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7話 諾倫·克雷拉特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7話 諾倫·克雷拉特

—— 諾論視角 ——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哥哥很可怕的呢.

至少,最開始的時候不是這樣的.

初次相遇的時候,哥哥打了爸爸.

我很喜歡爸爸.

雖然也有些無可救藥的廢柴的部分,但是我很清楚他會毫不吝嗇的愛著我.

就算不是如此,不到五歲的小孩子,也會毫無疑問的愛著自己的父母.

哥哥他,打了我深愛的爸爸.

突然出現,然後打了爸爸.

那個時候的對話,我記不太清楚了.

到現在我已經明白了,當時哥哥穿過嚴酷的土地好不容易和爸爸再會,卻被爸爸侮辱才吵了起來.

但是,這種事對當時的我來說根本沒有關系.

哥哥,打了,爸爸.

看到他騎在爸爸身上毆打爸爸的時候,

我以為爸爸要被殺掉了.

然後,這對于當時的我來說是唯一的事實.

對于那樣的對手,不可能認可為自己的家人.

並不是害怕.

而是討厭他.

這種討厭的感情持續了很久.

因為不管是誰都在贊揚著哥哥.

爸爸自然不用說,之後再會的妹妹和女仆也是.

他們越是這樣贊揚,我心中頑固的部分越是不斷增大.

和哥哥一樣,妹妹我也討厭.

和她一起到學校上學之後,每件事情都和我競爭.

學習也是,運動也是.

然後,不管什麼事情都凌駕與我,看不起我.

我只是和她在一起,就一直暴露在劣等感之下.

被劣等感所困的現狀.

另其進一步惡化的,是我的祖母.

她蔑視沒有血緣關系的妹妹的同時,對我報以過度的期待.

不,說不定根本沒有期待.

但是祖母她說過.

「請掌握不愧于拉特雷亞家的淑女的能力吧」

然後,我被迫學習了禮法和細節的儀式.

我總是做不好,一次次的失敗,惹她生氣.

每到這時,祖母都會說.

「都是因為冒險者出身的緣故,血統變得混濁了吧」

爸爸和媽媽,我馬上就明白了這是在說哪一邊.

祖母她蔑視著拼命努力著的爸爸.

我變得討厭祖母了.

所以,當自稱是哥哥的師傅的人到來,

找到媽媽所在的時候.

我決定跟在爸爸身邊,而不是留在祖母家里.

于是.爸爸猶豫了.

是否把我留在祖父母那里.

我的媽媽是米莉絲貴族的血親,爸爸是阿斯拉貴族的直系子弟.

血統無可挑剔.

祖父他們,好像也在考慮把我迎進自己家門.

但是,我討厭這樣.

所以,我哭著求爸爸,讓我和他一起.

明明如此.

然而,爸爸他,卻將我推到哥哥那里.

說什麼,這邊之後會很危險的.

哥哥在北方建立了據點,先到那里去.

找到媽媽的話,一定會追上,什麼的.

我哭了.

我說著討厭這樣.哭喊著要一起去媽媽那里.

我想著,不能離開爸爸身邊.

如果,當時魯傑路特先生沒有出現的話,我可能就會和爸爸一同前往了吧.

然後,應該會在貝卡利特大陸嚴酷的旅行中生病,讓爸爸困擾吧.

魯傑路特先生.

我對他的事情還記得很清楚.

初次見面,是與哥哥再會的同一天.

他出手幫助了快要跌倒的我.

用溫柔的手摸著我的頭.

還給了我蘋果.

那個時候,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只知道他是哥哥的護衛,名字沒有聽說.

他和那個時候沒有任何變化,摸著我的頭,溫柔地開導我.

于是,我決定前往哥哥那里了.

一踏上旅途,妹妹干勁十足的亂來起來.

脫掉了在爸爸和妹妹的媽媽面前絕對不會脫下來的假面,

擺著隊長的面孔,制定了各種強人所難的計劃.

我覺得她是在干蠢事.

有兩個大人在了,這麼干勁十足根本沒有意義.

我是這樣想的.

但是,魯傑路特先生和金潔小姐都聽從著妹妹的指示.

我覺得很狡猾.

因為大家都遵守著妹妹的意見,但是我的主張卻從來沒有通過過.

但是,因為魯傑路特先生一直很關心我,所以我忍住了.

他一直在關注著我.

但是,就連這樣的他,也在贊揚著哥哥.

那家伙是非常厲害的男人.

真期待和他再會啊,之類的.

明明很少笑的他,卻在微笑的說著.

我認識的哥哥,和他認識的哥哥一定是不同的吧.

我這樣想到.

啊啊.

這麼一想,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吧.

從那個時候開始覺得哥哥很可怕.

哥哥他,很強.

大家都說他是個值得尊敬的人物.

但是,在我心中的哥哥,還是那個把爸爸打倒在地的哥哥.

說不定.

雖然只是或許.

或許哥哥也會打我吧.

就算只是稍微有點看不順眼,可能就會打我的吧.

見面變得好可怕.

要在那樣的哥哥身邊生活好可怕.

我不安的睡不著覺,夜里也會醒來好幾次.

每到那個時候,魯傑路特先生都會來安慰我.

讓我坐在他的膝頭,眺望著夜空,說著他的往事.

雖然大多數都是些令人悲傷的事情,但不知為什麼我就能安心的入睡了——

時隔許久再會的時候,哥哥喝的爛醉,女人在一旁服侍著他.

說是普愛娜村的青梅竹馬,哥哥和那個人結婚了.

我已經不記得那個人的事情了.

朦朧中雖然記得好像有一個總是和妹妹還有妹妹的媽媽黏在一起的人.

但是,雖然更加詳細的事情我不記得了.但是總覺得有什麼地方和那個人不同.

哥哥看起來很幸福.

看到這,我心中升起怒火.

爸爸他,一直沒有向女人出手.

爸爸說過在找到媽媽之前,那種事情先放一邊.

沒有對妹妹的媽媽出手,也沒有對一直在一起的女人出手.

然而.

然而,哥哥卻不是這樣.

我火上心頭.

但是,什麼都沒有說.

因為太害怕了.

如果說了的話,不會被哥哥打嗎.

如果哥哥打了我的話,魯傑路特先生應該會生氣吧.

魯傑路特先生好像很高興能見到哥哥.

說不定,不會生哥哥的氣.

反過來對我發火也有可能.

說我任性什麼的.

因此我什麼都沒說出來.

然後,次日魯傑路特先生就離開了.

我還以為他會一直住下來的.

還以為他不會離開的.

但是,他卻走掉了.

我更加害怕了.

在這個家里,只有哥哥,妹妹,還有哥哥的妻子.

妹妹因為和哥哥再會干勁十足.

我覺得哥哥的妻子是個溫柔的人.

但是,也一定不是站在我這邊的.

在這個家里,沒有人站在我這邊.

從現在開始直到爸爸回來之前,我每天都不得不生活在恐怖中了.

妹妹她,應該會很受哥哥疼愛吧.

我的話,一定不會那樣.

妹妹被嬌養著,還對我說我應該更加努力.

妹妹她說我是因為沒有努力所以才辦不到.

但是,辦不到的事情就是辦不到.

我不論干得多好,怎樣練習,甚至都夠不到妹妹的腳跟.

這叫我怎麼辦才好啊.

我為了不惹人生氣,不被拿出來和別人比較而躲了起來.

我很害怕在這樣寒冷刺骨的處境下將自己暴露在外面.

我按照哥哥說的到學校上學了.

和米利西翁的學校不同,好像是稍微有些特殊的地方.

就算是同學年,也不都是年齡相近的孩子,各種年齡的人在一起學習著.

說實話,我不想去.

反正,又會被和妹妹比較的.

但是,萬幸的是妹妹好像不打算去學校.

這對我來說是一道曙光.

妹妹不在的話,我說不定能更加努力一點.

我當時是這樣想的.

哥哥對妹妹提出了一個條件.

也就是試驗.

要在學校入學,要先經過試驗.

我也要接受試驗.

我失望了.

試驗什麼的就算接受了也不可能合格的.

我這樣說了之後,哥哥說用錢的話總會有辦法的.

聽到這樣無神經的說法,我不知不覺吵了起來.

妹妹生氣了,和我打了起來.

「住手」

聽到哥哥冰冷刺骨的聲音,我心中的恐怖萌芽了.

我以為要被打了.

好可怕.

眼淚都流出來了.

從今以後,說不定一直都要這樣戰戰兢兢的生活下去了.

試驗當天.

我從哥哥那里聽說了關于宿舍的事情.

讓學生離開父母生活,培養自主性.

這間學校里好像有這樣的設施.

我想,就是這個.

妹妹的試驗一定能夠合格的吧.

如果,我到宿舍生活的話,就不用和哥哥見面了.

我也不用和任何人比較,就可以自由的活下去了.

一旦想到,就越來越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

數日後,拿到試驗結果了.

哥哥問我想要怎麼辦.

我戰戰兢兢地提出「想要住宿」.

我想,說不定會惹他生氣.

爸爸說了,要和哥哥一起生活.

給哥哥的信里應該也有同樣的話.

因此,我的任性發言說不定會惹他生氣,說不定會被打.

但是,哥哥意料之外的簡單的就許可了.

生氣的妹妹.

妹妹叫喚著這樣很狡猾,是偏袒.

她至今為止,一直比我更受優待.

所以對于只有自己在試驗中接受考驗這件事,有點不稱心了.

但是,為什麼哥哥許可了呢.

我不明白.

我越來越不明白哥哥了.

仔細想想,除了和妹妹打架的時候以外,一次也沒發過火.

說不定,哥哥對我根本沒有興趣.

說不定是因為放在家里照顧很麻煩,萬幸這里還有宿舍可以把我扔進去.

說不定就算我不提出來,最後也會被扔進宿舍里.

這麼一想,不知道為什麼稍微有點悲傷.

明明對我來說是很方便的展開——

宿舍生活一切都很新鮮.

首先是室友很新鮮.

室友的梅麗莎前輩,是一名魔族.

祖母她說過,魔族都是壞人.

她教給我,所謂魔族是必須排斥的存在,是應該滅絕的惡人.

如果,沒有遇到魯傑路特先生的話,我肯定至今還這麼認為吧.

所以,初次見到梅麗莎前輩的時候也好好地采取了遵守禮儀的態度.

梅麗莎前輩歡迎了好好打過招呼的我.

溫暖地迎接中途插班的我,對我提供了各種各樣的照顧.

去吃飯的方法,洗手間的用法,宿舍的規則.

全都是梅麗莎前輩交給我的.

自警團的前輩還對我說,住在宿舍里的大家都是家人,所以要好好相處.

那雖然是個臉長得很可怕的種族的人,但是很有責任感.

我心中對今後的生活感到歡欣雀躍.

雖然每十天一次要回哥哥家露個臉很麻煩,

但是哥哥也不怎麼細問學校的生活,所以還算輕松.

就這樣住宿生活開始了.

首先,課程很難.

我覺得和米莉絲的學校的教學方法完全不同.

要是從頭學起的話應該會不同,但是從中途開始的話,有很多東西理解不了.

在米莉絲有關于宗教的課程,但是拉諾亞沒有,取而代之的是魔術的課程.

這個也因為跳過了最初的部分所以很困難.

如果成績不好的話,說不定會被遣返回家.

想到這,我在宿舍里也開始學習了.

遇到實在搞不清楚走投無路的時候,米麗莎前輩就會溫柔的教我.

到這時我才第一次理解了之前學過的地方.

如果是妹妹的話一定馬上就能理解了吧.

我好討厭沒有理解力的自己.

學校的占地很廣,我迷路了好幾次.

特別是,輪到米莉絲的學校里沒有的運動和魔術的實踐課程的時候,我因為不知道教室的位置不知所措了.

每到這時我就會找同班同學求助,或者是受到不認識的前輩或老師幫助.

也有一次碰上過哥哥.

那個時候,哥哥和學校里最厲害的人在一起,我覺得很害羞.

哥哥在學校也被大家恐懼著.

總是帶著六個小弟肆意妄為的樣子.

那其中有兩個人,在宿舍里也特別了不起的樣子,

梅麗莎前輩也警告我最好不要違逆那兩個人.

哥哥他好像指使那兩個人,收集學校里可愛的女孩子的內衣.

哥哥的妻子知道嗎.

說不定不知道吧.

雖然我不知道哥哥收集內衣打算干什麼,

但是爸爸他那麼辛苦的時候,哥哥卻在做這樣的事情玩樂.

我火上心頭.

看不起哥哥了.

但是,明明發生了這種事情.

哥哥的評價還是很好.

沒有對一般學生施暴,雖說是肆意妄為,也沒有任何人因此遭遇不幸.

不僅如此,好像甚至說過在學校里不可以欺負弱者.

同班的可怕的孩子,提起哥哥的話題的時候,也是很自豪的說個不停.

魔術用的比任何人都好,比教師還要好.

好像還在教比我還要小的孩子.

不管是同班同學,梅麗莎前輩,還是老師.

都和我說,要像哥哥一樣.

說我要以哥哥為目標.

要我像那個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的.

我害怕著,討厭著,輕蔑著的哥哥一樣.

我不想變成那樣.

但是,更感到悔恨.

哥哥他也和妹妹一樣,不論什麼都在我之上.

是我不管怎麼努力也無法企及的存在.

明明是我討厭的人.

是我輕蔑的人.

但是,我和那樣的人相比,卻還不如他——

那一天.

我回到宿舍,撲倒在床上.

各種各樣的感情混雜在一起.

悔恨.悲傷.郁悶.憤怒.

各種心情化作眼淚奪眶而出.

過了一陣,梅麗莎前輩回來了.

溫柔地問哭著的我,怎麼了.

我將她甩在身後,把自己裹在毛毯里說,什麼都沒有.

我該怎麼辦才好呢.

我對哥哥采取的態度搞錯了嗎.

……對了.

說不定哥哥不是我想象的那樣的人物.

哥哥毆打爸爸那天.

我還很年幼.

那之後,不管爸爸說了多少遍「哥哥也很辛苦的」,我還是無法理解.

但是現在的話,現在的話感覺稍微能夠理解了.

因為我現在也是,也很辛苦.

來到這里之後,拼命地努力.

因此要是打起精神來的時候被說「玩得很輕松吧?」.

果然我也會生氣的.

就算是以爸爸為對手,說不定也會打起來的.

但是,如果是那樣的話.

我到底應該怎麼面對哥哥才好呢.

哥哥希望我怎麼做呢.

哥哥和爸爸是怎麼和好的呢.

好好想想.

好好想想.

肚子痛了起來.

胸口下方一帶一下一下的抽痛.

感覺要快要吐了.

我鑽到床上躲了起來.

什麼都做不到了.

和哥哥見面,只不過是這樣的事情都做不到了.

遇到這種時候,一直是爸爸來救我的.

每當遇到討厭的事情躲在床上的時候,爸爸就會來到我身邊,溫柔地撫摸著我.

離開爸爸之後,代替的是魯傑路特先生.

把我放在膝頭,大手撫在我頭上,和我說這各種各樣的故事.

但是這里,誰都不在.

梅麗莎前輩總是照顧著我.

但是,不是站在我這邊的.

什麼去和哥哥見個面啊,去上課比較好啊.

只會說這樣的話.

那種事情我知道.

但是,身體就是動不了——

我就這樣煩惱著,已經過了多久了呢.

就這樣思考著,累了就睡,睡醒了繼續思考著.

重複著這樣的事情,感覺已經過去了好幾天.

我坐在床邊.

回過神來,哥哥在我面前.

坐在椅子上,手臂放在椅背上.

一直盯著我看.

「諾倫」

「哥哥」

感覺,我好想是第一次稱呼哥哥為哥哥.

我們幾乎同時開口.

看來不是幻覺的樣子.

但是這里是女子宿舍.

為什麼哥哥會在這里呢.

我混亂了.

哥哥一直看著這樣的我.

我們互相凝視了一會.

像這樣,目不轉睛地看著哥哥的臉可能還是第一次.

哥哥滿臉不安.

感覺和爸爸很相似.

對我來說是張能令我安心的臉.

這也是當然的,因為是父子嘛.

「諾倫.抱歉呐.你,自從到了這里之後,一直很痛苦吧?」

哥哥他喃喃地開口說道.

「我啊,對你的事情,了解的不是很多啊.

就算發生了這種事情,我還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好」

哥哥他不安地說著.

那樣的身影,在我眼里和爸爸重疊了.

「……」

從那之後,哥哥他一動不動.

不安地看著我.

但是,絕對沒有離開椅子上.

爸爸的話,一定會毫無顧忌地抱住我,

如果是魯傑路特先生的話,應該會把手放在我頭上.

但是,哥哥卻沒有接近我.

「啊……」

為什麼.

我明白了.

不是不想接近.

而是怕被我拒絕.

這樣想到的同時,我心中不可思議舒暢起來.

對哥哥的厭惡感消失殆盡了.

也不覺得可怕了.

因為哥哥他和爸爸很相似

哥哥他一定,絕對不會打我的.

一定,比起爸爸,更加絕對不會打我.

「……嗚嗚……」

我剩下的只有原諒哥哥這一個選擇了.

「嗚……嘶咕……」

回過神來眼淚已經滴滴答答的掉了下來.

喉嚨深處顫抖著,漏出嗚咽的聲音.

「對不起,哥哥……對不起」

哥哥他戰戰兢兢地坐到我身邊.

然後,慢慢的把手放在我頭上,抱到懷里.

哥哥的手很溫暖,寬廣的胸膛很結實.

然後,還有和爸爸很相似的味道.

那一天,我在哥哥懷里哭了一整夜——

盧迪烏斯視角 ——

結果,我什麼都沒做.

她也什麼都沒說.

有什麼不滿,在縈懷什麼事情.

她的本意我完全不知道.

諾倫她只是,只是哭著而已.

哭完之後,喃喃地對我說「已經沒關系了」.

臉上的表情出乎意料的舒暢.

筆直地看著我的眼睛.

看到這些,我不知道為什麼就安心了.

我想已經沒有問題了.

因此就把之後的事情交給西露菲,離開了房間——

次日,諾倫變得明朗了.

並不是說有什麼很大的變化.

只不過是,在樓道里見到我之後會說「哥哥,早上好」,這樣打招呼的程度.

對話還是很少,也不會沒事就黏著我.

雖然還是被拿來和我做比較,這樣的狀況應該沒有任何改變,

但是,諾倫好像已經不介意了.

我還是無法理解她的事情.

我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做到.

真是不中用.

明明覺得自己可以理解閉門不出的心情,可以明白無法走出房間的人的感覺的.

但是實際面對的時候,自己卻是這幅丑態.

恐怕,

恐怕是,

諾倫自己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吧.

自己整理好心情,跨過了眼前的狀況.

了不起的孩子.

保羅和愛莎,說不定都認為諾倫不是很能干的孩子.

但是,我不這麼認為.

至少,我生前沒能做到的事情,她確實做到了.

如果,我生前能像諾倫一樣,自己整理好心情的話.

會有什麼改變的嗎.

可以回避被那麼溫柔的大哥打出家門的未來的嗎.

我不知道.

過去的事情已經搞不清楚了.

我和諾倫的狀況不同.

就算整理好心情,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出房間.

在異世界轉生之後,要是沒有遇到洛克希的話,我想我一定還是會那樣一直閉門不出的.

基本上,現在再想這些也不可能回到過去了.

過去是沒法改變的.

已經扭曲的家庭關系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大哥的真意,無論是何都已經消失在黑暗中了.

……但是,感覺好像長時間以來一直卡在喉嚨里的什麼東西終于取出來了一樣.

如果,七星回到原來世界的時候到來的話,

那個時候,拜托她給大哥捎個口信吧.

那個時候非常感謝您能擔心我,還有,對不起.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6話 大哥的心情     下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8話 有妹妹相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