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五話「日記 前篇」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五話「日記 前篇」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吧

翻譯:Dark.Pact

自稱是從未來過來的我的人物出現的第二天一早.

睡眠不足的我用沉重的腦袋思考著,首先該做什麼,未來的我說過.

『去和七星商量』

『寫信給艾麗絲』

『不要相信人神,但是不要與他敵對』

寫了給艾麗絲的信,姑且大致上是可以接受她的內容,不過要寄出這封信要在和希露菲以及洛克希商量之後,根據商量的結果,信的內容不得不做出大幅改動.

懷疑人神但是不要敵對,這在下次人神在夢里出現的時候那樣宣言吧,雖然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出現.

去和七星商量,雖然我是想商量,但和她說這種荒唐可笑的話,她會相信嘛.不,那家伙也是個旅行者,就算是荒唐可笑也應該是可以接受的資質.

不過,在此之前——是日記.

我決定看日記,不能放著這個不管去瞎忙活,因為這本日記是那名老人的軌跡.

未來的我帶來的日記很陳舊,一開始的幾頁已經褪色到破爛不堪了.但是,能看清.無關緊要的部分直接跳過,挑選重要的部分看——



從今天起開始記日記.

話說回來這十幾天里發生了很多事情.

佩爾吉烏斯的事情,詹妮絲的事情.

召喚魔法,以及傳送魔法.

要做的事情很多,為了不忘記我把它們都決定記下來.



愛莎大清早就憂郁著說「有一只奇怪的死老鼠」

老鼠,她不喜歡吧.



聽說附近發現了一只得了魔石病的貓,真嚇人.

對家人說洗手漱口要徹底吧



沒想到,愛莉娜利茲貌似懷孕了.

克里夫雖然感到不安,但愛莉娜利茲卻很開心.

姑且,叫大家一起祝福了一下,這種時候應該熱鬧熱鬧啊——

看到這邊還是一些普通的日記.

或是佩爾吉烏斯教我召喚魔法,

或是和紮諾巴一起在空中要塞欣賞藝術品,

或是發現了洛克希床上的弱點,

或是露希的睡臉像天使一般將來絕對是個美人.

看來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一開始開寫著日期,不過半當中就不再寫日期了.

大概是覺得麻煩吧,雖然這樣不清楚過了多少天,不過回想起老人說過的話,恐怕是在兩周以內吧.

但是,從這里開始,改變了——



洛克希倒下了.

這個時候雖然只是說身子不舒服,但終究還是發燒了.

和校方聯系了暫且在家休息,用上級解毒魔法試了但沒效果,又是疑難雜症吧,我心想這幾天讓克里夫來看看.



洛克希的腳尖處開始變成了紫色的結晶.

立刻通知了克里夫,讓他用識別眼看看,病名是『魔石病』.

只有用神級的解毒魔法才能治好的疑難雜症.



必須拿到解毒魔法的詠唱本,我決定使用傳送魔法陣去米里斯神聖國.

成員由我,克里夫以及紮諾巴三人組成,雖然希露菲也想去,還是拜托她看家了.



終于來到了米里斯奧,神級的詠唱本貌似在大聖堂的最深處.

克里夫雖然知道放在哪,但據說是放在不到大主教的級別是進不去的地方.

因此決定深夜潛入,在那里複寫了詠唱後再出來就好了.



入侵成功了,但我沒想到神級的解毒詠唱本竟然有辭典那麼厚厚一本,在那里抄寫是不可能的了.

帶了出去,不過在逃跑途中被發現了,現在正在躲避追兵.



在傳送魔法陣前遭遇了偷襲,受到戰斗余波的沖擊,傳送魔法陣損毀,不能使用了,克里夫中毒倒地,意識不明性命垂危.

……我第一次殺了人,手上還殘留著感觸,好不舒服,瑪德.



決定前往其他的魔法陣,克里夫的意識還沒有清醒.

在米里斯神聖國,我們的容貌大量出現,正被通緝中.

似乎已經徹底的與米里斯教團為敵了.



克里夫死了.

暫時,什麼都不想寫了.



總算來到了其他的傳送魔法陣前,還差一點了.



沒趕上.

今天算了,什麼都不想寫了.



我還是決定寫昨天發生的事情.

在城市的入口碰上了艾麗絲和基列努,艾麗絲不知在嚷嚷著什麼,不過我說已經有兩個妻子了,不能再娶你了,之後她一臉茫然若失地離開了.

最後,基列努留下的那輕蔑的視線讓人感到不愉快,趕回家里後,所有人都露出忍住痛苦的表情,洛克希的身體一半結晶化死掉了,詠唱本沒用處了.

之後,對愛莉娜利茲彙報了克里斯的死訊,愛莉娜利茲刪了我一巴掌,哭著不知跑去哪了.

心灰氣喪.



舉行了洛克希的葬禮儀式,沒精打采的,只有眼淚流了出來,什麼事情都也無所謂了.



愛莉娜利茲的身影似乎從城市里消失不見了,明明懷著身孕,會跑去哪兒呢.

嘛,管他呢.



雖然希露菲想要讓我打起精神,但我始終無法釋懷,洛克希已經沒了,那個洛克希.

不管做什麼事都全心全意的洛克希.

那個把我帶出家的,在保羅去世的時候溫柔地安慰我的洛克希.

成為我行動的指針的那個洛克希.

(紙張表面因淚痕而皺皺巴巴的了)



最近感覺總在喝酒,不喝醉的話總會想起洛克希,然後痛哭失聲.

雖然希露菲對我說那樣子不行,但她到底明白我什麼啊.

洛克希教會了我重要的東西.



在家喝酒時莉莉婭開始責備我了,所以我決定去外面喝酒.

在酒館喝酒的時候,偶爾艾麗絲會來找茬.

口不遮攔的說我,打我.我說到底怎麼了,那個女的.

基列努怎麼也不攔住她,還有最近諾論也不怎麼和我說話了,用輕蔑的目光看著我.

我的心情是誰也不會明白的.



最近,希露菲露骨的勾引我,朝我說什麼抱著自己忘記洛克希什麼的.

因為感覺太啰嗦了,而對她發火了.我聽了那種不經過大腦的話,怎麼可能抱她.

可是,不僅是這個原因,現在如果抱了希露菲的話,我大概會很粗暴地對待她吧.

作為洛克希的替代品,以及泄憤的對象.我覺得……那樣子很不好.



我失敗了,在酒館喝酒的時候,娼婦來和我搭話了.

借著酒勁就那樣去賓館開房間了,果然職業女這方面非常拿手.

該怎麼說呢,迄今為止我抱過的認為是女人的,說到底也只不過是少女罷了…….

不,這件事就不提了.現在的問題是希露菲哭了,她看著帶著女人氣味的回到家的我後「為什麼,我就不行呢……」說完就哭著吧自己關在房間里了.

被莉莉婭說教,就連愛莎也明顯地皺起了眉頭,就算現在也能聽見從門里傳來的嗚咽聲,敲了門也不回答.

我失敗了,她就算被我粗暴也無所謂,也許是想讓我宣泄悲傷也說不定,明天我道歉吧.



希露菲不理我,怎麼辦.

這種時候要是愛莉娜利茲在的話…….



希露菲不見了.

早晨起床後發現房間空蕩蕩的了,正確來說是只留下了我給她買的衣服和首飾.

莉莉婭命令我去追她,但是我真的有去追她的資格嗎?

被希露菲離婚,當然不是個男人了吧.



就在我來回躊躇的時候,被詹妮絲扇了巴掌.

她一言不發的,一下又一下的扇了我巴掌.

仿佛是為了糾正我如今的錯誤一般.



我決定去追希露菲.

從掌握的情報上來看,希露菲好像和亞麗愛爾一起去了亞斯拉王國.距離畢業應該還有幾個月,那為什麼這麼著急的行動呢.

雖然我不明就里,沒准在亞斯拉本國發生了什麼事也難講,我也趕緊的行動了.



又碰上了艾麗絲,她對我說了什麼現在的話就原諒你什麼的一堆莫名其妙的話.

因為我沒工夫聽她,突然就一記老拳揮了過來.我已經忍無可忍了因而用了魔法想要把她打飛時,她突然拔出劍砍了過來,我逃走了.

艾麗絲……分明舍棄了我,為什麼事到如今又…….



因為大雪而困住,希露菲已經離開了暴雪地帶了吧,越發焦急起來.



終于到達了亞斯拉王國,但,麻煩的是在國境線上被攔截了.

被米里斯教團通緝的我,在亞斯拉王國似乎也被當成罪犯.

差點就被抓了,慌忙逃走了,得想辦法找到偷渡入國的方法才行.



與盜賊公會交涉成功了,這種組織不管在哪都有啊.

我在盜賊那伙人里是個話題般的人物,都向我投來羨慕的眼光.

作為一名從米里斯神聖國偷出神級詠唱本的,如今著名的盜賊.

和他們說明緣由後,讓一名叫做特莉絲的妖豔的女盜賊給我帶路.

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的話會不會被希露菲誤解啊,我只對此感到不安.



進入了亞斯拉王國,為了遮住臉而罩上了兜帽戴上了面具,我的名字從今天開始叫盧尼兆,追加了因為詛咒的緣故被看到素顏的話會石化的設定.

尼兆是從巴雪蘭特來打工的魔法師,讓表妹特麗絲帶路.為我考慮了不少,我低頭致謝.



得到了國王即將病死的情報,傳聞王子們正為了繼承權而爭斗.

所以亞麗愛爾才趕緊的回來吧.



馬上就要到王都了,但是關于亞麗愛爾盡是聽到些難聽的話,什麼集結兵力想要發動政變啊什麼的.

就輿論來看,似乎沒什麼勝算,嘛,我想愛麗埃爾也不至于如此糊塗吧,只是傳聞罷了.



終于來到了王都,委托特麗絲去收集情報自己跑去了酒館時,目擊到了艾麗絲的身影.

她追著我來到這里了嘛,不,不是啊,亞斯拉王國本來就是她的故鄉.

原本要去的地方是相同的吧.



亞麗愛爾似乎藏了起來,理所當然盧克以及希露菲也是,能找到嗎.



找不到.

根據特麗絲的猜想,她們已經從王都前往其他城市了.

亞麗愛爾會去的地方……是盧克的老家吧.

明天向特麗絲提議去諾特斯管治的領地吧.



來到了皮雷蒙・諾特斯・格雷拉特所統治的米爾波茨領地.

順便得到了亞麗愛爾似乎窩藏在諾特斯家的情報,但要怎樣才能見到希露菲呢.

試試看侵入吧.



侵入諾特斯家後,不知為什麼艾麗絲在那里,被打的慘不忍睹.

被抓住後,在地牢里被一個自稱是皮雷蒙臉很像像保羅的男人用髒話罵了.

看來他以為我想要奪取諾特斯家,留下一句明天就把我處刑了,把頭顱交給米里斯教團後離開了.

在那之後,雖然越獄了,但皮雷蒙的館里並沒有亞麗愛爾的身影.



在王都爆發了政變,『亞麗愛爾在米爾波茨領地』這個傳聞是謠言.

亞麗愛爾似乎潛伏在王都,伺機待發,能趕上嗎.



到達王都還要1天左右,聽到了政變被鎮壓的消息.

魯莽的想要同時殺死第一和第二王子的亞麗愛爾,正好被那個時候作為劍客被招攬的水神和北帝他們阻止,手下全滅.

亞麗愛爾被捕,日後會被處刑.

手下全滅.

全滅…….

希露菲呢……?



…………已經受夠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前幾天的事情,我想寫一下.

在王都角落的行刑場上,亞麗愛爾手下的尸體被暴曬在那里.

尸體之中有盧克的……以及希露菲的也在.

希露菲的尸體一只手臂沒了,臉上留下了深深的斬痕.

很多人都在扔石頭.

朝著擾亂王都和平的罪犯,希露菲扔了石頭.

每次扔了石頭後,啄食著尸體的烏鴉群飛了起來.

我已經忍不住了,用火魔法把希露菲她們燒了.

礙事的家伙也,全都燒掉了.

這種國家,干脆毀滅了算了——

我猛得合上了日記.

看不下去了,已經不想看了.

真的不看下去不行嗎.

為什麼我要去看這種東西啊…….

「嗚呃……」

好惡心,這一定是那名老人的幻想小說,絕對是那樣的,我不想去認為這種未來是存在的.

「……」

但是,不得不看下去,知道了之後一定可以轉化成力量的.

我盯著日記本看,卻始終沒有鼓起翻開書頁的勇氣.

好惡心.

那本日記里,之後還會寫著怎麼樣痛苦的事情呢,光是想著這些胃就開始抽搐了.

「稍微,休息……」

我從椅子上起立,走出房間來到廁所.

我吐了,眼淚一滴滴的滾落.

是自己所寫的文章的緣故吧,我在那個時候,是怎樣的心情,全部清晰地想象了出來.

洛克希死去的時候的悲傷,希露菲離家出走時的焦急和頹唐,追上去時候的心情,以及看見死去的希露菲時候的喪失感.

「嗚呃呃……」

我將頭埋入便器那般,把能吐的都吐了,胃里已經一干二淨了,但沒有食欲,今天就什麼都不吃了吧.

用水魔法漱了口出來後,希露菲一臉擔心地站在那里.

「盧,盧迪,怎麼了?沒事吧?」

白發披肩,身穿稍許單薄質感的便裝.

她的臉上有傷,手臂不見了,被殺了,變得冰冷,被暴曬街頭.在腦海里浮想起那樣的想象和光景…….

「哇!怎麼?」

我無言地抱緊了希露菲,希露菲的身體柔軟且溫暖.

「盧迪,你還放不下和阿托菲戰斗過的事情嗎?」

「……嗯」

「真拿你沒辦法啊……乖啦乖啦,難過的話,不論何時我都會來安慰你的呢,我是很清楚盧迪並沒有那麼堅強的呢」

希露菲稍稍挺了挺背,來回撫摸我的後背.難過的話,不論何時我都會來安慰你的.未來的我卻無視了這句話.

「嗯,希露菲,對不起」

「沒事啦」

「我啊,也許,會在非常難過的時候,會把希露菲撂在一邊,說些難聽的話也說不定」

「嗯……」

「但是,請不要扔下我」

「怎麼說呢……到那個時候,我也可能會有些煩躁而對盧迪冷漠,可能會和你吵架也說不定呢……不過,可以重歸于好的吧?」

「嗯,當然可以了,嗯,可以重新和好喲……」

希露菲好溫柔啊,而我卻背叛了如此溫柔的她.

「那個,盧迪,屁股上的手摸得很下流的說」

「……不能摸嗎?」

「反正也不會少塊肉,可以是可……哇」

因為得到了允許,我一把抱起希露菲,面向的地方是臥室.

並沒有想要做什麼工口的事情,只是稍微的,想要兩個人獨處親親熱熱.

該怎麼說呢,想要奪回失去的東西嘛,我不清楚.

都是看了那本日記的緣故,是心情變得感傷了吧.

想著這些事情,我得到了希露菲的治愈——

洛克希回到家後,我纏住了她,在坐在沙發上她身邊坐下,玩弄著她三股辮的先端.

「咋地啦?」

我這才扭扭捏捏起來.

「我說,洛克希.陪我說些話好嗎?」

「不是一直在和你說話嗎……還是說,有什麼特別的話要說嗎?」

「不,像那樣,更加的,親密的方式說話」

「哈啊……嘛,可以是可以啦,不過今天可不行喲?」

「嗯,只是想稍微黏巴你一下,不行嗎?」

「可以」

洛克希坐在我膝蓋上,頭靠在了我肩膀附近,我抱著她的肩膀,在極近距離互相凝視.

話雖如此,但我也沒什麼話題可說.

「我說,今天一天怎麼樣?」

「沒怎麼樣啦,和往常一樣……也只有校長老師的假發被學生的惡作劇弄飛了而已呢」

「啊,那還有點想見識下」

「還有——」

洛克希工作了一整天已經累了,即便那樣,她還顧慮著我.

她邊說著天真爛漫的話嘻嘻嘻互相笑著,總算就在我想要往屁股那邊揉捏的時候手被啪的一下打了.

即便那樣,當我說想要黏在一起時,洛克希說「真拿你沒辦法呢」原諒我了.

之後一起進入浴室給洛克希擦背,捏肩,就好像我是小孩子,在對洛克希盡孝一樣.

「今天盧迪就是那個啥的吧,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嗎?」

「不不,沒有,只要洛克希或者我就很開心啊,只是再確認一下罷了」

「是嗎……嘛,在傳送迷宮時真的以為要死了呢,隨你喜歡請盡情確認吧」

洛克希在浴缸里坐在我的膝蓋上說著,我一邊揉捏著她纖細的肩膀一邊問道.

「洛克希,最近身子有什麼變化嗎?」

魔石病躲開了,雖然我這麼覺得,但不能保證說處理掉那只死老鼠就沒問題了.

也有可能是未來的我的研究結果錯了啊.

「唉?很好喲,為什麼這麼說?」

「沒啥,我好想要洛克希無論如何也要活得長啊」

「考慮到種族的壽命的話,我比盧迪還要長壽呢,盧迪才是,請活得長些喲」

「那是當然了」

說著洛克希很開心的朝我笑了,看來暫時沒問題——

希露菲和洛克希,二人還活著.不能像那本日記里那樣,絕對要回避掉.

那樣下定決心後,我又鼓起繼續看日記的勇氣.

做好覺悟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4話 起點和終點     下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六話「日記 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