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6話 過去,詛咒,召喚,嫉妒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6話 過去,詛咒,召喚,嫉妒

曾經有一名少女,于200多年之前被從迷宮中救出.

但是,少女喪失了一切記憶和感情.

少女的身份雖然不明,但是從外表可以判斷出她的種族.

于是,少女被托付給那個種族的村落,在那里生活.

村落的人們痛快地接受了少女.

少女沒有取回記憶.

但是,數年之後逐漸恢複了感情.

明快開朗的少女很快就和村落中的男性成為了戀人.

順利和那名男性結為連理的少女,從那個時期開始為某件事情而煩惱.

她的性欲不斷膨脹.

每晚都渴求著對方.

少女所屬的種族,絕不是性欲強烈的種族.

遠遠不及人類和哥布林.

因此,男方非常辛苦,不過即使如此仍舊過著平靜的生活.

但是,從這個時期開始,少女的身體發生了變化.

自從和男人發生關系開始,少女每月一次,都會產下某種東西.

那是魔力的結晶.

小小的圓形魔力結晶.

其中蘊含高濃度魔力的,可以賣出很高價格的魔力結晶.

她和自己的丈夫商量了這件事情.

男人雖然覺得有點不舒服,但還是說不會介意.

在那之後,男人將那個魔力結晶帶到人族的城鎮里賣掉了.

被金錢蒙蔽了雙眼……這樣說雖然很不好聽,但也不能責怪男人.

他的家里絕對算不上富裕,少女也沒有工作.

至少,男人並沒有將少女當做搖錢樹看待.

生活過得很幸福.

事件發生,是在那之後5年的時候.

男人死了.

被殺掉了.

男人定期帶去極其貴重的魔力結晶,因此被人族的盜賊盯上,受到襲擊,人才兩空.

男人死去,少女成為了寡婦.

男人死後過了10天左右.

少女無法忍耐身體中如沸騰一般湧上的沖動,襲擊了同村的其他男性.

明知不能如此,還是襲擊了.

但是對方也不是完全不願意,因此那次就不了了之了.

之後又過了10日.

少女又襲擊了別的男性.

再之後10日也是,又過了10日還是.

少女的暴走,一直持續到她的行為暴露,被村子里的女性們圍剿為止.

然後,少女被逐出了村子.

在那之後,她即娼婦,奴隸之後,最終成為冒險者,至今仍彷徨與世界某處——

我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聽艾莉娜麗絲講述了這樣的故事.

「……我至今的人生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我倒是覺得不用說的這麼詳細……」

說實話,我聽到這些話之後困惑了起來.

要是只打聽詛咒的事情就好了.

但是,艾莉娜麗絲毫無隱瞞的全都說了出來.

「因為至今為止都一直瞞著你啊」

「……那個,克里夫知道嗎?」

「當然,結婚儀式之前就和他說了」

「是嗎……西露菲呢?」

「西露菲不知道.自己的祖母是那種賣淫女什麼的,還是不知道比較好吧?」

「我想西露菲不會在意那種事情的……」

「盧迪烏斯也是,請不要因為聽到這些事情就用奇怪的眼光看待西露菲.那孩子雖然留著我的血,但只是個普通的孩子而已」

「那是當然,我就是那麼打算的」

艾莉娜麗絲是艾莉娜麗絲,西露菲是西露菲.

但是,有這樣的過去的話,艾莉娜麗絲之所以不想西露菲表明祖母的身份,不表明自己的過去的原因,也不難理解了.

不管是誰都不許忘被人用奇怪的眼光看待.

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

我也是,不會表明自己的過去.

雖然是不能逃避的過去,但是只有我一人知道就可以了.

「那麼,結果,艾莉娜麗絲小姐所中的詛咒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身體中囤積魔力,經男人受精後結晶化.如果不經由男人受精的話,就會死于魔力過于膨脹.這樣的感覺」

「但是,最開始的幾年不是沒有問題嗎?」

「關于這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那個時候,我一月一次的那個還沒有來,我想說不定與這有關」

「一月一次的那個……」

和月經有關系的話,那個魔力結晶,是由卵子變化而來的嗎.

那麼,簡妮思的詛咒應該是不同的東西吧.

簡妮思已經生過兩個孩子了.

雖然沒有詳細問過莉拉,但是簡妮思應該也就35歲左右,那種機能應該還在.

但是,至今為止,沒發生任何問題.

「記憶,還是沒有取回來呢」

「嗯嗯,到現在還沒有」

「……」

沒有取回記憶,嗎.

也就是說艾莉娜麗絲實際上是何許人也,至今也不清楚嗎.

說不定某天突然想起來也有可能.

但是,既然200年都沒有想起來,以後恐怕也想不起來了吧.

「但是,簡妮思的樣子,和『少女』那個時候有些不同.至今看來,好像能夠分辨出自己的兒子和女兒.說不定有可能取回記憶的」

「如果是那樣,就好了呢」

還是不要過于樂觀比較好吧.

我覺得還是按照無法自然恢複思考比較妥當.

「關于詛咒方面怎麼樣呢」

「至今看來,沒有和我相似的症狀呢」

「是啊」

「她大概,和我受到的是不同的詛咒」

「是嗎」

「可能性很高.你有什麼頭緒嗎?」

頭緒啊.

線索嗎.

唔-嗯.

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啊.

好像沒有像是受到了詛咒的線索呢.

「沒有啊」

「是嗎.但是,不能大意呦」

不是突然致死的詛咒.

但是,艾莉娜麗絲也說了,有可能因為什麼契機而發作.

「也就是說,結果,現在只能繼續觀察咯?」

「是啊」

並不是過于樂觀.

但還是不禁期盼簡妮思可以沒有任何問題呢.

「我所知道的,只有這些了.抱歉啊.因為有很多不想說出來的事情,遲遲沒有告訴你」

艾莉娜麗絲這麼說完低下頭來.

嘛,確實說得有點遲了.

如果不是我的話,可能會怒斥她為什麼沒有早說吧.

但是,不想提及過去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

不如說,我沒有說自己前世的事情才比較抱歉.

「不,明明是這麼難以開口的事情,還說給我聽.真是非常感謝」

我向艾莉娜麗絲伸出手.

她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

「那,我回克里夫那里去了呦」

「我再休息一會,然後去七星那里看看」

「是嗎,那麼就告辭了」

艾莉娜麗絲這麼說著離開了房間.

結果,簡妮思的事情還是沒搞清楚.

雖說受到了詛咒的可能性很高,但是至今為沒有發生任何問題.

今後也做好准備,如果發生什麼就馬上應對吧——

午飯後.

我坐在空中城塞的一間房間中的長桌旁.

坐在旁邊的是七星和克里夫,在旁邊是薩諾巴.

坐在我對面的是,空虛的希爾瓦利爾.

附著漆黑羽翼的,貝魯裘斯的部下.

「那麼,開始授課了」

七星像貝魯裘斯請教召喚魔術.

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通過七星的照顧,我們也得以參加授課.

講義好像是從最基礎開始的,教師並不是貝魯裘斯.

好像要等到更加應用性的部分才輪到他出場.

貝魯裘斯現在正在和阿莉耶魯喝茶吧.

雖然我不清楚阿莉耶魯為什麼這麼執著于王位,但是有目標就是很好的事情.

我就在背後支持她吧.

因為是西露菲的朋友呢.

雖然上下關系稍微有點明確了,不過世上本來就不存在什麼平等,沒有辦法.

既然西露菲和阿莉耶魯都說對方是朋友,那就是朋友了.

哦,現在要專心聽課才行.

「那麼,首先,統一一下認識吧.您們認為召喚術是什麼?」

空虛的希爾瓦利爾以提問作為開場.

「那里那位……」

「克里夫.克里夫·古里莫魯」

「那麼克里夫,請您回答一下.召喚,到底是什麼?」

所謂的召喚魔術,有兩個種類.

其一是付與類.

這主要是關于魔道具的制造方面的.

換句話說,就是描繪魔法陣的技術.

那是克里夫的專攻領域,在魔法都市謝麗雅也可以學到很多.

另一種是召喚類.

從世界上的某處召喚來什麼東西.

從結構單純的生物,到貓狗之類智能較高的獸類.

被人馴養的溫順魔獸.

哥布林和樹妖之類智能較低的魔物.

或者是喚出存在于這個世界某處的精靈.

這些是魔法都市謝麗雅的教師不會的,魔術公會的初級人員中也只有數人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哪個國家的壟斷技術,總之魔法都市是沒有教的.

我所知道的就是這些.

克里夫好像也擁有同樣的知識,做出了和我一樣的回答.

「……這是錯誤的」

對此,希爾瓦利爾搖頭否定道.

「確實,對于召喚魔術來說魔法陣是不可或缺的.

但是,描繪魔法陣的技術不能說是召喚」

「也就是說,所謂的召喚,只包括兩種中的後者嗎?」

我像是要確定一樣反問道.

這種感覺,讓我回想起跟洛克希學習魔術的時候.

「是的.但是,召喚的確是分為兩種沒有錯」

「也就是說,另一種,並不是『付與』咯」

「正是如此」

希爾瓦利爾柔聲講述起來.

但是,既沒有使用教材,也沒有用黑板.

我們則是用羽毛筆在事先准備好的紙張上記下筆記.

確實很有授課的感覺.

「召喚分為兩種.

其一是『魔獸召喚』,

另一種被稱為『精靈召喚』」

我在紙上記下『魔獸召喚』和『精霊召喚』.

所謂的精靈,我記得是存在于這個世界某處,但是極為少見的存在.

我也只見過用卷軸召喚出來的光之精靈.

「這兩種有什麼區別呢?」

「魔獸召喚,正如你們人族所知,是喚出存在于某處的生物.雖然根據太古之盟約無法喚出被稱為『人』的存在,除此之外,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生物都可以召喚」

所有生物.

比如說,龍之類的也可以嗎.

「太古之盟約是?」

「是這個世界上的召喚魔術誕生的時候定下的盟約.魔術無法違反這個盟約」

「唔嗯」

人不可以.

……但是,真的不可以嗎.

用轉移把人傳走,用召喚將人呼出,兩者有何區別呢.

嘛,算了.現在講的是基礎.

等學到那里的時候再好好問問吧.

「非常抱歉,請繼續吧」

「好.魔獸召喚,無法召喚擁有比自己更強魔力的存在,就算能做到也有可能無法禦制」

說起來,以前讀過的書里寫過呢.

是『希古的召喚術』里寫得吧.

魔女希古召喚了自己力量無法禦制的存在,反被吞噬而亡.

我只有魔力綽綽有余,因此應該什麼都能召喚,但是能不能令其服從就另說了.

嘛,我也沒有打算召喚那麼厲害的家伙.

基本上,現在家里已經有3只寵物了.

沒有必要再召喚什麼東西了.

「說起來,能夠召喚的只有生物嗎?」

「是的.死者是無法召喚的」

「不是說那個,物品,比如說……現在,我家的衣服可以召喚嗎?」

「那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說,召喚洛克希的胖次是不可能的嗎.

不,等等啊.

七星已經成功召喚過寶特瓶了.

應該不是完全不可能才對.

看起來應該只是至今為止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那種技術而已.

然後,貝魯裘斯看到七星的,確立了這種技術.

原來如此,貝魯裘斯和七星在合作嗎.

「我可以繼續了嗎?」

「啊,是的,抱歉打斷了」

「不,提出問題是熱心的證明」

希爾瓦利爾慢慢地點了點頭,繼續授課.

「所謂的精靈魔術是……創造精靈的魔術」

「創造?是做出來的嗎?」

「是的.使用召喚者的魔力,制作出持有某種能力的精靈.即是精靈召喚魔術」

嗚嗯.

也就是說,我至今一直使用的卷軸.

那個召喚出來的,光之精靈是我制作出來的嗎?

「精靈的智能較低,在魔力用完之前,會聽從召喚者的命令」

「不會發生不聽從的情況嗎?」

「……特別制作使其不服從的魔法陣的話,是可能的」

嗚-嗯.

因為是自己制作的,所以無論如何都任君想象嗎.

接近與程序編程嗎.

咦?

和編程接近,感覺從什麼地方聽到過類似的話啊…….

「那不是很奇怪嗎」

克里夫發出不滿的聲音.

「你們貝魯裘斯大人的下仆,是400年前召喚出來的精靈吧?那樣的話,像你們這樣智能很高,又不會消失不是很奇怪嗎」

哦哦,不愧是克里夫,直接切中要點.

希爾瓦利爾也滿意地點了點頭.

「關于這一點請聽我說明.

貝魯裘斯大人的祖先,『初代甲龍王』大人,留下了召喚擁有極高智慧和強大力量的太古11精靈的方法.

如此強力的精靈本來只可以維持一日,貝魯裘斯大人竟然開發出了將其維持到自己生命終結的技術!」

相當驕傲的感覺啊.

本來只能維持1日的精靈,變成永久運作的.

所謂的永動機關,不管在哪里的世界都很厲害呢.

嗯?

太古11精靈?

「不是12嗎?」

「是的.我不是貝魯裘斯大人的精靈」

「不是嗎?」

「對.我在拉普拉斯戰役時被貝魯裘斯大人所救,從那之後就一直服侍貝魯裘斯大人的,僅僅是天人族而已」

天人族.

嘛,也沒什麼奇怪的,她長著翅膀呢.

其他的是下仆的話,她就是心腹一樣的感覺吧.

實際上是戀人嗎……不,怎麼可能.

不是什麼都能聯系到戀愛上的.

「因此,我們要學習的是?」

「以魔物召喚為中心.但是貝魯裘斯大人認為異世界召喚接近于精靈召喚,所以也會接觸一些」

兩種都會教嗎.

很期待呢.

召喚世界各地的魔物,辦一個動物園不是很有趣嗎.

「那個精靈召喚.如果可能的話請詳細的教我一下」

「我也對精靈召喚很有興趣.」

薩諾巴和克里夫好像都對精靈召喚比較感興趣.

啊啊,對了.我想起來了.

程序編程.

是說自動人偶的核心.

看到那個的時候,我就覺得像是程序編程一樣.

也就是說,習得精靈召喚的話,說不定可以完成那個人偶.

不過我想狂龍王卡奧斯沒能完成的東西,我們不可能簡單制作出來的…….

但是,應該能比現在更進一步才對.

不過具體在什麼地方用上哪些知識我就不知道了

「那麼,就開始魔獸召喚的基礎吧.首先請過目這個魔法陣——」

正在我思考的時候,希爾瓦利爾開始了召喚術基礎的教學.

不知道是不是比其他3更晚去的魔法陣的繪制方法,感覺我好像落後了.

要是沒有拜托別人,我自己也學習一下魔法陣的基礎就好了呢.

嘛,現在想這些已經太遲了.

現在努力也不嫌晚.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在魔法陣繪制方法方面不如其他3人,感覺我好像落後了.

要是沒有拜托別人,我自己也學習一下魔法陣的基礎就好了呢.

嘛,現在想這些已經太遲了.

現在努力也不嫌晚.

基本上,我在這個世界上還不到18歲呢.

看看薩諾巴.

那貨入學的時候就已經二十五六了,仍舊刻苦磨練著制作人偶的技術.

我也要向他學習.

總之,目前為止,我肯定是落後于其它人的.

課上完之後,應該複習預習一下吧.

「話說回來,各位,差不多快到午飯時間了,有什麼想要吃的話,請盡管說」

希爾瓦利爾這樣說完之後,中斷了這一日的授課——

午飯.

昨晚准備了阿斯拉王國自古流傳的鄉土料理.

將肉丸和芋頭煮到一起的香草湯.

混入很多小麥以外谷物的粗糧面包.

和魔法都市常吃的伙食沒有什麼太大區別.

與這座城堡的外觀比起來簡陋了點,但是樸素而美味.

不過,認為這是阿斯拉王國自古相傳料理的只有我們,對于貝魯裘斯來說,說道阿斯拉王國的料理好像就是這個.

是400年前的料理.

我記得在什麼地方讀到過,戰亂時代促進技術發展,和平時代促進料理發展.

阿斯拉王國的飲食文化這400年來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吧.

雖然食物是分別送到每個人房間里的,但是我找西露菲一起吃了.

再豪華的房間,一個人吃飯也沒有任何樂趣.

前世的時候完全沒有想過這種事情,我也變了很多呢.

不過早飯還是一個人吃了,沒辦法.

那麼,雖然之前的食物是這樣的感覺,但是今日的午飯好像要准備我們喜歡的東西.

由光速的阿爾曼菲跑腿的話,全國各地的材料都能搞到吧.

不,也有可能是在各地的餐廳點菜做好帶回來.

真是方便的外賣呢.

「那麼,可以准備米莉絲的料理嗎?」

「哦,那余想要西隆的料理」

克里夫和薩諾巴都指名了自己故鄉的鄉土料理.

他們不管怎麼說也很懷念故鄉吧.

「我知道了.這就准備」

希爾瓦利爾自假面下發出溫柔的聲音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什麼都行」

七星這樣說道.

她好像沒有發覺,但是這可以大好機會.

我是不會放過機會的男人.

要最大限度的利用機會,某赤紅色的蘿莉控也這麼說過.

(譯:原文チャンスは最大限に活かせ,出自《高達Z》第50話,是赤色彗星夏亞的名言)

「醋浸的白米貼上新鮮的生魚片的料理,您知道嗎?」

「誒!有嗎?」

聽到我的話,七星的表情啪地明亮起來.

但是,希爾瓦利爾搖了搖頭.

「不,我並不知道.但是白米倒是常備的」

七星失望了.

但是,我倒是高興起來.

只要有米的話,不管是什麼食材當做菜肴都可以吃下去.

「那麼,把小麥粉和打好的蛋汁用冷水調好,然後把蝦和魷魚,野菜裹上那個用熱油炸的料理呢?」

「沒有聽說過呢.不過小麥粉和雞蛋都有……」

雞蛋也有嗎!

也就是說,久違的可以吃到那個了啊!

但是,壽司和天婦羅果然還是沒有嗎.

那樣的話,壽喜燒估計也沒有吶.

那是添加料酒,砂糖,醬油的鍋煮料理.

雖然遠遠不及職業廚師的作品,但是只要有這些材料的話,感覺應該可以做出類似的東西,但是…….

果然是醬油嗎.

我們所追究的是日本食品的醬油味.

「那個,有用大豆發酵制成的調味醬一類的東西嗎?

稱作醬油啊,醬啊之類的東西」

「至少城堡里沒有」

是嗎,沒有嗎.

果然,這個世界上,沒有醬油嗎.

「但是,我聽說比黑利爾王國有類似那種的調味料.我會讓阿爾曼菲去找一下的」

「哦!拜托了!」

阿爾曼菲的苦勞怎麼都好.

既然說要去找的話,就讓他去找找吧——

1小時候.

結果,醬油還是沒有找到.

只有1個小時的話,應該有可能是沒有仔細找全面吧.

但是從現在這樣該做飯的時候再現找食材,趕不上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沒有找到醬油.

但是.

相對的.

阿爾曼菲竟然帶回了別的東西.

以大豆發酵制成的,茶色的食材.

在這邊的世界被稱為『豆腐』.

但是,我將這種食材稱為『味增』.

因為,這就是味增嘛.

比黑利爾王國……我記得,是位于中央大陸東北方的國家.

說不定,那個國家的話,也許能找到醬油也有可能.

有空去一趟吧.

十年後也好,二十年後也好,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去拜訪一下.

這事先放到一邊.

有米飯.

味增也有了.

白肉的鮮魚也准備了.

雖然沒有蘿蔔和生姜,但是有檸檬.

雖然也想要醬菜,不過嘛,這總歸還是有點強人所難了,還是算了吧.

使用現有的材料,我盡我所能地將調理方法教給希爾瓦利爾.

「這樣的東西,可以嗎?」

過了一陣端出來的是,

熱騰騰的白飯.

冒著熱氣的貝殼味增湯.

還有,配上檸檬的燒魚.

總共兩人份.

其中一份是為七星准備的.

我的那份還配上了生雞蛋.

「果然,偶爾想要吃到這種食物啊」

「…………嘛,是啊」

飯菜看起來很完美,但七星還是很不高興的樣子.

果然,只有外表的日本飲食滿足不了她嗎.

嘛,算了.

反正肯定和日本之味相距甚遠.

不過品嘗這種模仿出來的味道也是種樂趣.

「先嘗一下吧.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

七星她皺著眉頭,用勺子和叉子開始吃了起來.

表情看起來沒有很好吃的樣子.

她用叉子剔下魚肉和擠上檸檬汁放進嘴里.

用勺子儈起米飯送到嘴里,慢慢地嚼著.

將盛著味增湯的白色瓷器端到嘴邊,啜了一口.

然後,突然開口說道.

「這個味增湯,不是完全沒有經過出汁嗎……」

七星眼里浮現出大顆的淚珠.

一邊哭,一邊不停地吃著.

實際上,飯菜說不上美味.

米飯干巴巴的,味增湯也有點太咸了.

魚還算美味但是稍微有點腥味,和檸檬不是很配.

搭配的平衡性很差.

說不上美味.

我們印象中的日本料理,應該是更加精細的東西才對.

但是,七星吃東西的手沒有停下,眼淚也流個不停.

她默默地吃著,轉眼間就吃完了.

「……多謝款待,我吃飽了」

最後這樣說完,我也滿足了——

午後的授課結束後,我回到自己的房間.

召喚魔術的課程很有趣.

還是說是希爾瓦利爾教的好呢.

今天雖然沒特別學到什麼東西,

但是不久之後我就會漸漸跟不上進度了吧.

一定要趁現在,好好預習才行…….

話說回來,這個課程要花費多長時間呢.

找這種感覺,一周左右可以可以結束嗎.

雖然學校那邊只要出席班會,其他時間想怎麼休息都可以,但是家里那邊不想離開太長時間吶.

我很擔心露西和簡妮思的狀況.

嘛,現在先專注于眼前的事情吧.

簡妮思的狀況暫時只能繼續觀察,露西也有愛莎照顧.

當前我該做的事情,就是召喚魔術的預習和複習.

叩叩.

正在我坐到沙發上取出筆記的時候,響起了敲門聲.

「魯迪,在嗎?」

西露菲沒等我回應就走了進來.

她看到我之後,毫無顧慮地走道房間里,一屁股坐到我身邊.

然後,呼地松了一口氣.

我拿起旁邊的水壺,將杯子中倒滿水遞給她.

「辛苦了」

「謝謝」

西露菲接過杯子,咕嘟咕嘟地喝干了.

「呼」

相當疲憊的樣子呢.

「怎麼樣了?阿莉耶魯大人那邊」

「嗚-嗯,那個啊.稍微有點困難呢」

「是嗎」

「貝魯裘斯大人沒怎麼認真聽阿莉耶魯大人說的話」

阿莉耶魯好像為了將貝魯裘斯拉入自己陣營,向他傳達了各種各樣成為她一方的好處.

像是自己成為王的話,可以封他為貴族啦,

分給他阿斯拉王國內的領土啦,

在生意往來上提供方便之類的.

但是,當然貝魯裘斯他,早就把那些東西拋諸身後了.

「那是當然的吧」

「是嗎?」

「因為,貝魯裘斯大人正式因為對那種東西不感興趣,不如說反而非常厭惡才住到這里的吧」

「誒?貝魯裘斯大人說了,是為了方便阻止魔神複活才住在這里的呦?」

西露菲歪頭不解地說道.

貝魯裘斯說過那種話嗎.

嘛,那也是理由之一吧.

「不是說那個,如果想追求權力的話,應該處于相應的立場才行呦.

因為,他可是拉普拉斯戰役的英雄呦.

而且希爾瓦利爾也說過了,他討厭阿斯拉王宮的死板,拿那種東西拜托他只會起到反效果吧」

如果他想的話,隨時都可以離開這個城堡的吧.

但是卻隱居于此.

雖然詳細的我不清楚,但是肯定有其中理由吧.

「是嗎,也是啊.阿莉耶魯大人也很焦急呢……吶,魯迪.你覺得該怎麼辦才好?」

「該怎麼辦呢……」

那種事情,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感覺阿莉耶魯搞錯了什麼必要的東西.

普通的話,首先應該是想辦法處好關系才對.

關系處好之後再開口拜托.

如果對方感到為難的話,這時再提出交換條件,進行拜托.

我想,任何事物都必須像這樣按階段進行.

阿莉耶魯很有魅力.

因此,說不定至今一直沒有經曆處好關系這一步,就能說服別人成為自己的伙伴.

因此,一遇到她的魅力不通用的對手,就陷入了困境.

不管是七星,然後還有貝魯裘斯,都是這樣.

我也是如此吧.

我雖然想為西露菲圖個方便,但是並沒怎麼想為阿莉耶魯做什麼吶.

「首先,不是應該和貝魯裘斯大人處好關系嗎」

「處好關系?」

「對,打聽一下他的興趣啦,還有過去的勇武傳之類的」

「興趣和勇武傳嗎」

「把薩諾巴一起帶過去說不定也不錯呢,在我們中間,貝魯裘斯最中意的大概就是那家伙了」

薩諾巴和貝魯裘斯主導對話,阿莉耶魯從旁搭腔.

像這個樣子,說不定能產生一些效果.

「嗚—嗯.明白了.我去轉達給阿莉耶魯大人試試」

「別太認真呦?我很有可能搞錯的」

「唔嘿嘿,謝謝建議」

這樣說完,西露菲在我的臉頰上啾了一下.

嘴唇柔軟的觸感,將我努力學習的決心徹底吹飛,帶來了心中的邪念.

就這樣抱起西露菲,在那邊的床上造第二個小孩…….

這樣的想法掠過腦海.

不行不行.

不能被一時沖動所迷惑.

我現在要開始努力學習.

因此,稍微揉揉屁股就得了吧——不,這也不對.

「說起來,魯迪那邊怎麼樣了?」

「嗯—.嘛,慢慢來吧」

我封印起心中的H魔神,說起今天的事情.

簡妮思的詛咒的事情.

召喚魔術的事情.

還有,和七星一起吃飯的事情.

「……魯迪對七星相當溫柔呢」

說道和七星一起吃飯的時候,西露菲稍微有點不高興了.

果然和別的女人兩人一起吃飯是NG的嗎.

雖然,當時姑且也有薩諾巴在場.

我說不定不應該這樣特地為七星准備.

不好,這種情況下一定要討好西露菲才行.

必須要向她傳達,我不是和七星,而是和你墜入了愛河才行.

「那個,西露菲艾特小姐」

「什麼?」

「我可以緊緊地抱住你嗎?」

聽到我這麼說,西露菲鼓起臉頰,把頭扭向一旁.

「魯迪想要這樣子討好我對吧?怎麼了?做了什麼虧心事嗎?」

咦,咦?

今天的西露菲有些冷淡呢.

怎麼了嗎.

生氣了嗎.

以往的話這種時候,怎麼說呢,咦?

倦怠期嗎.

自從結婚開始,馬上就第三年了呢.

是三年之癢呢.

不,年數什麼的怎樣都好.

現在怎麼辦.

情況不妙,怎麼辦才好.

「那什麼,抱歉啊.總覺得魯迪說道七星的時候,語氣很高興的樣子,讓我想要稍微使一下壞」

西露菲吐了吐舌頭,,緊緊地抱住了我.

我也抱著她.

感受到溫暖,柔軟的.

一如既往的西露菲的觸感.

確實,我說不定做了會讓西露菲討厭的事情.

但是,我可不希望被她討厭吶.

今後仔細注意一下吧.

「但是,如果魯迪要迎娶七星小姐作為第三個妻子的話,不要向洛克希那時候一樣突然襲擊,要和我好好商量一下呦?」

「不,不會那樣啦.我又沒有像喜歡西露菲和洛克希一樣喜歡那家伙.只是,因為我稍微知道一點那家伙故鄉的事情,想助她一臂之力而已,但是這絕對不是愛情之類的……」

「嗯嘿嘿.是嗎是嘛」

西露菲一邊笑著,一邊嘭嘭地輕拍尋找借口的我的腦袋.

然後,砰地敲了一下我的後背,離開我身邊.

「那麼,接下來,我要回阿莉耶魯大人那里咯.魯迪也加油呦」

「啊啊,嗯.西露菲也加油吧」

不妙啊.

雖然我本來是打算好好干的,但是不知不覺間讓西露菲不滿了吧.

不行.

這樣子不行.

果然要和七星保持一定距離嗎.

不應該做太多讓那家伙高興的事情嗎.

唔—嗯.

「咦?」

西露菲颯爽地向房間外走去,但是打開門後停在了原地.

七星正立于門外.

「抱歉,雖然不想打擾你們,但是……咳呵……咳呵……」

七星她用力地咳嗽著.

相當痛苦地樣子按著自己的胸口和喉嚨.

「抱歉.無意中聽到你們的對話了.咳呵……我也沒打算和盧迪烏斯發展成那種關系,請放心吧……咳呵……」

「那個,嗯.那就好,比起那個,身體沒問題嗎?」

「沒問……咳呵,咳呵」

七星的身體狀況好像前所未見的差.

像是要將什麼東西從喉嚨里咳出來一樣劇烈地咳嗽著,讓人感到不安.

「稍微,感覺,從剛才開始就咳得很厲害……咳呵……咳呵……想找人為我用一下解毒,

到克里夫那里,他們正在忙,所以就來找盧迪烏斯……但是,如果會造成誤解的話,我就忍耐一下明天再找克里夫好了」

「不,沒關系呦.不用那麼介意的……」

西露菲慌忙轉身抓住七星的肩膀.

「那個,那就由我來吧.但是如果治不好的話,還是找克里夫用一下上級比較好?」

「非常感謝,拜托了……」

「好的,那總之先這樣」

西露菲輕輕地將手放到七星的脖頸上.

她可以無詠唱使用解毒魔術.

這是我一直做不到的技術.

不,我應該也有那種可能性才對.

「咦?」

正在我這樣想的時候,西露菲歪頭露出不解的樣子.

下個瞬間,七星劇烈地咳嗽起來.

「咳吼……咳吼……」

「咦?感覺,好奇怪?魔力之類的……咦?」

西露菲歪著腦袋,將另一只手放到七星肩膀上.

在這其間,七星咳得越來越厲害,變得非常嚴重.

「喂,沒問題嗎?」

我對此感到不安,向她搭話的瞬間.

七星捂住嘴角.

「嗚……咳哈!」

啪地一聲.

「誒?」

血塊落在了地板上.

「喂,喂」

「……」

七星呆然地看著自己的手.

然後,慢慢地攤平手掌,朝向我們.

她的手心,被血染成一片赤紅.

緊接著,七星失去意識,癱倒在地.

「誒?為什麼?」

目瞪口呆的不光是我而已.

西露菲也不明白發生了什麼的樣子,呆立在原地.

「剛才,感覺,七星體內……為什麼?誒?」

她的臉和手上都沾著血,看著倒在地上的七星.

臉色一片慘白.

我趕緊跑到她身邊.

「西露菲」

我脫口喊出的是嘶啞的聲音.

西露菲渾身顫抖著,帶著恐懼的眼神後退幾步.

「不,不是!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西露菲一直退到房間的角落里.

我沉默著追了上去.

她的後背咚地考上牆壁,察覺到無處可逃之後,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雖然我剛才說了那種話,但是,那只是想要稍微惡作劇一下而已……因此,這種事……不會做這種事情啊!」

我從口袋中取出手帕,以魔術做出溫水浸濕,擦掉西露菲臉上的血跡.

「誒?」

然後也拭去她手上的血漬.

患者的血液是病原體的寶庫.

雖然我不認為只是擦掉而已能有什麼作用,但是一直沾著血跡肯定不好吧.

西露菲毫無抵抗地任我擺布.

「沒關系啊.西露菲,我都看到了.不是西露菲的錯」

「嗯,嗯」

我現在很冷靜.

看到西露菲狼狽的樣子之後,反而冷靜下來了.

應該已經習慣了.

現在應該,大概還算冷靜.

「沒關系,不是西露菲的錯.七星的身體一直不好.明白嗎?」

「嗯……」

「這次只是時機有點不好,正好趕上她狀況最差的時候了.完全不是西露菲的原因」

「……嗯,嗯,但是,剛才,感覺,使用魔術之後,七星的體內,有種奇怪的感覺,解毒的魔力,完全沒有通過……不僅如此……感覺還膨脹了起來……」

七星的口鼻流著血,橫倒在地上.

已經沒有意識了.

狀態很危險.

西露菲依舊混亂著.

等她冷靜下來比較好.

不,先給她點事情干比較好嗎.

對混亂的人,最好給她一個目標.

「聽好了,西露菲.克里夫也好,貝魯裘斯大人也好,總之去叫人過來」

「叫,叫人?」

「我要檢查一下七星的狀況,做些應急處置.在此期間西露菲去叫人來幫忙.能辦到嗎?」

「能,能辦到」

西露菲的眼神重新對上了焦點.

然後,急忙轉向房門,匆匆離開了.

雖然我想她應該也經曆過很多淒慘的狀況了,但是在面前看到吐血終歸還是會震驚的嗎.

而且還是剛剛和自己接觸之後.

就算是出于嫉妒,西露菲也不是會做出那種事情的孩子.

但是,西露菲也有相當沖動的時候…….

不對不對.

不可能,那不可能.

「好」

我停止胡思亂想,轉向七星.

雖然我能做到的應急措施非常少,但還是盡力而為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5話 謁見貝魯裘斯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7話 慟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