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1話 與不死魔王的決斗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1話 與不死魔王的決斗

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

這位魔王,相當有名.

她在曆史中嶄露頭角,是在第二次人魔大戰期間.

《五大魔王》不死的尼古拉斯克勞斯之女,魔族的急先鋒.

雖然智力低下,但是擁有極高的戰斗力和耐久力,作為凶殘暴虐的魔王被人們所恐懼.

但是,由于那低下的智商,導致補給路線遭到切斷,部下全滅.

阿道菲本人也被人族捕獲,遭到封印.

她的複活是在拉普拉斯戰役之前.

經由拉普拉斯之手複活,作為拉普拉斯側的魔王名震四方.拉普拉斯戰役之後,敗給北神卡爾曼,遂投入北神門下.

一說,北神卡爾曼與魔王阿道菲留有一子,那即是北神卡爾曼二世.

一說,北神卡爾曼將自己劍術盡數授予了魔王阿道菲.

另外,還有一說,傳授北神卡爾曼二世劍術的,其實是魔王阿道菲.

總之,名為阿道菲的魔王.

身經百戰,擁有初代北神直傳的劍術,以及不死的肉體.

簡直絕望——

面前是阿道菲.

周圍是黑鎧士兵們.

退路被封鎖,阿道菲一臉干勁滿滿的表情架起劍來.

「來吧,4個人一起上也可以」

阿道菲沒有攻過來.

只是架起劍觀望著我們的樣子.

眼神十分認真.

以她的力量,或許可以將我們蹂躪吧.

「……這次不會再大意了呦.我的記憶力可是很好的」

阿道菲一邊這樣說著,一邊用燦燦生輝的眼睛交互看著我和薩諾巴.

受到警戒了.

薩諾巴的怪力,還有我的電擊.

雖說是魔王,也不是說能夠完全回避掉我們的攻擊.

但是,她的身上看不出來受到傷害的痕跡.

被薩諾巴的鐵拳搗碎的頭部也已經完全複活了.

「來吧,來試試吧,這次好好招架給你看」

貌似很有自信的樣子.

我感覺這次肯定會被回避掉的.

這個世界上的劍術中有將魔術彈回的技術.

雖然我對北神流知之甚少,但如果是魔王的話,應該能擋下我的魔術吧.

雖然我姑且展開了魔眼,但是僅僅能看到1秒之後就能奈何的了阿道菲嗎?

怎麼辦.

……首先要使她露出破綻.

但是,要怎麼才能讓她露出破綻呢.

說到頭,我的魔術能起作用嗎?

最大限度的岩炮彈,也沒能殺死毫無防備的巴帝伽迪.

更何況阿道菲已經擺起架勢了.

如果會被防禦下來的話,不管用什麼魔術都…….

「盧迪烏斯」

艾莉娜麗絲突然在我耳邊說道.

「只有克里夫也好,設法讓他逃到轉移魔法陣中吧」

聽到這話,我看向克里夫.

克里夫用剛強的眼神瞪著阿道菲.

但是,腳抖個不停.

已經無法成為戰力了.

「茶葉,草藥,筆記.只要能把這三樣帶回去,就能救回七星」

「的確啊」

對啊.

嗯.此行的目的就是這個.

就是為了救七星.

既然有目的.那麼完成目的是最重要的.

雖然是最重要的…….

即使如此,我還是想活著回去啊.

雖然在這里輸掉也不會死,但是10年之久見不到家人什麼的,我才不要.

「也有請求救援的意義.貝魯裘斯好像和阿道菲有些因緣吧,肯定會來救我們的」

貝魯裘斯和12使魔.

原來如此,確實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會來救我們的.

畢竟他可是封印拉普拉斯的英雄.

那麼偉大的樣子,應該可以和阿道菲一戰吧.

「好,那就這麼辦吧……已經和克里夫說好了嗎?」

「現在就去」

艾莉娜麗絲退到克里夫身邊.

我,薩諾巴和艾莉娜麗絲制造出突破口.

然後克里夫從那里穿過,沖進轉移魔法陣.

克里夫去說服貝魯裘斯,再此期間,我們頂住阿道菲的攻擊…….

能辦到嗎?

能頂得住嗎?

還有,克里夫能說服貝魯裘斯嗎?

不會在克里夫進行說服的期間,敗給阿道菲,被強迫定下契約嗎?

即便如此,只要克里夫回去,就能救到七星.

我想要救那家伙.

這就是此行的目的.

但是,我也想回去.

啊,可惡.鑽進死循環了.

冷靜點.

首先要想辦法暫時讓阿道菲無法行動.

趁這間隙,用魔術打散包圍我們的黑鎧士兵,讓克里夫逃走.

同時,根據狀況,如果我們也能逃掉的話,就逃進轉移魔法陣.

好.

就這麼辦

雖然應該沒辦法打倒阿道菲,但是周圍的黑鎧士兵們就另當別論了.

這次我也要認真了.

我已經做好將他們全滅的打算了.

能行吧.

能辦到吧.

可以的,我能做到的.

殺掉他們.

就算要把在場的所有人都殺掉,我也要回去,好.

沒問題的,我能辦到的.

這回不是口頭說說而已了.

「請不要擔心,師傅.余就算拼上性命也會制住魔王阿道菲的」

被薩諾巴鼓舞了.

我冷靜了下來.

真可靠啊.

這家伙為什麼一到這種時候,就這麼有男子漢氣概呢.

因為是劇場版嗎.

(譯:這里指《哆啦A夢》某劇場版中,野比大雄角色性格轉變的現象.具體的我記不太清楚了,

這幾天出差在外經常沒有網絡,手機又沒法翻牆,不方便google.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查詢)

我如果是女人的話,迷上他也沒什麼奇怪的.

(但是,能逃得掉嗎,我腳程不算快,而且還有行李……)

(追擊由我和盧迪烏斯攔住.克里夫不要回頭,什麼都別想,數著步子專心逃跑就是了.注意別摔倒啊)

(我也參加戰斗不是比較好嗎……)

(就算4人一起也沒有勝算的.去呼叫救援也算是戰斗的一種呦)

(是嗎……嗯,我明白了……)

我聽到克里夫他們的聲音.

從這里到轉移魔法陣的入口,大約有30步左右吧.

不算近也不算遠.

是可以全力沖刺到達的距離.

「已經說服他了」

過了一會,艾莉娜麗絲回到我身邊.

我轉頭看向克里夫.

他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

那是背負使命的男人的表情.

不是自己獨自逃跑的人的表情.

去呼叫救援也是戰斗的一種,嗎…….

真羨慕艾莉娜麗絲的能說會道啊.

「我和薩諾巴兩人設法讓阿道菲露出破綻.

盧迪烏斯趁此機會壓制周圍的黑鎧士兵」

「啊啊」

商量好戰術之後.

我重新轉向阿道菲.

她依舊架起劍,睥睨著我們這邊.

「決定要戰勝我了嗎?」

阿道菲的身後,沒有敵人.

30步.斜坡,立足點不佳.

克里夫可以不摔倒的跑過這段距離嗎.

不,已經非上不可了.

「薩諾巴,艾莉娜麗絲小姐,我先用魔法先制攻擊」

「了解」

我向阿道菲架起法杖.

使用的是和往常一樣的,岩炮彈.

雖然最求單體火力的話,王級魔術『雷光』比較好,但是在這種距離的話,我們也會被卷進其中的.

我可不想變成因自己的魔術而全滅,這種白癡的結局.

「呼……」

我深吸一口氣,向法杖注入魔力.

阿道菲沒有動作.

明明知道我能使用無詠唱魔術,卻好像沒有組織我的打算.

正和我意…….



魔眼中映出阿道菲彈開我的魔術的姿態.

不行,我的岩炮彈也有相當等級的威力了,但是對阿道菲無效.

那麼,用電擊嗎?

使用被對方警戒的魔術嗎……?

「師傅.余絕對會做好援護的,請相信余,放心地上吧」

「……薩諾巴」

真是可靠啊.

……我也不要再猶豫了.

「好,上了!」

我放出極限蓄力的岩炮彈.

炮彈放出鏘的聲音,飛向阿道菲.

「看到了!」

阿道菲以留下殘像的速度動了起來.

只是稍微動了動手腕,變換劍的位置而已.

但是,刹那間,劍身與岩炮彈接觸,散出驚人的火花.

岩炮彈改變了方向,命中阿道菲身後遠處的斜坡.揚起大量塵土.

果然不行嗎.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下個瞬間,薩諾巴向阿道菲投出什麼東西.

「嗚喵啊啊啊啊啊!?」

那樣東西發出叫聲向阿道菲飛去.

阿道菲一臉喜滋滋的表情舉劍准備迎擊.

「看到了……啊?」

阿道菲突然停下了揮劍將投擲物切開的動作.

緊接著,投擲物命中阿道菲的顏面.

「啊噗啊!?」

「唔咕!?」

啪地貼到阿道菲臉上的…….

是剛剛還乘在薩諾巴肩上的琪西莉卡.

「哎咿!好臭!至少洗個澡啊混蛋!」

「妾身也不是因為喜歡才……嗚呀啊啊啊!?」

阿道菲抓住琪西莉卡,用力投向空中.

琪西莉卡啪嗒一聲落在包圍圈外.

「真是的,你把什麼玩意扔過來了啊……唔!?」

阿道菲發出呆然的聲音的同時.

薩諾巴握緊拳頭,鑽進阿道菲懷中.

艾莉娜麗絲也像影子一樣緊隨其後.

糟糕,我也看呆了.

「想沖進我懷里嗎,好膽量!」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

薩諾巴揮出鐵拳.

蘊含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威力的拳頭,切開風聲向阿道菲迫近.

阿道菲用護手輕描淡寫地…….

「唔哦哦!?」

沒有擋下來.

薩諾巴的鐵拳發出咣的一聲巨響砸中阿道菲.

護手被壓扁成詭異的形狀.

薩諾巴繼續追擊.

大踏一步,向阿道菲的胴體出拳——.

「太天真了!」

阿道菲以不自然的體勢揮出大劍.

她的腿發出嘎嚓一聲可怕的聲音彎曲向不自然的方向,

但是,大劍勢頭不減地擊中薩諾巴的胴體.

「咕……嗚嗚嗚」

薩諾巴浮現出苦悶的表情跪倒在地.

那種表情的薩諾巴還是初次見到.

就算吃下我的岩炮彈也不痛不癢的薩諾巴.

竟然只用一擊就…….

阿道菲睥睨著跪倒的薩諾巴,哼哼地發出鼻音.

「你擁有相當不錯的身體……但是給我記住了.世上沒有絕對的防禦,這是我的丈夫卡爾……」

「哈啊!」

「唔!」

阿道菲的台詞說道一半.

艾莉娜麗絲以薩諾巴的後背作為踏台,一躍而起.

利用離心力的斬擊確實地瞄准阿道菲的頸項,暴露在外的肌膚部分.

但是,這必殺的斬擊伴著鏘的一聲被彈開了.

那不是人類肌膚能發出的聲音.

利用斗氣防禦下來了嗎.

「還沒完!」

艾莉娜麗絲的攻擊毫無停滯.

架起盾牌,踏前一步刺出細劍.

不可視的沖擊波由劍身飛出,擊中阿道菲.

但是,阿道菲絲毫不為所動.

只是像被風沙迷住眼睛一樣,不快地皺起眉頭.

「你的劍太過無力了!看好了,應該是,這樣才對!」

阿道菲將大劍架在腰間,橫掃而出.

艾莉娜麗絲急忙後跳想要回避這道斬擊——.

「!」

艾莉娜麗絲急忙架起盾牌.

遲了半拍,響起咣的一聲,艾莉娜麗絲縱向轉了一圈.

骨碌骨碌地在布滿碎石的地面上翻滾,像貓一樣跳了起來.

她的眼中,浮現出戰栗.

「不過,步法不錯.只要再由我來鍛煉一下就能……」

「嗚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

正當阿道菲想要說什麼的瞬間,薩諾巴一躍而起.

張開雙臂,撲向阿道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薩諾巴就這樣從正面抱住了阿道菲.

緊緊束縛住阿道菲的雙腕,將她由地面上抱了起來.

「唔,你竟然抱住我,太無恥了……咕噗!」

阿道菲被薩諾巴像台鉗一樣用力抱住,口中吐出黑血.

擒拿技有效嗎!?

不,對手是不死魔王,應該只是暫時性的傷害.

「師傅!趁現在!」

「……!」

聽到薩諾巴的呻吟,我理解了現狀.

阿道菲被壓制住了.

好機會.

「克里夫,趁現在,快跑!」

我將全身魔力注入法杖.

使用的魔術是范圍攻擊.

打算將周圍的黑鎧士兵一舉殲滅的一擊.

「我知道了!」

克里夫跑了起來,周圍的黑鎧士兵大吃一驚,急忙架起劍來.

但是,太遲了.

「冰霜新星!」

冷氣由我的法杖中奔湧而出.

冷氣的團塊一邊啪嚓啪嚓地凍住地面,一邊向呈環形圍住我們的黑凱士兵們逼近.

「什!」

「唔哦!?」

狼狽的黑鎧士兵們,從腳邊開始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凍了起來

得手了……!

完美的偷襲.

這樣一來,就沒法招架了.

就在我這麼想的瞬間.

一道聲音傳入耳中.

「——之名,爆炎纏于吾身.『火炎吐息(Burning breath)』!」

好像要燒盡周圍一切的熱氣由一個男人身上爆發開來.

簡直像是要和我的冰霜新星對抗一樣.

放出魔術的男人兩側的黑鎧士兵,身上冒著蒸汽解凍了.

使用魔術的,是摩爾.

那個老戰士,在我舉起法杖是就開始了詠唱,

即便如此,真是驚人的魔力和詠唱速度.

我明明絲毫沒有手下留情…….

但是,被摩爾的魔術解凍的,只有他身邊的兩名士兵.

其他士兵完全化為了冰雕.

單純的魔力差上,我更勝一籌.

然後,我終于也殺人了…….

「竟然能將我等黑鎧凍住……這是何等的魔力!全員,詠唱火焰吐息!」

「是!遍布天地的火之精靈呦——」

摩爾向周圍大喊,被凍住的黑鎧中響起詠唱聲.

沒死.

誰都沒死.

是那個鎧甲嗎.

那個鎧甲對冰魔法擁有抗性嗎.

可惡.

我用錯魔術了嗎!?

「唔」

克里夫穿過阿道菲身旁.

「摩爾,別讓他跑了!」

「是!」

聽到阿道菲的喊聲,摩爾行動起來.

遲了半拍,被摩爾的魔術解凍的黑鎧士兵也跑了起來.

這時,艾莉娜麗絲滑步插進兩名黑鎧士兵面前.

舉劍牽制住兩人.

「盧迪烏斯!那家伙交給你了!」

摩爾頭也不回的向克里夫追去.

克里夫背著大量行李,還抱著盆栽.

摩爾雖然身著鎧甲,卻很迅速.

再有7步左右就要追上克里夫了.

我想摩爾舉起法杖.

「岩炮彈!」



能行.能趕上.

我盡可能地向法杖中注入魔力,放出魔術.

「大地的……咕!」

摩爾一邊奔跑,一邊向我舉起手來,開始詠唱.

但是,像激光一樣的岩炮彈刺中他的手臂,將摩爾的手臂連同鎧甲一起吹飛了.

失去單手的摩爾踉蹌了一下……但是沒有停下腳步.

「冰之精靈呦,賜吾力量吧——『冰結結界(Icicle field)』」

摩爾的魔術,將他包裹在濃霧中.

打算用煙幕回避我的狙擊.

而且,詠唱很短.

他可以像洛克希一樣縮短詠唱嗎!?

「風爆(Wind blast)!」

我的法杖中生出烈風,吹散霧氣.

雖然想順便也將摩爾吹飛,

但那家伙不痛不庠,繼續迫近克里夫.

那個黑鎧,連風系魔術也可以減輕嗎.

不,不光是水和風,其他系統的魔術也都可以抵禦吧.

怎麼辦.

那家伙還有6步就追上克里夫了.

如果不能一擊制服他,如果被他回避了的話,克里夫就——.

這時,預知眼捕捉到景象.



「遍布于死寂大地上的精靈們呦!

回應吾之呼喚,向此人──」

「亂魔!」

我立刻放出在家中練習過無數次的魔術.

和西露菲一起練習的魔術.

精確地命中摩爾做出的魔術,將其吹散.

「什麼!竟然是亂魔!?」

摩爾滿臉愕然地看著自己的手.

但是依舊沒有停下腳步.

還有5步.

我為了阻止他的行動,繼續用左手放出魔術.

果然還是應該使用慣用的技術.

就算對手多麼經驗豐富,我至今培養起來的戰術也應該不會無效的.

就算是這種場合也是一樣.

「泥沼!」

巨大的泥沼出現在摩爾和克里夫之間.

摩爾眼看就要踏進粘性極高的泥沼中…….

「唔……未知的神明呦!

回應吾之呼喚,由地面直沖天際!

『土槍』!」

摩爾立即向自己腳下放出魔術.

足有一抱之粗的土槍自他腳下拔地而起.

摩爾沿著傾斜的土槍疾奔,一瞬間就越過了泥沼.

沒能阻止摩爾前進.

還有4步.

被他想辦法應對了.

沒有效果.

這種情況是預料之外的.

「盧迪烏斯,克里夫他!快點!」

「我知道!」

艾莉娜麗絲放聲大喊.

我轉眼一瞟,她正與摩爾兩側的那兩名士兵纏斗.

二對一.

黑鎧士兵並沒有很積極的進攻,但是艾莉娜麗絲光是拖住兩人就已經拼盡全力了.

「哎咿,放開我,放開我你這癡漢!別抱著我!至少用拳頭互毆吧!」

「死也不會放開的!」

薩諾巴受到阿道菲的頭槌,額頭留下鮮血也仍舊努力著.

我也得做好自己的任務才行.

其他黑鎧士兵也陸續解凍了.

四周升起蒸汽,隱約染上一片純白.

「咕」

怎麼樣才能阻止摩爾的腳步?

那家伙很強.魔術戰的經驗與我不是同一等級的.

單純的魔術肯定會被化解的.

用更強的魔術將他吹飛嗎?

不行.就算威力再高,如果范圍會波及到克里夫就不能用,而且以摩爾的應對能力,再加上那個黑鎧…….

「……!」

這時,我突然發覺自己腳下的地面濡濕了.

受到之前冰霜新星的影響.

被凍住的家伙們詠唱火炎吐息,融化之後,周圍都被水浸濕了.

最先解凍的摩爾也不例外.

當然,我和艾莉娜麗絲腳下也是一片水窪.

那個魔術,阿道菲都是初次見到.

也就是說,摩爾說不定也沒有見過.

但是,現在使用那個的話.

我和艾莉娜麗絲,還有薩諾巴也會被卷入其中.

不會被波及的,只有克里夫而已.

他已經處于范圍外了.

不會受到影響.

如此判斷的瞬間,我不再猶豫.

「電擊!」

我用魔力放出將將不會電死人的電擊.

紫色的電弧一瞬間擊向摩爾.

發出啪咔的一聲巨響,引起驚人的放電現象.

紫電無差別的向四周蔓延,落到地上.

電擊在濕潤的地面上擴散開來——所有被水濡濕的人,無一例外地遭到了電擊.

「嘰呀啊啊啊!」

「咕唔啊啊!」

「唔哦哦哦哦啊啊啊!」

黑鎧士兵們冒著煙倒下了.

艾莉娜麗絲和薩諾巴也是,阿道菲也是.

已經解凍的士兵們也是.

還有,摩爾也一樣.

我也是.

「嗚咕啊啊啊啊啊!」

可怕的沖擊力也游走在我的體內.

身體不受控制的後仰,感覺全身關節都被反向折彎一樣.

我沒有注入足以致死的魔力.

所以我知道不會死的.

但是,我眼前一暗,失去了意識.

■■■■

回過神來,我正倒在地上.

失去意識的時間應該不到2秒.

身體麻痹無法動彈.

但是視覺沒問題.

怎麼樣了.

克里夫他.

我抬起頭來,看到單膝跪地的摩爾.

他的黑鎧中冒著煙,向克里夫舉起僅存的單手.

隱約聽到的是……詠唱嗎.

亂魔.

不,來不及了.

我向左腕注入魔力.

即使身體仍舊出于麻痹狀態,義手也可以動作.

我張開左手的義手,朝向摩爾.

「『風蔓(Wind bind)』!」

「『手腕喲,吸盡一切吧』!!」

摩爾放出的像鞭子一樣的烈風,一瞬間就消失了.

「什!」

摩爾突然轉頭看向我這邊.

雖然隱藏在頭盔下看不到,但是他臉上恐怕是一副愕然的表情吧.

活該.

克里夫沒有回頭.

還有3步就到轉移魔法陣的入口了

已經沒有人追擊了.

沒有任何人追上去.

阿道菲也出于麻痹狀態.

但是,她雙目圓睜,虎視眈眈地瞪著我.

「混蛋,真敢干啊.竟然用了這麼不可思議的魔術」

「……」

「但是很愉快啊.絕對要讓你成為我的部下……庫庫庫,我一直想要像你這樣的魔術師,絕對會好好疼愛你的,庫庫庫……」

我面對著阿道菲猙獰的笑容,也沒有移開視線.

已經結束了嗎.

不死種族的恢複速度肯定比我們快吧.

已經逃不掉了.

也沒法抵抗.

薩諾巴暈倒了.

雖然還抱著阿道菲,但是眼看著就要滑倒的樣子.

那家伙對疼痛的耐性好像很差.

受到電擊,很容易就失去意識了吧.

艾莉娜麗絲身體咔噠咔噠顫抖著站了起來.

她收到的傷害應該不比我小,卻還打算繼續戰斗.

艾莉娜麗絲沒有放棄.

放棄的話就完了.

白發的教練也這麼說過.

(譯:原文"諦めたらダメだ",為《灌籃高手》中安西教練的名台詞)

我也可以辦到.

想做就能做到.

加油.

回去.

我要回去.

回去,回去之後……對啊,回去之後和西露菲H吧.

洛克希也是.

還要抱一抱露西.

還有,不光是劍術,也教教諾倫魔術吧.

很期待能吃到愛莎種的大米呢.

莉拉她,很辛苦吧…….

母親的記憶肯定能恢複的,然後,大家一起去為父親掃墓.

然後,像至今為止一樣笑著渡過每一天.

愉快的生活在異世界.

對,就這樣.

就這麼辦.

……好,能行.

能動了.

手腕能動的話,就能使用魔術.

法杖,法杖哪去了.

我沒有那家伙不行.

好,找到了.

被我壓在身下.

抱歉呦,傲慢的水龍王,很重吧.

好,能行,只要拖到救援抵達就成了.

僅此而已.

沒有必要取勝.

克里夫前輩,拜托了啊.

雖然你好像討厭貝魯裘斯,但還是拜托了.

一定要好好說服他啊.

就算現在不行也好,拜托一定要在一年之內來救我們.

「誒?」

我聽到艾莉娜麗絲的聲音,抬起頭來.

順著她的視線看去.

那里是克里夫.

他剛好到達地牢的入口.

和從地牢中出來的黑鎧士兵裝個正著…….

黑鎧士兵,正在從地牢的入口處,冒出來.

「騙人」

……里面也有嗎.

「啊啊…」

為什麼沒有想到呢.

眼前有個洞穴的話,就算是阿道菲,也會想要調查一下的吧.

「咕……」

某種漆黑的感情在我的胸口中萌芽.

想要放聲呼喊,渾身脫力,我很熟悉的感覺.

是絕望.

已經無法再見到西露菲和洛克希了.

我就要在這個笨蛋一樣的魔王靡下,終生鍛煉力量了.

我感到力量從身體中流失.

全身都被放棄的感情支配了.

這時.

突然聽到驚愕的聲音.

「什……麼?」

那不是我發出的聲音.

也不是艾莉娜麗絲.

更不是薩諾巴.

當然,也不是摩爾.

是阿道菲.

是她看向克里夫那邊之後發出的聲音.

「阿,阿道菲大人……」

黑鎧士兵推開克里夫,踉踉蹌蹌地爬出地牢.

樣子,有些奇怪.

「那個,魔法陣對面是,貝魯……」

下一個瞬間.

黑鎧被縱向切開.

從正中央,一分為二.

然後,那名人物,由對面現身.

燦爛的銀發.

金色的三白眼.

白色的衣服,濺上斑駁的血跡.

「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

他一邊說著流暢的魔神語,自入口處現身.

「沒想會見到你呢……不過,建立連接莉卡麗絲的轉移魔法陣的話,會發生這種事情的可能性,多少應該考慮到吧」

其他各位陸續從他背後出現.

光輝的阿爾曼菲,空虛的希爾瓦利爾.

還有其他我分不清楚的家伙.

總共6名.

「吾之城堡,被你髒兮兮的士兵的血玷汙了呦」

是嗎.

阿道菲比我們先到了這里.

已經發現了轉移魔法陣的入口.

然後命令士兵進入其中探索.

然後,士兵們發現轉移魔法陣的話,當然會踏入其中的吧.

因此,貝魯裘斯出現了.

因為空中要塞,被魔族玷汙了.

「貝誒誒誒魯嗚嗚裘斯啊啊啊!」

阿道菲高聲喊道.

貝魯裘斯·朵拉.

『甲龍王』,現身于此——

阿道菲看到貝魯裘斯的瞬間,氣息為之一變.

不再是至今為止的,享受戰斗的感覺.

釋放出和剛才不可同日而語的殺氣,

像看著殺父仇人一樣,呲牙咧嘴地瞪著貝魯裘斯.

「貝魯裘斯,你丫啊啊啊!」

阿道菲拖動麻痹的身體,推開薩諾巴.

薩諾巴渾身脫力,出溜一下滑倒在地.

阿道菲轉向貝魯裘斯,扇動背後的翅膀.

正在蓄力准備大跳的時候,膝蓋猛然一軟跪倒在地.

「哈哈—!」

貝魯裘斯看到後,愉快地笑了起來.

「怎麼,遇到相當愉快的事情了啊,阿道菲拉道菲.又大意了嗎?疏忽大意是你們不死魔王家族的傳統嗎?」

「這些家伙是你教唆的嗎!為了殺我,竟然耍這種小伎倆……不管和卡爾的盟約了嗎!」

貝魯裘斯笑著俯視阿道菲.

阿道菲用充滿怒氣的聲音大聲叫喊.

摩爾搖搖晃晃的想要靠近阿道菲,但是無法如願行動.

現在在場的全員中,可以自由活動的,只有貝魯裘斯一行人,和克里夫.

貝魯裘斯像是看到絕佳獵物的老虎一樣看著阿道菲.

「別搞錯了.這些家伙只是為了救助友人,向我請求援助而已呦」

「騙人!唔咔啊啊啊啊!」

「吾會遵守和卡爾的約定的.因為吾和那家伙是親友吶」

「就算和卡爾是親友,我也一樣討厭你!」

「…………吾也討厭你這種聽不懂人話的笨蛋啊」

貝魯裘斯這樣說完,手心向上,舉起雙手.

阿道菲臉色一變.

「你,你,難道說……」

貝魯裘斯沒有回應阿道菲,緩緩開口.

「此龍僅為忠義而生.

銳利的雙爪,絕不握拳」

這個開頭,我感覺在哪里聽過.

「另一頭龍憤怒之時緊握雙拳.

折牙斷爪,方得知.

緊握忠義之龍,因何舍棄忠義!」

一個詞一個詞像是咬文嚼字一樣.

並且,每說出一個詞,周圍的魔力都在向貝魯裘斯聚集.

「第三頭為已死之龍.

擁有極之銳瞳,白銀龍將.

以甲龍王貝魯裘斯之名召喚——」

回過神來,阿道菲的左右,像是要將我們全員夾在中間一樣,出現兩道門扉.

兩扇門上都刻著精致的龍樣浮雕.

一扇為裝飾華美的白銀門扉.

一扇為金碧輝煌的黃金門扉.

兩扇門像是從地面生出來一樣,緩緩出現.

「打開吧『後龍門』」

「出現吧『前龍門』」

貝魯裘斯這樣說道的同時,門扉打開了.

惠風吹過.

從右側的門,向著左側的門.

但是,那其實不是風.

有什麼別的東西流過.

但是,我知道的.

這個召喚魔術,是用來吸收魔力的.

我感覺到魔力漸漸從身體表面流失.

和奧魯斯忒特那時不同.

比起那時候,感覺體力和魔力更快的被從身體中吸出.

「阿,阿道菲大人,請快逃吧……」

奮力爬到這邊的摩爾摔倒在地.

阿道菲咔噠咔噠地顫抖著,怒視貝魯裘斯.

「貝魯裘斯啊啊啊!」

她的身體,比起剛才,看起來好像小了一圈.

說不定是因為那個門將斗氣吸走了吧.

「你要打破盟約嗎!」

「不會打破的.但是,像這樣的機會可是千載難逢吶」

貝魯裘斯舉起右手.

他的手上染上一片白色.

不舊就包裹在讓人無法直視的耀眼白光中.

「甲龍手刀『一斷』」

貝魯裘斯揮下手刀.

光芒從貝魯裘斯的手上,一直線向阿道菲飛去.

「你給我記住,貝魯裘斯斯斯!」

阿道菲突然僵住了.

然後,一瞬間的延遲後,向後方飛了出去.

阿道菲的身體從正中央一分為二飛了出去,轉眼之間就消失在我的視野之外.

「哼,反正死不了吧」

貝魯裘斯小聲嘟噥,然後像是失去興趣了一樣轉過身去.

「希爾瓦利爾.回收那4人,進行治療」

「其他敵兵呢?」

「放著不用管」

「也發現魔界大帝琪西莉卡了」

希爾瓦利爾這樣說完,趴在我視野一角的琪西莉卡噗魯地動了一下.

好像不知不覺間被卷進電擊里了.

抱歉呦.

「不用管她」

「是」

看來是准備放過琪西莉卡了.

太好了.

「呼」

我看到希爾瓦利爾她們靠近過來,終于松了一口氣.

……得救了——

那之後.

我們被貝魯裘斯的部下搬回城里.

除了克里夫以外,全員都是被扛回來的.

在此期間,克里夫好像在和琪西莉卡交談.

我看到的時候,琪西莉卡和往常一樣放聲大笑著消失在不知什麼地方了.

下次希望她能呆在更好找一點的地方呢……嘛,算了.

全員轉移完之後,希爾瓦利爾停止了轉移魔法陣.

這麼一來,就沒有通往魔大陸捷徑了.

去問候洛克希雙親這件事,只能下次再說了.

觸電燒傷的我們被搬到了醫務室里.

由克里夫為我們治療.

這是他自告奮勇提出來的.

克里夫一邊說著「這樣的燒傷,從來沒有見過吶……」,一邊用治愈魔術漂亮地消除了我們身上的傷痕.

他說雖然沒到危機生命的程度,但是燒傷滲透到皮下,還是相當嚴重的.

還說如果放置不管的話,會留下後遺症的.

但是,不做到如此程度的話,可能沒法剝奪不死魔王的行動能力的.

克里夫特別仔細地治療艾莉娜麗絲的傷.

如果留下傷疤就糟糕了吧.

艾莉娜麗絲被這樣的克里夫感動,治療結束之後,就扛著克里夫不知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薩諾巴還沒有恢複意識.

這回多虧這家伙幫忙.

實在是感激不盡.

雖然友情是無價的,但是如果欠缺禮儀的話還是會消減的.

等他醒過來,好好答謝他一下吧.

我治療結束,可以自由行動之後,就去找西露菲了.

西露菲正躺在床上看書,看到進入房間的我之後,不解的歪起了腦袋.

怎麼了,她這樣問道,我沒有回答,沉默著鑽到床上抱住了她.

西露菲發出小小的悲鳴.

聽到這稍顯拒絕的悲鳴,我感受著悲傷的心情,用力抱住西露菲的身體.

我想,她在我身邊這件事,比什麼都重要.

阿道菲的笑聲依舊在耳邊回響.

麻痹不能動彈的時候的絕望也殘留在心中.

我應該不會死在那場戰斗中的吧.

阿道菲手下留情了,黑鎧士兵們也沒有果斷進攻.

摩爾使用的魔術也不是殺傷力很高的類型.

但還是很可怕.

如果,貝魯裘斯沒有趕到的話.

被阿道菲抓到,被迫定下契約的話.

我就再也沒法像這樣抱住西露菲了.

說不定就沒法看到長大的露西了.

洛克希也是,諾倫和愛莎也是,大家都,再也不能…….

這是非常可怕的.

可怕到令我顫抖不止的程度.

突然,西露菲用她的手像是在梳理我的頭發一樣撫摸我的腦袋.

她纖細的手指,溫暖,而且柔軟.

她露出高興的表情回抱著我.

已經不需要任何說明了.

她只是默默地抱著我.

這樣就足夠了.

我在西露菲的臂彎中,安心的陷入了沉眠.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0話 謁見不死魔王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2話 空中要塞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