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30話 報告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30話 報告

之後過得有點匆忙.

首先,愛莎為了把諾倫從學校叫回來跑出去了.

洛克希不知道是為我著想,還是在這里呆不下去,回去叫基斯他們了.

艾莉娜麗絲她,雖然好像想馬上跑到她可愛的男友(克里夫)身邊,但還是忍下來了.

在她們回來之前,我向西露菲問了自己不在期間的事情.

西露菲好像想先打聽我這邊的事情,但還是毫無抱怨地回答了我的問題.

首先是,西露菲的狀況.

好像很順利.

照醫生所說,好像會按照預產日出生.

其他人好像也過得很好.

雖然前一陣子好像在學校發生了一些瑣事,不過貌似由七星解決了.

為了這個世界上的人做了什麼,那家伙的心態也有點改變了吧.

愛莎和諾倫好像也無病無災.

愛莎的園藝興趣好像越來越擴張了,

貌似房間里也開始栽培新的植物了.

下次去看看吧.

諾倫在學校,好像變成了像偶像一樣的存在.

連Fan club都有了.

因為諾倫很可愛呢.

薩諾巴和克里夫,莉妮雅和普爾塞納等其他各位,好像會偶爾來家里看望.

阿莉耶魯好像來抱怨過我走之前沒有和她打招呼.

說起來的確是忘了呢.

下次,去道個歉吧.

又欠了她一次呢.

總之,照聽到的來看,全員都很精神呢.

一定要找機會按順序和他們報個平安.

但是,唯一例外的,好像還是沒有看到巴帝伽迪的身影.

嘛,我想不死身的那家伙應該不會出事吧.

我問這半年間有沒有發生什麼.

用手指抵著下巴思考的西露菲,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

「真的,誰都沒發生什麼事情吧」

「嗯.我想沒有發生魯迪擔心的事情呦」

「是嗎」

「比起那個,魯迪的事情也告訴我啊.發生什麼了?」

「啊啊,會說的.但是,首先要把大家聚齊.這邊發生了相當多事情」

「……嗯.啊,好像回來了」

正當我們說道這里,洛克希她們回來了.

我將基斯他們請進客廳里.

基斯,塔爾漢特,莉拉,維拉,榭拉,艾莉娜麗絲,洛克希.

再加上我和西露菲,共9人.

我家寬敞的客廳容下這種人數綽綽有余.

「哦,這就是前輩的夫人嗎,很可愛嘛.前輩真走運啊」

「是我的孫女呦」

「嘛,附帶淫亂的奶奶有點美中不足呢」

「你說什麼!?」

其他人一邊斜眼看著基斯和艾莉娜麗絲吵架,挨個和西露菲打過招呼.

西露菲一邊記住他們,一邊像他們打回招呼.

「你好,我是洛克希……米格魯迪亞」

「洛克希就是,魯迪一直引以為傲的,師傅嗎?」

「嗯,姑且算是……不過沒有什麼值得魯迪驕傲的就是了」

「初次見面,經常聽魯迪提起您,我是西露菲艾特,很榮幸能見到您」

「我,我這邊才是……」

洛克希好像很窘迫的樣子.

因為前幾天剛說過那種話,這也是當然的吧.

但是,那件事之後再說.

「許久不見了,西露菲艾特夫人」

「莉拉小姐,好久不見!」

莉拉畢恭畢敬地對西露菲低下頭.

西露菲好像也很高興能和她再會,綻開笑容.

但是,很快就苦笑起來.

「那個,西露菲艾特夫人這個稱呼……可以和以前一樣叫我西露菲嗎?」

「不,和盧迪烏斯少爺結婚了的話,就不能像以前一樣了」

「是,是嗎……」

西露菲誠惶誠恐起來.

她的家事之類的全都是莉拉教的.

說起來,就是類似于師傅的人.

就和洛克希對我來說一樣.

那樣的話,當然會尊敬的.

「那個,簡妮思伯母也是,好久不見了」

最後.

西露菲向簡妮思搭話道.

「……那個……簡妮思伯母?」

「……」

被叫到之後,簡妮思只是發著呆而已.

「那個……」

西露菲露出困惑的表情看向我.

因為結婚的事情不高興了嗎,這樣的表情.

「西露菲.關于父親和母親的事情,等諾倫回來之後再說明」

「說起來,沒看到保羅先生呢……」

我那麼說完之後,西露菲開始尋找保羅的身影.

途中,看到周圍沉痛的表情,好像察覺到了什麼.

閉上嘴沉默了起來.

諾倫回來之前,一直都沉默著.

默默地等著全員到齊——

不久之後,愛莎和諾倫回來了.

兩人都喘著粗氣.

「哥,哥哥.旅途辛苦了!」

諾倫一邊喘著粗氣一邊低下頭.

然後,看到我的手,露出震驚地表情.

「哥哥,手,沒問題嗎?」

「沒問題呦.雖然有很多不便,但是不會痛了」

跟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比起來,左手不是什麼大事.

「是,是嗎」

諾倫喘著粗氣,東張西望地看著周圍,「咦?」地嘟噥著坐在了椅子上.

愛莎來到我身邊,問道.

「……哥哥大人,在談事情之前,先給客人上茶比較好嗎?」

「是啊.說起來話就長了,拜托你了」

「啊,抱歉.本來明明是我該准備的事情的……我來幫忙吧」

「不,夫人等著就好」

這樣拜托之後,愛莎當即離席.

准備全員份的茶水,將各自的行李聚到一起,將被雪濡濕的外衣掛到晾衣架上,准備好拖鞋幫全員脫下靴子,把濡濕的靴子放到暖爐旁烤干.

我不知不覺地注視她的行動.

注視著她的不光是我一個.

莉拉也一直盯著愛莎的身影.

回想起來,探索迷宮期間,這種場合中做這些工作的一直都是莉拉.

她在大家都沉默的期間,也什麼都沒做.

真少見呢.

「愛莎」

愛莎的工作告一段落的時候,莉拉向女兒搭話道.

「在,有什麼事情嗎,母親大人」

「沒有給盧迪烏斯少爺添麻煩,好好地工作了嗎」

「是」

「盧迪烏斯少爺雖然和你有血緣關系,但是對你來說更是救命恩人.以後也要毫不松懈地盡好侍女的本分」

「是.母親大人」

愛莎的回答很僵硬,莉拉也是事務性地交流.

不是親子間的對話.

我覺得久違的再會,多說點溫暖人心的話比較好吧.

不,莉拉可能是在保持自重.

因為,接下來必須要說明痛苦的事情了.

「全員到齊了,我們開始吧」

雖然感覺有點沉重,但這應該是由我來說的吧.

因為保羅他,已經不在了.

「那個,哥哥,爸爸他還沒到……」

諾倫不安地問道.

她會生氣的吧.

她哭著求我去幫助爸爸的時候,我說了交給我吧.

明明如此,得到的卻是爸爸的死訊.

會責備我的吧.

要罵就盡管罵吧.

因為是我沒有達成諾倫的心願.

我環視著全員,說道.

「父親……保羅·克雷拉特去世了」

「誒……?」

諾倫發出困惑的聲音.

西露菲露出悲痛的表情,低下頭.

愛莎瞪大了眼睛,緊緊地握住拳頭.

「這是遺物」

我這樣說著,將保羅的裝備一件一件地放上桌子.

劍,短劍,鎧甲,骨灰壺.

僅有4件的遺物.

「……為,為什麼!?」

諾倫站起身來,向我沖過來.

「哥哥都去了!為什麼爸爸還會死啊!」

「抱歉……我的力量不足」

「那哥哥為什麼……!」

諾倫就這樣沖過來,可能想要抓住我的前襟.

但是,馬上就失去的氣勢.

「……」

她的眼里,映著我失去的左手.

諾倫來回看著遺物,我的左手,和我的臉.

然後眼看著眼中聚起了眼淚.

我一邊感到非常抱歉,一邊繼續說道.

「接下來,要進行詳細的說明」

「…………咕嘶……嗯」

愛莎從身後抓住了諾倫的肩膀.

「諾倫姐姐,現在先」

「夠了,我知道了……!」

諾倫揮開愛莎的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愛莎當場呆立了一下,很快就回到了西露菲身後.

「那,我從最初開始說明——」

我簡要地說明了發生的事情.

和艾莉娜麗絲兩人趕赴拉龐,在那里和保羅再會.

在那里,以簡妮思的情報為依據,和保羅他們一起攻略轉移迷宮.

到途中還很順利,但是和守護者陷入苦戰,我失去左手,保羅丟掉性命.

雖然救出了簡妮思,但是她已經變成廢人的狀態.

途中,基斯補充了一些,我慢慢地,一件一件地說下去.

最後,諾倫問道.

「那也就是說,不管是爸爸,還是媽媽,都沒有救到嗎?」

「是啊」

對她這句話,我慢慢地點了點頭.

我感覺諾倫的頭發都倒豎了起來.

但是,沒有爆發出來.

她緊咬著下唇,直盯著我的左手.

「哥哥也,努力過了吧?」

「竭盡全力了」

「那麼,哥哥都努力過,還不行的話,那不管是誰去都……」

諾倫平靜地說著什麼.

但是,眼看著流下了眼淚.

「肯定,無論如何也不行了……爸爸他,死了……咕嘶……嗚……嗚哇啊啊啊啊」

大顆的淚水滴滴答答地溢出來,已經止不住了.

哭了起來.

諾倫哭了起來.

大聲地哭了起來.

撕心裂肺般的哭聲.

大家都一臉沉痛地聽著她的哭聲.

諾倫痛哭了起來.

一直哭著,哭著.

哇哇大哭.

像是要將其他人沒有哭的份都哭出來一樣,哭著.

我們只是聽著諾倫的哭聲.

過了一陣子.

諾倫停止了哭泣.

兩眼紅腫,嘶咕嘶咕地鳴著喉嚨.

但是,用下定決心的眼神看向我.

「哥哥……」

「什麼」

「那個,劍……嘶咕,給我……可以嗎……?」

諾倫指著的,是保羅的愛劍.

我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帶著了的,保羅的劍.

保羅他,一直帶著這把劍.

片刻不離地帶著.

「啊啊.是啊.你拿著吧.但是不要胡亂使用啊」

「……?」

「絕對不能因為拿著劍,就認為自己強大了啊」

這是,我5歲生日的時候.

保羅遞給我劍之後,對我說的話.

「我,知道了」

諾倫這樣說著,將劍抱在胸前.

我覺得她是個很堅強的孩子.

在這種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哭個不停也不奇怪的狀況下.

卻能好好地正視保羅的死.

和沒有洛克希的幫助的話,就無法爬起來的我完全不同.

真是,堅強的孩子啊.

除此之外的遺物,也分配給家人了.

西露菲選了短劍,我是鎧甲.

骨灰壺打算之後做出墳墓葬了.

正當我想到這里的時候,簡妮思突然動了起來,將鎧甲拿到手里.

「……母親?」

「……」

就算被叫到,簡妮思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只是一如既往的,像廢人一樣發呆而已.

但是,這簡直像是知道現在是什麼樣的場面一樣的行動.

是偶然嗎.

不,說不定在簡妮思的內心深處還殘留著一些自我.

總之,雖然變成了我沒有拿到遺物的分配形式,不過這樣就好了吧.

我從保羅那里得到的已經很多了——

「那麼,接下來是母親的事情」

我重新說明了簡妮思的狀況.

記憶喪失,內在幾乎一片空白的狀態.

「治不好嗎?」

對西露菲的問題,我搖了搖頭.

「不知道」

姑且,打算去看看醫生和治愈術師.

但是,從來沒聽說過柯利治療記憶喪失的治愈魔術.

仔細想想,她變成這樣的原因也不知道.

被封入魔術結晶中之後記憶喪失.

應該是接近于缺氧症的狀況吧.

雖然說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但是我想治愈的可能性應該很低.

腦部受到傷害的話,這個世界上的醫療技術是治不好的.

至少,我使用了上級治愈魔術,也沒有治好簡妮思.

雖然漫畫之類的里面有說過,給予等和喪失記憶時同樣的沖擊可以治愈,但是對簡妮思不能嘗試這種辦法.

但是,治好病症對簡妮思來說真的是幸福嗎.

保羅為了救簡妮思而死.

簡妮思她,肯定會自責的吧.

那樣的話,說不定不要取回記憶還比較幸福.

……不,不應該那樣.

至少應該努力取回記憶.

「無論如何,母親她須要治療,還有看護」

看護.

如果,前世的雙親沒有死去,年老後臥床不起的話.

我也要看護他們了吧.

「我打算讓母親在這個家里一起生活」

莉拉最開始說,為了不打擾我的生活,打算在別的地方另租房間.

因為有攻略轉移迷宮得到的錢,今後應該可以在這個城鎮生活10年以上吧.

但是,我回絕了這個提案.

那種事情我絕對不允許.

死去的保羅也不會允許的吧.

「照顧母親的事情我打算拜托莉拉小姐,但是我想細節方面可能會給大家造成麻煩」

「知道了.我也會努力的」

西露菲這樣說著痛快地接受了.

大家好像都沒有異議.

我也沒打算提出異議.

保羅說過了,死也要保護簡妮思.

他話中的真意,如今已經無從知曉了.

但是就算保羅死了,我也一定要保護簡妮思.

嘛,雖說是看護,但是簡妮思也不是老年癡呆.

只是變成像空殼一樣了而已.

有莉拉跟在一旁的話,應該沒有問題吧.

不過,為了照顧她須要的東西一定要備齊.

「那個,也就是說,母親大人也要在這里生活,嗎?」

愛莎突然這樣說道.

用像是困惑不安一樣的聲音.

「是的.愛莎.我打算受盧迪烏斯少爺關照」

對愛莎來說,莉拉果然是眼中釘吧.

因為莉拉是嚴厲的媽媽呢.

從莉拉那里解放出來的愛莎,每天看起來都很快樂.

但是,現在對此提出不滿的話,也不太好吧.

如果,她把那種事情說出口的話,就得好好凶她一下了.

「要分擔工作嗎……」

「那個之後再說吧.我打算以照顧夫人為中心工作,愛莎的工作大致上不會有什麼改變」

「……好的」

愛莎沒有說出不滿.

但是,果然很不擅長應付自己的母親吧.

聲音僵硬,表情也很陰暗.

看到她那個樣子,諾倫插嘴道.

「吶,愛莎」

諾倫將手搭在愛莎肩膀上,像耳語一樣說道.

「不用顧慮我們呦?」

愛莎聽到這句話之後,輪流看向諾倫,莉拉,和我.

莉拉也看向我這邊.

不知道愛莎她要提出什麼要求.

但是,總之我點了點頭,允許了.

于是,愛莎啪地站起來,抱住莉拉.

「媽,媽媽……!麻,麻麻,平,平安無事太好了!」

愛莎將臉埋在莉拉腹部哭了起來.

「我回來了,愛莎……」

莉拉露出溫柔的表情撫著女兒的頭.

是嗎.

也是啊.

愛莎心中也很複雜吧.

對她來說,莉拉是她的母親.

當然,她也希望保羅和簡妮思能夠平安無事吧.

但是,希望莉拉可以平安的心情應該比別人強一倍才對.

然後,實際上莉拉平安回歸了.

但是,卻不是可以率直地為此感到高興的狀況.

請原諒我沒有考慮周到吧——

之後,又說了一些瑣事之後,歸還報告結束了.

也從基斯那里拿到了盈余的收支報告.

全員都得到了很大一筆錢.

但是,沒有人因此而高興起來.

「那麼,接下來,我們去找地方住宿吧」

報告結束的同時,基斯站起身來.

首次影響,塔爾漢特,維拉,榭拉也各自站了起來.

我急忙挽留他們.

「今天,住在這里也沒關系啊?」

「嘿,前輩.別說傻話了.我可沒有不知趣到會妨礙別人家族團聚啊」

基斯這麼說玩,像是理所當然一樣,其他3人也都拿起自己的行李.

穿上還沒有干透的靴子,披上外衣.

「……」

最後,我也只能在玄關目送他們離開了.

我向著淡然離開的4人,出聲說道.

「各位.長時間來,一直幫助父親,非常感謝」

我向著維拉和榭拉深深地低下頭.

她們從在米利西翁的時候開始就在幫助保羅了.

雖然我和她們沒怎麼交談過,但是在探索轉移迷宮時她們也作為後援人員細致入微地做了很多工作.

是幕後的功臣.

「不,我們才是,沒起到什麼作用,非常抱歉」

「保羅隊長的墓建好的話,之後請把位置告訴我們」

兩人的回應很簡短.

對她們來說,保羅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搜索團解散後還跟著一起前往貝卡利特大陸.

說不定有什麼而別的感情吧.

但是,就算她們喜歡保羅,也和我無關.

「今後打算怎麼辦?」

「等冬季結束之後就回阿斯拉王國.搜索團里還有照顧過我們的人在」

「是嗎,請多保重」

「嗯,盧迪烏斯先生也是,今後應該會很辛苦吧,請注意身體」

她們最後再次向我低下頭之後,消失在雪中.

搜索團嗎.

說起來,聽說保羅的活動,是受到簡妮思老家的資金援助的吧.

簡妮思平安無事……雖然不能這麼說,但是已經找到這件事要傳達給那邊才行.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收到,總之多寄幾封信吧.

就在我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基斯拍了拍我的肩膀.

「拜了啊,前輩」

「基斯先生,塔爾漢特先生」

「什麼啊,別擺出這麼郁悶的臉啊」

「……你們兩位,今後打算怎麼辦?」

我這麼一問,基斯咯吱咯吱地搔著腦袋.

「我們也打算去阿斯拉呦.因為要把貝卡利特大陸的貨幣,還有魔力賦予品換成現金吶」

「全部都要賣掉嗎?」

「雖然打算留幾個自己用,但是基本上都是要賣掉的」

我手邊也留下了一些魔力賦予品.

鑒定的時候姑且問過有什麼效果了,但是基本上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都是像是能代替火柴的短劍什麼的.

姑且,說不定什麼時候能用到,放到了地下的倉庫里.

手頭緊的時候就賣掉好了.

不管效果多蠢,也算是個財產呢.

但是,能夠吸收魔力的魔石另當別論.

可能的話,我想等有時間研究一下.

因為再遇到同樣的對手的時候,如果還是什麼都做不到,也沒有對應方法的話,就又要重蹈覆轍了.

雖然憑我可能研究不出什麼,但是總比不做好吧.

「這樣的話,我把前輩的也拿到艾薩拉賣掉吧?比起這邊,能賣出高得多的價錢呦?」

阿斯拉王國的物價很高,貨幣在中央大陸也基本上可以通用.

要賣東西的話,阿斯拉是最好的.

「然後,打算回來的路上順路去賭了輸光然後跑路嗎?」

「喂,等等,不,我不會對前輩的錢出手呦?」

基斯這麼說著,舉止可疑地視線飄移.

如果我真的把東西托給他的話,說不定真的打算拿去賭.

嘛,其實那也無所謂,我也受過基斯不少照顧了.

沒有這家伙在的話,應該沒法踏破轉移迷宮的.

「開玩笑的呦」

「嘛,賭博本身我倒是的確會去的」

基斯這麼說著,揚起嘴角冷笑了起來.

「然後呢?」

「繼續做冒險者呦.我們啊,也沒有其他長處了」

「是嗎」

「嘛,冬季結束之前會留在這里的,所以有空去喝一杯吧.不是要給我介紹不錯的母猴子嗎?哦,有妻有子的前輩.不方便出入那種店面嗎?嘿嘿嘿」

確實,又不是現在馬上就分別.

但是,這個叫基斯的男人,一旦要踏上旅途的時候,不會來和我打招呼的吧.

肯定會突然就不見了.

因此,一定要現在就好好地告別和道謝.

「基斯先生……」

「前輩呦.從剛才開始語氣就很奇怪啊?

像往常一樣說『喂,新來的』吧」

「……為什麼這麼糾結于新人啊」

我這麼一問,基斯微笑了起來.

「圖個吉利呦」

圖吉利.

這句話,作為理由明明非常不充分,我心中卻有一塊大石頭落地了.

圖吉利的話就沒辦法了.

「不論如何,你們兩位,至今為止承蒙關照非常感謝」

「小意思.那,保重啊,前輩」

我深深地低下頭之後,基斯揮著手離開了.

「嗯,你沒有向我道謝的理由.要謝就謝保羅吧.也就是說,對我不用多禮了」

塔爾漢特搖晃著鈍重的身體這麼說著,跟在了基斯身後.

我一直目送著兩人的背影離開我的視野.

「男人們總是馬上就開始耍帥呢」

突然發現,艾莉娜麗絲就站在我身邊.

在我和別人道別期間,她好像和西露菲說了什麼.

是那件事情嗎.

關于那件事情,雖然我事前就說好那是必須全部由我來說的,

不過如果是愛管閑事的艾莉娜麗絲的話,有可能會提前說些什麼.

說實話,我心情很沉重,她這份關心真的十分感謝.

「那,我要去克里夫那里了.已經到極限了」

艾莉娜麗絲一邊扶著下腹一邊說出這種話.

她也很辛苦了呢.

一來一回,總共3次,和不認識的男人發生關系.

雖然她笑著說是常有的事不用在意,但是對我來說完全笑不出來.

「艾莉娜麗絲小姐,承蒙關照了」

我這麼說完,艾莉娜麗絲露出苦澀的表情.

「…………保羅的事,真的非常抱歉」

「不,那是我的」

我的失誤,我的疏忽.

我正想這麼說,艾莉娜麗絲繼續說了下去.

「我在那個隊伍中的角色就是要避免發生那種事情呦.保羅的死,我也有責任」

沒有那種事情.

當時在場的全員都在拼死戰斗.

回避掉九頭龍的必殺,還有一根脖子,還差一點就能勝利的時候,誰都想不到拼命的九頭龍會做出那種行動.

至少,能夠責備艾莉娜麗絲的,只有她自己,和死去的保羅吧.

「沒有人會責備艾莉娜麗絲小姐的」

「那麼,你也不要責備自己啊」

「……嗯」

「那,我走了!」

艾莉娜麗絲這麼說著,走進雪中.

她的歸還報告從現在才開始.

「……呼唔」

我長歎了一口氣.

白色的哈氣,消失在雪中.

這麼一來.

這麼一來,對我來說的轉移事件,姑且告一段落了吧.

行蹤不明的家人全都找到了.

世界上,可能還有沒有找到的人,但是我沒有去尋找的義務.

結束了.

很長,很痛苦.

然後,還有苦澀的結局.

但是,從現在開始就是新的展開了.

必須拋開過去,向著前方前進.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我要做的,我想做的事情.

不能在這里止步不前.

「魯迪.大家都回去了嗎?」

突然轉頭一看,洛克希正站在我身後.

「我和他們還有些話要說呢……」

「還會在這個城鎮里留一陣子,有空再去見就好了」

「是嗎」

洛克希不會從雪中離開.

她一個人,留在了這個家里.

是要借宿一晚,還是要成為這個家里的一員,是接下來要談的事情.

「那,洛克希」

「在」

「走吧」

我和洛克希小小的背影一起,回到家中.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9話 歸還     下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31話 修羅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