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31話 修羅場  
   
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31話 修羅場

客廳里還剩下5人.

我,西露菲,諾倫,愛莎,洛克希.

還有犰狳次郎一臉幸福地睡在暖爐前,但是這個不用算進去也可以吧.

莉拉帶著簡妮思去入浴了.

去之前她問我「沒問題嗎?」,我點頭回應了她.

接下來要談的事情,我不想接受莉拉的幫助.

諾倫也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留在了這里.

但是,果然很痛苦吧,還在嘶嘶地吸著鼻子.

她和保羅很親近,所以痛苦應該也比別人多一倍.

「接下來,最後還有一件事情要說」

我這麼說完,3人重新坐到椅子上.

我向洛克希使了個眼色.

她默默地來到我的身邊.

「……」

看著西露菲膨起的腹部,讓我開始猶豫接下來要說的話.

但是,這是我應付的責任.

洛克希早晚也會變成這個樣子.

假如西露菲說NO的話,她會一個人把孩子生下來的吧.

姑且,已經這麼約好了.

當然,我也打算提供資金等援助的.

「我,想將在這里的洛克希,娶為第二個妻子」

「……誒?」

發出困惑的聲音的不是西露菲,而是諾倫.

她站起身來,交互看著我和洛克希.

而西露菲,則是一臉呆然.

「怎,怎麼回事!?」

「我按順序說明」

我向她們說明了貝卡利他大陸發生的事情.

保羅死後,我陷入低谷.

這時被洛克希所救.

發現自己喜歡洛克希.

還有希望自己尊敬的她能成為家里的一員的事情.

「雖然沒有打算背叛西露菲,但是結論上還是打破了約定.抱歉」

我跪了下來.

地板上雖然鋪著地毯,但是北方大地的冬日非常寒冷,地板也很涼.

我我頭抵著地板.

「誒,等,魯迪!?」

我聽到西露菲慌張的聲音.

「我對西露菲的愛是不會變的.但是,洛克希可能懷孕了.我必須負起責任」

(譯:感覺好幾話沒冒泡了,吐個槽吧,"XXXのことは変わらず愛している."這句話在我認識里可是直通柴刀結局的啊.)

「啊,嗯」

說來說去,我的話聽起來都像是廉價的辯解.

但是,的確是真心的.

我看向西露菲,她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

可能感到混亂了吧.

這也難怪.

我信誓旦旦地說過我愛她,一定會回來的.

然後破破爛爛地回來了.

還失去了家人和左手.

但是性命無事,正為此感到高興的時候,我卻又說出要迎娶別的女人.

但是,我還是要說.

為了化不可能為可能的一句話.

「西露菲.希望你能允許」

「不可能允許的吧!」

諾倫喊道.

出聲叫道的,不是西露菲,而是諾倫.

她沖到我面前,抓住我的前襟.

「你知道西露菲姐姐是以什麼樣的心情等著哥哥的嗎,你是知道還這麼說的嗎!」

「……」

「每天,西露菲姐姐都露出寂寞的表情說著,魯迪他沒問題吧,好想見魯迪啊,魯迪現在也在吃飯嗎.你知道嗎!」

不知道.

雖然不知道,但是可以想象得到.

等待著我的西露菲的聲音.

西露菲寂寞的聲音.

坐在椅子上擺著腿,無所事事的西露菲的身影.

「我還以為救不了爸爸是沒辦法的事情!

甚至失去了左手,情況那麼嚴峻,所以沒辦法!

所以,我覺得不應該責備哥哥,但是,你還有抱女人的余裕嗎!?」

「不對!沒有那種余裕.洛克希不顧自己舍身救了沒有余裕的我啊!」

「西露菲姐姐也是,要是在那里的話絕對會幫助哥哥的!」

想必是那樣吧.

西露菲幫助過我.

治好我的不能的就是西露菲.

但是,洛克希也幫助過我.

她喜歡我,在知道我有喜歡的人的基礎上.

還做出了舍身的覺悟.

「諾倫,你應該明白的吧.

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知如何是好,

覺得自己已經沒有辦法了的時候的心情.

怎麼可能蔑視那時幫了自己的人啊」

「我是知道!

也很感謝哥哥!

但這是兩碼事!

娶兩個妻子,米莉絲大人是不會允許的!」

啊啊.

對了.諾倫是米莉絲教徒.

不,和宗教無關.

是因為我做了錯事吧

「基本上,為什麼會找上這麼小的孩子啊!

這不是和我差不多大嗎!」

諾倫怒視著洛克希.

而洛克希則向平常一樣無表情地看著諾倫.

洛克希雖然要高一點,但是相差不到10cm.

洛克希承受著諾倫的視線,無表情地突然說道.

「……可能是很小,但是別看這樣也是成人了」

洛克希好像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一樣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但是那樣的說法,從不同角度來說聽起來有可能像是強詞奪理吧.

諾倫激怒了起來.

「成人的話,你不覺得太不要臉了嗎!」

「……」

「這樣強行插入別人的感情中,你不覺得這樣很不好嗎!」

「諾倫,說得太過分了.說要去洛克希為妻的是我.洛克希沒有錯.她本來是打算退出的」

我用強烈的語氣反駁諾倫.

但是,諾倫沒轉向著我,繼續責備著洛克希.

「哥哥你閉嘴!基本上,如果真准備退出的話,為什麼不堅持到最後啊!結果,只是為了博取哥哥的同情吧!」

我想要揍諾倫了.

但是,我沒有那種資格.

如果在這里揍了諾倫,我就真的成為人渣了.

「……」

對諾倫的叫喊,洛克希沉默了一陣子.

一如既往的無表情,低頭看著地板.

最後抬起臉來,然後對諾倫低下頭.

「是啊.我太厚顏無恥了.非常抱歉」

洛克希這樣說著,緩緩地動了起來.

到房間角落里拿上行李,戴上帽子,准備離開.

我沒能制止她.

我知道會被反對的.

最開始就沒有天真地認為會被簡單地接受.

盡管如此,我認為還是有辦法說服的.

但是,還是太天真了.

現在的狀況.

責備的話語毫不留情地拋向洛克希.

對她來說感覺如坐針氈一樣吧.

今後的生活可能也會繼續這樣.

想到這的話,不可能像留在這里.

就連我都呆不下去了.

無法阻止她.

無法挽留她.

但是不能讓洛克希這樣失落著離開.

那不是我所願的.

我必須要報答她才行.

但是我不是因為這種想法,才將她帶來這里的.

是為了讓她幸福才到這里來的.

還是說,難道我做錯了嗎.

我沒法給她幸福嗎?

不,好好想想.

怎麼辦才好.

怎麼辦才能說服諾倫.

想不出來.

洛克希已經要走出去了.

至少要先把她留住.

對,就算要揍諾倫,惹她討厭,也要留住洛克希.

「等一下!」

從背後傳來聲音.

「洛克希小姐,請等一下!」

是西露菲.

她站起來,小跑到洛克希身邊,握住她的手.

回過頭的洛克希眼里,積滿了淚水.

「為什麼要制止她啊,西露菲姐姐!

讓她走不就好了嗎!」

「諾倫醬,可以安靜一會嗎?」

「誒?」

「你啊.從剛才開始就說得有點過分了呦.我從最開始,就沒有說過討厭呦」

西露菲這樣說完之後,諾倫啞口無言地呆住了.

「請坐吧」

西露菲斜眼看著一動不動的諾倫,讓洛克希坐在沙發上.

洛克希沒有抵抗,就那樣沉默著在上發上坐了下來.

西露菲也坐在了她旁邊.

「雖然有點混亂……但是洛克希小姐,救了魯迪對吧」

聽到這句話,洛克希誠惶誠恐地點了點頭.

「……嗯.但是,也有私心,我不打算找借口」

「嗯.魯迪,很帥呢.要是說沒有私心,我反而不信呦」

「……」

「如果我處在洛克希小姐的立場的話,我想我果然也會做同樣的事情的」

西露菲對著洛克希溫柔地笑了起來.

洛克希一臉緊張的表情.

西露菲笑著繼續說道.

「……說實話.我一直覺得是早晚的事」

「那個,您指什麼」

「魯迪帶別的女人回來呦」

我帶別的女人回來,是早晚的事?

……嗯?

……咦?

難道說,我那麼沒有信用嗎?

「你看,魯迪很好色對吧?所以,我想如果沒法和我做的話,肯定會去找上別人的.

因為魯迪很誠實,如果做了的話肯定會說要娶為妻的,我那時候也是這樣.我從來沒想過要一直獨占魯迪呦」

我有異議.

但是,實際上就是那樣吧.

我沒有資格說什麼.

「不過說實話,我本來以為帶回來的會是莉妮雅,普爾塞納或者七星小姐就是了」

「除了七星小姐以外,都是沒聽過的名字呢」

「是魯迪在學校的朋友呦.大家胸部都很大,都很性感」

七星倒也算不上性感吧.

不,現在那種事情怎樣都好.

「說實話,旅途好像很嚴酷,保羅先生甚至都去世了,讓我把魯迪是這樣的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淨,

所以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但是,我可以理解呦」

「理解什麼?」

「洛克希自從來到家里,就一直不安地看著魯迪,所以我當時就想到,這兩人發生什麼了吧.

雖然最開始我以為是因為要傳達保羅先生的死訊感到不安.但是很快就覺得說不定是這種事情了」

「……」

「因為洛克希的眼神,和戀愛中的少女一樣呢」

戀愛中的少女.

西露菲這樣說完之後,洛克希臉上染上一片赤紅.

「對不起,惹您不快了……」

洛克希紅著臉低下頭.

在妻子眼里,用愛慕的視線看著自己丈夫的女人,肯定很礙眼吧.

這樣一想就簡單明了了.

但是,西露菲搖了搖頭.

「沒有不快呦」

「……但是」

「怎麼說才好呢……」

西露菲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很快就嗯地點了點頭.

「那個啊,我經常從魯迪那里聽說洛克希小姐的事情有」

「什麼?」

「說是,我尊敬的魔術師只有那一個人,這樣.不管是轉移事件之前,還是和我結婚之後,都在這麼說呦」

「……這該怎麼說呢,實在是不勝惶恐」

「所以,我也有點嫉妒呦.因為魯迪說起洛克希小姐的時候,總是露出非常憧憬的眼神呢」

「……」

「所以我就擅自認為,洛克希·米格魯迪亞這個人是我完全無法比肩的超厲害的魔術師」

「……」

「但是,實際見到,原來只是個喜歡魯迪的普通女孩子,嫉妒心就消失了.因為,這不是和我一樣嘛」

西露菲這麼說著,摘下洛克希的帽子,摸著她的頭.

洛克希只是看著西露菲,任由她摸著自己的頭.

然後,西露菲開口說道.

「雖然諾倫醬那麼說,但是我很歡迎呦」

洛克希的臉上染上驚愕的色彩.

我也吃驚的張開嘴.

沒想到,西露菲竟然這麼簡單就許可了.

「西露菲艾特……小姐」

「西露菲就可以了呦.友好相處吧.那個,洛克希……醬?」

「那個,我姑且也50歲了,還稱作醬的話……」

「啊,是嗎.比我年長呢……抱歉.說起來的確是呢.雖然聽魯迪說過,但是實際看到」

「因為我,很小只呢」

「我也不算大呦」

洛克希和西露菲相視而笑.

「一起支持魯迪吧.洛克希」

「非常感謝.西露菲」

兩人這樣說著,握起了手.

能感覺到一種奇妙的連帶感.

看到這,我想到,沒問題了吧.

下意識地松了一口氣.

但是,看到我這樣的動作,諾倫皺起了眉頭.

「……西露菲姐姐說好的話,我也不會再說什麼了,但是」

諾倫好像還沒法接受.

歪著嘴,露出不滿的表情瞪著我們.

我說不定又會被她輕蔑了.

但是,西露菲委婉地安撫她.

「諾倫醬.魯迪又不是米莉絲教徒,原諒他吧」

「但是」

「保羅先生也娶了兩個夫人呦?」

「……確實,是那樣沒錯,但是」

「諾倫醬.對莉拉小姐,也會這麼說嗎?」

諾倫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看向坐在自己身邊的愛莎.

愛莎一臉認真地,一直沉默著.

「啊……抱歉.愛莎」

「沒關系的.因為我知道諾倫姐姐說話經常不過腦子」

「……什麼啊,那種說法!」

「因為你看.因為剛才,那根本不是諾倫姐姐該插嘴的不是嗎.

雖然西露菲姐姐那麼說,但其實只是諾倫姐姐把自己的想法強加于人不是嗎」

「什!」

諾倫氣勢洶洶地站了起來.

看到她緊握的拳頭,我警告愛莎道.

「愛莎,說得太過分了」

「但是,哥哥」

「諾倫想說的事情,我也明白.實際上,這種狀況下,就算西露菲也那麼說也不奇怪.

從沒有考慮對方的心情的意義上,我也是同罪.不能責備諾倫」

「嘛,哥哥這麼說的話……」

「……」

諾倫一臉複雜的表情.

好像不知道說什麼好的表情.

然後,感覺自己再怎麼說也改變不了什麼了吧.

「夠了,我去睡了」

她快步走出客廳.

但是,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停下腳步看向我.

然後突然說道.

「哥哥……」

「怎麼了?」

「下次,也教教我劍術,可以嗎?」

一瞬間,我沒有理解她的意思.

劍術.

是為了可以使用保羅的劍嗎.

我雖然覺得用半吊子的技術護身的話,反而有可能導致自滅.

但是,這里就是那樣的世界.

還是學會一些劍術比較好吧.

就算是很小的力量,也聊勝于無.

問題是,我能勝任教師嗎.

「我可以嗎?」

「雖然哥哥做的事情,我還是不太能接受,但是,哥哥本人,我並不討厭」

「……哦」

雖然我的意思是,向半吊子的我學習劍術可以嗎.

但是,被說不討厭的話,沒法拒絕了呢.

「我知道了.放學之後,騰出時間來吧」

「拜托了」

諾倫這麼說完,會自己的房間去了.

「……」

無論如何,結果All right了.

結果,我什麼都沒有做.

都虧了西露菲的度量.

「哥哥」

這時,愛莎突然說道.

「現在超丟臉呦?」

我無言以對地點了點頭——

之後,三人一起商量了今後的事情.

晚上一起睡的順序啊,可以撒嬌的時間啊.

因為也包括一些這中露骨的話題,就讓愛莎先退場了.

「那,洛克希小姐,從明天開始請多多關照了」

「好.我這邊才是請多多關照」

愛莎不滿的同時,也有點高興.

怎麼了嗎.

嘛,算了.

西露菲和洛克希.

再加上我3人,開始商量今後的事情.

雖然保羅剛去世就說這些可能不太合適.

但是,正是因為如此,才想談一些明快的話題.

「基本上請魯迪將西露菲當做正妻對待吧,只要有空閑的時候稍微關心我一下就可以了」

「不行喲.不平等不行」

「但是」

「因為說不定還會增加的,坦蕩一些吧?」

還會增加的.

從這句話中,可以看出西露菲對我的下半身完全沒有信賴.

但是我,這次好好發誓吧.

我一定只愛西露菲和洛克希兩人.

這次一定會遵守誓言的.

「所實話,暫時還是覺得很對不起西露菲,所以在孩子出生之前,請不要管我吧」

「是嗎……但是到出產為止還有一個多月,在那之前一直由我獨占魯迪,可以嗎?」

「沒關系.那麼我就1個月後在正式成為妻子吧」

「……」

這時,開始為一個月的禁欲生活感到遺憾的我,已經渣到家了吧.

但是想到1個月後,西露菲出產之後,就能隨意地抱她們兩人了,這根本算不了什麼.

小伙伴現在就開始UP起來了.

「……」

「……」

正在我肆意妄想的時候,她們兩人看向了我這邊.

「那個,魯迪.如果實在忍不住了要說呦?我們會想辦法的」

「不,我自己會想辦法處理的」

就算是我,也不會在這種狀況下再花心的.

請相信本人盧迪烏斯·克雷拉特不會犯下動搖性欲的錯誤吧.

和洛克希發展成這樣,是因為當時的狀況,再加上對方是洛克希.

只要別陷入那種程度的郁悶,不出現洛克希等級的女性的話,就沒有問題.

我不會再花心了.

絕對,絕對不會了.

「啊,但是,洛克希不是也懷孕了嗎?

那樣的話,一個月之後,就已經不能做了呢.

怎麼辦呢」

西露菲這麼一說,洛克希露出非常抱歉的表情.

「那個,如果是剛才魯迪的發言的話,我想是魯迪的謊話.雖然沒找到機會說出來,但是我還沒有懷孕」

「……誒?」

沒有.

那,之前說那個沒有來是.

「……啊啊」

被艾莉娜麗絲誆了嗎.

那貨.

可惡.

感覺被玩弄于掌心了.

「怎麼回事,魯迪」

「不,那不是說謊,是我誤會了」

「是嗎」

洛克希咯吱咯吱地搔著臉頰,紅著臉說.

「但是,總有一天會有的,到時候請多關照了」

「啊,好.我這邊才是」

快樂家庭計劃,這個詞語浮現在我腦海里,不自覺笑了起來.

啊啊,從現在開始就很期待呢.

「魯迪,很好色呢」

「啊啊.我很好色呦,西露菲」

「我會被這麼好色的魯迪做什麼樣的事情呢」

一邊說著這樣的話,我們笑了起來.

就這樣,我娶到了第二個妻子——

之後,為洗完澡的莉拉她們准備好房間,就寢了.

按照剛才的規定,晚上和西露菲一起睡.

西露菲枕在我的手臂上,面朝我側身躺著.

還睡不著.

我們視線交織在一起,相互無言.

「剛才啊」

先開口的是西露菲.

「魯迪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說,坐在洛克希身邊的時候.

我想到非常悲傷的事情了」

「什麼?」

「我想魯迪可能要說已經不愛我了,讓我滾出去」

「不會說的呦.那種事情」

到底有多渣啊.

「嗯.我知道」

西露菲慢慢地動著.

我感覺到她在撫摸我失去的左手前端.

「但是,果然還是很不安啊.總覺得,魯迪要從我身邊消失一樣」

不祥的預感嗎.

但是,仔細想想的話,我這次也很懸.

有好幾次,就那麼死了也不奇怪.

「我讓你不安了嗎」

「嗯」

「好了好了」

我用右手輕撫西露菲的腦袋.

西露菲眯起了眼睛,任由我摸著.

仔細一看,不知不覺間她的頭發已經長得相當長了.

雪白漂亮的頭發.

說不定差不多已經能紮起馬尾了.

「頭發,留長了呢」

「因為魯迪說過喜歡長發呢」

「是為了我才留的嗎」

「嗯」

好可愛啊…….

她一直在等著我,而我卻…….

「抱歉.西露菲.我,背叛了你」

「沒關系呦.那樣的魯迪我也喜歡」

「但是,如果反過來西露菲做了那種事的話,肯定會哭喊著咒罵你竟敢背叛我呦」

「嗯呵呵……我不會做那種事情呦.魯迪以外的人,根本看不到嘛」

西露菲這麼說完,湊近臉,啾地親了我的臉頰.

我的胸口溢滿了愛意.

讓我用一生來愛西露菲吧.

愛著這樣明明不安地想要吼出來,卻毫無怨言地接受了我做的事情的西露菲.

「西露菲」

「誒嘿嘿」

我也反過來親著西露菲柔軟的臉頰.

「……」

如果是平常的話,接下來就該上本壘了.

但是,今天就到此為止.

因為不能勉強懷有身孕的西露菲.

這時,我的下腹部突然傳來沙沙的觸感.

「啊啊,不行喲西露菲.現在摸那種地方的話,我會忍不住的.雖然我對孕婦Play的確有興趣……」

「啊,不行喲魯迪.會傷到肚子里的孩子的……」

「嗯?」

「誒?」

突然向下一看,

西露菲的大肚子旁邊,膨起一個更大的山包.

我掀開毛毯一看.

在那里,

「次郎……」

巨大的犰狳正從床尾把腦袋往里鑽.

正好鑽到我和西露菲中間.

什麼時候進來的啊.

完全沒有注意到呢.

「把臉鑽到別人大腿間,真是H的家伙吶」

「和魯迪一樣呢」

「不,我……沒辦法.今天就一起睡吧」

「嗯,是啊」

我起身,取出別的毛毯為次郎做了一個小窩.

次郎趴在上面之後,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雖然外表是犰狳,感覺就像是大型犬一樣呢.

過幾天,得給這家伙准備一個小屋呢.

雖然養在家里也可以,但要是隨地大小便也很麻煩的.

不,關于這點也能像狗一樣調教出來嗎.

嘛,這個下次再一家人一起商量一下吧.

「好,睡吧」

我本來想從西露菲右側鑽進去,但是放棄了.

從左邊爬上床,用右手握住西露菲的手.

西露菲也用力緊緊地回握我的右手.

「晚安,西露菲」

「嗯.辛苦了,魯迪」

然後,我像爛泥一樣睡了過去.

(譯:目測這一章都不會有什麼a了,寂寞地吐個槽,這一話里某人正宮氣場十足,明明年齡差了4倍.)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30話 報告     下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32話 墓碑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