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4話 轉移迷宮的守護者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4話 轉移迷宮的守護者

鮮紅的魔法陣.

至今為止一直呈現青白色的轉移魔法陣,發出鮮紅色的光芒.

說道紅色,就是意味著危險.

也有red zone這樣的說法.

意味著這里是危險的場所.

「就在這前面了啊」

保羅低聲說道.

這也一定是,靠直覺的發言吧.

是指簡妮思嗎,還是說守護者嗎.

但是,我不可思議的確信了.

這個魔法陣的前方肯定是迷宮的最深處.

「怎麼辦保羅.雖然還有些余裕,要先回去一次嗎」

第6層通過的很輕松.

托塔魯弗洛之根的福,暴食惡魔就和雜魚一樣.

不用特別使用什麼,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消耗.

在之前的房間里也充分休息過了.

「……不,前進吧.檢查下裝備」

「了解」

聽到保羅的判斷,全員當場坐下,暫時脫下裝備.

開始比平常更加仔細的檢查.

「喂,魯迪也檢查一下吧」

聽到洛克希的話,我坐了下來.

將行李從袋子里取出,並排放在地面上確認個數.

我的行李很少.

頂多也就是帶著幾個精靈卷軸而已.

「魯迪.我的卷軸,要帶上幾個嗎?」

洛克希為了以防萬一,總是隨身藏著幾個卷軸.

上級魔術的卷軸.

她縮短的了詠唱時間,可以以相當高的效率使用一些魔術.

但是,上級魔術還是必須要經過稍長的詠唱.

這樣一來,就會出現無論如何都來不及的情況.

作為那個時候的王牌.

「是啊,那可以給我幾個治愈魔術的卷軸嗎」

「好」

我可以無詠唱的使用,所以不需要上級魔術的卷軸.

但是,治愈魔術另當別論.

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收下吧.

為了以防萬一,比如說喉嚨和肺部受損的時候.

我從洛克希那里接過中級治愈魔術的卷軸,折好收到長袍的口袋里.

如果沒用到的話再還回去吧.

說實話想要帶一個回去讓七星或者克里夫複制一下呢.

不,擅自複制是被禁止的嗎.

不過我覺得個人使用的話應該不會暴露的吧.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守護者,但是咱們這邊的戰斗力應該足夠了.

我會為了讓魯迪用不上那個卷軸權利援護的」

「拜托了.無奈我有膽小的毛病,所以危機的時候還請救我一下」

「好,背後就交給我吧」

洛克希這麼說著,咚地拍著自己小小的胸膛.

真可靠呢.

「盧迪烏斯,洛克希」

這時,艾莉娜麗絲把什麼東西扔了過來.

我接下來一看,是像彈珠一樣的圓形石頭.

是艾莉娜麗絲一直帶在身邊的魔力結晶.

「魔力用盡的話就用那個吧」

「可以嗎?」

「借給你們而已呦.沒有用上的話,之後要還給我呦」

「啊,好的,了解了」

迷宮探索中會遇到魔力用盡的情況.

普通情況下那種時候就該撤退了.

就是為此才將身後的敵人全部殲滅的.

暫時撤退,回複魔力後再挑戰.

但是,和守護者的戰斗好像有無法逃跑的情況.

被困在像斗技場一樣的場所里,打倒敵人之前都無法出去.

好像也有這種場合.

眼前的紅色魔法陣雖然看起來是雙方向的.

但是實際上其實是單方向的也有可能.

不管怎麼說應該不會是隨機的吧.

「好,全員准備好了嗎?」

保羅說完,我站起身來.

仔細一看,全員都繃緊了臉.

我也打起精神來吧.

「魯迪」

「怎麼了」

「雖然這種時候說這種事可能不太好」

啊,是死亡flag.

「那就不要說了」

「哦,哦哦……」

保羅變得垂頭喪氣起來.

說不定有點影響士氣了.

不,決戰之前不能說重要的事情.

那種東西等回去再說就好了.

「好,走吧」

我們互相對視了一下,同時乘上了魔法陣——

魔法陣前方,是一片寬廣得驚人的空間.

一言以蔽之,莊嚴肅穆.

呈現出長方形,有棒球場大小的宮殿大廳.

房間的角落立著幾根粗壯的柱子.

天頂高得需要仰視.

地面上鋪著像瓷磚一樣的東西,上面刻著一個個複雜的浮雕.

「哦哦……!」

這個灰色宮殿的深處,有一匹魔物.

那是一匹巨大的魔物.

我還從來沒有和如此巨大的魔物戰斗過.

大小約紅龍的兩倍.

就算從遠處,也能看到翡翠色的鱗片燦燦生輝.

胖墩墩的胴體上,長著好幾個腦袋.

「九頭龍嗎,第一次見到啊……」

(譯:豆知識,這個魔物名原文ヒュドラ,即Hydra.取自被海格力斯殺死的蛇怪海德拉,

原神話中是百首蛇怪,砍掉一個腦袋就會再生出兩個.很多作品里被當做敵人引用,

看上文中胖墩墩的描述,這里的海德拉很有可能是效仿DQ中的形象)

我聽到基斯的嘟噥聲.

對,是九頭龍.

有9個腦袋的巨大龍.

「有了……!」

但是,我.

還有保羅都沒有看向它那里.

而是九頭龍身後.

九頭龍守護著的房間的最深處.

在那里有一塊魔力結晶.

那是一塊大得驚人的綠色魔力結晶.

和那種大小的比起來,艾莉娜麗絲帶著的像彈珠一樣的魔力結晶根本不值一提.

大小足有2m左右,形狀像水晶一樣的魔力結晶.

如此大小的魔力結晶前所未見.

但是,這也根本無所謂.

大小什麼的怎麼都好.

比起那種事情,更重要的是魔力結晶的里面.

魔力結晶之中.

有她在.

是簡妮思.

她被封在魔力結晶之中.

「簡妮思!」

保羅喊道.

同時,我心中浮現出「為什麼?」的疑問.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為什麼會在石頭里.

在我問出口前,保羅就雙手持劍跑了上去.

九頭龍慢慢地抬起頭來——

「笨蛋!太早了啊!」

我聽到基斯的叫聲.

「……嘖!」

艾莉娜麗絲一邊咂舌,一邊沖刺著向保羅追去.

接著,塔爾漢特也跑了出去.

艾莉娜麗絲沒有追上已經跑出去的保羅.

「援護!」

洛克希叫道.

我回過神來,舉杖指向九頭龍.

首先要打倒敵人再說.

要一擊擊倒.

我開始積蓄其連魔王都可以一擊吹飛的岩炮彈.

「寂靜冰人之拳,『冰霜擊』!」

洛克希詠唱中級魔術先制攻擊.

冷氣的團塊以驚人的速度超過保羅,命中九頭龍.

嘰咿咿咿咿咿!

眼看就要命中之前,響起像是刮玻璃一樣的刺耳聲音.

「什!」

洛克希瞪大眼睛發出聲音.

九頭龍毫發無傷.

冰耐性很強嗎.

這個想法一瞬間掠過腦海,保羅已經要到達九頭龍身邊了.

「『岩炮彈』!」

我放出蓄滿力量的岩炮彈.

尖銳的子彈,放出鏘的高亢聲音飛了出去.

從還有數步就要到達九頭龍身邊的保羅頭上通過.

命中九頭龍.

嘰咿咿咿咿!

又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彈開了!?」

沒有回避.

應該命中了.

應該是直接命中了.

但是,剛剛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剛才那高亢的聲音是什麼.

九頭龍還是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坦然地屹立在那里.

毫發無傷.

「奧哦哦哦哦啦啊啊啊啊啊!」

保羅絲絹裂帛的呐喊聲甚至傳到了這邊.

九頭龍活動像蛇一樣的脖子,迎擊保羅.

保羅用最小限度的動作回避開來.

下一個瞬間,九頭龍的腦袋飛到空中.

被保羅右手的劍切斷了.

驚人的劍速.

保羅的身影,瞬間搖動了一下.

有預知眼補足也無法捕捉到的速度,動了起來.

下一瞬間,九頭龍的另一個腦袋濺出血花.

被保羅左手的劍切到了.

因為劍的長度不夠,沒有一刀兩斷.

保羅回轉身體,利用離心力再次揮出左手的劍.

九頭龍耷拉著的腦袋掉落在地.

「嘰呀啊啊啊啊啊啊!」

九頭龍一瞬就失去了兩個腦袋.

但是,它的腦袋可不只有這些而已.

九頭龍接連扭動別的腦袋,從四面八方圍住保羅.

保羅後跳開來想要拉開距離,但是限于步幅大小,無法逃出九頭龍的射程.

「保羅!」

這時,艾莉娜麗絲追了上去.

她架起盾牌,刺出手中的劍.

放出了不可見的沖擊波.

嘰咿咿咿!

又是那種聲音.

九頭龍像是根本沒有什麼沖擊波一樣,繼續追擊保羅.

「潺潺的濁流呦!

『水流』!」

洛克希詠唱完的同時,

保羅面前生出水塊.

保羅像是被那個水塊沖走一樣,逃出了九頭龍的射程圈.

艾莉娜麗絲立刻擋在滾倒在地的保羅和九頭龍之間.

塔爾漢特在他們兩人之間停下腳步,開始詠唱魔術.

該怎麼戰斗呢.

保羅的攻擊有效.

但是,我的岩炮彈會被彈開.

洛克希的魔術也是.

接下來用火嗎,還是風嗎?

哪個都無法不將保羅他們卷進來.

怎麼辦.

「『土落彈(Earth pillar)』!」

塔爾漢特詠唱終了.

是土魔術.

九頭龍的頭頂上出現岩塊,向它落下.

嘰咿咿咿咿咿!

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

岩塊馬上就要命中九頭龍之前,就四分五裂變成砂子一樣,消失了.

是那個聲音.那個聲音一響起來,魔術就會消失.

「魔術對這家伙無效嗎!?」

怎麼辦,

繼續戰斗嗎?

還是說應該暫時撤退?

我該怎麼辦才好!?

這是,旁邊的洛克希發出急迫的聲音.

「魯迪,看那個!在自愈!」

我看向保羅切掉腦袋的兩個脖子.

其中一方從切口處蠕動著長出肉來,長成了腦袋.

另一邊也是,繼續像那樣自愈著.

再生了.

那家伙,只是把腦袋切下來是無法造成傷害的.

「撤退吧!」

洛克希叫道.

但是,沒有傳達給保羅.

保羅一邊發出絲絹裂帛的呐喊聲,一味地向九頭龍揮出劍擊.

在一旁支援他這種亂來的戰斗方式的艾莉娜麗絲很危險.

「基斯!」

塔爾漢特喊道.

基斯跑了起來.

他穿過塔爾漢特身邊,移動到保羅身後,

將手中握著的什麼東西向九頭龍擲出.

我聽到咔磅地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

然後,以九頭龍為中心,像是煙霧一樣的東西滾滾上升.

是煙幕彈.

「————!」

基斯一邊喊著什麼,一邊從背後制住保羅雙臂.

但是,基斯無法制住保羅,轉眼間就要被甩開了——.

下一個瞬間,艾莉娜麗絲沖上去用盾牌猛擊保羅的臉頰.

「——!」

基斯放開手,說了什麼之後,保羅向我這邊跑了過來.

「盧迪烏斯!」

聽到艾莉娜麗絲的聲音,我動了起來.

盡可能地集中魔力,在九頭龍和保羅之間生出濃霧.

像純白的蒸汽一樣的濃霧.

遮蔽了視線.

但是,可以聽到九頭龍發出咚唰咚唰的聲音追了上來.

不過,果然速度不算很快.

保羅他們回到了這邊.

「魯迪,撤退.到之前的魔法陣」

「是!老師!」

我先一步躍入魔法陣——

全員安全從魔法陣中脫出了.

洛克希,塔爾漢特,基斯.

喘著粗氣的保羅.

然後最後是,受傷的艾莉娜麗絲.

愛麗娜麗絲的肩膀附近滴滴答答地留著血.

「沒關系嗎?」

「擦傷而已」

艾莉娜麗絲的肩膀被深深的削掉了一塊.

雖然我並沒有看到她收到攻擊.

「被鱗片削掉的」

看來,那個九頭龍的外皮好像是和蛇皮一樣的.

不過,還是用初級治愈魔術就可以不留傷痕治好的范圍.

如果是我生前的世界的話,應該得縫上幾十針了吧.

真是方便的世界呢.

「謝謝」

接下來.

問題是怎麼處置造成這個傷痕的元凶.

保羅坐在魔法陣前.

死死盯著魔法陣.

殺氣從身體中迸發出來.

「父親」

「……那個是簡妮思.絕對沒錯」

保羅這麼說道.

根本沒有將艾莉娜麗絲受傷的事看盡眼里.

不,艾莉娜麗絲是盾役,可以說受傷就是她的工作.

但是…….

「請稍微冷靜一點」

「啊啊,抱歉.現在冷靜下來了」

保羅的聲音很低沉.

暴風雨前的甯靜,這樣的話浮現在我腦海里.

雖然已經平靜下來了,但是好像不算冷靜.

沒辦法.

那確實是簡妮思.

我也是,就算從遠處也能一眼看出來「啊,是簡妮思」.

保羅的話更不可能看錯吧.

在那個魔力結晶之中的,是簡妮思.

為什麼會被困在石頭里呢.

不,理由無所謂.

比如說被轉移傳送到石頭里,有各種各樣的可能性.

雖然轉移到石頭中這種事好像幾乎沒有發生過,但是反過來也就是說雖然幾乎沒有但還是有發生過.

按照基斯的說法,簡妮思不是應該和冒險者在一起嗎?

不,也說過是被捉走了.

嗯?難道說,基斯知道她處于這種狀況嗎……?

不,怎麼可能.

在他說過的話里挑刺也想不出辦法來.

等事情結束之後再追問他也不遲.

而且,關鍵的問題不在那里.

「……母親她,那個樣子,還活著嗎」

「啊啊!?」

我這麼說完,保羅啪地站起身來,揪住我的胸口.

「是不是活著什麼的,根本無所謂吧!」

「是啊」

確實.

我失言了.

本來,簡妮思的生存幾率就很低.

也考慮過連尸體都找不到的可能性.

但是至少,找回一件遺物也好.

就算死了,也想要找回一件來吊念她.

像那樣,完整的保持著簡妮思的外型,

可以說已經比預想到的好很多了.

「住手吧,別吵了!」

基斯出聲制止,但是保羅像是恫嚇一樣把臉靠向我.

「魯迪.簡妮思就在那里啊.她是你的母親啊,為什麼你還這麼冷靜啊」

「慌張一點比較好嗎?自亂陣腳可以解決問題嗎?」

「話不是這麼說啊!」

保羅想說的事情我是明白的.

確實,現在的我可能過于冷靜了.

不是找到6年來一直行蹤不明的母親的時候,孩子該有的態度吧.

……嘛.

我還是孩子的時候,和簡妮思也沒有什麼接點.

對于她是我的母親這件事的意識也很薄.

不如說比較傾向于把她認為是,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別人.

不管怎麼說,從我7歲的時候分開到現在已經超過十年沒見了.

就算采取了薄情的態度,可能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總之,先確認一下現狀吧」

「啊啊!?」

我無視保羅的恫嚇,淡淡地開口總結剛才的事情.

「魔術對那個守護者無效.

擁有驚人的再生能力,還有只要碰觸就可以突破艾莉娜麗絲小姐防禦的高攻擊力.

然後,母親她被封在石頭里.

恕我直言,安全無法判斷是不是還活著」

「那種事情我也知道啊!我說的只是你見到母親的時候那個態度啊!」

保羅大聲喊道,基斯插了進來.

「住手吧!要吵架的話等回到旅館再說!」

基斯強行把保羅拉開.

保羅「可惡,開什麼玩笑」啐了一口口水,噗通地坐到地上.

就算不用我特地說出來,保羅也明白現在的狀況.

只是因為我的態度咽不下那口氣而已.

我也覺得自己有點太過冷漠了.

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吧.

到底該怎麼辦啊.

「好,干架就到此為止,來商量一下辦法吧!」

艾莉娜麗絲啪啪地拍著手.

我和保羅慢吞吞地動了起來,和大家坐成一圈.

洛克希帶著有點不知所措的表情,交替看著我和保羅.

看來好像讓她擔心了.

「沒關系的」

「是嗎……?」

和保羅這樣子起沖突也不是第一次了,

等事情結束後,回到旅館的話,保羅也會冷靜下來的吧.

就算是我,如果聽說可以救出簡妮思的話,肯定也會沖動起來的.

對,肯定是這樣沒錯.

這次,只是節奏有點被打亂了而已.

「咳咳.那個,關于簡妮思小姐結晶化這件事.我想應該是有辦法的」

洛克希用比平常明朗一點的聲音說道.

「真的嗎!?」

保羅露出一臉非常高興的表情.

「是的.好像偶爾會有強力的魔力賦予品像那樣被封在魔力結晶里,聽說只要打倒守護者結晶就會融化,其中的物品也能夠取出」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

但是,既然是洛克希說的,應該不是謊話.

「這個我也知道呦」

「我也認識一個人曾經和現在的簡妮思一樣,那個人現在也活的好好的呦」

「……」

這個是說謊吧.

艾莉娜麗絲在這種時候,就會很平靜地說謊.

因為是為了改善氣氛才說的,所以也沒法責備她.

不過,不管有多少先例,都沒法保證結晶化融掉之後,其中的人平安無事.

當然,這件事沒有必要說出來.

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問題是,那個守護者…….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那種的」

率先開口的艾莉娜麗絲.

之後基斯接著說道.

「是啊,雖然一眼就能看出來是九頭龍,

但是那樣有著綠色鱗片的種類聞所未聞」

「……而且,還可以再生」

塔爾漢特抱著手臂,面露難色.

所謂的九頭龍,是龍的一種.

擁有幾個腦袋的巨龍,在離群行動的魔物中擁有最強等級的實力.

我記得,聽說過是生息在魔大陸耳朵某處的.

現在已經被確認的,就已經有3種了.

以鱗片的顏色進行區分,有白色,灰色,金色的種類.

綠色鱗片的九頭龍什麼的,並不存在.

「那個恐怕是,魔石多頭龍」

洛克希這麼說道.

「我在書上看到過.

全身被可以吸收魔力的魔石之鱗覆蓋的,惡魔之龍.

書上說第二次人魔大戰的時候被目擊過,之後隨著大陸的消滅一起滅絕了.

我一直以為一定是杜撰的故事……看來是實際存在的」

吸收魔力.

也就是說,魔術全都沒有作用嗎.

「也就是說,我們沒法對那家伙造成傷害嗎?」

「如果書上所記是真實的話,零距離射擊應該能起到作用才對」

「零距離射擊什麼的……」

那個巨大的身體.

而且,只是身體被推了一下,就留下像是被削皮器刮到一樣的傷痕.

要直接接觸那個是用魔術嗎.

手指說不定會全部不見的.

「而且,就算造成傷害也會再生的.該怎麼辦啊……」

「再生很棘手呢」

「……但是,應該也不是沒法打倒的」

九頭龍可以再生.

就算聽到這點,不知道為什麼我也絲毫不覺得驚訝.

九頭龍可以再生對我來說就和常識一樣.

「徹底切斷也一瞬間就再生了.怎麼樣才能打倒啊,那種家伙……」

洛克希也跟著我一起低聲呻吟起來.

但是,我並不覺得有那麼棘手.

至今為止,明明應該沒有遇到過可以再生的魔物才對.

要說為什麼.

因為我有生前的知識.

「我有一個提案」

我舉起手來發言,大家的視線向我聚來.

「我聽說過,把許德拉的腦袋用火燒掉就不會再生了」

我提到希臘神話中的英雄海格力斯的事情.

海格力斯戰勝了九頭龍.

根據那個,將九頭龍的切口用火把灼燒應該就能阻止它的再生.

說實話,說到底只是神話.

可信度很低.

但是,大家的反應良好.

「原來如此,灼燒傷口嗎」

「雖然沒有帶火炬來,但是傷口的話沒有鱗片,不用擔心魔術被吸收呢」

「值得一試」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的九頭龍和我生前的九頭龍有多少共同點.

生前的九頭龍,只有頭部是不死的…….

這邊的說不定意外的,把頭全部燒掉也死不了.

雖然這麼考慮可能過于樂觀了,但是只要是生物,那樣應該會死才對.

「好,那就這麼試試看吧」

基斯開口決定了方針.

我的提案沒有根據.

但是,現在根本沒有任何事情是可以確定的.

說實話,我感覺應該先回城里一次比較好.

雖說幾乎沒有消耗,但是敵人太強大了.

說不定做好boss戰的准備比較好.

也可以為了boss戰雇傭人手.

雖然我不知道可以將那個九頭龍的脖子一刀兩斷的戰士到底有多少,但是有那麼多的冒險者的話仔細找找應該至少能找到一人的吧.

「……」

但是,保羅肯定不會接受的.

現在再說要回去的話,有可能會說就算自己一個人也要挑戰九頭龍的樣子.

而且,就算回去了,我也不覺得可以正好找到對付那個九頭龍的道具和傭兵.

有對策了.

也有最低限度的人員在了.

那樣的話,這里就應該前進.

「喂,保羅,這樣可以吧?」

「……啊啊」

「真是漫不經心的回答吶,到底明不明白啊?能切掉那家伙腦袋的只有你啊」

艾莉娜麗絲和塔爾漢特應該也可以傷到它的鱗片吧.

但是,無法一刀兩斷.

保羅切掉龍頭,我使用無詠唱魔術立刻燒毀.

這樣的分工是必要的.

根據場合,我可能有必要靠到相當近的距離內.

因為就算精確定位灼燒傷口,也有很高可能性被周圍的鱗片將魔物無效化.

這種場合下,就需要他們3人作為誘餌,引開指向我的攻擊.

誘餌受到傷害的話,由洛克希負責治療.

按這樣的分工.

只有這麼做了.

當然,我也會受到攻擊吧.

是相當危險的位置.

「魯迪……」

保羅看向我.

他用稍顯呆滯的眼睛看著我說道.

「你……真的相當可靠啊」

「這種恭維的話,等打倒九頭龍之後再說吧」

「不是恭維啊.我真是這樣想的」

保羅這麼說完之後,自嘲地笑了起來.

「我沒法像你那麼冷靜,也想不出辦法,是個只會魯莽地橫沖直撞的笨蛋」

保羅繼續說道.

咬緊牙關,扭曲著嘴角說道.

「……實在是沒用的父親啊.沒法做兒子的榜樣」

保羅用做好覺悟的語氣說道.

視線驚人的強大.

幾乎可以將我射殺的,蘊含著強大力量的視線.

已經覺悟了.

保羅已經做好了覺悟.

「在明白這些的基礎上,我還是要說.雖然我想這可能不是父母該說的話,可以嗎」

「嗯」

我正面接受他的視線.

「就算是死也要救出你的母親」

保羅這樣說道.

向著自己的兒子.

說,就算是死也要.

但是,我沒有覺得他是個冷酷的父親.

這就是,信賴吧.

保羅認為,我和他自己是對等的.

因此,才會說出那種話.

那麼,我只有回應他了.

「……好的!」

「好,走吧!」

保羅一聲令下,全員站起身來.

與九頭龍的再戰開始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3話 第六層的魔法陣     下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5話 死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