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七話「覺悟」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七話「覺悟」

—— 希露菲艾特視點 ——

最近盧迪的樣子很奇怪,一整天關在書房里,還以為他出來了缺臉色鐵青.

到底他在做什麼呢,雖然擔心,但就算問了他也什麼都不說.昨天也岔開話題,被帶上床了.

嘛,要是抱我能讓他消愁的話,那樣也就算了卅.

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洛克希,她說

「希露菲也察覺到了嘛……盧迪難過的時候也不怎麼說出來的呢……到了緊要關頭幫他吧」

果然在擔心,要是還要持續下去的話,我主動的就算稍微強硬些也要問個明白更好也說不定.

心里想著這事情時,晚飯過後,被盧迪有些難以開口般懇求道.

「啊,希露菲桑,洛克希桑,今晚能到我房間里來一下嗎?」

奇怪的口吻,盧迪在同時抱我和洛克希的時候,差不多都是這樣的感覺.

又不是什麼內疚的事情,要是大方一些就好了卅.

盧迪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就連我也覺得這種情況下只能原諒他了.

洛克希她好像並不介意,也非常照顧我,其實我也不介意的卅.

那盧迪到底在顧慮著什麼呢.

不論如何,因為叫了我,我和洛克希就著手准備了.

兩個人一起去浴室洗澡,噴上專為這種時候而准備的香水.

胖次挑這陣子買的那條,睡衣的話……相比暴露度高的,盧迪更喜歡柔軟且有衣袖,所以就挑了那個穿上.

姑且,把衣服前的兩顆紐扣解開露出胸口吧.

雖然我覺得自己是平胸,也不怎麼性感……不過,哪怕是一點點也好,想要他疼愛我呢.

不對,他會不會覺得我下流啊……不不,盧迪不會那樣想的,沒問題,沒問題.

前些日子我把衣服前的兩顆紐扣解開後,他就想要從背後偷看.

雖然早就被我發現了,但總覺得他很開心,所以就讓他看個夠,之後就被他帶去床上了.

洛克希穿著一如既往的連衣裙型的睡衣.似乎沒穿胖次,她也是個攻啊…….

不管怎樣,我們兩人都完成准備了,集中精神走向了臥室.

盧迪坐在臥室里的椅子上等著,我和洛克希並排坐到了床上,我在右,洛克希在左,也不是特地決定的,只是和平時那樣的感覺.

「……」

平時的話,盧迪會露出色迷迷的笑容擠到我們中間來.但是這天,情形有些不同.

有些嚴肅的表情坐在椅子上,臉也一本正經的.盧迪像是在找話似地說了一句「啊—」之後面向了洛克希.

「啊—,洛克希」

「嗯?」

「諾論在學校的表現怎麼樣呢?」

怎麼樣呢,的說.不知道在學誰呢.

洛克希也面露苦笑.

「……沒什麼怎麼樣,前幾天你不是問過諾論本人了嗎?」

「我是想聽一下你直率的判斷啦」

盧迪的語氣好奇怪,不小心笑了出來.

「哈啊……說的是啊,雖然學習和劍法的成績平平,但學生會那邊很努力.特別是在風紀那樣的活動上,覺得她被人刮目相看.

雖然魔法大學有很多調皮的學生,不過只要她路過的話就會讓出道來.可能是盧迪的妹妹的緣故吧,但被其他高年生仰慕是主要原因吧,沒有人去找她的茬.

朋友好像也有很多,我認為完全沒有能讓盧迪擔心的事情.」

「原來如此,謝謝你」

嗯,諾論醬好努力.最近我沒怎麼去學校,不過只從學生會的成員那里聽到的來看,像那樣努力的孩子寥寥無幾.

雖然我不能做的像個姐姐那樣…….

「洛克希你那邊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最近有什麼在意的事情嗎?對了,比方說,小肚子餓了跑去偷吃東西之類的」

「最近盧迪都吧菜分給我,倒不如說我擔心會不會發胖」

「學校生活那邊呢?」

「……學校生活馬馬虎虎,只是偶爾會被嘲笑矮小啦,也有些不聽課的學生」

「神馬!哪個家伙啊!竟然不聽洛克希的上課,心術不正的家伙!我去把他們教育成只會說咿呀咿呀喲的吧?」(PS. 海螺小姐)

「哎?算,算啦,這是類似于教師的試煉那樣的……不過,謝謝你」

洛克希稍許驚訝的低頭致意,但是有些難為情的撓著發梢.

真好啊,被盧迪所尊敬,真羨慕.

「順帶,還有一個讓我在意的事情……」

「你說吧」

「那件事,我想等確定了之後作出報告」

「…………那我就期待著」

啊,好像,我知道剛才洛克希想說什麼.說起來,她說過最近身子有些奇怪.

是不是要准備一下恭喜她好嗎?不,還麼有確定呢.

「希露菲」

「啥事,盧迪?」

突然被問到,我努力擺出看上去可愛的樣子歪起頭.盧迪的視線聚焦在了我腦袋的下方,很好,作戰成功了呢.

「最近,嗯……露希的情況,怎麼樣呢?」

「露希的情況不是盧迪也經常看到的嗎?很好喲?」

「沒有喊天上天下唯我獨尊什麼的吧?」

「天上……那是啥.啊,不過莉莉婭阿姨說差不多快到了能爬爬的時候了」

「嚯~」

多虧了莉莉婭阿姨,育兒很順利.

雖然亞麗愛爾殿下說過,小孩子是侍女撫養的,母親盡可能不要參與,不過祖母卻說盡量的用自己的雙手去呵護她.

就我而言傾向于祖母的想法,盧迪好像也希望讓我來撫育露希,我要努力.

「希露菲最近有什麼在意的事情嗎?」

「沒啦,硬要說的話,也就是丈夫是不是隱瞞了什麼事情了吧」

突然說出了口,剛才我是不是語氣不太好啊.

「哦,哦哦,對不起」

盧迪的表情顯得戰戰兢兢狼狽的移開了視線,果然隱瞞了什麼吧,會不會告訴我呢…….

這時,盧迪立刻回過視線,堅定的目光,這種時候的盧迪太帥了…….

「今天,叫你們兩個過來不是為了別的事,就是這件事」

我端正坐好,不解開胸口的紐扣了.洛克希也困惑的同時挺直了背脊.

「咳咳……接下來,雖然我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前些天,我遇見了一個人物」

「一個人物?」

「是啊,擁有預知未來能力的神之子……感覺是這樣的人」

接下來盧迪所說的,就算是我們也感到了十分的危機感.

有壞人盯上了盧迪和家人(我們),的事情.

因為那個壞人,接下來家人(我們)可能會遭遇不幸,的事情.

為此,今後盧迪說不定會做更多奇怪的行動,的事情.

說實話,我在想會不會是他想太多了吧,但是盧迪好像有什麼真憑實據的在說,他肯定是在思考著像這樣做出說明的同時,哪些是應該讓我們知道的情報,以及哪些是需要隱瞞的情報.

這一塊雖然說的有些含糊,但是要是發生什麼了什麼的話就晚了,盧迪這樣的想法我理解了.

「是嘛,那麼,我們有什麼能幫忙的嗎?」

「雖然也不是沒有,就我而言,盡可能的不想遇到不測」

又來了,最近盧迪總是那樣說.這是幾時開始的呢……是不是從保羅桑去世的時候開始的呢.

雖然我知道他很重視我們,但是不是過度保護了呢?再說我也不是什麼事都不會做的小孩子了…….

「不過,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盧迪會遇到危險吧?」

「現在還不能斷言,可能會吧?」

「我不要那樣啊……」

在與阿托菲的戰斗的時候,盧迪消耗得很厲害,雖然盧迪強大,他並不喜歡戰斗本身.

即便如此他到處奔走,戰斗,命懸一線…….

我不要我的任務就只有等待著那樣的盧迪,安慰他,給他打氣.

至少想要跟著他,說不定也可以幫上什麼忙.但也說不定會妨礙到他…….

嗯——.

「我知道了」

說出這句話的人是洛克希,她一邊撥弄著發梢,看著盧迪的眼睛,笑了.

「盧迪不在家的期間,我會保護諾論還有愛莎的」

直截了當的那樣說了,就好像盧迪的話肯定會那樣告訴自己的任務似的.

「洛克希不介意嗎?」

洛克希難道不想跟著他嗎,那樣想著開口問了她後,洛克希點了點頭.

「因為盧迪他相比起自己的不幸,家人遭遇的不幸會更難過呢」

「……可是」

說起來洛克希在保羅桑死掉的時候也在盧迪身邊,那時候只是聽說盧迪情緒低落所以難以理解,但盧迪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郁悶的說,情況相當的危急吧.

危急得都要打破和我的約定了……啊啊,我真是一個壞女人,算了吧.

盧迪還是回到了我的身邊,那樣不就可以了麼.

「希露菲,當然我也不想在盧迪遇到危險的時候只是在一邊看著」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洛克希會留在家里吧?

「要是我們覺得需要出手幫助他的時候,到那個時候我們按自己的判斷幫助盧迪不就好了嗎」

啊,原來是這個意思.好好想一下的話確實是這樣.

要幫助盧迪,不需要得到盧迪的許可.去幫他就可以了,結果只要盧迪脫險就好了.

「……你說的對,嗯,我知道了啦」

盧迪朝著洛克希的那句話苦笑著,並不是不由分說的責備,而是用可靠的目光看著她.

「盧迪不要回頭,請你盡情的去做想做的事情,背後我們會來守護的」

洛克希說著笑了,盧迪的眼中閃爍了光輝,洛克希好厲害啊,被盧迪所尊敬著.

「那麼,要是我快不行了的時候,就拜托你們了」

盧迪像是松了一口氣般露出了微笑,不管怎麼說,只要盧迪能放下心做好什麼的話,那才是最重要的呢.

盧迪要是遇到危險,我會以自己的判斷出手相助的,是啊,這樣不錯.

也許我一直都向往著這樣的立場,緊要關頭成為依靠,平時做個賢淑的妻子.

好吧.

「那,還有一件事要說」

就在我干勁十足的握緊了拳頭的時候,盧迪發出了奇妙的聲音.

和剛才的氣氛稍微有些不同,剛才雖然也有些難以啟齒,但那感覺是在措辭,而現在仿佛是想要回避話題本身的語氣.

「…………這件事,該怎麼說,才好呢」

「是什麼嚴重的問題嗎?」

洛克希用心的附和後,盧迪用力的點了點頭.

「是對你們倆很難開口的事情」

「……」

什麼事啊,我感到不安.是有關最近盧迪身體不適的事情嗎.

難道是患上了如今掌握的解毒魔法也不能治好的疾病什麼的吧.

「雖然不確定,也許,會增加一個人也說不定」

「……」

「……」

哼,增加一個人的說,是女孩子吧.是這個意思吧.

明明我都說了那麼多次不要再增加了…….

不,我也沒有請求過不要增加,算了卅.

但是盧迪不遵守自己說過的話,到底在想什麼啊.

但我是不會問的,我是賢妻,賢妻是不會給丈夫提意見的.

「是誰?七星嗎?」

我盡量冷靜地問到,裝作不生氣的樣子,我覺得是成功了.

話說胡來,七星嘛.感覺有些不對啊,她並不怎麼喜歡盧迪,倒不如說對盧迪的感情並不是愛情而可以說是謝意.

盧迪如果碰上逆推的話,不會拒絕的,不過只是不會拒絕而並非是歡迎……嗯——.

「不是七星」

盧迪否定了,可是盧迪的眉毛卻皺成了八字,相當對不住的表情.

「是個叫艾麗絲的人」

「艾麗絲……」

艾麗絲,是誰來著.感覺好像在哪聽到過,不是學校里的人啊.

「我記得,她是盧迪在菲托亞領地當家庭教師的時候的學生對吧?」

很快,洛克希像是給我解圍似的回答了.我想起來了.

「……那個人,就是害盧迪得病的那個人吧」

「是啊,嘛,大概是吧」

盧迪已經忘記了嗎,和我重逢時候的事情.

當時雖然不清楚,但自從和我結婚後的盧迪的變化上來看,我多少明白了所謂的那個病是因為喪失了作為男人的自信.

很痛苦,還是個女人,雖然沒有實感,不會有錯的.就連我一開始的時候也受到了打擊呢.

「盧迪明明都那樣的痛苦,仍然,喜歡那個人嗎?」

「現在我喜歡的人是希露菲」

他看著我的眼睛,被直接的說了,好害羞.

嗚嗚,果然盧迪很帥啊,好想一邊大叫一邊滾來滾去的.

雖然現在已經不在了,真想去莉妮亞和普露瑟娜那里耍寶.

不不不,現在說的是那個叫艾麗絲的人.不要騙自己了喔.

「那麼,分明是那個人自己把盧迪拋棄的,還有留戀想要和你重修于好嗎?」

「不,拋棄了是我自己的誤解,留戀什麼的,她的心意並沒有改變」

「……可是,盧迪都那麼痛苦過」

「是啊……」

「我可是還記得很清楚盧迪那個時候殺氣騰騰的呢」

「那個時候的我的話,與其說無法原諒艾麗絲,到不如說連再遇到她都很害怕呢」

「……」

如今不同了嗎,和剛才說的預知未來的人之子有什麼關系嗎.

那個人說了那樣的預言了嗎,嗯,不過,總感覺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嘛,要是我被人說了「將來和名叫盧迪烏斯的男子結婚後會養五個小孩」之類的話,會很期待的卅.

這種事情當事人的心情也很重要,盧迪明明不那麼喜歡卻要結婚,好不好啊.

「要是希露菲那麼反對的話,娶她為妻什麼的,這件事就不提了,但是最後還是要和她把話說清楚的」

盧迪說著,露出了在自己的話語中察覺到了什麼似的表情,是什麼呢.

「但艾麗絲她,為了我,好像至今一直,在劍之聖地修行.因而,回來後被我拒絕了什麼的,太可憐了吧?」

「這確實是,說不定就像你說的那樣」

一直努力著,最後被拒絕了.那種恐怖,我多少能體會.是因為我也追逐著盧迪,在布埃納村努力過.

「我其實也不是反對卅……」

要是沒有發生傳送事件,盧迪沒有回到布埃納村.不知為何的我去尋找後,看到他和別的女孩子結婚了……的話.是個沉重的打擊吧…….

「我也沒有見過她……但是……嗯……」

是的,一次也沒有見過她呢.因為盧迪受到那樣的對待,一直以來都認為她是個討厭的家伙.

但是,誤解了,也就是說一只都喜歡著盧迪的,也就是說沒有想過讓盧迪遭受那樣的打擊.

想著想著,洛克希開口了.

「這件事也等到切實的遇到了艾麗絲小姐之後再下決定不就好了嘛」

「洛克希?」

「似乎盧迪自己也沒有把自己的心情明確下來,不再見一次的話不清楚的事情也有很多吧」

洛克希到底是怎麼想的啊,雖然出現第三個人這件事本身,看上去也不怎麼反對.但是關于說的這件事,我可是看上去有所顧慮的…….

「見了艾麗絲這個人之後,要是不論如何也不行的話,那時……我也會反對的吧」

啊,這樣啊,這也和剛才的話一樣呢,依然是預定.果然,洛克希想了很多啊.

感覺上作為妻子比我可靠多了.

「當然了,這件事不僅是和我們,也要和其他人商量一下才行……但就我而言,我是支持盧迪的選擇的」

「謝謝你」

「今後就算增加3,4人,只要不把我忘記的話,我不介意」

「我怎麼可能忘記洛克希呢」

「約定了哦」

「好的」

深獲盧迪的信賴,頭腦也聰明…….真讓人嫉妒啊,不不,我也得努力變成那樣才行呢.以成熟女人為目標.

「希露菲,總覺得,對不起你了」

「不會啦,我才是,好像盡發些牢騷,對不起啦」

我和盧迪互相低頭致歉,洛克希看著撲哧一笑,這和亞麗愛爾和盧克在一起的時候又有些不同,是個心情舒暢的空間.

這里再多一個人嗎,會變得怎麼樣呢…….有些不安心,盧迪不會被搶走吧?——

盧迪烏斯視點 ——

後來,我們三個人排成川字睡覺了.我也不是那種說了那樣的話之後就去抱她們的不顧三思的人.

……雖然如此,腦子里卻不停浮現出艾麗絲的容貌,不論怎樣也停止不了.

雖然我早就已經放下了,但感覺腹部的深處不安的東西正高漲起來.

正如洛克希所說,我自己還沒弄明白自己對她究竟抱著怎麼樣的感情.

不管怎麼說,果然必須對艾麗絲好好做個了斷才行.

但是,說實話,我害怕與她見面.肯定會挨她揍的吧.她好像強得離譜了.

那樣的艾麗絲,要是遇到了我身邊的希露菲和洛克希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雖然在日記上,並沒有寫著艾麗絲攻擊希露菲那樣的事情.

可是,不一定日記就是正確的,到時那個時候的話語和談話的走向,很輕易的就會出現感情的逆轉.

令人不安.像這樣子,要是我和艾麗絲見了面的話,會變成什麼樣的狀況呢.

煩惱著不知何時我睡著了.

在夢中人神出現了——

白茫茫的地方,使用傳送魔法時人所通過的地方.在那里,我和以前一樣,以前世的摸樣站著.

根據未來的我的研究,這里應該就是無之世界.六面世界的四次元般世界的中心.

老人說過,沒有辦法到達這里.可是,現在我卻像這樣站在了這里.

這究竟意味著什麼呢,從摸樣不同來看,也就是只有意識,只有魂魄被召喚到這里了吧.

「……」

人神在那里,他一如往常堆著笑容,不,他並沒有笑.

從他模糊不清的全身冒出不愉快的氣場.

「真沒勁啊」

他不高興的低聲說道.

「你給我亂來是吧」

煩躁的,用迄今為止那種飄飄然的態度中難以想象的聲音.

「竟然從未來過來,犯規嘛不是,搞什麼啊,好不容易就快要成功了卅」——

像這樣,從你不高興的情況來看,那個老人所說的是真的嗎?——

你騙了我嗎?是你殺掉了洛克希和希露菲嗎?——

未來的我鑽了空子了嗎?——

把你打個措手不及了嗎?

「你說是不是真的?你說鑽了空子?你說我被打個措手不及了?卅,是這樣麼?未來的你好像少許誤解了很多事情呢」

雖然他語氣有些瞧不起人,但是那個聲音里包含了像是無奈的部分.

我注意不要背他牽著鼻子走,繼續和他對話.

「什麼「繼續和他對話」啊,明明是個二貨還裝得很聰明似的」——

你煩不煩,就算是二貨,腦經還是會動的啊——

那,喂,你告訴我啊——

為什麼,你,要害我,和我的家人啊?

「是啊,這是為什麼呢?會不會是殺掉你的家人後,看你的反應會很有趣呢」

人神今天有些敷衍,就好像至今都在掌控中進行的比賽,因為對手不經思考的行動而變得一團糟,泄氣了的時候那樣.

「是啊,全部都是你的錯喲,是你不經思考的行動的錯喲」——

……喂,你告訴我啊.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我都不會積極地妨礙去妨礙的——

未來的我說過,我贏不了你,就算拍馬屁也不要和你敵對——

我是打算那樣做的——

至今和你……,嘛,雖然可能如同你所期待那樣,一切都在你掌控中,但一切都很順利——

就算我是被利用的一方也沒關系,要我成為你的爪牙的話,我沒理由拒絕.不過,至少,希望你不要對我的家人出手.

「你挺勇敢的嘛」——

因為你還沒有對我做什麼啊,至少,是據我所知的——

感情是很重要的,雖然你想要弄死洛克希以及她的孩子,不過目前只是未遂,未遂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一筆勾銷也不是不行——

我想在我無法原諒你之前,和你構築起良好的關系.

「呵」

人神似乎想到什麼似的,氣氛少許變化了,接著他說.

「我要是說我的目的是世界和平,你信麼?」——

霍,世界和平,這真崇高啊,我贊同——

LOVE和PEACE是我的宗旨,能在和平的世界做些工口的事情生活著最棒了啊.

「工口的事情不用說了」——

哦.

「不是有龍神嘛,就是那個奧爾斯蒂德,那家伙的最終目的,是將這個世界毀滅」——

是麼,我怎麼不覺得啊.

「那家伙在背地里開展著各種行動卅,這個世界在我死後會破碎從而消亡,所以奧爾斯蒂德才會竭力想要殺掉我卅」——

是不是你做了什麼,奧爾斯蒂德才會發火的嗎?就像對我做的那樣,殺掉了家人什麼的.

「以前我也說過的吧?我不能與他接觸,所以,我沒印象」——

哎算了,那麼然後呢?

「奧爾斯蒂德雖然強,但只有一個人,因為他身負著那樣的詛咒啊,並且,以他一個人是絕對贏不了我的」——

那麼就那樣放著他不管不就好了麼?

「我是這樣想的不過……你出現了」——

我到底怎樣了啊?

「你並沒有怎麼樣呢…….好像奧爾斯蒂德的詛咒對你和你的子孫不起作用.將來似乎會助奧爾斯蒂德一臂之力,並且我會被奧爾斯蒂德和你的子孫以及他們的同伙給打敗卅」——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盯上懷孕了的洛克希嗎——

說起來,唆使盧克帶上希露菲去戰爭,也是你干的啊.從沒有弄死露希這點上來看,長子和次女是麻煩嗎?不對呀?但是,如果是那樣的話,在更早的階段直接弄死我不就好了麼?為什麼你沒那麼做呢?

「在那次傳送事件發現了你的存在後,聊勝于無般進行過各種謀劃,你的命運不是一般的強,無計可施喲」——

命運,是啥啊?

「不知這該從何說起啊,因為我可以看到幾條大的路線的未來,所以能在一定程度上進行修正.但命運強的話,就不能隨心所欲了卅.

你在和奧爾斯蒂德戰斗後也沒死,不管我怎麼拆散,還是和洛克希相遇,結婚,生下了小孩」——

是因果律嗎?就算想要回到過去改變曆史,最後還是會得出相似的結果,這樣.

「嘛,總之感覺就是這樣」——

是嘛,我和洛克希結婚是命運的安排嘛,總覺得很開心啊.

「我可一點都不開心呢」——

這,真抱歉.那,既然這樣,為什麼要弄死我的後代呢?在遙遠的未來,把我的後代……把幫助奧爾斯蒂德的家伙想辦法搞定不就好了麼?

「與奧爾斯蒂德有直接關系的你的後代同樣,命運也非常強.不僅是你和你的後代,希露菲和洛克希以及艾麗絲這樣的存在也相當強.她們的小孩,嘛,差不多也與之相當.但是女人有著命運的強度變得曖昧的時期」——

命運的強度變得曖昧的時期是…….難道是.

「沒錯,是懷著小孩的時候卅」

現在,在我身體里有著一股想要揍眼前的家伙沖動的漩渦,但拼命忍住了,就算在這里和他打架,感覺也沒勝算.

「不過,這也以失敗告終了呢」——

……如果說沒有懷孕的話,那為什麼連生了小孩的希露菲也要殺掉呢?

「是日記里寫的麼?嘛,我還沒有說到那種程度,所以不清楚,不過會不會是有著斬草除根的意義呢?或者是和我沒有關系,是不是希露菲在與你分開後將是死亡的命運呢」——

原來……她有著那樣的命運嘛.

「我還以為很完美呢,一點點的誘導命運強的你,明明在最薄弱的時候用了本該是最有效的產生結果的方法」

火大……要冷靜.別發火,洛克希和希露菲都平安,很好,很好.

「你想說給我聽什麼,你不會以為這樣你就贏了吧?事先聲明,你的小孩的命運並沒有你和你的妻子以及你的後代那樣強.我是不會就此罷休的,我可還不想死啊」——

你不想死麼,嘛,也說的也是啊.不過,有沒有什麼辦法?——

只要能救家人的話,不管什麼我都去做.要不在我家的家訓中加上「不去協助奧爾斯蒂德」這一條,或是給小孩灌輸,說人神殿下是個偉大的人物,說龍神是個渣渣.

「沒用的呢,光憑那樣是不能扭曲命運的」——

再幫我好好想想,我的命運很強的是吧?那麼,不是應該能做到些什麼嗎.

「……啊」——

你想到什麼了嗎?

「不,雖然不清楚能否辦到,但是可能性還是有的吧……你說不管什麼都去做的對吧?」——

……是,是哦.

「那麼」

人神像是想到了什麼鬼主意那樣,眯起眼睛笑了.

「去殺掉奧爾斯蒂德喲」——

「盧迪,好難受呀,盧迪……!」

醒來的時候我緊緊抱著希露菲,喉嚨干巴巴的,全身上下感到寒冷,但不知為何只有背後是溫暖的.

「啊……抱歉」

「咳……咳……」

放開希露菲後將手放到了臉上,拭了一下額頭,滿手都是汗水.

「還好嗎,盧迪」

從背後傳來聲音,扭過頭去,洛克希的臉就在眼前.是她從背後緊抱著我,背後好溫暖.

「抱歉」

我坐起身,現在是深夜.剛才那是做夢嗎,不,那不是做夢,毫無疑問,是人神.

「咳……怎麼了盧迪,你沒事吧?」

希露菲也坐起身,用衣袖幫我擦汗.洛克希從剛才起就一直抱住我的背後,撫摸著我的胸口.

「沒事……只是,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去殺掉奧爾斯蒂德喲,人神確實是那麼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到底是什麼企圖.稍微整理一下吧.

奧爾斯蒂德與人神敵對,但是奧爾斯蒂德是一個人,一個人贏不了人神.

雖然我不明白那麼強的家伙為什麼會贏不了人神的,莫非要到達那家伙所在之處說不定需要幾個伙伴.

並且我的後代,成為了那個奧爾斯蒂德的伙伴,這樣一來奧爾斯蒂德找到了人神,把人神打敗了.

因此人神想要抹殺掉我的後代,殺掉洛克希,再殺掉希露菲,為了不讓我的後代誕生.

這樣一來奧爾斯蒂德就到達不了人神所在之處,人神就勝利了.

奧爾斯蒂德是主謀,我的後代和奧爾斯蒂德,要是二者缺一,人神就一定能勝利吧.

但是,我能殺掉家伙嗎.人神說過我的命運不是一般的強,但是奧爾斯蒂德應該也是一樣的.

顯然是那樣的,因為那家伙與人神敵對,一直進行著戰斗.

說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殺掉他啊,要殺掉那樣強大的家伙的方法什麼的…….沒有吧?

在日記上記載著幾個未來的我所使用過的魔法.

魔導鎧,那個東西我現在也能做,做出來的話恐怕相當有用吧.

未來的我也使用過幾個魔法,重力魔法和傳送魔法還有電擊魔法.

重力和傳送不清楚…….以前與奧爾斯蒂德戰斗時,至少岩炮彈總算還造成了些傷害.

阿托菲吃了我的電擊後麻痹了,攻擊方法是有的.剩下的,只是有防禦方法的話,能對抗的不是嘛.

…………為什麼,我會認真的思考殺掉奧爾斯蒂德的方法啊.

「盧迪,難受的話,就說啦?你不說的話,我不要啦?」

希露菲露出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我用右手把她的頭抱到懷里,用左手抓住了在身後的洛克希的手.

還能為什麼,當然是必須保護這二人啊.

「有個,有個人,必須要殺掉他才行」

「……哎!?」

「盧迪……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並沒有回答洛克希,與二人分開後,從床上下來.溫暖在瞬間消失了,感覺涼颼颼的.

「對不起」

說著,我走出了房間,腳上輕飄飄的,腦袋暈乎乎的,前往的地方是研究室.

現在立刻想要重看那本日記了,覺得老人的戰斗方法的皮毛也好也要領悟到才行.

殺掉奧爾斯蒂德,殺掉那家伙從而守護我的家人的人生.

哪怕是同歸于盡,讓幸存的家人悲痛欲絕也,要.

「……」

突然,在研究室中看到了想要明天寄出去的信.

「……」

我在那封信里,又添加上了一句話.

……可能與愛麗絲再也見不到了也說不定啊.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六話「日記 後篇」     下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八話「七星的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