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8話 水王級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8話 水王級

魔法大學的一角,響起妖豔的聲音.

「不行,不要這樣」

被某些學生成為體育倉庫的倉庫前.

一名青年正緊抓著水色頭發少女的手.

「吶,可以吧?老師,拜托了」

「不行」

但是少女沒有買青年的賬.

背過臉撅著嘴.

盡管如此,青年還是不肯罷休.

「一回,一回就好」

「不要.請放開.午休時間已經結束了」

「別這麼說啦!」

青年放開手.

少女困擾地環視周圍.

雖然說是體育倉庫前,還是有一些行人的.

他們靜靜地避開少女求助的視線.

要問為什麼,那是因為青年太可怕了.

那名青年是這一帶最有名的惡黨.

周圍的人們想.

就算自己上去幫忙,也改變不了少女的命運吧.

不僅如此,自己說不定也會遭遇悲慘的經曆.

明白這一點還去幫助少女的勇者是不存在的.

「老師,請你仔細考慮一下.對咱們倆都沒有壞處呦.

確實,現在可能稍微有點討厭,

但是從長遠角度來看,對彼此肯定都有好處的」

「這……確實是……」

「聽我這個請求的話,我也會聽老師任何請求的呦?」

「嗚嗚,但是啊……」

青年繼續向不願意的少女進攻.

湊到她耳邊,像是耳語一樣說道.

這樣的動作,使少女的臉眼看著紅了起來.

少女骨碌骨碌地擺弄著三股辮,害羞地低下頭.

「學生會來了!」

這時,被稱為這間學校第一美男子的男人出現了.

帶著太陽鏡的白發少女跟在其後.

「咿呀—!盧克大人!」

「是『無言的菲茲』啊!」

那是學生會成員,盧克和菲茲.

「盧克大人,今天也好帥呀!」

「請抱我吧—!」

「菲茲前輩,最近越來越可愛了啊」

「請讓我看看素顏」

在人們的聲援中,兩人走到青年和少女的面前.

「我們收到盧迪烏斯襲擊女學生的通報……」

盧克哈地歎了一口氣.

他眼中映出的是名叫盧迪烏斯的青年,還有名為洛克希的少女.

既不是女學生,也沒有襲擊.

確認到這個事實,他原地轉身沿著原路離開了.

「菲茲,接下來拜托你了」

「…………嗯」

菲茲咯吱咯吱地搔著耳朵點了點頭.

「哈啊」

盧克離開後,洛克希也歎了口氣.

「女學生嗎」

「沒辦法啊.大家對洛克希老師是教師的認識還很薄」

盧迪烏斯一臉我明白呦的表情點了點頭.

「嗯?西露菲,怎麼了?」

他突然注意到菲茲露出了不高興的表情.

噗地稍稍鼓起一邊臉頰.

「那個啊,魯迪.就算結婚了也不能勉強呦.女孩子有不願意的時候呦?」

「誒?嗯,那我當然知道」

「那個,雖然可能洛克希老師做得比較好,但是還有我在……」

菲茲嘟嘟噥噥地說著.

「……難道說」

盧迪烏斯毫不隱藏感動的表情靠近菲茲.

他用手戳著菲茲鼓起的臉頰.

菲茲的臉頰被壓了下去,另一邊臉頰噗地鼓了起來.

「啊啊!西露菲嫉妒了!」

盧迪烏斯緊緊抱住菲茲.

菲茲雖然還沒有完全釋然,但是臉上已經沒有生氣的表情了.

「嫉,嫉妒什麼的才沒有……!」

「不用擔心呦西露菲.當然沒有打算把西露菲排除在外的」

「誒,什麼,那,3人一起嗎……?」

盧迪烏斯在菲茲耳邊耳語道.

「對啊.我和西露菲兩個人一起向洛克希請教吧」

「那個,要洛克希來教嗎?」

「那是當然,她是最擅長此道的人」

菲茲偷偷向她那邊一瞟,

洛克希一下子背過臉去.

「我還沒有同意呦」

「別這麼說啦.菲茲也想學的吧?」

「那,那樣,很不好意思啦……」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被盧迪烏斯抱著的西露菲扭扭捏捏起來.

身著男裝的她.

雖然因為有太陽鏡看不見表情,但是那之後的瞳孔已經濕潤了起來.

「但,但是,如果是為了魯迪的話……可以呦?」

「西露菲!」

盧迪烏斯感動地將臉埋進她的頭發,感受到柔軟和好聞的味道,加大了抱著她的手臂上的力量.

菲茲陶醉在他強壯的手臂中,已經怎麼樣都好一樣放松了身體.

相當好對付.

洛克希羨慕地看著這幅光景.

盧迪烏斯接連不斷地對這樣的洛克希追問道.

「為什麼不肯教呢?

難道說,洛克希討厭我嗎?」

盧迪烏斯像是有點受打擊的樣子說完,洛克希趕緊否定道.

「不,沒有那種事呦!我最喜歡魯迪了,愛,愛著你呦」

「那,為什麼?」

「那個,教了這個的話,我就沒有任何地方能勝過魯迪了……」

「勝負什麼的,洛克希存在本身就比我高級呦!」

「那個啊,魯迪.趁這個機會說一下,我不是你說得那麼偉大的人呦.是個害怕被自己的弟子超過的,小氣的人」

「沒問題的.包括這種小氣的地方我也覺得非常棒!」

「基本上,想要學會那個的話,要花上幾個月時間的呦?雖然魯迪和西露菲比我更有才能,可能會更快一些……」

這時,菲茲感覺到自己好像誤會了什麼.

收起陶醉的表情,向自己的男人問道.

「那個,抱歉魯迪.在說什麼呢?」

對西露菲的問題,盧迪烏斯答道.

「啊啊.我想拜托洛克希叫我水王級魔術」

事情正是如此——

盧迪烏斯視角 ——

青春的自行車.

這指的是妙齡少年和少女共乘一輛自行車.

少年蹬著自行車,少女乘在上面.

少女橫坐在行李架上,伸手緊緊環住少年的腰,或者稍微離開身體坐在那.

雖然是少年在蹬,但是自行車少女的東西的情況也很多.

然後,騎著這輛自行車出現在夕陽下的河邊.

赤紅和夕陽,會掩蓋住兩人泛紅的臉頰的吧.

我現在,就處于類似的狀況.

雖然日頭還很高.

但是,眼前就能看到西露菲的後頸.

這是只要伸出鼻子,就可以充分享受西露菲甘甜香味的位置.

我用手環著西露菲的腰,在她肚臍附近交叉.

上半身完全和她貼在一起.

西露菲咚咚的心跳聲從胸口傳了過來.

太棒了.

順便一提,下半身稍微離開了一些.

理由不用說也能明白吧.

雖說是妻子,還是要講究禮儀.

嘛,對駕駛中的司機性騷擾導致發生事故什麼的,前世也經常聽說呢.

雖說我們乘著的是馬,但還是嚴禁對握著缰繩(方向盤)的人胡鬧.

「松風真是匹好馬呢.聽話又老實.力道也很足」

西露菲前面傳來聲音.

我越過她肩頭一看,看到了水色的腦袋.

是洛克希.

她坐在西露菲前面.

「就是啊.這麼優秀的馬很少見呦」

我們關系融洽地騎在一匹馬上.

最前面是洛克希,後面依次是西露菲和我.

我家最沒人管的寵物,寶馬松風就算馱著3個人也毫不在意地樣子踏著強勁有力的腳步請進這.

「我記得,是金潔小姐選的吧.那個人,選馬很有眼光呢」

「西露菲熟悉馬的事情嗎?」

「誒,不,也沒有啦,不過見過很多阿斯拉王宮里被稱為最上級的好馬.騎士隊長先生的坐騎什麼的」

「那肯定很優秀呢」

我這麼一說,松風嗚地高鳴一聲.

「啊啊,抱歉.當然你也很優秀呦.畢竟是克雷拉特家的馬嘛」

洛克希急忙安撫松風.

這邊的馬能聽懂人話嗎.

還是說,洛克希能聽懂馬語呢.

不,不管是什麼樣的寵物,每天和它對話的話,應該都能做出回應的.

愛莎也每天都跟次郎和比多說話的.

「但是,我都這種歲數了還坐在前面,稍微有點不好意思呢」

洛克希每到和人擦肩而過的時候,都會用貌似遮住發紅的臉.

坐在拿著缰繩的人身前,就相當于自行車的寶寶席一樣吧.

「不然我還是騎次郎比較好吧?」

「不—行.洛克希這麼說,其實是想逃跑吧?」

「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會逃跑的呦」

我一邊聽著關系良好的妻子們的對話,一邊眺望四周.

我們現在正在郊外.

右手是一條漂亮的小河,左手能看到空無一物的平原和森林.

雖說是北方大地,這個季節也有很多綠色.

剛才看到了芋田和麥田,不過現在只有空無一物的廣闊原野了.

我們沒定下來要走多長時間,好像是要到沒有人煙的地方.

河中的魚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這條小河是經過謝麗雅旁邊的大河的支流.

就算不到這麼遠的地方,天氣好的日子在城鎮附近釣個魚說不定會很舒服.

嘛,我倒是沒釣過魚就是了.

「既然決定要教了,我打算認真地好好教」

之所以要到這種地方.

是因為洛克希終于同意了我反複提出的要求.

「我教就是了,水王級魔術『雷光(Lightning)』」

洛克希還是有點不願意的樣子.

我和西露菲在兩邊撫著洛克希的肩膀.

話說回來,雷光嗎.

光聽名字的話,感覺像是常見的電擊魔法呢.

但是,仔細想想,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電擊魔法.

而且是王級.

是多麼驚人的魔術呢.

「哦,這里就可以了吧」

到了某地,洛克希飛身下馬.

她把松風拴在了一顆和自己大腿一樣粗的樹上.

看到這我回想起了令人懷念的記憶.

我學習水聖級魔術的時候也是這樣在郊外,把馬拴在樹上.

「老師,您還記得卡拉巴喬嗎?」

「嗯.保羅先生的馬吧.好懷念呢……」

洛克希這麼說著,看向遠方.

那個時候我才5歲.

到現在已經過了12年了.

我能做到的事情多了很多,終于該到王級了.

感覺饒了很多遠路呢.

啊.

那個時候馬差點被閃電打死了.

雖然勉強就回來了,但是就算即死也不奇怪.

洛克希說不定已經忘了,還是做好應對比較好吧.

「這次沒問題嗎?」

「沒有問題.但是,為了防止松風感冒,還請用土砦把它圍起來吧」

「了解」

我遵照指示,用土砦圍住松風.

松風沒有抵抗,藏到了土質的圓頂中.

「那個,我也離遠一點比較好嗎?」

「不,沒有問題.因為只能使用一次,請好好看著」

西露菲和洛克希這樣對話著,穿上雨具.

聖級的時候就濕透了.

要下雨的話,這些東西應該是必要的,所以就帶來了.

「准備好了嗎?」

「好了」

「沒問題」

洛克希點了點頭,指著遠處的樹木.

那是一顆大樹.

從遠處也可以看出來樹干驚人的粗壯.

「我對那顆樹使用.因為只能用一次,請好好看清楚」

「好」

洛克希對我的回應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

「嘶—,哈—」

洛克希手握法杖,閉上眼睛開始集中精神.

一反常態,准備時間很長.

聖級的時候很干脆地就用了,王級不同的吧.

「呼—……」

如果用魔力眼看現在的洛克希的話,應該能看出魔力在上升吧.

洛克希這樣過了一陣子,

不久之後,突然說道.

「那麼,開始了」

我也屏住了呼吸.

洛克希將法杖刺向地面.

左手握著杖柄,抬起右手包住魔石.

然後,像是要一句一句確認一樣,慢慢地開始詠唱.

「作為雄偉的水之精靈,升上蒼天的雷帝之王子呦!

如吾之所願,帶來凶暴的恩惠,像矮小的存在展示力量吧!

以神之鐵錘敲打鐵氈令萬物畏懼,以洪水布滿大地吧!」

途中我發覺了.

這個,不對勁.

「啊啊,雨呦!沖走萬物,將一切驅逐吧!」

天空突然烏云密布,變得一片漆黑.

同時下起了大雨.

狂風大作,一瞬間就將我的長袍浸透了.

空中溢滿閃電,眼看就要化為落雷.

但是,這不過是——水聖級攻擊魔術『豪雷積層云(Cumulonimbus)』而已.

「作為雄偉的光之精靈,支配蒼天的雷帝呦!」

我這麼想的瞬間.

洛克希繼續詠唱起來.

「是否看到立于此地之物!此乃傲慢帝王之敵!

以吾神之劍,足以將此者一擊打倒!

以光輝之力,展示帝王之威嚴吧!」

每詠唱一節,天空都在不斷收縮.

漆黑的烏云,緊緊地集中到一點.

被壓縮的烏云,像是掙紮一樣嗶哩嗶哩地放著光.

不久後就收縮到像豆粒一樣的大小…….

「『雷光』!」

光柱沖天而立.

這麼說不太對.

自壓縮的烏云中,光柱直杵地面.

是閃電.

啪啊咣昂昂昂昂昂昂!!

遲了一瞬間響起轟然巨響.

在我視野的一角,西露菲皺起臉捂住雙耳.

我只是看著這幅驚人的光景.

「……」

什麼都說不是來.

啞口無言了.

不知不覺間握緊的拳頭顫抖著.

我咕嘟地吞了口口水.

轟鳴過後,什麼都沒有留下.

鋪天蓋地的漆黑云層,

像是要洗淨大地一樣的傾盆大雨,

明亮如白晝一樣的雷光.

還有,遠處的巨大樹木.

全都,消失不見了.

天空一片晴朗.

大雨留下的只有濡濕的地面.

大樹留下的只有像黑色顆粒一樣的炭灰而已.

「啊……」

洛克希突然踉蹌了一下.

法杖脫手,向地面倒去.

我立即抱住她的身體.

「沒關系嗎?」

「成功了就好.以我的魔力,就算有法杖使用一次就是極限了……比起這個,『雷光』,看到了嗎?」

「嗯,老師」

看到了.

確實看到了.

詠唱也一字一句得記清楚了.

「可以用出來嗎?」

「我試試看!」

我將洛克希拜托給西露菲,握緊自己的法杖.

傲慢的水龍王.

從10歲開始一直和我同甘共苦的搭檔.

恐怕沒有它也能用出來吧.

但是,我還是舉起法杖.

我回想著剛才的光景.

沖著天空放聲大喊.

「作為雄偉的水之精靈,升上蒼天的雷帝之王子呦!

如吾之所願,帶來凶暴的恩惠,像矮小的存在展示力量吧!

以神之鐵錘敲打鐵氈令萬物畏懼,以洪水布滿大地吧!

啊啊,雨呦!沖走萬物,將一切驅逐吧!」

驚人的魔力順著我手中的法杖直沖云霄.

生成了雷云,魔力狂暴起來.

這時詠唱豪雷積層云的話,魔術就完成了.

但是,還不能讓魔術完成.

這時完成的話,恐怕就無法做出那種壓縮了.

我就這麼不使魔力安定,繼續進行下一階段詠唱.

「作為雄偉的光之精靈,支配蒼天的雷帝呦!

是否看到立于此地之物!此乃傲慢帝王之敵!

以吾神之劍,足以將此者一擊打倒!

以光輝之力,展示帝王之威嚴吧!」

每唱出一個字,魔力都變得更加狂暴.

我將其強行壓制,拼命塞進一點.

是力量型的技巧.

這個魔術,必須禦制出力.

至今為止,我從來沒用過須要像這樣強行禦制的魔術.

說不定會失敗.

不,不對.

我有用過.

這種感覺我有印象.

這和使用高威力岩炮彈的時候的感覺很相似.

想通這點的瞬間.

禦制突然輕松了起來.

「『雷光』!」

詠唱結束的瞬間.

我感覺壓縮魔力的正下方開了一個大洞.

魔力由那里噴湧而出.

啪咔昂昂昂昂昂昂!!

……落下了.

發出轟然巨響的閃電.

沒有目標.

但是,確實向我瞄准的地點落下了.

「……」

然後,什麼都沒留下.

空中的烏云不見了.

只剩下一片美麗的晴空.

地面被大雨濡濕.

雨具上掛著很多水滴.

強光在眼中留下紅斑,轟鳴震得耳中嗡嗡作響.

成功了.

「…………好厲害」

身後傳來西露菲吃驚的聲音.

我成為水王級魔術師了——

「有點不甘心呢」

臨回去的時候,西露菲這樣說道.

我成功了之後,西露菲也同樣嘗試了一下.

她失敗了一次之後,成功用出了水聖級魔術『豪雷積層云』.

但是,『雷光』沒有成功.

失敗,用光了魔力.

看來魔力的壓縮好像很難掌握.

我能夠做到,是因為平常就一直這麼使用吧.

西露菲也很靈巧,我想再努力幾次應該就能做到了吧.

「我5次里也會失敗1次的」

洛克希這樣說著安慰西露菲.

我想雖然我輕易就成功了,但是西露菲的失敗保住了洛克希的面子…….

這麼一比就明白了,看來西露菲的魔力總量好像高于洛克希.

是因為幼年時期經常使用嗎.

不過洛克希的魔力總量也絕對不算少就是了.

「魯迪一次就成功了嘛.果然好厲害啊」

「是啊.雖然我想過會是這樣了,但是像那樣簡單就成功了,讓我也有點失落了呢」

「……」

我無言以對.

確實我從2,3歲就開始使用魔術,努力增加魔力總量.

但是,即使如此,能增加到如此地步,肯定是我的體質特殊吧.

我雖然努力了,但也有這種狡猾之處.

因此,不知道該怎麼向兩人搭話.

無論如何,把兩位疲勞困頓的妻子送回家就是我的工作了.

回家後也給她們揉揉肩吧.

今天就不要做H的事情了.

辛苦了.

「啊,魯迪.看,夕陽很漂亮呦」

我照西露菲所說看向西方的天空,赤紅的太陽正在下沉.

像這種自然之美,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一樣的.

「啊啊,好美啊」

你更美呦,這麼說比較好嗎.

「呼唔……」

西露菲也累了吧,她將身體稍微靠在我身上.

雖然日落之前就能回去了,但還是注意一下吧.

現在,她們兩人都用不了魔術.

魔物出現的話,就由我解決吧.

要警戒一下周邊了.

「……最近,我偶爾會想我是不是在做夢」

洛克希突然說道.

西露菲詫異地歪起腦袋.

「夢?」

「嗯.我現在也還在那個迷宮里,正在臨死之前做著幸福的夢,這樣的」

我警戒著周圍,依稀聽到兩人的對話.

兩人用疲憊的聲音慢慢地交談著.

「我這半年里,過得非常的幸福.

結婚了,也如願做了教師.

雖然在西露菲看來我可能是個妨礙者,

但是能像這樣3個人一起騎馬,我覺得非常高興」

妨礙者,說道這里,西露菲抖了一下.

「嗚嗚嗯.妨礙什麼的,沒有那種事呦.

我很高興能和洛克希和睦相處呦.

如果洛克希要搶走魯迪的話,我多半贏不了呢」

西露菲沒有自信的這樣說道,因此我稍微加大了抱著她的力量.

她單手松開缰繩,像是想說「我知道呦」一樣撫著我的手.

「我的情況,只是運氣比較好而已.從小就遇到魯迪了…….不是這樣的話,向我這樣的魯迪看都不會看一眼呦」

「我想沒有那種事的……」

「我如果沒有遇到魯迪的話,肯定活不到現在呦」

如果小時候沒有遇到洛克希和西露菲的話.

我會步上怎樣不同的人生呢.

至少,如果沒有遇到洛克希的話,我會一直那麼閉門不出下去的吧.

不外出,沒有遇到西露菲,轉移事件發生後,能在魔大陸活下去嗎.

沒和西露菲相遇的話.

至少就不會去城塞都市洛亞了吧.

也不會跟艾莉絲和基列奴相遇.

但是,學校可能還是會去的.

魔術方面早晚會陷入瓶頸,可能會提出想要到拉諾亞的魔法大學就學.

根據狀況不同,保羅可能也不會說要等到12歲,直接OK了也說不定.

但是,西露菲不在那里.等也不會來的.

或者會和莉妮雅和普爾塞納成為同學,經過各種事情和她們成為戀人也說不定.

然後,畢業之後立刻前往大森林,作為獸族生活下去.

不,在那之前就發生轉移事件了,應該會回到阿斯拉的吧.

但是,總感覺還是會在什麼地方遇到她們,像這樣結合到一起.

在SF里就是所謂的因果律呢.

換句話說就是命運.

Destiny.

「……」

我伸出手,將西露菲和洛克希抱在一起.

「魯迪……」

怎麼都好.

沒發生的事情怎麼都好.

重要的是,珍惜現在我臂彎中的兩人.

夕陽中,我們踏上回家的路途——

回到家後,我試著總結了一下水王級攻擊魔術.

『雷光』.

這個魔術的原理很簡單.

在空中展開大量魔力,然後將其壓縮,向指定場所擊落.

僅此而已.

做出烏云,落下閃電.

這麼考慮的話『豪雷積層云』和『雷云』其實是同一套魔術.

威力在我至今知道的魔術中首屈一指.

將我知道的魔術中魔力消費量最高的『豪雷積層云』的能量集中于一點.

說不定能凌駕于蓄力到極限的岩炮彈.

能使用這個力量的話,未來肯定也會有更多可能性的.

名字雖然叫做『雷光』,但是這個魔術的真髓其實是魔力的壓縮.

說不定,其他的王級魔術也是同樣的原理吧.

無論如何,我只要詠唱一次的話,以後就能無詠唱的再現.

下回開始,配合『豪雷積層云』應該可以在極短時間內生成落雷.

雖然會練習一下,但是使用的機會應該幾乎沒有吧.

單純的單體攻擊的話,岩炮彈就足夠了.

用『雷光』的話就Over kill了.

再減少一點威力嗎.

我這麼想著進行了各種嘗試,偶然間成功生成的電流.

無詠唱地做出小型豪雷積層云,將其壓縮,向目標場所放出『雷光』,于是電擊飛了出去.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電壓較低,放電的威力被抑制了.

雖然不清楚是什麼樣的構造,但是正合我意.

不過,就算威力降低了,從手邊發出的話,還是會電到自己.

嘛,反正也不致死.

頂多就是一段時間渾身發麻站不起來的程度.

這種攻擊魔術會危機自身,太過危險沒法使用呢.

但是,再稍微練習一下吧.

這是個能令對手無力化的好用技能.

電擊是很難回避的,

用電擊麻痹神經,說不定對斗氣纏身的對手也有效.

雖然現在沒有試驗對象,但是如果巴帝伽迪回來了,就拜托他讓我試一試吧.

說不定能成為關鍵時刻的王牌.

順便一提,這個魔術雖然是『雷光』,

但是為了區別,我另取了一個名字『電擊(Electric)』

學到了很棒的魔術呢——

校園傳說·其6

「番長是個怪人」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7話 有威嚴的父親     下篇: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9話 結婚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