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2話 空中要塞的一天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2話 空中要塞的一天

轉眼之間過了兩天.

薩諾巴恢複了意識,精神滿滿地四處參觀城里的工藝品.

觸電沒有留下後遺症.

太好了.要是一直意識不明下去的話,我不知道該怎麼和金潔交代才好.

克里夫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他在那件事之後,和琪西莉卡說了些什麼.

我還在想說了些什麼,看來是獲得了褒賞的樣子.

琪西莉卡的褒賞.

也就是說,魔眼.

克里夫得到的是『識別眼』.

在琪西莉卡的知識范圍內,可以明白映入眼中的物體究竟為何物.

貌似是克里夫為了今後再遇上類似于這次的事情也不會束手無策,自己選擇的.

克里夫前輩總是這麼男子漢呢.

這個男子漢,現在正因為無法禦制魔眼,吃盡了苦頭.

好像這世上的所有東西都會浮現出名字和說明文.

就是說他眼中映出的是一個布滿文字的世界.

現在也是,沒有艾莉娜麗絲手牽著手帶領的話就舉步難行.

但是,他總有一天會控制住這種能力,被世人成為博學的克里夫吧.

在此之前要帶眼罩了呢——

還有,就是七星的病情了.

七星喝下我們帶回的茶葉煎成的湯藥之後過了一陣子,產生了便意.

之後,她被由露茲攙進醫務室……嘛,為了她的名譽著想就不詳細描述了,總之好像可以安心了.

「身體怎麼樣?」

七星依舊臥床不起.

她的臉色雖然好了很多,但是疲態仍舊很濃,人也明顯瘦了.

好像須要再靜養一個月.

「好多了呦」

但是,她的心情好像不錯.

沒用呢往常那種走投無路的感覺,而是一副剛起床一樣呆呆的表情.

順便一提,頭發也睡得四處亂翹.

平常我雖然以為她過著不健康的生活,但是好像每天都有好好梳理的樣子.

「這次,真是非常感謝您」

她用盛著索卡斯茶的杯子暖著手,對我低下頭來.

真罕見呢,竟然是敬語.

「明明是那麼危險的地方,還特意跑一趟為我取藥.那個……謝謝您」

這家伙用敬語說話,感覺好惡心啊.

不,肯定是身體虛弱,性格也跟著變弱了吧.

「你不用介意呦」

「之前那次也是受您照顧……我明明說了那麼過分的話……您還,那個毫不介意的幫助我,實在不知該怎麼答謝才好……」

七星一臉非常抱歉的表情.

這麼一本正經的七星還是第一次見到.

贖罪的由露茲的能力,不光是體力,連性格也轉移了嗎.

「仔細想想,盧迪烏斯先生比我年長,我卻總是用很敷衍的語氣……」

「沒關系呦.我在這邊也才18歲而已」

「本來是多少歲呢?」

「30……不,這無所謂,算了吧.不要再提年齡的事情了.別用敬語了,和往常一樣就好」

「嗯」

七星一口一口地慢慢喝著索卡斯茶.

據說這樣喝對治療比較有好處.

「我想你應該也聽說了吧,你的病……」

「好像治不好呢」

七星的德萊茵病沒有痊愈.

索卡斯草雖然可以暫時將體內的魔力排泄出來,但是放置不管的話體內很快又會積蓄起魔力.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七星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類的原因,可能沒法產生免疫力.

姑且,只要經常飲用索卡斯茶的話,就不會再犯病了.

但是,哪怕一點點的魔力,都會對她的身體產生負面影響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患上奇怪的病症.

然後,那說不定是琪西莉卡都不知道的,遠古時期的病症.

只要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就無法不接觸魔力.

不管是空氣還是食物中都寄宿著魔力.

「七星.你必須回去才行.不能死在這個世界里」

「……嗯」

「我也會盡可能幫忙的.知道找到方法為止」

「但是,我……」

「不需要多謝,途中如果我遇到困難的話,幫我想想辦法就夠了」

「……」

我這樣說完,七星發出鼻音抽泣起來.

壓抑的嗚咽聲中,傳出,謝謝,的話語.

我慢慢地等著七星哭完.

她哭了一陣之後,眼睛紅腫,用鼻音說道.

「但是,我會回去呦」

「是啊,要早點回去吶……」

「不是說那個,如果在回去之前不能報恩的話……」

哦哦,回去之後就沒法報恩了嗎.

意外的懂禮儀啊.

「不用想的那麼複雜.我不是也從你那里得到謝禮了嗎」

「那個是,協助我研究的謝禮」

「那,就算是小事也好,請幫我出出主意」

「小事,比如說?」

「像你這個年齡的女孩子想要些什麼之類的.

我今後也要和西露菲一起生活.

婚也結了,孩子也有了,

但是,西露菲那個年齡的孩子在想些什麼,我不太明白啊.

你的話,年齡相近,應該有什麼頭緒吧?」

「……西露菲的想法嗎?」

七星扶著下顎,盯著毛毯上的一點.

好像在認真思考的樣子.

真是遵守禮儀呢.

「現在不用呦.萬一什麼時候吵起架來,請幫我們和好吧」

「……我知道了」

七星認真地點了點頭.

雖說年齡相近,但是這家伙肯定也不明白這個世界的人,還有已婚的人的想法吧.

而且我也不明白和我同齡的人在想些什麼.

「那,就這樣.你身體還很弱,請好好休息吧」

「嗯.非常感謝」

我離開房間.

和七星兩個人相處太長時間的話,西露菲又會嫉妒了呢.

嫉妒的西露菲也好可愛啊.

但是,我沒有享受妻子的不安的興趣.

我想讓西露菲沒有絲毫不安的愛著我.

不過總是只有想法到位,卻不好好實行,這正是我的缺點就是了——

我漫步在廊下,透過窗子看著美麗的夕陽.

還有在夕陽照耀下的廣闊庭園.

不管在哪個世界,夕陽都是一樣的美麗.

我雖然也不是很擅長高的地方.

但還是變得想要從那美麗的庭園中眺望一下云海中的夕陽了.

我偶爾也會想要沉浸在這種雅致的心情中.

這麼想著,我走出城外.

修建整齊的植木,從未見過的花草.

在半沉于云中的夕陽的照耀之下,營造出一幅幻想般的風景.

如果在這種地方向西露菲示愛的話,會怎麼樣呢.

因為是西露菲,肯定會滿臉通紅的低著頭,緊緊握住我的手吧.

毫無疑問,肯定非常可愛.

好,等西露菲恢複之後試試看吧.

雖然也想對洛克希試試…….

她的話,應該會一臉平靜地說「不用說這種裝模作樣的台詞也沒關系呦?」之類的吧.

什麼沒關系啊,總之想說的就是今晚要不要安排點床上活動的問題吧.洛克希她對于這種事情,相當的露骨.

但是,這樣不行.我除了H的事情以外,也想和她普通地親熱親熱.

我想看到眺望著夕陽說「真美呢」之後被我說「你比夕陽更美呦」之後含羞起來的洛克希.

嘛,不過洛克希不在這里,辦不到吧.

「嗯?」

我一邊漫步一邊想著這種事情,突然看到庭園一端.

3名男女正于設置在那里的白色桌子旁就坐,聊著些什麼.

「這時師傅使用了魔術,從右手放出紫色的魔力,將阿道菲的身體燒焦,封住了她的行動」

「吼哦,讓阿道菲變得那麼虛弱,是那家伙的魔術嗎」

「盧迪烏斯大人的魔術真是深不可測呢」

圍在桌子旁聊天的三人.

是薩諾巴,阿莉耶魯.

然後還有,貝魯裘斯.

他們在夕陽中,愉快地聊著什麼.

另外還有兩人沒有參加對話.

站在阿莉耶魯背後的盧克,以及立于貝魯裘斯身後的,希爾瓦利爾.

加上站著的兩人,總共5個人聽著薩諾巴講述.

「雖然余和艾莉娜麗絲殿下也被卷入其中,但是那種魔術,在這大千世界中也只有師傅一人可以使用吧」

「聽說和雷光很相似……但是,想要讓阿道菲無法行動的話,那種程度的威力是必須的吧」

「然後呢,之後的戰斗怎麼樣了?」

「接下來,那個,余就失去意識了……哦,說曹操曹操就到」

薩諾巴看向了我這邊.

既然被看到了就沒辦法了.

我行了一禮,走進他們.

「辛苦了.各位,在開茶會嗎?」

「是啊,師傅!貝魯裘斯大人想知道阿道菲一戰的經過,我正在詳細說明」

「原來如此」

我看向貝魯裘斯.

他看起來比最初在謁見之間見到時更加高興一些.

「吾聽說了,盧迪烏斯呦.阿道菲變得那麼虛弱,是因為你的魔術啊」

「不,那也是多虧了薩諾巴壓制住阿道菲.若非如此的話,說不定會被招架下來的」

「是嗎是嗎……嘎嘎,那家伙的樣子現在還曆曆在目啊」

貝魯裘斯歪起嘴角,露出下作的笑容.

他就那麼討厭阿道菲嗎.

無論如何,心情不錯呢.

「看樣子您心情很好呢」

「是啊.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得到向多次背叛自己的家伙報一箭之仇的機會啊」

「報仇,嗎?」

「是啊,多年的因緣了」

之後,貝魯裘斯開始說起400年前戰爭時的事情.

400年前的戰爭中,還很年輕的貝魯裘斯,以一名冒險者的身份,加入了人類的陣營.

在戰場的最前線.

魔族一方作為將軍在前線指揮的就是阿道菲.

貝魯裘斯在戰場上多次與阿道菲交手.

但是,以他當時的戰斗力,無法戰勝阿道菲,多次險些被殺.

每到這時,都被像他的大哥一樣的龍神烏魯佩恩及北神卡爾曼所救,留下不堪的回憶.

之後,貝魯裘斯想著早晚要報仇雪恨,

沒想到北神卡爾曼和不死魔王阿道菲竟然結為了夫妻,

北神臨終之際,明令禁止貝魯裘斯和阿道菲互相厮殺.

之後自己也沒有再前往魔大陸,一直沒有機會.

想不到基本上已經放棄的時候,竟然得到了單方面毆打對方的機會.

貝魯裘斯好像對此事非常高興的樣子.

「這得跟你道謝才行.干得漂亮啊」

「不用遵守和北神卡爾曼的約定了嗎?」

「卡爾禁止的是『互相厮殺』.單方面的毆打沒有問題的」

這樣強詞奪理地毆打無法抵抗的對手是非常野蠻的行為.

但是,這也是因為他們之間有如此深的因緣吧.

「看來吾之前有點誤會你了,這麼一來,一定要褒賞你一下才行啊」

「褒賞……就不用了吧」

我現在不需要褒賞.

那種東西還是算了吧.

我可不追求力量什麼的.

「對了,等七星身體好轉,吾親自傳授你們召喚術吧」

「……不會10年不讓回家吧?」

「別將吾與阿道菲混為一談」

既然能回家,那就沒理由拒絕了.

特別是,關于召喚魔術和轉移魔術的事情,我也很想知道.

以後說不定還會遇到像這次一樣的狀況.

順遍也學習一下戰斗中可以用上的魔術比較好吧.

我不擅長打架,但是既然要在這個世界上生存,還是掌握足夠脫力危機的力量比較好.

雖然我想我應該有保護家人的實力了,但是面對九頭龍和這次這樣的對手是,還是有力不從心的感覺.

雖然我想基本上不會遇到這種程度的戰斗…….

但是等到真的發生什麼就太晚了.

「那個,貝魯裘斯大人.就算等到召喚魔術的授課結束之後也好,可以傳授我一些戰斗的技術,訓練我一下嗎」

「哼,被阿道菲激勵了嗎?還說,想要和阿道菲一決勝負嗎?」

啊,貝魯裘斯變得有點不高興了.

不好不好.

「不,只是,希望再陷入類似狀況的時候,能夠用更聰明一點的方法脫身而已」

「……姑且先給你用來聯系吾的道具吧.希爾瓦利爾」

貝魯裘斯這麼說完,向希爾瓦利爾使了個眼色.

希爾瓦利爾從懷中取出像是盤龍的高塔一樣的笛子.

「只要在與我有因緣的場所使用這個,轟雷的克里亞耐特就能聽到,然後阿爾曼菲便會去迎接」

我接過笛子,收進懷里.

在這個時機給我這個笛子,也就是說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會出手相助吧.

結果All right.

「日落了嗎」

我突然發現,夕陽不知不覺間已經落下,頭頂上呈現出一片夜空.

但是,並不黑暗.

桌子,還有周圍的花散發出青白的光芒.

「這個桌子,是用魔照石制成的.你也坐吧,再聊一會」

貝魯裘斯這麼一說,我也做到桌旁——

「果然,碳礦族的工藝品,還是第二次人魔大戰開戰前夕時期的最好啊」

「是啊.要不是那場戰爭毀滅了碳礦族的居住地的話,現在肯定更加優秀吧」

坐下聊一聊之後發覺,貝魯裘斯是個想到有趣的人物.

只是淵博,熱愛藝術.

而且還是個文化人,對創作也有自己的理解.

「但是,碳礦族並沒有滅絕.那個種族的手很巧,早晚還會出現巧奪天工的能工巧匠吧」

「說起來,你們也培育了一個工匠吧」

「是,余的師傅別看這樣,對人偶擁有很深的造詣,將這些灌輸給碳礦族的孩子的話,說不定能夠達到全新的境界」

「盧迪烏斯做的人偶吾也看到過,相當有趣.簡單易懂地表現出了人物的特征,著實精彩」

兩人愉快地交談著.

我這方面的知識稍微不足,有點跟不上話題.

但是,光是聽著也很有趣.

「不,並不是那麼優秀的東西」

「真謙虛啊」

「不,盧迪烏斯大人的手藝,我也經常聽西露菲說起」

這個茶會.

實際上還有一個人參加.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啊,提起那個的話」或是「說起碳礦族的話」這樣想要插入愉快交談的薩諾巴和貝魯裘斯的話題中,但不是很順利.

簡直就像是被孤立的女孩子一樣.

和我一樣,一直跟不上話題.

「不僅是魔術,在藝術上也有如此深厚的造詣,盧迪烏斯大人實在是非常優秀」

「多謝誇獎,阿莉耶魯大人」

阿莉耶魯·A·阿斯拉.

聽到她令人肉麻的贊美,我不禁苦笑起來.

她從剛才開始,就化為只會奉承附和的人偶了.

她想要得到貝魯裘斯的協助,但是不知道怎麼討他喜歡吧.

就算像這樣呆在一起,也看不出能夠好好對話的樣子.

嘛,前路漫漫吶.

「說起來,貝魯裘斯大人,余近期想將這個人偶投入市場,可以聽聽您的意見嗎?」

薩諾巴突然這樣說道.

然後,從腳邊取出一個箱子.

那個箱子我有見過.

「吼哦……」

貝魯裘斯興趣滿滿地看著箱子.

但是,薩諾巴打開箱子之後,看到里面內容的貝魯裘斯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斯貝魯特族的人偶嗎」

「不愧是貝魯裘斯大人,一眼就看出來了」

「……」

薩諾巴從箱子里取出的,是由朱莉制作的魯傑路特人偶.

給人一種躍動感的優秀設計.

但是,貝魯裘斯好像不是很中意.

「你明知吾討厭魔族,還故意這樣說嗎?」

「哈!不,不是,這是……」

貝魯裘斯用唾棄一樣的眼神看著魯傑路特人偶,嫌棄地說道.

「竟然要販賣這種東西……打住吧」

果然不行嗎.

貝魯裘斯憎惡魔族.

雖然他在某種程度上還算寬容,但是對魔族的偏見,是我至今為止見過的人中最嚴重的.

這樣的人物看到斯貝魯特族的人偶,心情肯定會變差的吧.

這一點就算是薩諾巴應該也明白才對.

他到底有何打算?

「不不,貝魯裘斯大人.就連您,也欠作為這個人偶模特的人物一個人情」

「人情?」

貝魯裘斯皺起眉頭,然後突然瞪大眼睛.

「難道說,這個人偶,是魯傑路特·斯貝魯提亞嗎?」

「正是如此.以前,聽貝魯裘斯大人您說過,與拉普拉斯的最終決戰中……助貝魯裘斯大人一臂之力的那位魯傑路特殿下」

薩諾巴仔細地說道.

我不知道的時候,薩諾巴和貝魯裘斯共度了很多次茶會.

然後,獲得了提示吧.

這麼一來,能行.

「當然,貝魯裘斯大人厭惡魔族意識余銘記于心.但是,如果能讓師傅的技術面世的話,肯定能引起新的藝術風潮吧.您不想看一看嗎?充滿人偶的,藝術的世界」

「唔—嗯」

貝魯裘斯露出有點糾結的表情.

還差一點嗎,我也應該幫一下腔嗎?

「吾雖然討厭斯貝魯特族,但若沒有魯傑路特的助力的話,吾也無法活到今日」

「貝魯裘斯大人.魯傑路特他,也在後悔自己以前所做之事」

「後悔?」

聽到我情急之中脫口而出的話,貝魯裘斯歪起了腦袋.

該怎麼說才好呢.

「對.他被拉普拉斯騙了」

「拉普拉斯……」

貝魯裘斯的表情扭曲了.

朝這個方向嗎.

「對.被使人凶暴化的長槍操縱,玷汙了一族的名譽,不僅如此,還向自己的家人痛下殺手……魯傑路特對這樣的自己感到羞恥,憎恨著拉普拉斯」

「……」

「他現在為了取回一族的名譽周游世界.這個計劃,也是為了助他一臂之力.我也欠魯傑路特人情……貝魯裘斯大人如果也對魯傑路特心存感激的話,哪怕只是為了報答恩情也好,可以許可我們的行為嗎?」

聽完我這番話,貝魯裘斯抱著手臂,閉著眼睛皺起眉頭.

過了一陣,突然開口.

「斯貝魯特族的名譽什麼的我不知道……但是,有借就要還……」

「哦哦,那麼?」

「……隨你們喜歡吧」

貝魯裘斯雖然稍微有點無趣的樣子,但是明確的這樣說道.

這樣一來,就算我們開始放慢魯傑路特人偶,阿爾曼菲也不會突然現身將店面破壞了.

不如說如果有別人反對的話,我們還可以說已經得到貝魯裘斯的許可了.

雖然不知道貝魯裘斯的名字能起到多大作用,但是名人影響應該很大才對.

話說回來,不愧是薩諾巴.

對虧他從對話中看出了勝算.

最近的薩諾巴真是閃閃發光啊.

我也要向他學習才行.

「非常感謝您的照顧」

我和薩諾巴一起低頭致謝.

這麼一來,販賣計劃又前進了一步.

再稍微等等啊魯傑路特.雖然我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就是了.

「對了,師傅.把那個技術也展示給貝魯裘斯大人看看如何」

薩諾巴砰地敲了一下手掌.

「那個技術?」

「你看,就是無中生有的做出人偶的,師傅的得意技」

我看向貝魯裘斯,他慢慢地點了點頭.

「讓吾看看吧.吾對你的魔術很感興趣」

因此,我開始演示人偶制作技術.

要做的事,和往常一樣.

用土魔術做出外形,部件削制成型.

這次試著做個ね○どロイド一樣大小的.

(譯:最近一直在外面,沒法翻牆這種帶馬賽克的a實在是無力了,十分抱歉)

這種程度的話,我也很輕松,很快就能完成.

不過質量不是很高,部件也很簡單.

這次在人偶的臉部附上鳥的假面.

是希爾瓦利爾的人偶.

「……這是希爾瓦利爾嗎?真靈巧啊」

貝魯裘斯注視著我的作業.

興趣很深的樣子,專心致志地觀察著我的手.

他能看到魔力的流動嗎.

就算看不到,說不定也能看明白我在做什麼.

畢竟是傳說中的人物呢.

「還有這樣使用土魔術的人啊.真令人吃驚吶」

「有訂單的話,什麼都可以做呦?」

「是啊,那麼,做出優秀的作品的話就拿來吧,吾會買下來的」

得到客戶了.

巴帝伽迪現在不知道身在何處.

一定要確保這樣的門路.

「那樣的話」

這時,阿莉耶魯也加入了對話.

「我們阿斯拉王國也有非常優秀的石匠」

她開始侃侃而談阿斯拉王國的石制工藝有多麼優秀.

甚至許諾自己成為王之時會制作貝魯裘斯的雕像.

貝魯裘斯從始至終都是一副覺得很麻煩的樣子聽著,最後嫌棄地說道.

「阿斯拉王國的石藝,不盡是貴族為了虛榮做出來的東西嗎.那種東西一點都不有趣」

「……誒」

對啞口無言的阿莉耶魯,貝魯裘斯像是補刀一樣繼續說道.

「成為王的話,比起做我的雕像,還有很多更應該先做的事吧?」

「那,那是……」

貝魯裘斯接連不斷地說道.

「還是說,你成為王之後,要盡情揮霍人民的稅金嗎?」

「……不,不是,非,非常抱歉.我未經考慮的提案.請您忘記吧」

阿莉耶魯低著頭退下了.

她從椅子上站起來,行了一禮.

那副姿態,實在讓人無法想象是往常那個魅力洋溢的阿莉耶魯.

不管怎麼說,貝魯裘斯的態度也太惡劣了吧.

就那麼討厭阿莉耶魯嗎.有必要說那麼傷人的話嗎.

「等等,阿莉耶魯·A·阿斯拉」

貝魯裘斯叫住了快步離去的阿莉耶魯.

他向阿莉耶魯送去盛氣凌人的視線.

「對你來說,王為何物?

真正的王,又代表什麼?」

「那是……知識淵博,能夠聽取大臣的諫言,擁有王的自覺……」

「不對」

貝魯裘斯搖著頭,打斷了阿莉耶魯的話.

「我所認識的阿斯拉王是位真正的王者,但不是像你說的那樣的男人」

「貝魯裘斯大人認識的,阿斯拉王?」

「對.拉普拉斯戰役之後登基的,吾之友人卡烏尼斯·F·阿斯拉」

卡烏尼斯王的事跡,我多少也聽說過一些.

拉普拉斯戰役之後,阿斯拉王族最後的生還者.

是一位將在戰爭中變得四分五裂的阿斯拉王國重新統一到一起的,優秀的王者.

阿斯拉王國從400年前開始成為了統一西部的唯一一個國家.

戰後沒有發生內亂,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由于他的手段所至.

「我聽說卡烏尼斯大人是一名偉大的王者.我實在是難以效仿」

聽到阿莉耶魯的話,貝魯裘斯又搖了搖頭.

「那家伙一點都不偉大.

是個膽小,不喜歡戰爭,總是逃避的男人.

不擅長學習,也沒有練武的才能,總是偷偷跑到城里的酒館喝酒,色眯眯地看著酒館的女孩.

當然,也沒有成為王的野心.

但是,那家伙擁有成為王最重要的素質.

因此,吾認為他才是真正的王者」

「重要的素質是……?」

「如果你能自己想到的話,吾便將力量借與你」

啊啊.原來如此.

這是試煉嗎.

是對阿莉耶魯的考驗.

試試她是不是值得貝魯裘斯借與力量的人物.

「作為王,最重要的素質……」

阿莉耶魯手扶下顎,緊盯著桌子上的一點.

是在回憶自己所知的,卡烏尼斯王的傳說吧.

但是,這位卡烏尼斯王,是像笨蛋殿下一樣的家伙呢.

或者說是,織田信長嗎?

「盧迪烏斯呦.你有何看法?」

想到這,貝魯裘斯將話題拋給了我.

「我不是王族,不是很明白呢」

「真無聊啊,適當說一說就好」

就算你這麼說.

王嗎……王到底是什麼呢.

所謂幻想系的故事里的王,是什麼樣的人物呢.

偉大的人,一國之長.

像總理大臣一樣呢.

前世的時候,我對政治的事情幾乎沒有興趣.

頂多只是看看網上對政治家的評論,隨意評論一下而已.

所以,完全搞不明白.

「……我的話,希望比起自己的能力,更加從國民的立場思考問題的人成為王」

「吼哦」

聽到我平凡無奇的回答,貝魯裘斯感歎道.

「阿莉耶魯呦.這個男人都比你回答的好呦」

「……但是,只知道思考人民的事情,是無法勝任王位的」

「是啊.卡烏尼斯也沒有盡是考慮人民的事情.但是,周圍的家伙還是借給他力量,平定了阿斯拉」

「那麼,是能力嗎?能否勝任為王和王本人的能力無關嗎?」

「你覺得沒關系嗎?你認為推舉愚者為王的國家,真的能成為一個好國家嗎?」

「……」

阿莉耶魯露出混雜著悲傷和懊悔的表情.

我不明白貝魯裘斯像對阿莉耶魯說什麼.

嘛,我明白也沒關系吧.

我又不想做什麼國王.

說不定,貝魯裘斯只是像知道阿莉耶魯的覺悟和人性,並沒有正確的答案.

話說回來,王嗎.

阿莉耶魯不惜做到這種地步,就那麼想要成為王嗎.

「好好想想吧,阿莉耶魯·A·阿斯拉……那麼,天色暗下來了.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貝魯裘斯這樣說完,茶會結束了.

耷拉著肩膀的阿莉耶魯,還有有氣無力地跟在她身後的盧克的身影,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1話 與不死魔王的決斗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3話 轉折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