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7話 慟哭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7話 慟哭

自七星倒下之後過了3日.

七星依舊沒有恢複意識.

她吐血的原因也沒有搞清楚.

那之後,西露菲去尋求援助,阿爾曼菲很快就前來將七星搬到了醫務室里.

我在此期間召集了其他成員,向他們說明了事情的經過.

七星身體不適,為她施展解毒魔術途中,吐血倒地.

現在正在醫務室里接受治療.

說實話,事情發生得過于唐突,我也沒能理解狀況.

其他各位雖然混亂,但也接受了事實情況.

現在,七星正在接受『贖罪的由露茲』治療.

贖罪的由露茲持有治愈的能力.

那是能將人的體力,健康狀況轉移至別人身上的能力.

由于是和解毒魔術基于完全不同理論的能力,因此貌似對解毒魔術無法治療的病症也能起到一定程度上的作用…….

但是,她說這種能力一人無法使用,因此需要有人協助.

對此,西露菲毫不猶豫地提出由自己來幫忙.

西露菲躺倒七星身旁,治療開始了.

但是,七星依舊沒有恢複意識,浮現出苦悶的表情,咳嗽也沒有止住.

「卡羅旺特.怎麼樣?」

貝魯裘斯看到七星這樣的狀態之後,命部下中的一名對她進行診查.

『洞察的卡羅旺特』.

他擁有看破他人的能力和秘密的能力.

像這樣生病的時候,好像也能看透其病狀.

是像X光一樣的能力.

他看到七星的狀態之後,搖了搖頭道.

「以由露茲的能力,是無法治愈的」

「那就去書庫調查」

「是」

這樣說完之後,貝魯裘斯與他的部下,開始尋找七星所患的病名及其治療方法.

好像要去對比一下七星的症狀,和書庫中的文獻記載.

我也提出想要協助,但是被以不想讓外人進入書庫回絕了.

當然,在這其間由魯茲仍舊繼續實施治療,西露菲也沒從醫務室中出來.

就結果上來說,我變得無所事事了.

當然,我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做地虛度了這3天.

我回了一次家中,向洛克希說明了情況.

七星病倒,西露菲在協助對她實施治療.

因此,要再過一些時間才能回來.

洛克希聽聞之後,立刻行動起來.

她代我們向學校聯絡,提出了休學申請,也向家人說明了事情經過.

然後,對我說,家里的事情交給她就好了.

她一直都比我冷靜.

對這種事態已經習以為常了嗎.

結果,我什麼都沒做,該做的事情就都已經被做好了.

我也向諾倫和愛莎傳達會遲些回來之後,又帶了一些換洗的衣服,回到了空中城塞.

不過,就算我回到這里,也沒有什麼可以做到的事情了.

要說能做的,也只有祈禱七星可以平安了.

「……七星她,能夠痊愈嗎?」

其他幾人也和我一樣無所事事.

其中以克里夫為首.

他身處城堡內的禮拜堂中,專心地祈禱著.

「一切盡在米莉絲大人掌握之中」

克里夫握著手,閉著眼睛說道.

遇到困難的時候就拜托神明.

我本來對神明之類是不相信的.

在這個世界上,我所相信的只有那些幫助了我的人們.

但是,我也非常明白,現在就算向洛克希和西露菲祈禱也無法安心的.

「……」

突然,我回想起以前看過的電影.

那是部講述外星人侵略地球的名作.

外星人以壓倒性的科學技術,幾乎另地球人全滅.

但是,最後外星人的機械突然全部停止了動作.

外星人對地球上的流感病毒沒有任何抵抗力,全都因此致死了.

(譯:指05年的《世界之戰》,史蒂芬·斯皮爾伯格導演,湯姆·克魯斯主演,這種的就不給百科了.)

七星是穿越者.

和轉生的我不同.

她的年齡沒有增長,也沒有魔力,魔道具之類的東西都無法使用.

說不定,不光是魔力,連免疫力也沒有.

不,如果是那樣的話,應該早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從那次轉移事件之後,已經過了8年.

七星來到這個世界,也已經過了8年時間.

不應該到現在才出現症狀.

「……」

那家伙.

不會就這麼死掉吧…….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七星倒下第4天.

我們被叫到圓桌之間.

除了由魯茲之外的全部使魔都集合于此.

然後,在他們身前的,是貝魯裘斯.

他坐在一張豪華的大椅子上,使魔們立于其後.

「請坐吧」

我們在希爾瓦利爾的勸說下,坐在了椅子上.

除去協助由魯茲實施治療的西露菲外,7人都在.

「七星大人所患病症已經判明了」

我們就坐之後,希爾瓦利爾上前一步,如此宣告.

看來終于搞明白了.

「七星大人所患的是,『德萊茵病』」

德萊茵病.

從來沒有聽說過.

我看向周圍,其他人果然也不知道.

其中對疾病方面知道的最詳細的克里夫也一臉困惑地歪起腦袋.

「各位沒有聽說過是很正常的.

這是太古之時,人們所持的魔力遠遠少于現在的時候所患的病症.

當時出生的孩子有些沒有任何魔力,這些孩子毫無例外地在10歲左右換上這種病症,因此殞命」

姑且和七星的症狀完全相同.

她雖然不是十歲,但是到這世界後過了8年.

然後還有沒有魔力這點…….

無論如何,看來不是西露菲的錯.

太好了.

「根據文獻記載,沒有魔力的人中和從外部吸收至體內的魔力的能力很弱,

魔力經過10年時間緩慢于體內積累,轉化為病灶……」

沒有魔力的人中和從外部吸收至體內的魔力的能力很弱.

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應該就是說魔力也像是有益菌與有害菌一樣的感覺吧.

持有魔力量的人,體內的有益細菌可以殺死有害細菌,而沒有魔力的人只能任由有害細菌在體內積累.

雖然不清楚文獻上的記載有多少可信度.

但著的確是很有說服力的一種說法.

「那個文獻上,有記載治療的方法嗎?」

「沒有.根據文獻記載,這種病症在大約7000年前,人們的魔力變強之後根絕了」

7000年前,也就是第一次人魔大戰的時候嗎.

我記得聽說過,人魔大戰持續了近千年.

戰爭會促使各種進步.

人族也經由某種方法,對自己進行了強化.

作為其副產物,這種病症根絕了.

有這種可能性.

話說回來,7000年嗎.

如此古早之前的事情,留下的文獻肯定也很少吧.

能夠辨明病名說不定已經是個奇跡了.

「那麼,該怎麼辦呢?」

「將其停滯」

回答我的問題的,不是希爾瓦利爾.

而是穩坐于此的貝魯裘斯.

「使用時間的斯卡科特的力量,將七星的時間停滯」

貝魯裘斯如此宣言之後,一名男性站了出來.

他臉上帶著嘴部突出的假面.

與小丑,不,和防毒面具很相似吧.

他即是,時間的斯卡科特.

(譯:上文"小丑",原文"ひょっとこ",並非西方小丑,而是田楽中的小丑,撅著嘴的造型.Wiki百科:

ja.wikipedia.org/wiki/%E3%81%B2%E3%82%87%E3%81%A3%E3%81%A8%E3%81%93)

我記得,他擁有可以將碰觸的對手的時間停止的能力.

雖然同是他自己的時間也會被停止,但是使用這種能力的話,就能防止七星的病情惡化,突然暴死了.

但是並不知道能夠停止多長時間,而且也沒有根本上解決問題.

「原來如此,然後呢?」

「聯絡地上的人,尋找治療方法」

嗯.

用這種方法的話,可以吧.

以貝魯裘斯之名拜托的話,應該不會有人拒絕協助的.

「不過,肯出手幫助七星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就是了」

「以甲龍王大人的威名,不會有些辦法嗎?」

「吾與七星只是互利互易的關系.不會為了幫助她而欠上人情」

稍微有點太冷淡了吧.

不過,七星和貝魯裘斯的關系我並不清楚,也插不上嘴.

「別誤會.因為是吾之城塞的客人,所以會提供最低限度的幫助的.

但是,不會全力相助.

因為吾的生存目的終歸是尋找並打敗拉普拉斯」

也就是說,因為有監視拉普拉斯的工作,所以不會分出必要以上的勞力嗎.

拜托別人的話就會欠下人情.

欠下人情的就必須還禮.

更何況是已經根絕的病症的治療方法.

對方要求的還禮一定也很重.

貝魯裘斯沒有為七星做到如此地步的義理吧.

不,甚至可以說有充分的理由拒絕協助.

他只會像這樣維持住七星的生命.

不會再提供這之上幫助,有誰願意幫助的話,由他來幫助就是了.

貝魯裘斯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我想應該沒有錯.

「……要對七星見死不救嗎!」

這樣叫到的是克里夫.

他站起身來,對貝魯裘斯怒吼道.

「吾沒說會見死不救」

「騙人!像你這樣,擁有如此厲害的城堡,還帶著這麼能干的使魔!肯定能夠找到治療方法的吧!」

聽到克里夫的話,貝魯裘斯挑了挑眉毛.

「吾沒有協助尋找的道理」

「別開玩笑了!幫助弱者是強者的義務啊!」

「哼,不要將米莉絲教可憎的教義強加于吾」

「你說什麼!」

克里夫只是一時激動,脫口而出而已.

他是米莉絲教徒.

米莉絲教和基督教很相似.

說不定有類似于,遇到迷途的羔羊就要出手相助,這樣的教義.

但是,對貝魯裘斯說這些是不對的.

貝魯裘斯有他自己的考慮.

這400年來,他只為了那一個目的而行動.

貝魯裘斯確實想要通過七星的要求得到關于異世界召喚的知識吧.

但是,這件事的重要性完全不及拉普拉斯.

頂多也就是用來消磨時間的一環吧.

「你所說的,就是對七星見死不救的!如果要幫的話,就好好幫到底啊」

「克里夫,停下吧!」

克里夫踢翻椅子站起身來的瞬間,艾莉娜麗絲喊了起來.

她用力抓住克里夫的肩膀,封住了他的動作.

「克里夫,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還是控制一下吧」

「……」

「我不想因為這種事情失去你啊」

轉頭一看,11位使魔全都擺好了架勢.

貝魯裘斯看著被按住的克里夫,像是嘲笑一樣歪起嘴角.

「有意見的話,你自己行動如何?你的神明也這麼說過吧.幫助他人的時候,不要拜托別人,不是嗎?」

「咕……」

克里夫露出不甘的表情,像跌倒一樣坐回椅子上.

他也不想和貝魯裘斯爭吵吧.

但是,只是覺得在貝魯裘斯如此強大人物,好像無所不能,應該可以得到幫助而已.

「呼唔……」

怎麼辦呢.

我想要救七星.

但是,不知道方法.

我看向阿莉耶魯及其他各位的表情,他們果然好像也在思考同樣的事情.

愛莎和七星也有來往,七星死去的話她會傷心的吧.

而且如果她就這麼死掉的話,西露菲也會自責的.

沒有什麼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嗎.

我真的無能為力嗎.

「失禮了」

這時,圓桌之間的房門打開了.

是贖罪的由露茲.

她面向我們,開口說道.

「七星大人恢複意識了」

聽到這,我像彈起來一想站了起來.

「怎,怎麼樣?」

「表面的症狀改善了一些」

「表面的?」

「是,『德萊茵病』是由于體內積累的魔力導致肉體異變,引起的病症,這個病症本身已經治愈了」

這麼一說,感覺像是艾滋一樣啊.

至今為止的咳嗽,也是病發的征兆吧.

也就是說,雖然通過解毒治好了表面的症狀,但是完全沒有根治嗎.

「那個,能將她體內的魔力抽出嗎?」

「我辦不到」

「那,有誰可以嗎?」

對于我的問題,由露茲慢慢地搖了搖頭.

「是嗎……」

沒有什麼方法將體內的魔力抽出嗎.

比如說,有這種效果的魔道具之類的.

比起7000年前,關于這方面的技術應該更加發達了.

但是,到底該怎麼辦呢.

使用吸魔石的話可以除去嗎?

不,那也不是能夠從體內抽出魔力的東西.

但是,總感覺並不是辦不到.

能做出來用那種作用的魔道具嗎?

但是,制作需要花上多少時間呢?

本來也就沒有能夠做到的證據.

可惡.

「總之,先去看下七星的樣子吧」

這樣說完站起身之後,其他各位也像是追隨我一樣站了起來——

醫務室顯得有些淒涼.

家具和客房沒有太大區別.

但是,建築的石材裸露在外,牆上也沒有窗戶.

房間中央擺著像手術台一樣的東西,櫥櫃里備著小刀和繃帶.

「……」

七星在房間的角落里.

她已經擦掉吐血的痕跡,不知何時換上了像病號服一樣衣服,感覺很清潔.

但是,給人感覺毫無生氣.

「七星,沒問題了嗎?」

我這樣一問,七星瞥了這邊一眼,說道.

「看起來像是沒問題的樣子嗎?」

「……」

完全不像.

七星她臉色發青,眼睛下方附著重重的黑眼圈.

無論誰來看,都是不健康的樣子.

『贖罪』的能力,連患者也會受到消耗嗎.

另一張床是空的.

西露菲她,像是和我們交替一樣,被送回了客房里.

被送走的時候見了一面,西露菲也變得很憔悴了.

這4天來,她一直參與治療.

雖然好像不是不吃不喝,但是體力果然還有有很大消耗吧.

「他們說我的病治不好呢」

「啊啊,嗯」

我坐在床邊的椅子上.

由露茲女士貌似沒有向七星隱瞞她的病情.

「嘛,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不可能會好的吧」

這麼說完,七星扭過頭去.

面向牆壁的方向沉默不語.

我剛剛說的話說不定有點不負責任了.

我不太清楚現在該說什麼話才好.

「……」

我沉默之後,阿莉耶魯她們紛紛開口搭話.

有的安慰七星,有的讓她要振作精神,有的說一定會治好她的病.

雖然說法各有不同,但都是鼓勵她的話.

但是,這種時候,這樣的話說不定會起到反效果.

真正感到痛苦的人是不想聽到這些徒有其表的話的.

「……」

不久之後,大家也無話可說了.

對于毫無反應的七星,誰都說不出任何話了.

四周被苦重的沉默支配,流動著令人坐立不安的氣氛.

「那麼,七星.我先回房間去了.之後還會再來看望的」

從阿莉耶魯開始,大家一個又一個離開了房間.

最後的克里夫雖然想要留下,但也在七星的催促下離開了.

他們離開的時候,我聽到艾莉娜麗絲說「……現在說什麼都沒用的」.

的確如此.

然後,我留了下來.

為什麼要留下,我自己也不清楚.

但是,感覺必須再在她身邊呆上一陣.

我想留下她一個人的話是很危險的.

「……」

但是,我沒有像她搭話.

對于患病的對手.

身患可能無法治愈病症的對手.

不管說什麼,都只是徒有其表的話語罷了.

七星她很不安吧.

召喚魔術方面進展順利.

第一階段雖然遇到了一些瓶頸,但是第二,第三階段都很順利.

第四階段只要向貝魯裘斯詢問一下的話,感覺也很快就可以確立方法.

第五階段雖然還不清楚,但也是延長線上的問題.

再有1,2年的話就能回去了.

正在這樣想的時候,被宣告身患癌症的話,肯定會不安的.

雖然不像癌症一樣是不治之症,但是致死率很高這點是一樣的.

七星她無論何時突然發起狂來都不奇怪.

但是,如果真是不治之症的話.

如果真的已經沒有未來的話,就這麼發狂可能也好.

我也會配合她的.

無論如何,如果能使她的心情變得爽快一點的話就好…….

「我,本來,也算不上身體好的呢」

我保持沉默的時候,七星伴隨著歎息說道.

聲音比我想象的要精神一些.

但這很明顯是七星假裝出來的.

「生病……雖然沒有到這種程度,但是每年都要感冒一次」

七星零零散散地說了起來.

而我則是默默地聽著.

「成績雖然不錯,但並不擅長運動.非要說的話,應該算是室內派」

「這邊世界的醫學不是不怎麼發達麼?」

「你知道嗎?這個世界上的人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魔術的原因,連清洗傷口都不會做呦?

因此耽誤了治療死去,或是不得不截肢的人大有人在.真傻啊.明明稍微用清水洗一下傷口就能避免的」

「我因為自己不能使用魔術,所以做了各種各樣的預防呦.像是為了不被傳染病症,遠離人群之類.不吃不熟悉的食物之類啦」

「確實,在你看來可能很不健康,但是,我姑且也有在房間里運動,對自己很小心謹慎的呦」

「因為,萬一生病的話,說不定就無法治愈了」

「不如說,如果生病的話,我想多半是治不好的吧」

「因為,如果患上的話,應該就是我不知道的病……」

「……基本上,這個世界,不是很奇怪嗎?」

「有那樣本應無法支撐自己體重的巨大野獸出沒,雖然我不知道魔術到底是什麼,但是明顯違法物理法則了吧」

「當然,就算是我,剛到這里的時候,也稍微覺得有點有趣的呦?」

「就算是我,也玩過游戲的,對劍與魔法之類的也不討厭.要說不興奮的話,肯定是騙人的」

「也稍微有點羨慕你能出生在這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

七星說到這,突然閉口不語.

肩膀顫抖著.

慢慢地轉向我這邊.

表情皺了起來.

通紅的眼睛腫積起大顆的淚水.

「我不想死啊」

淚水徹底決堤,流了下來.

「不想死在這里啊!

不想死在這麼奇怪的世界里啊!

為什麼!為什麼啊!

太奇怪了吧!

吶,你知道嗎!?

我這8年來沒有任何變化呦!

身高沒有變化,頭發也沒有變長!

明明肚子會餓,也會進食會排泄,但是指甲也沒有邊長,生理期也沒有來!」

七星抓起身旁的水壺扔了出去.

水壺命中牆壁,發出很大的聲音碎掉,床被水浸濕.

「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類啊!

在這個世界上不算活著!

就像是尸體一樣!

明明如此,為什麼啊!

為什麼還會生病啊!

太奇怪了吧!

為什麼我要遇到這麼倒黴的事情啊!

我不想死啊!

不想死在這麼,這麼奇怪的世界里啊!」

七星啪嗒啪嗒地滴著眼淚喊道.

「因為,我連初吻都還沒有過啊!

明明有喜歡的人,卻沒有說出喜歡他!

我很羨慕你啊!

每天都很快樂,很充實!

什麼啊!

父親死了!?

母親身患重病!?

那又怎麼了!有什麼不好啊!

我照這樣子下去,連父親最後一面都見不到啊!

就算我死了,母親都不知道呦!

好像再見一面啊!爸爸!媽媽!

我現在還記得呦!還記得那天早上的事情呦.

爸爸說今天會早點回來.

媽媽說今晚會燒秋刀魚.

我和爸爸說我朋友會來,所以晚點回來也沒關系,

和媽媽抱怨說秋刀魚已經吃膩了,

為什麼,會發生那種事情啊.

爸爸媽媽肯定都很擔心我的.

我想回去,想再見見他們.

不想死.

我不想死在這種地方……嗚嗚……嘶咕……」

七星抱著膝蓋,將臉埋在里面.

沉默不語了.

只能聽到她嗚咽的聲音.

只有嘶咕嘶咕的嗚咽聲,和悲痛的哭聲.

「……」

我感覺胸口一陣刺痛.

七星的痛苦我能明白.

如果是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肯定不會對此產生共鳴的.

回不去了,見不到了.

再也見不到家人了.

就算和我說這種事情,我肯定也不會明白的吧.

那時候的我說不定是想忘記那種事情,在這個世界上愉快地生活下去.

但是,如今不同了.

想要回去,想要再見一面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了.

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是非常貴重的寶物.

失去之後就無法再取回了.

……一旦失去就無法再度取回了.

保羅死了.

簡妮思的記憶說不定也無法取回了.

普愛娜村那個溫暖的家庭,已經一去不複返了.

從今以後,我必須守護自己的家族,生活才行.

西露菲,洛克希,露西.

莉拉,愛莎,諾倫,簡妮思.

如果和她們分離的話,我肯定會嘗到撕心裂肺之痛吧.

如果她們中有誰不見了的話,我一定會拼命尋找的吧.

如果我現在回到原來世界的話.

就算在那邊也能像現在這樣使用魔術,因此備受追捧.

我也會尋找回到這個世界的方法把.

「嘶……嘶咕……」

七星抱著膝蓋顫抖著.

她不管和克里夫,薩諾巴,還是西露菲,都沒有必要以上的友好關系.

但是,對于我說的話會好好聽進去.

會聽從我的請求,我召開的集會也有參加.

試著回憶一下,她幾乎沒有對我做過什麼不近情面的事情.

七星她在和我用日語交談的時候,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對她來說,會說日語的我說不定是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治愈.

「誰來,救救我啊……」

聽到七星微弱的聲音.

我站起身來——

我回到圓桌之間,貝魯裘斯依舊在此.

其他部下已經不在了.

只有貝魯裘斯像是在等我一樣,留在此處.

「怎麼了?」

「……我也要采取行動了.希望貝魯裘斯大人能在不影響您自己業務的前提下提供一定幫助」

我這樣說完,貝魯裘斯深深點了點頭.

「哦,你要開始行動了嗎.好吧.七星如果死去的話,吾也于心不忍」

「非常感謝」

但是,該怎麼辦呢.

很久以前,7000年前就已經根絕的病症的治療方法.

完全沒有頭緒.

解毒和治療魔術都沒法治愈這點已經可以確定了.

如果那些能夠治愈的話,就算是貝魯裘斯應該也會動手的.

魔道具.

這也不清楚是否可行.

要對體內產生作用的話,說不定和克里夫的魔道具很接近.

但是,如今克里夫的魔道具是艾莉娜麗絲專用的.

一邊觀察著艾莉娜麗絲的狀態,一點一點地進行調整.

雖然產生了一定效果,但是還未完成.

或許,只要稍作調整,對七星的病症也能起到一定抑制作用.

但是,七星或許已經沒有慢慢觀察身體狀況,進行調整的時間了.

這次都已經吐血了.

雖然治愈了表面症狀,但是很快就會再次複發的吧.

然後,下一次說不定就會當場死亡.

另外,如果處于時間停止的狀態的話,也無法進行實驗了.

魔道具不行.

說不定早晚還是做出來比較好,但是如今需要的是更加即效性的治療方法.

治療方法.

沒有人知道嗎.

比如說,人神或奧魯斯忒特之類.

他們也不知道嗎.

我無法和人神聯絡.

今晚入睡之後,或許能得到他的助言.

但是無法由我主動取得聯絡.

「貝魯裘斯大人.您可以和龍神奧魯斯忒特取得聯絡嗎」

「不可能.那家伙的動向完全無法把握」

奧魯斯特忒也無法聯絡嗎.

「但是,他恐怕也不知道吧.他于世上現身大約在百年之前,雖然是個非常聰明的男人,但是7000年前病症的事情不可能知道的.」

奧魯斯忒特已經百歲左右了嗎.

雖然已經很長壽了,但是與貝魯裘斯相比,還很年青嗎.

不,和我比起來已經足夠年長了.

「是這樣嗎,但是知道7000年前事情的人物……」

不,稍等一下.

7000年前.

有一個人.

有一個生存過如此漫長歲月的人物.

雖然可能對病症沒有什麼詳細的印象…….

但是,是要和她談談的話,說不定能有什麼進展.

「我知道一位……」

「哦」

不過,不知道是否能夠找到.

之前的相遇完全是偶然.

然後就那樣分別了.

沒有任何聯系.

但是,必須做點什麼才行.

不行動的話,狀況就無法發生變化.

「貝魯裘斯大人,能夠將我送到魔大陸嗎?」

「魔大陸?打算去做什麼?」

我過去與那名人物只見過一面.

雖然洛克希好像也遇到過,如今身在何處我也無從知曉.

但是,她的名字我從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早在我身處菲特雅領,學習曆史的時候就已經記住了.

實際見過一面之後,更加不可能忘記.

「我想要拜訪魔界大帝琪西莉卡·琪西莉絲」

那是7000年前.

在人魔大戰中崛起的人物的名字.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6話 過去,詛咒,召喚,嫉妒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8話 再臨魔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