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5話 謁見貝魯裘斯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5話 謁見貝魯裘斯

坐在王座上的男性散發出壓倒性的存在感.

閃閃發光的銀發.

像是在威懾對手一樣的三白眼,金色的瞳孔.

還有從全身散發出來的王者氣息.

他即為王者.

他即是『甲龍王』貝魯裘斯.

第一眼看到的時候,我的腿顫抖了起來.

理由我知道.

因為,貝魯裘斯和那個人很相似.

無法忘記.

那個殺了我的銀發男人.

貝魯裘斯跟他,不管發型或是服裝還是容貌都不相同.

但是感覺非常相似.

和奧魯斯忒特很相似.

「請上前吧」

在希爾瓦利爾的催促下,七星先行一步.

像是受其影響一樣,阿莉耶魯緊隨其後.

我則像是藏在她們身後一樣前進.

大殿空間非常寬廣.

天花板很高,被像是大樹一樣的柱子支撐著.

抬頭仰望的話,可以看到巨大的吊頂放出輝煌的光輝.

非常豪華,燦爛奪目.

再加上,牆上掛著很多繪滿複雜花紋的像是垂簾一樣的東西.

從阿斯拉王國和米莉絲神聖國的名產,隨處可見的東西,到從未見過的東西,各種各樣應有盡有.

然後,在我們腳下的紅地毯兩側站著11位男女.

「……」

他們全都穿著白色的服裝.

雖然設計上各不相同,但是顏色全都一樣.

都是白領呢.

然後還有假面.

全都帶著假面.

他們的假面也沒有一個相同.

從模仿動物的假面,

到像是眼睛受傷了一樣,只遮住眼部的假面.

還有像機械戰警一樣從嘴邊延伸出來的頭盔,和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桶一樣的東西.

他們就是貝魯裘斯靡下的12使魔吧.

不過雖然說是使魔,看起來完全是人類就是了

以前,阿爾曼菲和基列奴戰得勢均力敵.

也就是說,包含希爾瓦利爾在內的12人都有劍王等級的實力嗎.

絕對不想與他們為敵啊.

接下來小心謹慎地注意自己的言行吧.

「請停在這里」

希爾瓦利爾這樣說完,七星停下了腳步.

「……」

僅僅10步之外,就是高出兩階的王座.

貝魯裘斯坐在那里無言地俯視著我們.

正確來講,感覺像是在看著我啊.

總感覺對上視線了啊.

好可怕.

希爾瓦利爾慢慢地走道貝魯裘斯身旁,站在了他的右側.

希爾瓦利爾在右,阿爾曼菲在左.

然後還有像是要包圍我們一樣,兩側各有5人.

貝魯裘斯慢慢地開口道.

「吾乃『甲龍王』貝魯裘斯·朵拉」

朵拉一家!

不,不對.

和天空之城沒有關系.

(譯:原文ドーラ,即朵拉,又是《天空之城》的a.天空之城中的老空賊,話說這里原文就是天空の城,馬賽克不見了,

上一話的ラピュタ就有碼,果然不是專有名詞就不用打碼嗎)

「許久不見,貝魯裘斯大人.我按照約定,回來參見了」

七星帶頭低頭行禮.

她低頭使用敬語還真是少見啊.

我突然看到,阿莉耶魯也緊跟著行了站立禮.

盧克和西露菲則是單膝跪地.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按照平日的習慣,行了站立禮.

日本式的鞠躬.

「七星嗎」

貝魯裘斯的聲音令我背後一寒.

那聲音中充滿了威嚴和威壓感.

我感覺到像是要被捕食一樣的恐怖感,像是被抓緊心髒一樣呼吸困難起來.

冷汗流了下來.

好厲害啊.

這就是貨真價實的王者的感覺吧.

「你回到這里也就是說,關于異世界召喚,掌握到什麼線索了吧?」

「是的.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符合貝魯裘斯大人的期望的成果」

「成果嗎……探求知識即為吾等龍族之宿命」

龍族,他是龍族嗎.

雖然至今為止一直沒注意,原來是這樣嗎.

龍神和,甲龍王.

他們並不是人族,而是龍族嗎.

他們給人的感覺很相似也是因為種族相同吧.

七星毫不動搖地與貝魯裘斯對話著.

貝魯裘斯也沒有對七星采取險惡的態度.

一派友好的樣子.

雖說隱居在這樣的城堡里,但是看來並不算偏執.

「希望您能按照約定,將這個世界的召喚術的相關知識教給我」

「嗯,好吧」

看來她本來就和貝魯裘斯有過約定.

七星進行異世界召喚的研究,獲得成果的話就報告給貝魯裘斯.

相對的,貝魯裘斯教給她這個世界的召喚術的精髓.

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

「話說回來,還真是帶了相當多一幫人來啊,怎麼回事,這幫家伙」

「嗯.他們協助了我的研究.作為報酬,想要謁見貝魯裘斯大人」

「哦」

貝魯裘斯像是感到很無聊一樣吐了口氣.

雖然說是報酬總感覺有點不好,不過嘛,倒也沒錯.

「初次拜見」

阿莉耶魯向前踏出一步.

「我是阿斯拉王國第二王女阿莉耶魯·A·阿斯拉.能夠見到陛下這樣偉大的人物,不勝共榮」

「阿莉耶魯·A·阿斯拉嗎」

「往後還請多多關照」

貝魯裘斯哈地吐了口氣.

「吾知道.不顧自己在阿斯拉王國肮髒的王位爭奪中失敗的事實,還想挑起將周圍都卷入其中的像泥沼般的爭斗的,笨蛋王女啊」

盧克一下子抬起臉來.

但是,阿莉耶魯沒有動搖.

「這還真是嚴厲呢」

應該說不愧是阿莉耶魯嗎.

她帶著柔和的微笑直視著貝魯裘斯.

「到這里來,是覺得運氣好的話可以得到吾之助力嗎?」

「不,只是想一睹世界聞名的英雄而已」

「你的企圖吾已經看透了啊,阿莉耶魯·A·阿斯拉」

阿莉耶魯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充滿魅力.

但是,仔細一看臉色不是很好.臉上掛著冷汗.被指出自己的企圖,給對方留下了不如預期的印象,說不定有點打亂她的節奏了.

貝魯裘斯看到這樣的阿莉耶魯,微微笑了起來.

像是看著被訓斥的孩子一樣的笑容.

「但是,既然你來到此地.這也是命運.

借此機會.

就允許你滯留在吾之城堡中吧」

「非,非常感謝」

阿莉耶魯行了一禮,退了下來.

臉上帶著放心的表情,但是也還能看到一抹不安——

「接下來,你是?」

阿莉耶魯退下後,貝魯裘斯將視線轉向我這邊.

就好像我的身份僅次于阿莉耶魯一樣.

想到這,我瞟了一眼背後.

于是看到,薩諾巴,克里夫和艾莉娜麗絲.

全員都跪在地上.

站著的只有我和阿莉耶魯,還有七星.

這也難怪會注意到我呢.

我將手放在胸前,再次低頭行禮.

「初次拜見.我是盧迪烏斯·克雷拉特」

「盧迪烏斯·克雷拉特」

貝魯裘斯像是在反芻一樣,念出我的名字.

「為了把你轉移過來,稍微有點費力哦」

「……?」

「本來,那個轉移魔術,對魔力超過自己的人是無法使用的」

貝魯裘斯不高興地說道.

「你的魔力堪比拉普拉斯.如果你認真抵抗的話,吾也無法將你轉移的吧」

「這還真是,跟您添麻煩了」

拉普拉斯.

四百年前被貝魯裘斯封印的,魔神的名字.

大家再評價我的魔力的時候都用了這個名字.

應該是相當相似吧.

「無礙.但是,此等強大到令人作嘔的魔力,不要考慮在這座城堡中使用啊」

「那是當然」

就像是提前打好預防針一樣的感覺.

不,這的確就是為了防止我暴走,提前打的預防針吧.

話說回來,真奇怪啊.

為什麼我會被如此警戒著呢.

我又不是毫無理由就暴走起來的類型,就算有理由也不會暴走的.

……啊,不會是還記得吧.

那個轉移事件之前,阿爾曼菲突然前來刺殺我的事情.

是不是考慮到我有可能還懷恨在心呢.

所以才這麼說,言外之意就是讓我不要在記恨了嗎.

「那個,如果是轉移事件的事情的話,我已經不介意了.因此──」

「轉移事件?你指什麼?」

貝魯裘斯歪頭不解的之時,阿爾曼菲瞬間移動到他的身邊.

然後,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

「啊啊,說起來,是聽說轉移事件的時候有一名被劍王護衛著的少年向天空使用魔術.就是你嗎」

看來他好像已經忘記了.

我不會是自掘墳墓了吧.

這麼一來就相當于宣言自己很介意那件事情了.

但是,我應該沒做什麼得罪他們的事情.

應該沒有吧?

「然後,聽說還另奧魯斯忒特的手受傷了,名字是叫盧迪烏斯·克雷拉特吧」

連這都知道嗎.

不過說是讓他的手負傷,其實只是擦傷而已.

知道這件事情也就是說,貝魯裘斯和奧魯斯忒特認識嗎.不,是從七星那里聽說的嗎?

但是不用多想,七星和這個天空之城的城主相識,只能認為是奧魯斯忒特從中牽線了.

「像你這樣擁有才能的人,有時會對自己的力量過于自信.因為傷到那個龍神就傲慢起來.但是,如果想與吾一戰的話,做好死的覺悟吧」

貝魯裘斯這麼說完的瞬間,周圍的使魔放出若干殺氣.

別這樣啦.

這麼氣勢洶洶的,我有點困擾啊.

我來這里是為了收集關于母親病症的情報,運氣好的話再學學召喚魔術.

明明如此,為什麼會被這樣警戒呢.

……不會是認為我和奧魯斯忒特的戰斗最後平分秋色了吧.

別開玩笑了.

那個只是黨方面被虐殺的時候,偷襲打中一發而已.

在場的12使魔.

雖然只限于書上記載的范圍,我姑且還是知道他們的能力的.

但是,格斗游戲中知道角色的性能和實際對戰完全不同.

而且,干架的時候人數帶來的影響非常大.

就算是可以一擊打倒的僵尸,只要數量巨大的話也會帶來絕望.

而且是可以和基列奴平分秋色的12人.

貝魯裘斯自身的實力還是未知數,但是肯定不弱吧.

和他們開戰的話,我必死無疑.

基本上,我根本就沒有戰斗的理由

「當然,違逆貝魯裘斯大人這種蠢事我絕對不會做的」

「你明白就好.吾喜歡聰明的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聰明的人在一起是會互相精進的」

現在這種場合中的聰明人,也就是指不違逆貝魯裘斯的人吧.

雖然我不認為自己算是腦子好的,但是這種事情還是明白的.

「貝魯裘斯大人.這家伙,那個,用他的龐大魔力,為我的研究做出了很大貢獻.並不是敵人.因此,可以請您對他溫柔一點嗎?」

這時,七星從中調解.

不愧是七星小姐啊.

就是說啊.

別對我抱有敵意,溫柔一點吧.

「唔嗯」

聽到七星的話,貝魯裘斯點了點頭.

「那樣的話就溫柔一點吧.

七星的協力者呦.

你有何願望?

金錢嗎?還是說,力量嗎?」

貝魯裘斯稍微有點無聊的樣子這樣問道.

姑且決定把我當做客人對待了嗎.

為什麼非要對初次見面的人采取如此險惡的態度呢.

雖然我的確有點不謹慎就是了…….

嘛,算了.

就問問來之前准備好要問的事情吧.

「那麼,我有件事情想問一下」

「什麼?」

「是關于母親病症的事情」

我開口說出是簡妮思的事情——

「原來如此」

我說明完簡妮思的狀況和症狀之後,貝魯裘斯深深地點了點頭.

「的確聽說過,古老的迷宮有捕捉人類充當自己的心髒的機能.然後,作為心髒的人由于魔力的原因產生變化,無一例外的喪失記憶,並且獲得神秘的力量.」

「神秘的力量?」

「就是被稱為咒子,或者神子的人所持有的那種力量」

詛咒.

簡妮思也被下了詛咒嗎.

是不能哭泣也不能微笑的詛咒嗎.

「為什麼要那樣?」

「不知道.但是,據說所謂的迷宮是古代魔族為了制造樂園產生出的魔物.

可以從核心的魔力結晶將魔力平均分給迷宮內部的人.因此迷宮中的住人與饑餓無緣,繁榮昌盛.

古老的迷宮,為了提高這種分配魔力的效率捕捉人類的話,也沒什麼不可思議的」

古代魔族的樂園……與饑餓無緣嗎.

說起來,轉移迷宮內部的魔物數量眾多.

特別是暴食惡魔多的讓人惡心.

我還想它們是吃什麼活下來的,原來是這樣嗎.

不,但是,聽說洛克希在迷宮中也挨餓了.

所以也說不上將魔力平等分給內部所有人吧.

還是說,魔物有什麼從空無一物的地方吸出魔力的方法嗎.

……嘛,迷宮的事情怎樣都好.

現在關鍵是簡妮思的事情.

「治療母親的方法,請問您知道嗎?」

「詳細的事情吾也不知道.但是……」

貝魯裘斯說到這,看向我身後.

「有一名曾經遭遇相似命運,但是至今仍健在的女性在.

她不是應該知道的比較詳細嗎?」

貝魯裘斯的視線前方是一名擁有奢華金發的長耳族女性.

艾莉娜麗絲慢慢地抬起臉來.

「艾莉娜麗絲·龍道.我記得你是200年前經由吾友之手從巴烏的迷宮中救出來的吧」

「是啊」

「記憶喪失的長耳族少女呦.曾經只與你見過一次.成長了很多了,已經不記得吾了嗎?」

「不,還記得」

艾莉娜麗絲露出抱歉的表情,從我這邊移開視線.

怎麼回事.

艾莉娜麗絲有過相似的命運?

200年前,從迷宮中被救出來?

稍等一下,怎麼回事.

「為什麼一語不發.一起來到這里,你們應該互相認識的吧?」

「那是……」

「你是當事者,沒有比你更加了解狀況的人了」

聽到貝魯裘斯的話,艾莉娜麗絲支支吾吾起來.

但是,最後還是毅然地答道.

「我雖然沒有取回記憶,但是簡妮思說不定可以,我是這麼想所以才保持沉默的」

她雖然態度毅然,但是表情稍顯苦澀.

克里夫輕輕地抱住艾莉娜麗絲的肩膀.

「……」

我混亂之中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確實覺得艾莉娜麗絲有點奇怪.

但是沒想到,竟然有這樣的過去嗎.

「抱歉.雖然我也覺得至少應該先告訴你,

但是最近的盧迪烏斯好像很幸福,因此就猶豫是否應該開口.

簡妮思的詛咒好像也沒有危及性命,

我想說不定是成為神子了,或者是沒什麼變化……」

「……詳細的事情,之後請說給我聽」

我對著像是在尋找借口的艾莉娜麗絲,

只說出這樣一句話就已經竭盡全力了.

「我知道了」

我並不打算責備艾莉娜麗絲.

她雖然沒有表明自己的事情,但是在貝卡利特大陸的時候對簡妮思的症狀也提出了很多看法.

我那時還以為是她見多識廣的原因,原來是經驗之談嗎.

她也考慮了很多吧.

說不定簡妮思和自己不同,可以取回記憶,

而且保羅尸骨未寒,沒有必要雪上加霜的說出那樣的事實.

是擔心我的狀態才沒有說出口的吧.

但是,至少,簡妮思有可能身中詛咒一事,還是希望她可以事先告知我——

「沒有別的了嗎?」

「沒有了」

貝魯裘斯平淡地問道後,我搖了搖頭.

總覺得,這幾分鍾,就已經筋疲力盡了啊.

簡直就像是持續對話了幾個小時的疲勞感一樣.

其實還有一些事情想問.

關于召喚魔術的事情,拉普拉斯戰役的事,轉移事件的事.

但是,如果在塞進事情的話,我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快要爆炸了.

就到此為止吧.

「其他人呢?有想要拜托吾的事情嗎?」

「那麼,余有一件事情,不知能否一問?」

貝魯裘斯問道之後,一個男人站起身來.

是薩諾巴.

「你是?」

「抱歉.余乃西隆王國第三王子薩諾巴·西隆」

「王子嗎.你也像讓吾做你爭奪王位時的後盾嗎?」

「不,那種事情余沒有興趣」

薩諾巴干脆斷言之後從懷里取出一個小冊子.

冊子表面畫著一枚紋章.

那個紋章我也有印象.

那是畫在以前在我家地下發現的人偶的設計圖上的…….

啊.

「這個紋章.與『冥龍王』馬克斯韋爾大人和『甲龍王』貝魯裘斯大人的紋章非常相似.

進一步說,和那邊牆上的紋章非常酷似,請問您知道嗎?」

我順著薩諾巴的視線,看向掛在牆上的紋章.

並排掛在牆上的紋章中,有我認識的.

其一是刻在列強石碑上的紋章.龍神的紋章.

另一個是畫在隱藏轉移遺跡的魔道具上的紋章.按那個時候詠唱的咒文來看,應該是聖龍帝榭拉德的吧.

然後,在其旁邊的,是和薩諾巴手中相同的紋章.

「吾知道.你所持的紋章,是屬于『狂龍王』卡奧斯的」

「哦哦!」

哦哦!

原來如此,之前薩諾巴在拱門上看到的就是這個嗎.

是麥克斯韋爾的紋章嗎.

多半是看到那個拱門的時候發現了紋章,察覺到相似之處吧.

然後想到其中可能有所關聯.

不愧是薩諾巴啊!

話說,抱歉啊,在轉移遺跡中看到紋章的事情忘了告訴你了.

「那,那麼,請問這位『狂龍王』卡奧斯大人,現在身在何處?」

薩諾巴興奮不已地踏前一步問道.

但是,貝魯裘斯搖了搖頭.

「死了.幾十年前就死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後繼者」

畫著紋章的小冊子自薩諾巴手中滑落.

薩諾巴無力地垂下肩膀.

「以,已經,不在了嗎」

薩諾巴的臉像是一下老了5歲一樣.

不過他本來就很顯老就是了.

「話說你是在何處發現這個紋章的?」

看到薩諾巴那副樣子,貝魯裘斯稍微彈出身體問道.

薩諾巴依舊垂著脖子答道.

「這是,在余的師傅家里,魔法都市謝麗雅的廢屋里發現的自動人偶上面畫著的」

「原來如此.自動人偶嗎」

貝魯裘斯點了點頭,繼續向薩諾巴問道.

「那個人偶,是很棒的東西嗎?」

「那是當然!細節部分的技術令人心醉,充分傳達出了作者對人偶的熱愛!余作為同樣的人偶愛好者,對他的理念非常崇拜!」

聽到薩諾巴的話,貝魯裘斯眯起眼睛,高興地笑了起來.

「看來你是理解藝術之人啊.

好.這座城堡的寶物庫里也有很多卡奧斯的作品.

等下去看看吧」

讓人難以想象與剛才對我說話的是同一人的溫柔語調.

什麼啊,這種差別待遇.

不,倒不是說不行.

「不勝榮幸萬分感謝!」

聽到貝魯裘斯的話,薩諾巴滿臉笑容地五體投地.

這邊也很高興的樣子.

看來貝魯裘斯很中意薩諾巴.

真好啊.

我也想被中意啊——

「其他人沒有嗎?」

「那個,我(ぼく)……不,我(わたし)有一事,不知能否一提」

貝魯裘斯問道之後,西露菲舉起手來.

她用稍微有點僵硬的動作向貝魯裘斯低頭行禮.

「你是?」

「阿斯拉王國第二王女阿莉耶魯大人的護衛,盧迪烏斯·克雷拉特之妻.西露菲艾特·克雷拉特」

這時希爾瓦利爾向貝魯裘斯耳語道什麼.

貝魯裘斯不高興地哼了一聲.

「夫妻一起嗎……」

小聲地呢喃道.

夫妻一起,有什麼讓他不高興的嗎.

西露菲的魔力雖然也很多,但是應該比不上拉普拉斯.

啊,難道說,察覺到她的祖先有魔族了嗎.

「在提出問題之前,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吧.你們,有兒子嗎?」

貝魯裘斯唐突地問道.

西露菲困惑的歪著腦袋.

「誒? 不,只有,一個女兒……?」

「是嗎.如果生下兒子的話,帶到吾這里來吧.吾來授予名字」

「那,那個……好的」

貝魯裘斯淡淡地笑了起來.

超恐怖.

打算對我和西露菲的兒子做什麼嗎.

還是說打算起一個閃閃發光的名字呢.

畢竟是住在叫什麼卡奧斯布雷卡的城堡里的男人呢…….

「那麼,你要問什麼?」

「那個,我想問關于轉移事件的事情,那個事件,結果到底是什麼人引起的呢」

西露菲提出的,是我最近明顯沒怎麼考慮了的問題.

轉移事件是由于七星從日本轉移到這里引發的.

因為是從異世界轉移過來,所以應該是發生了什麼故障.

我也是偶然轉生到這邊來的,但是如果是或者直接轉移,應該就會發生這種事情吧.

但是,反過來說也有可能是事故.

是什麼人做了什麼事情,導致了七星被召喚到這個世界.

是場事故.

「這一點額米有判明.當初認為是拉普拉斯或者其相關人員所為,但是……」

貝魯裘斯瞟了一眼七星,繼續說道.

「將她召喚過來,就算是吾也辦不到.這麼一來,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人能做到」

「也就是說?」

「恐怕並非人為.是偶然引起的吧」

果然是偶然嗎.

不,但是,說不定存在比貝魯裘斯更加擅長召喚魔術的人.

比如說奧魯斯忒特之類的.

但是,我又不知道這種人存不存在,貿然提起可能會令對方生氣.

還是保持沉默吧.

我可不想再惹對方不高興.

「是,這樣嗎.非常感謝」

在我猶豫的期間,西露菲低下頭結束了對話.

貝魯裘斯點了點頭.

「還有其他的嗎?」

沒有人回答.

艾莉娜麗絲低著頭,克里夫緊張得一動不動.

阿莉耶魯立于一旁,盧克老老實實地跪在地上.

「那麼就在吾引以為傲的空中城塞中慢慢享受吧」

貝魯裘斯以這句話,結束了謁見——

之後我們在希爾瓦利爾的帶領下前往客房.

客房區中有將近20間內部構造完全相同的房間.

同樣深色的木雕家具,羽毛床.

巨大清澈的落地鏡.

架子上放著像是酒的東西.

要說不同的話,只有裝飾在每個房間中的繪畫內容了吧.

簡直就像是賓館一樣.

但是,這里看起來比商務酒店還要豪華.

按前世所說,大概就是帝國賓館套房的感覺吧.

不,我別說套房,連帝國賓館都沒有住過就是了.

「如此寬廣的場所,僅由12人管理嗎……」

阿莉耶魯說的這件事情也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這里全場都打掃得一塵不染,但是卻完全沒有人類的氣息.

雖然還說不上令人毛骨悚然,但是會給人一種寂寥感.

簡直就像明明沒有可以一起玩的朋友卻買了2P手柄的寂寥感一樣.

不過從貝魯裘斯的口吻看來,應該偶爾會有客人來的.

我們適當地分配好房間之後,開始自由行動.

薩諾巴和阿莉耶魯好像想要在城中四處參觀一下,匆匆走掉了.

當然,西露菲和盧克也和她們一起.

我留在了房間里.

「呼唔……」

累壞了.

應該只有一小時左右,感覺卻像對話了一整天一樣.

沒有四處參觀的心情,稍微休息一下吧.

我這麼想著倒在床上.

「哦哦,軟綿綿的啊」

羽毛床柔軟得讓我感覺好像就要這樣子一直沉到地底一樣.

這種床可以給我一個嗎…….

床的事先不提.

首先整理一下今天的事情吧.

首先是,艾莉娜麗絲的事情…….

她應該還在房間里才對.

現在就去問問嗎.

……不,既然她有理由不說的話,太過于著急地追根究底也不好吧.

她應該也須要准備一下才對.

但是日後一定要仔細聽取一下關于詛咒的事情.就這麼辦吧.

關于紋章的事情真是嚇人一跳呢.

冥龍王啦,狂龍王啦,冒出許多不得了的名字.

我記得是被稱作《五龍將》的.

據說神話時代時,曾經5人一起和龍神戰成平手.

不管怎麼說應該不是當時的5人了吧.

應該已經交替過很多代了吧.

甲龍王貝魯裘斯,冥龍王馬克斯韋爾,狂龍王卡奧斯.

還有轉移遺跡的詠唱中出現的,聖龍帝榭拉德.

這是4個人.

我記得應該是有1位龍帝和4位龍王,

也就是說還有一位龍王嗎.

說起來,我記得那個牆上的文章中,和龍神的紋章相似好像只有4個.

貝魯裘斯和最後一名龍王關系不好嗎.

但是,更令人驚訝的是那個人偶的事情.

我還想是在哪里見到過那個紋章,看來是和以龍為名的那幾位有關的東西.

書上的語言都是我不認識的…….

啊啊,對了,拜托貝魯裘斯幫忙解讀的話,研究應該能有很大進展吧.

拜托一下看看嗎.

不過,我應該說是不太招他喜歡,不如說是被警戒著,所以還是讓薩諾巴去拜托吧.

薩諾巴和貝魯裘斯好像在藝術上興趣相投呢.

話說,那個狂龍王的紋章,是從我家地下發現的呢.

也就是說,狂龍王以前曾經住過那里嗎.

那位狂龍王在那個家里,把自己關在地下,擺弄人偶嗎.

明明是狂龍王的說.

到底狂在哪里了呢.

雖然那個人偶的動作的確有點抽風就是了.

不過,如果他是和薩諾巴相同波長的人物,某種意義上的確可以說是狂吧.

狂龍王卡奧斯先生也喜歡人偶之類的嗎.

話說回來,雖然我本想求教一下召喚魔術,但是照這種情形來看恐怕困難了.

貝魯裘斯對我特別持有一種像是敵意一樣的感情.

這個樣子,我求教的途中好像會對我說「你打算用那個魔力召喚拉普拉斯嗎?」的樣子.

……但是,那種事情能做到嗎.

貝魯裘斯說召喚魔術無法持有魔力多余自己的人.

我的魔力好像和拉普拉斯相當,能夠將拉普拉斯召喚出來嗎.

可以在詭異的地下祭壇中複活魔神嗎.

不,我不會那麼做就是了.

但是,如果能做到的話,受到警戒說不定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管怎麼說,已經不錯了呢」

雖然被討厭了,但是既沒有被趕出去,也沒吵起來.

暫且可以安心了.

雖然說不上完美,但至少達到了良好的程度吧.

良好的溝通.

就照這個感覺進行下去吧.

我思考著這些事情,渡過了在空中城塞中的一天.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4話 空中城塞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6話 過去,詛咒,召喚,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