽蘭特·賽文斯塔』颯爽登場.

「今天有什麼事?報酬的話,還沒有准備好,希望你下次再來討」

真是cool的態度吶,但是感覺還有點害羞.

這就是傳說中的冷嬌嗎.

「昨天,回到家的時候,妹妹來了呢,因為要來學校入學,所以來做些准備啦」

「……妹妹?難道說是之前的世界的?也穿越了嗎?」

「不不不怎麼可能.是這邊世界的妹妹」

「是嗎」

七星盯著我的臉.

「這邊世界的你的妹妹的話,一定非常可愛吧」

「難道說,剛才,你誇獎我的長相來著?」

「只是照咱們的感覺實話實說呦.你以前是什麼樣我不知道,但是現在不是長著一副西洋系的端正五官嗎?」

「哦,哦嗚」

臉被誇獎了.

好危險啊.

要是生前的話,肯定會誤會「難道說,這家伙喜歡我吧」.

現在的我既不是童貞也不是獨身了.

不會因為這麼一句話就動搖的.

「幾歲了?」

「10歲了呢」

「是嗎.我也有一個同樣年齡的弟弟呢.不過,要是那邊和這里的時間流動同樣的話,已經比我年長了吧」

七星這樣說著,像是很懷念地眯起眼睛.

是想起日本的事情了吧.

我對于弟弟這個詞,沒有什麼好的回憶.

「總覺得想吃布丁呢」

七星唐突地說道.

話題飛躍了呢.

為什麼是布丁.

「想起什麼關于布丁的事情了嗎?」

「我放在冷藏庫里的,那家伙隨便拿走吃了呦.明明是很貴的呢……」

真像是各家的弟弟都會做的事情呢.

但是,就算是那種事情,對于七星來說也是值得懷念的.

七星稍稍仰起臉.

是在忍耐淚水吧.

我裝作沒看到吧.

「那麼,我還會再來的」

「嗯嗯……之前,那個,給你添麻煩了呢.我對你有點刮目相看了呢」

「呼,迷上我可是會燙傷的呦?」

「什麼啊,想耍帥嗎?」

七星這樣說著,微笑起來.

真的是有代溝了啊.

(譯:上面耍帥的原文,俺に惚れるとヤケドするぜ,是個很老的a了,

說實話出處已經有點不可考了,至少我不知道也沒查到,

大多數人應該都在各種各樣的劇里聽到過,七星竟然不知道)

嘛,關于實驗的事情,等她在冷靜一陣子再問就好了吧——

放學後.

我和西露菲一起踏上歸途.

我想要和她談談關于兩位妹妹的各種事情.

因為和她們年齡比較接近,應該能理解她們的想法吧.

「啊,對了魯迪.去買東西吧.因為人數變多了,要提前多買一點才行」

我們按照西露菲的提案來到市場.

一踏進市場里,煮豆甜美的香味撲鼻而來.

商業區的市場,傍晚也是空前盛況.

一般印象來說,食品市場應該是早上比較熱鬧才對,

但是在這一帶說道新鮮的食材的話,就是肉了.

肉是由冒險者和獵人們狩獵魔物或者野生動物獲取的.

獵人先不提,冒險者都是白天前往森林和平原,傍晚回來的.

也就是說,因為上貨時間是白天,所以傍晚的市場才盛況空前.

但是,因為貨源並沒有那麼充足,所以價格很高.

不過話雖如此,在魔法三大國只要有錢就一定有辦法.

在往東邊的話,好像還有很多更加貧瘠的國家.

在那些國家里,因為根本就沒有貨,就算有錢也沒用.

順便一提,在這一帶,就連將捕獲的魔物速凍這種簡單的工作跟你走都是有冒險者委托的.

是面向那些剛剛學會魔術的學生的委托呢.

我和西露菲兩人一邊采購,一邊商量著今後的事情.

「是嗎,說不定她們兩個之間關系也沒那麼好呢」

「說實話,我完全搞不清楚那個年齡的孩子是怎麼想的」

「也是呢」

「愛莎好像不像去學校,想在咱家做女仆.你怎麼看?」

「家事方面我有些疏忽了,要是愛莎醬能來幫忙的話,對我來說很高興呢」

西露菲笑了.

好像沒有覺得自己的工作被搶走了.

「話雖如此,但是西露菲,我們是大人,要負起責任」

「嗯」

「讓愛莎去學校上學,發展她的可能性不是咱們的工作嗎」

「嗚嗯.那樣的話,比起去魔法大學,學習各種不同的事情不是也可以嗎?」

西露菲用手抵著下巴,思考著.

臉上露出,選哪個才好呢,這樣的表情.

她的視線前方,是並列排放著的火腿.

從左到右,價格稍有不同.

「西露菲,我跟你說真的呢.好好考慮一下」

「好好考慮了呦.但是吶,愛莎她大概,是比魯迪想象的還要優秀得多的孩子呦?」

「優秀又怎麼了」

「我想,就算不去學校,她也一定能做的很好呦」

「吼哦」

「所以,綜合考慮下來,讓她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好嗎?」

西露菲相當信賴愛莎呢.

說起來,西露菲很熟悉愛莎的事情呢.

很熟悉更加年幼的時候的愛莎.

聽說,愛莎從那時開始就已經很優秀了.

「問題是諾倫醬這邊呢.看樣子離開保羅先生和魯傑路特先生之後覺得很不安.我們要好好地照顧她才成」

「是啊」

看到冷靜的西露菲,

我發覺到自己之前有點動搖了.

感覺西露菲很靠得住啊.

就像是菲茲前輩一樣呢.

啊啊,不,本來就是菲茲前輩啊.

「也就是說,對愛莎采取放任主義,諾倫則是由我們為她鋪好軌道嗎」

「軌道?」

「就是鋪好道路的意思」

「嗯,是啊,我覺得這樣最好喲」

但是這樣一來,不就是對兩姐妹差別對待了麼.

不,本來能力就有很大區別.

在勉強用同樣的方法對待,反而很奇怪.

差別對待和因材施教是不同的,不能搞混.

「嗚嗯……感覺我好像,又說了好多裝模作樣的話了呢」

「不,幫大忙了呦.這樣我總算有點頭緒了」

「但是,我還有艾莉耶魯大人的護衛的工作,幫不上什麼忙……」

西露菲咯吱咯吱地搔著耳朵,一臉為難地說道.

因為還有艾莉耶魯的護衛工作.

說起來,關于那件事情,總是會做出這樣一臉為難的表情呢.

說不定,她也在為這件事情煩惱著.

我也有可能說出,結婚的話就放棄工作吧,這樣的話呢.

我這麼想著,問道.

「吶,西露菲艾特小姐」

「什麼,盧迪烏斯先生」

「如果,我說結婚的話就放棄護衛的工作,的話.你會怎麼辦呢?」

我盡量裝出隨便的樣子問道.

西露菲回過頭看著我.

一臉認真.

「……那樣的話,我可能會拒絕和魯迪結婚了呢」

咦?

……有點受打擊了.

說不定過一段時間再問比較好吧.

嗯,是嗎.

比起我來,選擇了阿莉耶魯那邊嗎.

是嗎,是嗎…….

「啊」

看到我的表情,西露菲慌了起來.

「別誤會呦.我喜歡魯迪呦.嗚嗚,光用喜歡根本表達不了.

各種各樣的感情混在一起,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慌慌張張的西露菲好可愛呢.

「總之就是『喜歡』.那個,魯迪的孩子,自然也是想要的……」

西露菲輕撫著腹部說道.

看到這個動作,我感覺自己的臉也發熱了.

今天的西露菲相當的健談呢.明明還在大庭廣眾之下的說.

「但是呢,我也喜歡阿莉耶魯大人呦.不是對魯迪的那種喜歡…….而是朋友間的那種喜歡」

說起來.

這好像是第一次聽西露菲說,她是怎麼看待阿莉耶魯的.

「別看阿莉耶魯大人那樣子,其實有些地方相當不行呢.

魯迪就算沒有我也一定能想辦法活下去,但是我想阿莉耶魯大人她,要是沒有我和盧克的話,肯定很快就會死掉了呦.

所以,不能放下她不管」

西露菲這樣說著,咯吱咯吱地搔著耳根.

然後,「啊,但是吶」地補充道.

「現在的生活,我感覺就像做夢一樣.所以說那個……如果可以的話,請讓我和你在一起吧」

西露菲可能認為自己說的是些很任性的話.

認為生活和工作這本來不可能兼得的兩件事,是因為我的好意才能像現在這樣的.

因此,想要盡量成為我喜歡的女人.

但是,完全沒有那種事情.

「……」

我沒有回答,在西露菲的臉上親了一下.

這時,周圍傳來咻咻的口哨聲,還有嫉妒地咂舌的聲音.

不知不覺間,成為了周圍注目的焦點.

西露菲連耳朵都染上通紅,最後戴上太陽鏡.

菲茲前輩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呢.

數分鍾後.

西露菲冷靜下來,我們繼續采購.

話題也轉換了.

總之,該說的基本上都已經說了.

西露菲能和她們兩個搞好關系的話,我就能輕松多了吧.

說實話,那個年齡的女孩子究竟在想些什麼,我完全搞不清楚.

「女孩子的事情我不是很懂,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還要麻煩西露菲了呢」

「嗯,有困難的話一定會幫忙的.咱們是夫婦嘛」

西露菲這樣說著,靦腆地笑了起來.

我家的媳婦兒真可靠呢.

話說回來,魯迪沒有我也一定沒問題,

阿莉耶魯大人沒有我的話一定不行的,

西露菲是這樣想的嗎.

現在的西露菲,就算沒有我也一定能想辦法活下去的吧.

和以前不同——

一周之後.

愛莎的入學試驗以滿分告終——

:愛莎的能力:

乍看不值一提,實際上已經達到足以作為女仆在王宮中工作的水平.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2話 懷舊和懊悔     下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4話 女仆和住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