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4話 空中城塞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4話 空中城塞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貼吧

翻譯:墓師l

魔法都市謝麗雅以北步行半日.

乘坐馬車不到1小時之處.

有一座遺跡.

與其說是遺跡,不如說是座堡壘的殘骸.

粗壯的石柱橫倒在地,四處散落著像石板一樣的東西.

就像是巴特農神殿進一步崩塌之後的感覺.

曾經肯定是非常宏偉的建築.

是一座可以令人感覺到曆史的遺跡.

「這是史考特城塞的遺跡呢.

是拉普拉斯戰役時人族的建築物,

據說當時有數千人族在此抵禦魔族的侵攻.

最後力有不逮,遭到攻陷」

在我身邊這樣說明的,是一位將美麗的金發編成發辮的女性.

清秀的外表,配上高價的旅行裝,遠遠一看就能看出是位充滿魅力的人物.

她即是阿莉耶魯·A·阿斯拉.

「……」

不會是說給我聽的吧.

我這麼想著環視四周.

盧克和西露菲正在我身後不遠處.

再往後,跟著洛克希,薩諾巴,克里夫和艾莉娜麗絲4人.

七星在我前方.

阿莉耶魯的視線向我投來,我們之間也沒有別人.

「阿莉耶魯大人,知道的真詳細呢」

無視她的話太失禮了吧.

我這麼想著回答之後,阿莉耶魯輕柔地微笑起來.

「因為在這附近的民謠中常有登場呢」

「您對民謠有興趣嗎?」

「要和這一帶的貴族打好關系,這種事也是必要的呦」

阿莉耶魯一本正經地答道.

看來想和貴族打好關系,還必須記熟曆史上的事情.

真是辛苦呢.

「但是,真的從這種地方就可以去到嗎.貝魯裘斯大人的居所」

「雖說我也不清楚接下來要怎麼移動,但是……」

我看向走在前面的七星.

她背著巨大的背包,毫不在乎地上看起來很妨礙前進的瓦礫,目不斜視地筆直向前走著.

雖然照她說的跟過來了,但真的打算從這里去嗎.

我記得,那個轉移魔法陣的筆記中應該是沒有記載這里的.

還是說,這里的確有轉移魔法陣,只是筆記上沒有記呢.

「我反而比較擔心這麼多人一起會不會讓對方覺得困擾呢」

我這樣說完,阿莉耶魯咯咯地笑了起來.

「盧迪烏斯大人擔心的地方真奇怪呢.

對方雖說不是真的一國之主,但也是被稱為『王』的,是英雄呦?

不會因為這種程度的人數就困擾的吧」

「說的也是啊……」

我回頭瞟了一眼身後.

我,七星,阿莉耶魯,西露菲,盧克,洛克希,薩諾巴,克里夫,艾莉娜麗絲.

總共9人.

我覺得已經很多了,但是在王族看來,並非如此嗎.

王族的客人是按10人為單位計數的吧,因此只有個位數的我們綽綽有余嗎.

順便一提,諾倫因為在學校有很多事情要做,因此謝絕了.

可能是考慮到自己才剛剛說過學生會,劍術和學習都會努力.

嘛,要是真帶上她的話,就不得不把愛莎也帶上了,所以就這樣吧.

「貝魯裘斯大人雖然過著隱居的生活,但是拉普拉斯戰役之後曾經在在阿斯拉王國居住過,擁有和阿斯拉王對等的立場.

也曾經帶著數十,數百名侍從訪問阿斯拉王宮.

我想這樣的大人物不會因為區區9名訪客就感到困擾的」

「是這樣嗎」

阿莉耶魯具有魔性的聲音,使耳朵非常舒服.

突然造訪明明不可能不覺得困擾的,但是聽阿莉耶魯這麼一說感覺好像真的沒什麼問題了.

「……既然討厭王宮中的生活,說不定也討要客人呦」

「也是呢.但是,如果真的討厭的話,七星大人也會不允許我同行了吧」

「我想七星應該沒怎麼考慮過那種事情呢」

我這麼說著,回想起我和艾莉耶魯之所以出現在這里的理由.

那時,從七星那里聽到貝魯裘斯的名字的時候,我不合年齡地興奮了起來.

『甲龍王』貝魯裘斯.

他的名字連我也知道.

剛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在書上讀到過.

400年前的拉普拉斯戰役中的英雄.

據書上所說,他可以操縱12只使魔,重建了古時的空中城塞,與幾名同伴一起挑戰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被封印之後,為了贊揚他的功績,冠以現在世界上使用的曆法『甲龍曆』同名的稱號.

『甲龍王』貝魯裘斯,沒有作為王君臨一方,至今仍坐鎮空中城塞卡奧斯布雷卡(Chaos breaker)之中周游世界.

要與這樣的人物見面,當然會興奮不已的吧.

不管怎麼說,可是要去那個浮在空中的城塞里啊.

是天空之城拉普達啊!

(譯:原文ラピ○タ,即ラピュタ.出自宮崎駿大師的《天空之城》,源自《格列弗游記》中的浮空島Laputa.

給個《天空之城》的nico百:dic.nicovideo.jp/a/%E5%A4%A9%E7%A9%BA%E3%81%AE%E5%9F%8E%E3%83%A9%E3%83%94%E3%83%A5%E3%82%BF)

我確實忙于養育孩子和研究.

但還是想去.

純粹的就是想去一次.

抱歉啊,露西.爸爸我,敗給好奇心了呦.

但是,肯定會給你帶禮物回去的.

西露菲和考慮得這樣自私的我正好相反.

她向七星提議道.

「可以帶上阿莉耶魯大人一起去嗎?」

「阿莉耶魯嗎?」

七星露出苦澀的表情.

她受過艾莉耶魯多次勸誘.

七星在阿拉斯王國和拉諾亞王國之間擁有自己的龐大溝通渠道,阿莉耶魯應該是想要把她拉為同伴吧.

不過,七星不想和這個世界有太多牽扯,因此只會讓她覺得麻煩而已.

「嗯,貝魯裘斯大人雖然已經隱居了很長時間,但是據說在阿斯拉王宮中至今仍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阿莉耶魯大人她,那個……考慮到今後的事情,我覺得應該會想見一見這樣的人物的」

阿莉耶魯和各處都持有關系.

那是為了今後將阿斯拉王國的王位納入掌中而准備的.

貌似是相當嚴酷的戰斗,實際上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奪得王位.

我不知道一年後,阿莉耶魯畢業之後是怎麼打算的.

是准備繼續積蓄力量呢,還是回到阿斯拉決一死戰呢.

雖然在不危及家人的前提下我也可以幫忙,

但是在他們那邊所處的立場還是未知數.

說實話我不想趟這攤渾水,但是想為妻子的職場出一份力的心情也是貨真價實的.

不過,阿莉耶魯自身好像沒打算把西露菲帶回阿斯拉王國.

西露菲也生過孩子了,應該也沒有丟下露西深入險境的打算吧.

話雖如此,她好像也沒有准備說拜拜的感覺,貌似想趁現在為阿莉耶魯盡一份力的樣子.

這次的提案,也是其中的一環吧.

在爭奪王位的戰斗中,關系是非常重要的.

特別是,如果可以令在阿斯拉王國中也舉足輕重的英雄『甲龍王貝魯裘斯』成為自己的後盾的話,

阿莉耶魯的阿斯拉王國王位爭奪戰肯定會比之前預想的輕松許多吧.

「嘛,我也受過你不少照顧了.可以呦,帶上吧」

我本以為會被拒絕,但是七星許可了.

我後來聽說,在外出期間,七星好像受了西露菲不少照顧.

把料理分給她,幫忙采購衣物,生病的時候還為她解毒.

雖說露西出生之後就幾乎沒有來過了,但是以前好像經常來泡澡.

「真的?謝謝.阿莉耶魯大人,會很高興的……」

西露菲一下子握緊拳頭,高興地笑了起來.

因為如此,阿莉耶魯和盧克一行也加入了隊伍.

聽西露菲說,阿莉耶魯好像很少見的興奮起來了.

看來得知要和名人見面的話,不管是哪里的什麼人反應都沒什麼區別.

我也很興奮吶.

不管怎麼熟,那可是貨真價實的英雄.

如果是個容易親近的人就好了.

……說起來,突然想起來.

很久以前,我曾經遇到過一次貝魯裘斯的屬下.

在轉移事件之前.

遇到了光輝的阿爾曼非.

我記得,當時他好像把我當做轉移事件的主謀,突然襲擊過來了吧.

雖然我記得他在基列奴的勸說下收起了武器,感覺不像是壞人,但是突然要被殺掉的危機感可是貨真價實的.

稍微有點不安吶.

不,就算屬下危險,主人也不一定同樣危險.

而且,如果是貝魯裘斯事先察覺了轉移事件會發生,打算提前阻止的話…….

單就行動來講,倒不如說應該贊揚他才對.

但是,要我被殺還是…….

嘛算了,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讓它付諸東流吧.嗯.

初次見面可不能帶著找碴打架的態度呢.

寬容是很重要的呦.

「到了呦」

正當我這麼考慮的時候,七星在遺跡的正中心一帶停下了腳步.

那里空無一物.

雖然我這麼想,但是自信看的話會發現地上埋著一塊很適合坐在上面的石頭.

是一塊石碑.

七大列強的石碑.

刻著依稀放出光芒的擁有恐怖力量的幾位的紋章的石碑.

好像在世界各地都有,這里也有嗎.

但是,沒有魔法陣一類的東西.

難道說,不會七大列強的石碑本身就是傳送裝置吧.

在石碑前詠唱咒文,就會被傳送到別的石碑處嗎.

「然後怎麼辦?」

「呼叫他」

七星這麼說完,摘下背包,從中取出金屬制的笛子.

笛子上沒有調音孔,也就是所謂的哨子.

七星將其貼在嘴邊,用力地吹了起來.

嘶—!

沒有發出鳴聲.

只是響起漏氣的聲音.

是狗哨之類的嗎.

「沒發出聲音呦?」

克里夫訝異地問道.

「是人類聽不到的聲音呦.在這稍等一會就會來了」

七星這樣說完,坐在了旁邊的石頭上.

人類聽不到的聲音.

那個可以傳到貝魯裘斯的所在地嗎.

普通的話是傳不到的吧.

也就是說,那個笛子是魔力賦予品嗎.

「克里夫」

突然,艾莉娜麗絲一臉認真地叫住克里夫.

「怎麼了?」

「我趁現在提前說一下.

接下來要去的地方,說不定會被嘲笑,

但是絕對不能還嘴呦?」

「…………我知道呦.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克里夫像是被教訓的孩子一樣撅起了嘴.

艾莉娜麗絲湊到克里夫跟前,在他耳邊低聲說著什麼.

從克里夫的表情緩和下來來看,應該是謝罪的甜言蜜語吧.

「那個空中城塞會裝飾著什麼樣的雕像呢,真讓人期待啊!」

薩諾巴還是和往常一樣.

這貨明白要去貝魯裘斯處的瞬間,就說著「那麼,也讓貝魯裘斯大人看看余等的成果吧」將我做的魯傑路特人偶和其他幾個手辦打包,裝到了行李里.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那種機會,但是他好像是想要像我對巴帝伽迪的時候一樣推銷一下.

真是熱心工作呢.

順便一提,金潔不在.

薩諾巴命令她保護的我家人.

金潔明明也想和薩諾巴一起來的.

嘛,對我來說照顧家人的人越多越安心,哪怕只多一個也好.

不過我倒也沒准備離開那麼長時間就是了.

「別那麼把自己的喜好強加給人啦,不管怎麼說人家可是活了400年了呦」

「哈哈哈,巴帝伽迪陛下的年齡不是更大嗎.越是活得長久,也能明白師傅的人偶的美妙之處呦」

「是嗎……嗯?」

遠處的空中,有什麼東西放出光芒.

「來了呦」

七星這樣嘟噥完之後一個瞬間.

那家伙出現了.

完全可以說是轉瞬之間地,唐突地出現了.

金發,像白色學生服一樣扣得緊緊的前扣式衣服,長褲.

恐怕相當帥氣的臉隱藏在黃色的假面下.

那是個模仿像狐狸一樣的動物的假面.

腰間掛著一把大型匕首.

「光輝的阿爾曼非.參上」

真的非常唐突.像是突然出現一樣的感覺,站在我們中心.

恐怕是飛過來的吧.

以光的速度,從那個空中城塞飛來.

菲特雅領消失之前也是這樣出現的吧.

「……」

突然,阿爾曼菲轉向我這邊.

想起我的事情了嗎.

我害怕他會像以前一樣襲擊過來.

悄悄展開魔眼,握緊法杖.

但是,阿爾曼菲好像沒有想起到我的事情.

並沒有特別在意我,走到了七星面前.

「……人數,相當多啊」

阿爾曼菲一邊環視周圍,一邊像七星說道.

七星「嗯」地點了點頭.

「沒問題的吧?不是說過12人之內都可以嗎」

「人數無所謂,但是……」

阿爾曼菲說道這里,看向洛克希.

「魔族不行」

「誒,為,為什麼啊?」

洛克希露出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的貓一樣的表情.

「不能讓魔族進入吾等空中城塞」

「是,是嗎」

洛克希像是被擊沉了一樣,失落地耷拉下肩膀.

貝魯裘斯在拉普拉斯戰役中與魔族戰斗.

果然,對魔族會有一些看法嗎.

「無論如何都不行嗎?」

「貝魯裘斯大人雖然寬宏大量,但是討厭魔族」

雖然這一帶不怎麼歧視魔族導致我忘記了,不過敵視魔族的風潮依然存在.

貝魯裘斯雖說是傳說這種的人物,但也是戰爭的當事者.

說不定和魯傑路特一樣在戰爭中有什麼無法忘懷的經曆.

但是,只有洛克希不能去,稍微有點可憐呢.

「不,沒關系.既然如此,我就在家留守好了.本來,我就有點害怕和貝魯裘斯……大人見面,而且還有教師的工作,這樣正好吧」

洛克希耷拉著肩膀,干脆地放棄了.

但是,應該還是想要去看一看吧,好像很遺憾的樣子.

她轉向我的方向苦笑了起來.

「魯迪.家里就交給我吧」

「我知道了.我會帶土產回去的……」

「土產就不用了.回來的時候能啾一下就夠了」

于是,我立刻就做了.

慢慢地持續了10秒左右,在洛克希的心跳聲開始加速,我的Atomic bazooka裝載核彈頭之前,離開了.

(譯:原文アトミックバズーカ,出自《高達0083》,RX78-GP02A搭載的"戰術級"核打擊武器.

RX78-GP02的nico百科:dic.nicovideo.jp/a/%E3%82%B5%E3%82%A4%E3%82%B5%E3%83%AA%E3%82%B9)

「謝謝」

「不,我這邊才是」

洛克希雖然露出心情有點不好的表情紅著臉,但是同時又滿足地揚起嘴角,稍微離開了我們身邊.

等回來之後再好好親熱一下吧.

「話說完了嗎?」

我和洛克希告完別的時候,阿爾曼菲靠近過來.

他遞給我一根像接力棒一樣的棒子.

我轉頭一看,其他全員也人手一個同樣的東西.

「拿著」

我照他所說接了過來.

那是個長約20cm的金屬棒,表面刻著複雜的花紋.

附在兩端的是魔力結晶嗎.

這恐怕是魔道具吧.

「然後要怎麼辦呢?」

「只要拿著就好了.貝魯裘斯大人會用轉移魔術將你們傳送至空中城塞的」

說是轉移魔術,這是轉移魔術的魔道具嗎.

還有這種東西嗎?

還真是方便啊,喂.

咦?不是說不能召喚人類嗎……?

不,這個算是轉移嗎.

有什麼不同呢.

從這個棒子處轉移到空中城塞中,是這樣的形式嗎.

「啊,回來的時候怎麼辦?」

「回來的時候也是相似的東西」

(譯:提一下,阿爾曼菲這個角色說話時習慣倒置,這里說的其實是"也是類似的東西.回來的時候";

前面的"話說完了嗎"其實是"說完了嗎.要說的話",只是人物設定而已.

直譯的話很麻煩又不通順,所以大家理解就好.)

阿爾曼菲若無其事地說道.

這麼說來,姑且應該是有辦法的吧.

要是徒步回來的話,到家的時候露西都長大了呢.

聽他這麼說我就安心了.

「全員都拿好了嗎?一定要空手握好啊」

七星看到全員都點過頭之後,像阿爾曼菲示意.

「稍等片刻」

阿爾曼菲點了點頭,消失在光中.

接下來要去向貝魯裘斯傳達准備OK的信息嗎.

「……總感覺很激動呢」

「是啊」

阿莉耶魯高興地向西露菲搭話.

看起來確實有點興奮呢.

盧克也苦笑了起來.

話說回來,轉移嗎.

如果失敗的話,會被傳送到什麼奇怪的地方吧.

有點可怕吶.

就算是貝魯裘斯如此厲害的人物,畢竟也是人類,難免會犯錯.

「……哦?」

就在我這麼考慮的時候,突然發覺手中的棒子發出熱量.

從手心中傳來好像要被吸進棒子里的感覺.

這時放開手的話會怎麼樣呢.

會失敗嗎.

但是,這樣突然發生變化的話,會有人下意識放手的吧…….

「咦?」

我這麼想著看向周圍.

大家都不見了.

不對,我正好看到西露菲看著我這邊消失的瞬間.

只有我和洛克希孤零零地留在原地.

咦?

我被丟下了嗎?

這麼想到的瞬間,我的意識被吸到棒子中——

回過神來,我正在一片純白的場所中飛行.

空無一物,一片純白的空間.

在那里像是被看不見的絲線牽引一樣高速飛行著.

被電動絞杆強行釣起來的魚就是這種感覺吧.

前方稍遠處可以看到西露菲同樣地被牽引著.

被召喚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話說回來,這個場所.

感覺曾經見過.

什麼時候見的呢.

對了,是人神.

雖然總是記不太清,但是這里和人神出現的夢中的場所非常相似.

要說不同的話,就是我的身體並不是前世的姿態.

我就維持著往常的長袍姿態,在那片空間中飛行.

然後,看到前方放出光芒.

光描繪出複雜的魔法陣形狀,我被吸入其中——

回過神來,我正站在地面上.

「哈!」

像是突然從夢中醒來的感覺.

我失去意識了嗎.

不,沒有那種事.

我確實在空無一物的空間中飛行來著.

「這就是……貝魯裘斯的轉移魔術嗎」

真是奇妙的感覺啊.

但是,我曾經嘗到過同樣的感覺.

是轉移事件.

那時也是像在空中飛行一樣的感覺.

但是,這次和那時有些不同.

有種安定感.

如果說轉移事件時是從高速行駛的車上跳下來的話,這次就是出租車.

有種被安全送達的感覺.

「……總覺著,這種感覺有印象呢」

西露菲悄悄說道.

果然她也感覺到了吧.

「啊啊」

我一邊回應,一邊環視周圍.

阿莉耶魯,盧克,薩諾巴,克里夫,艾莉娜麗絲,七星.

除了七星和艾莉娜麗絲以外全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無論如何,全員好像都平安到達了.

「真是巨大的魔法陣啊……」

克里夫自言自語道.

這時我終于也注意到自己所站的場所.

我們正站在巨大的魔法陣上.

半徑足有10m吧.

魔法陣直接刻在像大理石一樣的漂亮地板上,像渠道一樣流著水.

水放出淡淡的光芒.是在發動某種魔術吧.

水先不提,光的顏色我有見過,和去貝卡利特大陸的轉移遺跡中見到的相同.

也就是說,這也是轉移魔法陣的一種吧.

那個棒子還有這個水陣,看來轉移魔術好像要做很多各種各樣的准備.

「嗚哇……」

奪去我的視線的是,魔法陣之後更深處.

那里有一座巨大的城堡.

高度至少有50層左右吧.

橫幅也寬廣,整體看來不是瘦高,而是一種穩重的感覺.

雖然不進去的話還不清楚,不過應該不是布景板.

就算搜索前世的記憶,一時間也想不出如此巨大的建築物.

就像是在東京巨蛋上建起城堡一樣的感覺.

這就是空中城塞嗎.

雖然從地上看到過……但是竟然有如此巨大嗎.

不過這也是當然的,畢竟從遠處看就那麼有存在感了.

「好厲害啊,這比阿斯拉的王宮還要大呦」

我聽到西露菲的聲音,視線逐漸向下.

城堡前方,還有一片同樣巨大的庭園.

種植得想迷宮一樣的樹木和五顏六色的鮮花.

庭園之前有一條小河,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遠遠看去就能明白整個庭園都被打理得很好.

「魯,魯迪……後面」

「哦嗚?」

我照西露菲所說回頭一看.

魔法陣的外側,金屬柵欄之外.

一片純白的云海擴散開來.

「云嗎……」

前世,我小學的時候曾經坐過一次飛機.

和那時的光景很相似吧.

但是,這樣沒有隔著窗戶直接用肉眼看到還是第一次.

從上方俯視云層為什麼會如此感動呢.

登山家們就是為了品味這種感動才登山的吧.

「……」

克里夫和盧克都驚得合不攏嘴.

阿莉耶魯也等圓眼睛看著從眼前擴散開來的云海.

完全說不出話來,只是感動于這幅光景.

沒有辦法.

這個世界上既沒有飛機,也沒有登山的概念.

沒有能夠見到這幅光景的機會.

突然,西露菲抓住了我的下擺.

「嗚嗚……我不擅長高的地方啊」

我低頭一看,西露菲的腿正微微顫抖著.

明知自己不擅長高處,還跟來空中城塞嗎.

真努力吶.

如果兩腿發軟走不動了的話,就由我抱著她前進吧.

「空中城塞卡奧斯布雷卡的風景,各位還算中意嗎」

背後唐突想起我不熟悉的聲音.

我慌忙回頭一看,那里正站著一名女性.

像雕像一樣剛好站在魔法陣之外.

接近白色的金發垂至肩頭,臉上帶著白色的鳥之假面.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沒人,但是從身體曲線能看出來是女性.

她身著像法衣一樣的純白衣裝,手持法杖.

法杖前端附著透明度很低的黑色魔石.

毫無疑問,是相當值錢的法杖.

雖然我也覺得不管什麼東西都和價錢聯想到一起不太合適,總之那肯定很值錢.

應該比我的愛杖還貴重吧.

嘛,那個怎麼都好.

她的外表最值得一提的不是那個法杖也不是法衣.

而是她的背後.

令人吃驚的,她的背後,竟然長著漆黑的羽翼.

「天人族……?」

那對羽翼有著壓倒性的存在感.

盡管如此,她本人的氛圍又太過甯靜,讓人無法感覺到她的存在.

是一名給人一種奇妙感覺的女性.

與我們視線相交的瞬間,那位女性迅速低下頭.

「各位,今日大駕光臨不勝榮幸」

一派優雅的禮儀.

就算疏于禮法的我,也能看出她的動作非常洗練.

「我是貝魯裘斯大人的第一仆人,空虛的希爾瓦利爾.請允許我帶領各位前往空中城塞卡奧斯布雷卡」

「在下為現正在此的阿斯拉王國第二王女所屬騎士,盧克·N·克雷拉特.承蒙您親切問候倍感榮幸.還請多多關照」

盧克立即還禮.

他站在艾莉耶魯身前,像自稱希爾瓦利爾的女性投以溫柔的微笑.

希爾瓦利爾的尺寸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那也在他的守備范圍之內嗎.

不,不對吧.

不是那個意思,這只是社交辭令而已.

「這位是阿斯拉王國第二王女,阿莉耶魯·A·阿斯拉」

經盧克介紹之後,阿莉耶魯提起裙角,緩緩行禮.

那也是相當洗練的動作.

這我可學不來呢.

跟在其後,我們也依次進行自我介紹.

克里夫和薩諾巴的行禮也相當漂亮.

說不定在這些人中,我是最不懂禮儀的了.

「嗯,各位,還請多多關照」

雖然不知道希爾瓦利爾內心是怎麼想的,不過對我們的應對倒是很仔細.

最後,七星隨便地向她打了個招呼.

「久違了,希爾瓦利爾小姐」

「嗯,七星大人也是……貴體可好」

「只是稍微有點不舒服而已呦」

兩人只進行了簡短的對話.

但是氣氛很和睦,好像沒有問題.

「那麼,請這邊走」

希爾瓦利爾轉過身,用完全沒有發出聲音的動作走了起來.

頭部幾乎沒有上下移動.腳部又被法衣遮住,簡直像是幽靈一樣.

七星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跟了上去.

我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也跟在了她們身後——

希爾瓦利爾沿著筆直穿過庭園的道路前進.

在那前方有一扇巨大的門扉.

雖然說是門扉,其實是像凱旋門一樣的石制門廊.

到了門前,薩諾巴發出像是感歎一樣的聲音.

「唔唔哦,真是驚人的浮雕啊」

雖然薩諾巴對人偶之外的東西都不感興趣,但是他對人偶之外的藝術品也有一定了解.是因為其中有共通之處吧.

相對的我就完全看不出這種花紋是好是壞,不過既然薩諾巴這樣說,肯定是相當優秀的東西吧.

畢竟,這明明不是人偶,都讓他發出了感歎的聲音.

聽他那麼一說再仔細一看,原來如此,看起來確實非常漂亮.

像凱旋門一樣的門廊,臉內側都刻滿了精細的浮雕.

無論如何,描繪在拱形內側的精致花紋,讓人不由得抬頭仰視.

我一邊仰視拱門一邊走著,前方傳來希爾瓦利爾的解說.

「這扇拱門,是由冥龍王馬克斯韋爾大人親手制作的.

馬克斯韋爾大人非常擅長制作這種工藝品和魔道建築,

現存的作品有,米莉絲神聖國的白宮中的——」

「嗚哦哦哦哦哦!」

薩諾巴唐突地大喊出聲.

希爾瓦利爾不解地轉過身來.

「請問怎麼了嗎?」

「那,那個!馬克斯韋爾殿下現在身在何處!?」

興奮的薩諾巴盯著門上的一點,顫抖了起來.

那里有什麼嗎.

不過本來我就不知道他具體在看哪里.

「冥龍王馬克斯韋爾大人四處流浪.

我想如果還在世的話,現在應該也彷徨與地上某處」

「是,是那樣嗎,那麼偉大的人物……竟然……竟然……」

薩諾巴一副難以隱藏興奮的樣子.

不過薩諾巴基本上總是隱藏不住興奮就是了.

「可以繼續前進了嗎?」

「哦,哦哦,非常抱歉.太過漂亮感動起來了吶」

「是這樣嗎.那麼只要進入城內的話,還有很多其他優秀的作品.非常榮幸能令您滿足」

希爾瓦利爾用柔和的語氣這樣說完,先行一步.

恐怕假面之下正在微笑吧.

同時,薩諾巴湊到我的身旁.

他把嘴湊到我耳邊,悄悄說道.

「師傅,您看到了嗎」

「啊啊」

「大發現啊.幸好來了,這可得感謝七星殿下才行啊」

什麼大發現呢.

看來我和薩諾巴在意的部分好像有些不同.

「抱歉.我搞不懂你發現了什麼啊.等會有時間的時候再好好跟我說說吧」

我這麼一說,薩諾巴明顯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什麼,師傅竟然沒有注意到嗎」

他這麼說著,後退了幾步.

抱歉啊,我鑒定物件的眼光沒有你那麼好呢.

「嗯?」

通過門廊的瞬間.

我突然感覺走在前面的西露菲身體上散發出什麼像是白色粒子一樣的東西.

「哦呀?」

希爾瓦利爾停下腳步,回過身看著我和西露菲.

雖然看不到假面之下是何種表情,但是可以感覺到周圍的氣氛改變了.

還是說,是從我們身上散發出的氣氛呢.

「那個,有什麼問題嗎?」

我戰戰兢兢地向希爾瓦利爾詢問.

以前,阿爾曼菲突然就襲擊了過來.

這次也未必不會發生同樣的事情.

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希望可以提前問出原因,解開誤會.

如果不是誤會,真有什麼糟糕的事情的話,還是不要與其敵對盡快退場比較好.

雖然我有些事情想向貝魯裘斯打聽,但如果要與其敵對的話還是打道回府比較好.

「不.沒有什麼特別的問題.像您這樣的人,地上有很多」

「是這樣嗎?」

像我這樣的是指什麼呢.

有點不安啊.

不會一進入城里就突然被困如結界之中吧.

還是展開魔眼吧.

「但是,可以向兩位提一個問題嗎?」

「請問吧」

「人神這個名字,請問您有印象嗎?」

我努力裝出面無表情的樣子.

人神.

聽到這個名字的瞬間,我想起了奧魯斯忒特.

以前,奧魯斯忒特問道同樣的問題,我回答後,被殺掉了.

這次我可不想再發生同樣的事情了啊.

我猶豫起來.

如果回答知道,又敵對起來就麻煩了.

確實,我曾經在人神的掌心里受他擺布,也受過他的幫助.

我雖然沒准備做他的手下,但是也有自覺自己是類似的東西.

「不,沒有印象」

當我正在猶豫的時候,西露菲搖了搖頭說道.

「那麼,聽到這個名字之後,胸中有湧出無法言喻的憤怒和殺意嗎?」

西露菲無言地搖了搖頭.

我也搖頭否定.

但是,這個問題我有點頭緒.

奧魯斯特忒給人的就是那種感覺.

會在意這種事情,也就是說貝魯裘斯和奧魯斯忒特是敵對關系嗎.

不太清楚啊.

「那樣的話,就沒有問題了」

希爾瓦利爾這麼說完又走了起來——

空中城塞卡奧斯布雷卡.

雖然名字極其中二,但是其外觀只有出色一次可以形容.

讓人不禁會想到底是怎麼才能建起這麼巨大的建築物啊.

但是,盡管如此巨大,各處卻還裝飾著精致的石像,而且各個都能看出來是能工巧匠精心而制的.

不光是外表.

城內鋪著金色刺繡的地毯,牆上掛著繪畫,通路兩幫並排裝飾著看起來很貴重的工藝壺和雕像.

薩諾巴看到那些藝術品之後,喋喋不休地解說著「這個雕像可以看出卡農派的風格,不會是本人的作品吧?」

「這不是艾朗金的騎士雕像嗎.竟然能在這里看到實物,真是萬幸啊」,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最開始希爾瓦利爾和阿莉耶魯也會出聲附和,但是不久之後不知道兩人是不是累了,只是苦笑以對了.

平常的話,這種時候應該還有另一個煩人的家伙的.

我想到這看向克里夫,他可憐兮兮地緊張了起來.

他瞪大眼睛,透露出不被人搭話就決不開口的意識緊閉著嘴.

走在他身旁的艾莉娜麗絲像媽媽一樣牽著他的手前進.

嘛,這樣也好,要是兩個人都吵鬧起來很煩人的.

「再此前方即是謁見之間」

長廊的盡頭,希爾瓦利爾在一扇門前停下了腳步.

那是一對兩側都繪著龍,點綴著銀飾的厚重門扉.

從魔法陣到這里感覺花費了1小時左右.

寬廣到這種地步也很辛苦呢.

引入體感車比較好吧.

(譯:原文セグウェイ,即Segway,就是那中單人承載的兩輪電動小車,日系企業的工廠中有些會配備這種東西)

「雖然貝魯裘斯大人寬宏大量,但還請不要疏于禮節」

希爾瓦利爾這麼說著,將手搭上門扉.

不用敲門嗎.

「打擾一下,我們還是一身旅行裝扮!這樣見面不會相當失禮嗎?」

阿莉耶魯慌忙說道.

這麼一說,確實這種場合一般都會先被帶到像是接待室一樣的場所等待.

在那里換好禮服,准備萬全之後在進行謁見.

我記得在西隆面見國王的時候就是這樣的感覺.

不過我沒有禮服之類的東西,所以仍舊穿著一身髒兮兮的長袍就是了.

不妙啊,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種問題,這麼一說才發覺這是謁見啊.

我也應該把禮服帶來嗎.

「貝魯裘斯大人並不在意服裝.

不如說,很嫌棄阿斯拉王國的古板作風.

我想比起特意換裝,保持這樣,會給那位大人留下更好的印象」

聽到她這麼說,阿莉耶魯閉上了嘴.

說不定關于這件事有什麼傳聞.

像是,貝魯裘斯之所以住在空中城塞中是因為在阿斯拉王國受到欺負了,之類的.

「但是,至少可以讓我們放下外衣和行李嗎」

「我知道了.那麼請走這邊」

聽到阿莉耶魯可以說是懇求的話語,希爾瓦利爾點頭答應了.

離開巨大的門扉,打開了斜對面的房門.

房間中和我家的寢室差不太多.

與城堡的寬廣相比有些狹小簡樸,但是能看出來從桌子,櫃子到衣架一應俱全的小物件全都是高級品.

「多謝照顧」

「貝魯裘斯大人在等待各位,還請盡快」

希爾瓦利爾這樣說完,關上房門.

阿莉耶魯確認到這點之後,立刻脫掉外衣.

盧克馬上接過她的外衣,西露菲從行李中取出梳子開始為阿莉耶魯梳頭.

同樣,薩諾巴也脫掉外衣掛在衣架上,從行李中取出別的外衣穿在身上.

艾莉娜麗絲也在檢查克里夫的服裝和發型.

我姑且也拍掉身上的灰塵,整了整衣襟.

雖然沒有禮服……但是最重要的不是服裝,而是誠意呦.

既然說了要穿私服來,不就是意味著對方希望我們穿私服嗎.

隨便一提,七星什麼都沒做.

頂多也就是整整劉海的程度吧.

話說,這貨今天穿的也是制服.

是不想穿這個世界的服裝嗎.

「好」

最後,西露菲摘下太陽鏡,全員都准備好了.

花了不到10分鍾吧.

明明如此,阿莉耶魯卻像換了個人一樣.

雖然本來就很有氣度了,但是這樣一來有種非常高貴的感覺.

說不定所謂的王族,必須要磨練在有限時間內打扮漂亮的技術.

「久等了」

「嗯.那麼這邊請」

像等在外面的希爾瓦利爾示意之後,

她向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移動到剛才的門前.

刻著龍的圖案的巨大門扉.

貝魯裘斯就在折扇門後.

想到這,我也稍微緊張了起來.

「嘶……」

打開門之前,我聽到艾莉耶魯深呼吸的聲音.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間話 新劍王誕生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5話 謁見貝魯裘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