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7話 抵達  
   
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7話 抵達

迷宮都市拉龐.

這個城市被獨一無二不可思議的柵欄包在其中.

廣闊的大漠中,豎立著白色的巨大柵欄.

想著到底是什麼東西走進一看的話,會發現那竟然是骨頭.

是巨大比蒙的骨頭.

拉龐是一座建造于將整個城市覆蓋在其中的巨大肋骨中的城市.

曾經只是一塊小小綠洲的這里,因比蒙的尸骸搖身一變.

數量驚人的迷宮出現于此,成為了一塊不斷吸引著冒險者為之著迷的土地.

為求一夜暴富的冒險者們從世界各地來到拉龐,演繹了一出出悲喜劇.

暗潮湧動的這座城市,現在已經是貝卡利特數一數二的大都市了.

冒險家·布拉迪康德著 『世界行紀』節選——

我想起了在『世界行紀』中看到過的知識.

拉龐是一座很大的城市.

以特征性的12根骨柱為中心,土色的街道蔓延開來.

建築物都是用土還有從魔物身上取到的素材建成的.

這種氛圍的街道在魔大陸經常能看到.

因為木材很少呢.

話雖如此,綠色倒是意外的多.

是骨柱旁邊挨著綠洲的原因嗎.

就算從遠處,也能看到像椰子樹一樣的植物立在那里.

城鎮的氣氛也很獨特.

該說是汗水的味道呢,還是粗俗的味道呢.

總之是像奴隸市場一樣的,人類的味道.

「嚇了一跳嗎?那個柱子,是比蒙的肋骨呦」

當我一邊走著一邊觀察的時候,卡爾旺得意的向我搭話.

最近因為陣型的原因和卡爾旺的交談變得很多.

卡爾旺非常喜歡自吹自擂.

一直向著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我可勁吹,當做故事聽的話倒是挺愉快的.

「從前啊,那個大英雄卡爾曼造訪此地的時候,

和同伴一起消滅了在這片沙漠里到處胡鬧的比蒙.

比蒙的肉被吃掉,腐爛,如今已經不見蹤影了,

只有不朽的工頭一直殘存至今」

「嘿誒」

這里是和北神卡爾曼有因緣的土地嗎.

關于北神的逸聞我聽過一些,但是打倒比蒙這件事還是初次聽聞.

旅行途中,我也看到過一次比蒙,但是要打倒那個根本就是精神不正常.

到底是怎麼打倒的呢.

嘛,北神好像也打倒過不死身的魔王和巨大的龍,

說不定他的愛好就是打倒那種HP非常高的怪物.

「這附近迷宮很多是因為,把比蒙吃掉的魔物里,也混有螞蟻系的魔物.

吃下強力魔物的肉的話,就會生下強力的魔物.

變異的螞蟻挖掘了大量的巢穴,那些巢穴全都迷宮化了」

「原來如此」

比蒙死在這里.

然後蟲子聚集到這里.

蟲子繁殖生息,建造巢穴.

經過漫長的歲月,蟲子死去了,巢穴變異為迷宮,是這樣嗎.

順便一提,吃下強力魔物的肉,就會生下強力的魔物.

這種說法是民間傳說.

和吃掉人魚的肉就能長生不老一樣沒有可信度.

如果那樣就能生出強力的魔物的話,

那日常以魔物的肉為食的魔大陸居民應該會更加強悍的多才對.

應該也沒有可能是只有魔物才能靠吃掉魔物變強吧.

不對等等啊.

如果是生出像巴帝伽迪和琪西莉卡這樣的存在的可能性變得很高,這樣的說法怎麼樣呢.

魔物本來好像就是由普通生物突然變異而來的,

因此就算人類也突然變異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糟了.

我也吃過不少魔物的肉.

怎麼辦啊,要是我和西露菲的孩子出生的瞬間就喊道「妾身乃魔·界·大·帝!」的話該怎麼辦啊.

說不定會感受到被杜鵑托卵的伯勞一樣的心情.

「這個地方,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冒險者和商人」

接連出土的魔力賦予品.

賣的飛快的武具和魔道具.

供不應求的魔石·魔力結晶.

只要帶來一定的商品,肯定能夠高價售光.

對商人來說,好像是這樣夢幻般的土地.

不過,想要來這里的話,必須要有在沙漠中旅行的知識等等很多必備技術.

據說因此只有被選中的商人才可以在這里經商.

不過只要去中央大陸的話,更加安全的賺錢買賣應有盡有吧.

實在是井底之蛙.

滄海一栗.

不過,卡爾旺醉心于這樣被選中的自己,所以還是不要給他潑冷水了.

正是因為有他們這樣的商人在,經濟才能正常運轉——

我們到達拉龐之後,就和卡爾旺他們分別了.

他們在城鎮邊緣支起了帳篷.

雖然相處時間很短,但是感覺他們教給了我很多東西.

「非常感謝」

「彼此彼此.如果再有什麼事情盡管開口」

簡單的告別.

也就是說雖然相處很短,但是受你們照顧了,這個意思嗎.

巴里巴德姆和卡爾梅麗塔只向我們行了一禮.

雖然還有些生硬,但是我想我們之間應該已經沒有隔閡了——

那麼,接下來要去尋找基斯了.

或者是保羅.

我就這麼大刀闊斧地趕到了這里.

應該在這沒錯吧?

離日落還有一些時間.

以往都是優先尋找住宿的地方,不過這次是不是應該先找人呢.

「怎麼辦呢」

「是啊.這麼大的城鎮的話應該有冒險者公會,到那里去吧」

「好的」

雖然我想先把行李放下.

嘛,算了.

可能的話,我也想和基斯,保羅他們住一起吶.

我們向街上的行人打聽冒險者公會的位置.

好像是位于城鎮的中心附近.

公會這種東西基本上都在市中心呢.

街上有很多行人,商販.

商人基本上都是卡爾旺一樣的打扮.

頭巾,好友完全覆蓋住身體的貫頭衣.再加上莫紮特一樣的胡子.

這樣打扮的家伙有些帶著駱駝走在街上,有些在道路兩旁擺起攤來,

這邊有很多人都把肌膚藏在衣服下呢.

不過,正在建造布制棚子的家伙里面,也有穿得像阿拉丁一樣的.

有賣雜貨的,還有金屬制的提燈,或者有著奇妙花紋的罐子.

簡直就是一千零一夜的感覺.

恐怕一開始吹笛子就會有蛇從那個罐子里出來吧.

接近冒險者之後,身穿我見慣了的服裝的冒險者多了起來.

這一帶也有很多中央大陸出身的冒險者.

不過,大家看起來都是身經百戰.

恐怕都是專門探索迷宮的S級冒險者吧.

基本上大多數都穿得很薄.

雖然在日照強烈的地方不穿得厚點是很危險的,

但是只要不長期外出也沒關系吧——

冒險者公會是一座用巨大岩石反複加工而成的建築物.

恐怕是魔術所為吧.

我也能做出類似的東西,所以馬上就看出來了.

不過,這個比我能做出來的要好得多.

入口處刻著精巧的浮雕.

一進到里面就會發現通風也很好,格外的涼爽.

所謂冒險者公會中的氣氛這種東西,基本上到哪里都是一樣的.

但是,果然是因為場所的問題嗎,這里完全看不到新人(new bee).

所有人看起來都很強悍.

臉上或者身體上帶著顯眼的傷痕.

腿上有傷的人肯定也很多吧.

抱人大腿的肯定只有我一個了.

(譯:原文為スネカジリ,用來形容啃老族,寄人籬下的人.其中スネ是小腿的意思,總之是個日式冷笑話.)

「那麼,總之先打聽打聽保羅和基斯的事情吧」

「是啊.能打聽到吧」

「基斯已經在這里張開情報網了,

所以只要提出他的名字應該就能找到……哦,看來也沒有必要了呢」

艾莉娜麗絲這樣說道.

我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冒險者公會的一角,有一個長得像猴子一樣的男人.

正在和獸族劍士談著什麼.

「喂,我求你了啊.你也受過那家伙不少照顧吧」

「沒辦法就是沒辦法」

「先不管能不能辦到,就不能幫幫忙嗎?我們這邊可是分秒必爭啊」

「已經一個月了吧?肯定已經死了呦」

「不,肯定沒死.而且就算死了,為了尋找尸體也需要人手.

吶,我求你了.我可是看到你的實力才這樣拜托的.

實在不行的話,報酬翻倍也可以」

基斯那家伙,也會露出那種相當拼命的表情呢.

「抱歉啊,你還是找別人吧,我還不想死呢」

基斯向獸族劍士懇求了好一陣子,

但是獸族劍士到最後還是搖頭拒絕,基斯發出一聲大得連我們這邊都能聽到的咂舌聲.

「切,膽小鬼!虧你這樣也能做冒險者啊!」

「……哼,隨便你怎麼說」

獸族男人沒有理會基斯惡劣的態度,走出公會.

基斯像那樣態度惡劣還真是少見呢.

不,也不是說我很熟悉基斯的事情.

不過我腦中的基斯,是更加灑脫一點的感覺.

「基斯,相當的著急呢」

「咦,基斯基本上都是那個樣子呦」

「是嗎?照我的印象應該更加……」

「肯定是在盧迪烏斯你面前裝成熟吧……基斯!」

基斯東張西望的環顧周圍.

看到我們之後,基斯瞪大眼睛.

踉踉蹌蹌地跑到我們面前.

「哦,哦哦!這不是艾莉娜麗絲嗎!」

「久等了呢」

聽到艾莉娜麗絲這麼說後,基斯空虛的笑了起來.

「沒有的事,不如說來的太早了」

基斯臉上掛著微笑,啪啪地拍著艾莉娜麗絲的肩膀.

「話說回來,喂,你們怎麼這麼快過來的啊,嗯?

我寄出信,還只是半年前啊?

啊,難道說沒看到我的信嗎?

錯過了嗎?」

「這件事之後再說.簡妮思那邊,怎麼樣了?」

艾莉娜麗絲這麼一問,基斯露出一臉愁云.

「說起來丟人啊.本來是想著會演變成長期戰才給你們寄出求助信的,但是…….

老實說……吶.嘛,詳細的等會再說吧」

狀況很惡劣.

但是,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只不過,到了這里之後事件已經解決了,這種樂觀的可能性消失了.

「總之,請帶我們去我父親那里吧」

基斯看到我,瞪園了眼睛.

單手咯吱咯吱地搔著鼻子下面說道.

「哦,哦哦……什麼啊,這不是前輩嗎?長得相當大了啊」

「基斯先生倒是一點沒變呢」

「嘿嘿,別這麼叫啦,怪害羞的.像以前一樣叫我新來的就好了」

啊,好懷念啊,這樣的對話.

「哎呀,你們關系相當好呢」

艾莉娜麗絲感覺很有趣的說道.

基斯聽到後,壞笑了起來.

「那當然,我們可是一起蹲號子的同伴啊,對吧前輩

「是啊,好懷念啊」

多魯迪亞族村子里的全裸牢房.

真是很懷念呢.

「啊,別老呆在這里了.我帶你們去找保羅」

基斯這麼說完之後,空虛的笑著離開了冒險者公會——

保羅他們住的地方,是位于城鎮一角的旅館.

是一棟土石結構的建築物.

按照魔大陸的標准,應該是B級左右的冒險者會住的檔次.

不好也不壞.

到了入口的時候,基斯說道.

「你們聽我說,保羅現在的狀態非常糟糕.

艾莉娜麗絲啊,我想你應該也有想說的話吧,但是這次還是忍一忍吧」

「……這我可保證不了」

艾莉娜麗絲這樣說著搖了搖頭.

基斯苦笑著聳了聳肩.

但是也沒再說什麼.

嘛,艾莉娜麗絲的話,應該不會突然打起來的.

「前輩也是.別像之前那次一樣打起來呦?雖然我想等會你應該會有很多話想說,但是還請不要太過責備他」

要在事前這樣打好預防針,看來保羅的狀況真的很糟糕.

不過,我以前也見過見到過軟弱的保羅.

要做好心理准備才行.

雖然外表看起來是那個樣子,保羅的精神其實相當軟弱.

發生什麼事情的話,很快就變得消沉了.

雖然還沒到神經質的程度,但也是過去沒有受過什麼大挫折的類型呢.

不過我想只要找到簡妮思的話,保羅應該就會回到在普愛娜村的時候那種自信滿滿的樣子了…….

嘛,這回他也是操盡心機了.

對他寬容一點吧.

照著會被稱為佛祖盧迪烏斯的程度原諒他吧.

「那麼,請進吧」

基斯這樣說著,走進旅館.

沒有大門.

撩開像窗簾一樣的布簾進到里面……

向冒險者開放的旅館的一層,基本上不管哪里都是一樣的構造.

是為了吃飯的地方.

桌椅的材質和布局雖然不同,但是沒有多大差別.

我一眼就看到了保羅.

他坐在那里上半身趴在桌子上.

「……啊」

站在保羅身邊的人發出小小的聲音.

是在這樣的土地上也穿著女仆裝的莉拉.

本應表情豐富的她,頭發稍顯凌亂,露出疲憊的表情.

但是,和我對上目光之後,表情稍微明郎了一些.

她對我行了一禮.

然後,馬上搖晃著保羅的後背.

坐在保羅對面的女性也站起身.

看到我的臉的之後倒退幾步,露出嚇到了的表情低下頭.

那是一個身穿長袍的女性.

那是維拉還是榭拉來著.

我記得是榭拉吧.

做保羅的秘書的那個.

她也是一臉疲憊.

大家都是滿臉的疲憊不堪.

我來到他剛才坐的位置,保羅的正對面坐了下來.

「老爺,盧迪烏斯少爺來了」

「嗯……?」

保羅被莉拉叫起來,慢慢地抬起臉來.

臉色真糟糕啊.

雖然沒有胡茬,頭發也理得還算整齊.

也沒有之前那次那樣的酒臭.

但是,眼睛下面浮現出黑眼圈,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還是和之前一樣,被逼到走投無路了.

(幸好來了)

光是保羅這樣的狀態,我來到這里絕對是有意義的.

「魯迪……?」

「父親.好久不見了」

保羅呆呆的看著我的臉.

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不,應該就是剛睡醒吧.

剛才還趴在桌子上.

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吧.

「啊……?

好奇怪啊.我看到魯迪了……哈哈,呦魯迪,好久不見.

看起來很精神嘛.諾倫和愛莎還好嗎?」

保羅滿臉陰郁的這樣說道.

說實話,這還真是意料之外的反應.

我還以為會看到像之前那次一樣,喝醉抽瘋的保羅.

還以為他會單手拿著酒瓶向我怒吼.

「諾,諾倫和愛莎我已經保護起來了.

現在正在魔法都市謝麗雅生活.

我姑且也拜托靠得住的人照顧她們了,沒問題的」

「是嗎,是嗎,不愧是魯迪啊.真可靠啊.

啊,你怎麼樣,還精神嗎」

「是啊……嘛,還算精神呦」

保羅帶著輕飄飄的表情,神經質的笑了起來.

那是和這個場合完全不相稱,變了味的微笑.

可以說讓人毛骨悚然.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有精神比什麼都重要」

保羅的眼神已經死了.

該不會,精神上已經變成廢人了吧.

我不安的看向基斯,他一臉認真的向我點了點頭.

……真的假的.

保羅,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啊…….

「魯迪……」

保羅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繞過桌子來到我身邊……

然後,抱住了我.

「爸爸我啊,太沒用了……」

我無言地抱住保羅.

保羅可能已經不行了.

說不定已經沒辦法複原了.

明明馬上就能抱孫子了.

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但是,我來了就沒問題了.

我會想辦法的.

我就是為此而來的.

「沒有救到你媽媽,自己決定好的事情也遵守不了.

沒有作為父親為你做過任何事情.太沒用了啊」

「放心吧.既然我來了,已經沒問題了」

「嗚嗚……魯迪,你,真的長大了啊」

保羅用力抓著我的肩膀.

有點痛.

但是,我忍住了.

「長大了呦.很快都要有孩子了.所以,安心的交給我,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誒啊!孩子!?」

這時,保羅突然發出奇怪的聲音.

同時,視線也迅速對上了焦點.

「哦,哦哦哦?」

保羅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輕觸著我的臉頰.

「……難道說,是本人嗎?」

「是本人呦」

「不是做夢嗎?」

「是像夢一樣的好男人吧?」

「……啊啊,是本人啊」

保羅眨著眼睛,看向周圍.

和莉拉對上了視線.

「早上好,老爺」

「啊啊,莉拉.我睡了多久」

「從塔爾漢特大人出門采購開始……只有1個小時左右」

「是嗎,睡迷糊了啊」

保羅甩了甩頭,伸了個懶腰.

嗯,果然只是睡迷糊了嗎.

好像沒有變成廢人.

太好了.

我還以為要陷入這個歲數就開始看護癡呆老人的窘境了呢.

保羅重新在椅子上座好,轉向我.

然後,帶著像是想重新來過的感覺,向我問道.

「……魯迪,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剛才也說過了,我是來幫忙的」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搖了搖頭.

意料之中的問題.

以前,就是在這個問題上發生分歧,最後打起來的.

但是,這回沒問題了.

這次他的信我看到了,諾倫和愛莎也已經保護起來了.

「沒問題的,諾倫和愛莎我已經保護起來了」

我又重複了一遍剛才說過的話.

「是,是嗎」

保羅好像混亂了起來.

砰砰地拍著我的身體.

就像是在確認我是否真的在這里一樣.

「不,但是,因為……不是太快了嗎?」

「我們是用稍微有點特殊的移動方法過來的.關于這點我想回去的時候再說」

「特殊什麼的……嘛,你的話,這樣的事也有可能吧……」

保羅露出驚呆了的表情,垂下肩膀.

一臉呆然的樣子.

「姑且,能和我說說你寄出那封信之後發生了什麼嗎?」

「不,稍等一下啊,我有點混亂了」

「是嗎,請喝口水冷靜一下吧」

我用土魔術做出杯子,用水魔術斟滿遞給保羅.

保羅坦率的接過去一飲而盡.

然後,呼的松了一口氣.

「抱歉啊.有點吃驚了.

我雖然知道基斯擅自寄了那封信.

但是沒想到會這麼早」

「因為我們是急忙趕來的」

我這麼說完,保羅苦笑道.

「就算是急忙趕來,這也太快了吧」

一個半月.

在先到這里的保羅他們看來,有半年多吧.

盡管如此也還算快嗎.

應該算快的吧.

普通的話,要到這里還需要多用1年時間.

保羅也認為還要有10個月才能見到我吧.

這時,保羅用手支著下巴,露出思考著什麼的表情.

然後,帶著有點緊張的神色看著我.

慢慢地,用像是想要確認什麼一樣的聲音,向我問道.

「說起來,剛才,你是不是說過要生孩子了?」

說起來,的確是說了呢.

雖然我倒是沒想要隱瞞.

但是果然會生氣嗎.

我這邊明明這麼辛苦,你卻只想著自己好,這樣的.

我斟酌著字句答道.

「那個.實際上,我在魔法大學就學的時候,結婚了」

「……結婚?」

保羅皺起眉頭.

「和誰……啊,艾莉絲嗎?」

「不,和西露菲.我們在魔法大學再會了」

「西露菲?普愛娜村的嗎……還活著嗎」

「嗯嗯,不過她一路走過來也很辛苦呢」

保羅一臉驚訝地摸著下巴.

雖然我已經寄過好幾封信了,果然沒有收到嗎.

「到結婚之前的經過,想要聽聽嗎」

「……啊,啊啊.是啊,跟我說說吧」

我對保羅說了寄出給他的信之後的事情.

從我到魔法大學入學開始,一直到結婚為止.

我慎重的選擇著要說的話.

說實話,在學校的生活盡是些快樂的回憶,

雖然確實也發生過一些討厭的事情,但是說聲玫瑰色的生活也不算過分.

交到了朋友,也交到了戀人.

一有機會就舉辦宴會.

我注意著盡可能用客觀的說法向保羅講著這些事情.

但是沒有隱瞞.

因為享受生活是沒有錯的.

「是嗎……孩子……我的孫子嗎……」

我已經做好被斥責的覺悟了.

既然要有孩子了,也就是說做過會生出孩子的那種事情了.

在保羅拼命的想要救出家人(簡妮思)的時候.

普通來說肯定會生氣的.

高興的同時也會感到憤怒的吧.

因為保羅他好像一直過著禁欲的生活.

在這樣思考著的我面前,

保羅低下了頭.

「抱歉啊.都怪我不爭氣,你都要做爸爸了,卻被叫到這種地方」

那個保羅,竟然向我道歉了.

「不,那個,我才是非常抱歉.明明還沒找到母親,卻自顧自的」

「不,我也沒法為這件事責備你.因為我也抱了莉拉一次啊」

保羅和莉拉是夫婦,沒有什麼不好的吧.

雖然我是這麼想的.

「明明想要一直等到救出簡妮思之後的,真是可恥啊……」

保羅低著頭,好像又要哭起來了.

好脆弱啊.

像玻璃少年一樣呢.

(譯:原文ガラスの十代,是收錄于光GENJI 1987年發布的同名專輯中的一首單曲.我也不太清楚正式譯名是什麼.

總之是一首唱出十幾歲少年們像玻璃一樣的感情和迷惘的歌)

這時,莉拉插話道.

「那是被魅魔襲擊了,沒有辦法的事情」

「所以說啊,你,那樣……啊啊,可惡……」

保羅好像想起了什麼,抱起腦袋.

是嗎,魅魔嗎.

魅魔的話,那就是沒辦法的事情了.

我也遭遇過了,那根本不是能夠抵抗的東西.

就像是將人隱藏在內心深處的什麼東西暴露出來一樣的感覺.

但是,保羅的隊伍里應該有治愈術師才對.

想到這,我瞟了一眼榭拉.

她察覺到我的視線,明顯狼狽起來.

「非,非常抱歉.那個,團長他,很可怕,所以我什麼都沒做到……」

「魯迪,不要怪她.是我不好」

恐怕是,發情的保羅襲擊了周圍的女性吧.

這個男人要是真發起情來,肯定很可怕吧.

更何況,在保羅的隊伍里,保羅自己是中心戰力.

而解毒魔術,不用手碰到對方的話是無法發動的.

一邊壓住保羅一邊使用魔術,這種事情肯定辦不到的.

這時候,莉拉挺身而出總算解決了吧.

「我也很清楚魅魔的恐怖呦.那是根本拿它沒辦法的對手」

「但是啊,塔爾漢特明明沒什麼事,只有我……」

說起來,保羅的隊伍里還有一個名叫塔爾漢特的男人呢.

他沒問題嗎.

為什麼呢.

還有能和那個抗衡的男人嗎.

不會是對碳礦族沒有作用吧.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突然發現保羅在看著我.

「怎麼了?」

我這麼一問,保羅蹭著鼻子答道.

「不,你,變得用我稱呼自己了啊」

「誒?」

(譯:老生常談的第一人稱問題,隨便一提.擼弟這貨其實從最開始,獨白和心里活動的第一人稱就一直都是おれ,

只有和人對話的時候才用ぼく,然後最近和人對話的時候都幾乎沒有ぼく了)

這麼被指出來之後,我才發覺自己慣用的第一人稱變了.

說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不知不覺就這麼脫口而出了.

雖然我本來是准備有意圖的區分開兩種自稱的.

但不知道是不是和薩諾巴他們對話的原因,不知不覺就混到一起了.

「啊啊,抱歉.」

「不,這是好事啊.用『我』自稱更像男人呢」

保羅笑了起來.

雖然笑著,但是.

眼角浮現出大顆的淚珠.

眼淚滴了下來.

流下一滴眼淚之後,就滴滴答答的接連滴了下來.

根本停不下來.

「……魯迪,你真的長大了啊……」

聽到這句話,我也快要哭出來了.

我們,明明是家人.

卻因為一直不在一起,連對方的變化都不知道.

「爸爸我,是個這麼廢物的父親,真是對不起你啊……」

「……」

我無言地抱住保羅的肩膀.

都不需要踮起腳尖,就能把手環到他的肩上.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長的和保羅幾乎一樣高了啊.

我們兩人就這麼抱在一起哭了起來——

過了一會之後,我起身離開保羅.

感人的再會到此為止了.

必須切換心情.

還有問題沒有解決.

「……哼」

艾莉娜麗絲坐在附近的椅子上,一臉無趣的看著這邊.

保羅慢吞吞地轉過去看向她.

倆人視線相交.

保羅眯起眼睛.

艾莉娜麗絲皺起眉頭.

不好.

「那個,父親.艾莉娜麗絲小姐,是來幫忙的.

知道咱們家的危機之後,從魔法都市謝麗雅一直到這里.

明明不想和父親見面.卻還是來幫忙了」

「……」

保羅慢慢站起身.

想著艾莉娜麗絲緩緩走去.

她看到之後也握緊拳頭站了起來.

「她也很擔心呦.

確實以前可能發生過很多事情.

但是,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把過去的事情一筆勾銷嗎?」

保羅無視了我,站到艾莉娜麗絲面前.

從比艾莉娜麗絲高一頭的位置盯著她.

我感覺從他們那里傳來了像針紮一樣的氣氛.

這難道說就是殺氣嗎.

一觸即發.

我腦袋里浮現出這個詞.

難道說,要開始互毆嗎.

不,說不定是要開始厮殺.

糟了.

沒想到關系竟然差到這種地步.

「……基斯」

我向基斯使了個眼色.

于是,那貨用很可笑的樣子聳了聳肩,浮現出讓人火大的笑容.

這貨屁用沒有.

「艾莉娜麗絲」

「怎麼了」

保羅偷偷看了我一樣.

莉拉和榭拉送出視線.

什麼啊.

那種好像有什麼深意的視線.

「……」

保羅當場跪下.

然後,頭抵地面.

土下座!

「那個時候的事,非常抱歉!」

艾莉娜麗絲看都不看保羅.

別過臉嘟著嘴,像是很無趣似得答道.

「……那個時候的事,我想我也有錯」

……咦?

感覺好像聽到預料之外的話了.

保羅就這麼保持著像青蛙一樣的姿勢,繼續說道.

「轉移之後好像有很多事情都讓你費心了,真的十分抱歉」

「沒關系呦.我也有想要找的人,只是順便而已.」

「謝了,艾莉娜麗絲」

「不用客氣,保羅」

然後就完了.

很爽快就完事了啊.

兩人浮起淺淺的微笑.

我感覺保羅和艾莉娜麗絲之間好像有什麼東西消失了.

明明說過那麼多次不會原諒保羅的話.

卻這麼輕描淡寫的就結束了.

「呼……」

保羅大大地歎了一口氣,站起身來.

啪啪地拍著膝蓋.

然後,看向艾莉娜麗絲.

艾莉娜麗絲也用柔和的視線看著保羅.

「保羅,你老了啊」

「你倒還是一樣是個美人呢」

「哎呀,我會和簡妮思說的呦」

「那樣的話,就又能看到吃醋的簡妮思了呢」

「真讓人期待呢」

兩人突然笑了起來.

真不錯啊.

精靈美女,和筋疲力盡的中年劍士.

感覺像是畫一樣呢.

我還是沒搞明白他們不和的理由.

應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艾莉娜麗絲很頑固而已吧.

或者說,就是所謂的時間解決了問題吧…….

無論如何,能夠和好就是美事一樁吶.

「啊—……但是,真虧你能堅持下來呢.從北方大地到這里,應該很夠嗆吧?」

「誒是相當夠嗆啊」

「詛咒的事情怎麼樣了?難道說,不會是和盧迪烏斯做了吧」

「怎麼會.是多虧了克里夫的魔道具才堅持下來的」

聽到艾莉娜麗絲的話,保羅歪起腦袋.

「誰啊,那個克里夫?」

「我的老公呦」

「哈啊!?」

保羅瞪大眼睛.

然後,吃驚的大聲說道.

「你的老公什麼的,還有好這一口的嗎!

這開什麼玩笑啊.

不會是你擅自這麼認為的吧!

喂魯迪,你也認識嗎?那個叫克里夫的」

保羅笑著看向我.

我一臉認真地點點頭.

因為艾莉娜麗絲的表情已經變得很可怕了.

「父親.你說得太過分了.雖然我也覺得克里夫的愛好有點特別,但是是個值得尊敬的男人」

克里夫.

雖然也有點不會看氣氛的地方,

但是個能直截了當,毫不掩飾的向人示愛的男人.

是個非常厲害的家伙呦.

「真的假的.你尊敬的人,那得多厲害啊……」

保羅雖然受到很大的沖擊,

但是馬上就露出尷尬的表情低下頭.

「是嗎.抱歉了啊,下次幫我介紹一下吧」

「嗯嗯,是個比你好得多的男人呦」

保羅聽到這話,苦笑著再次低下頭.

「無論如何……艾莉娜麗絲.盧迪烏斯.非常感謝.你們能來這里」

「從現在開始要做的事情才是你該感謝的呦」

「咱們不是家人嗎,理所當然的吧」

那麼.

也差不多該進入正題了吧

「父親.請說明一下狀況吧」——

保羅首先和我們說了他到這里來的經過.

基本上,都是我已經知道的事情.

在米利西翁遇到洛克希和塔爾漢特.

收到情報,渡海前往貝卡利特大陸.

多虧了隊伍實力還算充實,總算到達了拉龐.

在拉龐和基斯再會,一起尋找簡妮思的所在.

「根據基斯的情報,你媽媽……簡妮思被抓到距這里以北1日路程的迷宮里了」

「……」

被抓走了.

也就是說被誰抓到了嗎.

迷宮這種東西還真是曖昧啊.

還有會把人抓住的迷宮嗎.

「六年來,一直嗎?」

「不清楚」

保羅搖了搖頭.

我繼續問道.

「還活著嗎?」

「不知道.只聽說數年前進入那個迷宮的隊伍里有和簡妮思很相似的人物而已.

然後,還聽說那個隊伍在迷宮中斷絕消息了……」

斷絕消息了…….

不就是絕望性的了嗎.

也就是說被囚禁起來的說法,不就只是自己這麼深信而已嗎?

但是,按照洛克希的說法,至少她從琪西莉卡那里聽說簡妮思的所在的時候,她還是活著的.

然後,按照基斯的情報,簡妮思所在的隊伍斷絕消息,好像是在洛克希和琪西莉卡對話之前.

洛克希從琪西莉卡那里得到情報是2年前.

基斯的情報所示是4年前.

也就是說,簡妮思失蹤之後至少還活了2年.

這樣的話,簡妮思現在也還生存的可能性很高.

他們好像姑且抱著一線希望繼續搜索簡妮思.

就算假設簡妮思已經死了,確認她的死亡也很重要.

當然,希望還活著…….

但是,一聽到簡妮思沒有死,我心中有什麼東西刷的一下落下了.

看來我心中某處也覺得已經太遲了吧.

轉移之後已經過了6年了…….

這時,基斯插話道.

「因為是間接聽到的所以不知道到底是怎麼樣的狀況.

說不定,有可能已經死了.

也有可能被什麼魔物迷惑,徘徊于迷宮中.

只是聽說有人在迷宮里見過她」

保羅跟在後面補充道.

「那個迷宮很古老而且麻煩.

這一年來,我們也挑戰了很多次,

但是不算順利.

明明聚集了4個攻略迷宮的專業人士,全連一半也沒攻略完.

實在是沒臉見人了」

4人.

保羅,基斯,塔爾漢特還有洛克希嗎.

雖然還有另外3個人,但她們不是探索迷宮的專家.

說起來,剩下的3人去哪了呢.

「喔,有客人嗎?」

就在我思考這些的時候,從入口那邊投進一束光來.

什麼人進到了旅館里.

「哦哦!看來我錯過感動的再會了吶!」

是一個矮小的男人.

但是,只是身高很矮而已.

那是個寬度幾乎和身高一樣的男人.

一眼就能看出來是碳礦族(Dwarf).

他搖晃著長長的胡子,手里拿著巨大的麻袋.

他恐怕就是塔爾漢特吧.

跟在他身後,穿著劍士風格的服裝的女性,也拿著同樣的麻袋.

雖然沒穿比基尼鎧甲,但是臉我還有印象.

記得是叫做維拉.

她對我行了個禮之後,小跑到榭拉身邊.

男人搖晃著看似很沉重的身體來到我面前.

目不轉睛的把我從頭到腳看了一遍.

「你就是保羅的兒子嗎?」

「啊,是的.初次見面,我是盧迪烏斯」

「我是塔爾漢特.你和我聽說的一樣,看起來是個很聰明的男人啊.嗯嗯」

塔爾漢特把麻袋放到了桌子上.

「盧迪烏斯,不能接近那個男人呦.

會被奪走對男人來說很重要的東西的」

艾莉娜麗絲這樣說道.

對男人來說很重要的東西嗎.

自尊心之類的嗎?

「吼,我說怎麼一股女人的臭味……」

塔爾漢特到這時才看向艾莉娜麗絲.

一臉好像到現在才發現的表情.

「怎麼,你也來了嗎」

「哎呀,我不能來嗎?」

「不行不行.你光是在這里就會引來麻煩呢」

塔爾漢特從麻袋中取出裝滿琥珀色液體的玻璃瓶.

然後,砰地拔掉瓶蓋,就那麼咕嘟咕嘟地吹了起來.

「呼哈,這邊的酒真是沁人脾胃啊」

一股酒味飄了過來.

勁相當大的烈酒.

碳礦族都很喜歡喝酒呢.

「給」

塔爾漢特將酒瓶遞給艾莉娜麗絲.

她無言的借了過去.

然後就那樣像號角一樣對著瓶子吹了起來.

雖然沒有向塔爾漢特那樣大口猛灌,但是潔白的喉嚨也動了兩次.

「嗝呼……真是低級的酒啊」

「很適合下流的你吧」

(譯:原文"下品",有粗俗,下流的意思,簡單的雙關.)

塔爾漢特重新塞上瓶蓋,放回麻袋里.

剛才那個交流算什麼啊.

碳礦族文化的打招呼方式嗎?

對他的那個行動,大家都沒有說什麼.

到底算什麼啊.

「既然全員到齊了,我要繼續說了,可以嗎?」

聽到保羅的話,我回過神來.

塔爾漢特的沖擊力太強,我都忘了還在談話中了.

嗯?

全員……?

「稍等一下,洛克希老師呢?」

我這麼一問,保羅沉下臉來.

不,不光是保羅.

除了艾莉娜麗絲以外,全員都是那樣的表情.

美麗的長耳族女性也注意到這一點,瞪大了眼睛.

「誒?騙人的吧?」

聽到她這句話.

我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個單詞.

最糟糕的單詞.

那就是,『死』.

「洛克希她,一個月前,在迷宮里中了陷阱……」

我感到心髒劇烈的悸動起來.

我不想聽.

那個藍色頭發的少女.

不會吧.

我不想聽.

因為,她可是一個人就能踏破迷宮的實力者.

雖然不能無詠唱施放魔術,但是也成功縮短了詠唱.

水王級的魔術師.

我的恩人.

我不想聽.

「死,死了嗎?」

但還是戰戰兢兢地問道.

不知不覺間,艾莉娜麗絲站了起來,從我身後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不,只是踩到轉移魔法陣,行蹤不明而已.

還不能確定已死.

現在還生存在迷宮里的可能性應該很高」

聽到這些話,我一瞬間松了一口氣.

但是基斯接下來的話,又讓我的表情僵硬了.

「喂,保羅.那不可能.

就算是洛克希,魔術師一個人也做不到什麼.

就算有可能還活著,那個幾率也……」

這時,塔爾漢特插話道.

「不,洛克希作為魔法師已經是超規格的了.有可能還活著」

「但是啊,已經找了一個月了呦!也搜索了5次了,都沒有發現啊!」

「基斯,別再說了!」

保羅,基斯和塔爾漢特吵了起來.

那個總是輕飄飄的基斯,帶著煩躁的表情和人爭論著.

果然是被逼到走投無路了嗎.

話說回來,踏中轉移魔法陣的陷阱了嗎.

因為洛克希有那種笨手笨腳的一面呢.

應該說很像她的作風吧.

嘛,既然還沒有確定死亡,就按她沒有死來考慮吧.

我不認為那個洛克希·米古爾蒂婭會這麼簡單就死去.

我想要這麼想.

就這麼想吧.

啊,總感覺比聽說簡妮思可能已經死了的時候受到的打擊還大.

「抱歉.話剛說到一半呢.

那麼,那個迷宮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我這樣一問,三人面面相覷.

使著眼色決定有誰來說.

最後保羅開口說道.

「難度為S級.是這里最危險的迷宮之一」

保羅慢慢的說道.

「轉移迷宮」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

我感覺行李的中的書本發出咔噠的一聲響.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6話 沙漠的戰士們     下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18話 狀況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