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八話「七星的假說」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八話「七星的假說」

不要相信人神說的話,但是不要和他為敵,未來的我那樣說過.

確實在人神的話語中有很多可疑的部分,奧爾斯蒂德想要毀滅世界什麼的,自己如果死了的話世界就毀滅了什麼的.

究竟幾分是真幾分是假呢,毫無疑問他在說謊吧,但是我不能用對自己有利的方法去思考其中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如果這樣去思考的話,會因為沒想到這竟然不是謊言而被絆倒吧.

說實話,那家伙的不爽讓人覺得那並不是演技,未來的我確實覺得能給予那家伙無法預料的一擊.

話雖如此.

因而,要是他采取「你想與我為敵嗎?」那樣溢于言表的態度,我就沒有選項了.

我不想與人神為敵,從觸不可及的地方一味的遭受攻擊,我沒有什麼力量保護身邊所有人.

那就選擇恭順,人神是個討厭的家伙,不像是會遵守約定的樣子.但是,總之有目的的去做的話,有可能會在我辦完事後放過我.

人神說過去殺掉奧爾斯蒂德,其他部分姑且不說,只是我的後代會與奧爾斯蒂德聯手殺掉未來的人神這部分的話,總而言之也不是感覺沒有可信度.

我或者奧爾斯蒂德,哪個死掉後人神會勝利的話,只要我活下來就好了.

我要保護家人,要殺掉我家人的雖然是神人,但我無法觸及人神,在我無法觸及的地方,我的家人一直會被盯上吧.

但是,奧爾斯蒂德存在于這個世界,也不是感覺上能戰勝的對手,說實話,我不想和他戰斗.

但是,人神既然那樣說的話,說不定可能性還是有的.

不管怎麼說,我要躲避因為我錯誤的選擇而導致誰會死掉這點——

夢見人神的第二天,我和希露菲一起趕到冒險者公會,寄出了信.

接著,順便和希露菲一起回到了空中要塞,在入口處與希露菲分別,前往七星的所在之處.

答應了殺掉奧爾斯蒂德這件事後,一想到該找誰商量後想起的就是她.

可能是未來的我說過『去和七星商量』這句話殘留在腦海里的緣故吧.

而且要是七星的話,或許知道奧爾斯蒂德的所在之處,首先就是她.

遲早也不得不與希露菲和洛克希也商量一下才行的…….

和她們那樣說了之後,要是她們覺得是自己的過失才導致這樣的事情的話,就麻煩了.

希露菲也好洛克希也好,孩子們也好,沒有責任.所以得斟酌用詞才行,雖然該怎麼說我一點頭緒也沒有.

「喲!」

「哎呀,回來的真快呢」

雖然那之後過了幾天,但七星還沒有完全康複是個病人,不過臉色好些了.

「七星,這是慰問品」

「不好意思啦」

我將在集市上買來的水果籃子放在了桌子上,雖然當下稍許有些貴,但求人的時候有著相應的禮儀,哪怕是互相協助的關系也要.

「……你的表情很可怕呢,發生什麼事情了?」

七星露出一臉擔心的表情,我的表情有那麼可怕麼,有的吧.我現在的臉色一定比七星還難看.

「雖然有些匆忙,我要你報恩」

「要我做什麼呢?」

「首先,聽我把話說完,雖然是荒唐可笑的事情,說不定你不會相信」

「好吧」

于是我慢慢的,將從未來過來的我的事情說了.

從那家伙那里聽到的事情,之後會發的事情,日記本上寫著的事情,以及驗證那些事情般,人神一臉不爽的出現在夢中的事情.

我的後代會協助奧爾斯蒂德,似乎會殺死人神的事情.最後人神讓我去殺掉奧爾斯蒂德的事情.全部都說了.

「……」

七星聽著那些事情,用手指抵住額頭,擺出沉思著的樣子.

「……抱歉,讓我稍微整理一下……時空旅行?」

「嗯,他說是從未來過來的」

「有證據嗎?」

「日記上有幾個地方寫著的日語的注釋,以及我前世的本名」

「本名,叫什麼?」

「我不想說」

「啊,是嘛…….但是,那個人真的可信嗎?」

「……你的意思是?」

「也有可能是其他旅行者啦,也許是偽裝成了未來的你」

「日記本和我那天制作的東西是相同的,而且也寫著那天我想寫的內容」

「那方面,可能是趁你睡著的時候複制的也說不定呢」

要懷疑的話就沒完沒了了.

「……但我覺得那家伙是真的」

「是嘛,但也許是人神派來的讓你那樣想的人物」

「那麼,你覺得日記的內容是捏造的,夢里的談話也全都是演技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不過……人神是可以信任的人嗎?」

「無法信任」

「可是,他說的你信吧」

「那我也是沒辦法的吧……」

七星呼了一口氣,接著下定決心般說了.

「其實人神這個存在這件事,我也從奧爾斯蒂德那里稍微聽到過一些」

「……真的嗎?」

「嗯,他在差點殺掉你之後,說過一些」

「……」

「雖然具體的沒有問,不過他說過一定要殺掉人神的啦,但現在還辦不到的說……」

奧爾斯蒂德為了能殺掉人神而行動,現在辦不到,將來也許可以.我的後代擁有著那個可能主要因素嗎?不,是最後一名龍將的複活嗎?不管怎麼說,人神想要防備著,姑且道理上說得通.

越想越覺得那家伙那家伙的話語有著可信度,在那個時刻,會用那種態度說謊嗎?我不覺得自己能看破謊言,不,那家伙的目的姑且不用去管了.

「那麼,為什麼要和我說那些事情?有更合適的商量人選吧?你告訴我那些事情,我又不能做什麼……」

「……未來的我叫我來找你」

「未來的你……找我,為什麼?」

被她那麼問到,我一時無言以對.該不該和她說呢,雖然日記上什麼都沒有寫,在最後的最後失敗了,七星會變得怎麼樣的事情.

不,我感覺說出來會更好,她要是能明白失敗的話,可以做好心理准備,也能夠思考回避措施吧.

「你在最後的最後,恐怕,是在回去的瞬間,好像失敗了」

說完,七星睜大了眼睛,但她抿了抿嘴巴,搖著頭.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問未來的你,為什麼說要找我商量?」

「嗯,那是因為你死了所以沒辦法問,或許你知道奧爾斯蒂德在哪里,而且,這種事情你比我更會思考,說不定會想出什麼辦法」

「這種事情是?」

「大概是人神的目的什麼的吧……」

想一下的話,人神的目的已經明確了,雖然他說是為了世界的和平什麼的,說到底是為了回避未來自己的死.嘛,雖然可能是在說謊…….

「……我說,你的日記,能給我看一下嗎?」

「好啊」

我把日記交給她後,七星快速翻到第一頁,立刻就皺起了眉頭.

「看來這要花點時間呢,字也看不清……」

「我全部看完,花了兩天喲」

「是嗎,那麼,能借我看一天嗎?」

「一天就能看完了嗎?」

「我擅長看書啦,今天晚上就能看完了啦」

雖然我剛想說你干脆就看重點吧,不過要是全看一遍有可能會發現什麼也說不定,這部分就交給她吧.

「那麼,我去休息一下了,最近睡得太少了.」

「我知道啦,你挑個合適的時間再過來好了」

「拜托你了」

說完我便先出了七星的房間,就在這時哦突然感到如釋重負,放下心來了.奇怪,我這般相信七星嗎.

不是的吧,這是因為七星是把有些不能和希露菲或洛克希說的事情可以傾訴的對象.

正因為不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才能像這樣拜托她吧.這麼想的話,我也真是個冷血的家伙啊.

「……」

這時,我向窗外望去,愛麗埃爾,紮諾巴,克里夫,希露菲和佩爾吉烏斯五個人在花園里談這什麼,盧克則跟隨其後.

希露菲好像站在愛麗埃爾正前方在與佩爾吉烏斯說著什麼,那個曾經內向的被欺負的希露菲,現在卻變了很多.

但是,根據未來的我所言,亞麗愛爾終究好像還是沒有得到佩爾吉烏斯的協助而回國去了.然後,失敗了.希露菲追隨者她……死了.

我該去幫她嗎,……不,按順序來.

現在就想著人神的事情吧,這邊如果解決的話,說不定希露菲就不會死了.

我一邊思考著回到了分配給自己的房間中,稍微,睡一會吧——

醒過來的時候希露菲就睡在身邊,一如既往可愛的睡臉在我的視線里放大了.

不記得一起睡過,也就是說,不知什麼時候鑽進來的吧.

說不定是想要把我叫起來,或者是關于與佩爾吉烏斯的談話,想要詢問我的意見也說不定.

要是這樣的話,就不好意思了啊.

我把摟在我腰上的希露菲的手拿開,輕撫了一下她的頭後下了床.

「嗯——……盧迪……親一下……」

一看到這般可愛的夢話以及無防備的睡臉後,往常的我就要氣血上湧了.不過,可惜的是我腦子里已經沒有去思考工口事情的余地了.

我一邊用手把一頭亂發理好,一邊靜悄悄地不吵醒希露菲那樣出了房間.

窗外是一望無際的星海,時間已經是夜晚了,這個世界有著星星就意味著也有宇宙吧.

邊想著這些事情,我在走廊上走了起來.

「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

「哇」

Σヽ(゚Д゚○)ノ

在走廊的拐角處,冷不丁的被一個帶著金黃色面具的男人喊住了.

「……阿魯曼非大哥」

「現在是睡覺的時間,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

「去七星那里,她還沒睡吧?」

「剛才問我要了紙和筆,似乎還沒睡」

「謝謝」

我心髒撲撲的跳著離開了那里,所謂的精靈不睡覺的嘛,嘛,因為不是人類啊,24小時放心的安保系統.

「好像,在城里的談話,也全部都會被聽到來著吧……」

這也就是說,我在七星房間里說過事情也全部都傳到了佩爾吉烏斯的耳朵里了吧.

他什麼都沒說也就意味著在觀察著我吧.而且,不僅是佩爾吉烏斯,一定也傳到了人神的耳朵里…….

我一邊思考著在安靜的城內往屋子走去,從屋子的門縫中漏出光亮,看來還沒睡,姑且敲一下門.

「誰?」

「是盧迪烏斯」

「這麼晚了還過來,會不會被你太太誤解了呢?」

「那麼明天再談吧?」

「我是沒關系啦,進來吧」

我進入了屋子,七星坐在床上,旁邊散落著大量的紙疊.

「亂七八糟的呢」

「剛進行過各種研究喲」

「發現,什麼了沒?」

問著我從地上拾起了一張紙後坐在了椅子上.

「姑且,根據你說的事情和日記,形成了一個假說了呢」

「霍,假說」

「我一直一來都在想這個問題喲,為什麼我會來到了這個世界的,這個地方,這個時代」

這和我這次的事情有關系嘛,算了,嘛,先聽她把說完.

「起初,我覺得不只有我,我的朋友也一起被傳送到這個世界來了啦」

「……」

要不要問她為什麼呢,但是我明白她為什麼想要那樣說.在我記憶的角落——殘留著在前世的最後的記憶,有些難以理解的現象.

我想要去救快要被卡車撞到的三個人,但是我只救到了其中的一個人.與那個人交換,我被卡車撞死了.

並且只有我被卡車撞到了,七星沒有被撞倒卻傳送到這個世界來了,另一個人就算來了這個世界也並不奇怪.

「但是,不管在這個世界怎麼找也找不到他啦」

「來到這里立刻就死掉的可能性呢?」

「這個有想過,但明明我好好的,他卻死麼?」

因此才和奧爾斯蒂德一同巡游世界尋找熟人嗎,不,總覺得不會只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巡游世界的吧.

「我倒是沒發生過什麼啦」

「真的,什麼都沒發生嗎?」

「……?」

怎麼回事啊,確實是沒有發生過什麼才對,在布埃納村和保羅,詹妮絲和莉莉婭在一起,平靜的生活過.

「我是聽你說從未來來的,聽你說未來的你的內髒沒了,我在想,會不會也許我也是從未來來的喲」

「哈?怎麼回事?你是想說這個世界其實是在原來世界的延長線上嗎?」

「不是的啦,該怎麼說才能解釋呢,發生傳送世界的原因,不是還沒有搞清楚嗎?」

「那場災難是在你傳送過來後發生的吧?」

「是的,不過理論上一般的傳送的話,不會發生那種事情的」

可是,能預想到那是異世界傳送才發生的.

「可是,從未來過來的我並沒有發生像你那時候的災難啊」

「不是發生了嘛」

「什麼?在哪里?」

「內髒消失不見了不是嘛」

「不……但是……」

七星是想這麼說嗎,內髒消失不見與那次傳送事件人被傳送,兩者本質是相同的嗎.

「在經過了50年的時間傳送,你的魔力枯竭了」

「……不,雖說枯竭了,但使用過魔法」

「但是,每次使用魔法都會更加虛弱吧?明明成為了那樣強大的魔法師,卻放棄了治療那般虛弱」

七星用指尖通通地敲打著日記本的封面.

「如果要我從100年後的未來過來的話,需要兩個你的魔力呢」

感覺七星有著什麼把握的在說著,也許她知道我還不知道的事情也說不定.

「50年後的你移動了50年的時光而失去了內髒,那個內髒消失到哪里去了吧,會是留在了50年後的世界里了嗎,要是移動100年的話僅僅是內髒就夠了嗎,要是不夠的話,會不會身體全部都會留在未來」

「…………」

「不是的吧,身體全部會被送到和內髒消失的相同的地方去」

「……那個地方,是在哪里啊?」

「卅,我不清楚啦.只不過,應該是取得平衡般被調整了喲.總之,這個世界的魔力遵循著能量守琠w律」

能量守琠w律.

「我並沒有仔細調查過……大概,在那起事件中,人都消失了啦,以上千,上萬為單位的」

「……」

「你在那起事件之後,你的身體有沒有什麼不適?比如魔力少了很多」

事件發生後,是我和艾麗絲在一起,遇見了瑞傑魯德,在利卡利斯城當冒險者的時候.

感覺沒發生過什麼…….慢著,那麼說來,來到利卡利斯城覺得特別容易疲倦.

身體疲憊……這麼一說,類似于魔力枯竭時候的感覺吧.

「有過……但是,那麼在傳送時消失的人和沒消失的人的到底有什麼不同啊?」

「會不會是和人神說過的,命運的強度有關吧,被強大的因果律所保護的人沒有消失,之類的」

「……這是你的推測啊」

「這啊那啊的,全部都是推測喲.我說過是假說的吧?」

我是命運似乎很強大,而且圍著我的美女們的命運也強大,希露菲和艾麗絲都沒事.

我的家人也擁有著相應強大的命運吧……什麼的,不過只是結果論.

「也就是說,怎麼一回事?你是從未來傳送過來的嗎?」

「不是啦,只是,像這樣,該怎麼說才好呢」

七星抓著腦袋,好像沒有辦法作出解釋那樣沉吟著.

「在未來一定發生過『人神被打敗了這個局面』」

「……發生,過?」

「是的,所以人神才為了避免那個未來而開始與你接觸的」

「……?」

「我說,你回想一下,你第一次遇到人神是在什麼時候?」

我和人神第一次相遇是在,對了,是在傳送事件發生的……不久之後.

不對,總覺得那家伙說過一直以來都看著我什麼的.……那是騙人的嗎?

昨天他說過,在那次傳送事件中發現了我,那家伙從頭到尾都在騙人嗎?

「在傳送事件發生之前,有沒有看到過什麼在意的東西?」

在意的東西…….

沒有.啊,不對,有的.

是在菲托亞領的薩烏羅斯爺爺的嘿咻房間所在的那座塔上看到的,紅色的球.

「有頭緒吧,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的,你記得嗎?」

什麼時候…….

那種事情我怎麼可能…….

慢,但我記得,好像薩烏羅斯爺爺說過些什麼的.

回想起來,回想起來.

這副身體的記憶力應該不錯吧,能回想起.

嗯,好像,是這樣說的.

『在三年前發現的』

「是在我5歲的時候嘛」

「差不多5歲的時候,有沒有發生過什麼?有沒有遇到過誰?」

「說到5歲……遇到了希露菲,是那個時候嘛,後來也沒什麼……」

突然,大腦的回路打開了,我認識了希露菲,成了好朋友.最後被保羅拆散而邂逅了艾麗絲.

然後10歲的生日,我和艾麗絲差點就做了,傳送事件的發生是在那天的第二天.

接著,在傳送事件發生不久之後,人神開始了接觸.

也就是說,在那時刻產生了人神會死的未來嗎?

「本來你是在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的人吧」

「嗯」

「你覺得你為什麼會轉生到這個世界里來的?」

「這我可不知道」

「我認為這一點上會不會包含了什麼意義」

「意義,是什麼啊」

「不知是誰,為了改變未來,把我和你派到這個時代帶了喲」

「你說的誰,是誰啊」

「那一定是未來的某人呢,盼望未來人神死掉的,某個人喲」,

我暈了.那是在說,我在被人用線操控著跳舞麼.

「我不明白,歸根結底你想要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存在人神死去的未來的世界里,我們的存在是不是必須的啦」

我亂了.

「未來的你的後代,為了做出為了打敗人神的道具什麼的,才把我召喚到這個世界里來的也說不定」

「……」

「所以,只要沒做出那個道具,我就不能回到原來的世界,返回魔法會失敗」

「為什麼會那樣?」

「因為我就是因而被召喚來的喲,歸根結底,我的存在就是時間悖論啦」

假說.

人神的死是被我的後代和奧爾斯蒂德所殺,為此,我必須生下孩子才行.與希露菲相遇的時候就已經明確了我和她會生孩子.

從人神糾結于洛克希這點上來看,或許和洛克希也是如此.傳送事件發生在和艾麗絲做些工口的事情那天,也許艾麗絲也是如此.

接著,似乎只有我的後代以及奧爾斯蒂德的話,人神是殺不死的.七星將要生下為此所必須的什麼,所以才補救般的召喚了七星.

因此是『從未來』.

是誰有意而為之的嗎,還是說是因果律的惡作劇呢,我們是無法知曉的.

七星的假說,是以某個人在未來所作的出結果,在過去將我們生成出來這個意思.

是先有未來,還是先有過去?先有雞蛋,還是先有雞?

「你的假說我明白了」

「很抱歉我解釋得很糟糕,不過看來你明白了我很開心啦」

有意思的想法,以及,不好玩的事情.

「那也就是說,我的後代會和奧爾斯蒂德一起殺掉龍神這句話,在某種程度上能夠相信的意思吧」

「嘛,看起來是的」

「那麼,回到剛才的話題吧」

「回到哪?」

「回到殺死奧爾斯蒂德那里」

「那個……」

七星皺緊了眉頭.

「就算剛才的假設是正確的,人神正回避著那個未來,實際上他已經成功過一次了,就算命運什麼的是注定的,未來夜是會變的」

「……我想你還是放棄吧,倒不如和奧爾斯蒂德商量看看有沒有什麼——」

「算了吧,也許人神現在,就在這個瞬間,說不定正在觀察著我的舉動」

「……」

聽我那麼一說,七星看著天花板,不過可惜,無之世界在下面.

「命運什麼的眼睛看不到,我和希露菲的命運再怎麼強,父親死了,母親也成了廢人.雖然我不認為人神會立刻做出什麼事來,但那家伙能看得見未來.他預測到我會造反之後,等我回到家,大概愛莎可能就死了.或者在1年後,2年後為了讓我發生不幸而行動的也說不定」

「……但是,人神不是無論是誰都能接觸的吧?」

「誰知道呢,他要是想的話,說不定不管是誰都能接觸,就算把自己的力量藏起來也不奇怪」

「是呢」

「而且,最後奧爾斯蒂德也贏不了吧?要是相信人神所言,要是得不到我的後代的幫助,那家伙會敗給人神的吧?」

「嘛,就所知道的來說,是呢」

「我要保護家人,雖然人神盯上了我的家人,但人神無法觸及.可是奧爾斯蒂德在這個世界中,雖然我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只要想要去做,沒有辦不到的應該」

「但是人神不見得會履行約定哦」

「奧爾斯蒂德是龍神,日記沒錯的話,說不定知道去無之世界的秘術.殺掉了那家伙,只要失去了去無之世界的方法的話,實際上人神就沒有了殺死我小孩的理由了」

「可是,就算殺掉了奧爾斯蒂德,也許還有其他方法去無之世界……」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吧!」

我用自己也覺得吃驚的聲音向著七星大喊道,七星畏縮著再次說了和剛才相同的話.

「所以,和奧爾斯蒂德商量看看,讓他想想什麼辦法吧」

「我也是想過拉攏龍神的這種事情的!但要是我這麼做了,就會明確與人神為敵.以我一個人與人神為敵的結果,就如日記所寫的那樣,我贏不了.那麼奧爾斯蒂德呢?贏不了吧!?一個人贏不了的時候由于我的闖入而搗亂後所產生了勝算,而人神會為了化解敗北的未來而找我麻煩的吧!?投靠了那種家伙後,我還會有什麼工夫去保護家人!?那家伙有那種程度的力量嗎!?在我什麼都不清楚的情況下,為什麼要和人神為敵啊!投靠敗軍之將,等失去一切的時候就晚了啊!」

「可是!即使是那樣,奧爾斯蒂德也要比人神更可信啦」

「這可不好說呢,奧爾斯蒂德可是要將這個世界的給毀滅掉的啊,嘛,雖然這方面我並不是真的相信……人神騙了我.用建議來裝作引導我啊.你會不會也被奧爾斯蒂德騙了呢?」

「那個……不能斷言沒有」

我鄭重地看著七星,她的表情里加雜著膽怯.

「對我來說,人神也好,奧爾斯蒂德也罷,差不多都一樣無法相信」

我只知道自己的無力,就算和人神敵對也贏不了,未來的我所說的話能夠相信.

我能夠清晰的描繪出那個老人那樣在失去了一切後悲慘的死去的未來.

與龍神的戰斗的未來,我只能想象到自己變得像一塊破抹布似的未來.

但是人神說過,我的命運很強大.或許他看到了打敗龍神的結局也說不定.我想把它當做一縷光明.

「七星,說去和你商量,的意思就是說,與奧爾斯蒂德聯系的方法什麼的其實你是知道吧?」

「…………嘛,是的」

「幫我吧,把奧爾斯蒂德給殺掉」

「我,得到過,奧爾斯蒂德的,那個,幫助的啦」

七星撇開視線,變得語無倫次.來到這個世界的七星,最早遇到的人是奧爾斯蒂德.

在那以後被他所救助了好幾次吧,就好像瑞傑魯德幫了落到魔大陸的我一樣.

肯定不能背叛的吧,換做是我我也不會背叛,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背叛他,這些事情就算是我也明白.

平時的我的話,或許會想到與她今後的關系而讓步的吧,但是,現在我並不打算讓步.

「我說啊,七星.七星靜香桑」

「……」

「我啊,來到這個世界以前是個無可救藥的人渣啊,雖然我不清楚你是怎樣看待現在的我的……但前世的我,要是你看到的話,顯然會蔑視那般的人渣啊」

「……」

「但是啊,來到這里後,從零開始重新做人,雖然有過失敗,也有失去的東西,但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得到了重要的東西」

「……」

「我要保護那個東西卅」

我離開座椅,在求人的時候,不能坐在椅子這東西上的,有認真的求人的方法.

我將雙手和雙膝放在地面上,額頭擦著地板,將身體蜷縮到最小程度.

「求你了,請幫我一把」

空中要塞的地面,冷而堅硬.

「也有可能人神會突然改變主意,磨磨蹭蹭的話,我可不想遭遇某天突然發現家人慘死的尸體這種場面……」

「喂,你在做什麼呀,別這樣!」

「我不想失去任何人,求你了」

七星從床上下來,硬抓著我的肩膀將我的頭抬起.

「知道啦……我幫你啦,不要再這樣了」

看見七星那憔悴的臉,我感到很愧疚.于此同時心想「很好,說出來了」,在心里高呼勝利,我真是個壞人啊.

「感激不盡」

也許我做錯也說不定,但是,我只能這樣做了不是嘛…….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七話「覺悟」     下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九話「信,送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