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9話 搜索琪西莉卡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9話 搜索琪西莉卡

莉卡麗絲市.

令人還念的場所.

我至今仍記憶猶新.

這里是我在魔大陸成為冒險者的城鎮,充滿了與魯傑路特和艾莉絲的回憶.

雖然最後被趕出此地,只留下討厭的記憶…….

但是,在此地獲得的經驗絕對不是不好的東西.

教會我,不要將事情考慮得過于複雜,獨自煩惱比較好的,就是這座城鎮.

我們爬下斜坡,繞著環形山外側前進,來到入口處.

入口和以前一樣,站著兩名守衛.

曾經,我們為了將魯傑路特帶入城鎮中,隱藏了相貌…….

「喂,有守衛啊,沒問題嗎?」

「沒問題呦,魔大陸的城鎮基本上都是來者不拒的」

「但是,總覺的有種戒備森嚴的感覺呦?」

正如克里夫所說,守衛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

漆黑的全身鎧甲,加上全罩式頭盔.

鎧甲鋒芒畢露,感覺是一身不祥的打扮.

我之前來到莉卡麗絲市的時候,守衛的兵士還不是這樣的裝備.

著數年間,替換了裝備嗎.

『站住』

我們正想走進街中的時候,被兵士叫住了.

『怎麼了嘛?』

『不,是那邊的女人……』

兵士直盯著艾莉娜麗絲.

克里夫像是要一身為盾一樣,上前一步站到艾莉娜麗絲身前.

艾莉娜麗絲則是一副堂堂正正的樣子.

「怎麼了嗎?」

『……怎麼樣?』

另一名士兵取出一張紙.

然後反複對比著紙和艾莉娜麗絲.

我無意間瞟了一眼,紙上畫著一名想魅魔一樣妖豔的美女.

身材高挑,胸部很大,留著波浪一樣的長發.

雖然沒有上色,但和艾莉娜麗絲有幾分相似.

不過嘛,胸部完全不同就是了.

『不是呢』

『啊啊,不是』

兵士們這樣說完收起紙張.

『打擾了,請過吧』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與你們無關』

被拒絕之後,我默默地離開了.

「好像在找什麼人呢」

「是啊」

這座城鎮中,混進逃犯了嗎.

嘛,和我們沒關系吧.

但是,還是小心謹慎一點吧.

如果找人的途中在小巷里遭遇殺人鬼的話,可不是開玩笑的.

「總之,現在怎麼辦?」

「先去冒險者公會換點錢吧」

「了解」

簡短地交換意見之後,我們沿著街道前進.

「哦哦,真厲害啊……」

看到入口附近的露天市場,,克里夫發出感歎的聲音.

這里還是一如以往地充滿活力.

各種族的商人和冒險者.

乘著像蜥蜴一樣的魔物來來往往.

但是,所做的事情與魔法都市謝麗雅入口附近的集市沒多大區別.

商人和冒險者吵鬧著,居民像是感覺很新鮮一樣逛來逛去,

乞討者向商人尋求施舍,被踹到一旁.

這種東西,不管到了哪里都是一樣的.

克里夫應該對這種光景應該也很熟悉,單純只是看到各個種族混雜在一起,感到新鮮吧.

不過,有一點稍微在意的事情.

身著黑鎧的士兵立于各處.

他們一看到艾莉娜麗絲,都臉色一變從懷中取出紙來.

然後,從遠處也能看出不是同一人吧,並沒有上前問話.

「克里夫前輩的夫人,到這里也很有人氣呢」

「啊,啊啊……沒問題吧?」

「只要艾莉娜麗絲小姐過去沒有在這個城鎮中做過什麼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我這麼說完看向艾莉娜麗絲.

她縮了縮肩膀.

「我沒做過什麼虧心事呦」

艾莉娜麗絲的視線有點飄忽不定.

肯定做過什麼虧心事吧——

冒險者公會也和以前沒有什麼變化.

頂多就是經過風吹雨打,稍微劣化了一些吧.

不,我記得從以前開始就是這種感覺了.

一進入其中,視線齊刷刷地向我們投來.

真是讓人懷念的感覺啊.

從前我在這里演了一出短劇之後,被盛大的嘲笑了.

多虧魯傑路特很快就融入其中,結果沒有搞砸.

視線很快就消散了.

雖然長耳族和人族組成的隊伍很少見,但僅僅是種族不同,並不值得關注.

我們來到前台,把一些拉諾亞的金幣換成了魔大陸的金錢.

將近百枚綠礦錢,我沒怎麼確認就一股腦將其裝進了錢袋里.

以前的話,看著錢袋中的內容,一枚兩枚地確認數量是每日必行的功課,我也變了很多呢.

不,只是比那時候富裕了一些罷了.

順便也向冒險者公會提出了搜索琪西莉卡的依賴.

『身材嬌小的紫發女子,身著朋克風服裝,自稱為魔界大帝,特征是笑得很狂妄』

因為只是搜索,所以依賴等級很低,但是報酬定得很高.

我將依賴書貼上揭示板的時候,突然看到揭示板的一端,貼著搜索菲特雅領失蹤人員的請願書.

米莉絲的搜索團都已經解散了,這里的搜索依賴卻依舊張貼于此.

聯絡人依舊是米莉絲神聖國的保羅.

這樣下去,看到這個的人不會辛辛苦苦跑到米莉絲,白費功夫吧.

我來到前台,將聯絡人改為難民營的阿爾馮斯.

他們多半至今依舊在接納難民吧.

雖然也可以換成我的住所,但是我不太願意照顧不認識的人.

「那麼,總之在這邊要辦的事情都OK了呢」

「之後怎麼辦?」

被克里夫問道之後,我思考著今後的事情.

當然,不光等待依賴的回音,自己也進行搜索比較好吧.

在這里滯留一周左右,收集情報.

借他人之力,同時自己也行動起來,仔細搜查.

說到底,向冒險者公會提出依賴,只是為了防止我們不在的時候和琪西莉卡錯過的保險.

「首先是,收集情報」

我環視周圍.

于是,一名男性向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那是一名長著馬頭的男性.

關于這貨的事情,我還記得清清楚楚.

就是這個男人設計算計了我們.

都是因為這家伙的錯,我們才被趕出了這個城鎮……倒也說不上如此.

姑且,我也明白,我們當時也違反了規則.

『呦!』

馬面男人——諾克帕拉和以前一樣,精神十足地上來搭話.

對于這家伙來說,看到新面孔之後上來搭話是必行功課吧.

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是他招呼的對象並不是我,而是艾莉娜麗絲.

『真是好久不見了啊!已經和洛克希分開了嗎?』

艾莉娜麗絲用訝異的視線看著諾克帕拉,

不久,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來了,砰地拍了下手心.

「啊啊,是洛克希以前隊友中的一人呢」

「……誒?」

洛克希以前的隊友?

這啥啊.

「盧迪烏斯.請幫忙翻譯一下.

這位是我……不如說是洛克希的舊識」

我被艾莉娜麗絲推著後背,來到諾克帕拉面前.

8年前.

賴上我們的男人.

洛克希的舊識.

曾經的隊友.

也就是說,難道說這家伙也賴上洛克希了嗎.

不過我倒是沒聽她說過這種事情就是了.

『呦,我是諾克帕拉.你能聽懂我說話嗎?』

他已經不記得我的事情了嗎.

沒辦法,自那之後過了8年,我的樣子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諾克帕拉也老了……那倒是看不出來.

馬臉老了之後會有什麼變化,我完全看不出來.

反過來講,諾克帕拉說不定也分不太清人族的相貌.

『嗯嗯,諾克帕拉先聲.我能聽懂』

「盧迪烏斯,這位好像很清楚城鎮中的情況,不如請他幫忙收集情報?」

「……」

這家伙的情報收集能力很強,這一點我也清楚.

他是個很擅長觀察他人動向的男人.

這一點,在情報收集上能起到很大作用吧.

我們曾經被這家伙逼到窘境.

但是,這家伙在那次事件中當眾失禁了.

說不定會對我們懷恨在心.

比起向他攤牌之後受到妨礙,還是隱瞞我的身份默默地利用他比較好.

『我是多羅奴瑪.請多多關照』

『哦,多羅奴瑪呢……嗯?咱們以前是不是見過?』

『不,那怎麼可能』

如果艾莉絲在場的話,肯定不會饒過諾克帕拉的吧.

但是,我就讓它隨水東流了.

他當時也沒有看出魯傑路特是斯貝魯特族人一事,

導致事件的原因的確是我們的疏忽.

而且,現在沒有提及往昔的事情,招致無謂爭吵的空閑.

『我們正在找人.您可以協助一下嗎?』

『……你出多少?』

真讓人不爽啊.

但是,如果只是應付了事的話我也很困擾.

『綠礦錢2枚.發現的話就付4枚怎麼樣?』

『4枚!?可,可以嗎!』

啊,太高了嗎.

很久不來,忘記這邊的行情了.

嘛,算了.

『因為就是如此緊急的情況』

『嘿嘿.但是,既然是艾莉娜麗絲的委托,算你們半價吧』

諾克帕拉蹭著鼻子,嘿嘿地笑了起來——

我向諾克帕拉傳達了琪西莉卡的情報之後,他說「半日後和你們聯絡」之後,消失在城鎮的人流中.

「真虧能忍住呢」

目送諾克帕拉的背影離開後,艾莉娜麗絲開口說道.

「什麼?」

「我現在才想起來,你以前被那家伙算計過對吧?」

「真虧你能知道呢」

「之前來到這個城鎮的時候,偶然聽聞的呦.據說諾克帕拉算計了『死路一條』結果差點死掉.不過我想洛克希應該不知道就是了……」

艾莉娜麗絲她知道嗎.

嘛,沒理由不知道吧.

斯貝魯特族出現在城鎮里,可是條大新聞.

「那只是場不幸的事故一類的東西呦」

那是事情進展太順利而得意忘形的我自作自受.

雖然對利用他人的諾克帕拉感到反胃,但我也不是能教別人該怎麼做的聖人.

既然諾克帕拉見到我之後也沒有發覺我的身份,那這樣就好了.

「無論如何,我沒有對諾克帕拉說三道四的打算呦.

當然,如果這次他再算計咱們的話另當別論」

老話說事不過三,但是我沒有那麼寬容.

第二次被算計的話,我絕對不會允許再次發生的.

「話說回來,諾克帕拉是洛克希的元隊友,這是怎麼回事?」

「啊啊,那是——」

聽說洛克希和諾克帕拉的關系之後,我感覺心情很複雜.

嘛,幼年時期多好的家伙,也不一定能成長為好人呢——

這半天時間,要做的事情很多.

首先要確保住宿.

這座城鎮中有很多面向冒險者的旅店.

從面向新人的簡單旅館,到面向高級者的旅店都有.

這次我們選擇了面向高級冒險者的旅店.

之所以選擇高級旅店,是出于防范的意義.

嘛,雖然價格較高,但是魔大陸的物價很低,所以也沒有多肉疼.

尋找旅館的途中,我們自『狼爪亭』門前經過.

這是我們曾經住過的旅店.

正好,像是新手的三名年輕人,一邊聊天一邊從旅店中走出來.

去工作的話有點晚了,應該是去買東西吧.

說起來,以前和我們一起住在這間旅館里的冒險者……庫魯多他們怎麼樣了呢.

雖然因為我的指揮失誤,死掉了一人,其他兩人還精神嗎.

不,不管怎麼說都已經過了8年了.

說不定已經死掉了.

但是,如果能夠再次相會的話,真想和他們聊聊往事啊.

啊啊,對了.

要和P-hunter的同伴也打個招呼嗎.

我記得名字是叫賈利魯和貝絲凱魯.

很擅長尋找失蹤寵物的小惡黨.

這回要找的雖然不是寵物,不過琪西莉卡和動物也沒什麼區別,說不定意外的能夠找到.

「首先,我想先拜訪一下熟識的店面」

「不愧是師傅,面子真廣啊」

「我也就認識這麼幾個了」

我這麼想著,前往P-hunter經營的寵物店.

記得應該在這一帶吧,我憑著模糊的記憶前進.

記憶很曖昧,城鎮也發生了變化.

即便如此,不管是走過無數次的街道,還是標志性的建築物,總覺得還是有印象的.

但是,位于目的地的是一家其他的店面.

是加工販賣魔物肉的肉鋪.

留著刺猬頭的男性正在看店,我上前打聽了一下.

「歡迎光臨」

「我記得這里原來有一家寵物店,請問您知道怎麼了嗎?」

「啊啊,賈利魯嗎.那家伙,2年前調教魔物的時候失敗死掉了」

誒,死了?

真的假的.

「貝絲凱魯呢?」

「貝絲凱魯?那家伙,一年前離開城鎮了呦.因為沒有賈利魯干不了工作呢」

貝絲凱魯也不在了嗎.

話說回來,賈利魯,死掉了嗎?

雖然我很清楚魔大陸是一塊殘酷的土地,但是實際聽到熟人的死訊,果然稍微有點寂寞啊.

雖然最後,那家伙也背叛了魯傑路特,

但是即便如此也是一起工作的伙伴.

我姑且是想和他友好相處的.

「我從貝絲凱魯那里接手了這個店面.你,認識那兩個人嗎?」

「嗯嗯,姑且認識」

「是嗎,那,給你算便宜點呦」

我也打聽了琪西莉卡的情報,作為情報費用,買了一條大王陸龜的肉干之後就離開了.

大王陸龜的肉,還是一如既往的難吃啊——

之後的半日里,我們努力地進行了情報收集.

情報收集本身效率並不是很高.

畢竟會說魔神語的只有我一個.

因此,基本上就相當于只有我一個人在四處打聽.

果然把洛克希也帶來就好了.

不過,在城鎮中探索,一人也好兩人也好,都沒什麼太大區別.

情報收集方面,還是期待作為專家的諾克帕拉吧.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繼續打聽…….

『身材嬌小,紫發,身著朋克風服裝,自稱為魔界大帝,特征是笑得很狂妄的女子.請問您有見過嗎?』

『啊啊,那孩子的話,見過呦.不過是相當早以前了……大約一年前吧』

結果竟然得到了很多回複.

意外.

實在是意外.

這麼一來,說不定一下子就能找到了.

「中頭彩了呢!」

克里夫高興地提高聲音.

像是在說,著相當于已經找到了一樣.

但是,艾莉娜麗絲搖了搖頭.

「但是,沒有人是最近見到的呦?」

確實如此.

都是『一年前左右見到過』.

順便一提,還有很多人說『這半年來沒見到過了呢』.

說不定,已經不在這個城鎮里了.

如此一來,接下來要打聽的就是『她到哪里去了』吧.

這里,莉卡麗絲市位于魔大陸最東北端.

要去下一個城鎮的話,就是向西南方向.

西南方向的話應該有山脈才對,只要去那邊的話……不,但是,那可是琪西莉卡吶.

並不是說我有多了解琪西莉卡.

但是,總感覺她給人一種什麼都干得出來的感覺.

如果她沒有沿著街道走的話,就真的不知道會跑到哪里去了呢.

「先聽聽諾克帕拉的成果吧」

「但是只有半日,我想就算是他也得不到什麼收獲吧……」

不管怎麼說,我們回到了冒險者公會.

當我們占據了一張桌子,正想著拿點吃的來邊吃邊等怎麼樣的時候,諾克帕拉現身了.

『呦.久等了』

那家伙和出門的時候一樣,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

不,馬臉高不高興我也分不清楚.

這貨看起來老是挺高興的樣子.

『不管怎麼說本人還是沒有找到,不過情報搞到了呦』

『要聽聽嗎』

只用了半天之內得到情報的老鷹出現了.

基本上,諾克帕拉得到的情報,都是我們知道的東西.

但是,應該說不愧是諾克帕拉嗎,他詳細地總結出了,目擊最多的場所及最後的目擊證言之類.

真虧他能在半日之內就調查到這種程度…….

不,恐怕是平常就一直在收集情報,所以和熟知情報的人物有聯系吧.

然後,根據需要情報的種類,挑選合適的門路,這樣的感覺吧.

這是基斯擅長的.

『魔王大人好像也在找那個魔界大帝呦』

『魔王?』

『對,大約一年之前,隔壁領地的魔王大人千里迢迢來到這里』

據說魔王現在正滯留于這座莉卡麗絲市中央的,舊琪西莉卡城中.

散布在街上的黑鎧士兵,該說是那個魔王的私兵,還是騎士呢,總之是親衛隊一樣的存在.

『難道說,那位魔王,是叫做巴帝伽迪嗎?』

『不,不對.是不巴帝伽迪大人.是阿道菲大人呦.巴帝伽迪大人的姐姐,是位非常可怕的魔王大人』

巴帝伽迪還有個姐姐嗎.

像是黑色的亞馬遜戰士一樣的感覺嗎.

『很可怕嗎?』

『啊啊,畢竟是在拉普拉斯戰役中奮戰的武斗派魔王大人呢.大意冒犯了的話,直接就身首異處了呦』

從平易近人的巴帝伽迪身上真的想象不出來呢.

但是,既然如此的話,我想盡量還是不要接近她吧.

不,但是和巴帝伽迪有血緣關系的話,應該也擁有不死身的屬性吧.

如果是從很久很久以前活到現在的話,說不定知道德萊茵病的治療方法.

要去謁見一下,問一問嗎…….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見到就是了.

『說起來,巴帝伽迪沒有回來嗎?』

『還沒有回來……你啊,對魔王大人不能直呼其名的吧』

『失禮了』

巴帝伽迪貌似還沒有回來.

那家伙其實是在什麼地方閑逛呢吧.

不,本來,從8年之前他就離開這座城鎮了.

到處閑逛對于他來說是興趣一樣的事情吧.

我概括地向其他幾人說明了這些話.

于是,薩諾巴手扶下顎說道.

「但是,要說魔王也在找,肖像畫卻不一樣吶」

這麼一說,確實那個肖像畫,和我印象中的琪西莉卡完全不同.

我所知道的琪西莉卡是只幼女.

嗯,不過雖然看畫的時候沒有發覺,但是那個畫上的美女,確實和琪西莉卡有幾分相似.

如果琪西莉卡成長起來,應該就是那種感覺吧.

難道說,這幾年間琪西莉卡也成長了嗎.

不,不對.

有目擊幼女的情報.

也就是說,那位魔王不知道琪西莉卡是幼女這件事嗎?

嗚嗯…….

也向諾卡帕拉問問嗎.

『親衛隊拿的肖像畫和琪西莉卡的實際姿態不同,關于這一點你怎麼認為?』

『那是因為魔王大人對那方面的事情很草率呢,說不定認為年齡什麼的怎樣都好呦』

『啊,原來如此呢』

巴帝伽迪就很隨便.

那麼,說不定阿道菲也是如此.

『那,去向那個阿道菲大人打聽一下吧』

我這樣宣言之後站起身來.

于是,諾克帕拉慌張起來.

『喂,喂,還是算了吧,阿道菲大人很危險的,還是不要見比較好呦』

『不,有必要見一面.只要不做失禮的事情就沒問題了吧』

沒問題吧?

但願沒問題吧.

發生萬一的話,就由薩諾巴為盾,我來進行攻擊.

像巴帝伽迪那時候一樣,來上一發之後逃走…….

等找到巴帝伽迪,再讓他幫忙調解.

好,就這麼辦.

「既然要謁見的話,就用余的立場吧」

薩諾巴笑著站了起來.

這家伙姑且是王族,在這種交流中可以期待一下吧.

不過要是這樣的話,把阿莉耶魯叫來可能比較好…….

等等呦,說不定和貝魯裘斯那時一樣,反而是薩諾巴比較討對方喜歡.

阿莉耶魯有種拼命想和對方建立關系的感覺,有可能被看穿企圖,遭到厭惡.

『阿道菲大人對藝術感興趣嗎?』

『啊?藝術?不,誰知道呢.不過嘛,魔王大人們基本上都有那麼一些興趣就是了』

巴帝伽迪的興趣……是什麼呢.

我覺得那家伙沒有這種東西啊.

不,他的興趣是酒嗎?

好像經常喝高級的酒呢.

雖然說阿道菲是個很可怕的魔王,但如果是巴帝伽迪那種可怕的話,感覺還是可以相處的.

「好,總之去試試吧」

話說完,艾莉娜麗絲和克里夫也站了起來——

一小時後.

我們站在可以看到城堡的位置.

就結論而言.

失敗了.

薩諾巴出示了西隆王國的紋章,我負責翻譯提出想要謁見魔王之後,

『從來沒聽說過這種國家.阿道菲大人很忙的!誰都不見!』

被拒絕了.

吃了閉門羹.

嘛,如果是阿斯拉王國或者王龍王國,米莉絲神聖國還好說.

西隆王國只是一方小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就像日本人也說不上非洲小國的國名一樣.

更何況這次根本沒有預約.

會這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非常抱歉.余祖國之國威不足」

薩諾巴不顧自己被說了失禮的事情,沒有生氣,而是向我低下頭來.

「不,是我考慮不足」

「余多少也想到,有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就是了……」

薩諾巴這樣說著,皺起眉頭.

薩諾巴雖然算不上多愛國,即便如此自己的國家被蔑視的話,還是會不甘心的吧.

「……吶,稍微休息一下吧」

克里夫靠著附近的牆壁,歎了一口氣.

雖然我還很有余裕…….

「確實,稍微有點累了呢」

轉頭一看,薩諾巴也出汗了.

雖然乍一看很容易誤會,不過這家伙也是室內派,受不了一整天行動嗎.

我也感覺腦袋轉得有點慢了.

休息吧.

「也是呢.那麼,稍微吃點東西去吧」

沒有吃午飯的時間.

途中吃的肉干根本不夠.

嘛,這邊的食物很難吃,所以我也沒有什麼食欲就是了.

「師傅,正好那邊有個露天攤,就在這里解決吧.克里夫殿下兩位也沒意見吧?」

這麼一說,從剛才開始就有燒肉的味道撲鼻而來.

順著香氣看去,那里有個使用大量香料的,魔大陸特有的辣肉串的露天攤.

攤前人山人海……倒說不上,不過也有3名左右客人在排隊等待.

「我沒什麼意見,但是站著吃東西嗎……不是很沒規矩嗎?」

「事到如今您在說什麼啊……」

就在兩人正論的期間,艾莉娜麗絲一下子排到了隊伍最後.

「我先排著咯.盧迪烏斯去准備個椅子吧」

「語言方面沒有問題嗎?」

「數量的話,只要用手勢就能溝通了呦」

也就是說.

就算語言不通也有可以溝通的東西嗎.

我照她所說,使用魔力,在道旁做出座位.

雖然站著吃也可以,不過為了能夠好好休息,還是想要有個地方坐下.

不過我就算直接坐到地上也沒關系就是了.

「我也來排隊」

克里夫和艾莉娜麗絲一起排隊.

我盡快准備完之後,和薩諾巴一起坐在椅子上.

「呼」

一坐下之後,突然感到疲勞了.

像這樣坐在這里,感覺至今做的事情都是徒勞無功的一樣.

依舊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琪西莉卡.

就算能找到,也不清楚她知不知道有用的信息.

不如說,感覺她不知道的可能性還比較高.

巴帝伽迪也是那樣,他們雖然長生,但是感覺和疾病無緣.

「……師傅,不能太鑽牛角尖呦」

「誒?」

「七星殿下的病,師傅沒有必要感到責任」

我沒有責任.

對.的確如此.

但是,不是責任的問題.

而是我的心情.

「也是啊」

「不過,想要活著回到故鄉的心情,余多少也可以理解,因此才會這樣幫忙」

「是這樣嗎.我感覺你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呦」

「那是當然.但是,偶爾會想要見一見故鄉的風景,這也是事實」

薩諾巴貌似也有思鄉的心情.

我以為他只要有人偶到哪里都可以,不過薩諾巴他果然也是生為人子的嗎.

「……七星殿下那麼拼命,肯定是在故鄉有很重要的東西吧」

「喜歡的家伙,還有家人……好像都有呢」

兩者雖然都很平凡,但都是非常重要的.

非常,非常重要.

「這兩者都是余不太明白的東西呢」

「對你來說就是人偶呦」

我一邊這樣和薩諾巴對話,一邊發著呆看著克里夫他們.

克里夫和艾莉娜麗絲.

那兩個人,跟與我初遇的時候相比,也變了很多.

克里夫雖然還是一如既往的不懂得看氣氛,盡管如此,也經常為他人著想了.

艾莉娜麗絲也是,只知道追著男人屁股後面跑的時候真令人懷念呢.

他們兩個要是分開的話,肯定會一口氣回到原來的狀態吧.

「……」

克里夫他們前面的客人買了肉串.

不知道是不是想討點找回的零錢,披著破破爛爛兜帽的乞丐靠了過來,別客人一腳踹開了.

克里夫看到之後,露出生氣的表情.

但是,被艾莉娜麗絲制止了,沒有吵起來.

克里夫是個很善良的家伙,肯定會施舍那個乞丐一些食物吧.

我這麼想到,果然,克里夫多買了一些肉串,遞給了乞丐.

乞丐一邊說著謝謝,一邊狼吞虎咽地吃著肉串.

不停地吃著,吃著.

不久之後,吃完了手里的肉串,厚著臉皮又向克里夫乞求,克里夫又將新的肉串遞了過去.

乞丐握著克里夫的手,感動得顫抖著…….

咦?

總覺得有種即視感啊.

話說回來,那個乞丐,不是用人類語說的謝謝嗎?

我這麼想到的瞬間,乞丐突然用這邊都能聽得清清楚楚的聲音大聲笑了起來

「哇啊哈哈哈哈哈!」

然後拋去破布,高聲宣言道!

「妾身名為琪西莉卡·琪西莉絲!人稱魔·界·大·帝!

你救了妾身的性命,來,有什麼願望盡管說吧!」

我感到一陣目眩——

魔界大帝琪西莉卡.

她的姿態,跟以前見到的時候沒有任何變化.

及膝的靴子,皮質的熱褲和抹胸.

青白的肌膚,鎖骨,腰線,肚臍,大腿.

然後還有特征性的,厚厚的大波浪紫發,和山羊角.

雖然比之前見到的時候髒了不少.

但是肯定沒錯.

那就是琪西莉卡·琪西莉絲.

「哇啊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哇啊哈哈哈哈哈!」

克里夫目瞪口呆.

艾莉娜麗絲的眼睛變成兩個點,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我也是,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依舊冷靜的只有薩諾巴.

只有這家伙,用手托著下顎感歎道「哦,那就是巴帝伽迪陛下的愛人嗎」.

「……」

善有善報.

這樣的詞語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我想克里夫這個男人正是實踐了這句話.

施舍乞丐這種事情,說來簡單,但不是誰都可以做到的.

畢竟對方可是乞丐.

衣服破破爛爛,一靠近就有強烈的臭味撲鼻而來,沾滿汙垢的肌膚和髒兮兮的牙齒.

雖然覺得他們很可憐,但是為他們買食物這種事,真的做得到嗎.

我說不定就辦不到.

我雖然不至于將她踹飛,但是沒有那種博愛精神.

但是,克里夫他就擁有那種精神吧.

雖然初次相見的時候感覺他是個心胸狹窄的家伙.

但是他將來,肯定能成為一位優秀的神父吧.

Viva,克里夫.

那麼,贊美克里夫就先到此為止吧.

為什麼琪西莉卡會在這種地方乞討呢.

「來來!不用介意!有什麼願望盡管說!在此之前先報上名字吧!」

「誒?誒誒……? 克,克里夫·格里穆魯」

克里夫站在突然報上琪西莉卡的名號的乞討少女面前,求助一樣看向我這邊.

在此期間,琪西莉卡在克里夫面前,擺出尊大的姿勢,繼續說道.

「克里夫嗎!給妾身飯吃的功績可是很大的呦.妾身可是半年沒吃東西了吶!」

我一邊靠近他們,一邊搭話.

「那樣的話,再多吃點嗎?」

「哦哦!可以嗎!你,真大方啊!真是大方的男人啊!」

之後一陣子,琪西莉卡不停吃著大王陸龜的肉串.

狼吞虎咽地,讓人不明白究竟裝到那小小身體的什麼地方去了.

不停地吃著吃著,一個勁的吃著.

「呼—,吃飽了吃飽了.這樣又能頂上一年了!」

琪西莉卡砰砰地拍著肚子,結果她把露天攤的肉全都吃光了.

如此大賣,擺攤的大叔也很滿足吧.

接下來…….

「許久不見了.琪西莉卡大人」

「你誰啊!」

我低頭行禮之後,琪西莉卡哼地瞪著我.

「嗯?哦哦?」

然後,眼珠子一轉,砰地敲了下手掌.

「哦哦!你是!明明是人族卻擁有讓人惡心的魔力的男人!

妾身當然記得呦!是妾身賜予魔眼的男人嘛.

記得名字是,對了,誒……魯,倫,倫巴……倫巴烏斯,好久不見了啊!」

「是盧迪烏斯·克雷拉特」

我可不是什麼掃除機器人呦.

(譯:這個a以前出現過,指那個圓盤型的自動掃除機器人倫巴)

「盧迪烏斯,好久不見了啊……長得很大了嘛,怎麼樣,那之後,過得還好嗎!」

琪西莉卡砰砰地拍著我大腿附近.

簡直就像哪里的科長一樣.

「是,好幾次多虧琪西莉卡大人的魔眼才撿回了性命」

「哇啊哈哈哈哈哈!是吧,是吧!」

琪西莉卡高興的點著頭.

真單純啊.

真好對付.

「但是,能得到妾身褒獎的只有一人!只有一人而已!」

琪西莉卡,啪地指向克里夫.

「那就是你,克里夫·格里穆魯.想要什麼盡管說吧」

「……」

克里夫被琪西莉卡指著,咕嘟地咽了口口水.

這個瞬間,我突然想起來.

說道魔界大帝琪西莉卡·琪西莉絲的褒獎,那就是魔眼.

這在這個世界上是相當有名的事情.

然後,克里夫有他自己的目的.

使用魔眼的話,或許能對魔道具的制作起到一定幫助.

如果是我的話,也會這麼想.

因此.

難道說.

「那,那樣的話,希望您能告訴我德萊茵病的治療方法」

「吼哦」

「我的熟人患上了那種病症.現在總算保住了性命,但是沒有好轉的跡象.如果你知道些什麼的話請告訴我」

松了一口氣.

擅自胡思亂想,真是失禮了.

回去之後一定要請克里夫吃頓好的.

「唔姆,德萊茵病嗎.真是聽到懷念的名字了啊.至今還有患上那種病的家伙,真是令人吃驚啊」

我向薩諾巴使了個眼色,點了點頭.

看來,琪西莉卡好像知道德萊茵病.

「那麼,可以治愈嗎?」

「那是當然.那種東西,只要用索卡斯草的葉子沏茶喝下去,就會隨著大便一起排出去了」

我感覺自己的嘴角浮現出笑容.

好.

雖然也有琪西莉卡搞錯了的可能性,但是總之是得到情報了.

用索卡斯草的葉子沏茶.

簡單來說,就是煎藥喝吧.

「索卡斯草?沒聽過啊.哪里有呢?」

「唔姆……幻之都瑪奧」

「幻之都瑪奧!?」

糟了啊.

名字里帶幻字的都市,基本上都是很難找到的.

像是只有在夢中才能造訪啦,要在沙漠中移動才能抵達之類的…….

「那里以北的赤龍山脈一端,有被稱為赤龍之尾的溪谷,和龍尾洞窟.索卡斯草生長在那個洞窟深處」

「龍尾洞窟」

到了這一步又接到新的任務了嗎.

不,這樣就好.

一點也不壞.

總比沒有見到琪西莉卡,苦苦尋找數年要好多了.

咦?

但是,赤龍山脈里,有名為赤龍之尾的地方嗎?

「那是在,什麼地方呢?」

「唔姆,第二次人魔大戰結束的時候,龍神和斗神一戰導致大陸被開了個大洞,因此消滅了」

「……誒」

那不就是說.

已經沒有了嗎.

話說回來,和我知道的不一樣啊.

大陸被開了個大洞,不是琪西莉卡和黃金騎士之戰導致的嗎?

不,但是,琪西莉卡就戰斗力來講貌似不是很強…….

嘛,算了.

所謂傳說這種東西,就是會為了方便而歪曲事實的.

現在重要的是索卡斯草.

「那,索卡斯草已經不存在了嗎?」

「不,龍尾洞窟,說到底只是最初發現的場所」

琪西莉卡慢慢地搖了搖頭.

最初發現,也就是說在別的地方也有生長嗎.

「索卡斯草生長于不見天日的洞窟深處」

不見天日的洞窟深處.

迷宮之類的嗎.

又得進入迷宮了嗎.

如果是那樣的話,這次湊齊成員再去吧.

20人左右……干脆出賞金招募冒險者湊個100人左右吧.

「因此,在妾身的命令下,各位魔王都開始在自己城堡的地下栽培了!」

「……」

「畢竟,索卡斯茶很美味呢.而且,喝那個的,大家都很長壽.畢竟,不死魔王的血親都在喝吶.哇啊哈啊哈啊哈啊!」

「……」

也就是說.

那什麼.

魔王居住的城堡地下都有栽培嗎?

不僅如此,既然是高級茶的原料,說不定在某些地方都能買到.

「哇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你以為搞不到了嗎?

沒猜錯吧?

真遺憾啊.這座琪西莉卡城里也有栽培呦!

哇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這貨,真想踹丫一腳啊.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克里夫握緊拳頭上前一步.

「這家伙!」

「等等克里夫前輩!等這貨把知道的都吐出來再說!」

「哦,哦嗚」

不好,不小心把真心話說出來了.

而且,既然城里就有的話,那就沒有問題了.

不如說,剛剛好.

雖然被耍了讓我很不爽.

這也是我需要提高的地方吧.

好,保持平常心.

平身低頭.

「那麼,琪西莉卡大人.那種索卡斯茶,可以分給我們一些嗎」

「可以啊!但是,有一個問題」

「問題?」

「唔姆.現在,琪西莉卡城里,來了個討厭的家伙.雖然是個笨蛋,但是個有點麻煩的對手,妾身從半年前開始就在躲著那家伙……啊」

琪西莉卡說到這,看向我身後.

「嗯?」

我也抬起頭來,看向身後.

在那里的是,身著黑鎧的士兵們.

五,六,七……有20人以上.

而且還不斷地從街上,小巷里增援…….

總共將近30人,將我們包圍了——

士兵們像是在示威一樣看著這邊.

艾莉娜麗絲上前一步,將手搭上掛在腰間的劍.

額頭浮現出冷汗.

不管怎麼說,敵人也太多了.

糟糕,無處可逃了.

右手抱著薩諾巴,左手抱著克里夫飛走嗎?

那樣的話,琪西莉卡和艾莉娜麗絲就要被留下了.

怎麼辦.

站在士兵最前面的男人上前一步.

用稍顯嘶啞,但是又富有張力的聲音說道.

「我們是卡斯羅地區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大人的親衛隊」

流暢的人類語.

是為了配合我們吧.

「阿道菲大人有命.將琪西莉卡大人交給我們,現在立刻前往城堡」

聽到他的話,背後的黑騎士們對照著肖像畫和琪西莉卡本人,「誒?」地騷動起來.

正如諾克帕拉所料,肖像畫不同,是因為下令的家伙的草率吧.

雖然肖像畫不同,那麼大聲叫琪西莉卡的名字的話,不管怎麼說還是會暴露的吧.

「如果我們說不要呢?」

艾莉娜麗絲低聲這樣說道的瞬間,全部士兵一齊拔劍.

利劍出鞘,發出鏘啷的聲音.

聲音重疊在一起,變成震耳欲聾的巨大聲響.

「殺無赦」

我沒有能夠一眼看出對手強弱的能力.

但是,就算是我,姑且也積累了不少經驗了.

明顯強大的家伙,我還是能明白的.

親衛隊的各位,毫無疑問,都是厲害的家伙.

有一種尋常騎士團無法媲比的強大感.

「不,不好.被這些家伙抓到的話,不知道會被怎麼對待呦!

畢竟阿道菲在魔王中可是首屈一指的蠢貨啊!」

聽到琪西莉卡的話,我皺起眉頭.

既然是被抓到之後不知道會被怎麼對待的蠢貨,為什麼還會被抓到呢.

基本上,我已經沒有事情要找阿道菲了.

這里先想辦法逃掉…….

啊,但是草藥在那座城堡的地下嗎.

那麼就潛入進去……但是,我沒有見過,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草藥呢.

在我猶豫的時候,士兵摘下了頭盔.

「拜托了」

那是名頭發花白,帶著種老戰士的氛圍的男人.

他做出柔和的笑容,低下頭來.

那是名頭發花白,帶著種老戰士的氛圍的男人.

他做出柔和的笑容,低下頭來.

「如果各位不來的話,我們會受到阿道菲大人懲罰的.絕對不會危害各位的,還請……」

那個姿勢,實在是非常真摯.

我是會說no的……元日本人.

和以前不同.

但是被這樣拜托的話,多少還是會心軟的.

「不,不要聽那種家伙的話!

他們都是阿道菲的走狗!」

琪西莉卡的臉上流著冷汗.

看樣子有什麼隱情呢.

「給位的對話我聽到了.索卡斯草在卡斯羅地區也有栽培,栽培方法我們也知道.如果需要的話可以為各位准備盆栽的,所以還請隨我們走一趟……」

老士兵低下頭來.

感覺非常有誠意.

明明可以動用武力強行帶走我們,卻特意頭拜托.

雖然對阿道菲不是很熟悉,但是我認識里的魔王就是像巴帝伽迪一樣的家伙.

做那些家伙的部下的話,肯定非常辛苦的吧.

「話說回來,琪西莉卡大人為什麼這麼討厭阿道菲大人呢?還有半年來追捕琪西莉卡大人的理由,可以告訴我嗎……」

「一年前,在這里,本應該由阿道菲大人受取的格古拉低區特產的美酒,被琪西莉卡大人一個人喝光了」

「哦」

老士兵哈地歎了口氣.

「阿道菲大人非常期待那些酒,因此怒火中燒.便從本國將我們親衛隊叫來,命我們進行搜索,

我們不知道琪西莉卡大人如今的尊容,于是就繪制了肖像畫給我們,但還是一直沒有抓到……」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我用魔術將琪西莉卡的手拷了起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8話 再臨魔大陸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0話 謁見不死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