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間話 新劍王誕生  
   
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間話 新劍王誕生

劍聖之地.

當座之間.

三位劍聖正單膝跪于此地.

妮娜·法利昂.

奇諾·布里茲.

艾莉絲·克雷拉特.

劍神卡魯·法利昂以放松的站姿立于三人面前,睥睨著他們.

慢慢地開口道.

「你們的劍技,已經超過劍聖的領域了」

聽到這句話,奇諾的肩膀微微一顫.

「我想,差不多該決定繼基列奴之後的第二位劍王了」

奇諾瞪大眼睛.

緊緊握住拳頭,咔噠咔噠地顫抖著.

全身都被歡喜的感情所支配.

他努力地壓制著高興得想要一躍而起的心情.

但是,劍神繼續說道.

「在那之前有個問題要你們回答」

「……」

「你們認為,劍聖,劍王和劍帝有何不同?」

「……是實力強弱嗎?」

妮娜嘟噥著答道.

那種問題,除了實力強弱之外還有它解嗎,3人眼中都這樣寫著.

但是,同時他們也理解了.

劍聖想聽的是在那之前.

使人變得強大的是什麼東西.

劍聖沒有回答妮娜,反向她問道.

「妮娜呦.在習得『光之太刀』之前,你的師傅是怎麼說的?」

妮娜的師傅不是劍神卡魯·法利昂.

直接傳授她劍術的是奇諾的父親,劍帝提摩西·布里茲.

妮娜回想起師傅的教誨,一字一句地說道.

「師傅說『你慣用右手,所以鍛煉左手吧』.在左手也能完美運劍之前,是用不出光之太刀的」

「對.『光之太刀』來說,鍛煉非慣用的手非常重要.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慣用手用力的話,劍尖會左右搖擺」

「對.集中全身斗氣,直線斬擊.雖然單純,但這就是『光之太刀』的奧妙所在」

所謂劍術,即是斬殺活物之術.

但是就算過分老實地正面放出斬擊,也只會被簡單回避掉而已.

因此劍士在斬擊上費盡功夫,從下方,橫向,斜向放出各種各樣的斬擊.

但是,初代劍神不同.

他不需要那種東西.

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揮劍,將一切事物一刀兩斷.

「這個奧秘中,充滿了劍神流的曆史」

劍神噹地敲了敲劍柄.

「初代大人無意間做到的事情,經過曆代劍神逐漸解明,才形成了如今的劍神流.

解明『光之太刀』的奧秘,原理,研究出練習方法.

做到這一步之後就簡單了.

只要是有些才能的家伙,誰都可以使用.

這才開始了劍神流被稱為最強的時代.

我們托初代大人,和解明初代大人劍技的曆代劍神得的福,才能有如今的面子」

劍神再一次噹地敲了下劍柄.

「『光之太刀』是劍神流的最強劍技,以別的流派而言就是『奧義』.

明明都習得了其中奧秘,卻要分出優劣.

劍聖,劍王,劍帝,劍神……真是奇怪啊.明明做著同樣的事情,為什麼有強有弱呢」

說到這,劍聖看向奇諾.

「其中的區別到底是什麼呢?奇諾,你說說看吧」

被問道之後,奇諾抬起頭來.

臉上帶著不安的表情.

他不知道答案.

但是,在必須盡快回答的焦躁下,他開口說道.

「合,合理的考慮的話,除了技術以外,還有步法和筋力,或者是……唔,武器的優劣,吧」

「武器!?你到底修行了幾年了!重新從初級做起比較好嗎!?」

「非,非常抱歉!」

奇諾在劍神的怒斥下鐵青著臉俯下身來.

奇諾本想回答「才能」.

但是,奇諾自己也非常了解,那不是劍神希望的答案.

不可能是那麼簡單的答案.

總之應該是關于才能的本質的問題.

如果真的回答才能的話,很有可能真的被趕出去.

「你還是個小崽子,所以不明白嗎?

嘛,算了.就算不知道,強大的家伙依舊強大吶.

好,那麼,妮娜,你來回答」

「…………」

被問道之後,妮娜陷入深思.

劍神問道的恐怕是,劍神,劍帝還有劍王,這些自己之上的存在和自己的區別.

他們自己所不足的東西.

說起來,劍神和劍帝全員都已經有伴侶了.

自己想要的東西.男朋友?丈夫?

妮娜偷偷瞟了一眼奇諾.

他一臉懊悔地伏在地上.

最近,妮娜非常在意比自己年幼的他的事情.

這時,妮娜突然想起劍神經常掛在嘴邊的單詞.

「……是『欲望』嗎?」

「哈哈,你啊,最近越來越色氣了啊.不愧是本大爺的女兒」

劍神像是窺視到妮娜內心深處一樣笑了起來.

妮娜沒有動搖.

多虧了一直在進行避免動搖的訓練.

「也不是『欲望』啊.不過吶,你的欲望,到底有何種程度呢?」

「程度,嗎……?」

「打個比方.是和奇諾結婚,還是成為劍王,如果讓你選擇一邊的話,你選哪個?」

聽到結婚,奇諾和妮娜四目相交.

妮娜的臉頰微微泛紅.

「……我選擇劍王」

跟奇諾結婚和成為劍王,自己選擇了劍王.

也就是說,自己的欲望,也就是這種程度而已.

妮娜也察覺到自己的回答是錯誤的.

「還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啊.那艾莉絲,你說呢」

「是覺悟呦」

艾莉絲即刻答道.

沒有任何考慮,立即回答.

「『覺悟』.這也不對吶」

劍神笑著否定了.

但是,艾莉絲像是怒視著劍神一樣,再次答道.

「沒有錯.就是『覺悟』呦」

這時,艾莉絲的腦海里,浮現出往昔的種種光景.

被奧魯斯忒特貫穿胸口的,盧迪烏斯的身影.

無力的自己,倒地的盧迪烏斯.

比起那個時候,自己變得強大了.

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和以前比完全不同.

但是,無法戰勝奧魯斯忒特.

經過這數年的修行,艾莉絲也看到了自己的界限.

恐怕,不管經曆多少修行,都無法到達奧魯斯忒特的領域.

但是,如果和盧迪烏斯一起的話.

和他一起的話,應該可以觸及才對.

魔術師(他),劍士(我),兩人一起的話.

如果,自己拼的兩敗俱傷可以組織奧魯斯忒特的腳步的話,盧迪烏斯就可以干掉他.

盧迪烏斯取勝的話,就是勝利.

當然,自己會死,但是盧迪烏斯可以活下去.

這樣一來,肯定無法迎來和盧迪烏斯一起生活的未來.

但是,這樣就夠了.

考慮未來的話就會變得畏縮.

畏縮的話劍就會變鈍.

劍變鈍的話,不管是自己還是盧迪烏斯,兩人都會死掉.

因此,死的只有自己就夠了.

這就是艾莉絲的覺悟.

「那,不做劍王也沒關系咯?」

「我無所謂」

「你不是想要變強嗎?」

「嗯嗯.我想.但是稱號什麼的怎樣都好吧?」

劍神愉快地說道.

「好,艾莉絲和妮娜.你們兩個比一場,勝者成為劍王!」

聽到這句話,3人中最年少的奇諾靜靜地耷下肩膀——

艾莉絲和妮娜.

兩人相對而立.

「……」

兩人手握的都是木劍.

但是,擁有劍聖等級的劍技的話,很容易取對手性命.

「想起剛來的時候了呢」

「是啊」

浮現在兩人腦海中的,是數年前.

基列奴帶著艾莉絲來到此地的時候的事情.

像魔獸一樣的女子,在妮娜心中種下屈辱的種子.

妮娜在其他劍聖,還有奇諾的眼前,不成樣子地失禁了.

現在想起來,仍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但是,已經沒有對艾莉絲的憎恨了.

拜她所賜,自己變強了.

拋開自滿,一心一意地埋頭修行.

這麼想的話,她可以自信地回答,那時的屈辱成為了自己變強的食糧.

「今天,我會取勝的」

妮娜這樣宣言的瞬間,艾莉絲迸發出殺氣.

但是,妮娜沒有退縮.

只是帶著想徹悟的修行僧一樣玲瓏的表情看著艾莉絲.

「…………哼」

下個瞬間,艾莉絲的殺氣迅速消失了.

然後,和妮娜正成對照的表情浮現在艾莉絲臉上.

她笑了起來.

哼哼的,令人發憷的笑容,浮現在艾莉絲臉上.

那是像猛獸一樣的笑容.

妮娜本能地對這個笑容感到恐懼.

在與水王伊澤露緹的鍛煉中,自己和艾莉絲較量過很多次.

然後,輸掉了.

當然,也有取勝的時候.

但是腦中留下的,只有敗北的記憶.

「……」

艾莉絲沒有動作.

只是浮現出野獸般的笑容,靜止不動.

對于總是搶占先手的她來說,非常少見.

妮娜的腦海中,浮現出反擊一詞.

和伊澤露緹的戰斗中面對過無數次的那個反擊.

艾莉絲不會用水神流的劍技.

但是,北神流也有反擊的技術.

艾莉絲恐怕是瞄准這一點吧.

「…………」

現場一片沉默.

采取中段架勢的艾莉絲,和上段架勢的妮娜.

兩人間距只需一步即可擊中對方.

無表情的愛娜,笑著的艾莉絲.

兩人像是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繪圖一般,只是相視而立.

靜止不動,這在以先手必勝為宗旨的劍神流戰斗中是非常少見的.

兩人完全靜止.

劍神像是察覺到了什麼,歎了一口氣.

「你們打算這樣干瞪著到什麼時候?」

以這句話為信號.

妮娜動了起來.

她以重複過成千上萬遍的,劍神流的動作.

迅速踏步上前.

踏足于極其合理的位置,將爆發性的能量送至上半身.

這份能量與妮娜身體中爆發出的斗氣融合.

傳至手臂,再至劍刃.

『光之太刀』.

以壓倒性的速度自誇的斬擊,由上段架勢氣勢洶洶地劈下.

完美的劍技.

無論誰看到都會為之神往的,完美的『光之太刀』.

但是.

「嘎啊啊啊!」

妮娜腹部受到劇烈的沖擊,向後飛出.

撞到道場的牆壁之後,滑倒在地.

道服破裂,可以看到鍛煉充分的腹部上,慢慢隆起一條像蚯蚓一樣的腫塊.

在她感受到像灼燒一樣的痛楚的同時,劍神宣言道.

「到此為止!」

妮娜呆然地看著滿頭大汗的艾莉絲.

她的道服肩膀處破開了,但也僅此而已.

臉上已經沒有笑容了.

但是,那副站姿,宣告她即為勝者.

「……咕」

妮娜明白發生了什麼.

艾莉絲幾乎在妮娜動作的同時踏前一步.

然後,面對妮娜的上段斬,艾莉絲壓低身體,放出橫劈的『光之太刀』.

但是無法理解.

如果是那樣的話應該是自己先擊中目標才對.

先動的是妮娜,劍速也是妮娜略勝一籌,而且,最能提高劍速的就是從上至下的劈砍.

那麼,就算艾莉絲特意俯下身體,自己的劍還是應該率先命中.

明明如此,結果甚至卻連平手都沒做到.

為什麼自己倒地,而艾莉絲卻站著呢.

「要打倒別人,不需要必要以上的力量」

艾莉絲靜靜地這樣說道.

妮娜無法理解她話中的意義.

艾莉絲使用的,是北神流的技術.

本來對所有對手都Over kill的『光之太刀』.

艾莉絲將其威力,部分轉化為速度.

斬擊的威力止于將人擊倒的程度,相應地提升速度.

像這樣的斗氣分配方法,是艾莉絲向北帝學來的.

不過,這樣產生的加速,其實微乎其微.

犧牲很大的威力,換來微乎其微的速度.

但是,只是這樣些微的速度提升,就足以決定只在一線之間的勝負了.

「干得漂亮,艾莉絲.就授予你劍王的稱號吧」

妮娜慢慢地站起身來.

感受到腹部的鈍痛,皺起臉來.

(完全被干掉了)

因為是木劍所以只是被擊飛而已,但如果是真劍的話妮娜已經開膛破腹了吧.

光之太刀的話,就算將胴體一刀兩斷也不奇怪,足以致死了.

相對的,艾莉絲受的傷也就只有肩膀被切開的程度吧.

完全敗北了.

妮娜歎了一口氣,當場坐下,伸展著筋骨.

完全輸了.

取得先手,然後輸了.

輸了啊.

輸了.

妮娜的胸口升起某種沉重痛苦的東西.

「不甘心嗎,妮娜」

「嗯」

妮娜的眼中,滴滴答答地落下大顆的眼淚.

「你還有成長空間.繼續精進吧」

「是,父親」

妮娜這一天,久違地將自己的父親稱為父親.

「……」

劍神靜靜地等著妮娜哭完.

艾莉絲也撇著嘴,抱著手臂等待著——

看到妮娜停止哭泣之後,劍神對艾莉絲說道.

「艾莉絲.雖然授予你劍王的稱號,但是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你的了.也將免許皆傳之稱授予你吧」

免許皆傳.

聽到這句話的之後,妮娜和奇諾面面相覷.

這是連兩位劍帝,和劍王基列奴都沒有獲得的稱號.

所謂免許皆傳,就是有如此分量.

「其實順便授予你劍帝的稱號也可以……但是,那種情況下,必須先戰勝基列奴.

如果想一步登天獲得劍神的稱號的話,就得先殺了本大爺吶」

你准備怎麼辦?

劍神將手搭上自己的刀.

但是艾莉絲搖了搖頭.

「劍神什麼的我無所謂」

「也是啊……那,今後你打算怎麼辦?」

「暫且想先回到家人身邊」

看著艾莉絲率直的瞳孔,劍神感到一陣炫目.

他從她的身上感覺到了某種自己不知不覺間失去的東西.

如果她不失去那愚直地追求強大的姿態,和其目的的話.

劍神有種預感,如果是這位艾莉絲的話,

或許能夠打倒那個無敵的奧魯斯忒特不是嗎.

「過來艾莉絲,作為劍王之證,我將七劍中的一把授予你」

「……是」

這一日,艾莉絲·克雷拉特漫長的修行,宣布告終——

劍王稱號授予儀式結束之後,艾莉絲和劍神離開當座之間.

只剩下妮娜和奇諾留在此地.

「……」

「……」

兩人就那樣沉默地坐了一陣子.

胸中充滿了悔恨和羨慕.

但是,絕不會開口說出,也沒有表現在臉上.

「……」

兩人無言地站起身來.

並排走到當座之間牆邊,將並排擺在那里的木劍拿到手中.

片刻之後,當座之間中,傳出啪啪的木刀交擊的聲音.

那是在這片劍聖之地,隨處可以聽到的聲音.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43話 第四階段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4話 空中城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