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9話 結婚儀式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9話 結婚儀式

成為水王級當晚.

那天,我打算一個人睡.

因為洛克希和西露菲都很累了,沒有做那種事的氣氛.

我雖然也有些累了,但要是睡在一張床上的話我肯定忍不住的,所以那天就到別的房間睡了.

聽到這個,愛莎主張要「和哥哥一起睡!」.

就算到現在這也還是常有的事.

我雖然不會主動邀請,但是只要她說想要一起睡就不會拒絕.

因此,就允許她一起睡了.

當然是沒有做H的事情的預定的.

那時,正好回來的諾倫,感覺好像露出了羨慕的表情.

但既然是諾倫.

就算我說一起睡肯定也會拒絕的吧.

盡管我這麼想.

但還是在對愛莎說OK之前,試著邀請了一下諾倫.

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OK了,于是就變成了3人成川字型睡在一起.

右側是愛莎,左側是諾倫.

兩人枕著我的手臂靜靜地睡著.

雖然處于張開雙臂無法動彈的狀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自己被幸福感包圍了.

簡直就像不足的什麼東西被填滿了一樣.

這就是所謂的翅膀沒有一對就飛不起來吧.

想到這,一陣電流突然流過我的腦海.

『好想跟西露菲和洛克希3人一起』

這樣惡魔的耳語.

欲望之蛇開始抬起頭來,滋溜滋溜地吐出令人厭惡的舌頭.

不好,不能再深入考慮了.

也就是所謂的3P.

我從很早以前就有興趣了.

但是果然還是很難開口拜托她們.

我雖然說了同時愛著兩人,但是這種事情一對一進行是當然的.

西露菲和洛克希應該也是這麼想的.

要是沒有拒絕的話還好.

但是如果說出這種瑣碎的欲望,破壞了現在的關系就糟了.

還是有些不安啊.

而且,我對現在的狀態也沒有什麼不滿.

輪流抱著兩位近年來罕見的美少女.

其中一位還生了一個女兒.

但是,還是想要同時做一次.

因為兩人的類型不同.

西露菲很順從.

我說什麼都會聽的.

我說要那樣的話,雖然害羞但還是會點點頭.

我說要這樣的話,雖然會露出害怕的眼神但也不會說不要.

雖說如此,但又不是像死魚一樣任人擺弄,反應也很良好,會奄奄一息地拼命抱住我.

全都是為了我.

真的非常可愛.

相對的,洛克希則是技巧派.

經常使用從師傅(艾莉娜麗絲)那里學到的知識,提高自己的技能.

我說要那樣的話,會思考怎麼做才更好.

我說要這樣的話,會提案說,那麼這樣做如何.

雖然因為體格差距導致相性不是很好,但是她所下的努力和功夫足以顛覆這點.

全都是為了我.

真的非常可愛.

西露菲是會無條件接受的類型.

洛克希是會下功夫鑽研的類型.

我不打算說哪個好,哪個壞.

就算在持續這種關系的生活中我的感情傾斜向某一邊,我也不打算輕視另一方.

我打算盡努力平等對待她們兩人.

對.平等的.

我想要同時得到對我來說平等的兩人,是那麼要不得的事情嗎.

不,應該沒問題才對.

至少想要試上一次,是男人的本性.

男人是忠實于欲望的灰狼.

但是,還是說不出口.

將過分的欲望打住在想象階段,是構築圓滿的人際關系的訣竅.

因此,我一直到最近,都沒有將3P的欲望說出口.

今後肯定也不會說的吧.

我是這麼認為的——

次日.我來到克里夫的研究室.

克里夫正在進行魔道具的研究.

是打消詛咒的研究.

我在克里夫的研究室前側耳傾聽.

必須要根據其中傳出聲音的狀況,判斷是否打擾.

確認沒有什麼問題之後,我敲了敲門.

「請進,門沒鎖呦」

我進入其中,看到艾莉娜麗絲正坐在研究室的窗邊.

奢華的卷發自然垂下,托著臉頰眺望窗外.

一如既往的,不說話的話就像畫一樣.

但是,反正是在思考什麼粉色的事情吧.

「只有您一個人嗎?」

「嗯嗯」

克里夫很忙,最近研究都沒有什麼進展.

雖然聽他說預定要用吸魔石改進現有的東西.

但是這數個月來,完全沒有進展.

「克里夫他,今天要准備結婚儀式呦」

對.

克里夫和艾莉娜麗絲要結婚了.

「我明明說要幫忙了.但是他說必須一個人准備呦」

「那是男人的志氣之類的東西,還請原諒他吧」

回來之後就結婚吧.

克里夫這樣宣言過.

但是,我們回來的時候,克里夫還什麼都沒有准備.

沒辦法.

我們臨行前說了要兩年才能回來.

然後用了半年就回來了.

要是准備萬全等著反而很奇怪.

但是,克里夫是守約的男人.

他顯示出驚人的頑強,這數個月間一直在進行准備.

置備住房,購入家具,做好了一切基礎.

我也盡微薄之力幫了忙.

話雖如此,也就是幫忙找找新房而已.

和我不同,他好像不打算買太大的房子.

克里夫在學生街的一角租了間公寓.

說是如果感覺住著太窄的話,到時候再搬就好了.

對愛慕虛榮的克里夫來說還真是謙虛呢.

不過,倒不是說克里夫沒有錢.

家具他買的都是很高價的,而且就算買不起艾莉娜麗絲也會出錢的吧.

我很清楚艾莉娜麗絲的腰包可是很鼓的.

「無論如何,恭喜了」

下個月就是結婚儀式了.

雖然艾莉娜麗絲作為新娘有點過于Bitch了,但是兩人都很滿足的話,肯定會是場很棒的結婚儀式吧.

「總之,克里夫回來之前你就等等吧」

「嗯嗯」

我這麼說著做到椅子上.

艾莉娜麗絲雖然有回應,但是卻沒有看向這邊.

然後,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哈啊……」

有煩惱想說給人聽聽呢.

艾莉娜麗絲發出好像讓人能聽到這樣的話的歎氣聲.

「關于結婚,有什麼不滿嗎?」

「不,怎麼會.克里夫那麼誠實,配我簡直有點可惜.我完全沒有不滿呦」

是啊.

就算是身為男人的我來看,克里夫也很誠實.

當然,並不完美.

不行的地方很多.

但是,克里夫還不滿20歲.

考慮到未來的可能性的話,可以說是非常出色的人物.

「那麼,艾莉娜麗絲小姐是為什麼歎氣呢?」

「那還用問嗎」

「不用問嗎」

那樣的話,肯定是H的事情了吧.

「最近克里夫太忙,只能3天一次了」

看吧,果然如此.

「那不是沒辦法的事情嗎.克里夫在為艾莉娜麗絲小姐努力呦?」

「嗯嗯,這我當然知道」

「反正,等築好愛巢,會整整一周都不出來的吧?」

那次旅行之後,好一陣子艾莉娜麗絲和克里夫都在研究室中篭城不出.

甚至讓人覺得他們難道不是只以對方的身體為目標的嗎.

嘛,我也不能說別人.

沒辦法.

H的事情,最喜歡了.

「哈啊,真羨慕盧迪烏斯啊」

「不,就算我,也有3天不做的時候呦?」

「但是,可以跟西露菲和洛克希兩人一起做吧?

我雖然對克里夫一個人沒有任何不滿.

但是果然還是很羨慕兩人一起啊」

我當然對她的話提出了異議.

「不不不不.3P什麼的我沒做過呦」

「咦,沒做過嗎?多人一起做感覺相當棒呦.不試一次看看嗎?」

不好.

這是惡魔的呢喃!

不可以聽.

退下吧!魔羅呦!阿門!

「3P什麼太不知廉恥了!那是艾莉娜麗絲小姐的有害圖書里才有的!」

「西露菲和洛克希肯定不會覺得不舒服的呦?」

「沒有那種事!會破壞我們的關系的!」

「確實,洛克希在有些地方稍微有點潔癖,突然提出來的話,有可能會退縮」

「對吧!我就說吧!」

對啊.

肯定是那樣沒錯.

西露菲很順從,不如說不管我說什麼都會言聽計從.

雖然不知道心里是會怎麼想,不過聽還是會聽的吧.

感覺像是什麼犧牲一樣.

但是洛克希不是那樣.

她別看那樣,其實少女的部分相當強.

要是要求3P之後她說出「已經沒法奉陪了,我要回娘家了」什麼的話,該怎麼辦啊.

「啊啊,要不然」

艾莉娜麗絲突然用像守護天使一樣,可靠的聲音說道.

「我去跟她們兩人疏通一下也可以呦?」

疏通!

對啊.

突然提出來可能不行.

但是洛克希是向艾莉娜麗絲接受技術指導的.

在指導中混入多人Play的知識的話.

進一步再有意無意地向西露菲提出一些建議的話.

應該就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在同一張床上摔跤了吧.

「艾莉娜麗絲小姐!」

感覺像是能看到聖光一樣.

我當場垂下頭.

途中,從頭上降下艾莉娜麗絲愉快的聲音.

「哎呀哎呀.怎麼辦呢.對我沒有任何好處呢」

「咕」

自己提出的提案還要加上條件嗎.

真是過分的女人啊.

但是,已經不行了.

我已經完全落入惡魔手中了.

是想吃眼前的胡蘿蔔想得不得了的馬.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

我抬起臉來,艾莉娜麗絲壞笑著.

真是讓人討厭的笑臉啊.

就連我都不會那麼笑呦.

應該不會那麼笑的呦.

「我記得你那里應該有阿斯拉王國秘藏的媚藥對吧」

「嗯嗯,是有.還沒用呢」

「那個,讓給我吧?」

阿斯拉王國秘藏的媚藥.

我從盧克那里得到的,那個媚藥.

說實話,我沒有使用那個媚藥的機會.

我跟那兩人體力和精力都有差距,要是用了那種東西的話很可能會壞掉的.

總覺得也不能讓那她們倆喝.

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要那個做什麼?」

「為了和克里夫的新婚生活呦」

「有那個必要嗎?」

「至少新婚第一天,想要被野獸一樣的克里夫蹂躪啊」

艾莉娜麗絲為什麼對性這麼忠實啊.

我覺得克里夫也沒有那麼厲害呀.

「艾莉娜麗絲小姐沒想過要求太多會被克里夫討厭嗎?」

「從來沒想過.如果這樣就會討厭的話,從最開始就不合適在一起」

「沒想過要配合對方嗎?」

「就算勉強自己配合,早晚也會出現分歧的.

那樣的話,還不如始終貫徹我自己的做法」

不愧是艾莉娜麗絲啊.

仔細想想,克里夫也從來沒有勉強自己配合艾莉娜麗絲過.

雖然會做H的事情,但那應該不是勉強的吧.

感覺互相都隨心所欲地愛著對方一樣.

有點羨慕啊.

「我知道了.那我下次帶來」

「謝謝咯.啊啊,一想到用了媚藥無法自已的克里夫,啊啊……」

艾莉娜麗絲流著口水恍惚起來.

嘛,那啥.

能加深關系就好——

之後又過了1個月.

地點是聖米莉絲教會.

魔法都市謝麗雅僅有的一個教會.

像基督教的教會一樣散發著莊嚴的氣氛.

並排擺著樸素的長椅,采光良好的玻璃窗前擺著米莉絲教的象征物.

而站在那個象征物前的,是神父.

神父正向神明獻上嚴肅冗長的祝詞.

「聖米莉絲永遠守望著汝等」

一對男女並排立于神父面前.

兩人都穿著純白的衣裝.

再往後還有20名左右的參加者守望著這兩人.

「——想要分開兩人者出現時,聖米莉絲將持盾守護兩人.

——將要加害兩人者出現時,聖米莉絲將持劍將其斷罪.

——兩人之愛變得虛偽之時,聖米莉絲將降下天火灼其身軀.」

我也是參加者之一.

身著拉諾亞王國的禮服,站在最前列.

右邊是西露菲,左邊是洛克希.

兩人也都穿著整潔的長裙.

因為我們都沒有禮服或者裙子,所以是新買到的.

今後的儀式也用得上,提前准備好肯定沒壞處.

阿莉耶魯和盧克也穿著好像很貴的禮服站在西露菲另一邊.

在我們身後是薩諾巴,妮莉雅和普爾塞納之類身份高貴的人們.

再往後是進擊跟朱莉,還有阿莉耶魯的兩位女從者.

雖然從我這里看不見,但是諾倫和愛莎應該也在這里才對.

她們也穿著長裙,不過那個是租借的.

她們還在長身體,我和她們說現在買還太早了之後,兩人雖然不滿但還是接受了.

其他還有一些我不認識的面孔.

順便一提,七星今天也缺席了.

米莉絲教的結婚儀式中,好像是根據身份排位的.

最前列是身份最高的人,和新人的親信.

阿莉耶魯在最前列是理所當然的.

西露菲是艾莉娜麗絲唯一的親人.

而我作為她的丈夫,也立于最前列.

也就是所謂的陪襯吶.

也可以說站在最前列各種違和感.

不過,違和感最嚴重的還是洛克希吧.

所謂的第二個妻子,對米莉絲教來說是無法允許的存在.

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這點,洛克希從剛才開始就挺直身體一動不動.

不過盧克說過,阿斯拉王國有很多信奉米莉絲教的貴族也沒有認真遵守一夫一妻的教義所以不用在意.

我也覺得洛克希沒必要在意的.

「夫,克里夫·格里穆魯,你願意發誓一生愛著艾莉娜麗絲·龍道嗎?」

「我發誓對艾莉娜麗絲的愛至死不渝」

突然聽到了熟悉的對話.

果然米莉絲教也要這樣起誓的嗎.

話說回來,克里夫的話很有重量呢.

肯定會保守誓言的吧.

克里夫一生都只抱艾莉娜麗絲.

我也有點憧憬這樣的男人氣概.

嘛,我沒能遵守就是了.

「妻,艾莉娜麗絲·龍道,你願意發誓一生愛著克里夫·格里穆魯嗎?」

「我發誓對克里夫的愛今生不變」

艾莉娜麗絲的誓言也是如此呢.

能守住的吧.

不過,有那個詛咒在.

還有壽命的問題.

克里夫應該會先走一步的,那樣之後感覺艾莉娜麗絲會另求新歡呢.

不過這樣的壞話還是不要說出來為好.

嗯.

話說回來,出于想和15歲左右的孩子做個痛快這種理由入學魔法大學的艾莉娜麗絲結婚了嗎.

人生,真是大起大落啊.

「接下來,請新郎為新娘佩戴米莉絲的首飾」

克里夫自神父手中接過首飾.

那是個帶有很多裝飾的首飾.

好像是被稱為『米莉絲的首飾』的儀式用裝飾品.

是聖米莉絲實際佩戴著的首飾的複制品,所有教會都必備一個.

「麗絲,再稍微低一點頭」

「哎呀.抱歉」

我聽到這樣的小聲對話.

艾莉娜麗絲彎下身體,克里夫踮起腳為她戴上首飾.

稍微有點不嚴肅的光景.

克里夫身高不是很高呢.

「新娘向新郎獻上誓言之吻」

「好」

艾莉娜麗絲慢慢地彎下身,吻上克里夫的額頭.

不是嘴唇,是額頭.

這個儀式好像是源自聖米莉絲的一段傳說.

曾經,聖米莉絲趕赴死地時,將這個首飾讓渡給了『最愛的人』.

『最愛的人』親吻聖米莉絲的額頭,許願他能夠歸還.

聖米莉絲陷入絕境時,『最愛的人』將這個首飾獻給神明.

神明受首飾的精致和『最愛的人』的愛意所感動,救助了聖米莉絲.

這樣的傳說.

這個世界上的故事很難判斷是真是假.

這說不定也是實際存在是事情.

神啊!賜予這兩人永遠的愛和永久的繁榮吧!」

那個瞬間,神父拿著的錫杖放出耀眼的光芒.

威嚴的光芒照亮教會內部.

新郎新娘的剪影,純白的衣裝給人一種融入光中的錯覺.

簡直是一幅幻想般的光景.

其中想著「啊,那個錫杖,是魔道具呢」的我,最近稍微有點感動不足呢——

新郎新娘在參加者的目送下離開教會.

結婚典禮到此就結束了.

說道底是在神前正明愛意,我們好像只是見證人而已.

也沒有披露宴和二次宴會之類的東西.

如果是貴族的話應該會有的,不過不巧克里夫不是貴族.

不過,如果巴帝伽迪在場的話,肯定會吵著要辦宴會的吧.

我也久違的有種想鬧一鬧的心情了.

值得慶祝的時候就想辦個宴會呢.

「好厲害呢!」

「新娘好漂亮啊!」

愛莎和諾倫看完結婚儀式都興奮了起來.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交流關于結婚儀式的感想.

這樣一看,根本看不出來她們平常關系不是很好.

不如說,最近一直沒有看到兩人吵架了.

兩人格外要好.

「好憧憬啊,米莉絲的結婚儀式!」

「嗯!那身衣服我也想穿一穿!」

兩個妹妹吵吵鬧鬧的.

諾倫早晚也會找到好對象,身穿純白長裙的吧.

作為對象的男人真是幸福啊.

作為祝福,送他一發鐵拳作為禮物吧.

愛莎會怎麼樣呢.

想象不出她出嫁的畫面啊.

總覺得,給人一種會做一輩子女仆的印象呢.

「果然,女孩子對那種的很憧憬嗎?」

我問向身旁的西露菲.

「嘛吶.但是,我沒有不滿呦?

我們那時候也感覺別有一份溫暖的」

西露菲這麼說完笑了起來.

當然,如果她說想要那種感覺的話,我可以做到類似的事情的.

因為不是米莉絲教徒,所以可能會變得像過家家一樣.

不過只要向克里夫下跪拜托的話,他會願意扮演神父的吧.

為了女人下跪是男人的志氣.

不管多少次我都會跪的.

「……」

突然,左手的袖子被拉了一下.

我轉頭一看,洛克希正抬眼看著我.

稍微畫了些妝的美麗臉龐稍微有點泛紅.

「……洛克希也想辦結婚儀式嗎?」

洛克希的結婚儀式沒有辦.

其中有為保羅守靈的原因在,

不過米格魯特族本來就沒有舉辦結婚儀式的習慣.

因此,洛克希本人也說了沒有必要.

但是,看到那種場面,自己也想要了嗎.

「不,沒有那個必要.但是……吶,你明白的吧?」

洛克希這麼說著,閉上眼睛,「嗯」地撅起嘴唇.

我現在眼前有一個閉著眼睛的美少女.

這就是所謂送到嘴邊的鴨子吧.

我開動了.

我抱著洛克希的肩膀,吻上她的額頭.

「誒!?」

「失禮了.好棒的額頭呢」

「是,是嗎……呵呵」

洛克希有點嚇到了.

是因為和想象不同的地方被親了吧.

但是,臉上沒出息地嘻嘻地笑了起來.

實在是太好得手了.

但是這一點也很棒.

好,決定了.今晚就拜托洛克希了.

「啊,魯迪.我也要我也要」

西露菲靠著我的右手提出同樣的要求.

我當然沒有理由拒絕.

親吻美少女的額頭沒有什麼好躊躇的吧.

「誒嘿嘿……」

明明是自己說出來的,西露菲卻按著額頭嘿嘿笑了起來.

啊啊,西露菲還是這麼可愛啊.

怎麼辦.好想抱西露菲.

但是也想抱洛克希.

兩人一起怎麼樣.

艾莉娜麗絲幫我溝通過了嗎.

我覺得差不多沒問題了吧.

媚藥也給她了.

下次問問她狀況吧.

「……哥哥.在這種地方,適可而止一點可以嗎?」

正當這麼想著露出一臉色相的時候,諾倫來抱怨了.

一臉,難得看過結婚儀式心情大好的時候不要讓我看奇怪的東西啊,的表情.

不想看到血親在那親親我我什麼的吧.

還有,果然兩人同時不太好吧.

「真沒辦法吶」

「啊!等等,別這樣啦!」

我把諾倫抱過來,在額頭上啾了一下.

諾倫滿臉通紅地使勁擦著額頭.

太棒了.

「……」

愛莎則是露出了非常羨慕的表情.

露出一臉,自己也想要,但是可以拜托嗎,要是被拒絕了怎麼辦啊,的表情.

當然,完全沒有任何需要擔心的.

「愛莎!」

我做出慈愛的表情(自認為如此)張開雙臂.

「哥哥!」

愛莎啪地臉上生輝,撲了過來.

我在她額頭上一啾,她便像貓一樣骨碌骨碌地將身體靠了過來.

來,在我的臂彎中窒息吧.

但是,途中把腳也纏上來了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吶.

姑且穿的是裙子,看吧,胖次被看光咯.

「愛莎.不要把腳纏上來.你穿的是裙子.胖次被看光很困擾的吧」

「好—的」

愛莎率直地離開我,一臉滿足的走在最前面.

真是的.

雖然11歲還可以說是孩子,但是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女性超過10歲就已經是優秀的淑女了.

必須讓她多注意一點才行呢.

「……」

這時我突然想起來…….

以前收到的保羅的信中寫過,等大家到齊了好好慶祝一番.

雖然一直想著要做,但是不知不覺都過了半年了.

兩個妹妹5歲和10歲的時候也沒有好好慶祝.

我那個時候都隆重的慶祝過了,所以感覺她們稍微有點可憐.

果然,大家為自己慶祝是很高興的事情呢.

好.

決定了.

開個派對吧——

校園傳說·其7

「番長很偉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8話 水王級     下篇: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40話 左擁右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