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3話 轉折點4  
   
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3話 轉折點4

又過了幾天之後.

我和回複體力的西露菲一起返回魔法都市謝麗雅.

我們到家的時候,太陽已經完全落山了.

看到自己的家總覺得非常懷念.

但是,自上次離開其實只過了幾天而已.

「我回來了—」

「來了來了,歡迎回來……誒,哥哥?」

我一打開大門,愛莎就啪嗒啪嗒地從客廳里跑了出來.

本來說也許要離家很長時間的我突然回來,出來迎接的愛莎困惑起來.

「事情辦完了嗎?七星小姐,得救了嗎?還是說……不行了嗎?」

我胡亂撫著滿臉不安的愛莎的腦袋.

愛莎雖然用棒讀一樣的語氣叫著「嗚哇—」,但是並沒有露出討厭的表情.

「哥哥,怎麼了?」

「沒什麼呦.七星已經沒事了.事情辦完了.等下再和你們說明.洛克希回來了嗎?諾倫呢?」

「諾倫姐姐今天住在學校.洛克希姐姐我想應該在房間里呦.媽媽……莉拉媽媽正在洗衣服,簡妮思媽媽已經休息了」

「是嗎,諾倫在學校嗎……不好意思,能去叫一下洛克希嗎?」

「好滴—」

不久,洛克希自樓梯走了下來.

應該是小睡了一會吧,頭發有點亂,臉頰上帶著紅色的痕跡.

「歡迎回來魯迪.怎麼了嗎?」

「現在開始說明.不過,在那之前」

「哇……」

我將手伸進洛克希腋下,緊緊的將她抱了起來.

回來之後好好親熱一下.

這樣約好了的.

洛克希雖然困惑著,也把手環到我的背後,抱緊了我.

「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

就這樣,我回到了家里——

「以上」

之後,我向家人做了歸還報告.

要說的事情很多.

雖然沒有全部都說明清楚,但是必要的事情都說了.

特別是關于簡妮思的詛咒,說得很詳細.

今後也必須小心謹慎.

「我暫時要在空中城塞中逗留一段時間,但是最長10天,就會回來一次」

我姑且先這樣宣言道.

西露菲在阿莉耶魯得到成果之前,也會暫時駐留在空中城塞中吧.

她好像也打算幾天回來一次的樣子.

學校就去不了了……嘛,只要在班會上露個臉就沒問題了吧.

反正已經沒有要聽的課了.

「我知道了,盧迪烏斯少爺.家里和簡妮思夫人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莉拉有力的回答.

真是辛苦她了.

總之,這樣一來報告就結束了.

家庭會議解散.

「呼,真是累壞了呢.我先睡了呦,魯迪怎麼樣?」

「我洗完澡之後就睡」

「那個……要在床上等你嗎?」

「不,今天就算了吧」

「我知道了」

一邊這樣說著,我走向浴室.

仔細想想,這幾天一直沒有洗浴呢.

我走進浴室,用魔術加熱了浴池中剩下的水.

本來的話應該先洗乾淨身體再泡進去的……嘛,算了.

我脫光衣服,咕咚一聲泡到浴池里.

「呼」

被熱水包住身體之後,疲勞感一下子湧了上來.

雖然自己沒有注意到,但是著10天左右以來,好像已經相當疲勞了.

但是,10天嗎.

自從前往貝魯裘斯的城堡,過了還不到10天.

短短時間內,發生了很多事情.

七星倒下,前往魔大陸,再會琪西莉卡,激怒阿道菲…….

阿道菲嗎.

她很強呢.

完全感覺不到勝算.

想要勝過那種等級的對手,從根本上就搞錯了…….

但是,電擊魔術有效.

只要對方大意的話,我也有機會取勝吧.

這個魔術,應該再多研究,鍛煉一下吧.

至少要改進到,就算周圍浸水也不會傷及自己的程度.

不過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就是了.

全身包裹橡膠嗎?像Stretch man一樣.

(譯:原文"スト○ッチマン",即"ストレッチマン".為NHK教育台播放的伸展體操節目中的"吉祥物",全身包裹黃色橡膠緊身衣,有點像天線寶寶.

Nico百科:dic.nicovideo.jp/a/%E3%82%B9%E3%83%88%E3%83%AC%E3%83%83%E3%83%81%E3%83%9E%E3%83%B3)

阿道菲的屬下摩爾也很強.

感覺無論什麼都能想辦法應對.

我至今為止見過的魔術師中如此強大的只有洛克希,不過摩爾他真的是魔術師嗎.

雖然脫亂魔和義手的福總算解決了,但是面對那樣的對手,本來的話應該怎樣對付呢.

不過我想對付強大的對手,應該沒有什麼標准方法就是了…….

無論如何,如果那樣的對手真的很多的話,我還是再稍微變強一點比較好吧.

畢竟,沒幾年就發生了一次那種事情…….

就算貝魯裘斯拒絕了,拜托希爾瓦利爾的話,說不定會鍛煉我的.

但是,目前主要是像貝魯裘斯學習召喚魔術,可能的話再學會繪制轉移魔法陣的方法.

為了今後再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馬上就能采取行動.

雖然是禁忌,而且我也認為轉移很可怕,

但是,正因為可怕,所以才一定要學會.

知識就是力量.

然後還有,通信手段.

雖然這次沒有使用,但是阿莉耶魯持有的那個戒指.

我想再稍加改良一下,讓它能傳達簡單的信息.

雖然應該做不到在任何地方都能聯系的等級,但是至少達到像傳呼機一樣的感覺.

還有什麼來著.

我記得在魔大陸的時候,想到過什麼來著…….

「啊啊,老是這樣呢」

仔細想想,我老是忘記事情.

突然想到什麼,但是等到准備付諸實行的時候又忘記了.

接連不斷地想到新的注意,卻漸漸忘記以前的想法.

雖然我也沒覺得自己的記憶力有多好,但是這樣不了了之的事情也太多了.

這樣不行.

這個樣子,感覺又會重蹈覆轍的.

這次運氣不錯.

但是下回就不一定能夠圓滿解決了.

如果不能記住反省的事情的話,就不會反應在今後的行動中.

但是,該怎麼做呢.

我記得在什麼地方聽說過,這種情況,用筆記下來比較好.

「……好,記日記吧」

一說出口之後,越來越覺得是個相當不錯的主意.

事件,教訓,不足之處,必要之物.

將這些記下來,尋求解決辦法.

決定優先順位,確定行動目標,選擇接下來該做的事情.

嗯.

感覺很不錯的樣子.

想到這,我飛奔出浴室.

「但是,沒有賣日記簿的呢」

我草草擦干身體,進入了自己的研究室.

坐到椅子上,從架子的最下面取出紙束.

雖然沒有日記簿,但是寫到紙上也一樣.

重要的是寫下來.

但是,光是記下來的話很無趣,所以稍微加工一下吧.

倒不是說要做出什麼,但是整理一下體裁肯定沒有壞處.

我將紙張整理好,放到桌上.

首先用魔術在紙上開洞.

然後用土魔術做出環子穿起來.

之後准備出3枚合頁.

適當的組合成匡字型,使其可以自由開合.

然後再與剛才做出來的環子組合到一起.

轉眼之間,活頁式的日記簿就完成了.

成本只有紙張的價值,和無價的手藝.

再做出打孔器之類的,貌似可以賣得出去.

這個也記下來吧.

因為Idea不記下來很快就會忘記了呢.

打孔器……不,比起這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先記下來.

「從什麼開始寫起呢」

我上次記日記,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呢.

前世作為neet的時候,也在web上寫過類似的東西.

要是沒有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就好了.

這幅身體的話,只要形成習慣就能做到,應該沒問題吧.

不,還是別用這幅身體這種不關己事的說法了吧.

我只要形成習慣的話就能做到,沒有問題的.

好.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記下這10天來發生的事情.

「…………呼啊」

不知不覺間,陷入了夢境——

我出現在一片純白的場所.

空無一物的,純白場所.

但是,是我熟悉的場所.

前幾天,被貝魯裘斯施以轉移魔術的時候,也看到了這個場所.

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呢.

雖然至今為止都沒有太在意.

這是位于這個世界上某處的場所嗎…….

話說回來,每次來到這個場所的時候就會變成這幅姿態,不能想想辦法嗎.

這幅肥豬,neet,一無是處的姿態.

我雖然沒打算對這樣的過去視而不見.

但是多少還是會感覺不愉快的.

被貝魯裘斯召喚的時候,我記得應該不是這幅姿態的…….

「呦」

回過神來,那家伙出現了.

平坦的白臉.

帶著像是在淺笑一樣的馬賽克.

還有,他的長相,好像無法保留在記憶中.

是人神.

「久違了」

好懷念啊……有兩年不見了吧?

「已經過了很久了呢」

上一次得到建言,是在去貝卡利特大陸之前.

也就是說,應該是2年前的事情了.

「也不是很久呢」

3年都不見的情況之前也有過.

真懷念呢.

那個時候,發生了很多事情,我也自暴自棄了…….

「是啊.和那個時候相比,你最近的狀態很不錯嘛」

是啊.

婚也結了,家庭也很和睦.

確實是前世無法想象的充實呢.

「也結識了貝魯裘斯呢」

貝魯裘斯他.是位很厲害的人物呢.

前世的我從來沒想過能結識那種人物呦.

而且還很中意我的樣子.

我的手辦,做好的話他會買下來呦?

前世的時候,從來沒有達到過可以出售的等級的.

「阿道菲也很中意你呦」

那個就有點敬謝不敏了.

但是,能夠得到她的中意,可以說是至今為止訓練的成果吧.

體術和魔術.

如果沒有向洛克希學習水王級魔術的話,這次可能就完蛋了.

那個電擊,相當有效呢.

「是啊.那個魔術很厲害呦.那個的話,對奧魯斯忒特肯定也有效吧」

對奧魯斯特忒也有效?

「因為無視斗氣,物理性麻痹肉體的魔術,幾乎從來沒有過呢」

是嗎,沒有應付觸電的對策嗎.

但是,既然是奧魯斯忒特.

反正會被亂魔之類的無效化吧.

「就算整體實力劣與對方,也是可以取勝的」

不不,此言差矣.

就算我多少能使用一些奇怪的魔術,也改變不了我被奧魯斯忒特虐殺的結果呦.

基本上,根本沒有干勁.

我和奧魯斯忒特又沒有仇恨.

「是嗎」

話說回來,貝卡利特大陸那個時候,謝謝了啊.

確實,要說不後悔那是騙人的…….

但是,結果並不壞.

雖然沒有聽從你的建言就是了…….

「嘛,那也是你自己的選擇呦」

姑且問一下,如果我沒去的話,很變成什麼樣呢?

「如果沒去的話,你的父親會設法救出你母親,也不會死掉.然後,你將獸族的兩位公主納為己物,過上幸福的生活」

…………什麼啊.

也就是說因為我的錯,保羅才死掉的嗎?

「對啊.不正是因為有你在,想讓你看看自己優秀的地方,他才會干勁十足,最後導致慘劇的嗎」

不,但是.

那樣……

「放著不管,他也會好好地聚集同伴,救出你母親的.當然,洛克希也是」

那,什麼?

也就是說,我所做的事情……沒有任何意義嗎?

不,但是,我趕到的時候洛克希已經臨死了.

我不去也會得救,這不是很奇怪嗎?

「不,就算你不去,洛克希也會得救呦.這是她的命運」

怎麼回事?

命運是怎麼一回事,好好說清楚啊.

「被你所救的那個商人.如果沒有你的話,他的貨物會更晚一些到達那個城鎮.

他的貨物抵達的那一日,某位冒險者漫步于市場中.

他與被你所救的商人相遇,從商人的貨物中購入了魔石.

但是,如果那名商人不在的話,他購入的就會是別的東西」

別的東西.

「是轉移迷宮的地圖呦」

為什麼正好有賣那種東西啊.

「在冒險者公會勸誘前衛加入失敗的基斯,計劃增加攻略那個迷宮的冒險者.作為其中一環,廉價出售那個迷宮的地圖」

原來如此.

基斯在出售地圖嗎.

確實,雖然想和保羅他們一起進入迷宮的人很少,但是如果認為自己可以攻略的話,說不定就有些家伙會行動了.

然後,買到轉移迷宮地圖的冒險者與同伴一同進入轉移迷宮,救下了洛克希嗎.

「沒錯,他們在入口處遇到你的父親.然後一同潛入迷宮.運氣不錯,發現了洛克希」

然後,托冒險者增加之福,得以攻略轉移迷宮,最終救出了母親嗎?

「正是如此.不過嘛,比起有你在的情況,要多花一些時間而已.……2年左右吧.現在正好應該被救出來」

有點難以置信啊.

「或許吧,但是,所謂的命運就是這樣的東西」

是嗎.

是啊.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我不在比較好嗎…….

可惡,聽你這麼一說又要消沉了呢.

不,但是,那種情況下,我就不會和洛克希結婚了吧.

「是啊.她對救了她的人一見鍾情.不過,被甩了就是了」

這麼一想,感覺也不都是壞事.

畢竟我喜歡洛克希.

……但是,保羅死了啊.

一想到為了我和洛克希結婚,犧牲了保羅,無論如何也不覺得是好事.

我不後悔和洛克希結婚.

她也作為我的妻子努力著.

我很幸福.

但是,如果和莉妮雅與普爾塞納成為類似的關系的話.

我也會感到幸福的吧.

並不是說誰都可以,但是那種情況下,我應該無法想象自己會和洛克希結婚吧.

啊啊,可惡.

「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是啊.

後悔也無濟于事.

已經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了.

嗯.

我現在,感到很幸福.

或許我選錯了選擇,但是如今的幸福也是事實.

雖然心存後悔,但是對我來說並不都是壞事.

就這麼想吧.

「真積極呢」

話說回來,今天是怎麼了.

又發生什麼為難的事情了嗎?

「不,不是什麼大事.與其說是建言,比較像是拜托吧」

拜托?

你嗎?

真稀奇啊.

至今為止從來沒有過的說.

「我偶爾也會拜托別人的」

哼—嗯.

嘛,算了.

盡管說吧.

我想偶爾坦率地按照你的助言行事也不錯.

至今為止我都太過多疑了呢.

「你能這麼說真是幫大忙了」

嘛,因為你幫了我很多呢.

不如說,至今為止一直懷疑你,抱歉了呦.

我一直以為你是看著我覺得很有趣的愉快犯呢.

「真過分啊.我別看這樣姑且也是人神呦.是人的神呦?

當然,因為無聊所以想看些有趣的東西,

但是,並沒有陷害人的興趣呦」

也是啊.

沒有那種家伙吶.

「正是如此」

那麼,要我怎什麼呢?

「不是什麼大事呦.只是希望你現在稍微去一下地下室,確認一下是否有異常.如果什麼都沒發生,這樣就夠了」

有沒有異常?

為什麼…….

不,我知道了.

這次我不會有任何疑問,按照你說的做的.

「呵呵,是嗎……謝 謝 了 啊」

意識逐漸遠去.

我感覺人神的嘴角好像裂開到了讓人惡心的程度——

一覺醒來.

蠟燭的光芒在視野的一角搖曳.

我從用來采光的小窗看向外面,月亮高高掛在天上.

什麼聲音都聽不到.

四周一片寂靜.

看來,我在寫日記的途中睡著了.

寫到一半的日記上沾著垂下的口水.

這個,得重新寫了呢.

我撕下一頁,放到桌子角上.

之後再抄一遍,然後繼續寫吧.

我睡了多長時間呢.

簡直像是睡了好幾天一樣渾身發軟.

直起身體,什麼東西從肩膀上滑了下來.

我撿起一看,是毛毯.

是西露菲或者洛克希為我披上的吧.

謝謝了啊.

「那麼,接下來」

夢的內容我還記得.

要去地下室看一眼.

有點不知所謂的建言.

不過嘛,只有一次的話,照他說的做也沒什麼不好吧.

那家伙至今為止的建言,一次都沒有導致對我不利的結果.

偶爾也該禮尚往來,采取一下另雙方都順心如意的行動.

就算是人神,也不喜歡每次建言的時候都被說些令人厭惡的話吧.

不維持give & take的良好關系的話,遇到萬一的時候會出問題的.

「哈啾,嗚嗚,好冷……」

我將掛在牆上的長袍披在身上,准備前往地下室.

這一帶就算到了初春也還有積雪,仍很寒冷.

可不能在這種地方睡覺呢.

早點回到臥室,睡到溫暖的床上吧.

但是,這種氣溫下,床上也很涼吧.

話說回來,現在幾點了啊.

從家中寂靜無聲這點來看,肯定是深夜沒錯.

現在到西露菲或者洛克希的房間里,鑽到她們熟睡的穿上,她們肯定會發出悲鳴的吧…….

不做H的事情也可以,想要被溫暖一下啊.

話說回來,感覺很寂寞呢.

是因為人神嗎.

要是沒問不去貝卡利特大陸的情況就好了.

我這麼想著,打開房門.

「嗯?」

突然,感覺到氣息,轉過身來.

只有我剛剛坐過的椅子孤零零地放在那里.

沒有任何人在.

這是當然.

「錯覺嗎」

這個房間里只有桌椅和書架.

沒有可以隱藏的場所.

雖然有窗戶,但也不是夠人出入的大小.

入口只有一個.

只有這個房門而已.

狹小的房間中,只要有一支蠟燭,就能看清楚是否有人在.

這個房間里,應該只有我一個人才對.

為什麼會感覺到氣息呢.

明明沒有任何人才對.

但是,不知為何,現在仍舊.

能感覺到像是氣息一樣的東西.

真奇怪啊.

書架下面有蟲子嗎.

「……?」

但是,即便如此,怎麼說呢,這種感覺.

感覺胸口深處騷動起來.

不安嗎?

為什麼會覺得不安呢?

「嘛,算了,趕緊去地下室看看吧」

我打開房門,正要走出房間…….

「就是現在!」

再次回頭.

沒有什麼意義.

只是想做一下而已.

只是想這麼坐一下確認沒有人在,好讓自己安心而已.

明明如此.

那里卻.

有人在.

「……誒?」

身著破爛長袍的男性,坐在本應空無一物的椅子上.

那是一名老人.

臉上刻著深深的皺紋,頭發雪白.

臉上長著零零散散的胡茬,不是很整潔的感覺.

那種氛圍,即老練,而又頹廢.

有一種身經百戰者特有的犀利感.

目光銳利,左右的瞳孔顏色稍有不同.

還有,嘴角像是吃驚一樣微微顫抖著.

「成功……了嗎……」

老人看向周圍,感慨良深地眯起眼睛.

但是,看到自己的手,摸到腹部一帶之後,露出吃驚的表情,然後自嘲地笑了起來.

「不……失敗了嗎.不可能成功嗎……」

我感覺老人似曾相識.

但是,想不起來.

可是,很相似.

和誰相似呢.

保羅,不,不對.

薩烏羅斯嗎,但是,沒有薩烏羅斯那麼豪放.

這個老人,是更加謹慎的人.

「你,是誰?啊,難道說,是人神嗎?」

我說出這個名字的瞬間,老人看向我,突然瞪大了眼睛.

這個反應我有印象,

是奧魯斯特忒.

奧魯斯忒特也對人神這個名字反應過剩.

和那時一樣.

但是,這個老人和奧魯斯忒特完全不像.

「不對」

老人慢慢地搖了搖頭,看著我的眼睛.

目光中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像是要將我吸進去一樣.

簡直就像是在窺視鏡子深處一樣…….

老人看到我背後的門扉,皺起了眉頭.

用關節嶙峋的手指指向我的背後.

他手指一動的瞬間,我背後的門關上了.

「!」

我被磅的一聲嚇了一跳,回過頭去.

這家伙,做了什麼?

老人向混亂的我投來閃閃發光的視線,說道.

「別去地下室.你現在,被人神騙了」

「誒?」

被騙了?

怎麼回事?

什麼啊,什麼意思啊.

「稍等一下,在此之前,你是,誰啊?怎麼進來的?」

「我是……」

聽到我的問題,老人一度開口,但是馬上又閉上了嘴.

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後,再次開口說道.

「我的名字是『————』」

聽到那個名字,我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

老人報出的名字.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到我死為止,應該都只有我一人知道的名字.

是我不願想起的名字.

是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人物的名字.

那是,我前世的名字.

「我來自未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2話 空中要塞的一天     下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4話 起點和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