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7話 向著前方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7話 向著前方

某酒館中.

四名男女正在這里圍桌而坐.

酒館的喧囂中,只有這里是陰沉昏暗的.

四個人都陰沉著臉.

「……保羅,死了啊」

有著奢華金發的長耳族女性.

艾莉娜麗絲嘟噥著說道.

「啊啊,死了啊」

長著猴臉的魔族男性.

基斯看著手中的杯子,回應了她.

「為了保護兒子而死.沒有遺憾了吧」

留著胡子的健壯碳礦族男性.

塔爾漢特像沒事一樣答道.

但是,他的聲音中沒有絲毫張力.

明明已經像泡在里面一樣猛灌自己最喜歡的酒了,卻完全沒有醉意.

「簡妮思那個樣子,保羅怎能瞑目啊」

聽到基斯的話,塔爾漢特無言地灌起酒來.

簡妮思變成廢人,他們也受到不小的打擊.

正因為是認識那個明朗快活的簡妮思的他們,打擊才特別巨大.

然而,他們是冒險者.

隨時與死亡相伴.

就算簡妮思死了,也有可以接受的度量.

「不是還活著嗎.說不定,有可能治好的」

塔爾漢特說出自己都不相信的話.

偶爾能聽到有人因為魔物的毒變成了廢人.

但是,完全沒聽說過有治好的.

人頭落地的話,腦袋被破壞的話.

就算是神級治愈魔術也治不好,這已經是被確認的事情了.

「就算恢複到可以走路,可以說話,記憶也回不來啊」

艾莉娜麗絲像是放棄了一樣說道.

「什麼啊,艾莉娜麗絲.你好像知道的很詳細啊」

「……那種狀況就是那樣的」

艾莉娜麗絲沒有詳細說明.

她比塔爾漢特和基斯活了更長的時間.

也說過自己目擊過類似的案例.

所以知道些什麼吧.

但是,她知道的那些事情中沒有『希望』的話,塔爾漢特也用不著強行問出來.

「……那,問題是,那孩子的事情啊」

塔爾漢特說道.

「啊啊……」

聽到這句話,大家發出歎息一樣的聲音.

盧迪烏斯·克雷拉特.

保羅的兒子,已經將近一周時間沒有走出房間了.

「那個,完全沒有精神,什麼都不做呢」

「簡直就像廢人一樣啊」

艾莉娜麗絲和基斯說道.

盧迪烏斯變得好像只剩下空殼而已.

向他搭話也不回答.

只會瞪著空虛的眼睛,「啊啊」地點頭.

「因為魯迪和保羅先生關系很好啊」

長著水色頭發的魔族少女.

一直都沉默著的洛克希·米格魯迪亞嘟噥著說道.

她腦海中浮現出的,是往昔,跟保羅學習劍術的幼年盧迪烏斯的身影.

就算被保羅打倒,依舊滿臉不高興地繼續揮著劍的盧迪烏斯.

像才能的結晶一樣的少年的身影.

洛克希的眼中,映出了父親很高興地教著兒子劍術的身影.

對于沒有和家人度過過這樣的時間的她來說,是一副令人羨慕的耀眼光景.

「嘛,前輩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那樣下去不是很糟嗎?」

「是啊」

盧迪烏斯自那天以來,一口飯都沒吃.

就算把飯拿給他勸他吃,也只是「啊啊」的點頭,沒有要吃的樣子.

雖然最低限度的水還是有喝的,但是明顯地日漸消瘦起來.

眼眶凹陷,臉頰消瘦,臉上隱約浮現出死相.

這麼放著不管的話,不會死嗎.

這里的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

「…………無論如何都得像個辦法讓他恢複精神呢」

聽到洛克希的話,基斯看向艾莉娜麗絲.

「你啊,不是老說,這種時候就要那個嗎」

「我不會那麼做呦」

艾莉娜麗絲即答道.

洛克希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意思……

「不會做什麼?」

「……」

基斯和塔爾漢特面面相覷.噤口不語.

洛克希訝異地皺起眉頭.

「艾莉娜麗絲小姐,有什麼主意嗎?」

「……沒有呦」

艾莉娜麗絲假裝一臉正經地答道.

「嘛,那啥」

基斯咯吱咯吱地搔著臉頰.

塔爾漢特好像很無趣的樣子喝著酒.

「嘛,那啥.這種時候,最好盡情地耍一耍忘掉呦」

「耍一耍?」

「所謂男人都是很勢力的呦.喝酒,抱女人,心情變好了,就會感覺到活著的喜悅了呦,多少就能打起精神了啊」

「啊……!啊啊,原來如此」

洛克希理解了這是在說什麼.

理解了喜好男人的艾莉娜麗絲指的是什麼事情.

「是,是啊.男人就,就是那個樣子的呢!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洛克希紅著臉低下頭.

男人陷入低谷的時候就去抱女人.

這樣的說法,感覺在什麼地方聽說.

特別是,傭兵們,在戰斗的前後,為了分散恐怖心總是會去買女人.

冒險者也是,經過九死一生的任務之後,有不少都會下娼館.

但是,一想到盧迪烏斯和艾莉娜麗絲要在一起,洛克希心中升起某種討厭的感覺.

「艾莉娜麗絲呦.你以前不是說過,自己很擅長安慰傷心的男人嗎」

「是說過呢」

洛克希思考著.

確實,艾莉娜麗絲很擅長那種事情.

經常和不特定多數的男人發生關系,技術方面聽說也很棒.

如果是經驗豐富的她的話,有可能讓現在的魯迪重振旗鼓吧.

雖然很討厭,但也沒辦法了.

「真稀奇啊.如果是平常的你的話,不會把像現在的前輩這樣的家伙放置不管的吧」

現在的盧迪烏斯讓人不忍直視.

想要幫幫他,想要安慰他,這樣的心情艾莉娜麗絲也有.

但是,她也知道.

在這里,因為傷心的理由就抱了盧迪烏斯的話,回去之後會怎樣.

背叛克里夫,背叛西露菲.

盧迪烏斯不可能坦然面對的吧.

「我也不是和誰都能做的呦」

「為什麼,不能和魯迪做呢?」

洛克希用力抿著嘴,瞪著艾莉娜麗絲.

「魯迪都那麼痛苦了」

「那是……」

艾莉娜麗絲說到一半,突然想起來了.

洛克希還不知道那件事.

「因為盧迪烏斯的結婚對象是我的孫女啊」

「……誒!?」

洛克希的杯子從手里滑落了.

杯子落在桌子上,發出咔啷一聲.

一邊將杯中的東西灑出來,一邊滾下桌子,發出肛地一聲干巴巴的聲音落到了地面上.

「誒,魯迪,結婚了嗎?」

「嗯嗯.結婚了呦.孩子都快出聲了」

「是,是嗎……也,也是啊,魯迪也不小了……」

洛克希藏不住內心的動搖,撿起掉到地上的杯子.

然後,舉起杯子想要喝,這才發現剛才已經灑光了,于是加點道.

「啊.拜托把店里最烈的拿給我」

洛克希盤起胳膊,眼睛骨碌骨碌地轉來轉去.

結婚了.

結婚這種事對盧迪烏斯來說應該很簡單吧,嗯.

這很正常.

嗯.

洛克希這樣對自己說著.

然後,想起自己在迷宮中的種種行動,要緊了牙關.

那是以為魯迪還是單身才做出的進攻.

雖然覺得魯迪對自己的印象應該從沒有這麼好過了,但那其實只是因為自己是熟人所以沒什麼隔閡的相處嗎.

那樣的自己從一旁看來肯定很滑稽,像小丑一樣有趣吧.

好想大叫,為什麼誰都沒有告訴我啊.

但是話到嘴邊又吞了下去.

現在,自己的事情根本無所謂.

「但,但是,就算結婚了,現在是非常事態,只有一次的話,沒關系的吧」

那個洛克希,沒有理解到自己在說什麼.

只是想著,無論如何都要讓盧迪烏斯重新振作起來.

「……可能,是那樣沒錯,但是我不能那麼做呦」

艾莉娜麗絲露出有點遺憾的表情說道.

就算看到她那樣遺憾的表情,洛克希還是不明白她的心情.

「……請慢用」

「啊,謝謝」

這時,加點的就送來了.

洛克希揚起杯子,一口氣喝干了.

像是要燒起來一樣的烈酒沁透了干燥的喉嚨.

感覺格外的美味,肯定是因為身體想要酒勁吧.

「而且,盧迪烏斯對我也……」

艾莉娜麗絲說到一半就閉上了嘴.

「嘛,雖然我是不行了,不過讓基斯帶他去娼館不是也可以嗎?」

「怎麼樣呢.我覺得就算抱了什麼都不知道的人,盧迪烏斯也沒法振作起來的」

「嗎,現在那孩子須要的是,向可以信賴的人撒一撒嬌呢」

「那,莉拉嗎?」

「都說了……」

「啊啊,我知道呦,別生氣啊」

艾莉娜麗絲的內心很複雜.

不想妨礙西露菲的婚姻.

但是,又想救盧迪烏斯.

如果自己抱盧迪烏斯,應該可以讓他重新振作起來吧.

自己有這種自信.

但是,總感覺這種選擇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如果是平時的話,自己做惡人就好了.

至今為止,自己經常扮演這種角色.

但是,現在加上不想背叛克里夫的心情,就無法那樣做了.

「……」

這時,在場的各位都沉默了.

只有喝酒的聲音持續著.

沒有人向這身高參差不齊的4人組搭話.

只有那里,像守靈一樣安靜.

「總之,簡妮思都變成那個樣子了.

趕快讓前輩重新振作起來,和這個城鎮說再見吧」

聽到基斯的話,剩下3人也歎了一口氣.

「是啊……」

他們也累了.

畢竟已經6年了.

已經過去6年了.

轉移事件之後已經過了6年.

絕對不算短的一段時間.

從中央大陸到魔大陸,從魔大陸到貝卡利特大陸.

然後,最後.

來到轉移迷宮.

有艱辛的時候,有痛苦的時候.

但是,這些本來應該是為了全部結束之後可以笑著團聚而為的才對.

確實,轉移事件很是不幸.

但是,對他們來說,並不全都是不幸的事情.

四分五裂的隊伍一點點地重新聚集到一起.

艾莉娜麗絲和塔爾漢特重新組成隊伍.

基斯為了保羅開始行動.

保羅了塔爾漢特重歸于好.

然後,最後保羅和艾莉娜麗絲再次並肩戰斗.

明明以為不可能再像這樣聚到一起了,但是卻以保羅為中心,再次統一的戰線.

等救出簡妮思之後,找到基列奴在哪,大家再聚到一起喝一杯吧.

大家都是這麼想的.

但是,保羅死了.

只是這樣而已,就讓他們感受到一種無法言喻的脫力感.

好像一切都白干了一樣.

明明花了很長時間才做到現在這樣的.

卻在最後的最後一切都遭到踐踏的無力感.

變得無精打采的,不光是盧迪烏斯而已.

「那啥,盧迪烏斯他,可是那個保羅和簡妮思的兒子呦,雖然現在陷入低谷了,但是肯定能自己振作起來吧」

「……要是那樣就好了啊」

「……」

對塔爾漢特的話,在場的二人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他們知道盧迪烏斯的弱點.

但是他也已經16歲了,不是小孩子了.

也經曆過艱辛,應該成為一名有骨氣的出色大人了.

不論是誰都會死,對于冒險者來說更是常伴身邊.

父母總有一天會死.

無論是誰都要跨過這個坎.

因此,盧迪烏斯也,早晚會…….

「……」

但是,洛克希沒有點頭.

她想起了一些事情.

往昔的事情——

盧迪烏斯視角 ——

我看向窗外,已經是傍晚了.

我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幾天了呢.

無所謂了.

多少天都無所謂了.

叩叩.

突然,從門口傳來敲門聲.

「魯迪,我可以進來嗎?」

我抬頭一看,洛克希正站在房間門口.

房門已經打開了.

「……老師」

感覺已經好久沒有發出聲音了.

沙啞,不知道洛克希能不能聽到.

洛克希慌慌張張地走道我跟前.

有種相當奇妙的感覺.

為什麼呢.

啊啊,對了,今天沒有穿長袍.

上下分別穿著輕薄的衣服.

真少見啊.

「失禮了」

洛克希用有點僵硬的語氣這樣說完,坐到了我的身邊.

然後,就那樣,沉默了數秒.

洛克希像是在選擇語言一樣,嘟嘟噥噥地說.

「稍微准換一下心情,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嗎?」

「……?」

「嗯嗯,這個城鎮里有好多魔力賦予品,在別的大陸幾乎都看不到的.在這邊哪怕只是轉一轉,所不定都相當有趣呦?」

「不,還是算了……」

沒有那種心情.

「是,是嗎」

「抱歉」

洛克希的邀請.

我知道是為了讓我打起精神.

平常的話,我會像小狗一樣跟上去的吧.

但是,現在沒有那種心情.

「……」

「…………」

然後又沉默了一陣.

洛克希再次選擇著語言,嘟噥著說.

「……保羅先生和簡妮思小姐的事情,真的很遺憾」

遺憾.

用遺憾這一個詞就可以描述了嗎.

嘛,對洛克希來說,說到底也是外人的事情啊.

「我也是,五個人一起在普愛娜村生活的時候的事情,還記得很清楚.

那對我來說,可能是最最幸福的一段時光」

「……」

洛克希靜靜地說著,握住了我的手.

洛克希的手很溫暖.

「做冒險者的時候,身邊的人死去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那種痛苦.我也有經驗」

「……別騙我了」

我見過洛克希的雙親.

那兩個人都很精神.

也沒聽說有其他孩子.

「老師的父母不是都還很精神嘛」

「是啊,雖然最後一次見面已經是幾年前了,但雙親還算精神.還能再活個百年吧」

「那,怎麼可能明白!」

我感覺到心中湧起某種東西,揮開了洛克希的手.

「別隨便就說什麼能理解我的想法啊!」

我大聲喊道.

喊完之後,感覺身體里最後的力量都已經流失了.

洛克希雖然慌張失措起來,但還是一臉認真的表情斷斷續續的開始說了起來.

「死去的是,剛開始做冒險者的時候,和我組成隊伍,交給我冒險者的基礎的人.雖然不是親人,但是對我來說就像哥哥一樣」

「……」

「他為了保護我死掉了」

「……」

「我那時也很煩惱」

「……」

「當然,我想應該比不上同時失去雙親的魯迪,但是也陷入了低谷」

「……」

「因此,魯迪現在的心情,我多少也明白一點點」

那,果然還是不明白不是嗎.

不可能明白,轉生過,因為前世的自己和現在的狀況左右為難的我的心情.

說實話,完全不覺得能夠振作起來.

不知道洛克希是經過怎樣的思考振作起來的,但是我不覺得自己能夠效仿.

「普愛娜村的生活,真的很幸福.

我本來是想要為阿拉斯王國工作的,但是沒有找到,

來到鄉下,本來是帶著像是打發時間一樣的打算開始做家庭教師的,

但是魯迪非常才華橫溢,保羅先生和簡妮思小姐也非常溫暖地接待了我.

將家族的溫暖實際地教給我的,說不定是他們」

洛克希這麼說著,用清澈的眼神看著我的眼睛.

「對于我來說,是第二個家族」

洛克希這樣說著,在床上站了起來.

繞到我的身後,跪下來,抱住了我的頭.

「魯迪.我,想要和你一起分擔這份悲傷」

頭後傳來柔軟的觸感.

咚咚地,能聽到洛克希心髒的聲音.

令人安心的聲音.

為什麼,聽到這個聲音會如此安心呢.

為什麼,會開始覺得已經沒問題了呢.

氣味也是.

洛克希的氣味也很令人安心.

痛苦的時候,只要一想起洛克希的氣味,不可思議的就變得可以挺住了.

為什麼呢.

答案就在嘴邊.

但是說不出來.

「我是魯迪的師傅.雖然是不成熟的師傅,但是比魯迪活了長的多的時間,結實的很.依靠我一下也沒關系的」

我握住了洛克希環到我身前的手.

小小的手掌.

但是,給人的感覺很大很可靠.

這個手也是,只要看到就覺得安心.

在靠近一點的話,能感到更加安心嗎.

「就算是痛苦的事情,兩個人分擔的話,一定能好受一點的」

洛克希這樣說著離開我身邊.

我本能地將洛克希的手拉倒身旁.

「啊」

嬌小的身體,很簡單的就倒在了我的膝蓋上.

在極近的距離和我四目相對.

看起來有點困倦的眼睛里含著淚水.

滿臉通紅,緊緊地抿著嘴角.

我將手放上她的後背,把她近身邊.

我感到洛克希的心跳聲快了起來.

好溫暖.

「可,可以呦」

什麼可以呢.

「我,我聽說過,男,男性痛苦的時候,只要抱女人,就能痛快一點了」

是誰說的,這種事情.

啊啊,艾莉娜麗絲嗎.

這種時候,和洛克希說什麼呢啊,那家伙.

「女性也是,痛苦的時候就會想要忘掉,我也因為保羅先生的死很痛苦.如果魯迪覺得可以的話,抱我也完全沒有關系呦」

洛克希喋喋不休地說著.

「對了.這是因為我也想忘掉所以才邀請你的.但是因為是這麼無趣的身體……魯迪如果討厭的話,去娼館也可以呦?」

像是在辯解一樣喋喋不休的洛克希.

那是我尊敬不已的女性的身姿.

照她所說的抱了她的話,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不過,嘛,別看我這個樣子,其實也算經驗豐富,比起那里的小姑娘,我想我做的會更好.

就放松心態,為了讓壞心情隨風而去,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來個一次……」

洛克希支離破碎的話語,沒有傳達給我.

我也有一點想要了.

因為只是稍微聽到一點她的心跳聲就已經如此安心了.

如果能更加親密,不是會更加安心了嗎.

我想著這樣想是借口一樣的事情.

「啊,不,如果魯迪覺得擅長的比較好,我也可以低頭去求艾莉娜麗絲小姐……啊」

我將洛克希押倒在床上.

非常粗暴地.

那,或許,可能只是胡亂發泄也說不定——

次日.

我睜開眼睛,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洛克希的睡顏.

放下頭發的洛克希天真無邪的睡顏.

同時,還是干了啊,這樣的感想浮上腦海.

「哈啊……」

我歎了一口氣.

該怎麼和西露菲說啊…….

「……」

又增加了一個煩惱.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視野明亮了起來.

之前那些煩惱像是假的一樣的感覺.

還留有一些模模糊糊的東西.

但這已經不是最深刻的了.

無法和昨天的相提並論.

為什麼呢.

因為是孕育生命的行為,所以可以治愈失去生命的悲傷嗎.

「嗯」

這時,洛克希啪地睜開眼睛.

她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我的臉,為了將身體藏到毛毯下緩緩動了起來.

「早上好.魯迪……」

然後,移開視線喃喃地說.

「那個,怎麼樣?」

怎麼樣,被這樣問道,沒法撒謊.

我對洛克希很粗暴,很過分.

洛克希說經驗豐富什麼的,完全就是撒謊.

明明如此,她卻不顧痛苦地,毫不拒絕地接受了我的一切.

我非常感謝,也非常對不起她.

以愛著西露菲的身份來說,感覺不應該誇獎洛克希.

說實話,洛克希的身體太小,和我的尺寸稍微有點不合.

但是,實際上要說不舒服的話絕對是說謊.

現在,確確實實變得如此放松了.

就算說謊,也不想傷到洛克希.

「感覺倍兒爽」

洛克希的臉眼看著變得通紅了起來.

「非常感……不,不是說那個,我是想問痛苦的心情是不是好一點了」

啊啊,是問這個嗎.

失敬了.

「嗯」

「那,如果能抱抱我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嗯」

我照她所說,抱住洛克希.

洛克希的肌膚柔軟濕潤.

因為出了很多汗呢.

洛克希咚咚地心跳聲自柔軟的肌膚傳了過來.

令人安心的聲音.

「魯迪的手臂,很強壯呢.簡直不像是魔術師」

「…………因為鍛煉過」

洛克希一邊這麼說,一邊沙沙地撫摸著我的胸口和雙臂.

動作非常可愛,簡直都快令我對西露菲的愛動搖了.

我慢慢地離開洛克希的身體.

然後,坐起身來.

有點問題想要問她.

「洛克希老師.我可以問一件奇怪的事嗎?」

「……什麼?」

是察覺到我的氛圍了吧.

洛克希也一臉認真地撐起身體,在床上正坐.

全裸正坐在床上的洛克希.

太過那個了,實在不妙,我馬上移開視線.

一邊用毛毯藏住下半身,一邊繼續說道.

「我接下來要說的,都是編造的話題」

以這樣的話作為開場.

我講了起來.

某個男人的故事.

徹底將其當做是編纂的.

年輕的時候,因為討厭的事情,藏起來的男人.

他將近20年,一直像渣滓一樣抱著父母的大腿活了下來.

但是,某一天,雙親突然死去了.

那個男人沒有出席雙親的葬禮,不僅如此還做出作為人類最差勁的事情.

其他的家人看到之後,將他打出了家門.

男人失去了一些,但是幸運地來到了新天地,自此心機一轉,洗心革面重新開始生活.

生活很順利,男人想著這樣下去就很幸福了.

但是,最近犯下巨大的失敗,重要的人因此而死.

這時,男人想起了死去的雙親.

男人對于雙親的死,事到如今才開始感到後悔.

這樣的故事.

說著說著,感覺像是將心中的疙瘩吐了出來一樣.

我,有和任何人提起過嗎.

原來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嗎.

「……」

洛克希靜靜地聽著.

沒有附和也沒有打斷我,只是,靜靜地聽著.

「您覺得那個男人該怎麼辦才好?」

「…………」

洛克希又沉默了一會.

突然被問道這種事,可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吧.

難道說,不會是確信了這就是我至今為止的人生了吧.

因為她很聰明,說不定可以想到什麼藏在話里的意思.

「……如果是我的話,會去兩親的墓前.就算現在也不遲.和別的家人好好談一談」

「但是,不管是墓還是家人,都身在無法簡單到達的遠方.如果去了的話說不定就回不來了.

男人在新天地里也有自己的生活,建立了家庭,這邊也想要好好珍惜」

「去了的話說不定就回不來了嗎?」

「嗯,本來,根本去不了的可能性也很高」

洛克希這時又沉默了.

但是,這次時間很短.

「那樣的話,就沒有辦法了.只能以現在眼前的家人為重了吧」

洛克希說出的話,非常普通.

無論誰都會這樣想,誰都會這麼說.

沒有什麼特別的,理所當然的事情.

「保羅先生他們肯定也希望魯迪這樣」

洛克希像是理所當然一樣說出理所當然的話.

偽善的說法.

司空見慣的話.

隨處都可以聽到的話.

「請向著前方前進吧.大家,都在等著呢」

但是,我的心底因此舒暢了起來.

嗯.

這很普通.

前世雙親的死也是,保羅的死也是.

都只能接受,正面面對.

因為我在這個世界上活著.

因為我活在,這個世界上.

保羅的死,和變成廢人的簡妮思.

不得不將這些傳達給等在北方大地的家人的不安.

今後不知道如何是好的不安.

盡是無法看到未來的不安.

但是,不能逃避.

結果,只有先解決眼前的問題.

雖然不知道具體該怎麼做.

但是,只能一個一個地把問題解決.

剛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不就決定了嗎.

我要在這個世界上,認真的活下去.

因此,絕對不能移開視線.

就算從現在開始,有多麼困難,也要跨越過去.

不這樣不行.

對,我再次認識到了.

雖然還沒辦法徹底消除痛苦.

但是,感覺好像擺脫掉了什麼一樣.

「老師」

「在」

「非常感謝」

又被洛克希救了.

這輩子也還不清這份人情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6話 雙親     下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8話 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