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5話 Training with Norun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5話 Training with Norun

又過了一個月.

雖然還很寒冷,但是積雪已經開始融化,地面露了出來——

早上.

我注意著不要驚醒睡在旁邊的西露菲,輕輕地爬下床.

西露菲喜歡枕著我的手臂,所以抽出手臂的時候要格外小心.

在隔壁換上運動用的服裝.

這身線條像運動服一樣的服裝是西露菲挑的.

冬天穿著稍微有點冷,但是運動的話正好.

換完衣服,我拿起放在房間一角的石劍.

這把難看的石劍是我用魔術做出來的.

雖然沒有開刃但是重量十足,和力量強大的義手相性很好.

作為空揮用的劍給它取個魚的名字吧.

金槍魚或者劍魚之類的.

(譯:豆知識,劍道中有種專用于空揮的加粗木刀,重量甚至超過真刀,主要是直心影流和天然理心流在用,

覺得那個像金槍魚和劍魚是一種普遍印象,應該沒有什麼出處)

說起來,到了這個世界之後就沒吃過刺身了呢.

沒有生吃魚類的文化吧.

准備好之後,對還在睡著的西露菲打聲招呼說,我出門了.

輕拍她的腦袋.

「嗯呵呵……」

于是,西露菲滿足地笑了起來,用腦袋蹭著我的手.

睡迷糊了吧.

好可愛呢.

突然發現,毛毯掀開了一點.

包在胖次里的屁股從毛毯下面露了出來,所以我也輕輕拍了拍那里.

完全看不出有過生產經驗的小巧屁股.

艾莉娜麗絲的體型也很好,長耳族真是很厲害的種族呢.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重新幫她蓋好毛毯.

最近夜生活再開了,但是要是太早懷上二胎的話西露菲會很辛苦,所以還是控制一下.

盡管如此,該懷上的時候還是會懷上的吧,不過那也是所謂的自然規律.

「嗯唔……慢肘……」

走出房間的時候,聽到了這樣的聲音.

我出門了——

目標是諾倫的房間.

最近,我早上和她一起晨練.

諾倫在家的時候就在家里的庭院,在宿舍的時候我就去學校的中庭.

今天諾倫在家.

「諾倫,准備好了嗎?」

我敲了一下後打開門.

「啊,哥——」

「哦,失禮了」

因為諾倫還在換衣服,我又把門關上了.

諾倫的身體還很幼小.

我雖然不管幼不幼小都很喜歡,但是對妹妹興奮不起來.

雖然有點遺憾,但也松了一口氣.

沒有性欲的愛,果然有種特別的感覺.

但是,一想到這個妹妹早晚會成別的什麼人的東西,某種陰暗的感情從心中萌芽了.

這就是所謂的父心嗎.

不錯.

我來代替保羅.

代替保羅,負責說『不會把諾倫交給你這種來曆不明的家伙的』這種話.

「真是的,敲完門請好好地等著回應啦」

正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身穿體操服的諾倫單手拿著木劍出來了.

沒有什麼色氣的長袖長褲.

這是魔法大學指定的體操服.

是在大學里的購買部買給她的.

我瞟了一眼她的房間里,看到保羅的劍高高地掛在牆上.

生前的話,會在佛壇附近放上遺照,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照片.

仔細找找的話說不定能找到可以記錄畫面的魔道具,但是沒有普及.

因此,只能像那樣把死者的遺物裝飾起來,代替佛壇了.

「諾倫,我可以進下房間嗎?」

「誒?可以是可以,怎麼了?」

我得到許可後進入房間.

瞬間,諾倫的香味撲鼻而來.

是早上的臥室特有的味道.

床單上壓出皺紋的床就在旁邊.

如果撲上去聞的話,肯定能吸進滿腔諾倫的香味吧.

不過我不會這麼做就是了.

我站在保羅的劍前,雙手合十.

「父親.今天也要和諾倫練劍.

請保佑我們不要受傷」

說完之後低頭鞠躬.

保羅的話會怎麼回答呢.

受點傷也好,會這麼回答嗎.

還是說,別讓諾倫受傷啊,這樣呢.

突然轉頭一看,諾倫用米莉絲教的型式合起手,跪在地上.

「那,走吧」

「好,今天也拜托了」

今天和諾倫一起的訓練開始了——

柔軟體操.

慢跑.

空揮.

雖然說是練劍,但是目前還都是基礎訓練.

這幾個月來,諾倫一直在積累著充分的基礎訓練.

雖然說是充分的訓練,但如果是和我相同的計劃的話諾倫會吃不消的.

因此,就從我的5分之1左右開始.

諾倫還只有10歲,身體還沒有長開.

就算突然強行訓練,也只會搞壞身體而已.

諾倫在庭院中空揮的期間,我完成了自己的筋肉鍛煉.

「25……26……!」

單調的訓練,但是正因為單純才容易提高基礎,而且諾倫至今還沒有示弱過.

這一點讓我覺得很高興.

「——50!」

「好,辛苦了」

「哈啊……哈啊……辛苦了!」

訓練結束之後,我和諾倫一起去浴室洗澡.

諾倫在訓練中經常摔倒,膝蓋上有時候會帶著傷.

這種時候我就對她使用治愈魔術.

對妹妹的膝蓋用痛痛,痛痛,飛走咯的魔術.

諾倫看來好像討厭讓我看到她的裸體,穿著胖次和薄薄的襯衫.

正值思春期吧.

真想讓一瞬間就全裸的愛莎學學呢.

我考慮到這點,也穿著胖次入浴.

即便如此,有些男人看到濕透的襯衫是會興奮起來的,要是我告訴她這種事她會做出什麼樣的表情呢.

雖然有點像看看,但還是說不出口.

要是不能再一起洗澡的話很寂寞的.

要是讓她認為哥哥是變態的話就糟糕了.

「今天也只有慢跑和空揮呢」

我這樣思考的時候,諾倫撅起嘴說道.

「什麼時候能教我劍術呢?」

「這不是正在教嗎」

「不是說空揮,是架勢啊劍技啊之類的」

我教了諾倫跑步的方法和空揮的方法.

跑步和空揮.

鍛煉體力和力量的方法.

沒有這兩個的話,就算記住架勢和劍技也沒有意義.

我是這麼像的.

「……也是呢」

通過這數個月的鍛煉,諾倫也多少有一些體質了.

我這麼想著看向諾倫的身體.

還在成長過程中的嬌小身體.

比起開始鍛煉之前,手腳上已經多了些筋肉了吧.

還很難說已經鍛煉充分了.

但是,感覺已經不太容易受傷了.

說不定差不多把最初的架勢教給她比較好了.

「是啊.那,今天放學後開始,正式的」

「……!是!」

我們一邊這樣對話著,走出浴室——

傍晚.

魔法大學占地的一角.

第三露天修煉場——簡單來說就是個操場,我站在這個操場的一角.

為了方便運動,穿著常用的運動服.

諾倫正站在我面前.

和我一樣穿著運動服.

手里拿著木劍,滿臉認真.

周圍有著稀稀拉拉的人影.

有穿著長袍自主鍛煉的學生,有有單純是來散步的.

另外還有人像是在說這種時間穿著體操服干什麼呢,這樣的話的看熱鬧的人.

不過就算有人看也沒問題.

「諾倫.今天開始正式進行劍術訓練」

「是」

諾倫精神滿滿地回應道.

臉上充滿了期待.

想快點學會劍技,這樣的想法洋溢出來.

雖然頂多只有幾個月而已,但是盡是基礎訓練的生活對諾倫來說很辛苦吧.

但是,拿起劍戰斗這件事並非兒戲.

「有言在先,我可是很嚴厲的」

「是」

諾倫認真地點了點頭.

「訓練的過程中,你說不定會討厭我.你說不定會想,哥哥討厭我所以才這麼嚴厲的.我就是會嚴厲到這種程度」

「是」

「說實話,被你討厭的話很痛苦.

但是,半吊子的兵法會傷及自身.

如果把半吊子的東西交給你導致你死掉的話,

我就沒臉面對天國的父親了」

諾倫沒有用劍的才能.

不過也不像10歲的時候的艾莉絲那麼沒有才能.

比起一般水平應該也沒差上很多吧.

但是所謂的強弱是相對的.

戰斗中強的一方會贏,弱的一方會輸.

因為輸掉是會死的,所以說不出輸掉也可以這種話.

諾倫想要勝過大半的對手的話,必須有相應的努力和艱苦的訓練,然後還須要下功夫.

「總有一天,辛苦得不行,怎麼都做不好,被比自己有才能的人超越,想要放棄的日子會到來的吧」

「……」

「這樣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不管是誰這麼表示,我都不會責備的」

「……」

諾倫撇起了嘴.

在她看來,我可能是個才華洋溢的超人.

可能會,這樣的家伙在說什麼呢,這樣想吧.

確實,我的這個身體充滿才能.

但是,我還是輸給了各種對手.

其中還有過臨死的經驗.

我想極力避免諾倫遇到那種臨死的經驗.

「但是,劍術絕對不能放棄.

如果放棄的話,我絕對不會再教你第二次,

父親留下的劍也絕對不可以使用了」

「……」

「但是只要你自己不放棄,我也絕對不會放棄你的」

是不是說得有點過分了啊.

本來,現在說的這些我自己遵守了嗎.

不,我雖然放棄了在劍術上變強,但是每天還是在堅持鍛煉.

應該沒有把自己束之高閣.

「明白了嗎?」

「是!拜托您了!」

諾倫用精神滿滿地聲音回應道.

臉頰通紅,一臉干勁滿滿的表情仰視著我.

我小的時候,保羅眼里的我也是這種感覺吧.

這麼說來,諾倫可能早晚也會離開我,找到別的師傅.

要堂堂正正的作為初級啟蒙的話,說不定吧基列奴叫來比較好.

但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西方好像有一個叫做劍聖之地的地方,從那里募集的話說不定能招到劍聖之類的人來.

「很好.那麼,首先從慢跑開始」

「誒?不是用劍的訓練嗎?」

「啊啊.當然的.拿著劍跑.如果是戰場的話,劍是要隨時在手的」

「……」

「回答呢!」

「是!」

今天的安排是,慢跑.

基礎的3種架勢.

然後和我進行自由練習.

我首先要教給她劍術的恐怖.

是可怕的,會帶來疼痛的東西.

倒沒有打算讓她通過疼痛切身記住劍術.

但是我想必須要先將疼痛和恐懼教給她才行.

說不定,諾倫有可能會哭.

可能會討厭我.

但是,不狠下心不行.

練劍這種事情,一直愉快的練下去是不行的.

如果只顧愉快的話,遇到萬一的時候會什麼都做不到死掉的.

「好,跟上!」

「是!」

盡管有些不安,我還是跑了起來——

「好,今天就到此為止!」

「辛,辛苦了……」

耀眼的夕陽中,諾倫喘著粗氣倒在地上.

「今天交給你的架勢,早上或者午休都可以,我不在的時候,有時間的話就要反複練習」

「好,好的」

第一天的訓練成果還算不錯.

慢跑回來之後,教她架勢.

然後,實際使用木劍過招.

同時,糾正她的步伐和姿勢.

如果是前世的劍道的話,還要教更多各種各樣的事情吧.

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那些規矩,所謂的干架,就是積累經驗.

實際上,保羅也是很早就開始這樣敲打我的.

我記得基列奴也是以過招為重點教學的.

因此,這麼做應該是沒錯的.

但是,看來諾倫對于用木劍毆打對手好像有點抵抗.

因此,首先為了消除這種抵抗,讓諾倫自由地攻擊我.

我也不防禦,只是盡量避開要害地硬扛下來.

我對感覺到傳到手上的觸感皺起臉來的諾倫做出「我被打也沒問題」的姿勢催她繼續.

由于這數個月來一直在進行空揮,諾倫的攻擊也有一定的重量了.

因此,我身上留下了不少淤青.

之後,按照預定自由過招.

我按照預定敲打了諾倫一頓之後,今日的訓練就結束了.

當然有手下留情.

但是,即使如此還是在她的手腳上留下很多淤青.

在可愛的妹妹身上留下傷痕了.

讓我有一種,這樣真的好嗎,的心情.

但是,諾倫到最後也持續對我揮著劍.

沒有哭泣,也沒有示弱.

只要有干勁,不管什麼事情都是有益的,哪怕受點傷也好.

我想要這麼想.

「怎麼樣諾倫.痛嗎?」

「……嗯」

「太辛苦想放棄嗎?」

「…………不,明天也,拜,拜托了」

「很好」

說實話,我對自己的教法沒有什麼自信.

如果說魔術是學問的話,劍術就是體育.

體育是沒有正解的.

只是,必須持續下去才能變得擅長.

「來,我給你用治愈魔術」

我讓諾倫坐下,對她使用治愈魔術.

如果看不到的地方也有淤青的話讓西露菲幫忙治療一下吧.

不過今天是諾倫會家里的日子,一起洗澡的時候我幫她治療也可以.

我這樣想著,走近諾倫脫著上衣的時候,突然感到背後的氣息.

「嗯?」

我回頭一看,黃昏中,有幾名男學生正在看著這邊.

什麼時候開始在那里的呢.

回想起來可能從最開始就在了.

我還以為是看熱鬧的,但是聚在一起看了這麼長時間,有什麼別的理由嗎.

找我有事嗎.

「諾倫.你先去換衣服等著我.今天一起回去」

「誒?啊,好.我知道了」

我抓緊治完諾倫的傷,催她去更衣室更衣.

然後,那幾個男人走了過來.

雖然我以為是幾個人,但是走近一看有兩位數以上的人數.

全都是一副不受歡迎的長相,讓我湧起一種親近感.

我雖然已經是有兩個妻子的現充了,但是不打算看不起他們.

這些家伙,和前世的我一樣.

他們逐漸靠近我,向我送來充滿敵意的視線.

我正面瞪回去,有幾人視線飄移了起來.

到底怎麼了.

「有何貴干?」

我這樣一問,他們面面相覷.

小聲說著,怎麼辦啊,互相推著後背.

不久之後,一個男人站了出來.

年齡大概有18歲左右吧.

身高和我差不多,身形瘦高給人一種不健康的感覺.

眼神稍顯凶惡,顴骨突出.

給人一種像是魔術師的感覺.

帶上眼鏡的話應該很像薩諾巴.

不過,薩諾巴總是意義不明地滿溢著自信.

而這個男人身上溢出來的是,自卑.

他狠狠地盯著我看口說道.

「為什麼要欺負諾倫醬?」

「……嗯?」

欺負.

聽到這個單詞,我皺起了眉頭.

他看到我的表情嚇得顫抖起來.

但還是繼續說道.

「確實,諾倫醬有點遲鈍,經常失敗.

那些失敗可能讓你很惱火.

但是,諾倫醬一直都在拼命努力著.

沒有必要折磨她到那種程度吧?」

對啊對啊,周圍也跟著迎合.

「基本上,諾倫醬根本就沒有拿過劍.

盡管如此,你還強行讓她拿劍什麼的.

不管怎麼說都太過分了吧」

對啊對啊,周圍騷動了起來.

「嗯唔」

我就這麼聽他說完,

他們好像認為是我強行讓諾倫拿起劍,通過和她過招發現心中的郁悶.

雖然是冤枉的,但是說不定看起來的確是這樣.

我的教學方法也算不上好呢.

總之,一定要解開這個誤會才行.

「那是——」

「我知道你是學校里最強的.但是,要對諾倫醬做過分的事情的話,我們會為了保護諾倫醬而戰」

領頭的男人用充滿決意的聲音說道.

但是這次「對啊,對啊」的聲音變得很小.

不如說,能聽到有人小聲說著「不,要戰斗的話我還是算了吧」.

……對了.

解開誤會之前,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先確認一下.

「話說,你們是什麼人啊?」

「誒!?」

男人發出脫線的聲音,轉過身,和同伴們面面相覷.

然後再次看向我,帶著困惑的表情反問道.

「什麼人,是指?」

「和我家妹妹是什麼關系呢?」

「不,我們是,從諾倫醬一年級,拼命努力著的時候,就一直看著她.為她加油之類的——」

男人語無倫次地答道.

周圍的家伙們也跟著他紛紛開口說道.

「我是半年前看到的——」

「實習的時候是一起的,但是諾倫醬火魔術總是失敗——」

「看到諾倫醬被魔術教官罵了,留下眼淚之後,我不由得就——」

他們的話亂七八糟,完全不得要領.

但是,我理解了.

他們是在實習和授課中見到諾倫的,

看到挑戰什麼事情失敗的諾倫淚眼汪汪的樣子之後,

若無其事地幫助她的集團.

也就是說,是那個啊.

Fan club啊.

說起來,我感覺好像聽西露菲說過.

嘛,因為諾倫很可愛呢.

他們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希望以後也能為我家妹妹加油呢.

「原來如此.事情我明白了.

我家妹妹一直以來承蒙關照了.

我是她的哥哥盧迪烏斯·克雷拉特」

「誒誒!?」

我深深低下頭鞠了一躬之後,他們騷動起來.

他們是諾倫的追隨者.

雖然其中一部分,走錯一步就有可能化為暴徒和跟蹤狂.

但是,大部分都是抱持著純粹的心情在支持著諾倫的.

因此,作為哥哥有必要向他們表示敬意.

但是,敬意歸敬意.

誤會還是必須要解開的.

「剛才的劍術訓練,

確實可能有些嚴厲了.

但是,先不說別的事情,劍術可是攸關性命的——」

我開始說明.

是諾倫說想要學習劍術的.

我覺得半吊子的覺悟是很危險的.

諾倫必須付出比別人多一倍的努力的事情.

最初困惑的他們聽我說完也理解了.

也有家伙還在說「那也沒有必要弄那麼大力量打諾倫醬吧……」.

當然,我並沒有認為自己的做法是絕對正確的.

總之,讓他們明白我不知出于私怨做的就夠了.

我繼續說明,Fan club的各位露出奇妙的表情.

如果是那種事情的話,就可以接受了.

他們雖然還很年輕,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是成人了.

好像也明白戰斗的嚴峻.

「哥哥,怎麼了」

這時,諾倫回來了.

一如既往的西裝外套姿態,外面披著像披風一樣的防寒具.

「啊啊,是諾倫醬」

「諾倫醬!今天也好可愛啊!」

「辛苦了諾倫醬!」

諾倫到來的瞬間,Fan club的各位突然變得讓人惡心起來.

但是,他們的心情不是不能理解.

西裝外套上面披著披風的諾倫非常可愛.

這是毋庸置疑的.

想讓她撐起葉子傘一樣的可愛.

「啊,前輩們……辛,辛苦了」

諾倫嚇得顫抖著,低頭鞠躬.

但是,沒有靠近過來.

果然還是感覺到這種異樣的氣氛了吧.

「哥,哥哥.我,把東西落在房間里了去取一下,請在校門口等我」

諾倫像是突然想到一樣這麼說完,向宿舍跑去.

途中不小心滑倒了.

「咕唔……」

諾倫慢吞吞地爬起來.

然後,偷偷回頭瞟了這邊一眼.

在她眼中,一瞬間可以看到閃閃發光的東西.

真是的,沒辦法吶.

過度鍛煉身體之後不要那樣跑啦.

回家之後,為了防止筋肉酸痛,好好地給她按摩一下吧.

再慢慢地泡個澡,疲勞就就會消失了吧.

「……啊啊,諾倫醬好可愛啊」

「那麼拼命跑,裙子里面會被看到呦」

「制服被決定的時候我就這麼想了,那身衣服,真不錯啊」

「但是,跑得好慢呢」

「是啊,要是被人販子之類的盯上,跑不掉的吧」

「如果諾倫醬變成奴隸的話,我會買的呦」

「和諾倫醬兩個人的生活……哈啊……哈啊……」

嗯.

是啊,如果諾倫醬成為奴隸的話,毫無疑問會買的吧.

然後,每天讓她吃得飽飽的.

吃得飽飽的,但是因為不能剩下還在勉強往里塞的諾倫焦急困擾的表情…….

哈.

不好不好.

不對不對.

諾倫是我的妹妹.

怎麼能讓她成為奴隸什麼的.

諾倫被拐走的話,我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找出來,然後把拐走她的家伙揍扁.

諾倫變成奴隸的話,我就把買了她的家伙找出來,讓他見識一下真正的地獄.

「咳咳!」

「哈!」

我咳嗽了兩聲,留著口水陷入妄想的Fan club各位回過神來.

「還望不要用太奇怪的眼光看我家的妹妹」

「抱,抱歉」

「嘛,諾倫很可愛,所以從遠處看著妄想一下倒是沒關系」

「是,是嗎?」

當場流動著一種松了一口氣的氣氛.

「但是,要是敢實際出手的話可不會隨隨便便就完事的」

「咿」

姑且先打好預防針.

基本上,這些人里倒是沒有像是會搗蛋的家伙,在這種club里偷跑是禁止的吧.

但是,人類一旦鑽進牛角尖,不知道會做出什麼.

也不是不可能突然發狂襲擊諾倫.

「說起來,你們有club規章之類的東西嗎?」

「誒?club?規章?」

「是啊.按照這個Fan club的規章,和諾倫可以接觸到什麼地步呢?」

這是很重要的.

雖然我想和偶像接觸基本上是禁止的,但是在某些場合握個手還是OK的.

那種場合里,手里帶著奇怪的東西的家伙也存在吧.

像是口香糖啦,海膽啦之類的.

希望能加上個,握手會前必須仔細洗手,這樣的規矩.

我這麼想著,但是,

「Fan club?」

「嗯?」

感覺對話有點沒對上.

他們對Fan club,規矩這些詞的反應很奇怪.

如果是正規的Fan club的話,應該會好好的約法三章才對.

明明是會員卻不知道嗎.

「稍等一下,這個集會是誰組織的?」

「組織……?不,並沒有那種……」

「……怎麼回事?請好好給我說明一下」

我詳細一問.

于是就明白了奇怪的事實情況.

看來這個圈子好像並不是由誰發起的.

好像是看到諾倫的可愛,自然而然就集結到一起了.

組內成員甚至都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原來如此」

這是非常危險的.

因為這可是覺得諾倫很可愛的不特定多數組成的黨派.

人一旦組成黨派,就有可能干出一個人干不了的事情.

比如說把可愛的諾倫綁到自己的房間里之類的.

還一邊說著,都是諾倫醬太可愛的錯,這樣的借口.

豈有此理!

「這樣下去的話,會發生犯罪的」

「犯罪什麼的,怎麼會……我們只是……」

「錯不了.肯定會有人暴走,對諾倫出手的」

我這麼一說,他們騷動了起來.

「怎麼可能!」

「我們沒有對諾倫醬出手的打算!」

「當然,是喜歡諾倫醬的,但是是像妹妹一樣的感覺……」

說什麼呢,那邊的混蛋.

諾倫是我的妹妹.

……不,現在不是說這個.

「我想有必要定個規矩」

集團中為了防止犯罪,規則是必須的.

決定好規則,互相監視.

人一旦有了規則,就回去遵守它.

會穿著同樣的服裝,帶著同樣的圍巾排隊等待.

規則由曆史沉澱而成的.

是漫長的曆史中,根據必要定制的.

這個Fan club曆史尚淺,可能還沒有定制規則.

但是,沒有規則是很危險的.

諾倫會很危險.

所以一定要趁現在定制出規則.

等到發生什麼就太晚了.

最低限度,最初要由某人來決定.

問題是,由誰來決定.

果然是發起人,領導者最為適任.

但是,這群人中並沒有領導者.

站出來的這個家伙,肯定是這些人里最強的吧.

那麼,委任他為領導,讓他決定來決定規則嗎.

……不行.

就算委任沒有自覺的家伙作為領導,也不會有什麼作用的.

必須是這群人中最重視諾倫的才行.

決定了.

「好」

是我.

諾倫是我的妹妹.

也就是說

————我就是規則——

甲龍曆425年.

某組織與拉諾亞魔法大學成立.

諾倫·克雷拉特公立Fan club.

總計30人的這個組織,之後成為了對魔法大學產生巨大影響的組織.

初代會長不明.

一說,初代會長打破了自己定制的規則,與諾倫一同入浴,不到3日就被彈劾.

他的名字成為組織的恥辱,被永久性的從名簿中抹除.

但是,初代會長的存在絕對不是有害的.

傳說,他定制了Fan club的『鐵之法則』.

嚴厲死板的鐵之法則.

有很多人討厭這個法則,脫離了Fan club.

但是從結論上來講,Fan club變得更加強大了.

傳聞那鋼鐵般的凝聚力甚至能趕上拉諾亞王國騎士團.

傳言四處流通.

不知不覺間,人們公認Fan club的干部必是禮儀端正之人.

據說他們畢業之後,在周邊各國的騎士團和魔法公會中均受到良好待遇——

校園傳說·其3

「番長一聲令下即可召集30人大軍」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4話 三年生     下篇: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6話 人家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