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5話 番長和他的伙伴們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5話 番長和他的伙伴們

(譯:這里先插一句,番長翻譯成中文應該叫什麼?老大嗎?總覺得味道不對啊.姑且就直接照搬番長了,希望大家能看明白.)

一個月時間就這樣轉眼而過.

今天是拉諾亞魔法大學·番長聯合會議召開的日子.

啊,不對.

是特別生班會.

參加者和往常一樣.

除去七星和巴帝伽迪,共6人.

我,薩諾巴,朱莉,克里夫,莉妮雅,普爾塞納.

顧問七星和特別顧問巴帝伽迪缺席——

現在,我正在為某事煩惱.

是妹妹諾倫的事情.

雖說住進了宿舍,但是我和她之間還是沒有任何進展.

不止如此,就連在樓道擦肩而過的時候都無視我了.

有時還會露骨地向我投來輕蔑的視線.

不,雖然輕蔑的視線恐怕是我自己的被害妄想…….

但是總之,關系沒有變好.

嘛,這樣也好.

雖說這樣就好.

但是果然有點寂寞呢.

並不是說因為是兄妹所以無論如何都要處好關系.

就算平常沒有好好相處,要是發生什麼事情的話諾倫應該還是站在我這邊的.

要是她發生什麼事情,我也會變成怪獸家長的.

(譯:原文モンスターペアレント,和式英語,即怪獸家長,

國內至少我上學的好時候很還沒有這個概念,感覺解釋不太清楚,

套用wiki解釋就是向學校提出不合理要求的監護人,簡單來說就是寵孩子吧)

嗯.

番長的立場在這種時候就顯得很方便了呢.

要是諾倫被人欺負了,就算班主任放置不管,我也能做點什麼.

因為我和吉納斯是熟人,也可以和教頭商量.

這種事情能和班主任的上級商量是很重要的.

下次有機會送吉納斯一點禮品吧.

(譯:原文是お中元,特指中元節禮品,但是對文意沒影響,這里突然提中元節也有點奇怪.

看老師的投稿日期,這一章的寫作時間應該是中元節期間,僅此而已,所以干脆不翻出來了)

但是,在這一個月里,諾倫好像一個朋友也沒有交到.

在樓道里看到她的時候,也大多都是一個人.

雖然不像是感覺很寂寞的樣子,但是我看在眼里覺得心神不甯的.

不,朋友什麼的就算沒有也沒什麼關系.

但是,在班上過得好嗎.

在宿舍里過得好嗎.

實在是很擔心.

雖說如此,但是感覺我又不好自己插手.

說道我認識的一年級生,只有頭號不良那一位.

(譯:原文一號生筆頭の不良,之前出現的時候我干脆就沒翻照搬的,現在還是沒想好怎麼翻,

不知道大家看沒看過《男塾》,劍桃太郎就是一號生筆頭)

勉強指使他去做些什麼的話,感覺肯定會暴露的.

話說回來,那個頭號不良,叫什麼名字來著.

只記得給人感覺像是只小哈士奇了.

「最近,boss沒什麼精神吶喵」

「就是的說」

就在我這樣煩惱著的時候,莉妮雅和普爾塞納湊過來窺視著我的臉色.

喵的說,喵的說著聒噪的兩個人.

她們是獸族男性們的偶像.

自從通過我,和阿莉耶魯王女和解之後,

經常能在樓道里看到她們被小弟們包圍.

肯定沒有煩惱過沒有朋友這種事吧.

「對這樣的boss,咱准備了禮物喵」

「花了一個月時間准備的說」

莉妮雅這樣說著,把旁邊的包包擺到了桌上.

相當大呢.

里面裝的是什麼呢.

「哎呦,要回家之後再打開看喵」

「要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的說」

喔,很可疑吶.

什麼呀.

難道說是那個,那什麼粉嗎?

開心仙貝的粉末嗎?

(譯:原文ハッ○ーターン,即ハッピーターン,亀田製菓出品,

這玩意根本沒有出口所以也就沒有正經的譯名,隨便翻的,就是個暢銷零食而已.

日站有不少關于這個的a和都市傳說,例如

"我朋友的朋友說過,ハッピーターン是用她朋友的骨灰和白粉做成的"這樣的)

在北方大陸的東邊,還有魔大陸的部分地區,市場上還流通著能讓人感到幸福的粉末.

這個國家里,並沒有法律嚴禁那種粉末.

姑且,米莉絲和阿斯拉好像有那樣的法律,但是這一帶沒有.

不,我當然沒打算沾染那種粉末.

萬一產生依賴症狀的話,

以我的中級解毒魔術師治不好的.

聽說那種粉造成的禁斷症狀,需要聖級才能夠抑制.

基本上,我也沒有困擾到需要依賴這種粉的地步.

但是,說不定能派上什麼用場呢.

姑且先收下吧.

至少缺錢的時候還能賣掉換錢.

「那就多謝你們了」

「沒啥啦喵」

「在boss手下干活還真夠嗆的說」

啊.

對了.

說起來,她們倆也是住宿生.

在宿舍住了6年的話,以她們的面子應該能幫上些忙吧.

稍微和她們聊聊吧.

「其實我現在煩惱的,是關于妹妹的事情」

「妹妹?啊啊,上次見過了喵.穿得像侍女一樣的孩子」

「在市場上看到了的說.一聞就知道了的說.滿滿都是boss的氣味的說」

看來兩人在街上見到過愛莎了.

那個妹抖妹妹,經常在我身邊陪睡,肯定會沾上我的氣味的吧.

「不是那個,是一個月之前開始住在宿舍里的稍大一點的妹妹」

「誒?兩個,有兩個喵?」

「住宿了的說?」

兩人面面相覷.

諾倫這邊沒有見過嗎,見到也發覺不了的吧.

因為不和我接觸所以應該也沒有沾上味道吧.

「是,但是她好像討厭我,最近在這里完全沒有對話.怎樣才能處好關系呢?」

「誒,那個……是喵.唔,這可是難題喵」

「由我們來宣傳一下boss的優點怎麼樣的說」

情報操作嗎.

如果盧迪烏斯先生成為學校里的超級英雄的話,

多少也能和諾倫說上話了吧.

不過我覺得要是讓莉妮雅和普爾塞納去做的話,絕對會變成盧迪烏斯番長的光榮事跡了.

(譯:原文ルーデウス番長のマジパネェ逸話集,其中マジパネェ原本是個不良用語,

我實在想不到合適的翻譯所以就整體意譯了,我給個解釋鏈接,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下,

.paradisearmy.com/doujin/pasok.panee.htm)

比起這樣,我希望像是救助幼犬之類的更溫馨的小故事呢.

和朱莉相遇的時候的事情說不定就不錯.

「啊啊,對了.那孩子,好像還沒有交到朋友呦.

雖然才剛一個月,我現在操心可能過早了.

但是果然轉學生的話,可能沒法適應班級里的環境,這一點我很不安啊」

「對,對啊喵.現在還太早喵」

「說不定只是缺少個契機而已的說」

從剛才開始,莉妮雅和普爾塞納就顯得很可疑.

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點焦躁的樣子.

這兩個家伙像是這種感覺的時候,肯定是隱瞞了什麼.

「……你們倆貨,不會背著我對我妹妹做了什麼吧」

「那,那種事情完全喵有!」

「對的說!您這麼說我太傷心了的說!我們一直好好遵守boss說的『不能欺負弱者』的說!」

是嗎.

那,為什麼這麼慌張啊.

很可疑啊.

不過嘛,現在這麼說過之後,如果諾倫真的被欺負了,她們兩人應該會幫忙的吧.

「b,boss的妹妹,多大了喵?」

「比像侍女那個大的說?還是小一點的說?」

她們問著奇怪的問題.

姑且是大一點,但也就差了幾個小時.

「同歲呦,都是10歲」

「是,是喵!」

「那樣的話就安心了的說,我們什麼也沒做的說」

看樣子是有什麼虧心事了.

估計是在新生面前擺擺架子之類的吧.

嘛,只是嚇唬嚇唬的程度的話,也沒什麼問題吧.

「喵啊,boss.那個包包啊」

「里面的東西就算您不中意也請不要生氣的說.是特意為boss准備的說」

兩人戰戰兢兢的.

收到別人的禮物的時候還真是很緊張呢.

雖然稍微有點危險的感覺.

但是從現在就開始期待打開的時候了呢.

「特地為我准備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會生氣呢」

就算里面放的是死老鼠之類的東西,嘛,頂多也就是嚇一跳吧.

這時,我突然感覺到鄰座的克里夫的視線.

「克里夫前輩怎麼看?」

姑且問了問.

「……哼,朋友神馬的沒有也活的下去!」

看來這種話題對克里夫來說太過沉重了.

安心吧,你不是一個人呦.

還有艾莉娜麗絲在呦.

……啊,當然我也是.

但是,就算是像克里夫一樣不會看氣氛的,

哥哥我希望諾倫你至少還是要交到一個熟人啊——

午休.

七星在食堂露面了.

那家伙也察覺到飲食的重要性了吧.

不過,吃飯的時候是應該保持安靜的.

「干嘛……」

「不,沒什麼」

一看過去就反被瞪了.

明明是她自己推廣開的料理,好像她自己卻至今為止幾乎都沒有吃過.

味道方面好像不怎麼樣,基本上沒有露出一點感覺好吃的表情.

「好像很難吃呢」

「嗯嗯,雖然是照我自己做出的食譜制作的,但還真是糟透了呢」

「因為這個世界上的食材沒有日本那麼好呢」

「是啊」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喜歡吃的東西嗎?」

「在你家里的時候吃過炸薯片吧.那個很美味呢」

西露菲做的那個嗎.

確實,這種簡單的東西的話,和原來世界味道的差異應該比較小吧.

「下次再做一點吧?」

「……不用了」

好好好,下次七星再來泡澡的時候,准備一點吧.

不過,這一個月里,一直沒見到巴帝伽迪.

在食堂也一次都沒遇到.

關于魯傑路特那件事還有很多話想和他說.

不過,拜此所賜,朱莉的餐桌禮儀越做越好了.

這些都是金潔在教給朱莉的.

巴帝伽迪也在的話,就不能這麼做了.

但是,巴帝伽迪不在總覺得缺點什麼.

果然那個笑聲是很重要的嗎.

我記得在哪里看到過,笑容可以產生讓人感到幸福的物質.

「呼哈哈哈哈哈!」

「什,什麼啊,突然就笑起來了,我,我怎麼了嘛?」

「師傅?」

「grandmaster……?」

突然試著笑了一下,

但只是集中了大家的視線感到羞恥而已.

做不到巴帝伽迪那樣呢.

「有什麼可笑的嗎?」

這時,盧克現身了.

還是一如既往的帥哥,但是今天沒有帶著粉絲.

西露菲也不在.

「因為沒看到魔王大人,所以試著用笑聲呼喚一下什麼的」

「是嗎……盧迪烏斯.能稍微來下學生會室嗎?」

盧克露出有點難辦的表情.

發生什麼問題了嗎.

「我知道了」

我趕緊扒了幾口飯,跟上盧克.

盧克好像有點生氣.

腳步顯得很粗暴.

來到學生會室,照例是那兩個人在等著我.

阿莉耶魯的表情雖然和往常一樣,但是臉色稍微有點差.

西露菲也是一臉不安的表情.

在她們面前的桌子上,放著一個小袋子.

看來新學期伊始就發生了什麼問題.

「辛苦了.發生什麼問題了嗎?」

「是的……」

阿莉耶魯歎著氣點了點頭.

是很棘手的案件嗎.

「不,其實最近,女子宿舍新入生的臉色都不怎麼好」

「哦哦」

女子宿舍的新生嗎.

看來是和諾倫也有關系的話題吶.

「根據調查,所有胸部較小,面容姣好的孩子都在煩惱」

難道說,諾倫也被卷入其中了嗎.

要是那樣的話,我就一定要幫忙了.

要是在這里把這個大問題華麗地解決了的話,

諾倫說不定會稍微尊敬我這個哥哥一點了.

「今天,稍微詢問了一下其中一人,據她所說,莉妮雅和普爾塞納,那個……」

看來跟莉妮雅和普爾塞納也有關系.

雖然聽她們說沒有欺負弱者.

但是說不定做了什麼恐嚇之類的勾當.

揮舞著柴魚和肉干把女學生逼到角落里之類的.

「她們好像強迫女學生當場脫下內衣來著」

內衣……?

「……」

我的視線投向腋下夾著的包包.

不會吧.

不不不,不會吧.

「進一步收集情報之後,那兩個人吃飯的時候好像說過「這樣一來boss一定會高興的」」

「……」

也就是說,這個包里裝的胖次嗎.

而且還是沒有洗過的嗎.

搞啥啊.

誰拜托你們做這種事啦.

啊啊,稍微有點高興的自己好討厭.

「然後,聽說她們把到手的內衣全都裝到一個包里了……」

阿莉耶魯這樣說完,靜靜的將視線投向我帶著的包包.

然後在場的全員都注視著那個包.

一定連包包的外型情報也收集到了吧.

然後,恐怕這個包里十有八九裝的是胖次.

也就是說包里裝的滿滿都是夢想啊.

「盧迪烏斯大人,雖然有點失禮……」

「這個包是今天早上從莉妮雅和普爾塞納那里拿到的.

雖然說是要回家之後再一個人查看所以我還沒有確認,

但是這麼說來恐怕里面裝的,肯定是那個了」

我先發制人道.這種時候一旦陷于被動就糟了.

「是這樣嗎,姑且確認一下……是你命令她們去做的嗎?」

「不不不,完全不是」

我果斷答道.

這里的回答不容任何錯誤.

不以毅然的態度回答的話.

一定會被誤解的.

「那麼就是和盧迪烏斯大人無關咯」

「完全無關」

基本上,我為什麼要策劃如此瘋狂的事件啊.

而且還是在妹妹入住宿舍的這段時期.

可惡,怎麼才能證明我的清白啊.

解開誤解的方法…….

「我知道了,我相信您」

阿莉耶魯小小地呼了一口氣說道.

她相信了.

明明沒有任何證據.

「非常感謝」

「不,我原本就覺得很奇怪.

明明和西露菲共度了那麼激烈的夜晚,還對別的女人……」

連激烈的夜晚都泄露了嗎?

話說,我昨晚說的那也可恥的台詞也知道了嗎?

「……西露菲.你全都和王女大人說過了嗎?包括咱們的夜生活嗎」

「沒,沒有啊.那種事當然不會說啊!阿莉耶魯大人,到底怎麼回事!?」

西露菲慌忙搖頭道.

這也是當然的,不管關系多好,也不會把夫妻的夜生活也詳細的說出來吧.

其實就算說了,也沒什麼特別困擾的.

除非西露菲背著我抱怨「我滴男友真心短小呢」神馬的話.

「不,只是套下你們的話而已.新婚生活能夠順利比什麼都好」

阿莉耶魯泰然自若的說道.

嘛算了.

但是,為什麼莉妮雅和普爾塞納那倆貨會做出這種事情…….

收集胖次什麼的,正常人連想都不會想吧.

不,說起來,感覺以前好像說過這種事.

收集女學生的胖次什麼的…….

我以為肯定是開玩笑的,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嗯,不是我的錯呦.

和我沒關系.

就當做是這樣吧.

「嘛,我想應該是出于善意的暴行,因此我來警告她們一下就算了吧.

啊,這些還請阿莉耶魯王女幫忙還給被害者了.

啊啊,里面的東西我當然沒有看過,也沒有碰過喲」

我這樣說著,把包遞給阿莉耶魯.

莉妮雅和普爾塞納應該也沒有惡意.

必須要好好和她們說明白.

除了剛脫下來的意外完全不需要…….

想讓我高興的話,就應該在我眼前脫掉.

不不不,該說的不是這種事.

不對不對.

「是,確實」

阿莉耶魯檢查著包里的內容點了點頭.

這樣一來這件事就算解決了吧.

「但是,這麼大量的內衣,不覺得有點遺憾嗎?」

阿莉耶魯這樣說道.

我偷偷瞟了一眼西露菲,說道.

「您這麼說我實在是太遺憾了.我對內衣什麼的沒有興趣」

「……是嗎,那真是失禮了」

「不,誤會能夠解開,比什麼都好」

呼,好險好險.

如果真帶回家的話就不好辦了.

一定會不知所措的,說不定最後腦抽用來泡酒了也有可能.

那之後,肯定會被愛莎和西露菲發現,然後被她們蔑視的吧.

「但是,太好了呢.我還以為只有我的話魯迪不夠滿足呢」

西露菲赤露露的一句話,讓現場的氣氛稍微緩和了一點.

西露菲察覺到自己說的話的意義,羞紅了臉.

這時,響起了宣告午休結束的鍾聲.

「啊,不好了.授課要遲到了」

「非常抱歉.都是因為莉妮雅和普爾塞納」

「沒關系,遲到而已也時有發生」

盧克打開門,催促我出門.

我如他所願走出房間.

于是,阿莉耶魯和西露菲也相繼走出來.

盧克在最後,鎖上門鎖.

「走吧」

我邁步前進,阿莉耶魯走在我身旁.

西露菲和盧克跟在後面.

啊,這種場合說不定我也走在後面比較好.

「啊」

就在我這樣考慮著的時候,從轉角處出現了諾倫的身影.

不安地東張西望,一看到我,馬上撇起嘴.

「諾倫,怎麼了嗎?馬上就要開始上課了呦」

「……」

諾倫突然扭過臉看著阿莉耶魯.

「初次見面.我是擔任這間學校學生會長一職的阿莉耶魯」

阿莉耶魯滿臉笑容地打過招呼之後,諾倫立刻滿臉通紅.

不愧是領袖魅力.

「諾,諾倫·克雷拉特……」

「嗯.諾倫小姐,怎麼了嗎?馬上就到上課時間了呦」

「那,那個.第三實習室,我不知道在哪里……」

「是嗎……」

諾倫,移動教室的時候被拋下了嗎.

真可憐.

那可是相當痛苦的.

果然在班上被孤立了嗎.

「盧克,幫忙帶下路吧」

「好的.來,請走這邊」

盧克溫柔地推著諾倫的後背,帶著她離開了.

諾倫滿臉通紅,很害羞的樣子.

因為盧克是帥哥呢.

但是盧克不行.那貨是一淫棍.

「……」

突然,諾倫偷偷回頭望來.

看向我和阿莉耶魯還有西露菲.

諾倫交替看著我們三個人.

然後,又突然移開了視線.

怎麼了嗎……——

放學後.

我把莉妮雅和普爾塞納叫到校舍後.

關于今天這件事,有各種各樣的話要和她們說一下.

校舍後.

是在校園青春劇里經常使用的場景.

莉妮雅和普爾塞納得意洋洋的來了.

「怎喵啦boss.把咱們叫到這種地方」

「愛的告白的說?要納妾的話不好好和菲茲商量會生氣的說」

兩人自信滿滿的,但是,

「之前那個包,今天中午交給阿莉耶魯王女了.為了能物歸原主」

我這麼一說,兩人先是一臉呆然,

馬上用手肘戳著身旁的小伙伴.

「你看吧,果然不行喵」

「莉妮雅的錯的說.都是你說boss絕對會高興的」

「普爾塞納不是也干得很起勁喵」

「我說了,先用莉妮雅的胖次試試的說」

「只有咱太不公平了喵」

(譯:莉妮雅的第一人稱用的是あちし,時代劇里的游女藝妓經常用,

到這里突然發現可能有歧義,特注一下)

「所以才收集了住宿生的說」

「我的意思是要普爾塞納也來啊喵」

「我胸部太大了所以不行的說」

丑陋的推卸責任開始了.

誰是貧乳控啊.

我喜歡的可是巨乳.

「SHUT UP」

總之先讓她們閉嘴.

「我之前是怎麼說的啊?

我沒跟你們說過不可以欺負弱者嗎?」

兩人噗嚕噗嚕地顫抖起來.

「欺,欺負弱者什麼的才沒做喵」

「對,對啊,是好好拜托她們的說……」

拜托嗎.

這倆貨這麼說的話,沒有一年生敢拒絕的吧.

「衣服被扒走的屈辱,獸族的你們應該很清楚的吧……」

「有,有好好的交給她們替換的內衣喵」

「拜你們所賜,很多一年生都悶悶不樂了呦?」

「一定是尺寸不合的說.無論如何都不要的孩子們,我們沒有強求的說」

嗯?

和從阿莉耶魯那里聽到的有點不同呢.

說實話,要真是強行扒下來的話,我會很生氣的.

氣到要這倆貨當眾全裸的程度.

不親自感受一下的話是體會不到受害者的心情的呢.

「說,說好了即使不中意也不會生氣的喵」

「不幸的分歧的說.希望能饒了我們的說……」

倆人害怕著.

但是,仔細想一想,

這倆貨也是為了我才做的.

看到我悶悶不樂,

想要做點能讓我高興的事情,才開始收集的.

只不過最後我不中意而已,行為目的本身並沒有錯.

不,當然,被襲擊的受害者心情會變得很差.

但是,莉妮雅和普爾塞納也是出于好意才做的.

和我生前的時候不同,不是為了羞辱對方才做的.

說起來就像是,熊孩子收集蟬蛻一樣的行為.

對此反應過度,懲罰過重也不太好吧.

「如果,有孩子因此受到很嚴重的傷害的話,我要你們倆在我面前全裸下跪啊」

「咱,咱知道了喵」

「對不起的說……」

嘛,之後的善後就拜托阿莉耶魯了吧.

我這邊,無論如何也生不起氣來.

是因為這倆貨是自己人嗎.

我也開始有所謂護短的感情了嗎.

「那麼,你們為什麼會想到送內衣給我做禮物的?」

我這麼一問,倆人呆然地面面相覷.

一臉,這貨在說啥啊,的表情.

「boss的宗派不是供奉胖次大神的喵?」

「小心翼翼的祭祀起來了的說」

啊啊.

原來如此,是我的錯嗎.

是因為以前讓這倆貨看到過禦神體嗎.

「那個不一樣.我並沒有特別的把胖次看做神明.

那個是非常尊貴的人曾經穿過的東西.可以說是聖衣呢」

「是,是這樣喵」

「我還以為一定是信胖次教的說」

胖次大愛.

但是,這和那個禦神體是兩碼事.

「因此,希望以後不要在發生今天這種事了」

「知道了喵」

「會注意的說」

然後,不知不覺追加了一句.

「如果要送我什麼東西的話,你們倆在我面前脫下來的比較好呢」

「誒?」

「誒?」

失言了.

莉妮雅和普爾塞納不知為什麼笑了起來.

「果然被咱的魅力迷得七葷八素了喵」

「沒辦法的說.Boss也是只雄性,在我們面前不可能保持冷靜的說」

切,好煩.

不過是說想要胖次,就這種反應.

這兩貨,不會是喜歡我吧…….

不,不是那樣.

稍微有點不同.

的確是喜歡沒錯.

但是和西露菲對我的那種喜歡不同.

具體哪里不同我不知道.

雖然不知道,嘛,就當做友情好了.

不論如何,該說的都說完了.

我們離開校舍後庭.

雖然感覺這件事情可能會稍微影響我的風評.

嘛,也不是那麼嚴重的問題吧.

我可是不介意傳聞的type.

就在我們三人一起移動的時候,碰上了剛從校舍里出來的一群人.

是一年級生.

看他們都拿著包包,應該是要回宿舍了吧.

他們像是為了不和我們對上臉一樣,低著頭從旁邊快步穿過.

在他們隊伍最後的,是諾倫.

「……!」

諾倫看到我,還有站在我身邊的莉妮雅和普爾塞納.

然後,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離開了.

莉妮雅和普爾塞納不高興地回過頭.

「什喵啊那個一年生.很囂張啊喵」

「fuck的說.得讓她知道知道誰才是老大的說」

「我先說一下,那孩子,是我的妹妹」

我這樣說的途中.

兩人的耳朵呼地耷拉了下來.

「就,就是要像那樣有精神才好喵」

「超可愛的說」

這倆貨真好懂啊.

我砰地拍拍兩人的肩膀.

「嘛,友好相處吧」

「當然了喵」

「不會做壞事的說」

不過,關于這件事情想要和諾倫談一談啊,那麼該怎麼辦才好呢.

嘛,就按照不對話也沒問題的方法去做就好了吧——

就這樣,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日子一天天的經過.

和諾倫之間的關系沒有變好.

但是,每十天一次回家露臉的約定還好好遵守著.

雖然討厭我,但是和她說話她也會乖乖的聽著.

我想她應該更加排斥我了,但是至少還沒有做出當面反抗我的事情.

只是露出討厭的表情而已.

唔嗯…….

仔細想想,除了還不懂事的時候以外,和妹妹們過去只見過一次.

突然就想要和普通兄妹一樣關系親密,從根本上就搞錯了嗎.

和愛莎的關系反而是異常的.

就算是家人,也不是無條件的就能關系良好.

這一點,我非常清楚.

不如說正因為是家人,所以才有很多無法原諒的事情吧.

我之前在諾倫面前毆打了保羅.

雖然最後以我和保羅的和解告終.

但是,對諾倫來說,可能至今還是無法原諒的事情.

……如果.

如果說起那個時候的事情的話,我就坦率地道歉吧.

說實話,就算提起那麼久以前的事情,也說不清是怎麼回事了.

嘛,用不著焦急.

反正從現在開始要一起生活幾十年呢.

不管花上1年也好,2年也好,慢慢地處好關系就好了.

所謂的兄弟姐妹,也沒必要好得整天黏在一起.

保持適度的友好,維持適度的距離就可以了.

控制好這種距離,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

諾倫變得閉門不出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4話 女仆和住宿生     下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6話 大哥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