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8話 有妹妹相伴的生活  
   
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8話 有妹妹相伴的生活

又過了一個月.

四季交替,又到了溫暖的季節了.

自從來到這個城市以來,經曆的第二個夏天.

雖然不像盛夏那麼炎熱,但是人們的服裝越來越薄了.

學校的女學生還有愛莎的女仆裝都換成了半袖,正好養眼.

西露菲在家里也經常穿著無袖衫.

雖然我想她應該沒有這樣的私服才對,但是好像是最近為了我才買來的.

露出度高的西露菲,實在是很新鮮.

我一看到西露菲嬌小純白的肩膀,自然就想要從背後抱上去.

真是不錯的季節.

而且這個國家里也沒有那種擅自住到人家里的黑色蟲子.

說道黑色,最近一直沒有見到巴帝伽迪.

那貨,到底跑哪里去了——

還有,在這一個月里發生了各種各樣的變化.

首先,諾倫交到朋友了.

不光是男生,還有別的班上的女孩子,

經常能看到她和男生2人,女生3人左右組成了一個小團體移動.

我看到諾倫和10歲左右的女孩子嘰嘰喳喳的說笑著.

對諾倫來說是第一次交到的朋友.

作為大哥,我也想和她打個招呼.

因此,讓諾倫把她帶回家里一次,但是諾倫拒絕了.

讓朋友和家人見面,稍微有點不好意思吧.

不論如何,我之前沖進教室一事好像沒有造成什麼奇怪的影響.

稍微安心了.

我和諾倫的關系也很好.

前些天,她甚至拜托我教她學習.

對于她這個提案,我干勁十足.

我想著,就讓我將吾之奧義盡數傳授于汝吧.

但是同時也想到,太過干勁十足的話,恐怕愛莎會吃味賭氣.

于是就決定放學後在圖書館教她學習了.

時間為1小時左右.

複習一天中學到的東西,還有預習明天要學的.

只是這樣,應該就能有很大變化.

雖然諾倫非常拼命,但是看來還是走了很多徒勞的彎路.

是因為沒法好好的應用知識吧.

話雖如此,也沒有艾莉絲和基列奴那麼不開竅.

只要努力的話,一定很快就能達到一般水平.

「說起來,魯傑路特先生說過,他是巴比諾斯地方出身的呢,哥哥去過魔大陸對吧,知道那在哪里麼?」

「嗯?是呐.是說過離巴比諾斯地方很近.我沒有去過那里呢」

我和諾倫,已經是在學習的時候還會閑聊一些雜談的關系了.

話雖如此,諾倫拋出的話題,大多數都是關于魯傑路特的.

要說我和諾倫的共同話題,那就是魯傑路特了.

果然有共同話題是很重要的.

我也很高興有人能和我聊聊關于他的話題.

「是這樣嗎……魔大陸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魔物全都很大個呢.文化也有相當大的差異,但是,和這邊也沒有那麼大區別吧.是個也有普通人生活的地方呦」

諾倫對我很有禮貌.

總是使用敬語.

明明和愛莎她們說話的時候不會用敬語的,

說不定是在調整和我之間的距離感吧.

「啊,關于魯傑路特的槍的事情,哥哥聽說過嗎?」

「那個啊.那個說起來全都是淚呢」

「是啊……能想點什麼辦法嗎」

「……啊啊」

差不多,也該把那個計劃推進一步了吧——

制作斯貝魯特族的人偶,與書本成套出售.

這個計劃依然健在.

不過,以朱莉的魔力總量應該還不足以量產吧.

但是,現在說不定是做個試作品出來看看的好時機.

還要寫關于斯貝魯特族的書籍,問題是執筆時間.

前幾天,我完全掌握了上級治愈魔術和中級解毒魔術.

我不是很擅長背誦,所以花費了相當長的時間.

接下來學什麼好呢.

除去上級解毒以外,沒有什麼想學的了.

干脆,把火系和風系都學到聖級也可以有吧.

不,聖級魔術大多數都是天候操作類的,基本上用不上.

雖然記住也好,但還是想也學些更加實用的東西.

馬術怎麼樣…….

因為我正在考慮這種事情,所以剛好.

就分配一些空下來的時間用來執筆了.

順便,在諾倫學習的時候也可以寫一些.

如實揭露斯貝魯特族的過去的書籍.

雖然我不是很擅長寫作這種正式的文章,但總會有辦法的吧.

雖然這麼想,

但是一著手開始,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寫才好.

紀實風怎麼樣.

還是說寫成日記風格的比較好呢.

首先,經常聽說最初最好不要打算寫出什麼大作.

10頁左右的比較好吧.

然後做出類似複印本的拷貝,和手辦一起配發.

這樣的話,用輕松的文風比較好吧.

勸善懲惡,把拉普拉斯寫成壞人這樣的感覺…….

不,拉普拉斯在魔大陸是被視為英雄的吧.

把他寫得太壞,有可能造成人們反感賣不出去.

「哥哥,您在干什麼呢?」

就在我和這些那些苦戰的時候,諾倫問道.

「啊啊,我想寫一本贊揚魯傑路特的偉業的書呢.但是,不知道該怎麼寫才好啊」

「嗚嗯……」

諾倫這樣說著看向我手邊.

寫到一半的原稿紙最上方寫著「偉大的戰士魯傑路特的斗爭與被迫害的曆史」這樣的標題.

已經寫完的還只有一張原稿用紙的程度,只寫了關于名為魯傑路特的人物的概要而已.

「只有這些嗎?」

「唔,還差的遠呢,這剛剛開始」

不管怎樣,我根本不知道從哪里開始下筆才好.

我還記得之前說過的關于拉普拉斯戰役的事情,

也知道之後被迫害的曆史.

但是畢竟是數年前聽說的,不論如何都已經模糊不清了.

要是之前有記下筆記就好了.

「我,我也可以來幫忙嗎?」

諾倫怯生生地開口說道.

聽她說,好像魯傑路特以前每天晚上都讓我家妹妹坐在膝頭,一邊愛撫著一邊說著過去的事情.

這可真是.

明明連我都沒有坐在魯傑路特膝頭上過,只有諾倫妹妹好狡猾.

不不,不是這回事.

「哦哦,幫大忙了呦.但是,不要耽誤學習了呦」

「好」

就這樣,我開始和諾倫一起寫書了.

從那天起,諾倫在學習的空閑里,開始寫下魯傑路特說過的話.

文筆拙劣,也有些地方很粗糙.

但是很不可思議的,讀過之後就會想起魯傑路特的事情流下眼淚.

諾倫寫出來的就是這樣的紋章.

說不定,諾倫可能有天生的文才.

不,說不定這只是我這個笨蛋哥哥的看法.

但是,有愛好才能發展成特長.

也有這樣的說法.

這樣繼續下去的話,說不定能成長為大作家.

總之,我先只是修正了一下語法上的錯誤,

繼續在一旁看著她進行執筆活動.

比起我來,好像能寫出有趣好幾倍的作品來——

還有,自從和諾倫變得友好之後,愛莎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雖然這麼說,但是倒也沒對諾倫做什麼.

雖然還是一如既往的關系不是特別好,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吩咐了的原因,很少和看不起或者頂撞她了.

這樣一來,我反而有點擔心了.

因為愛莎她說不定在強忍著想要說的話呢.

「愛莎.你要是有什麼想說的話,一定要好好說出來呦?」

姑且先這樣說好.

雖說和諾倫的關系變好了,

但是我也沒有打算忽視愛莎.

「想說的話,是嗎?」

「啊啊,比如說我關心諾倫太多了,希望能更關心自己一點之類的.

或者工作太辛苦了想要休息之類的.想要睡一整天之類的……」

「也就是說任性的事情嗎?」

愛莎用手指抵著下巴,歪著頭問道.

好可愛的動作呢.

「對啊.因為你再任性一點也沒關系啊.不用顧慮呦?」

「任性嗎……那,有一個」

愛莎淘氣地笑了起來.

打算要求什麼呢.

要以我的肉體為目標嗎.

雖說讓你說了但是沒說會答應你,我要是這樣說的話也還是會生氣的吧.

「請給我工資吧!」

愛莎說的話,讓我稍微有點困惑.

「工資……」

仔細想想,她一直麻利地做著女仆的工作.

到現在為止,一直沒有給她工錢反而很奇怪.

不,因為是家人,也沒什麼奇怪的吧.

也就是說,這是那個啊.

零花錢呢.

因為幫家里干活了,所以請給我零花錢.

就是這樣的展開.

「好,我知道了」

我爽快的答應了.

但是金額問題和西露菲也有關,三人一起商量決定.

雖然也提案稍微多給一點吧,但是愛莎拒絕了.

給的多也會拒絕,這家伙真的是10歲嗎.

結局,就以不算多也不算少的金額定案了.

「拿到工資,有什麼想買的嗎?」

姑且先問了一下.

姑且呢,姑且.

其實買什麼都可以,只是姑且問一下而已.

「各種各樣的」

但是,愛莎回答的很冷淡.

那個,我就是想知道那各種各樣指的是什麼…….

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

「我知道了.那,下次去買東西的時候,請一起來吧」

這樣,被邀請了.

這是Date啊.

和妹妹的Date啊.

多麼美妙的說法啊.

我姑且告訴西露菲我們要去買東西.

把明明是休息日卻要工作的西露菲放在一邊去約會.

總覺得很抱歉呢.

但是因為是妹妹所以沒關系.

不是花心.

但是,愛莎到底想要買什麼東西呢.

不會是,強壯的男奴隸之類的吧.

我不太想把邋遢的家伙放在家里呢.

本來就已經有巨大的黑黑的強壯的家伙偶爾會來家里吃飯了的說.

不,雖說那貨最近也一直沒有來.

Date當天.

愛莎去的是雜貨店.

在市場的一角,擺滿了日用雜貨的小小的店面.

店里擺滿了商品,但是沒有客人.

給人感覺全都是中古貨的印象.

愛莎在那里買了3個小花盆.

「打算干什麼用啊,這個.沖路過的魔王頭頂上來一發嗎?」

「不,普通的用來種花而已,很奇怪嗎?」

愛莎抬眼看著我問道.

我的回答不用多想.

「一點都不奇怪」

但是,愛莎會養花,這種事情真是有點難以想象.

我對愛莎的印象,是一名元氣滿滿的天才少女.

喜歡的東西是掃除和記賬還有計算損益.

這樣的印象.

園藝是要慢慢享受的東西.

拜托自然的力量的同時,慢慢地仔細地去做的事情.

不管是怎麼樣的天才,應該也有很多計劃不到的地方.

不,正因如此才選擇園藝的吧.

「那樣的話,把育土之類的也一起買了比較好吧?這一帶的土地,相當的貧瘠,應該不適合園藝」

「……那個我想要哥哥用魔術做出來,不行嗎?」

又是抬眼看著我.

回答不用多問.

「當然沒問題啊」

因為我也是男人,可是非常喜歡耕種土地還有播種這種事情的呢.

讓我來准備點能用郁金香的種子種出面包樹的超厲害的育土吧.

「種子怎麼辦?」

「旅行期間,稍微收集了一些」

「撿到的東西,有可能不會發芽呦?」

「嗯—,我想大概沒問題」

我們就這樣一邊對話,一邊在店里四處看著.

我也買了一對耳環給西露菲作禮物.

是附有青色寶石的水滴型的耳環.

一定很適合西露菲吧.

「那個,是給西露菲姐姐的禮物嗎?」

「嗯啊.我可是很重視老婆的男人」

「西露菲姐姐很幸福呢.哥哥大人,有空的話也請稍微愛我一下」

抬眼看著我.

我的回答當然毫無疑問.

「不要啊,會被老爸打斷腿的」

「切……」

我們一邊這樣說著結完賬,離開雜貨店.

下一個目標是紡織品專賣店.

陳列著大量成卷的手工織布的店家.

我買我家的地毯的時候,阿莉耶魯就是在這家店里教我分辨品種好壞的.

店里商品定價很廣,並非是只有高級品.

是個經營范圍很廣的店.

愛莎是在哪里知道這家店的呢.

愛莎在這里買了一幅簾子.

是件粉色的輕飄飄的家伙,稍微顯得有點貴重.

愛莎把那個還價到最低價.

亮出我的名號,阿莉耶魯的名號,把所有能用得上的都拿出來砍價.

最終,盡管如此還是以稍微有點貴的金額成交了.

「不夠的話我來出一點吧?」

「嗚嗚嗯,沒關系,剛剛夠!」

于是,就用剩下的全部零花錢買下了.

給她的零花錢剛剛好用光了.

與其說擅長買賣,不如說讓人感覺有點可怕呢.

「我覺得零花錢稍微留一點比較好呦?為了以防萬一」

姑且,先這樣忠告一下.

因為沒人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說不定會突然被轉移到魔大陸也有可能.

其實我身上的很多地方就藏著錢.

像是鞋底之類的.

「那,下次開始就那樣做吧!」

話說回來,花盆還有粉色輕飄飄的窗簾嗎.

雖然我先入為主的對她有了天才的印象,說不定其實是更加感性的少女.

「這種可愛的東西,我很想要呦」

「莉拉小姐沒有給你買嗎?」

「母親說不行.說是女仆不能按照自己的興趣買家具……不行嗎?」

愛莎很擅長撒嬌,而且很聰明.

抱著我的腰,再加上抬眼向上看著我的視線的即興表演.

我的回答當然毋庸置疑.

「當然沒問題」

如果我是怪蜀黍的話,肯定要把她帶走了.

那次約會之後,愛莎的房間里增加了很多少女趣味的物件.

愛莎好像很喜歡小物件.

用小小的花盆培育著小花,

架子上陳列著拳頭大小的人偶…….

注意一看,圍裙的邊緣也有很多小小的刺繡,對打扮也很敏感.

將來不會變成小太妹吧.

哥哥我有點擔心呢.

說到兩個妹妹,就是這樣的感覺——

七星的狀態也回複了.

前回的實驗,成功召喚了『寶特瓶』.

現在,那個寶特瓶正當成小花瓶放在研究室的窗邊.

在這個成功的基礎上,研究進展到第二階段.

「下一次,要從之前的世界召喚『有機物』」

七星這樣宣言道.

「有機物?」

「對,有機物.食物就不錯呢」

上回的事件之後,是因為七星對我的信賴度上升了嗎.

她和我談了今後研究的階段.

1.『無機物』的召喚.

2.『有機物』構成的物品的召喚.

3.『植物』或者『小動物』等『生物』的召喚.

4.『附帶一些條件』的,這個世界上的生物的召喚.

5.最後,將召喚的生物『送回原來的場所』的實驗.

雖然寶特瓶嚴格的來說不算是無機物所以需要稍微做一些調整,但好像都是些細節上的問題.

「那個,所謂的『附帶條件』也是必要的嗎?」

「嗯嗯.送回去的時候,要是突然跑到外國的話就麻煩了吧?」

總之,被召喚對象漸漸向人類靠近,

最終定位回到日本.

就是這樣的實驗而已.

順便一提就算是現在的召喚,也能附帶一定程度的條件.

但是只是能大概分出個體差異.

比如說附帶『貓』的條件的召喚.

出現的有可能是三毛貓或花斑貓,也有可能是虎豹之類.

好像要在這一點上繼續研究縮小范圍.

為了只召喚出貓,而不是貓科.

「為了這個附加條件的研究,我必須要再見見那個人不可」

七星喃喃的這樣說道.

她所說的那個人,是指那個召喚術的權威吧.

「那個人,知道附加條件的詳情嗎?」

「是啊……」

七星手扶下顎,稍微考慮了一會.

嗯,的點點頭,開始說明.

「我來說明一下.這個世界上的召喚術,分為魔獸召喚和精靈召喚兩種呦」

「哦」

好像所謂的魔獸召喚,就是把魔物召喚過來.

通過魔法陣召喚來高智能的魔物,然後通過支付某種代價使役它.

我們一般稱之為『召喚魔術』,可以說和印象中的召喚一樣.

魔獸召喚呼出的存在有很多種類.

從這里有的魔物,到生息在別的異世界的傳說生物都有.

當然,也不光停留在生物的范疇內.

實際上,前幾天的寶特瓶就屬于魔獸召喚.

也能夠召喚物品.

如果完全掌握的話,召喚洛克希穿著的胖次!這種事說不定也可以辦到.

相對的,精靈召喚有所不同.

精靈召喚,是指把被稱為精靈的存在『用魔力制作出來』的魔術.

使用魔力制造出來的.

和編程類似.

「但是,這件事還是不要外傳比較好」

「為什麼?」

「因為世間認為精靈是從虛無的世界召喚而來的」

也就是說,被當做和魔獸召喚同等對待.

魔獸方面,難以禦制,但是可以自主行動,便于應用.

精靈方面,禦制簡單,但是只能做單調的行動.

但是,實際上如果給精靈編入複雜的程序的話,好像也可以像人類一樣行動.

實際上,七星她好像就看到過那樣的精靈.

就在『那個人』那里.

「原來如此」

「那麼,稍微轉變一下話題.這個,之前說好的魔法陣」

這麼說著的七星交給我的,是一枚卷軸.

一張A4紙左右的大小,上面畫著精致的魔法陣.

(譯:原文是半紙一枚,即長320~350,寬240~260左右的日本紙,比A4稍大一圈,

之後要是再出現也和之前的畳一樣直接換算成公制單位了)

「這個是?」

「燈之精靈的召喚魔法陣呦」

所謂的燈之精靈,就是能發出明亮的光芒跟在術者身後的精靈.

還可以遵守「照亮那里」這樣簡單的命令,

隨著時間經過,魔力枯竭後自行消滅.

就是這樣很弱小的存在.

注入的魔力越大的話體型越大持續時間也越長.

但是,有點樸素吶.

作為實驗第一階段的報酬的話,感覺稍微有點小氣呢…….

「這個魔法陣,魔術公會里沒有任何人在用,是剛才說的那個人原創的呦」

「哎呀,是這樣嗎」

作為日本人一聽說是限定商品自然就歡欣雀躍了.

「下一個實驗成功的話,會准備更加厲害的報酬的.所以說,拜托了」

七星這樣說著,雙手合十.

令人懷念的pose.

當然,我也沒打算半途對七星棄之不顧.

「多半,用你的土魔術做出模板的話我想應該能夠量產的,把那個模板帶到魔術公會的話,應該能賣出相當高的價格呦」

「賣掉嗎.那樣,原創者不會生氣嗎?」

「那不是因為這種事就發怒的器量狹小的人,所以沒問題」

但是,模板嗎.

魔法陣不是手繪也可以嗎.

「如果要賣到魔術公會的話,請提起我的名字.那樣的話,應該就不會被欺詐了」

「我知道了」

就這樣,我得到了一個收入來源.

話說回來,所謂的精靈全都是人工制作的嗎.

感覺和薩諾巴的研究也有些關系呢.

能夠合體的話,說不定也能做出會說哈哇哇的機器人了.

(譯:這個a我也無力了,經查應該是指galgame《ToHeart》里的HMX-12 マルチ,

不過這貨雖然口癖是哈哇哇沒錯,但是和合體應該沒有什麼關系,所以也有可能是我搞錯了.

游戲我沒玩過,我直接給個nico百科的人物介紹鏈接,有興趣可以看一下

dic.nicovideo.jp/a/hmx12%20%E3%83%9E%E3%83%AB%E3%83%81)

夢想變得更加寬廣了.

「啊,對了.從我們的世界隨機召喚無機物的話,不會召喚到什麼好東西嗎?」

我突然想到,就提議道.

然後,七星搖了搖頭.

「雖說是無機物,但是現階段基本上只能召喚出由單一材質構成的東西.因為實際召喚出來的是寶特瓶,所以我想誤差也非常大」

單一素材.

寶特瓶上也沒有瓶蓋和標簽呢.

但是,繼續研究條件召喚的話,感覺應該能夠召喚零件再進行組裝.

「還有,我想我之前也說過,把我們的世界的東西帶到這個世界里,不是什麼好事」

會改變曆史什麼的嗎.

「我想應該是多慮了」

「如果你那麼想的話,等我回去之後再試吧.我可不奉陪」

真不配合啊.

嘛,這也是沒辦法的——

說起薩諾巴.

前幾天,紅龍手辦終于完成了.

和我見到過的紅龍不同,額頭上長著角,但是很帥所以就這樣吧.

雖然花費了大量的時間,但是朱莉很高興.

雖然是不怎麼笑的孩子,卻把它舉起來從下面看著「吼哦ー!」的發出感歎的聲音.

「master!grandmaster!非常感謝!」

朱莉這樣說著,用稍微有點生硬,但不失優雅的舉止低下頭.

「嗯,今後也要好好工作呦」

薩諾巴大大地點了點頭.

開起來很偉大的樣子.

朱莉又高興地點頭道.

「是!」

而且,朱莉的人類語也說得相當好了.

與其說是我教的好,不如說是因為金潔一直在糾正她的措辭上的錯誤.

果然,搞錯的時候馬上訂正的話記得比較清楚.

「太好了呢朱莉.要好好珍惜」

「也謝謝金潔大人」

金潔她平常在房間一邊待命,

時而給薩諾巴遞上飲品,招待來客.

聽說,應該是在離學校很近的地方租了一間公寓.

雖然我跟她說過,住到薩諾巴房間旁邊的護衛用小房間里就好了,

但是她說住在薩諾巴大人旁邊不勝惶恐而拒絕了.

與其說是騎士,不如說是像情人一樣.

(譯:原文通い妻,又是個頭疼的詞,中文應該沒有這個概念,

主要指結婚後因為各種原因不能同居,采取女方定期拜訪男方住所維持關系的婚姻形式,

其實除了有證以外這和情人有區別嗎)

或者說,狂信者的感覺吧.

感覺薩諾巴讓她去死的話,馬上就會高高興興地切腹一樣.

「怎麼了?」

「我在想金潔小姐為什麼會對薩諾巴宣誓忠誠呢」

我突然問道,金潔聽到之後點了點頭.

「薩諾巴大人的母親親自拜托我照顧薩諾巴大人.

那個時候,我發過誓.要不惜粉身碎骨侍奉薩諾巴大人」

「哦,真是段佳話呢……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啊?」

僅此而已,就算吃了大苦頭也一直忠誠嗎.

不,所謂的宣誓忠誠就是這樣的吧.

稍微被使喚一下就動搖的忠誠還不如不要比較好.

不不不,等一下.

說起來,以前在漫畫里看到過這樣的說法.

封建社會是由一部分S和大量的M構成的.

(譯:提一下,這句話是《劍豪生死斗》里的,原文是

"封建社會の完成形は少數のサディストと多數のマゾヒストのよって,構成されるのだ.")

金潔是M嗎.

一這樣想,感覺稍微可以理解了.

不過,事實上應該不是這麼惡俗的原因吧——

克里夫的研究也看到進展了.

好像竟然做出了抑制詛咒症狀的魔道具的1號試作品.

克里夫翹高了鼻子向我報告.

「從外部送入魔力,和體內的魔力相互抵消.

雖然還做不到完美壓制,但是可以將忍耐極限提升到原來的數倍」

讓外側的魔力和內側的魔力同調,將存在于艾莉娜麗絲子宮內的詛咒魔力怎樣怎樣.

這樣,很難以理解的說明.

理論方面基本上就是克里夫的本大爺就是理論這樣的感覺,所以就割愛不提了.

總之,好像可以緩和詛咒的症狀.

「但是,還有兩個問題」

這樣說著,克里夫給我看了一樣東西.

那是條像是橫綱穿過一樣前面有點下垂的,粗糙的兜襠布.

換個角度看的話,也像是尿布.

「原來如此,問題之一就是……這玩意很丟人呢」

「對.這種東西沒法讓麗絲穿」

好像因為這種事情,克里夫難得的和艾莉娜麗絲吵了起來.

艾莉娜麗絲說並不介意那種事情,但是克里夫沒有讓步.

看來自己的女友穿著那麼難看的打扮的話,不論如何都感覺不是滋味的樣子.

這麼像是克里夫風格的理由還真令人安心呢.

順便一提,他們用了一個晚上就和好了.

笨蛋情侶.

「姑且,多虧了薩諾巴和賽蘭特的協助,確立了小型化的目標.

雖然效果還差得很遠,但是由我這樣的天才來做的話,小意思」

目標好像是胖次的尺寸.

雖然不知道實際上能縮小到何等程度,

要是能夠縮小到手套左右的程度,薩諾巴他們也會高興的吧.

那樣一來他就能自己親手制作人偶了.

不,那家伙本來就很笨拙,可能就算沒有詛咒也辦不到.

「還有一個問題是?」

我這樣一問,克里夫露出苦澀的表情.

「這回就是因為這個才叫你來的.盧迪烏斯」

「哦」

「實際上,這個魔道具,消費魔力非常大」

消費魔力.

魔道具是由使用者注入魔力啟動的.

而這個魔道具好像消耗太大,無法實用.

理想狀態是讓使用者(艾莉娜麗絲)一直使用也沒關系的魔力消費量.

但是現在別說艾莉娜麗絲,好像就連克里夫的魔力都維持不了一個小時.

「從現在開始,要一點點改良,每次改良之後想要測試一下.

只有我們的話,每天可以測試的次數很有限」

「原來如此,交給我吧」

克里夫自稱是天才,因此魔力總量也相當多.

然而卻完全不夠.

也就是說該輪到我出場了.

因此,從這一天開始我決定參加克里夫的實驗了.

順便一提這個魔道具.

好像沒有抑制發情的效果——

最近,我覺得生活過的很好.

早上起來,晨練.

然後回家吃早飯.

去學校,見薩諾巴,見克里夫.

詢問研究的進展,偶爾提些意見.

午飯後,到七星那里協助實驗,

放學後一個小時教諾倫學習.

回家的路上和西露菲一起買東西,

回到家,愛莎正在迎接我們,

和西露菲一起入浴後,三人一起吃晚飯.

然後,大家一起閑聊或者作魔術訓練.

等到愛莎入睡之後,和西露菲一起生小孩.

然後,抱著西露菲睡得像爛泥一樣.

雖然每天都有所不同,但是生活在一步一步前進,每一天都過得很踏實.

這樣的生活就是所謂的『幸福』吧.

這是生前的我沒有得到的東西.

還有1年左右保羅回來的話,

一定,一定會更加幸福的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7話 諾倫·克雷拉特     下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9話 轉折點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