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6話 沙漠的戰士們  
   
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6話 沙漠的戰士們

我們作為卡爾旺的護衛,向拉龐前進.

商隊成員有,

商人卡爾旺.

護衛隊長『鷹眼』的巴里巴德姆.

護衛『骨碎(bone crash)』的卡爾梅麗塔.

護衛『大刀(big blade)』的東德.

這四人,再加上我們,『泥沼』的盧迪烏斯和,

『龍道』的艾莉娜麗絲,總共6人.

還有6頭駱駝.

雖然我想著給駱駝也取個名字吧,

但是想到在沙漠里缺少食物的時候會把駱駝吃掉,還是算了吧.

因為那樣的話,第一次吃到的駱駝肉會應為罪惡感變得難吃的.

我們事先商量決定好了陣型.

基本上是以卡爾旺為中心,

巴里巴德姆打頭陣,

左右翼分別是卡爾梅麗塔和東德.

我和艾莉娜麗絲配置在後方.

5人將卡爾旺和駱駝包在內的陣型.

無論從那個方向受到攻擊,都能在卡爾旺受到傷害之前得到別的隊員的支援.

是帝國十字陣呢.

(譯:原文インペ○アルクロス,即インペリアルクロス,本章第二次出現《浪漫沙迦2》的a.

游戲中巴列努帝國的陣型,以皇帝位中心,4人十字形站位,因此稱為帝國十字.nico百科:

dic.nicovideo.jp/a/%E3%82%A4%E3%83%B3%E3%83%9A%E3%83%AA%E3%82%A2%E3%83%AB%E3%82%AF%E3%83%AD%E3%82%B9 )

雖然也想過是不是吧卡爾梅麗塔或者東德放在後衛比較好,

但是考慮到我是魔術師,

還有我和艾莉娜麗絲連攜比較習慣,就組成了這樣的陣型.

「那麼,出發吧」

首先是離開街市,一路向東.

好像是采用了向東沿街道移動的路線.

地名我沒有記住,但是記得是有強盜出沒的路線.

我姑且關于這件事向警備主任巴里巴德姆進言了.

「我們不清楚穿過沙漠的路線.

就是為此才雇傭的護衛.

而且,就算被強盜抓住了,掏些買路錢說不定也能解決」

買路錢.這樣也行嗎.

有困難就用錢解決.

還真是簡單易懂呢.

對啊,盜賊也是活生生的人類.

只要給他們想要的,就會滿足了.

雖然把錢給那些既不是我的親人,有不好好工作的家伙,讓我有點不痛快.

但是,這回又不是我掏腰包,所以沒問題.

不過,盜賊也是人類.

有可能想要金錢和商品以外的東西.

比如說,讓艾莉娜麗絲做和諧的事情,之類的.

那樣的話,我可就為難了.

我們和卡爾旺並沒有那麼深的緣分.

雖說救了他的性命,但是絕對不會用自己的性命去換的.

如果強盜提出那種要求,他也有可能拋棄我們.

那樣的話就變成我和艾莉娜麗絲兩個人和強盜戰斗了吧.

「盧迪烏斯,干嘛一臉不安的,有你這種程度的魔法師在,強盜根本沒什麼可怕的」

「是嗎」

「實在不行的話,我就用美人計,總有辦法的」

「然後,你不就會被被強盜帶回據點,捆綁起來被他們輪流……」

「那些家伙意外的很溫柔呦」

「有過這種經驗嗎」

「那都是年輕的錯呢」

艾莉娜麗絲到是很從容的樣子.

話說回來,以前是以前,和現在不同,現在她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我就沒臉見克里夫了.

嘛,如果對手只有十幾個人的程度的話,我想應該是打得過的——

我們穿過荒野向東前進.

被魔物襲擊的次數很多.

成群突進的『貝卡利特野牛』.

沙沙地在地上徘徊的『大狼蛛』.

從空中使用風魔術的『空鷹』.

還有到現在終于知道准確名稱的『回轉迅猛龍』和『仙人掌樹妖』.

等等.

但是,多虧巴勒巴德姆每次都能很早發現,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戰斗.

巴里巴德姆是擁有魔眼的戰士.

好像是因此才被稱為『鷹眼』的巴里巴德姆.

身長將近2m,筋肉隆起的戰士.

年齡大概40出頭吧.

以眼角醒目的皺紋為首,表情讓人隱約感覺有點老奸巨猾的樣子.

發型很有特色,側面和後面的頭發一直線推上去.

讓人聯想起某高校籃球部的部長.

像是要喊出來「別管那麼多給我包起來」的發型.

(譯:其實這個a出處根本用不著我廢話.原文「いいからテーピングだ」,灌籃高手,赤木剛憲的台詞.

具體是53話,湘北對海南的時候,猩猩崴腳之後,彩子擔心其傷勢的時候說的.

不過這句話後來在nico上變成鬼畜顏藝素材了,所以我還是給個有顏藝圖的P站百科的鏈接:

dic.pixiv./a/%E3%81%84%E3%81%84%E3%81%8B%E3%82%89%E3%83%89%E3%83%BC%E3%83%94%E3%83%B3%E3%82%B0%E3%81%A0!)

他的魔眼是和基列奴一樣是『魔力眼』.

是能看到魔力流動的魔眼.

主要用于索敵.

「有魔物,全員戰斗准備」

他總是能准確說中魔物的襲擊和天候的惡化.

簡直就像魯傑路特一樣.

雖然沒有魯傑路特那麼高的精度,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根據經驗呢,發現敵人的速度相當的快.

「真讓人懷念呢.基列奴也會用那種眼睛和鼻子發現敵人呢」

艾莉娜麗絲眯起眼睛說道.

果然,有可以索敵的同伴的話,安全度完全不同的樣子.

發現敵人的話,就由我趁著距離還遠進行狙擊.

最開始是使用岩炮彈,但是瞄准太麻煩了,

因此就改為用風魔術將敵人卷到天上,在砸向地面.

這樣比較輕松一些.

「像這樣連續使用大魔術,魔力夠用嗎?」

是覺得做的有點過火了吧,

巴里巴德姆這樣想我問道.

「一天左右沒問題呦」

「是嗎,原來如此,你是大魔道嗎」

「大魔道是什麼呀」

「就是登峰造極的魔法師的意思」

「不,我可沒有那麼優秀呦」

「無論如何,可以這樣不吝嗇魔力的魔法師是非常貴重的」

魔法師中有些家伙,每天只使用全部魔力的一半.

中央大陸北部也有很多這樣的魔術師.

對于身體能力很低的魔法師來說,危機時刻可以靠得住的只有魔力.

所以也是理所應當的.

保存余力,對于魔法師來說是常識.

但是,貌似在不是很熟悉魔法師的沙漠戰士看來,就像是偷懶一樣.

巴里巴德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齡的原因,好像明白魔法師溫存魔力的意義.

從他看到無詠唱也不驚訝這一點來看,他對于魔術本身應該是很熟悉的.

「雖然不吝嗇魔力很好,但是以防萬一還是考慮溫存一下魔力吧.

因為咱麼可是5個人呢.

只狙擊我指定的魔物就夠了,好嗎?」

「了解」

我的魔力總量很大這件事,雖然沒有隱藏的必要…….

不過也沒必要說出來.

連我自己,對于自己的極限到底有都少都沒有概念呢.

我也不想做出,覺得用也用不盡就得意忘形導致疏忽這種蠢事——

夜里,我們5人輪流守夜.

卡爾旺搭起帳篷,在里面休息.

就他一個人.

護衛全部都在外面.

嘛,畢竟是受人所雇,這也是當然的.

我做出避難所,提議大家睡在里面,

但是巴里巴德姆他們以那樣會導致對夜襲的感覺變得遲鈍為由拒絕了.

好像故意睡在外面也是有其意義的.

這樣一來,我也不好睡到避難所里了.

但是,艾莉娜麗絲說.

「沒有必要在意,咱們是咱們.消除疲勞是很重要的」

她的話也有一定道理.

我也想在避難所里睡.

因為這樣更能消除疲勞呢.

然後,守夜是兩人一組.

雖然我覺得一個人也可以,不過有5個人的話,還是2人一組比較安全.

守夜的順序基本上一天一換.

第一天和我一起守夜的是卡爾梅麗塔.

「請多關照」

「啊啊,別睡著了呦」

「當然的」

雖說是守夜,但是如果只是沉默對著什麼都沒有的空間的話,就太閑了.

因此,我和卡爾梅麗塔開始聊起閑話.

「之前那次,真是幫大忙了」

「不,互相幫助而已」

「你,很強,那個女人也,很強」

卡爾梅麗塔是一位女戰士.

今年好像20歲了.

『骨碎』的卡爾梅麗塔.

正如其名,使用長達1m以上的闊劍,喜歡以力量致勝的戰術.

這一帶的戰士很喜歡使用闊劍.

巴里巴德姆和東德也是這樣,把類似于闊劍的厚重長劍掛在腰間.

因為體型巨大,外皮堅硬的魔物很多,才發展成這種不容易折斷的樣子的吧.

普通武器的話好像會發生,不管擁有多高的技巧,稍微一用力就咔吧斷掉了,這樣的事情.

他們使用的劍術好像也是自成一派的.

「你的女人用的劍太細了.用那個什麼都打不倒啊」

「沒有那種事呦,那個好像是魔力賦予品.

連獅鷲都能刺得七零八落呢.

還有,那個人,不是我的女人.我們不是那種關系」

「但是,遇到魅魔之後就會抱她,不對嗎?」

「不,因為我會使用解毒魔術……」

「魅魔來了,男人發情,女人被抱,這是這個沙漠的天理」

「吼哦」

卡爾梅麗塔得意的說著貝卡利特大陸境內魅魔和女戰士的關系,還有沙漠戰士的生態.

貝卡利特大陸上生息著魅魔.

魅魔本來是好像是出現在魔大陸西南方的稀有魔物.

但是400年前的戰爭中被拉普拉斯量產了.

好像是為了殲滅持續著激烈抵抗的貝卡利特戰士而被送入這片大陸的.

魅魔對付男人擁有絕對優勢.

那個費洛蒙可以是任何男人喪失意志.

說實話,如果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或者同時出現兩匹的話,我覺得都沒有勝算.

被費洛蒙所毒的男性會成為魅魔的下仆.

雖然魅魔把男人變為下仆的主要目的是將其捕食,

但是也沒辦法一次將數十人一起帶回巢穴.

因此就會帶走數人,剩下的就留在原地.

這樣一來,被留下的男人就會當場開始自相殘殺.

費洛蒙的毒,好像會讓他們將周圍的男人視作敵人.

完全就是『狀態異常:魅了』呢.

為了治療魅了的狀態,需要使用中級以上的解毒魔術,

或者是抱女人也可以治好.

然後,400年前的貝卡利特大陸幾乎沒有會使用解毒魔術的人.

結果,大量的童貞戰士們都死于魅魔之手.

因為沒有可以抱的對象,沒辦法.

真是殘酷的世界.

至少在最後,和魅魔來一發也好,他們一定是這樣想的吧.

我明白呦,這種心情我很明白呦.

然後這400年間.

貝卡利特的戰士並沒有因此而滅亡.

戰士們作為對魅魔的對策,經常帶著幾位女性同行.

那些女人有魔物,也有俘虜的魔族,好像有各種各樣的.

但是,對于戰士來說,不能戰斗的家伙在戰斗中是個妨礙.

必須保護她們,而且她們的體力也很差.

于是戰士們開始思考.

絞盡不靈光的腦汁思考.

然後想到了.

只要有女戰士就好了,這樣.

完全就是滿腦子筋肉的家伙們想出來的辦法.

雖說如此,貝卡利特還是就這樣建立起『女戰士』的制度.

現在的護衛隊里,必定有一定數量的女戰士.

魅魔出現的時候參戰,戰斗之後被男人抱的女戰士.

根據場合不同,好像還有女性比較多的情況.

這樣一來,魅魔出沒的時候就很安全了.

在貝卡利特大陸,女人就是這種為了戰斗而生的東西.

卡爾梅麗塔也是那樣一名女戰士.

她在魅魔出現之後,就會做男性同伴的對手.

當然,做那種事情的話,很快就會懷孕了.

但是,女戰士們好像是將之視為榮譽,懷孕之後就返回故鄉.

出產之後就將孩子托付給故鄉的人,又和戰士一起行走于大陸各地.

卡爾梅麗塔她好像也已經生過一個孩子了.

生出來的孩子由村子共同養育.

是誰生的都沒有關系.

其中雖然也有看起來像是混有異族血統的,但是也沒有差別對待.

無一例外的受到戰士的訓練,男孩初次遺精,女孩初潮的時候,就舉行成人儀式之後離開村子.

然後在村外作為戰士旅行,大約30年左右肉體衰弱之後,就可以獲得回到村子專心養育孩子的權利.

但是,好像也有像巴里巴德姆一樣沒有回到村子,作為戰士一直到死的人.

當然,這里是沒有結婚的制度的.

肯定也沒有對特定某人抱有特殊的戀愛感情的習慣吧.

感覺稍微有點文化沖擊啊.

我在生前的世界,也聽說過類似的部族.

但是,實際見過之後,怎麼說呢,比起和諧的感想,更多的是感動呢.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

「對你,很感謝,但是,我討厭魔術師,魅魔出現的話,去拜托那個白女人吧」

這樣,被嫌棄了.

不,嘛,因為我會使用解毒魔術,所以也不會拜托任何人呢——

『大刀』的東德是個沉默寡言的男人.

東德是個在鼻子下面續著胡子,30歲左右的男人.

淺黑色的肌膚包裹著強壯的筋肉.

身高比巴里巴德姆低一些,但是臉長得很像.

如果不是和留著胡子這一點和巴里巴德姆不同的話,說不定意外的很容易搞混.

雖然和他一組守夜的時候也會說一些話,但基本上不像是會自己開口的類型.

跟不問她也會和我說個不停的卡爾梅麗塔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倒也沒有特別想說話,所以無所謂.

但是,不自覺地就開始對話了.

「『大刀』的東德這名字很帥呢」

「老祖宗大人,給取的」

「嘿誒.不是自然而然就這麼叫起來的嗎」

「沙漠戰士的名字,全都是老祖宗大人給取的」

他們沙漠戰士的別稱,好像都是開始旅行的時候由族長賦予的.

像卡爾梅麗塔那樣腕力優秀的人就叫做『剛力』啦『骨碎』之類,

巴里巴德姆一樣視力優秀的就稱為『鷹眼』或者『鷲目』之類的.

好像是為了在這種時候,能夠讓人明白擅長什麼方面.

但是,因為這種明明方式,經常發生意外的重複.

好像盡是些以腕力見長的家伙.

東德雖然叫做『大刀』,

但用的也不是特別大的劍.

這也是因為是腕力系才這麼命名的呢.

肯定在什麼地方也有『一刀必殺』這樣的吧.

「我呢,是在戰斗中自然而然地就被那樣稱呼了.

因為我總是在用泥沼呢」

「泥沼嗎,還沒有見過呢」

「因為和這邊的魔物相性很差呢」

泥沼雖然對在地上爬行的對手效果絕大,

但是對付獅鷲和魅魔這樣,哪怕是低空,能在空中飛行的,效果就減半了.

還有外殼堅硬行動緩慢的蟲子之類的,就算阻止它行動也沒有什麼用處.

說起來,最近都沒有設法阻止敵人行動.

「你的魔術,華麗又有趣,想要看看你擅長的魔術呢」

「泥沼不怎麼華麗呢.有機會的話讓你看看吧」

之後,東德又沉默不語了.

真是只說必要的話呢——

向東移動,綠色變得越來越多.

再往東移動,有名叫金卡拉的城鎮,

從那里往東好像就是密林地帶了.

緊挨著沙漠就是密林,真是奇怪的大陸呢.

不過,卡爾旺的商隊不去那里.

途中,以直立的巨岩作為路標,從此處改變方向一路北上.

改變方向3天左右之後,遇到了街道.

雖說是街道,但也沒有特別修整過.

僅僅是人們踏出來的道路而已.

和至今為止的沙地比起來,被人們踩得很實,確實很有安定感.

果然地面還是硬一點好.

「老爺.從這里開始有強盜出沒.雖然我想應該是可以對付的,但是如果到了危機時刻……」

「會掏錢的,只保護好貨物就好!」

「……哦呦」

巴里巴德姆他,遇到萬一的時候有可能會扔下貨物逃跑.

但是對于卡爾旺來說,貨物好像比性命還要重要.

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呢.

「大哥,沒問題嗎?」

「二貨,用不著你擔心」

巴里巴德姆和東德把卡爾梅麗塔稱為「二貨」.

因為是骨碎所以簡稱為二貨.

(譯:卡爾梅麗塔的別稱ボーンクラッシュ(bone crash),兩個詞取前兩個音節簡稱為ぼんくら,有蠢貨的意思.)

實在是簡單明了的愛稱.

我也這麼叫的話,好像會被揍.

「泥沼和龍道.你們不要離開卡爾旺身邊.

東德,你負責駱駝.一匹也別讓它們跑了

二貨負責殿後.

我到前方邊偵察邊前進.有什麼的話就發出聲音.聽到的話就逃跑」

「好嘞,大哥」

「好」

「了解」

之後我們就各自按照商量好的位置組成陣型慎重的前進.

雖說是強盜,基本上都是埋伏在路上的,

只要提前發現繞道而行,就可以避開了——

巴里巴德姆的偵查結果,無法准確地把握到強盜埋伏的位置.

看來,人類集團用魔力眼是不容易發現的,好像必須不靠魔眼自己仔細偵查.

我們繞著大圈迂回避開埋伏.

沒有什麼人會在明知道路上有大便的時候還從上面跨過去.

一般都會自然而然的為了不踩到上面,繞道而行.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是有什麼地方沒做好嗎.

說不定是發現了走在前面偵查的巴里巴德姆,然後尾行其後了.

或者也有可能,巴里巴德姆發現的是強盜的先遣隊,

等在我們迂回的道路上的才是主力部隊.

總之,我們遭到了襲擊——

采取了迂回路線,終于安心的松了一口氣的時候.

咻!

突然響起利器劃過空中的聲音.

下一個瞬間,一支箭矢刺進了東德的胸口.

東德膝蓋一軟癱倒在地.

我根本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就慌張地跑過去想為他施展治愈魔術.

但是,下一個瞬間艾莉娜麗絲抓住了我的後頸.

同時,箭矢嗖地刺中東德旁邊的駱駝.

「快跑!有襲擊!從西邊來了!」

巴里巴德姆叫到.

至此我才理解了現狀.

敵人的襲擊,必須要逃跑.

艾莉娜麗絲放開我.

卡爾旺和駱駝已經開始逃跑了.

我也受其影響跑了起來.

有人騎馬從左手邊的沙丘上沖下來.

騎馬.

對,是馬.

包著砂色頭巾的男人們,騎著馬疾馳而來.

「老爺!別管駱駝了!拋棄貨物的話說不定會放過我們!」

「絕對不行!」

「你想死嗎!」

「保護貨物是你們的工作!」

「對手人數太多了!」

巴里巴德姆和卡爾旺叫喊著.

眼前剛才被射中的駱駝突然踉蹌起來.

眼看著就開始口吐白沫.

向旁邊踏了幾步之後就倒下了.

我打了個寒顫.

箭上有毒.

「切,後面也有啊」

背後也響起騎馬追來的聲音.

弓兵從沙丘之上向我們放箭.

雖然幾乎射不到我們這里,但是其中好像有幾個比較厲害的.

零零散散地有箭射到我們這里.

騎兵和弓兵.

光是能夠看到的就數量驚人.

100,得有200人吧.

被強盜這個單詞先入為主的誤導了.

這已經是一支軍隊了.

「……」

我心髒咚咚地劇烈跳動著,判斷著狀況.

敵人從側面和背後襲來.

至少,前進方向上沒有敵人.

要逃的話就要向那邊.

「盧迪烏斯!」

「是.我要用『泥沼』和『濃霧』了」

「……我知道了,拜托你了!」

我一邊回頭,一邊生成泥沼.

盡可能加大面積.

深度只要能絆住馬腿就足夠了.

「巴里巴德姆先生!我要用障眼法了!請一直向前跑!」

「障眼法!?我知道了!」

「『濃霧』!」

我在半空中生成水蒸氣,制造出濃霧.

像滾滾濃煙一樣將周圍染上一邊純白.

轉眼之間周圍就變得一片純白什麼都開不見了.

好,這樣一來弓兵就無法狙擊我們了.

咻.

下個瞬間,一只箭矢伴著風聲刺到我腳邊.

「嗚哦!」

「……!」

就在我嚇得險些摔倒的時候,艾莉娜麗絲扶住了我.

「沒關系,雖然有一個很厲害的弓手,但是應該已經不會再被狙擊了!」

我思考著她這句話.

射倒東德和駱駝的箭矢出自一人之手嗎.

但是,濃霧已經升起來了.

已經看不到我們了.

「快跑吧!」

被這樣叫到之後,我開始跑起來.

已經不會被狙擊了.

我知道的.不會被射中的.

不會中的,我是軍神,不會被射中的.

啊啊,可惡,要是從西露菲那里帶來什麼護身符就好了!

不,要是從神龕里把西露菲第一次時候的那個帶來就好了.

「不好,追上來了!

卡爾梅麗塔!拔劍!」

巴里巴德姆的話又讓我打了個寒顫.

我豎起耳朵,聽到背後傳來策馬飛奔的聲音.

有騎兵迂回過泥沼了.

雖然是在霧中,但只要一直前進就沒有問題.

對手是騎兵.

雖然有人說過,認識一下騎在馬上的不利吧,這樣的話,

(譯:雖然不想在這種情節緊張的時候插進來,但是這姑且是個a,還是注一下.

原文是"馬上の不利を知れ",出自北斗神拳,是47話健次郎對騎著黑王的拉奧使出北斗七死騎兵斬的時候的台詞.

我還特意去瞟了一眼,國語版配音是"你騎在馬上是錯的",字幕是"給我死在馬上吧",在這里都不太合適所以就自己譯了.)

但是也有速度是致勝的關鍵,這種說法.

高速乘勢追來的騎兵數量相當多.

大致一看就有100以上.

已經擺脫掉了多少呢.50嗎,還是60嗎?

我可不想和他們正面戰斗.

「我來阻止他們行動!請繼續逃跑

『土壁』!」

我再背後作出厚達兩米的土牆之後繼續逃跑.

我沒打算可這個就讓追來的騎兵突然停下來.

但是在這個大霧中,應該能造成妨礙才對.

知道有牆壁的話,應該會減速才對.

「哈啊……哈啊……」

已經沒有箭射過來了.

我不停地奔跑.

一邊時不時地向背後作出土牆,一邊奔跑.

突然想起胸口中箭的東德.

就把他放在那里不管了嗎.

不,已經就不回來了.

那個位置正中心髒.

箭上還有毒.

就算有上級治愈,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心髒被毒箭射中的人.

而且基本上,現在也已經什麼都做不到了.

我們在大霧中,持續全力奔跑著——

究竟跑了多久呢.

我感覺有2個小時以上了.

巴里巴德姆確認後方,宣告「好像撤退了啊」之後,全員停下了腳步.

「哈啊……哈啊……」

累死我了.

汗流浹背.

但是,晨跑的成果顯出來了.

就算現在說要繼續跑,我也還跑得動.

但是,戰士系的3個人卻一臉清爽.

是因為斗氣嗎.

好狡猾啊.

「嘶哈啊……嘶哈啊……咳咳……」

卡爾旺滿臉鐵青的手不出話來.

盡管說是習慣旅行的商人,跑過之後也是會累的啊.

心里感覺平衡一點了.

被害有一頭駱駝,和一名護衛.

東德.

如果剛中箭的時候馬上拔出來,對他使用治愈魔術和解毒的話,我想應該是能救回來的.

說不定,運氣好的話還有可能避開了要害.

實際上,如果艾莉娜麗絲沒有拉住我得到後頸的話,我就會那樣做了吧.

但是,那樣一來,有可能來不及逃跑.

對于這種事情,艾莉娜麗絲應該比我有經驗.

恐怕,要是慢慢悠悠的在那里實施治療的話,我自己就危險了吧.

「……」

我突然發現卡爾梅麗塔正怒視著我.

怎麼了嗎.

我做了什麼了嗎.

卡爾梅麗塔一直在我後面擔當殿後.

要是受了什麼傷的話,為她治療一下比較好吧.

好像沒有中箭呢…….

卡爾梅麗塔毫不客氣地走道我面前,拽起我的前襟.

「你丫!能用那種大魔術的話,區區強盜,可以干掉的吧!」

「誒」

干掉?

那種人數的?

被她一說我才發覺到.

對啊.也有把敵人殺掉這個選擇.

「住手二貨!」

「大哥也看到了吧!馬都陷到沼澤里,撞到牆壁上了啊,還變得那麼一片純白的!」

「再好好過過腦子!所以說你是二貨啊!」

「煩死了!這家伙,要是使用魔術的話,說不定能為東德報仇的啊!」

「那種人數怎麼可能打得倒啊!那個,恐怕是哈里馬夫的盜賊團.肯定還有後援啊!」

「但是……啊!」

艾莉娜麗絲突然插到我和卡爾梅麗塔中間.

用盾牌將卡爾梅麗塔推開,把手伸向腰間的細劍.

『你對我們的做法有怨言嗎?』

「什麼呀……」

艾莉娜麗絲哼了一聲,瞪著卡爾梅麗塔.

『盧迪烏斯正確的判斷狀況了.

不知道對手的人數,只知道數量很大.還有使用毒箭的.

用泥沼阻止行動,大霧遮蔽弓手視線,做出牆壁進行妨礙.

因此我們才能逃掉.

雖然有一個人被干掉了,但是駱駝也只死了一頭.

你還有什麼不滿嗎?

想要像笨蛋一樣戰斗下去,最後不管是性命還是貨物全都丟掉嗎?』

艾莉娜麗絲她,這樣為我辯護道.

雖然語言不通.

但是,艾莉娜麗絲好像察覺到卡爾梅麗塔在說什麼了.

對于艾莉娜麗絲來說真是非常少見的,挑釁的說話方式.

敵人為數眾多.

有1~2百之多.

而且正如巴里巴德姆所說,有可能還有後援.

我能打倒他們嗎.

不知道.

但是,我能使用聖級魔術.

所以應該有可能吧.

魔力也很充足.恐怕是不會用光的.

趁追兵困在泥沼中,拉開距離的時候,用大范圍魔法將弓兵殲滅,

之後用暴風將騎兵吹下馬,再用火魔術燒死.

理論上來說應該可以做到這些事情吧.

實際上會怎麼樣我不知道.

有可能被沒有殲滅掉的弓兵用毒箭射中,

也有可能沒能阻止騎兵,被其近身.

對手的戰術里可能也有什麼針對魔術師的辦法.

另外,如果陷入混戰的話就不能使用范圍魔術了,會把同伴卷入其中的.

艾莉娜麗絲她很清楚這些吧.

所以她才支持著我.

『基本上,我們可不是什麼傭兵呦?

根本沒有和那種大軍戰斗的義務啊』

「……」

『什麼啊,這種眼神.

像干架嗎?

真是血氣方剛的小姑娘呢.來吧,我來做你的對手』

艾莉娜麗絲拔出細劍.

看到這個,卡爾梅麗塔慌忙向腰間的闊劍伸出手.

但是這時,巴里巴德姆介入其中.

「喂,二貨住手.艾莉娜麗絲,你也是,泥沼也是.

東德的事情很遺憾.但是泥沼的判斷沒有錯.

會考慮在那里戰斗這種蠢事的二貨,只有你而已.

就是因為這樣你才不管過了多久都是個二貨啊」

「…………夠了」

卡爾梅麗塔粗魯的哼了一聲退下了.

然後坐到坐在地上的駱駝旁邊,把臉埋進膝蓋里.

看到她那個樣子,巴里巴德姆歎了口氣.

「抱歉啊,你們兩位」

「沒事……」

「卡爾梅麗塔她啊,之前剛生過東德的孩子」

「誒」

「所以嘛,還請理解一下.那家伙啊,只是遷怒與你而已」

生過孩子.

所以才那麼憤怒嗎.

我一直以為沙漠的女戰士絕對不會像那樣,對某一個男人抱有特別的感情的.

不過,事實上也不盡如此吧.

果然,和自己生下孩子的人,還是特別的吧.

就在我稍微有點受到打擊的時候,艾莉娜麗絲將細劍收入鞘內,走到我身邊.

「盧迪烏斯.你用不著為這件事感覺失落」

「……哈啊」

「就算是冒險者,雖然很少但是也有殺不了人的家伙.

況且你又馬上就要做爸爸了.

對殺人感到躊躇是可以理解的」

她說的話稍微有點偏離話題.

因為語言不通啊.

說實話,我根本沒有躊躇.

在那麼走投無路的狀況下,我腦袋里還是沒有浮現出殺人的選項.

不過,在那樣的濃霧中,應該有盜賊撞到我做出的牆壁上致死吧.

雖然關于這件事沒有什麼特別的罪惡感.

但如果是直接使用魔術殺害的話,無論如何還是會覺得反胃的.

……我對自己的不中用,感到稍微有點羞愧.

「謝謝」

我坦率的向安慰我的艾莉娜麗絲低頭道謝.

仔細想想,逃跑途中,她也一直都在我身邊.

支撐了快要摔倒的我,感覺也一直保持在可以替我擋箭的位置.

一直在支援著我.

說不定,她可能是打算做『我的』護衛.

「真是的,不用道謝啦.保護自己的孫子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艾莉娜麗絲砰砰地拍著我的肩膀.

孫子嗎…….

等回去的時候,西露菲的肚子應該明顯變大了吧.

我的孩子,也是艾莉娜麗絲的曾孫.

她也不想在曾孫出聲的時候,被西露菲責問「為什麼不保護魯迪啊!?」的吧.

應該是想和我一起,和西露菲一起.

笑著慶祝新生命誕生才對.

「……那個,艾莉娜麗絲小姐」

「怎麼了?」

「十分感謝」

我再度向她致謝.

這次是發自真心的感謝.

艾莉娜麗絲也又一次,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們就這樣帶著稍微有點緊張的氣氛繼續旅行.

明明有一名同伴死去了,巴里巴德姆還是很冷靜.

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重組陣型.

巴里巴德姆沒有說任何關于東德的事.

也沒有悼念他,只是平淡的繼續護衛工作.

巴里巴德姆甚至都沒有提過一次東德的名字.

我想其中應該有一部分是因為薄情.

但是,肯定也因為現在不是干那種事情的場合吧.

然後他們,就是這樣的一族人.

隨時與死亡相伴,發生什麼意外的話,很快就死掉了.

回想起來,魔大陸好像也有一點這種感覺.

和我有一點,價值觀和感性的差異.

數日後,我們到達了中繼點的綠洲.

和最初見到的街市一樣,圍繞著湖泊形成了一片市場.

雖然之前看到的時候我沒太注意,

但是現在一看,確實每個穿的像戰士的集團里,都確實有一個女性在.

他們也都是沙漠的戰士吧.

卡爾旺他們在街市敞開的一角搭起帳篷.

貌似在綠洲駐留期間,護衛也是睡在帳篷里的.

「巴里巴德姆,有追加護衛的必要嗎?」

「不,沒有必要吧.那兩個人比一般的戰士好用.

就照現在的人數去拉龐,到那里再雇才是上策吧.

因為已經沒有強盜了吧」

「原來如此,那就這麼做吧.話說回來,失去駱駝還真是心痛啊」

「沒有辦法.那種狀況只失去一頭駱駝就完事已經很僥幸了」

巴里巴德姆和卡爾旺之間的對話很隨意.

讓人幾乎感覺不出來他們的雇傭關系.

「怎麼了盧迪烏斯.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我看著卡爾旺,然後被他用這種感覺問道.

「不,我只是覺得,您和巴里巴德姆先生,關系真是相當好呢」

「那家伙啊,在我剛開始闖蕩的時候就已經是我的同伴了呦.是我唯一信賴的人」

原來如此.

說不定意外的,對巴里巴德姆來說,比起同是沙漠戰士的東德,

和商人卡爾旺這邊的同伴意識更強吧.

對于護衛隊長巴里巴德姆來說,自己的部下就是用過就丟的東西…….

就算還不至于說道這種地步,至少是可以替換的東西,這樣的認識很強吧——

我們在街市補給了干糧等必備品之後,繼續向北前進.

自那次之後,卡爾梅麗塔就沒有再和我發生沖突了.

她那個時候也是非常混亂的吧.

本來,我們之間就沒有必要以上的友好關系.

之後守夜的時候也沒有對話.

反正是到了拉龐就會分道揚鑣的關系,我也沒什麼好在意的.

但是,自己生下的孩子的父親死掉了的話,果然還是很痛苦的吧.

換位思考一下.

如果西露菲死了.

嘛,當然很痛苦.

僅僅是懷了自己的孩子而已,我就已經那麼感動了.

死掉的話,當然非常痛苦.

「……後悔嗎」

我來到貝卡利特大陸的話,好像會後悔的.

和艾莉娜麗絲相遇的時點就動身前往貝卡利特大陸,或是到學校遇到七星,聽說轉移魔法陣的事情後再前往.

最終到達的時期,並沒有很大區別.

所以我想我會後悔的應該也是同一件事情.

如果假設是同樣的東西的話,很難認為是留在學校的人們會發生什麼.

如果,我在前者時就前往貝卡利特大陸的話,

就不會和西露菲重逢,也不會結識其他人了.

應該也不會因為他們出了什麼事後悔的吧.

但是,說不定,也有可能是因為別的事情後悔吧.

不是我來到這邊時候發生什麼,而是留下的人發生意外.

比如說,西露菲妊娠的狀態不好導致…….

「盧迪烏斯,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

杞人憂天.

在這里就種下後悔的種子的話,會越滾越大的.

向我這種粗心的家伙,不管干什麼事都會多少有點後悔的.

從現在開始.

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完全逆人神的話而行這還是第一次.

至今為止,只要聽從他的建議,結果上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那樣的話,就是說這次不管怎麼做都會完蛋了嗎.

不對.

應該沒有那種事情才對.

只要知道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應該就有可能回避掉才對.

話雖如此,像東德那樣的事情也不一定不會發生在我親近的人身上.

因此不能大意.

就這樣吧.

然後.

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如果殺害我家人的家伙是人類的話…….

這次我一定…….

……不,還是算了吧.

反正也只是口頭逞能而已.

我沒法下手殺人.

如果發生什麼的話,至少挺身而出,用身體保護家人吧.

就這麼辦吧——

兩周之後.

我們抵達了迷宮都市拉龐.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5話 街市     下篇: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7話 抵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