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6話 雙親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6話 雙親

九頭龍完全斷氣的同時,結晶化解除了.

簡妮思還活著.

雖然沒有回複意識,但的確有氣息.

幾十個巨大的魔力結晶和,九頭龍的鱗片形成的大量魔石散落在周圍.

房間的深處還散落著大量的魔力賦予品.

賣掉的話肯定是一筆巨款.

但是,沒有一個人興高采烈地去撿.

我以連我自己都感到吃驚的程度,平淡地進行作業.

感覺像是在夢中一樣輕飄飄的.

被問道的話也會回答,但是什麼都沒有思考.

就好像不是我自己,而是別的什麼人擅自回答了一樣.

保羅的遺體,當場火化了.

雖然也想過把遺體帶出迷宮.

但還是照周圍人說的,按照對待迷宮中死去的人的做法做了.

作為遺物留下的東西,只有3件.

保護著保羅上半身的薄質金屬鎧甲.

對手越硬造成傷害越大的魔力賦予品短刀.

還有,保羅一直隨身攜帶的愛劍.

我用火魔術,轉眼之間就將保羅化為尸骨.

我問艾莉娜麗絲,就這麼埋掉的話不會變成骷髏兵嗎,她回答說沒錯.

因此,我決定把骨頭敲碎帶回去.

我用土做出小小的罐子,敲碎保羅的骨頭放進里面.

「……」

不可思議的心情.

我不知道這種心情是什麼,只感覺胸口被緊緊地勒緊了.

「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我沒起到任何作用.

還是腳下飄忽不定,完全沒有在走著的感覺.

雖然打倒了敵人,魔術也在用.

但是,如果沒有洛克希緊貼在我身旁的話,說不定會踩到轉移陷阱.

不管我犯多少錯誤,都沒有人說一句話.

艾莉娜麗絲,洛克希,塔爾漢特,基斯

全都一言不發.

沒有抱怨,也沒有安慰.

所有人都失去了言語.

花了3天時間,脫出了迷宮.

簡妮思一直被別人背著.

就連激烈戰斗的時候都沒有醒過來.

我雖然感到不安,但還是對自己說既然有呼吸,就是說還活著.

對從城里出來迎接的三人說了什麼,我已經記不清楚了.

我記得是艾莉娜麗絲和基斯進行詳細說明的.

我什麼都沒說.

什麼都,什麼都沒說.

榭拉放聲大哭,維拉受打擊地皺起臉.

就算看到這幅光景,我還是什麼都沒說.

莉拉不同.

她做出一副像能面一樣的表情.

藏起表情,看到我之後,緊緊地抱住了我.

然後,辛苦了呢,很累了吧,之後就交給我吧,好好休息一下吧,這樣說道.

我腦袋一片空白,嗯地點了點頭.

回到旅館,我脫掉長袍.

突然發現,肩膀附近,破了一個大洞.

要重新縫上才行.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將長袍扔到房間的角落里.

法杖也是,道具袋也是,所有東西都扔到了長袍上面…….

然後倒在了床上——

那一晚,我做夢了.

我在夢中,是以前的姿態.

鈍重卑屈的尼特的姿態.

但是,人神沒有出現.

也不在純白的房間里.

是前世的記憶.

對,前世的夢.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但是,是一副有印象的光景.

是前世的,我家的,客廳的樣子.

是前世的雙親在客廳里商量關于我的事情的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夢中的光景,聽不到聲音.

但是,不可思議的,是在商量關于我的事情,這件事情傳達了過來.

那個時候的雙親,肯定在擔心我吧.

結果,我連兩親的死因都不知道,就離開了那個世界.

因為是兩人同時死去的,應該不是生病吧.

是事故嗎,難道說,不會是自殺吧.

他們在臨終之時,是怎麼想我的事情的呢.

對我這個厚顏無恥的尼特,是怎麼想的呢.

應該覺得著急吧.

應該覺得可恥吧.

但是,真相已經無法得知了.

偶爾會照個面的母親.

以某個時期為界,沒有任何交談的父親.

他們死去的時候,哪怕是一瞬間也好,有考慮到我的事情嗎.

然後我,我,沒有出席葬禮,去干什麼了呢.

沒有給雙親撿拾骨灰,到底去干什麼了呢.

為什麼我連葬禮都沒有出席呢.

我覺得恐懼.

明明雙親死去了,卻不感覺悲傷的我,我恐懼著看著這樣的我的視線.

看著像渣滓一樣的尼特的視線,敵意.輕蔑.

當然,不僅如此而已.

我早就不是那種難能可貴的人了.

實際上,那個時候,我對于雙親的死沒有感到絲毫的悲傷.

我對雙親的愛,沒有到會為他們而悲傷的程度.

比起雙親的死,往後該怎麼辦啊,這不是糟糕了嗎,這樣的心情更加強烈.

我沒能正視自己的將來.

雖然沒打算為自己辯解,但是我認為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在寸步難行的狀況下,失去最後的避難所的話.

還沒有做好覺悟的狀態下就被放進大海之中的話

不論是誰都會想要逃避現實的.

雖然感到後悔,但是我,沒法責備那時的我.

但是,至少.

至少要是有出席葬禮的話就好了.

我不知道當時的自己在想些什麼.

但是要是有去看雙親的遺容就好了.

要是有為他們撿個骨灰就好了.

保羅他的遺容是是什麼樣來著.

沒有笑.

也沒有露出滿足的表情.

但是,那個嘴角帶著安心的表情.

他最後,還想要說什麼吧.

我前世的雙親是帶著什麼樣的表情死去的呢.

我為什麼沒去看看呢.

如果能回到過去的話,我想看看雙親的臉——

次日.

醒來之後的狀態糟透了.

什麼都不想做的心情支配了全身.

但是,總算是說服自己爬下了床.

然後,我移動到隔壁的莉拉和簡妮思那里.

看到我之後,莉拉瞪大眼睛問道.

「盧迪烏斯少爺,已經沒問題了嗎?」

「……嗯,暫且沒什麼事了.也不能只有我在休息吧?」

「我想盧迪烏斯少爺繼續休息也不會有人有意見的」

莉拉這麼一說,我又有想要躺倒床上的感覺了.

但是,在那之上,更有一種,必須要做點什麼,不工作不行的感覺.

「請讓我呆在這里吧」

「……是啊.我知道了,請坐」

結果,我們兩人就這樣看著簡妮思的樣子.

簡妮思已經睡了好幾天了.

迷宮內3天,從迷宮到這里1天,已經4天沒有醒來了.

只是這樣看的話,好像只不過是睡著了而已.

明明臥床不起好幾天了,也感覺不出消瘦.

看起來很健康的樣子.

和我記憶中的簡妮思一樣.

我也想過會不會稍微變老一點了,但是好像沒有.

臉頰和手都很溫暖,把耳朵靠近她的嘴邊也能感覺到氣息.

但是,沒有醒來.

難道說一直就這個樣子了嗎.

這樣下去,不會衰弱致死嗎.

這樣的想法掠過腦海.

但是,我沒有說出口.

不說也可以的事情,還是不要說出來比較好.

我和莉拉靜靜地看著簡妮思.

偶爾,維拉和榭拉會過來,這樣那樣的說一些話.

但是,到底說了什麼話,我並沒有留下記憶.

我和莉拉一起吃了飯.

沒有任何饑餓感,食物幾乎咽不下去.

我想要用水順下去,卻塞住喉嚨吐了出來.

午後,簡妮思發生了變化.

在我和莉拉的注視下,發出小小的呻吟聲,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嗯嗚……」

在場的是我和莉拉,還有維拉.

維拉立即跑出去叫其他人.

簡妮思在我的注視下直起身體.

普通的話,臥床不起多日之後,應該很難直起身體的吧.

但是,簡妮思雖然受到莉拉的幫助,但幾乎是靠自己的力量就坐了起來.

「早上好,夫人」

莉拉微笑著向簡妮思搭話.

簡妮思用一副剛睡醒特有的恍惚表情,看著莉拉.

「……嗯」

簡妮思發出聲音.

是我熟悉的聲音.

回想起來,在這個世界降生之後,最初聽到的好像就是她的聲音.

令人安心的聲音.

我松了一口氣.

保羅雖然死了.

但是,保羅想要救的人得救了.

安全活了下來.

保羅的意志達成了.

聽到保羅的死訊,簡妮思會傷心的吧.

說不定會哭.

但是,至少,和簡妮思,和莉拉三人一起分擔保羅死去的悲傷吧.

「母親……」

不過,現在不說也可以吧.

等她再冷靜一點,好好理解了現狀之後.

然後再說就好.

慢慢地循序漸進就好了.

我覺得不應該一下子吧痛苦的現實強加到她身上.

首先,為簡妮思還活著,為能夠再會高興就夠了.

在悲傷之前,先高興一下吧.

「…………?」

簡妮思不解地歪起腦袋.

看到這個動作,我胸口一緊.

她忘了我了.

沒辦法.

和洛克希那時一樣.

過了這麼多年,我的長相已經變了.

雖然稍微有點打擊,但是等事情過後就是個笑話而已.

「夫人,他是盧迪烏斯少爺呦.從那之後已經過了10年了」

「……」

簡妮思呆呆地看著我.

然後,將視線移向莉拉.

她的眼睛里映出莉拉的臉.

「……?」

然後,又歪起了腦袋.

莉拉瞪大了眼睛.

有什麼地方很奇怪.

好奇怪.

從剛才開始,簡妮思就毫無表情.

我以為是剛醒來特有的表情,

但是,難道說不是嗎.

也沒有說話.

只會發出「嗯」的呻吟聲.

然後,剛剛那個動作.

像是忘記了莉拉一樣的動作.

只有我的話還算說得過去,有可能連莉拉都忘了嗎.

莉拉也老了一些.

但是,沒有什麼變化.

發型,服裝都和以前一樣.

「……啊誒……啊—……」

笨拙的聲音.

呆滯的目光.

失去的言語.

看到我們的反應.

「難道說……夫人……?」

莉拉好像也感覺到了.

"難道說".

一邊理解到這之後的話.

一邊在心中焦躁著.

我和莉拉一遍遍地向簡妮思搭話.

「……」

很快就得出了結論.

簡妮思雖然對我們的聲音有反應.

但是,沒有說出一句像樣的話.

也沒有理解我們說的話.

「盧迪烏斯少爺……夫人她……已經不行了」

簡妮思失去了一切.

記憶,知識,智慧.

構成人必要的東西,全都失去了.

變成廢人了.

不記得保羅的事情了.

莉拉的事情,我的事情都不記得了.

是誰,在做什麼,怎麼樣了.

都不記得了.

也就是說,對保羅的死,也不會感到悲傷.

這樣的事實被擺在我的眼前.

「啊啊…………」

我的內心崩潰了——

從那之後過了多少天呢.

時間感已經變得曖昧了.

醒來,睡著.

睡著,醒來.

這樣重複了不知多少次.

睡著的時候,就會夢到保羅死去的瞬間.

保羅砍向九頭龍.

九頭龍揮舞脖子.

保羅將我撞飛,躲開了橫掃.

之後保羅動了起來,九頭龍也動了起來.

我沒有動.

保羅將我踢飛之後,

九頭龍的頭在我眼前落下.

然後被驚醒.

再確認保羅已死不是做夢之後,再次睡去.

連起身的氣力都沒有.

腦子里想的只有保羅的事情.

保羅他.

那家伙他.

絕對不是什麼值得稱贊的家伙.

喜好女色,愛慕虛榮.

遇到逆境馬上就開始借酒消愁.

臨戰斗之前,也沒說出像父親的話.

作為父親,肯定相當失格吧.

但是,我很喜歡.

但是,這個喜歡,有點不同.

和保羅的那個不同.

在我眼里,保羅很接近于『損友』.

雖然精神年齡我比較大,但是身體的年齡保羅較大.

人生經驗也是,比起家里蹲十幾年的我,保羅更加豐富.

但是,那種東西都無所謂.

年齡什麼的怎麼都好.

和保羅對話之後,有一種這家伙和我很像的感覺.

沒能將他作為『父親』看待.

我可能沒有怎麼想過我是他的孩子這件事.

但是.

保羅他,認真的把我看做他的孩子.

將內在被超過30歲的渣滓一樣的家伙占據的孩子.

將不管怎麼看,都很奇怪的我.

毫不逃避的視為自己的家人.

也有作為父親不成熟的部分.

但是,那家伙一直都是將我看做自己人的.

從來沒有對我采取對待外人的態度.

始終將我看做他的兒子.

以擁有異常力量的"兒子"看待我.

認真的面對我.

那家伙,是我的父親.

那家伙,一直都是我的父親.

一邊承擔著以父親來說很多多余的事情,為了家人工作著.

然後,最後,保護了我.

把我看做自己的兒子,自己作為父親,保護了我.

不顧性命挺身而出.

好像理所當然一樣.

然後,死了.

真奇怪啊.

我明明"不是孩子".

保羅卻"是一位父親".

保羅真正的孩子有兩個.

不像我這樣的假貨,而是真真正正的孩子.

不像我這樣混入別的世界的男人的靈魂,率直可愛的兩個女兒.

諾倫和,愛莎.

要保護的話,應該保護她們吧.

不是還有兩個妻子嗎.

拼命尋找的很多年終于找到的簡妮思.

找到簡妮思之前,一直支持著他的莉拉.

兩個妻子,兩個女兒.

總共4人.

拋下這4人而去,是要干什麼啊,保羅.

她們不是你最重要的人嗎.

……對保羅來說,可能我也是那樣.

兩個妻子和,兩個女兒,然後還有一個兒子.

可能5人都是一樣的重要.

我明明沒有把他當做父親看待.

他卻將我當做最重要的家人.

啊啊,可惡,為什麼啊.

保羅.

饒了我吧…….

你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

魯迪,我把你看做一個成年人看待.

我把你看做一個成年的男子漢看待.

我也結婚了,房子也買了,也把妹妹迎進家里了,這些不都是成年人的感覺嗎.

過來幫你.在迷宮中也很活躍.

都是打算做一個能自己承擔責任的男子漢呦.

你不也是那樣看待我的嗎?

因此最後才說什麼死也要救出簡妮思的吧?

那,為什麼.

為什麼啊…….

為什麼要舍身庇護我啊.

我回去之後,要怎麼跟諾倫和愛莎說才好啊.

這個現狀,要怎麼說明才好啊?

變成那個樣子的簡妮思,該怎麼辦才好啊?

從今以後,該怎麼辦才好啊?

教教我啊,保羅.

這些本來應該是你來考慮的事情吧?

可惡.

為什麼死掉了啊.

啊啊,可惡啊.

如果是我死了的話,這些事情就可以讓保羅去煩惱了.

……如果兩人都活下來的話,就誰都不用煩惱了.

(啊,不行)

抑制不住悲傷.

眼淚流個不停.

生前……不,前世,父親和母親死去的時候,明明完全沒有哭.

明明都沒有感到悲傷.

保羅死後,淚水流個不停.

好傷心.

無法相信.

沒有他不行的家伙竟然不在了.

保羅是一名父親.

是我的父親.

雖然我完全沒有把他當做父親看待.

但是和前世的雙親相同,是我的父母——

想著,想著.

哭著,哭著.

然後就累了.

(……什麼都不想做)

我就這麼無精打采的呆在旅館的房間里.

明明知道有必須去做的事情,卻沒有精神去做.

連離開房間的力氣都沒有.

睡著,起來,坐著.

改變著姿勢,但只是虛度著每一天.

途中,莉拉和艾莉娜麗絲都來看過我.

她們說了什麼.

但是說的是什麼,我沒明白.

簡直就像是語言突然改變了一樣,無法理解她們說的話.

就算理解的她們的意思,也無法回答吧.

我失去了言語.

面對著她們,一句話都沒有說.

如果.

如果我,假如說,更加擅長用劍的話.

如果可以將九頭龍的脖子一刀兩斷的話.

保羅不就不會死了嗎.

我和保羅砍下九頭龍的頭,我和洛克希將其燒掉.

如果能像這種感覺的話,不是更加簡單一點就能打倒了嗎.

至少,如果我有斗氣的話.

再動得快一點的話.

就算沒有保羅的保護,不是也能回避掉九頭龍的攻擊嗎.

或者.

當時,就算揍保羅一頓,也要堅持暫時撤退一次的話.

暫時撤退,冷靜的召開作戰會議的話.

不會想到什麼更好的方案嗎.

不是那種勉強的方法,而是更好的妙計.

只要有一點點不同,結果應該和現在完全不一樣.

但是,已經太晚了.

保羅已經死了.

雙親的遺容,也已經看不到了.

現在再說什麼,都太晚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5話 死斗     下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7話 向著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