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0話 她那時的心情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0話 她那時的心情

我被小小的聲音驚醒.

周圍好暗,好窄.

這個空間非常狹窄.

經過幾十次轉移後到達的這個空間像是搖籃一樣狹窄.

甚至都沒有可以讓1,2個人翻個身的空間.

天頂也很低.

只將將和我的身高一樣高.

這樣的高度,這樣狹窄的空間.

這里的話,只要還有我在,就不會有魔物被傳送過來了吧.

我坐在這個空間的邊上,背靠牆壁看著眼前的東西.

在那里有一個魔法陣.

模模糊糊地放著青白色光芒的魔法陣.

轉移魔法陣.

只要單腳踩到那里,我就會被傳送到不知道什麼地方.

恐怕會是魔物的巢穴吧.

擠滿兩位數魔物的死亡空間.

一個月前.

我不小心踩到了.

可以說是沒辦法的事情.

戰斗中,我為了避開飛來的攻擊,向後退了一步,被石頭絆了一下.

踉蹌了一步.

踩到了轉移魔法陣里.

盡管在戰斗前已經確認過哪里有陷阱了.

我還是很簡單地就踩到了那個陷阱里.

然後,轉移到的地方有大量的魔物.

有20,不,30匹吧.

我是一名魔術師.

自認為還算優秀.

雖然無法無詠唱的使用魔術,但是也縮短了詠唱時間,可以比別的魔術師更快的使出魔術.

也已經習慣和大量的對手戰斗了.

也沒有驚慌.

所以很快就決定將魔物全滅.

但是,魔物卻源源不斷的湧出來.

從視野邊緣接連不斷的出現.

這個迷宮里的魔物,知道每個轉移魔法陣是通往哪里的.

這里是它們的巢穴.

是魔物們捕食可悲的犧牲者的陷阱.

我做好了死的覺悟.

不斷的打倒魔物.

但是,魔力不是無限的.

我直覺到自己早晚會力盡倒下.

我很清楚自己的界限.

我的魔力已經用到只剩3成,不,2成的時候,敵人的數量還是沒有絲毫減少.

只有尸體的數量增加了,魔物接連不斷地湧來.

完全被逼到絕境了.

救援也沒有來.

我被拋棄了嗎.

如果換成我的話,也會把這種笨手笨腳的女人扔下不管的吧.

就算能使用魔術,那種會踩到陷阱的呆子也只會礙手礙腳.

不,我不認為他們會拋棄我.

恐怕是保羅先生他們也在轉移范圍之內,被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吧.

因為戰斗力不足,所以不得不暫時撤退了吧.

總之,沒有人來救我.

我強忍著淚水,拼命戰斗著.

同時感覺到自己的魔力迅速地減少.

這時,我突然看到了一線光明.

這個寬廣的房間里有6個魔法陣.

其中的一個,沒有魔物從中出現.

或許,那個魔法陣通往的地方可能沒有魔物.

我孤注一擲.

我驅使全部魔力突破魔物群,跳進那個魔法陣.

然後最終到達的,就是這個空間.

總算是活了下來.

實在是僥幸.

水的話用魔術不管多少都可以做出來.

食物的話背包里多少也還有一些.

在這里回複魔力,再想辦法脫出吧.

我就這樣想著,過了一天.

次日,我踏入轉移魔法陣.

被轉移到了沒有見過的通路里.

看來,那好像是隨機轉移的魔法陣.

但是,周圍沒有人類的氣息.

我一邊繪制著地圖,一邊為了脫出迷宮不斷前進.

雖然也考慮過等待救援,但是保羅先生他們有可能已經全滅了.

轉移陷阱,就是這麼恐怖的東西.

我在通路周圍發現了3個轉移魔法陣.

我在其中一個旁邊用石頭做上記號之後乘了上去.

結果被轉移到了沒見過的通路.

這種事情重複了好幾次.

在轉移迷宮里,不這樣是無法前進的.

我一邊注意著不要踩到陷阱上,

一邊留意著被岩石之類的東西遮蔽住的魔法陣,一邊前進.

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前進還是倒退.

在轉移迷宮里連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都沒有把握.

感覺是靠不住的.

雖然心有不安,但是不得不前進.

剩余的食物也讓人心里沒底.

我一邊打倒魔物,吃掉它們的肉,一邊前進.

經過幾次轉移,又被轉移到了魔物的巢穴.

我拼命的戰斗,然後發現了同樣沒有魔物出現的魔法陣.

然後又回到了這個狹窄的空間.

這樣子已經重複了多少次呢.

5次嗎,10次嗎.

每次踏進面前的魔法陣,都被傳送到不同的地方.

但是,又早晚會回到這里.

我已經身心俱疲.

筋疲力盡了.

按照身體感覺,已經過了1個月了吧.

1個月內沒有任何成果,只是不停的轉圈而已.

戰斗也不輕松.

輕松的戰斗一次也沒有.

被擊中過好幾次,也有過因為出血導致意識朦朧的情況.

那是從第幾次開始呢,魔物也像是要防止我逃進魔法陣一樣守在那周圍了.

那些家伙的智能意外地高.

僅僅是突破就要用盡全力了.

我感覺已經走投無路了.

渾身都痛.

食物也已經吃光了.

這里的魔物很硬,味道也很差.

不使用解毒魔術的話基本上都沒法吃,我的身體也越來越差.

我感覺到自己的體力下降了.

只有魔力還有剩余.

我不知道下一次會怎麼樣.

如果敵人再多一點的話.

如果敵人的連攜再好一點的話.

我就會用盡魔力,被魔物們分食殆盡了.

然後,就算運氣不錯回避了這些,突破了魔物群,也只是回到這里而已.

只是考慮到這些,就無法踏進眼前的魔法陣了.

恐怕魔物已經發覺到我的存在了.

已經知道我正身處這個狹窄的空間了.

然後也知道踏進這個狹窄空間中的魔法陣的我會回到那個巢穴這件事.

肯定在等著我吧.

肯定一直等在什麼地方,等待我犯下致命性的錯誤吧.

我有種預感.

肯定已經沒有"下一次"了.

「……」

這時,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快要死了.

肯定尸體都不會被發現吧.

也不會留下遺物.

我就要這樣什麼都沒有留下就死去了.

可怕.

好可怕.

牙齒不知不覺間開始嘎達作響.

我被想要大叫出來的沖動支配,緊緊地握住法杖.

至今為止,死亡這種東西我也見過很多次了.

作為冒險者活了過來,也目擊過別人死在我的眼前.

見到過強壯的戰士在我面前被枯木一樣的魔物一分為二.

也見過聰明的魔術師在我面前被像番茄一樣的魔物碾碎.

有多才多藝的盜賊,有敏捷的劍士.

都在我的眼前死掉了.

看到那些事情的日子里,都會模糊地想到,總有一天也會輪到我的.

同時,也覺得自己沒問題.

但是,實際面對的時候,好可怕.

我還,什麼都沒有做呢.

還有想要做的事情.

還有想實現的夢想.

對.夢想.

我想當一名教師.

我喜歡教人東西.

雖然沒有教人的才能,但是很喜歡.

所以,這件事結束之後,安全救出簡妮思之後,

我想要到魔法大學接受教師職稱的試驗.

我想成為學校的老師.

魔法大學里還有師傅在.

吵架之後分別的師傅.

說不定,我還會和師傅吵架.

但是,現在的話,我想那個師傅肯定已經干得很好了吧.

……雖然是個顯示欲很強的人,但是現在的話已經差不多成為教頭了吧.

我也想感受一下普通的幸福.

對了.成為教師的話,應該也可以結婚了.

和喜歡的男人結婚,一起生活,然後度過熱情的夜晚.

雖然我是魔族,長得向孩子一樣矮小.

就算如此,也應該會有機會的吧.

「哈」

不自覺地漏出了自嘲的笑聲.

在這種狀況下,還真虧我能想到這種像夢一樣的事情呢.

我要死了.

哪個夢想都沒法實現了.

只有慘死在此而已.

到了現在,已經沒法得救了.

我認識的人里,沒有可以來救我的人了.

…………我不想死.

但是,正因為不想死,我踏進了魔法陣——

預感全中了.

我被轉移到沒有見過的通路中,

在沒有見過的魔法陣邊上做上記號之後利用其移動了幾次,

然後.像是理所當然一樣的一頭紮進了魔物的巢穴.

一眼看去的瞬間,我就明白這次不行了.

魔物們將死去的魔物堆積到了魔法陣上.

果然,魔物沒法傳送到那個狹小的房間里嗎.

這樣一來,只有先把那些尸體轉移到別處,然後在跳進魔法陣了.

「一邊和這群魔物戰斗嗎?」

魔物們擺起漂亮的陣型.

為了守護我逃進去的魔法陣,放射性地配置在尸山周圍.

正前方的鋼鐵爬行者徹底貫徹著防禦行動,

躲在其後的朱凶蜘蛛吐出蛛絲想要阻止我的行動.

再之後還有巨大的泥人偶,瘋狂頭顱向我射出岩塊.

我一邊想到這簡直是軍隊了,一邊編織魔術.

「莊嚴的大地之凱纏于吾身.

『土砦(Earth fortress)』!」

周圍的土形成碉堡的形狀.

不久就會連我的頭頂也覆蓋住,成為穹頂叫我保護在內吧.

但是,我在土堡到達一定高度的時候停止了禦制.

沒有生成天頂.

只要有到達胸口左右的高度的話,就可以制止鋼鐵爬行者的突進了.

「落水四散,令世界覆于水中.

『水蒸(Water splash)』!」

我周圍浮現出無數水珠,像彈丸一樣向四周飛散.

但是,這個魔術的攻擊力極端低下.

魔物們只是稍微被妨礙了一下而已.

我很清楚這一點.

當即開始詠唱下一個魔術.

「從天而降的蒼之女神,揮舞錫杖凍結世界!

『冰結領域(Icicle field)』!」

沐浴在水滴中的魔物表面開始嗶哩嗶哩結起冰來.

『水蒸』和『冰結領域』的混合魔術『冰霜新星(Frost Nova)』.

擔當前衛的魔物完全停止行動了.

這時,我進一步擊出魔術.

上級魔術.

「霜之王.大雪原之霸王.

身纏純白,收割一切熱量的零之王.

司掌死亡的冰封之王凍結此地吧!

『冰槍吹雪(Blizzard storm)』!」

詠唱縮短的魔術完成了.

本來應該向四周放出冰槍.

我將其向前方放射性的投擲出去.

冰槍接連刺中被凍住的敵人前衛身後的魔物.

不用打倒敵人的前衛.

在冰雕像和土壁發揮作用的同時,詠唱上級魔術,擊向敵人的後衛.

我就是用這種戰法踏破了西隆附近的迷宮.

是必勝的戰術.

但是…….

「……果然」

後衛的魔物死掉的同時,別的魔物從魔法陣中接連不斷的湧現出來.

踩過死去的魔物,房間內轉眼之間補充了新的魔物.

「不行了嗎」

轉眼之間,房間就被魔物填滿了.

我的心中也被絕望塞滿了.

同時焦躁了起來.

糟糕了.

不把那個尸山移開的話沒法突破這里.

但是,我辦不到.

「咕!」

瘋狂頭顱的岩彈從遠處飛了過來.

土砦的一部分被破壞了,動作遲緩的鋼鐵爬行者從那里蠕動著爬了進來.

我背後浮出冷汗.

「手持焦熱之劍切裂敵人!

『火斷(Flame slice)』!」

炎刃飛出,將鋼鐵爬行者的甲殼燒成赤紅.

鋼鐵爬行者打著滾死掉了.

它們很怕火.

但是,在洞窟里用火絕非上策.

最終會自尋死路的.

但是現在不用不行了.

「莊嚴的大地之凱纏于吾身.

『土砦(Earth fortress)』!」

我再一次做出土壁.

魔力的殘量迅速地減少了.

我越發焦躁起來.

要怎麼辦才好.

怎麼辦才能得救.

我思考著.

一邊思考,一邊一個勁的打倒魔物.

但是想不出來.

已經被逼到絕路了不是嗎.

已經結束了不是嗎.

果然,我要死在這里了嗎.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機械地打倒魔物.

「……啊」

我突然感覺腳下不穩.

腦袋里昏沉沉的.

這是魔力將要枯竭的感覺.

再放出數發魔術我就會暈倒了.

「不要……」

我緊握著法杖.

不想死.

我不想死.

明明是這樣想的,

腦海中,卻接連浮現出至今的往事.

被生下來,很快就懂事之後,雙親露出遺憾的表情.

寂靜的村子里,只有自己無法聽到別人的對話.

可憐我的雙親,教會了我說話.

遇到來到村里的魔術師之後深有感觸,開始學習魔術.

以初級水魔術作為武器,離開村子.

離開村子之後,和3名少年相遇.

和他們一起作為冒險者旅行了數年.

同伴中的一人死去後,隊伍解散了.

旅行到中央大陸.

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得知了魔法大學的存在.

到魔法大學入學.

第一次接受教育,深有感觸.

在測驗中得到高分,實踐中留下成果,被周圍人嫉妒.

躺在宿舍的床上和室友聊天.

晉升至高年級之後,遇到了師傅.

從師傅那里學會水聖級魔術,變得很簡單就能使用之後,得意忘形了.

被師傅念了很多,生氣起來.

畢業之後,沒和師傅打招呼就踏上了旅途.

覺得優秀的自己在阿斯拉王國應該也能找到工作,就來到了王都.

但是沒有找到工作,漸漸地向邊境移動.

在邊境也沒找到工作,不知如何是好了.

這時,看到了募集家庭教師的告示.

和保羅先生他們,還有魯迪相遇.

看到保羅先生他們的狀況興奮了起來.

驚訝于魯迪的才能,並且感到嫉妒.

但是看到沒有像自己一樣得意忘形起來的魯迪,萌生出一種接近于尊敬的感情.

教會魯迪水聖級魔術之後,踏上了旅途.

開始攻略西隆附近的迷宮.

踏破之後被西隆的國王招聘了.

開始教導巴克斯王子魔術,于是更加認識到魯迪的厲害,和自己沒有做教師的才能.

收到魯迪寄來的信,開始拼命制作魔神語的教科書.

因為各種各樣討厭的事情,離開了西隆王國.

然後,得知了轉移事件.

遇到艾莉娜麗絲和塔爾漢特.

被艾莉娜麗絲和塔爾漢特的奔放嚇到了.

一起旅行到魔大陸.

和兩親再會,這回好好的確認了兩親是愛著我的.

之後和琪西莉卡相遇.

然後,然後…….

這些情景,一瞬間流過腦海.

鋼鐵爬行者已經迫近眼前.

之前使用火魔術的熱量使房間變暖,削弱了冰霜新星的效果.

已經不行了.

不想死,不要.

我不要這樣.

「不,不要啊……!」

我難看地揮舞著法杖.

蛛絲飛來,將法杖纏住.

一瞬間法杖就脫手了.

「我不想死,救,救救我,誰來……!」

我向後倒退,撞到了背後的牆壁.

鋼鐵爬行者迫近眼前.

好多好多.

已經無力回天了.

我就要這樣被生吞活剝了.

不要,我不要那樣.

「誰來救救我……」

啊.

……啊.

(已經,沒法再見到媽媽她們了)

最後想到的,只有這種事情.

面對著迫近眼前的魔物,我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我等了一會,那個瞬間沒有到來.

或者說我已經即死,現在已經死掉了嗎.

那不可能.

但是,我已經聽不到聲音了.

這里說不定已經是死後的世界了.

我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睛.

于是,超越想象的光景從眼前擴散開來.

那是一片冰的世界.

不管是朱凶蜘蛛,

鋼鐵爬行者,

還是瘋狂頭顱.

全都變成了雪白的冰雕.

位于深處的瘋狂頭顱發出啪的聲音崩塌了.

嵌在本體上的骷髏頭掉落在地,咔嚓地碎掉了.

由里到外完全凍上了.

和我用的只能凍住表面的冰霜新星威力完全不同.

恐怕已經沒有活著的魔物了吧.

「……誒?」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就這麼混亂著撿起法杖.

「呀!」

法杖變得像冰一樣冷,我不由得將它拋開了.

法杖落地,在寂靜的世界里激起咔啷一聲響.

是對那個聲音的反應嗎,一個聲音傳到我的耳中.

「啊啊,太好了……」

從冰雕的間隙中走過來的,是一名青年.

看到他的瞬間,我感到自己的心髒亂跳了起來.

那是我理想中的男性.

好像很柔軟的頭發和溫柔的面容.

身高很高,穿著長袍——盡管是魔術師,看起來卻很結實.

身著鼠色的長袍,手持很大的法杖,來到了我這邊.

露出明顯松了一口氣的表情俯視著我,

「誒?誒?」

他緊緊地抱住了我.

用溫暖的,有力的,可靠的手臂抱住了我.

輕輕的香味,稍微有一點汗臭,但是在什麼地方聞過的懷念的味道.

他彎下腰,像是要把臉埋進我的脖子里一樣,好像很感動地吸了一大口氣.

「嘶—……」

「……!」

這時,我突然注意到一件事情.

這一個月來,我一直沒有洗澡.

「啊」

發覺這件事的瞬間,我將他推開了.

「咦?」

他露出驚訝的表情.

不好.不小心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了.

明明救了我.

不,但是,我也不想被他認為我很臭…….

啊,不,現在不是在意那種事情的場合吧?

咦?

腦子轉不過來了.

「對,對不起,稍微有點臭……」

「咕,臭嗎,真對不起」

露出受到打擊的表情聞著自己的袖子.

「不是!是說我自己.已經在這種地方一個月了」

「啊,是這樣啊,不,我不介意呦?」

「我會介意的」

啊,不好.

這種事情怎麼都好.

首先要道謝才對.

然後要問一下他的名字.

「非常感謝相救」

「不,這是理所當然的」

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明明沒有義務和那樣大群的魔物做對手救出我的.

對了,名字.要問問他的名字.

「咳咳……初次見面.我的名字是洛克希·米格魯迪亞.

可以的話,能告訴我您的名字嗎」

我這麼說完,他像雕像一樣呆住了.

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了嗎.

「初,初次見面……?」

「誒?啊,我們在什麼地方見過嗎?

如果是那樣的話非常抱歉,那個,我不記得了……」

說起來,感覺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

在哪里呢.

雖然和保羅先生有點相似…….

我會忘記這樣的人嗎.

「想不,起來……」

他臉色發青.

我惹他生氣了嗎.

不,但是好像真的在什麼地方見過.

長得很眼熟,我記得以前…….

「想不……哦嗚……」

他一邊微微搖著頭,晃晃悠悠地向後退了幾步.

然後,突然捂住嘴角…….

「喔嗚呃呃呃呃」

吐了起來——

我稍事之後才知道這個青年就是魯迪——成長之後的盧迪烏斯·克雷拉特這件事.

之後我被從後面追來的保羅先生他們保護,九死一生中幸存了下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19話 進入迷宮     下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1話 不屈的魔法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