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6話 大哥的心情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6話 大哥的心情

和西露菲一起到達學校的時候.

我得知諾倫閉門不出了.

告訴我這件事的是莉妮雅和普爾塞納.

她們一大早就在校門口等著我了.

然後告訴我,昨天一整天諾倫都把自己關在宿舍的房間里閉門不出.

「……我,去看看!」

聽說這件事的途中,西露菲跑向女子宿舍的方向.

我沒能做出任何反應.

明明就這樣跟西露菲一起去就好了.

面對「諾倫閉門不出」這一事實,我不知所措了.

對我來說,閉門不出這種事,就是有如此沉重的意義.

「boss……不一起去沒關系嗎?」

「不用管嗎?」

我呆然著.

該怎麼做.該做些什麼.

完全不知道.

我自己那時,閉門不出之後就再也沒有走出來過.

要說為什麼.

因為外面,敵人太多了.

去學校的話,恐怕又會被欺負的.

對.

是被欺負了.

就算走出房間,外面也只有不好的事情.

那樣的話,我就應該先排除所有的原因.

在去見諾倫之前,要先消滅造成諾倫閉門不出的原因.

我馬上這樣想到.

理由.

首先想到的是,被欺負了.

自己生前的記憶清晰地浮現在眼前.

高中的食堂.

排了5分的隊,終于輪到我了,

這時突然插隊到我前面的可怕的不良們.

我被無聊的正義感驅使,提醒他們注意.

哈?誰管你啊,這樣裝著傻的不良們.

我提高音量,像是為了讓周圍的人也聽到一樣,指責著他們的行為.

周圍人紛紛向這邊看來.

我得意了起來,聲張著自己的正義.

然後,被揍得破破爛爛的了.

受到了無法再度站起來的程度的打擊.

就這麼一點小事,日常生活就變成了地獄.

如果說諾倫也是同樣體味著身處地獄的感覺的話,

我一定要將她救出來.

一定要將不良盡數擊潰,為她創造一片生存空間.

如果不良的保護者出現了的話,就放開一戰吧.

不管是貴族還是王族之類的都無所謂.

我會全力抗爭到底的.

一定會讓你後悔逼我使出全力的.

就算,諾倫的言行是導致事情發生的開端.

世上還是有些事能做,有些不能做的.

諾倫是我的妹妹.

就算討厭我,討厭愛莎,

而且覺得現在的狀況全都不稱心.

依舊是我的妹妹.

所謂大哥這種東西,不保護好弟弟妹妹是不行的.

不能見死不救——

我帶著莉妮雅和普爾塞納一起前往一年級的教室.

雖然一個人也成,但是我對自己的威嚴沒有什麼自信.

與莉妮雅和普爾塞納一起的話,就不會被小看了吧.

「boss……」

「莉妮雅,不要的說,這回真的生氣了的說,很可怕的說」

兩人對于我的行動,稍微有一點疑問.

不是不能理解.

我也有自覺,現在自己的行為並不符合我的作風.

也不是不懂陪同而來的一方的心情.

但是,現在的我化身為妖怪家長.

羞恥什麼的完全拋在一幫.

來到一年級,諾倫所屬的教室.

班會已經開始了的樣子.

「失禮了」

我打開門,堂堂正正地走入其中.

「盧,盧迪烏斯……先生.現在正在上課」

「稍微,借用一點時間.可以吧」

「但是」

「可以吧」

我將教師推開,站在講台上.

環視著教室.

不管哪個家伙都是一臉呆然的表情.

這其中有欺負諾倫的家伙.

對諾倫拳打腳踢了嗎.

說不定是語言上的暴力.

讓初來此地,和家人相處得不好的諾倫沐浴在言語的利刃下,被傷害得七零八碎.

「我想大家已經知道了,從前幾天開始這個教室里就有一位學生缺席了」

「……」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那是我的妹妹」

教室里騷動起來.

「雖然還沒有問過妹妹,但是導致缺勤的理由,並沒有那麼多種.

不想去學校的理由.造成這個的人,就在在場的各位之中.

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環視著教室說道.

被我盯上之後,有幾個人低下了頭.

稍微有點不良,才剛一年級就把制服穿的松松垮垮的.

很可疑.說不定就是他們.

話說,那個,不就是那個一號生筆頭嗎.

雖說名字我記不清了.

不會是這家伙…….

不,現在斷定還為時過早.

「我希望那樣的人不是很多.

說不定,其實是想要和我妹妹玩耍而已,

本來想要變得友好,但是不知不覺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也說不定.

我家的妹妹一定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我注視著教室中的眾人.

是哪個,哪個家伙做出那麼過分的事情.

是那個家伙嗎?那個看起來像貴族少爺一樣的家伙嗎?

還是說是那個嗎,那個像是惡劣的魔族的家伙嗎.

不,那邊那個看起來像普通女生的才可疑.

這種欺負一般都是乍一看很普通的孩子干出來的.

「可以的話,請自己站出來吧.我不會生氣的.

只是,希望你們能理解我家妹妹收到的傷害,想要你的道歉而已」

報上姓名的瞬間就把你丫大卸八塊.

這其中也有和諾倫同年的孩子.

但是大多數都比她年長.

有幾人已經是10幾歲後半.

是視而不見了嗎,還是說也參與其中了呢.

對10歲的小孩子下得去手嗎.

「……」

誰都沒有說任何話.

僅僅是發著呆,看著我而已.

「那,那個……」

有一個女學生,提心吊膽地舉起手來.

我當即就想把岩炮彈招呼到那家伙身上,但還是忍住了.

那是個看起來很弱氣的女孩子.

年齡在13歲左右,狸系的獸族.

一頭短發,看起來圓圓的,很遲鈍的樣子.

怎麼說呢,像是被欺負的一方.

「前,前一陣子,人家,和諾倫醬,稍微說了一點話……」

「不知不覺說了什麼過分的話,了嗎?」

如果只是吵架的話,可能也怪不得她.

「不,不是,那個,我,知道盧迪烏斯先生的事情.

但是,諾倫醬只是普通的孩子.

所以,我就說和哥哥還真不同呢,這麼一說,馬上就發怒了……」

發怒了?

被說和我不同,諾倫就發怒了?

到底怎麼回事.

「啊」

身旁的教師突然發出聲音.

我轉向她.

是一位上年紀的女教師.

不會是這家伙說了什麼吧.

欺凌這種東西,不一定是孩子們干出來的.

也有由教師主導的可能性.

「想起什麼了嗎,老師」

「前幾天,給諾倫小姐留了一些作業……」

「留了大量作業,做不出來的話就把她扒光在教員室罰站嗎?」

「怎,怎麼會!只是做得稍微有點不好,我就說要向哥哥看齊,再稍微努力一點,這樣」

「……」

「然後,諾倫小姐就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繼續努力了」

咦?

這回是露出快哭的表情?

「說起來,我也……」

以教師為開端,教室里的數人,紛紛出聲說道——

從教室移動到食堂.

這個時間,食堂里很冷清.

我找了一個位置,俯身趴在桌子上.

稍微有點受到打擊了.

原來是我的錯.

諾倫好像只有在被拿出來和我做比較,在別人提到我的時候,才會表現出感情.

教室里的同學們,也都發覺我和諾倫是兄妹關系了.

也是啊.

和愛莎不同,我和諾倫父母都相同.

長相相當相似.

然後,諾倫討厭被和我一起提及.

不光是和我做比較,就連拿出我的名字誇獎她也討厭.

啊啊,當然,不是他們不好.

完全不是出于惡意拿我出來比較的.

其中也有相當親切的說法吧.

像是,和那個臭名昭著的番長不一樣呢,這樣的.

只是,我在這間學校里很出名.

很出名也就是說,很容易被提到.

但是,對諾倫來說,可能很痛苦.

她在之前的學校也是,經常被和愛莎放在一起比較.

常年被認為不如愛莎,一直過著不斷積累壓力的生活吧.

到了新的學校,開始住宿生活.

終于可以離開愛莎了.

但是,正在這麼想的時候,這回又被拿出來和我比較了.

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斷地被別人指出來,自己是兄妹里最差勁的渣滓.

一定很痛苦吧.

最後,是那個胖次事件.

一年生中,沒有因為那件事受到很大傷害的.

多虧阿莉耶魯的善後,姑且被當做笑話帶過了.

雖然我聽說是強迫她們脫掉胖次,

但是實際上好像不是那麼淒慘的場面,而是和莉妮雅的交換胖次,挺令人欣慰的溫和光景.

那邊的善後就交給阿莉耶魯了.

總會有辦法的吧.

話雖如此,對諾倫而言卻是無法言喻的打擊.

自己竟然還不如那樣的變態.

「哈啊……」

我到底在干什麼啊.

自己生氣起來,跑到教室里去.

干出那種事情.

什麼妖怪家長啊.

不過就是一笨蛋嘛.

「今天真是感謝你們兩個了.總覺得,我像是笨蛋一樣呢」

總之,先向兩人道謝了.

被笨蛋一樣的我拖進來了.

做了徒勞的事情.

「為了妹妹行動,怎麼會是笨蛋喵」

「但是稍微有點意外的說.另眼相看了的說」

我做出了一個杯子,裝入水.

喝了下去.

沒有任何味道.

但是,緩了一口氣.

「喵啊,boss.接下來怎麼辦?」

「做什麼都沒用了吧.本來就是因為我的錯才閉門不出的」

閉門不出.

對,閉門不出了.

雖然還只有一天.

但也是閉門不出了.

「就算勉強也應該去上課的說」

「對啊喵」

「不從房間里出來的話會變成白癡的說」

「對啊喵,對啊喵」

「會變成向莉妮雅一樣的白癡的說」

「正如普爾塞納所說喵……喵!?」

我已經沒心情配合這些家伙的漫才了.

家里蹲的難處,我知道的很清楚.

不論是誰,都不是因為喜歡才不從房間里出來的.

閉門不出,是因為有閉門不出的理由.

就算強行帶出來,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只會使事態惡化而已.

雖說如此,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一定會後悔的.

一個月也好,兩個月也好,度過了一段什麼都不干的時間會對之後產生影響的.

因為是我說的所以肯定沒錯.

但是,這種事情說也說不清楚.

就算回到我那個時候,也是一直閉門不出直到產生悔意才明白這些事情的.

但是不經過1年,10年閉門不出的生活的話,是不會心生悔意的.

然後,等到開始後悔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所以父母們才會一直督促孩子們努力.

多也好少也好,為了之後不會後悔而努力.

「如果,被別人閑話說自己是兄弟姐妹中能力最差的一個,這時該怎麼辦呢」

我這樣一問,兩人面面相覷,聳了聳肩.

「……咱不是笨蛋所以不清楚喵喵」

「我們是相當能干的人的說」

話說,這倆貨是因為笨蛋,不是能率領全族的料,才被送到這里來的吧.

為了能勝任族長的位置來學習之類的.

就算是笨蛋,有她們這麼樂觀的話,也沒有什麼問題嗎.

但是,諾倫要更加純真的多.

不能和這倆貨相提並論.

「啊,但是,也有一個先例喵」

莉妮雅自豪地說出一個名字.

「基列奴叔母她,原來是個什麼都做不好的暴徒,但是開始修煉劍術之後就成了劍王了喵」

「啊—……原來如此」

基列奴稍微有點例外吧.

但是,諾倫說不定也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才能.

基本上,沒有必要和我或是愛莎做相同的事.

不想被比較的話,做沒法相互比較的事情就好了.

雖然還想不出來什麼.

但是,世界很寬廣.

就算不是魔術,也不是劍術,一定也能找到什麼的吧.

說不定,在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上並沒有才能.

像薩諾巴一樣.

但是,即使如此薩諾巴每天過得也相當高興.

每天制作人偶,觀賞人偶,愛護人偶,收集人偶.

這樣就夠了.

只要能活的幸福,就夠了.

但是,就算這樣說我也不認為諾倫會接受.

如果是我的話,就無法接受.

「話雖如此,我該怎麼和諾倫說才好呢」

「沒有必要想的那麼複雜喵.一句話說清楚就好了喵」

「對的說.趕快出來上課,這樣說就好了的說」

說得倒是簡單.

不,但是,說不定可行.

說不定只是我想得太複雜了,

仔細想想,諾倫才剛10歲.

說不定現在只是暫時鬧鬧脾氣而已.

基本上,說是閉門不出,也只過了一天,今天才第二天.

這種程度的話,與其說是閉門不出,不如說只是稍微悶在家里一陣而已.

心情稍微低落的時候把自己悶在家里這種程度的事情,誰都會做的吧.

最好不要和她說話.

最好不要出手干涉.

這樣的想法,不只是『逃避』而已嗎.

作為哥哥想要盡可能的支持她,盡自己所能地讓她過上舒適的生活.

這樣好嗎.

不會被認為很煩人吧.

中學生,高中生的話就算了,但是諾倫才小學三年級左右.

「好,去見見她吧」

回過神來,這樣決定道.

「這就對了喵」

「照臉上一發入魂馬上就好了的說」

她會好好聽我說嗎.

本來原因就是我.

我不認為她現在聽得進去我說的話.

不,在思考之前,現在不管怎麼樣,不先見面聊聊的話,不會有任何起色的.

「能見到面吧」

諾倫現在在女子宿舍.

就算到了宿舍門口,可能也不會讓我進去.

「從這開始就要用點強硬手段了喵」

「潛入的說.交給我們的說」

莉妮雅和普爾塞納,咚地拍響了她們的大胸脯——

潛入.

雖然這麼說,其實也沒什麼困難.

這里有很多自己人.

還有西露菲和阿莉耶魯王女在.

和阿莉耶魯說明了現狀之後,爽快的成為了同伴.

話雖如此,但是歌莉婭提和女子宿舍警衛團的各位並不了解這邊的事情,所以最後變成要偷偷潛入的狀況了.

工作人員有莉妮雅,普爾塞納,西露菲三人.

西露菲顯得無精打采的.

「抱歉,我明明說了諾倫醬在宿舍的問題都交給我……卻沒有及時聽到情況……」

「不,不是西露菲不好,基本上是我的錯」

我向西露菲說明了事情的經過.

說明了諾倫是因為誰的原因才閉門不出的.

西露菲陰沉著臉搖搖頭.

「魯迪,沒有錯呦」

「但是,我……」

我……我…….

不,雖然說我什麼都沒做.

雖然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但是,這件事我必須設法解決不可——

入夜.

我挑准吃飯的時間,移動到女子宿舍.

現在大半女生都到食堂去了.

阿莉耶魯正在食堂發表演說.

為了聽她演說,人們聚集在食堂里.

但是,並不是全員都在.

食堂也根本裝不下那麼多人.

話雖如此,她好像想了什麼辦法,讓盤踞在一樓的自警團的各位都積極參加了.

我盡可能隱秘地移動到事前說好的窗邊.

在那扇窗戶的窗框上裝飾著一朵花.

我以它為目標移動,從下方扔出小石子.

小石頭命中窗框之後,窗戶很快就打開了.

我利用土魔術『土槍』升起自己的身體,迅速侵入其中.

同時解除土槍,地面恢複平整.

進到屋里的時候,濃厚的野獸味道撲鼻而來.

雖然是野獸的味道,但是比沒有那麼令人討厭.

因為這與其說是野獸,不如說是思春期的女孩子的味道吧.

所謂的生物,對于能和自己一起傳宗接待的對象身上的氣味,是很寬容的.

「辛苦了」

「歡迎喵」

迎接我的只有莉妮雅.

她的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光.

正所謂貓眼.

我環視周圍.

基本上是很常見的布局.

雙層床,桌椅,還有壁櫥.

雖然很暗看不清楚,但是能感覺出稍微有點雜亂.

「請不要那麼東張西望的喵,很害羞的啊」

「失禮了」

我在黑暗中摸索著向出口前進.

手上摸到了什麼東西.

相當柔軟的材料.

「啊,那個是普爾塞納的文胸喵」

「……」

普爾塞納是這種尺寸的嗎.

好大啊.

「嗚呼呼,帶走也可以喵?」

「不好吧」

我拋開普爾塞納的文胸.

普通的話,應該會拿到嘴邊盡情的聞個痛快的吧,但是現在沒有那個空閑.

莉妮雅從內側敲了敲門.

然後有敲門聲回應.

「OK的說」

聽到這句話的同時,我沖出房間,跳進面前准備好的推車里.

那是用來運輸洗濯物的手推車.

我鑽進塞滿推車的床單里.

我一聞就知道了.

是西露菲用過的床單.

應該是為了能把身體完全藏起來吧,連下面都塞滿了毛毯和襯衫之類的.

全都是西露菲的東西.

但是,不可思議的感覺不到興奮.

現在是為了諾倫.

諾倫現在很痛苦.

一個人閉門不出,把自己封閉起來.

作為她的大哥.

我必須把她救出來才行.

「好,走了喵」

推車動了起來.

我在這期間,思考著諾倫的事情.

如果是小孩子鬧脾氣就好了.

但是,如果,是更加根深蒂固的東西的話.

我能幫上忙嗎.

至少,我生前一直到被大哥趕出家門為止,都沒有走出來.

就算讓我站在大哥和兩親的立場上.

我也想不出讓從前的我走出房間的方法.

「到了喵」

就在我這麼思考著的時候.

推車到達了目的地.

諾倫的房間——

我進入房間.

很暗.

沒有點燈.

我將准備在房間角落里的蠟燭點上火.

在昏暗的燭光下,一名少女抱膝坐在床上.

黑暗中,浮現出少女的雙眼.

諾倫就那麼坐在那里,一動不動的看著我.

「……」

我慎重地走過去,坐在椅子上.

這種時候,該說什麼才好呢.

我之前打算怎麼說來著.

完全想不起來.

腦子里想說的事情,全都飛得一干二淨了.

能想起來的,只有說了也只會被討厭的事情.

只有那種馬馬虎虎的話,完全說不出口.

至少,嚴禁說些毫不留情的話.

『給我去學校上學』.

『你以為是誰出錢供你上學的啊』.

『別給別人添麻煩啊』.

這種話,只會起到反效果.

照莉妮雅和普爾塞納說的,來個一發入魂說不定也不錯.

因為諾倫才10歲,說不定那麼一來就會聽我說話了.

但是,那樣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在不久的將來,一定還會發生相似的事情.

到了那時候,諾倫肯定會更加頑固了吧.

基本上,閉門不出的原因主要就是我的錯.

我要用什麼樣的表情才能做出那種過分的事情呢.

一臉了不起的樣子打下去嗎.

那麼,果然應該先道歉嗎.

但是道歉之後,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

關于我的傳言是不會消失的,諾倫還是會被和我放在一起比較.

「諾倫」

「哥哥」

我們同時出聲道.

我為了聽諾倫說下去,閉口不語了.

但是諾倫也和以往一樣,沉默不語了.

感覺好像錯過了千載難逢的機會.

因此我先開口說道.

「諾倫.抱歉呐.你,自從到了這里之後,一直很痛苦吧?」

諾倫一言不發.

「難得到了新的學校,都因為我的錯,發生了這種事情.怎麼說才好呢……」

諾倫還是一言不發地沉默著.

「我啊,對你的事情,了解的不是很多啊……」

諾倫她,還是一言不發.

我除此之外什麼都說不出來.

明明路上想了很多.

基本上,我對諾倫的事情一無所知.

為了避免接觸遠離開來,最終變成了這樣.

「……就算發生了這種事情,我還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好」

諾倫依舊沉默著.

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甚至不知道她有沒有聽進我說的話.

果然,還是不行嗎.

在保羅回來之前,只能放置不管了嗎.

嗯.

對了.

先離開這里,和各種人商量一下.

也找找七星,年齡相近的女孩子的想法,她應該明白的吧.

艾莉娜麗絲的話,說不定能想到什麼好辦法.

無論如何,我沒有必要一個人悶頭解決.

「……啊」

突然,我想起以前的往事.

想起來我閉門不出的時候,大哥來到我偶的房間的事情.

那時,大哥對著我,說著各種各樣的正論.

我在心中對其嗤之以鼻.

也沒有還嘴,徹底的無視了.

大哥他就算如此,還是在我身邊呆了一陣.

一直盯著我,用像是想要說些什麼的目光盯著我.

我認為這樣的家伙不可能明白我的感受,知道最後都拒絕著他.

……我現在感受到的,就是大哥當時的心情嗎.

面對毫無反應的我,沉默著的大哥.

大哥他就這樣大約持續了幾個小時,之後離開了我的面前.

從那以後,大哥不再和我接觸了.

那之後,大哥他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

只是,雖然大哥沒有來,卻來了很多別的家伙.

說不定,那些,不會是大哥指示的吧.

結果,我到最後也沒有聽進那些家伙說的話.

……多半.

如果我現在離開的話,就再也回不來了.

諾倫也會繼續這樣閉門不出下去.

所以絕對不能離開.

我在昏暗的燭光下,一直注視著諾倫.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5話 番長和他的伙伴們     下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7話 諾倫·克雷拉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