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4話 女仆和住宿生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4話 女仆和住宿生

試驗結束後.

我帶著愛莎和諾倫一起回到家里.

試驗采取的是筆試的型式.

題目沒有針對年齡變動.

綜合了一般教養和6種基礎魔術,正統的入學試驗.

不分年齡對象.

和我那是不同.

這是理所當然的.

愛莎在試驗中取得了滿分.

米莉絲和這里,多少有一些文化差異.

也就是說,一般教養方面會有些不同.

盡管如此還是取得了滿分.

吉納斯也說了,有這種程度的話,就算只有10歲,只要附帶幾個條件的話就能成為特別生.

但是,和愛莎已經有約在先了.

「那麼,按照約定,我來侍奉哥哥咯!」

愛莎一回到家就得意洋洋的說道.

臉上的表情確實是相當自滿.

「也就是,要成為,咱家的侍女的意思?明明是家人的說?」

「不對呦.不是咱家的,是哥哥的侍女呦!」

將來的夢想是做哥哥的侍女.

這啥.

出了扭曲以外沒有別的感覺.

但是,約定就是約定.

「好.那,要聽我的話哦」

「是!請多關照,主人!」

主人,真好呢.

如果這麼說的不是妹妹的話,我一定會非常興奮的吧.

我明明有著深愛的妻子的說.

「但是,如果你覺得有必要繼續去學些什麼的話,不用客氣盡管說」

「到那時,希望主人能手把手地教我……」

愛莎用手指抵著嘴唇,向我拋著媚眼.

想要我教的是和諧的事情吧.

如果說出「哥哥……教我制造孩子分方法」的話,

就由我來灌輸給她正確的性知識吧.

當然是除去和諧的部分的.

「那個,有必要稱呼主人嗎?」

「因為是做侍奉工作的,不好好區分開不行」

哦呀,用敬語了.

「像以前一樣叫哥哥不行嗎?」

「不能公私混淆」

不愧是滿分少女.

連這樣很困難的詞語都知道呢.

嘛,也沒什麼不好.

雖然有可能被西露菲用奇怪的目光看待.

但是都取得滿分了,就隨她喜歡吧.

「我知道了.工作方面的問題,和西露菲商量決定吧」

「好的.侍女的工作已經全都從母親那里學會了.請交給我吧」

愛莎這樣說著,站了起來,雙手交疊在身前,深深的低下頭.

妹女仆誕生了.

妹女仆.

真是讓人感動的單詞啊.

嘛,不去學校呆在家里,

我生前也是宣稱「幫忙家事」的呢——

諾倫這邊,目前還是成績不佳.

照吉納斯所說,比起同齡人屬于中等稍稍偏下,也不算差.

話雖如此,比起愛莎來,不得不說還是略遜一籌.

嘛,經曆了一年的旅行,剛定下來就突然試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至少想要留一點時間預習複習吧.

那啥,用不著焦急.

之後再成長就好了.

就算不能成為最棒的,但是最終目標定的平凡一些的話絕對沒問題.

所謂社會就是這樣的.

不用做到優秀也成.和其他人一樣做的平凡一點就好.

「諾倫,想要進哪個學科?」

「……」

諾倫沒有回答.

就這樣低著頭,像是生氣的表情移開視線.

好像還是看我不順眼的樣子.

和她再保持一些距離吧.

但是,那麼,到底是怎樣呢.

「關于學科的選擇我也不是很清楚…….

確實應該是經過2,3年的一般學科之後,就要選擇了.

在咱們學校的話,應該能找到相當有趣的課程的.

總之先學習幾年,找找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怎麼樣.

萬一找不到的話,我覺得專攻治愈魔術應該不錯.

母親她也是治愈魔術師呢.

這一帶治愈魔術師很搶手,可以在療養院或是醫院工作」

「……」

諾倫沒有回應,只有我在吧啦吧啦的說個不停.

這是,諾倫突然看向我.

好像有話要說的樣子.

我閉嘴聽她說道.

「……我,想要在宿舍住宿」

諾倫用緊張的聲音小聲說道.

我反芻著她說的話.

「住宿,嗎」

絕對不行.

這樣,拒絕當然簡單.

但是,還是認真考慮一下吧.

難得諾倫鼓起勇氣提出來.

首先,10歲的少女獨自生活.

不管怎麼說都太早了.

但是,宿舍並不是獨居.

基本上都是兩人一間的.

諾倫剛來這里,沒什麼認識的人.

也沒有朋友.

住宿生活的話,說不定能交到朋友.

年齡上多少還是有點問題.

但是,在那個學校里還有更早就獨自住宿生活的孩子.

所以宿舍里也有一定程度上的明確規定,是很安全的.

就算是10歲,在那里也不會覺得不自由的吧.

雖然我想要再和她處的好一點,

但是照這樣下去,硬是縮短物理上的距離的話,好像反而會讓精神上的距離越拉越遠.

生前,我一直蹲在家里.

拒絕一切地蹲在家里.

家人為了接近我,采取了各種各樣的辦法.

用高價的物品引我上鉤,拿來美味的食物,或是用甜蜜的言語對我訴說未來.

但是我覺得那時候我的心卻離家族越來越遠.

感覺像是被當成動物對待了一樣.

比起住在家里每天見面,互相看對方的臉色,

多少拉開一些距離,遠遠的守望著也好.

等到冷靜下來在見面不是挺好的嗎.

愛莎總是不自覺的對諾倫采取輕視的態度.

雖然說過會注意了,

但是本人並沒有自覺,性質更顯惡劣.

我想只能慢慢改正了吧.

要是一直這樣在家里的話,會被愛莎輕視,又總會和討厭的我照面.

而且,我也是,雖然稱不上是頂尖,

但也是公認的優秀了.

在優秀的兄弟的陰影下成長是很辛苦的…….

說不定會離家出走.

離家出走的少女的末路我是知道的.

被壞男人看上,以留宿為代價要求她做這樣那樣的事情.

那樣的話,還不如最初就送去安全的場所比較好.

而且,宿舍里還有西露菲在.

三天一次回到家里來,也就是說另外兩天是住在宿舍的.

就算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肯定馬上就能應對吧.

幸好,諾倫好像不討厭西露菲.

是因為初次見面的時候就在浴室坦誠相待了的原因嗎.

嗯,這麼一想,也不是那麼糟糕的提案.

10歲就住宿生活.

這樣也能增加協調性和社會性吧.

「我知道了,那諾倫就住宿好了.去申請吧」

「誒!哥哥!?」

驚訝地出聲的是愛莎.

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為什麼!諾倫姐姐的成績不是不怎麼好嗎!」

之前的女仆語氣被拋到一邊了.

「愛莎……」

「我明明那麼努力了!只有諾倫姐姐隨便就如願了,好狡猾!」

不是這種問題.

但是,在愛莎看來,說不定像是我偏袒諾倫一樣.

自己為了如願在試驗里取得了滿分.

說不定,在這一周里努力複習過了吧.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諾倫什麼也沒做.

盡管如此,卻還是如願以償了.

這樣很狡猾.是偏袒.

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我生前的兩親是怎麼辦的呢.

想不起來.

感覺好像是說了,好好聽話,按我們說的做,這之類的話.

然後我就接受了嗎.

還是沒有接受呢.

愛莎又怎麼樣呢.

會乖乖的聽我的話嗎.

還是不會呢.

不,她是很優秀的孩子.

一定能明白我的想法.

還是說,這麼想,是我太傲慢了嗎.

不論如何,先說說看吧.

「愛莎.這不是聽任諾倫的任性要求.只是,住宿的話,對她也比較好」

「但是」

「諾倫初來此地沒有什麼認識的人…….

嘛,雖然還有我在,但是和我有點不對性子.

這一周間你也看到了,過的像是要窒息一樣」

「但是,爸爸他說了……要和哥哥一起生活的說」

嗚.

被這麼一說,就感覺必須要把諾倫留在家里了.

不,沒有那回事.

無論什麼事都惟命是從是不好的.

保羅也經常犯錯的.

「當然,我沒打算將你們兩個置之不顧.

但是,這樣下去對諾倫也不好,

住宿生活的話,說不定會有什麼收獲」

「…………」

愛莎低著頭.

不知道為什麼,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偏袒諾倫姐姐,是因為我媽媽是小妾嗎?」

愛莎唐突地這樣說道.

妾.

聽到這句話.

我本能的感覺到,這樣下去很不妙.

「小妾是,指莉拉小姐嗎?

愛莎,你聽誰這麼說的?

父親嗎?

還是說,難道是諾倫說的嗎?」

「媽媽說的,還有,諾倫的祖母也……」

愛莎的眼里,滴滴答答的掉下眼淚.

莉拉和,諾倫的祖母嗎,也就是說簡妮思的老家吧.

莉拉說出這種話也是沒辦法的.

她對于我和簡妮思,總覺得有所虧欠.

因此堅決地貫徹著女仆的立場.

所以,對簡妮思的女兒也總是讓著一步也是必然的.

我想保羅應該平等對待了,但是待遇肯定也不是對等的.

簡妮思的老家是貴族.

我記得確實是相當有淵源的家族.

我的叔母泰蕾茲不是什麼壞人.

但是,應該也不是全員都那樣不怎麼在乎身份問題吧.

基本上,有理由疼愛簡妮思的女兒,

但是莉拉的女兒的話,沒有理由去疼愛.

和他們沒有血緣關系的.

不管怎樣都沒有責備他們的打算.

文化如此而已.

「是因為,我,我只有一半,一半血緣嗎……嘶咕……」

但是,這樣肯定是會傷到小孩子的.

愛莎皺著臉,抽泣起來.

我說不定有點誤會了.

愛莎也有愛莎她不好應付的一面.

「我,沒有認為莉拉小姐是小妾,你和諾倫兩個都是我的妹妹呦」

「但是……我,我明明,為了試驗,很努力,很努力地,學習了,但是諾倫姐姐她……」

愛莎斷斷續續地哭訴著.

果然努力學習過了嗎.

明明離試驗只有不到一周了.

為了取得好成績努力學習…….

「愛莎」

「什麼」

「雖然沒有說出來你可能沒有發覺,我已經認可你的努力了呦.所以才允許你不去學校的」

「但是,諾倫姐姐她,也如願住宿了……」

愛莎抽泣著用鼻音說道.

但是,這不是偏袒.

「看待事情,不能這麼片面.

比如說,如果你想在想去學校,說要住進宿舍的話,我也會同意的.

但是,相反的要是諾倫不想去學校,要在家里幫忙家事,我不會同意的.

這也是因為你在試驗里取得了滿分的原因」

我這樣說道,愛莎她撇著嘴一言不發……

然後,

「………………我知道了」

這樣說道.

還是很不滿的樣子.

但是最終還是點頭了.

諾倫好像很有趣地看著她那個樣子.

但是,感覺好像看到一些背後的事情了.

簡妮思的老家看不起小妾生的愛莎.

因此愛莎為了不輸給諾倫而拼命努力著.

不管怎麼說保羅應該是沒有差別對待的…….

但是看來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兩個妹妹之間的關系已經有點扭曲了.

現在身邊已經沒有貴族了.

沒有看不起愛莎的人了.

我好好地注意的話,問題一定能隨著時間解決吧.

「姑且,還是有條件的.諾倫.最少十天一次要回家里露個面」

聽我這麼說,皺起眉頭.

「……那是,為什麼?」

「因為擔心你啊」

而且,我還有監督責任.

把諾倫扔進宿舍就放置不管的話.我就無顏面對保羅了.

「……我知道了」

諾倫帶著不情願的感覺點了點頭——

加上兩位妹妹的新生活開始了.

為諾倫提交住宿申請,做好了入住的准備.

也和西露菲交代過了,在宿舍里萬一發生什麼事情請她照顧一下.

「你要疏遠諾倫醬麼?」

西露菲的語氣中帶著少許責備.

在她看來,把諾倫留在家里,由我們提供各種各樣的照顧才是最好的吧.

其實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但是,看到前一陣子的情況之後,我認為這不是最佳的選擇.

我把這些告訴西露菲.

「我覺得不要把愛莎和諾倫放在一起比較好.

好像老家那邊對她們說了好多像是小妾啊什麼的這樣那樣的話.

不是要疏遠她.只是突然之間走得太近了,稍微拉開一點距離而已」

「嗚嗯……是這樣嗎……我知道了.我也會多多注意一下諾倫醬的」

西露菲爽快地點了點頭.

要是情況能有好轉就好了——

愛莎成為了我家的女仆.

她很優秀.

愛莎開始做家務之後,西露菲的負擔減少了很多.

掃除愛莎全包了.

洗濯也是愛莎來做的.

我的工作也被愛莎搶走了.

已經不能再拿西露菲穿過的胖次貼在臉上嗅了.

只能死心地忍痛割愛,向前看了.

像采購和料理這樣不能全交給愛莎的,還是由西露菲來做.

愛莎在旁邊幫忙.

除此之外,像是安排人打掃煙囪,

還有和鄰里之間的交流之類的,我沒有注意到的事情,愛莎也一件一件地做好了.

真是非常優秀.

沒有明顯的失敗,也沒有缺點.

一定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拼命努力著吧.

愛莎好像是非常認真地在做著女仆的工作.

拋去妹妹的身份,一心的作為女仆工作.

是莉拉的教育結果嗎.

她基本上把家里的事情全包了,

我們回來之後,再幫西露菲准備晚飯,

幫我准備洗澡水,

我和西露菲入浴的期間准備好替換的衣服,

還用梳子幫洗完澡的西露菲梳頭.

西露菲要值夜班的時候還身穿防寒服,說著「夫人,請慢走」送她出門.

西露菲對此則是誠惶誠恐的.

看著這樣的兩人,實在是很有意思.

另外,家里來客人的時候,愛莎也負責照顧.

話雖如此,這些天來訪的客人也只有七星一個.

為了為之前的事情道謝而來.

說是為了准備回禮,來問問我想要什麼樣的召喚魔法陣.

另外實驗也馬上就要進行到第二階段了,順便來向我說明一下.

愛莎勤快地照顧著七星.

准備浴室和替換的衣服.幫忙洗身體.

鬧得七星相當郁悶.

臨走的時候,挖苦我說,支使妹妹什麼的實在是邪道啊.

說不定對于她來說,洗浴是獨自一人享受孤獨,放松心靈的時間.

下次七星再來借用浴室的話,還是叫愛莎放她一人不要打擾吧.

晚飯後,愛莎也為在客廳打發時間的我提供著各種各樣的照顧.

一會兒確認爐火的狀況,一會兒又拿來溫暖的熱飲.

雖然我也覺得被妹妹照顧有點不像話.

但是,愛莎看起來很高興.

暫且先這樣也好吧.

也沒有強迫她這麼做.

說起來,從小使用魔術的話魔力總量是會增加的.

我突然想起這條法則.

不去學校的話,至少充分鍛煉一下魔術比較好吧.

雖說已經10歲了應該不會有那麼明顯的變化了,但是成長空間並不是零.

順便把攻擊魔術掌握到中級左右比較好吧.

雖說初級的水平討生活也完全沒問題.

但是在實戰中使用最順手的是中級的魔術.

「愛莎,稍微過來一下.我教你些魔術」

「哥哥要教我嗎!?」

愛莎露出非常高興的表情.

她在感情劇烈波動的時候,就會忘記用敬語.

比起莉拉還差得遠呢.

「以防萬一.就算你不願意也……」

「怎麼可能不願意!」

愛莎這樣說著,跳著坐到我的膝蓋上.

哎呀好可愛.

「拜托了!」

我開始教愛莎魔術.

話雖如此,基本的東西愛莎都已經學會了.

剩下的知識咒文而已,讀一下魔術教材的話很快就能記住中級咒文了吧.

順便一提,愛莎她做不到無詠唱魔術.

果然,已經10歲了就不行了嗎.

總之,監督她每天把魔力使用到極限了.

到了晚上,愛莎偷偷爬到我的床上.

「哥哥,可以一起睡嗎?」

因為前些日子和姐妹倆對話那件事情,我變得很寵愛莎了.

嘛,一起睡也沒什麼不好.

「也好,來吧」

我沒有多說什麼,招呼她上床.

愛莎的身體比西露菲小一號,體溫也更高.

因為這一帶氣溫很低,當做抱枕簡直棒極了.

當然,不會做任何和諧的事情.

說實話,沒有任何和諧的心情.

基本上,她連第二性征都還沒發育結束.

這方面的知識雖然已經知道了,但是性欲這方面還早得很呢.

沒有任何見不得人的想法.

嘛,如果萬一愛莎對我抱持著性欲的話,到時候就一定要讓她死心了.

雖然不是想說什麼近親相奸或是倫理方面的問題.

但是我可不想導致家庭關系崩壞——

那麼,西露菲不在的日子就這樣了.

問題是她沒有夜班的日子.

每3天1次,我和西露菲的夜生活.

妹妹也在,我想著暫時應該控制一下.

但是,想到身邊睡著毫無防備的女孩子,我就根本無法自制.

不,真想忍的話還是能忍住的.

只要自己處理就好了.

但是,家里一直有愛莎在.

也不可能在學校的廁所里處理.

明明有老婆在,還獨自處理也有點可惜.

這樣,經過各種各樣的困擾之後,最後還是慢慢囤積了起來.

我這個性欲強烈的年輕身體,只要一周不處理就會瀕臨爆發了.

在這年輕的身體旁邊,還睡著可愛的女孩子.

而且那孩子還是處于all ok的狀態.

也勇敢地說過,要努力生下孩子.

一直強忍的話反而可笑.

「呼……」

結果,還是干勁十足的來了一回.

姑且鎖上了門鎖,還用土魔術加強了隔音.

……但願愛莎沒在附近偷窺吧.

「今天的魯迪,很厲害呢……」

事後,西露菲渾身脫力.

被汗水濡濕,有點凌亂的頭發很是妖豔.

現在是甜蜜的枕邊情話之後,

正穿著居家服坐在床上,用濕毛巾擦拭著身體.

居家服是用柔軟的材料制成的,稍微有一點土氣.

比起汗衫,不如說更接近于夾克.

西露菲曾經說過「這個不是很色氣呢」,但是在我看來豈有此理.

不如說只有這樣的打扮才能體現出西露菲的色氣.

感覺像是和田徑部的女孩子上床一樣.

不是很性感,卻反而更加興奮.

也就是所謂的小清新呢.

(譯:原文侘び數寄,茶道用語,指清新淡雅,茶道這種東西我完全不懂,現學現賣)

這就像是,艾莉絲穿的黑色睡袍,

艾莉娜麗絲常用的充滿挑逗性的成套內衣,

換句話說,如果是像莉妮雅和普爾塞納那樣豐滿的體型的話,就不能這樣穿了.

西露菲很適合這樣不顯色氣的東西.

「……」

「嗯?怎麼了魯迪」

回過神來,我正從背後輕撫著西露菲纖細的身體.

真是不錯的身體吶.

雖說沒有什麼起伏,但也不是一馬平川.

雖然幾乎沒有脂肪,卻也不失溫潤柔軟.

僅僅是這樣抱在懷里撫摸著,我的避雷針就已經突破天際了.

「那個……還想要嗎?」

「不,西露菲,明天還有工作,我,會忍耐的.明天早上,稍微揉一下,我就滿足了」

「真是的.不用忍耐也可以的說,來吧」

西露菲一骨碌滾到床上.

然後,對我張開雙臂.

「可以呦,魯迪.來吧」

西露菲紅著臉,害羞地說道.

我的忍耐力瞬間就崩壞了.

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忍耐了.

我雙手合十,以跳水的訣竅向著很快脫光衣服的西露菲飛撲過去.

晚上的生活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然後.

說起諾倫,她在准備住宿的這幾天里相當老實.

和我之間沒有什麼特別的交談.

話雖如此,倒也說不上態度不好.

跟她說了什麼的話,也會坦率地聽話.

但是,還是很難說關系變好了.

對我來說,希望和諾倫稍微親密一點.

因此曾經一度邀請她「來一起洗澡嗎?」.

也就是所謂的坦誠相見.

「……不要」

但是,諾倫一臉厭惡的拒絕了.

代替的愛莎說著「啊,我要一起洗」,來幫我擦背按摩了.

愛莎不管什麼事情都做得無懈可擊呢.

連這種事都做得很順手呢,一定能成為優秀的soap小姐了.

(譯:原文ソープ嬢,呃,這是個那方面的術語,指那些提供泡泡浴服務的有技術的女人)

不,要是真成了那樣我就頭疼了——

幾天後,諾倫入住的宿舍准備好了.

室友是一名四年級生.

和七星同級.

至少如果是五年生或者六年生的話,就能有一些社交性的熟人了.

那位室友是個長著鸚鵡一樣的頭冠,像是鸚鵡一樣的少女.

頭上的冠子會隨著感情噗嚕噗嚕地抖動.

魔族嗎,是鳥系的獸族吧.

名叫梅麗莎.

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傳聞.

這個學校里也有很多混血種.

要提前提醒一下諾倫不要做出歧視的發言呢.

姑且,先和室友打個招呼比較好吧.

我這麼想著,帶著笑容靠近過去,卻被避開了.

沒有對上話.

有那麼可怕嗎.

說不定,在學校隱瞞住諾倫和我的關系比較好.

我在這個學校里好像是被當做番長的.

要是因此導致諾倫被大家懼怕,交不到朋友就太可憐了.

嘛,我想不用擔心這麼多,到時候總有辦法的.

這樣從一到十全都照顧到的話就有點過度保護了.

一旦發生什麼的話,就拜托西露菲,盧克和阿莉耶魯吧.

那三個人是學校里的人氣者.

三人在一起的話,自然就會聚集起人群.

處在那樣的圈子里,社交性自然就會提高了,也能交到朋友吧.

不,在那三人身邊,反過來遭到別人的嫉妒也是有可能的.

不不,那樣艱辛的考驗,也是成長中的一環不是嗎.

嗚嗯.

好複雜.

人與人之間的交際真心好複雜.

無論如何,這都是必須諾倫自己想辦法的事情.

在發生什麼意外之前,還是不要干涉太多比較好.

暫時先在一旁觀望吧.

話雖如此,啊啊,還是好擔心啊.

果然還是從自家通勤比較好吧.

送諾倫去宿舍的當日.

我反複地叮囑著提著包穿著制服的諾倫各種注意事項.

在宿舍里要遵守規定啊.

要努力學習啊.

見到魔族,不要歧視他們啊之類的.

雖然想說的話還有很多很多,但是說那麼多的話也記不住的吧.

「諾倫.在學校遇到什麼困難的話,要和我,或者和西露菲說啊」

總之,這一點要先說好.

「好的」

諾倫看著我的眼睛答道.

我能盼到和她友好相處的日子到來嗎.

好不安啊.

「還有,早晚要好好刷牙啊」

「好的」

這個也要說一下.

「也要勤洗澡啊」

「好的」

那個也要說一下.

「作業也要好好做」

「……好的」

對了,還要注意別生病.

「還要注意別傷風啊」

「……」

諾倫用非常厭煩的眼神看著我.

果然還是有一點擔心啊——

間話 人偶研究和主從關系

七星陷入困境的時候,實際上提出解決方案的其實是薩諾巴,

實際上,在稍早之前,解明了那個人偶上的一個秘密.

那是七星發狂前,大概一周左右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師傅,請您過目」

那一天.

我走進薩諾巴的研究室的時候,他興高采烈地把一個箱子拿到我面前.

臉上的表情比平常的薩諾巴要驕傲好幾倍.

「這啥」

「那個人偶的手臂」

薩諾巴把箱子放在桌子上,從中取出用布包著的東西.

把包布打開一看,正如他所說,是人偶的手臂.

只不過,是像羊羹一樣切成了圓片.

「塗裝剝落的部分仔細看得話能看到接縫,

我就想會不會是這樣就試著切了一樣,結果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薩諾巴把手臂切片的斷面遞給我看.

上面密密麻麻地畫著像是二維碼一樣的圖案.

(譯:原文QRコード,即QR code,話說經常能看到這個詞,但是沒仔細想過是什麼意思,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就是二維碼)

是魔法陣.

和七星畫的完全不同.

不可思議的花紋.

那些花紋布滿了切片的斷面.

正反兩面都有.

花紋有些許不同.

就算是同樣的切面,花紋也不一樣.

「原來如此……手腕是靠魔法陣連接的嗎.但是結合面有稍微有些不同還真是有趣呢」

簡直就像是肉質的斷面圖一樣.

像是人體的切片一樣栩栩如生.

「不過,原來還有接縫,之前沒有發覺呢」

「因為上面被塗裝蓋住了.要不是把上面的塗裝剝掉了,朕也發覺不了的」

「這樣啊」

薩諾巴由于這初次的大發現,變得非常興奮.

我就冷靜一點吧.

沒有某種特殊技術是動不起來的,這一點我已經很清楚了.

「是嗎,就是因為畫著這麼多的魔法陣,所以才能做出那麼縝密的動作嗎」

「哦呀,師傅知道這些魔法陣是干什麼用的嗎?」

「不,不知道」

這個魔法陣是用來活動手臂的嗎.

還是說,還是說不把魔法陣畫在手腕這類地方的話,就沒法好好禦制其動作了呢.

或者說是別的什麼作用呢.

這一點不深入研究一下是搞不清的.

不論如何,這玩意能夜里在家中徘徊,掃除.

發現敵人予以擊破.

掃除結束之後回到充電場所充電.

有著如此機能.

就連倫巴也沒有如此高性能.

(譯:原文ル○バ,即ルンバ,就是那個萌萌的掃除機器人,物語第二季班長家里那個,我不知道這貨官方譯名是什麼,姑且音譯)

還附帶驅除敵人的功能,這已經是小惠惠的等級了.

(譯:原文ホ○ホイさん,即ホイホイさん,惠惠桑,漫畫《一擊殺蟲》的主角,二頭身武裝妹抖手辦.

基本上是個推銷手辦系列,出過OVA和游戲,cv是釘宮,算是個稀有聲線,

釘宮的三無聲線印象中沒在別的地方聽過,不過釘宮的聲線其實都差不多就是了)

不可能是在頭部和胴體上稍微畫點魔法陣就能完成的吧.

我並不是想做出倫巴來.

我想做的是自動人偶.

首先自己想要做出來看看,

而且如果真能做出來的話,肯定大賣.

一定能賣出相當高價吧.

不,倒也不是說想要賺大錢.

只要普普通通就好了,像我這樣的家伙就算有錢了也只會浪費而已.

雖然和借推廣人偶恢複斯貝魯特族名譽是另一碼事…….

這個是我的夢想.

夢幻的妹抖蘿蔔.

「恐怕頭部和胴體的驅動和禦制都是靠這些魔法陣達成的.如果再遇到這樣需要『切開』的地方,請慎重一點.」

「好的師傅」

薩諾巴點點頭,用布包住手臂的切片,放進箱子里——

于是,就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薩諾巴提出了解決方案.

因此,七星的疊層構造魔法陣才得以完成.

一度放棄的異世界召喚也成功了.

不久之後,妹抖蘿蔔也肯定可以完成的.

夢想和現實,並沒有那麼遙遠.

這樣一來,我也拿出干勁了.

我今天也是,前往薩諾巴的研究室.

腳步感覺很輕盈.

「薩諾巴,我進來咯」

我敲了一下門,走進薩諾巴的研究室.

一位女性正向門衛一樣站在那里.

算不上什麼美女,卻是為能引起人注意的女性.

「哦哦,金潔小姐.好久不見了」

雖然剛照面的時候她用懷疑的目光看著我,

但是我打過招呼之後,就板起面孔低下頭.

「這不是盧迪烏斯殿下嗎.好久不見了」

原西隆騎士,第三王子薩諾巴親衛隊.

金潔·尤克.

真令人懷念呢.

「本想要上門拜訪一次的,但是最近有點繁忙實在抱歉.」

「不,該道歉的是我這邊.明明無償地將妹妹們護送至此,卻還沒有致謝……」

「多虧了愛莎殿下,路途中才沒有浪費時間.應該是我這邊致謝才對」

通過金潔身旁,進入研究室.

薩諾巴和朱莉和往常一樣,做著各自的工作.

薩諾巴在抄寫斷片上的魔法陣,朱莉則用雕刻刀削著手辦.

總之,朱莉那邊快要完工了的樣子,我走過去看了一下.

「怎麼樣了?」

「嗯,很快,就能完成了,grandmaster.您看怎麼樣?」

「不錯呢.這薩諾巴的人偶.但是,稍微有點太帥了吧」

「master,很帥」

嗯.

雖然刀工還很粗糙,但是已經很有味道了.

姑且,先指出了些許細微的缺點,

因為朱莉品味很好,這樣下去一定能不斷提高的吧.

薩諾巴那邊,好像還要花上一段時間的樣子.

突然發現,金潔一直在看著我這邊.

「……怎麼了,金潔小姐」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那個,你成長了很多呢」

「從之前那次到現在,已經有4年左右了吧?那當然是會成長咯」

最近,感覺好多人都說我很帥.

說不定是有了所謂的男人味了吧.

要是沒有和西露菲結婚的話,現在已經建起後宮了吧.

不,後宮也有後宮的難處.

那樣的話也不能輕松的以生孩子為目的上床了.

「話說回來,金潔小姐以後打算怎麼辦?」

「我打算常伴在薩諾巴大人身邊」

「也就是說從新做回護衛的工作嗎」

「是的.因為任務已經完成了」

任務指的是保護莉拉和愛莎平安.

數年前薩諾巴交給她的任務,她好像一直忠實地守護著.

令人尊敬的忠貞.

薩諾巴應該再多回報她一點吧.

君主慷慨,臣下效力.

「薩諾巴,給她點褒賞比較好吧?」

「不,盧迪烏斯殿下,我……」

「嗯.也是呢.金潔.你有什麼想要的嗎?」

薩諾巴有點小題大做地問道.

金潔愣了一會.

至今為止,薩諾巴一定從來沒有回報過她什麼吧.

稍微考慮了一會之後,金潔單膝跪地,垂下頭.

然後說道.

「那樣的話,請允許我教育朱莉……

雖說是盧迪烏斯殿下的徒弟,但是侍奉薩諾巴大人的話稍微有點沒規矩」

「嗯,朕准了」

「是!萬分感謝!」

教育的許可.

和我想的不太一樣呢.

結果,還是為了薩諾巴不是嗎.

不,或許有規定奴隸不能接受高度教育也說不定.

人類就是因為偷嘗智慧果實才被逐出伊甸園的.

擁有智慧之前,就連自己是特攻隊一員這種事也不會產生任何疑問.

對支配者來說,手下人從某種角度來講越傻越好.

所以不會讓他們接受教育.

然而相對的,發展的可能性也會降低.

嘛,算了.

要是要求土地之類的話也很困擾.

而且也不討厭這樣不求更多的忠誠關系.

「那麼,繼續研究吧.進行到什麼地步了?」

「接下來要開始著手腿部了」

「我想,腳部等到手臂的魔法陣研究清楚之後比較好吧?切片之後就沒法還原了吧?」

「嗚嗯,也是呢」

「也讓克里夫前輩和七星看看的話,說不定能發現什麼」

我和薩諾巴一邊這樣聊著,一邊著手第二條手臂的解體工作.

這時,金潔突然站到我身邊.

我轉頭一看,她露出有什麼想說的表情.

「怎麼了?」

「盧迪烏斯殿下……那個,薩諾巴大人好歹也是西隆的王室.

就算是師徒關系,那樣的語氣,還是有些失禮吧?」

「嗯?」

失禮.

說起來,今天對薩諾巴一直都挺不客氣的呢.

雖然我想平常我應該都是用了一些敬語的,

但是前幾天也被愛莎說過了,說不定現在稍微有點放松了.

作為家臣,看到別人用隨便的語氣和自己的主人說話,肯定會感覺焦躁的吧.

沒辦法,在金潔面前就用敬語吧.

「也是呢,真是失禮了.因為薩諾巴的好意,不知不覺就……」

就在我這麼說的時候.

薩諾巴動了起來.

「金潔啊啊啊!」

薩諾巴抓住金潔的脖子.

就這樣舉起來抵到牆上.

響起咚的巨大一聲.

朱莉嚇了一跳停下了手頭的工作.

「你丫!難得師傅終于向朕敞開心扉了!你在說什麼玩意啊!給朕訂正!向師傅道歉!」

「咕……唔咕呃……!」

金潔很痛苦的樣子.

喂.

喂,來真的啊.

做過頭了吧!

「薩諾巴!薩諾巴!快放手!」

我這樣一喊,薩諾巴痛快地放開手.

金潔的脖子清楚地印著薩諾巴手的痕跡.

她按著脖子,「嗚嗚」地皺起臉.

手好像抬不起來的樣子.是被摔倒牆壁上的時候,肩膀骨折了嗎.

我當即詠唱治愈魔術,為其治愈了傷勢.

金潔當場跪下,向我低下頭.

「咳……咳……盧迪烏斯殿下,非常抱歉」

她向我道歉了.

感覺仍舊被勒緊頸項一樣.

「……」

我感覺到無地自容.

向我道歉,這搞錯了吧?

該受到責備的不是金潔吧.

我轉向薩諾巴.

「薩諾巴!你傻嗎!」

「哈……?但,但是師傅,這家伙明明不知道我和師傅的關系還多管閑事」

「那樣的話用嘴說不就好了!」

長年侍奉他的金潔.

4年來身處異地,保護著我的家人的金潔.

經過了這4年的艱辛,又特地回到薩諾巴的身邊.

然後,只因為一句失言,就被絞喉,碎肩.

不管怎麼說都太殘酷了.

薩諾巴把和我之間的關系看得很重.

這一點我很高興.

但是,也不應該因此就輕視這個像忠犬一樣的女人吧.

「不,盧迪烏斯殿下,沒關系的.

一段時間不見,看來薩諾巴大人也成長了.

我對此,沒有任何不滿」

金潔滿臉認真地說道.

……咦?

我搞錯了嗎?

雖然我覺得應該再多回報她一點.

但是這其實是我不知趣多管閑事了嗎?

「……薩諾巴」

「是,師傅」

「對我來說,你是一位非常棒的友人」

我這麼一說,薩諾巴啪的一下臉上生輝.

「但是啊,金潔小姐保護了我的家人.

自從之前分別,已經過了4年左右了吧?這期間一直保護著.

可以說是我的恩人.希望你不要那麼輕視她啊」

「我知道了師傅.金潔.抱歉了」

薩諾巴帶著微妙的表情點了點頭.

但是,金潔說道.

「不,薩諾巴大人.請不要說這種話.鄙人已向薩諾巴大人宣誓效忠,萬死不辭.

我多管閑事了,真是十分抱歉」

看到金潔這樣畢恭畢敬的態度,我已經不好再說些什麼了.

這也是一種主從關系吧.

薩諾巴犯錯的時候,能夠好好的進言嗎.

嘛,算了.

這也不是我應該在意的事情.

不了解西隆的上下關系的我,就算插嘴也只是添亂而已——

薩諾巴和金潔的關系先放到一邊不提.

自動人偶的研究到是進展得很順利.

「那麼,雖然我說了優先手臂部分,但還是以你的判斷為主」

「不,就按照師傅的方案來做吧.比起拆散了再重組,先從同樣手臂著手比較安全吶」

因此,我們決定先從手臂開始解析.

是要向克里夫和七星尋求幫助呢.

還是說薩諾巴自己一人進行研究呢,這就交給他自己判斷了.

雖然我個人是想要出手幫忙的,

但是薩諾巴他一個人也好好的推進著研究,應該不需要我插手了吧.

「請放心交給朕吧,看來朕應該是有這方面的才能的」

「是這樣嗎?」

「是,朕自己也覺得吃驚,最近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整日做著自己喜歡的研究.

身旁還有自己專屬的人偶師在做著手辦.

對這家伙來說這樣的每天都是最棒的吧.

即使如此,畢業之後打算怎麼辦呢.

在這里定居嗎.

嘛,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了的事情.

就算薩諾巴在這里的理由之一是因為我,也是如此.

「嘛,加油吧,我還會來的」

「誠心恭候你您大駕光臨」

「對金潔小姐溫柔一點呦」

「當然的」

這樣說完之後,我離開了研究室——

就這樣,人偶的研究順利進行著.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3話 姐妹的待遇     下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5話 番長和他的伙伴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