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0話 謁見不死魔王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0話 謁見不死魔王

舊琪西莉卡城.

其外觀一言以蔽之,就是魔王城.

以特殊石材建造的,黑金之城.

美中不足的是相當于天守閣的位置開了一個大洞.

雖然不想貝魯裘斯的空中要塞一樣精致優美,但也是座相當優秀的城堡.

如果是重視實用性的人,肯定更中意這邊吧.

平常作為觀光勝地,向公眾開放,收取門票的這座城堡.

姑且貌似也分成作為觀光景點可以參觀的部分,和用來居住的部分.

我們被帶到的是謁見之間.

不是向大眾公開的廣闊輝煌的禦座之間.

而是狹窄務實的謁見之間.

這間狹小的房間中,

身著黑鎧的家伙們排成一排.

實在是擠得要命,而且很熱.

然後,這間悶熱的房間中的玉座上,沒有人在.

我至少已經等了2個小時了.

外面早就已經日落了.

雖然我不會說站著很辛苦,但是至少准備個座位不是也好嗎.

順便一提,現在在這里的只有我和薩諾巴兩人.

艾莉娜麗絲和克里夫在士兵的帶領下,去地下取草藥了.

「喂,阿道菲大人怎麼樣了?」

「所以說,現在正去叫」

「太慢了吧,不會是出城了吧……」

「那位大人的時間觀念很差,就算是在城堡里,也做好1天誤差的准備」

「但是,這麼讓人等不太好吧……」

「你們,閉嘴吧」

士兵們交頭接耳地說著話.

真是無拘無束呢.

看到他們這樣,我就安心了.

仔細一看,老士兵正看向我們這邊.

「阿道菲大人很快就會駕到了,請再稍等一下.等下,還請不要尋求獎賞」

「哈?」

「如果變成要褒賞各位的情況,我們就幫不上忙了」

「哈……好的,我明白了」

我坦率地點了點頭.

雖然不知道褒賞指的是什麼.

嘛,我也沒准備接受什麼褒賞.

出賣琪西莉卡以得到褒賞,我不打算做這種邪道的事情.

琪西莉卡現在被繩子捆成芋蟲一樣在地上滾來滾去.

接下來貌似要懲罰她的樣子.是打屁股嗎,還是掃廁所呢,總之應該不是什麼嚴重的懲罰…….

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大意.

對手可是魔王.

說道我認識的魔王,就是巴帝伽迪和琪西莉卡.

那兩人要是生起氣來……咦?

感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讓開」

突然,背後響起聲音.

我回頭一看,一名女性站在那里.

這名女性,是我至今見過的,最有魔族感覺的了.

青色的肌膚.雪白的頭發.

赤紅的眸子.蝙蝠一樣的翅膀.

然後還有,自額頭突出的,一支大角.

女性身著和士兵們一樣的黑鎧.

不,能看出來比士兵們的鎧甲用了更長時間.

鎧甲表面傷痕累累,裝飾也剝落了.

一副身經百戰的樣子.

她的腰間掛著,讓人難以想象憑她纖細的手腕可以揮動的大劍.

劍鞘也比士兵們的更加氣派.

身高不算很高.

也就是一般成年女性的程度.

雖然比阿莉耶魯要高,但是比我要矮上一些,這樣的感覺.

但是,值得一提的不光是這些.

從她身上,散發出說不出來的類似于殺氣和怒氣的氣息.

散發出一種不由分說的暴力感覺.

說不清楚地和艾莉絲很相似.

簡直就像是女騎士.

不,應該說是女騎士團長吧.

感覺不要違逆她比較好.

「沒聽到嗎?叫你讓開」

「啊,好的」

我照她所說,讓出道路.

「好」

女騎士團長搖晃著長發,毫不客氣地走近玉座,一下子轉過身來.

從腰間的劍鞘中摘下大劍,咚地戳在地上,擺出睥睨的姿勢.

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

「我即是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萊巴克!」

「……誒?」

在我歪頭不解的同時,黑鎧士兵們慌忙捧起佩劍.

但是,只有一人沒有那樣做,而是靠近了玉座.

是之前的老士兵.

「阿道菲大人!為什麼是從那邊過來啊!登上玉座的時候要從後面,我和您強調過很多次了吧!」

「我決定了,從前面心情比較好」

「怎麼能由著性子亂來啊!」

「你知道嗎?經過漫長旅行挑戰魔王的勇者,步入玉座之間與魔王一戰的時候,心情可是非常驕傲的呦」

「那又怎麼樣!曾經身為五大魔王之一的令尊會為您歎息的呦!不光如此,您的丈夫,萊巴克大人也是」

「煩死了!」

阿道菲拔起劍來,以視線無法捕捉的一閃斬向老士兵.

老士兵瞬間拔劍試圖迎擊卻沒有趕上,頭盔被彈飛,向後倒下了.

周圍的黑鎧士兵們急忙上前.

「別在客人面前嘰嘰喳喳地怒吼啊!死去的父親會歎息的吧!」

頭盔骨碌骨碌地滾到我面前.

正中間刻著將其一分為二的龜裂.

真是可怕的威力.

我偶然撿起來一看,頭盔里沾滿了血跡.

「嗚哇!」

誒?

咦?

這個,斬擊到達頭部了嗎…….

也就是說,那個人,現在?

死了嗎?

「我明白了.但是還請您不要疏忽」

我這麼想的時候,老士兵沒事一樣站了起來.

腦袋上咻咻地冒著煙,像阿道菲低下頭來.

難道說,這個人也是不死系一族的人嗎.

或者說,這里的全員都是嗎?

「明白就好.好,重來一遍」

「是!」

阿道菲收劍入鞘,擺出高地人的姿勢.

老士兵戴上別的士兵准備的頭盔,站到士兵們的最前列.

然後,士兵們再次拔出佩劍,捧在身前.

「我即是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萊巴克!」

薩諾巴唰地跪倒地上低下頭來,我也照做.

這種禮儀只要模仿薩諾巴就沒問題了吧,大概.

「首先要,向你們道謝.多虧了你們,才能抓到琪西莉卡那個蠢貨」

阿道菲這樣說著,看向琪西莉卡.

成為鋪蓋卷大帝的她,一臉完全放棄的表情看著地面.

感覺稍微有點可憐啊.

對她做了恩將仇報的事情了,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

我們有我們的目的.

「我沒有這家伙小時候的肖像畫,搜索很費時間.終于找到了啊」

啊啊,那副畫果然是因為這樣的理由嗎.

真是草率啊.

「然後……」

阿道菲就那麼維持著姿勢不變,仰視半空.

然後,靜止不動了.

過了5分鍾左右.

她就一直保持著那個姿勢一動不動.

就像斷電了一樣.

「摩爾,該什麼了來著」

「褒獎」

看樣子是忘了該說的台詞了.

還有,剛才的老戰士好像是叫做摩爾.

給人一種會姆咻姆咻笑起來的感覺.

(譯:原文ムーア,即摩爾,a自《勇者斗惡龍—勇者阿爾貝傳說》,和之前a過的達爾大冒險是一個系列.)

「唔,對啊.一定要褒賞你們呢」

阿道菲突然說道.

「不,褒賞就不用了」

我說出事先准備好的言辭.

到此為止的交流,肯定是標准流程吧.

因此,之前摩爾才會提前和我說「請說不需要」.

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是阿道菲當地一跺腳.

「你的意思是,我的褒賞你不需要嗎?」

阿道菲瞪向我的眼神中蘊含著殺氣.

我的腿咔噠咔噠顫抖了起來.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殺氣.

和莉妮雅跟普爾塞納的不同.

與被魯傑路特瞪視時的感覺相同.

「不,不,不勝榮幸」

還是不要違逆這樣的對手比較好.

既然她想給的話,還是乖乖收下比較好.

我像這樣給自己尋找借口.

「您要賜予我什麼呢」

聽到這,阿道菲滿足地眯起眼睛.

「力量」

力量.

力量嗎.

說不想要是騙人的.

如果能得到的話,還是想要得到的.

不,但是摩爾先生剛才說不要接受比較好呢.

還是用,等剛才去地下取茶的同伴回來之後就要告辭了,這樣的話岔開話題吧…….

「我賜予你加入我的親衛隊進行鍛煉的權利!」

「誒!」

咦?

這個,不是把手放在我都上激發我潛在的能力,

或者像琪西莉卡那樣賜予我魔眼嗎?

「你雖然軟弱,但是,只要經過10年修行,肯定能達到一定水平吧」

「誒,那個」

「這10年來,我會終日無休地好好操練你的.怎麼樣,光榮吧」

10年間,終日無休…….

不,我可是有妻有室的人,這種像是強化訓練一樣的活動還是饒了我吧.

確實,如果修行10年的話,肯定會變強的.

但是把其他事情全都棄之不顧,變強要干嘛啦.

變得那麼強是要打倒什麼人啊.

放棄應該守護的生活,是要干什麼啊.

我看向摩爾先生,他一臉放棄的搖著頭.

怎麼辦.

不,一定要拒絕才行.

我不想加入什麼親衛隊.

「非常抱歉,這個名譽,我擔當不起」

「不用客氣!來,去給這家伙准備黑鎧和契約!」

阿道菲這樣說完,親衛隊中的幾人離開房間.

「身著魔大陸最強的鎧甲,接受魔大陸最優秀的訓練,加入魔大陸最享譽盛名的親衛隊.這可是無上的名譽呦!

雖然定下契約的話就不能違逆我了,但是就算沒有契約你也沒法違逆我的,不如說應該高興吧?」

無法違逆什麼的…….

一點都不高興啊.

不,但是,這是至今為止我見過的魔王中,最像魔王的發言了.

從這種意義上,能見到像魔王一樣的人物,也稍微有點高興就是了.

說不定,現在在場的親衛隊中也有像這樣強行定下契約的人吧.

「不,非常抱歉.我還有家人,不能離家10年之久」

「……不用在意家人的事情.我也有100年沒見過兒子了,沒有消息就說明無病無災」

所以要我也離家100年左右嗎?

別開玩笑了.

「對,對人族來說10年已經非常長了,我和家人約好很快就會回去的,而且」

「而且?」

阿道菲的額頭抽搐起來.

看起來很不高興的樣子.

「還有患病的友人正在等著.必須盡快找到治療方法回去才行.另外,現在要做的事情也很多,不能只想著自己得到力量」

「煩死了!」

阿道菲怒吼起來.

可怕,好可怕.

真心可怕.

什麼啊.什麼啊.

為什麼要怒吼啊.

「你是加入親衛隊,還是不加入,到底是哪個!給我說清楚!」

「不,不會加入的!」

我這樣回答之後,阿道菲僵住了.

臉上眼看著紅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拒絕啊!」

咦?

我,剛才,說過理由了吧.

「那……個」

這種時候就該薩諾巴出場了.

于是,我轉頭一看,他一臉平淡的燕子.

啊啊,剛才一直用的是魔神語,這家伙不知道我們再說什麼吧.

這種時候該怎麼辦才好呢.

真麼樣才能說服阿道菲呢.

我看向周圍.

不知不覺間,房間中的氣氛完全改變了.

士兵們的氣息也由和藹可親的感覺,變成了什麼異樣的東西.

什麼啊,這種疏遠感.

「你看吧」

琪西莉卡突然嘟噥道.

「這貨是笨蛋啊.別和她扯上關系比較好.沒法和她正經交談的」

「吵死了!我才不是笨蛋!」

阿道菲唐突地喊了起來,拔劍出鞘.

「對了,你把我當笨蛋了吧!一會說要褒賞,一會又說不要的!你把我當成腦袋不好使的笨蛋了吧!」

然後,氣勢洶洶地向這邊走來.

誒?

什麼?

啊,稍等一下啊.

「阿道菲大人!這還是在殿內,請您息怒!」

「我不是笨蛋!不是笨蛋啊!」

一邊颼颼地揮著劍一邊憤怒地迫近而來的阿道菲被黑鎧士兵攔住了.

「讓開!」

阿道菲將士兵擊飛,像羅素車一樣靠近過來.

(譯:原文ラッセル車,是一種除雪車,譯為羅素車可能不太對,但是我不知道正是譯名.

給個wiki百:ja.wikipedia.org/wiki/%E3%83%A9%E3%83%83%E3%82%BB%E3%83%AB%E8%BB%8A)

啊,糟,糟糕.

要用魔術迎擊嗎魔術?

不,進行攻擊的話會更糟糕的吧.

『這里就由余來』

就在我這麼想的瞬間,薩諾巴站起身來,上前一步.

「哼!」

薩諾巴緊緊抓住迫近而來的阿道菲的手腕.

阿道菲想要將薩諾巴也踹飛,繼續前進.

但是,應該說不愧是神子之力嗎,薩諾巴阻止了阿道菲的前進.

「唔!你,真是驚人的力量啊!」

阿道菲贊歎一樣瞪大眼睛看著薩諾巴,嘴角浮現出笑意.

薩諾巴像是要勸誡她一樣,放話道.

『請冷靜下來.余等不准備愚弄任何人.誤會而已』

「不要說我聽不明白的話啦!」

阿道菲沒有聽進薩諾巴的話.

不如說,她好像聽不懂人類語的樣子.

阿道菲杠杠地用劍毆打薩諾巴,咚咚地用腳踹著,發現沒有作用之後,呻吟一樣說道.

「你,好硬啊.擁有相當強的斗氣吶!有趣!」

阿道菲這樣喊著,用劍將自己被薩諾巴抓住的手斬了下來.

毫不猶豫地.

將自己的手臂.

只是因為被抓住了很礙事而已,就斬了下來.

「唔!」

離開阿道菲身體的瞬間,手臂化為柔軟的肉塊.

薩諾巴放開手,肉塊啪嗒的掉在地上.

肉塊蠕動著回到阿道菲身邊,黏在了她的手臂上.

然後,轉瞬之間就還原成手臂的樣子.

和巴帝伽迪那個時候一樣.

物理傷害無效嗎.

「好吧,我乃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萊巴克!

北神流鼻祖,卡爾曼·萊巴克之妻!

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北神流吧!」

阿道菲舉起大劍擺出上段架勢.

薩諾巴不知道是不是准備接受她的挑戰,握緊了拳頭.

「……」

看到這的瞬間,我感到背後一陣寒意.

不妙.

我有種預感,薩諾巴會死.

薩諾巴是神子.

平常的攻擊完全傷不到他.

但是,應該也不是無敵的才對.

就連那個龍神奧魯斯忒特,都會被我的魔術所傷.

世事沒有絕對.

薩諾巴也有火這個弱點.

他只是對物理沖擊力的耐性很強而已,並不是說完全無傷.

「咕!」

我瞬間積蓄魔力.

盡可能快速,盡可能堅硬.

岩炮彈……趕不上了.

但是,和以前相比,我的魔法技術也提高了不少.

「嗚哈啊啊啊啊!去死吧!北神流奧義……」

「電擊(Electric)!」

紫電由我的義手伸向阿道菲.

啪的一瞬.

阿道菲身體後仰.

「嗚咔啊!」

阿道菲身體後仰,大劍脫手落下.

同時,我的左手也感到一陣麻痹,但是沒有問題.

沒有必要注入足以電死人的魔力.

「哼!」

薩諾巴沒有放過阿道菲的空隙.

「咔噗啊!」

薩諾巴的鐵拳直擊阿道菲顏面.

阿道菲的臉劇烈變形,畫出一道漂亮的拋物線飛了出去.

飛過玉座.

發出咣啷咣啷的聲音撞破了牆壁.

向城堡外飛了出去.

「阿,阿道菲大人啊啊啊!」

黑鎧士兵們像麻雀一樣聚到牆上的大洞旁.

「唔,不好……為了保護師傅,不自覺就動手了.已經死掉了吧?」

「不,我想不會死的」

畢竟是不死魔王.

但是,問題是之後的事情.

「啊啊,還是干了呢」

「這麼一來已經……」

「這算什麼事啊」

我們周圍有將近20名黑鎧士兵.

他們一邊七嘴八舌地說著,一邊將我們圍了起來.

因為自己的主人被干掉了,所以不能不聞不問吧.

「咕」

我架起法杖.

這是我的責任.

因為我說了那種話,才導致了這種情況.

……不,是我的錯嗎?

我覺得我沒有做錯什麼啊……唉.

「……」

但是,黑鎧士兵們沒有拔劍,只是看著這邊而已.

「你……」

薩諾巴赤手空拳擺起架勢.

說不定讓薩諾巴也拿起武器比較好.

但是現在沒有為他准備武器的空閑了.

沒有什麼沒人要的圓木之類的東西嗎.

摩爾走近我們.

他作為親衛隊的代表,用魔神語開口向我說道.

「我再問一次吧,你們,不打算成為我們的同伴嗎?」

「不,不打算」

我清楚地回答之後,摩爾說道.

「那位大人喜歡強者.像這樣用出奧義之前被制止,又被一發擊飛到城外的話,肯定想要得到你們的吧」

這個世界上的魔王盡是這種貨色嗎.

就沒有個正經點的嗎.

雖然這樣說,但是黑鎧士兵們好像沒打算抓住我們.

只是看著掉到城外的阿道菲,「嗚哇—」「阿道菲大人老是這麼大意呢」「啊—啊」這樣七嘴八舌地說著.

「我們親衛隊,沒有命令就不會行動.但是,一旦接受命令……絕不退縮」

摩爾這麼說完,親衛隊中的數人向我們投來銳利的視線.

沒有指示就不會行動一族真是讓人笑不出來.

但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真是謝天謝地了.

「這麼一來,阿道菲大人肯定不會讓你們跑掉的吧」

「抓到之後會怎麼辦呢?」

「會變成你們和阿道菲大人決斗吧」

「……」

「在決斗中敗北的話,就會在暈倒的時候強行交換契約.交換契約的話,就再也不能違背阿道菲大人的命令了」

「那,那個契約,持續多長時間?」

「當然是到死為止」

咕嘟,我聽到自己吞口水的聲音.

「不過,每10年一次,可以得到2年的休假」

每10年休2年.

像是5日休1日一樣呢.

但是,為什麼完全不覺得休息得多呢.

「這里大多數都是自願成為阿道菲大人的親衛隊的,但不是如此的人也很多.特別是人族,有很多為此哀歎的.我們也覺得很可憐」

親衛隊中,有幾人低下頭來.

也就是說像我們這樣的感覺,被強迫定下契約的人也很多嗎.

這是美其名曰褒賞的奴隸契約.

原來如此,之前摩爾讓我不要接受褒賞,是因為如此嗎…….

要是再說得詳細點就好了啊.

不,不能怪他.

是沒有問清楚的我不好.

我一邊想著不能大意,卻從最開始就大意了.

「……決,決斗勝利的話怎麼樣呢?」

「吼哦,勝利嗎.你想要勝過這5000年來,除了北神卡爾曼大人和魔神拉普拉斯大人以外無人能敵的我們的王嗎?」

嘛,不可能勝的吧.

她名字里都帶有不死兩字,耐久力方面,應該是像巴帝伽迪一樣的感覺吧.

而且,在此之上,看起來比巴帝伽迪還要精通武藝.

巴帝伽迪就沒有用什麼北神流劍術呢.

至少,在和我的訓練中沒有用過.

「如果戰成平手,怎麼辦呢?」

「是敵人的話就再戰,如果是我方的話就會得到認同受到同等的對待……」

我屬于那種情況呢.

嘛,肯定是再戰吧.

我感覺自己顯然是被當做敵人了.

然後,戰過幾次之後,我肯定會輸掉的吧.

「怎,怎麼辦才好……」

「請逃跑吧」

摩爾清清楚楚地這樣說道.

「現在您的同伴應該也已經采到索卡斯草了,城堡地下有通向城鎮外的通道,請從那里逃走吧」

周圍的黑鎧士兵們也紛紛開口.

「請不要步上我的後塵」

「如果有機會前往米莉絲神聖國的話,請到瓦克村……」

「笨蛋,別這樣,你還有7年就能回去一次了吧」

「但是啊……」

背後傳來這樣悲痛的聲音.

嘛,當做沒聽到吧.

我又不知道瓦克村在哪里.

我一邊感謝士兵們,一邊逃出玉座之間.

突然在視野的一角,和琪西莉卡四目相對.

她的眼中充滿了懇求.

事到如今,我和這家伙一樣,都是逃亡者了.

「我可以把琪西莉卡大人一起帶走嗎?」

「……嘛,我們的任務,只到抓住琪西莉卡大人為止呢」

親衛隊的各位,決定對此視而不見了.

貌似阿道菲沒有像他們下達不能讓琪西莉卡跑掉的命令.

不是要懲罰她嗎.

唉,真是隨便啊

我迅速用魔術燒掉捆住琪西莉卡的繩子.

「哦哦,不,不好意思啊!妾身會報答你的!」

我們逃出了玉座之間——

我們在城堡內和艾莉娜麗絲她們合流.

兩人的背包里裝滿了茶葉,兩手還拿著盆栽.

土黃色的葉子.像干癟的蘆薈一樣的感覺.

「因為對日光很弱,所以貌似必須在地下栽培才行.還拿到了記錄注意事項的筆記,但是我看不懂」

「我之後會讓洛克希讀的,趕快走吧」

「怎麼了嗎?」

如此這般,我向他們說明了現狀.

艾莉娜麗絲一臉果然變成這樣了的表情.

「這種事情,我好像也在什麼地方聽說過呦.說是琪西莉卡授予人魔眼,巴帝伽迪授予智慧,阿道菲拉道菲授予力量什麼的」

「既然聽說過就請早點告訴我啊」

「我聽不懂魔神語啦,你才是應該更認真一點幫翻譯給我聽啊」

嘛,確實,可能是我的說明不足.

但是,我又沒有翻譯資格.

實在是不明白該怎麼做啊.

「沒有吵架的工夫了,趕快逃吧.那個,是地下通道嗎?要回地下嗎?」

我聽到克里夫的話回過神來.

對啊,現在阿道菲說不定已經治好被薩諾巴打爛的臉,元氣百倍的殺過來了.

「不,還是不要去地下為好」

從腳邊傳來聲音.

我轉頭一看,琪西莉卡正仰視著我.

以前相遇的時候還是和我相仿的身高,不知不覺間已經變成這樣俯視她的立場了呢.

「剛才因為氣憤你們的背叛所以沒說,那條地下通道在拉普拉斯戰役的時候被巴蒂毀掉了,現在也沒修好」

「真的假的」

「真的呦.剛才那個男人是個騙子.摩爾總是謊話連篇將事情導向有利于阿道菲的方向,是相當于阿道菲走右手的存在呦.

雖然他嘴上那麼說,但應該是在你們和阿道菲開戰的時候,有什麼企圖才對」

雖然琪西莉卡的話也沒什麼信用,但是這種說法可以接受.

被摩爾欺騙,在地下被捉到.

那個混蛋…….

……但是,沒有當場向我們襲擊過來還是出于好意的吧.

基本上他還好意地為我們准備了記錄栽培草藥注意事項的筆記.

背叛了那種好意,搞僵和阿道菲的關系,是我的失態.

我要是交出琪西莉卡,明確的拒絕褒賞.

然後趕快打道回府就好了.

因為摩爾雖然貌似對阿道菲有些不滿,但也不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但是,如果是那樣的話,當場抓住我們不就好了嗎?」

「那可是那個阿道菲呦.肯定想要親自追捕,親自捉到吧」

原來如此.

場景制作嗎.

作為那個魔王大人的忠臣,這種事情也很重要的吧.

其他的黑鎧士兵們知不知情呢.

有察覺到的家伙,也有不知道的吧.

「我明白了,那麼,從地上逃跑嗎?」

「唔.現在的話,應該不會被盤查了」

盤查是在入口附近進行的呢.

確實,現在親衛隊全都集中在城堡內,應該沒有盤查了吧.

「但是,琪西莉卡大人逃亡期間,發生了變化也有可能吧.實際上地下通道也已經修好了之類的」

「你要是這麼想的話,選哪邊都沒有區別吧?」

確實.

敵人是在地上還是地下呢.

唔—嗯.

「艾莉娜麗絲小姐會選哪邊?」

「我的話,不會選擇很有可能被封住的通路的」

「薩諾巴呢?」

「余認為狹窄一點的地方比較方便戰斗」

「克里夫呢?」

「我,我選地上.我討厭黑暗的地方」

好.

這里就采取民主主義吧.

「那就從地上走吧,艾莉娜麗絲小姐打頭陣,請直線向轉移魔法陣前進.薩諾巴和克里夫在中央,我來殿後.行李由薩諾巴和我負責搬運」

我從艾莉娜麗絲那里接過行李.

比起讓艾莉娜麗絲她們兩個拿,還是我們拿比較好吧.

我只要使用魔術,就算腿腳不靈也沒什麼大礙,薩諾巴也不會覺得重.

克里夫的力量不足,還是不要讓他拿行李比較好.

「妾身怎麼辦啊!」

「陛下請坐到薩諾巴的行李上」

「了解了」

琪西莉卡照我說的,著裝到了薩諾巴頭上.

(譯:原文パイルダーオン,a源自《魔神Z》.指馬春花那樣駕駛艙對接到蘿蔔頭上,後泛指頭上頂著小動物之類的狀態.

P站百科:dic.pixiv./a/%E3%83%91%E3%82%A4%E3%83%AB%E3%83%80%E3%83%BC%E3%82%AA%E3%83%B3)

我其實是開玩笑的…….

嘛,算了.那里是最安全的吧.

「好,那就出發吧!」

我們向著城堡的出口,跑了起來.

跑出城堡的瞬間,從某處傳來「摩爾啊啊啊啊啊!給我追啊啊啊!」的怒吼聲.

好可怕——

我們在夜晚的街道上奔跑.

雖然已經是應該一片黑暗的時間了,但周圍還很明亮.

輝煌的光芒自環形山的峭壁上傾瀉而來.

但是,選擇地上路線果然是正解.

通道中一位黑鎧士兵都沒有.

也沒有從背後追來的跡象.

和琪西莉卡預料的一樣.

現在正在搜索地下通路吧.

還是說,阿道菲放棄了嗎.

不可能吧.仔細想想,我們將琪西莉卡也一起帶走了.

阿道菲沒有放棄追捕的理由.

我們穿過主干道,從冒險者公會前通過.

諾克帕拉應該還在里面吧.

沒想到這麼快就要打道回府了.

旅館的住宿費都已經付過了.

替換的衣服也放在那里了.

雖然有點可惜,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們穿過變得人跡稀少的市場.

突然,以前魯傑路特染發的小巷映入我的眼簾.

那時我們像逃跑一樣離開了這座城鎮,這次也是嗎.

說真的,在這座城鎮里完全沒有美好的回憶啊.

我們來到城鎮的入口,環形山的龜裂處.

雖然沒有黑鎧士兵,但是門衛還是有的.

一個蜥蜴腦袋,和一個豬頭的家伙.

他們看到我們的身影雖然感到有些疑惑,但還是痛快地放行了.

過了這里,沒多遠就是目的地了.

我們沿著環形山移動.

「哦哦哦?要去哪里呀?」

「這邊有我們使用過的轉移魔法陣」

「吼哦.轉移魔法陣嗎.那種東西,還有留下的嗎,不,但是……好痛,咬到舌頭了……」

我們來的時候做好了記號.

沒有問題.

雖然周圍很暗,但是艾莉娜麗絲應該不會看錯的.

從記號處左轉,正要登上斜坡的時候,我們停下了腳步.

「唔姆,真慢啊」

斜坡之上.

我們使用的轉移魔法陣的入口處.

阿道菲正傲然立于那里.

然後還有將近10名黑鎧士兵.

轉移魔法陣的入口附近開著另外一個洞穴.

難道說,地下通道的出口,是這里嗎……?

「不愧是摩爾.正如他所料呢.之後要褒賞他才行」

我們的行動被看穿了嗎?

不對,甚至都搶到了我們前面.

連我們的意圖都看穿了嗎?

「還,還真是……很快就追上來了呢?」

「哼,用飛的馬上就找到你們了呦.你們逃跑的身影也看得清清楚楚」

阿道菲扇動背後的翅膀說道.

「摩爾好像也到了呢」

我轉頭看向後方,黑鎧士兵們正從遠處環形山的轉角處現身.

阿道菲從空中追來.

那10名黑鎧士兵是從地下來的吧.

地上當然也有追兵.

3方向的追擊.

……仔細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又不是錢形警部,普通的話都會分頭搜索呢.

(譯:指《魯邦三世》中的錢形幸一警部,雖然一直捉不到魯邦,卻總是能敏銳的察覺到魯邦蹤跡的悲劇.

Nico百科:dic.nicovideo.jp/a/%E9%8A%AD%E5%BD%A2%E5%B9%B8%E4%B8%80)

更何況,我們的意圖已經被看破,當然,所有的路線都行不通了.

背後的黑鎧士兵將我們圍了起來.

退路被封鎖,無處可逃了.

「摩爾呦.干得漂亮.正如你所說啊」

「如果您這樣想的話,請您也遵守我的囑咐吧」

「我拒絕」

阿道菲簡短地說完之後,抬起手來.

于是,黑鎧士兵們,鏘的一聲,一齊拔劍.

「那麼……」

阿道菲上前一步,拔劍出鞘.

然後,從高處用劍指著我們,放話道.

「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即是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萊巴克!

戰勝我的人將被賦予勇者的稱號!

敗給我的話,就成為我的傀儡,被我使喚到斷氣為止吧!」

猙獰的笑容.

澎湃升起的壓倒性巨大殺氣.

另身高本應比我矮小的阿道菲,看起來像是身高5米以上的巨人一樣.

「……」

抱歉啊西露菲.

我,可能回不去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49話 搜索琪西莉卡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1話 與不死魔王的決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