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3話 洛克希執教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3話 洛克希執教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貼吧

翻譯:墓師l

早晨.

我在甘美的氣味中醒來.

半夢半醒中傳來輕飄飄的香味,惹人憐愛的氣味.

「!?」

睜開眼睛一看,神明正降臨于眼前.

神明將那可以說是天真無邪的睡顏朝向這邊,靜靜地發出寢息.

「哦哦哦……」

我慢慢地鑽出毛毯,正坐起來.

雙手合十,行了一禮,以示尊敬.

「等等呦,這也就是說,難道說……」

我注意到某件事情,掀開蓋在神體上的毛毯一看.

果然.

和想象的一樣.

那里,竟然.

毛毯的下面……!

是神明的裸體!

「哦哦哦……!」

讓人覺得不會太過幼小了嗎的肢體.

絕對說不上女人味的,沒有起伏的腰線.

雖然黑暗中看不太清楚,但是從雪白的胸部那里發出的難道不是佛光嗎.

難道不是那個釋迦牟尼額頭上帶著的那種佛光嗎.

不,應該不是佛光吧.

但是,無疑是同等尊貴的東西.

「咕嘟……」

我可以摸一摸嗎.

當然沒問題.

因為,我是被神所選中的.

身為救世主的我,碰觸神明當然沒有什麼不好的.

但是,在涅盤的途中碰觸真的沒問題嗎.

在這里碰觸了的話,不會導致背負罪業,無法前往極樂世界吧.

不會在碰觸的瞬間就被佛光籠罩,在「退下吧,魔羅!」一聲中被淨化掉吧.

我的使徒一大早就已經這麼保羅了.

(譯:這里的パウロ指的不是父親,是基督教中的首席使徒聖保羅,意指某人的小伙伴也已經"首席"了.

本話前半有很多宗教神話方面的名詞,基本上沒有任何意義,只是某主角的腦洞而已.

用不著深入理解,因此不重要的就不注了)

「嗯……好冷……」

神明將毛毯拉近身邊,慢慢吞吞地將身體藏了起來.

「哦哦哦……」

這是何等的神性啊!

水色的頭發間露出的潔白後頸!

難以說是妖豔的頸項!

昨天留在脖子上的吻痕!

太完美了.

能看到這種東西,我無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哦,不好.

早上時間很緊,得趕緊叫她起來了.

「洛克希,起來吧.早上了呦」

「嗯……」

神明睜開眼睛,緩緩地坐起身體.

毛毯滑落下來,露出美麗的背線.

看吧,這就是人類的黎明啊.

「……早上好」

神明緩緩地轉過身來.

朦朧的睡眼.

胸口的兩道佛光,其下可愛的肚臍.

被小小的胖次包裹的,小小的曼珠沙華.

看到這些,我的卒塔婆也背負起了像是開悟一樣程度的罪業.

「啊……」

她拉起毛毯,藏住了身體.

這個瞬間,我領悟到神明入寂了.

失去光明,黑暗的時代來臨了.

「怎麼了,一臉遺憾的樣子」

「不,就是想在更明亮一點的地方仔細的觀賞一下洛克希老師的美姿」

「…………沒什麼好看的啦」

「您在說什麼呀.來,請褪下毛毯,讓我膜拜一下那美麗的太陽吧」

「為什麼一大早就這麼精神啊……嘛,事到如今你又說道這種程度了,我倒是沒關系……」

這麼說著,洛克希慢慢地掀開前面的毛毯.

于是世界被光明籠罩.

我看光是好的.

我看到了光和暗,

我稱光為阿波羅(Apollo),稱暗為厄洛斯(Eros).

暗之側有肚臍(Cupid),而且有大腿(Amour).

這是頭一日.

(譯:似像不像的聖經創1:4-1:5,其中"我看光是好的"原文是"俺は光を見て,良しとした",

聖經里就是這麼翻的,意義不明)

「已經夠了吧?」

眼前的毛毯合了起來.

黑暗的時代再次降臨了嗎……哦,差不多適可而止了吧.

「那個,魯迪」

「在,什麼事」

「昨晚,非常感謝」

洛克希微微頷首.

我想起昨晚和洛克希那個直至日期交替.

按照預定孩子生下來之後,洛克希也就成為我正式的妻子了.

但是至今為止,我一直沒有和洛克希做.

其中有忙于照顧孩子的原因.

也因為洛克希自己還有顧慮.

雖然理解成為妻子就要做那種事情,但是洛克希也很不安的吧.

因此,我努力地消除了這種不安.

盡可能的將洛克希像公主一樣對待,盡一切所能地侍奉著她.

為了將我的愛傳達給她,展現出盧迪烏斯流的真髓.

拜此所賜,現在下巴還有點痛.

口舌使用過度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愛意應該充分傳達到了.

洛克希也很滿足.

「話說回來,沒想到還有那種,該說是做法嗎?還是技術呢?那種的,我完全不知道呢」

洛克希紅著臉目光游移地這樣說道.

「呼呼,世界可是很大的」

我用上了培養至今的全部技術.

那是讓西露菲毫無對策的被蹂躪,變得奄奄一息的一套流程.

我想讓洛克希也奄奄一息.

我使出了實現這個願望的最短流程.

本來應該如此,但是洛克希和我預想的稍有不同.

她對每件事情都要提出問題.

「我要怎麼做才好呢?」這樣的.

就算是男女交合途中,她也是那麼認真努力.

我每一次都詳細地說明,將技術教給洛克希.

「以後也請教我更多事情」

「不,洛克希老師只要躺下全部交給我,我就會做得很完美了呦?」

「不不,我也想深造一下這種技術」

說實話,和我想的有點不同.

不過,倒也不壞.

西露菲有西露菲的,

洛克希也有洛克希的做法.

哪邊都可以滿足我,沒有任何不滿.

「……學校要遲到了呢」

洛克希紅著臉,別過頭磨磨蹭蹭地爬下床.

我依舊保持正坐.

就讓我從遠處注視著小巧可愛的雪白臀部照亮整個房間吧.

「嗯?怎麼了?」

「不,什麼都沒有呦」

因為洛克希轉過頭來,所以我假裝也在換衣服.

「……」

突然,背後感覺到洛克希的視線.

舉起手臂,擺個筋肉pose吧.

我這麼想著的時候,洛克希靠了過來.

摸著我的後背.

「抱歉.好像抓傷了.不痛嘛?」

「嗯?」

我扭過頭一看.

腋下內側腫起4條蚯蚓一樣的痕跡.

試著碰一下,稍微有點刺痛.

是昨晚洛克希留下的.

也就是說,是男人的勳章.

啊啊,想起留下這個傷痕的時候洛克希的表情,我就蠢蠢欲動起來了……哦,不行不行.

「沒關系呦」

「希望別留下傷痕就好了……」

洛克希滿臉通紅地這樣說道.

沒有說用治愈魔術消除傷痕,是因為她也想起昨晚的事情了吧.

我看向她的臉,和她四目相對了.

魅力的水色眸子中,映著我的臉.

然後,她很快就閉上了眼睛.

是等待我的吻的表情.

恐怕,這里吻了她的話,馬上就要開始第二回戰了吧.

因此,撫摸一下臉頰就算了吧.

「……換衣服吧」

「誒,嗯嗯.是啊!」

洛克希慌張地離開我身邊.

然後,從胸罩開始順序穿上衣服.

看到這,我也開始換衣服.

「魯迪,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換好衣服之後,洛克希轉著圈向我展示長袍的姿態.

三股辮輕飄飄地跳躍著.

「沒問題」

「是嗎?」

「當然」

我熱情地回應道.

要是有覺得洛克希奇怪的家伙在的話,我決不輕饒.

我將這種意志灌注在話語里.

「今天是授課的第一天.不允許失敗」

洛克希這樣說玩,一下子握緊拳頭.

她今天就要去學校了.

不是學生而是作為教師.

而我,今天開始就是3年生了——

那麼,在說成為3年生的第一天的話題之前.

先來說說稍早之前的事情吧.

洛克希成為教師的那一天的事情——

數個月前 ——

那是在旅行回來之後過了一周左右的一天.

各種慌慌張張的事情逐漸開始平靜下來,我正在客廳里放松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洛克希唐突地提出.

「魯迪,我想要到魔法大學工作,可以嗎?」

「誒?」

我不太明白地反問道.

洛克希用一如既往平淡的表情俯視著我.

「最近,實在是余出了不少時間,我在想是不是能做點什麼」

「那個……那是指,到魔法大學當教師嗎?」

「嗯,我是這麼打算的」

洛克希用奇妙的表情點了點頭.

確實,洛克希最近好像很閑.

洛克希的家務能力不是很高.

她做過solo冒險者,普通程度還是能做到的.

但是,跟西露菲和愛莎,莉拉相比無論如何都略遜一籌.

在家里有兩名女仆的情況下,輪不到洛克希出場了.

要說工作,也就是代替我的左手之類的程度.

失去一只手的生活有很多事情都不太方便.

換衣服和吃飯等時候確實能幫到我不少.

但是,僅此而已.

「嗚嗯……」

教師嗎.

我很清楚可以被她教育魔術是一種幸運.

再說,讓洛克希代替我的左手實在太浪費了.

沒有理由拒絕.

比起獨占洛克希的優越感,

讓洛克希這樣優秀的人物出世更為重要吧.

「那個,在魯迪看來,我教人東西什麼的可能有點狂妄,但我真的很喜歡教人的」

「我不覺得狂妄呦!」

真意外啊.

認為洛克希狂妄的我,不管在哪個平行世界都不存在呦.

無論超越多少條世界線,我尊敬洛克希這件事都是不變的命運.

這就是命運石之門的選擇啊.

(譯:原文シュ○インズゲート,即シュタインズゲート,《Steins;Gate》,

nico百:dic.nicovideo.jp/a/steins%3Bgate )

「洛克希無論如何都應該成為大學的教師!」

「被你這麼說,真是非常感謝,不如說有點害羞呢」

好.

既然決定了,就乘熱打鐵.

「現在就去和吉納斯教頭談談吧」

我這麼一說,洛克希露出驚訝的表情.

「誒,吉納斯先生,現在是教頭了嗎」

「你認識嗎?」

洛克希露出苦澀的表情.

「…………是我的師傅」

咦,吉納斯是水聖級嗎.

我一直以為是火聖級,搞錯了嗎.

不,就算能使用兩種,也不會被稱為Double或是Twin什麼的.

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吉納斯也能使用水聖級魔術的吧.

「以前,說了些過分的話之後分別了.雖然現在已經反省當初年幼無知了……」

「以前的事情不需要介意呦」

我聽說洛克希的師傅是個桀驁不馴的人物.

但是,我認識的吉納斯給人勤奮員工的印象.

我所知道的吉納斯,和以前從洛克希那里聽到的師傅的形象完全不符呢.

「但是,如果還記恨的話?」

「我會讓他不再記恨的,要讓他徹底忘掉」

雖然受過吉納斯各種各樣的照顧,但這是為了洛克希.

再增加一點借債也沒什麼問題.

「嘛,到時候,就拜托你了」

因此,我們趕赴魔法大學——

吉納斯一如既往地埋在文件的大山里.

「這是……」

看到洛克希,吉納斯教頭苦笑起來.

雖然是個總在苦笑的人,但是今天顯得特別苦澀.

「抱歉,吉納斯教頭.可以占用您一點時間嗎?」

「嗯嗯,當然沒問題盧迪烏斯先生.換個房間吧」

吉納斯明明應該很忙,卻還是爽快地騰出了時間.

他總是很忙,但是只要拜托的話總是會騰出時間來.

是個好人呢.

我們移動到會客室.

這個房間也很久沒來了.自從和巴帝伽迪決斗以來這還是第一次吧.

「請坐吧」

我和洛克希並排坐在吉納斯面前.

「首先是……久違了啊,洛克希」

「嗯,許久不見了……師傅」

「不是說,不會再把我稱作師傅了嗎?」

對這句話,洛克希垂下視線答道.

「那是,非常抱歉,我當時太狂妄自大了」

「彼此彼此.我當時也是,自尊心高過頭了」

兩人互相低頭謝罪.

過去發生過什麼我不知道.

但是,時間的洪流會沖淡一切的吧.

經過10年的話,人是會變的.

數秒後,吉納斯重振精神抬起頭來.

「那麼,今日有何貴干?」

「師傅.從那之後經曆了很多事情,我也明白了教育別人的喜悅,因此想問一下是否能讓我在此執教」

「原來如此,那個說過教師什麼的不需要的洛克希,真是變了很多呢」

吉納斯說著挖苦人的話苦笑了起來.

不會還在介意吧.

我這麼想著看向洛克希,卻發現她也苦笑了起來.

那是傳達到了什麼東西的苦笑.

怎麼回事.突然感覺我被排斥在外了呢.

雖然我打算如果吉納斯反對的話,就算用強也要讓他接受洛克希,但是看來不用那麼做也可以了.

不止如此,我的存在反而是個妨礙吧.

「洛克希老師.我暫時退避一下比較好嗎?」

「……誒?呆在這也沒關系呦?」

「我也想到熟人那里稍微露個臉」

洛克希和吉納斯.

既然是舊識,應該有很多話要說吧.

而且,從洛克希的角度來看,應該也不想我聽到她青澀的時期的事情吧.

我一邊感覺稍微有點寂寞,從那里告辭了——

我來到薩諾巴的研究室.

說過兩年之後回來,但是這才過了半年.

薩諾巴一定會驚訝的吧.

因為保羅和簡妮思的事情現在還有些郁悶.

但是,我不想讓這種心情影響到別人.

表現得開朗一點吧.

「好!」

我敲了敲門.

沒等到回應就進入門中.

「Big news啊薩諾巴!我回來了哦!」

「哈!?」

薩諾巴正帶著一臉恍惚的表情將等身大的假人壓在身下.

「……」

「……」

我和薩諾巴對視了數秒.

薩諾巴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我知道肯定不是為我的回歸感到高興.

肯定錯不了.

「……」

我移開視線,無言地關上門.

門後傳來咯啦咯啦咚咔咚咔的聲音.

在那個聲音消失之前,我等了10分鍾左右.

然後,門後傳來「請進」的聲音之後,磅地打開門.

「Big news啊薩諾巴!我回來了哦!」

「哦哦哦哦!這不是師傅嗎!」

我和薩諾巴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擁抱在一起,慶祝著再會.

沒有任何隔閡.

我和薩諾巴是親友.

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發生.

「回來的真早啊,不是說要用2年嗎」

「嘛,放生了各種各樣的事情,就提前回來了」

「需要花費2年的地方,半年就回來了,不愧是師傅啊!」

我看向周圍.

擺著很多人偶.

富有民族特色的人偶和銅像並排而立.

雖然是見慣的薩諾巴研究室,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許久不見了,有種非常懷念的感覺.

而且,增加了一些沒見過的東西吶.

特別是朱莉的桌子上擺滿了土魔術制作的手辦.

看來我不在的時候,也在毫不松懈的努力著.

「朱莉和金潔怎麼樣了?」

「那兩人現在出門去買東西了,因為我拜托她們買的東西里有要到傍晚才能買到的,所以傍晚之前都不會回來的吧」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借此機會和愛人(人偶)幽會.

如此難得的機會被我打擾了,真抱歉啊.

「哦呀,師傅,那只手是怎麼了……?」

突然.薩諾巴注意到我的左手.

臉色陰沉下來,看著我失去手部的手腕.

「稍微發生了點事情啊.不知不覺就這樣了」

「……有能夠讓師傅失去一只手的敵人了嗎?」

「是魔術無效的九頭龍呦」

「九頭龍.唔,那可是大家伙啊」

薩諾巴手扶下顎,陷入思考.

回想起來,單純是物理攻擊力不足.

如果有薩諾巴在的話,說不定可以輕松得多地打倒那個九頭龍.

果然,那個時候應該暫時撤退,把薩諾巴帶過去.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

「魔術無效的話,就算是師傅也會陷入苦戰的吧」

「啊啊,而且砍掉腦袋也會再生,費了很大勁啊」

「吼,還能再生……那是怎麼打倒的啊?」

「父……劍士砍掉腦袋之後,我燒毀傷口」

「原來如此,我懂了.燒毀傷口,是師傅想到的計策吧」

「只是聽過那種傳聞而已」

想起那一戰的事情,至今還像是要漏出歎息.

盡管知道了攻略方法,卻還是如此那種丑態.

越是被誇獎,越是感到淒慘.

「看起來不太開心啊」

「勝是勝了,但是失去了很多東西」

「啊啊,原來如此」

薩諾巴看著我的手,像是想到什麼一樣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正好」

薩諾巴高興地笑了起來,走向自己的工作台.

在最下方的架子上摸索著.

「請看下這個」

他從架子上取出來的,是一只手的模型.

不,不對.

以手來說稍微有點難看.

外表像是護手一樣.

是個手套的模型.

「這啥」

「呵呵,這是余半年來的成果」

「呵哦」

「余也沒有在玩」

薩諾巴抿嘴笑著,自豪地說道.

抱著人偶那不是玩嗎.

不,沒有那種事.

我什麼都沒看見.

「那,到底是什麼啊?」

「好,請過目!」

薩諾巴自信滿滿地拿起手套的模型,把自己的手握拳伸進里面.

然後,像嚎叫一樣詠唱起來.

「『土啊,成為吾之手臂吧』」

薩諾巴說完的瞬間,手腕的模型抽動起來.

握拳的手,慢慢張了開來.

反複一開一合,一根一根地彎曲手指.

所有動作都驚人的流暢.

「這是可以按自己所想動作的,手的魔道具」

「……」

「余按照師傅的吩咐,著手開發那個人偶的手,在克里夫的協助下完成了這個」

「……」

「師傅,師傅?」

「啊,啊啊.抱歉」

我吃驚的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我確實是說過有限解析手部.

不,但是沒想到,竟然能做出這種東西.

「好厲害啊.老實說讓我大吃一驚呦」

「呵呵呵,現在吃驚還早了點呦.這個魔道具,還能抑制我的怪力吶」

「是嗎?」

「是」

薩諾巴眯起眼睛,感慨良深地點了點頭.

表情中流露出喜悅.

能夠抑制怪力的詛咒的話,也就是說可以制作人偶了.

用自己的手制作人偶.

那種喜悅,是我也無法想象的吧.

「『手臂啊,重歸于土吧』」

薩諾巴說完之後手套停止了動作.

看來有開關.

「請」

薩諾巴將魔道具遞給我.

「請試用一下吧.戴在手腕上詠唱『土啊,成為吾之手臂吧』的話,就會成為自己的手.

脫下的時候詠唱『手臂啊,重歸于土吧』就可以了」

「哦哦」

我照他所說,把沒有手的左腕插進魔道具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以拳頭為前提制造的,手腕插進去後相當松垮,像是馬上就要掉下來一樣.

「好像要掉下來了」

「沒問題的,請詠唱吧」

「啊啊……『土啊,成為吾之手臂吧』」

說完的瞬間,魔道具從我的手腕吸出魔力.

量不算大.薩諾巴也能使用,這也是當然的.

「哦」

下一瞬間,魔道具的內側緊緊地貼到了我左手的斷面上.

貼上的感覺慢慢地消失.

同時出現了"指尖"的感覺.

「……怎麼樣?」

我試著動了動左手.

張開,然後握住.

從大拇指開始順序張開,從小指開始依次握緊.

沒有骨頭的土之手,簡直就像自己的手一樣動作.

「動了,動了呦!」

「還早得很呢.請碰一碰什麼東西吧」

「啊啊」

我拿起旁邊的木雕.

是一個拳頭大小的馬像.

稍微有些遲鈍,但是能感到堅硬.

就像是帶著手套的感覺.

但是,指尖確實有摸到東西的觸感

「好厲害啊,連指尖的觸感都有嗎」

「是的,沒有感覺的話,就沒法制作人偶了」

也是啊.

做人偶的時候需要微妙地調整力道.

如果薩諾巴是為了自己使用做出來的話,這一點是絕對不能讓步的吧.

我試了試從指尖使用小型魔術.

小指前端生出水彈.

看來,魔術好像也能無障礙地使用.

用半年就做出了這個嗎.

這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吧.

這就是所謂的興趣產生力量嗎.

「雖然不清楚沒有手的狀態能不能使用,但是看來沒有問題吶」

「啊啊,能動呦.也有感覺」

「像使出力量的話,只要注入魔力,魔力注入越多,力量就越大」

「呵哦」

「不過,如果師傅的魔力全力注入的話,應該會壞掉的吧.而且比人手要硬,請注意一下」

「我試試」

說道一半,我試著注入魔力.

轉眼間感受不到木馬的重量了.

「這好厲害」

這麼說的瞬間.

手中想起「啪」的聲音.

「啊」

「啊啊!」

馬像的腿折斷了.

「啊,啊啊……師傅……」

薩諾巴用怨恨的眼神瞪著我.

「抱歉,我會賠的……」

「嗚嗚……這個馬像,是現在已經沒有了的琪雅拉王國傳統工藝……恐怕,已經找不到第二個了……」

「那,那樣的話,我來做個新的吧.不過是用土魔術做的就是了」

我這麼一說,薩諾巴啪地露出笑臉.

「哦哦!抱歉啊,好像逼您這麼做一樣!」

薩諾巴這麼說著,將馬像收到桌子里.

之後要用膠水什麼的粘上嗎.

要是能順利修好就好了呢.

薩諾巴重新轉向我,說道.

「這個手請您收下吧.雖然還是試作品,但是總比沒有強吧」

「可以嗎?」

「有師傅和克里夫幫忙的話,馬上就能做出類似的東西吧」

嘛,今後也會繼續研究的.

希望能使這種像是帶著手套一樣的感覺變得更加敏銳.

那樣的話,應該就能愉快地揉胸了.

不僅如此.

這個手腕是充滿夢想的道具.

比如說,改造成可替換配件式的好像也很有趣.

在指尖裝上鑽頭的話,制作人偶的時候也很方便吧.

改成像炮口一樣的形狀,用來發射魔術炮彈說不定也很有趣.

「……薩諾巴,我覺得這是個非常厲害的發明」

「是吧.雖然自己這麼說有點那啥,但是做出了很棒的東西的自負我還是有的」

不光是制作人偶和當做武器使用.

在治療上也可以使用.

在這個世界上就算四肢被切斷,只要使用上位的治愈魔術的話就可以重新接上.

就算是前世必須去醫療設施就診的傷勢,只需使用初級治愈魔術,就能輕松治好.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因此,但是總之幾乎沒有見過義肢之類的東西.

就算看到,大多也都是像亞哈船長一樣的一根木棒.

(譯:原文エイハブ船長,赫爾曼·梅爾維爾所著世界名著《白鯨》的主角,捕鯨船費浪德號船長,

被白鯨莫比·迪克咬掉一條腿.這個角色是人們對船長角色的木棍假腿印象的最初出處.)

如果完全缺失的話,很難治療.

能使用可以生出手腕的等級的上位治愈魔術的人很少.

如果去米莉絲神聖國的話應該可以找到.

但是,拜托其治療要花掉大量金錢.

對于無法那樣做的人,用可以接受的價格把這個魔道具賣給他們的話,肯定能賺到錢吧.

雖然米莉絲的治療術師會受到損失,但是那里在世界的另一頭,有魔法大學和魔術公會從中協調的話,感覺應該可行.

不,肯定可行.

「這個魔道具.叫什麼名字?」

「還沒有取名字.余和克里夫都不是很擅長取名」

「是嗎」

但是,就這樣沒有名字很無聊吧.

「那.師傅可以給取一個嗎?」

「誒,啊啊,可以是可以」

不過即使我,也算不上擅長命名就是了.

但是,被拜托了也不好說No.

我看著成為自己東西的手,思考著.

說起可以拆下來的手,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個.

火箭飛拳什麼的.

(譯:原文ロ○ットパンチ,即ロケットパンチ,《魔神Z》中馬春花的必殺技之一.自馬春花之後很多蘿蔔都會用這個技能了.

話說馬春花開創了兩個超級系蘿蔔經典技能,火箭飛拳和木蘭飛彈.Nico百科:

dic.nicovideo.jp/a/%E3%83%AD%E3%82%B1%E3%83%83%E3%83%88%E3%83%91%E3%83%B3%E3%83%81 )

但是,這手又不能飛.

射出倒是沒問題.

除此之外,「榮光之手(Hand of glory)」這樣的單詞浮現在我腦海中.

(譯:豆知識,栄光の手是一種經典黑魔術,取下死刑犯人的手臂,與數種魔術材料一起放入陶器中,

兩周後取出曬干,以香料熏蒸,將食指扳直,其余手指握拳完成.

使用時點燃食指,讓目標看到,目標的行動即會受到束縛,或陷入永眠)

是死刑罪人之手的尸蠟呢.

和帶著頭巾穿著牛仔褲的色鬼高中生沒有關系.

(譯:指漫畫《GS美神極樂大作戰》中的主角橫島忠夫.Nico百:

dic.nicovideo.jp/a/%E6%A8%AA%E5%B3%B6%E5%BF%A0%E5%A4%AB )

嘛,還是別從那種方向取名吧.

這個魔道具在這個世界上肯定是獨一無二的.

所以,只要加上制作者的名字就好了.

「取薩諾巴,克里夫的名字命名為『薩里夫的義手』怎麼樣」

「沒有加上師傅的名字啊」

「不用了呦,跟我又沒有關系」

「……余倒是覺得沒有那種事……余知道了,那麼,也就是說這個手就是『薩里夫的義手』試做品第一號了」

薩諾巴高興地這樣說道.

就這樣,我的手上裝備上了魔道具『薩里夫的義手』.

雖然不像以前一樣靈活敏銳,但是可以行動自如,也有感覺.

注入魔力還可以調整力量.

雖然力量的調整還須要一些訓練,但是習慣就好了吧.

目標是可以溫柔的揉西露菲和洛克希的胸部.

「我想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但是自動人偶的研究也必須繼續,您看怎麼辦?」

「是啊……」

這個義手好像還存在一些問題.

比如說魔力消耗.

以薩諾巴的魔力好像連2,3小時都是用不了.

其他的,還有手指太粗欠缺美感,感覺稍顯遲鈍之類的.

如果把這些全部解決的話,想必能做出更加完美的東西吧.

但是,這說到底只是副產品.

我們的目標,是親手做出自動人偶.

雖然是會暢銷的,方便的東西,早晚要讓它問世的,但是要是被這邊占用了時間就舍本逐末了.

「不,我們的目的,說到底還是制作自動人偶.這一點不能忘記」

「是啊」

「所以,義手的事放在後面,首先是進一步解析人偶」

「師傅這麼說的話,就這麼辦吧」

我和薩諾巴更新了活動方針.

義手這邊,抽空就夠了吧——

之後,我和薩諾巴又聊了一陣.

內容主要是關于在貝卡利特大陸見到的人偶.

聽到玻璃制造的人偶,薩諾巴兩眼生輝.

「說起來,朱莉那邊怎麼樣了?」

「朱莉前幾天,完成了那位大人的人偶.應該是想要在見到師父之後給您看的吧」

唔.

完成了嗎.魯傑路特人偶.

那的確是想看一看,雖然想看…….

「是嗎,但是傍晚才能回來吧,不知道能不能見到面呢」

「唔嗯,還有什麼事情嗎?」

「老師的面試結束之後,我打算到別的人那里也露個臉」

「老師?」

這時,響起了敲門聲.

「魯迪,在嗎?是這里吧?」

是洛克希的聲音.

看來在我和薩諾巴聊天期間,面試那邊已經結束了.

「請進.正好現在,剛好說起老師的事情」

「失禮了」

洛克希進入房間.

有點提心吊膽地彎著腰,怯生生地東張西望著.

然後,慢慢地走道我的身旁.

「相當漂亮的研究室呢,我進來沒關系嗎.這種地方應該有不能讓外人看到的東西吧」

「這間學校里沒有洛克希老師不能去的地方呦」

「那不是魯迪能決定的事情吧」

「也是呢.但是,這里沒問題」

我們說著話,而薩諾巴則是完全凝固了.

噗嚕噗嚕地顫抖著.

「薩諾巴.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洛克希·M·克雷拉特.我的老師」

「久違了,薩諾巴殿下.您身體健康比什麼都好」

洛克希對薩諾巴深深地低下頭.

「哦,哦,哦……」

薩諾巴看著洛克希,哆哆嗦嗦地顫抖著.

手臂顫抖著舉到頭上.

「嗚哦哦哦哦哦哦哦!」

「哇!」

薩諾巴唐突地大喊出來.

像青蛙一樣跳起來,當場五體投地.

洛克希嚇了一跳,顫抖著躲到我身後.

「許久不見,洛克希殿下!以前不知道您是師傅的師傅,多有得罪請您大人有大量!」

「請您抬起頭來,一國王子對我這個樣子,實在惶恐,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洛克希手忙腳亂起來.

沒辦法,我來圓一下場吧.

「沒關系的老師.有人有意見的話,由我來收拾掉」

「魯迪在說什麼呀!」

洛克希啊哇啊哇地慌張起來.

明明沒有什麼好慌張的說.

「老師才是請冷靜一點.薩諾巴跪拜洛克希老師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是,是那樣嗎?有什麼理由嗎?」

「吶,薩諾巴,對吧,當然的吧?」

我征求薩諾巴的同意,他就這麼五體投地著應道.

「是.因為是師傅的師傅」

看吧,薩諾巴也這麼說了.

「一點都不當然,請告訴我理由!」

「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需要理由.老師只要泰然接受就好了」

「但是……」

「真沒辦法呢.薩諾巴,起來吧」

這樣子對話進行不下去了,因此我讓薩諾巴站起來.

因為薩諾巴的身高很高,現在,應該正雜看著西露菲的發旋吧.

好高呢.

嘛算了,身高和本人的意志又沒有關系.

「然後,怎麼樣了.得到教職了嗎」

「嗯,吉納斯老師……教頭老師承認了我的能力」

「把我培育出來了,當然的呢」

「魯迪是擅自成長起來的,我想和我的教育手段沒有關系」

無論如何,洛克希好像決定下一季度開始在學校擔任教師.

這可是,必須要慶祝一下呢.

慶祝,慶祝嗎.

慶祝和洛克希結婚.

慶祝妹妹們的10歲生日.

慶祝馬上要出聲的孩子的誕生日.

早晚,辦一次家族歡慶會吧.

保羅的信里也寫過,回來之後要好好慶祝一下呢.

嘛,以後再說吧.

現在很忙,等各種事情都平靜一些再說吧.

「啊啊,對了.還得去和其他人也打個招呼呢」

「是啊.大家看到師傅回來了,都會吃驚的吧」

薩諾巴快活地笑了起來.

受此影響,我也笑了起來.

等會要把洛克希介紹給其他人,我期待得根本把持不住呢.

「那薩諾巴,義手,謝咯.我還會再來的」

「好的,有空的時候請來露個臉.朱莉也會高興的」

「當然」

「如果義手的狀態不好的話,比起余來,找克里夫可能比較快」

「我知道了」

就這樣,我們和薩諾巴告別了——

寒冷的走廊中回響著咯哩咯哩的聲音.

那是我的義手的聲音.

我一邊走一邊調整著注入義手中的魔力.

反複握拳的時候,義手發出咯哩咯哩的聲音.

果然,試作品還是沒有靜音功能的.

「那個義手,是魔道具嗎?」

突然,走在我左側的洛克希問道.

「嗯嗯.是薩諾巴的研究成果」

「真厲害呢.這麼精密的動作」

「是啊.能這樣動作的話,好像就不需要洛克希幫忙了呢」

「啊……是,是啊」

我轉頭一看,洛克希露出做錯事一樣的表情.

「十分抱歉.我沒怎麼考慮魯迪的事情.明明沒有我在會很辛苦的,我還要做教師……」

「如果是指左手的事情的話,洛克希不需要擔心」

雖然的確幫大忙了,但是我也沒有拜托她.

因為說出來會像是,有人能代替你,一樣所以沒說出口,

不過遇到困難的時候會幫助我的家伙在我周圍有很多的.

「無論如何,真是太好了呢.得到了新的左手」

「嗯嗯,這樣一來就能盡情地摸洛克希了」

我一邊這樣說著,用義手啪嗒啪嗒地碰著洛克希的肩膀.

洛克希的柔軟和溫暖隔著長袍傳了過來.

好像溫度也能感受到.

真是高性能呢,這個義手.

「總之,我想把您介紹給大家,請陪我一下吧」

「介紹……好的!」

洛克希帶著緊張的表情點了點頭——

之後,我們到各處進行歸還報告,同時介紹洛克希.

莉妮雅,普爾塞納.

阿莉耶魯,盧克.

然後還有七星.

雖然也去了克里夫那里,但是聽到研究室中傳出妖豔的聲音,因此決定還是算了.

每個人的反應都不同.

特別是莉妮雅和普爾塞納的反應很有趣.

她們兩個聞洛克希的氣味就顫抖了起來.

我將我敬愛的老師介紹給蜷著尾巴的兩人.

于是兩人向洛克希低頭行禮.

是因為獸族的敏感所以能知道吧.

知道所謂完全不可違逆的人的氣場.

相反的,阿莉耶魯和盧克就很鈍感了.

我向他們打招呼說我回來了之後,他們挖苦我說「回來的時候倒是知道來露個臉了嗎」.

雖然這麼說,不過倒也不是責備的語氣.

但是,聽說她們對我出行一事也做了各種各樣的援助.

以准備不足而導致失敗的我來說,真是非常羞愧.

因此,我還是向他們謝罪了.

不過嘛,那邊就先算了吧.

我把洛克希介紹給他們,兩人露出呆然的表情之後,面面相覷.

外表幼小的洛克希登上講台,這種事情很難以相信吧.

但是,應該說不愧是一國的王女嗎.

阿莉耶魯還是很有禮貌地向洛克希打了招呼.

真是能干的人物啊.

七星的臉色很不健康.

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咳咳地咳嗽著,看到我之後,安心地說「這樣一來又能繼續研究了」.

我向她介紹洛克希說,她明年就要作為教師就職了,之後,得到了「是嗎」這樣冷淡的回應.

我覺得太冷淡了于是就一件一件地向他列舉洛克希的優點,于是她皺起眉頭說「蘿莉控,好惡心」.

嘛,一般的女高中生不明白洛克希的美妙之處嗎——

到各處都打過招呼之後.

到了差不多該回去的時候,洛克希撅起嘴.

「魯迪」

「怎麼了」

「雖然你能把我介紹給大家我很高興,但是我覺得有點高抬我了吧」

「完全沒有那種事」

「是嗎?」

「老師的美妙憑我是難以言表的,就算那樣也完全不足」

我這麼一說,洛克希突然伸手指著我.

「對,就是這個!難道說魯迪,是在調侃我嗎?」

「完全沒有.我一直是認真尊敬老師的」

「哈啊,總覺得,魯迪稱呼我『老師』的時候,感覺完全就是被戲弄了一樣」

洛克希大大地歎了一口氣.

雖然在我看來是正當評價,但是在洛克希看來好像有些過剩了.

「那個先不提,魯迪明明向各種各樣的人介紹了我,但是卻一直說我是『老師』,一次都沒說過是『妻子』呢」

「啊」

聽到這話,我察覺到自己的失態.

那是已經無法挽回的失態.

對啊,洛克希她,已經不是洛克希·米格魯提亞了.

而是洛克希·克雷拉特.

我是這麼介紹的,

洛克希自己報的也是這個名字.

所以,我覺得肯定沒有必要再特別介紹了.

艾莉耶魯應該也理解了那是什麼意思.

但是,洛克希也沒有抱怨,我以為她也可以理解的.

但是啊,對啊.

這算什麼事啊.

雖然我覺得洛克希很偉大,做我的妻子有點浪費.

但是也應該把她作為妻子介紹吧.

雖說是第二夫人,但是妻子就是妻子.

是有可能要為我生兒育女的存在.

「抱歉呦洛克希,My sweet heart.

但是我真的愛著你呦.

不然的話,一起去洛克希的雙親那里,報告一下也可以」

「唔誒,不,那倒沒有必要,太遠了,以後再說吧」

以後再說.

羅因先生和羅卡麗小姐,身體還健康吧.

我和洛克希已經結婚的現在,那兩人也相當于我的父母了.

而且對我還有恩,真想去見個面啊.

我覺得通過轉移魔法陣的話,2個月左右應該就能到了,但是…….

「我知道了.那麼,改日吧」

現在就先這樣吧.

改日,等到有時間空余出來的時候,全家一起去叨擾一下吧.

我一邊這樣想著,回到了家里——

校園傳說·其1

「番長的手在天上灰」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間話 狂犬之劍,是重?是銳?     下篇: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4話 三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