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話「准備」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話「准備」

和人神對話後過了一個月.

要殺死奧爾斯蒂德很困難,奧爾斯蒂德是世界上最強的.

當然了,意思是說比瑞傑魯德,阿托菲,佩爾基烏斯他們還要壓倒性的強.

打不贏他們的我,要怎麼做才能打敗奧爾斯蒂德呢.

因此,總之我先制定出3個方針.

3個,萬事3開頭,小豬也好,護身符也好,都是三個.

1.制作魔導鎧

2.尋找伙伴

3.摸索戰斗方法

首先是1,制作魔導鎧,日記所寫如果是真的話,只要制作出這個,我就能獲得超人般的身體能力.

未來的我在獲得這個後,據說變得相當強大,所以這是必須的吧.

我先是在魔法都市夏麗雅的郊外買下一間小房子,雖然我想要在空中要塞制作,但沒有得到佩爾基烏斯的許可.

關于那個時候佩爾基烏斯所說過的話,後面再提吧.

請求協助的人是紮諾巴與克里夫,二人即便我沒有詳細說明,卻也答應了我的請求.

拜托了克里夫應用『紮里夫』的系統,拜托了紮諾巴對全體的設計以及驅動部分的設計.

二人在聽了名為魔導鎧這個兵器的概述後雙目生輝,很快就想象了出來.

雖然我覺得這個世界里沒有機動裝甲什麼的……男人憧憬著這樣的東西,這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不會改變的.

之後再拜托希露菲和洛克希幫忙.

讓洛克希負責全體的監督工作,雖然我自己來監督就可以了,但是能制作出和加工勇于魔導鎧裝甲的高硬度岩石的人只有我.

這方面要花費時間和魔力,沒工夫再管其他事情了.

希露菲不詠唱可以使用土魔法,而且,是不是研究過關于傳送魔法的關系,對魔法陣也熟悉.說了這麼多,總之她是高規格的.

因為什麼事都會做,所以就讓她去當了洛克希的助手,在人手不足的時候進行支援.

我拜托她後,希露菲一臉開心的對我說「交給我啦」,總感覺很久都沒看過希露菲這樣開心的樣子了.

最近,說不定讓她忍耐了很多事情,真是對不住啊.

好吧,在進行著上述的同時,第2,是尋找伙伴.

起先我有想過一個人戰斗,但我沒這個能力,我也並不像未來的盧迪烏斯氏那樣實戰經驗豐富

不過,也沒有發現那種等級的伙伴,巴蒂加迪失蹤了,瑞傑魯德也不在,佩爾基烏斯也理所當然的拒絕了.

佩爾基烏斯這樣說過.

「這個世上有三個人不能和他戰斗,技神,斗神以及龍神.龍神奧爾斯蒂德是他們三人中最強大,最無情的.雖說你想要保護家人的決心值得尊敬,也想詢問人神的事情……但我不參與,在拉普拉斯複活以前我可不想死啊.」

雖然我心想能不能巧妙地拉來當伙伴,看來辦不到.關于他這邊,只是不來妨礙就應該值得慶幸了吧.

這樣一來,除了佩爾基烏斯以外,就找不到能與奧爾斯蒂德對抗的人物了.

雖然可以帶紮諾巴去,但是阿托菲可以給神之子紮諾巴造成物理傷害,我不覺得奧爾斯蒂德辦不到.

我不希望紮諾巴死掉,那家伙是我的摯友.當然了克里夫,愛麗娜利茲也是,不希望他們死掉.

這麼一來,就沒有人可以和我一起戰斗了.

突然,腦海里想起了艾麗絲.她不知什麼時候來這里,光看日記上說的,她擁有著與穿上魔導鎧的我勢均力敵略勝一籌的戰斗力.

在與奧爾斯蒂德一戰中,她會和我一起戰斗嗎,不對,她在一起戰不戰斗之前,是必須清算過去的對象.

在准備中她來了後,要是心平氣和的解決的話,雖然可以鄭重請求她可能也不錯,但是太自私了吧.

第2就暫時擱置,接下來第3,摸索戰斗方法,是模擬戰斗.

一個人的戰斗,切實地殺掉對手,這樣一來有著許多可以采取的作戰計劃.

周圍沒有自己人,只要能和敵人拉開距離的話,就可以使用廣范圍攻擊魔法了.

范圍很大也就意味著相應的難以躲開,雖然我覺得像雷光那樣用一點集中型的直擊造成傷害是最好的方法,但是奧爾斯蒂德的話可以躲開的吧.

那樣的話,看來從超遠距離使用廣范圍攻擊持續造成傷害是上策,從對手無法用眼睛確認般的距離是無法使用亂魔的.

或許在奧爾斯蒂德疏忽的瞬間加大攻擊的話,說不定能夠突破防禦.

為此,說不定布置陷阱為好,把他引誘到沒人的場所,在那里放好會讓奧爾斯蒂德用手去拿的東西,拿起來的話轟的一下的感覺.

然後我朝著那個爆炸位置從遠處丟魔法.很好,姑且就按這個流程行動吧.

問題是怎麼樣才能把他叫到設有陷阱的地方呢…….是把七星當做人質好呢,還是利用人神好呢,不管哪個方法都可行呢.

接下來,當然了,只用遠距離攻擊是不能徹底打敗他的吧,也許,說不定可以打敗他,不過還是假象不能徹底打敗他為好.

然後是裝備魔導鎧的接近戰,這是未知的領域.自己的認識能跟上高速的戰斗嗎…….這一點不實裝魔導鎧的話是不知道的.

一想著這件事,就回想起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候了,想要戰勝保羅而進行這樣那樣的策劃的那時候.

雖然我想要在保羅的全盛期贏一次的,最終沒能如願啊.

不過當時所想過的戰斗方法應該在我心中紮下根了,只要像那樣做就好了,混合了魔法和體術的三次元戰斗.

不管對手變得多麼強大,基礎是不會變的.不讓對手接近,而單方面的發動攻擊.不給對手喘息,始終將選項強加給對手.這種戰斗方法是最好的.

但是,奧爾斯蒂德既會亂魔,也會龍門,一定還會使出其他招吧.進行魔法戰有可能會變得不利.

陷阱和偷襲,還要有什麼的話,就能戰勝他了嗎.看來有必要好好想一想.

想著3件事,執行2件事.說實話,我感到自己正在焦躁著.視野也在變得狹隘吧.

我很清楚應該進行更多思考和嘗試,花個十年時間,用各種方法把奧爾斯蒂德逼上死路是最好吧.

但是,做著那樣從容的事情,半當中人神改變主意了,等回過神來的時候有人死了,變成那樣子的話,我就後悔莫及了——

就當我在那樣展開行動的時候.

人神又出現在夢里了——

雪白的地方,我身在無之世界的中心.

「哎呀,比預想的更加順利呢」

(是啊,照你說的,我會和奧爾斯蒂德戰斗的)

「只是戰斗的話可不行呀,不給我把他弄死的話」

(你心情不錯嘛,我在你的掌心里跳舞就那麼高興嘛)

「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也就很期待呢」

(是嘛,話說回來,在這種時候總是出現,也就是說,你以前所說的,要是對不上波長就出現不了,那是騙我的?)

「嘛,是騙你的呢」

(你這家伙真是厚顏無恥…….照這麼看,只能和限定的對象進行接觸也是騙我的吧?)

「是啊,騙人你哦,不過,感覺被神選中有種特殊感吧?」

(切…….嘛,算了.再過一會我會告訴希露菲和洛克希我和奧爾斯蒂德戰斗的喲)

(要是我輸了死了的話,我想我的後代們一定會把奧爾斯蒂德當做殺父仇人而憎恨的,所以…….)

「那種程度命運是不會動搖的,要是你不幫我弄死他的話,我會把你的孩子抹掉的喔,不論要花上多少年」

(抹掉什麼,別說的那麼嚇人啊よ…….)

(算了,不管怎麼說,要完成魔導鎧還要花上一段時間,理論上也是全新的領域,克里夫正在困惑著.我也全速開展了不過……是啊,應該還要花上半年時間)

「克里夫的話,他會組建提高岩石本身的硬度的魔法陣的.

你只要負責物理上堅硬所必須的外殼部分,以及關節部分就好了.

之後身體部分的魔法陣采用A方式而不是V方式就好了.

傷腦筋的地方應該是能夠解決的,另外,和紮諾巴說大小想要再稍微大些就好了喔.

那樣的話,雖然消耗會多些,但魔法陣下面鋪上一層別的魔法陣.

在那個其他的魔法陣里加入修複其他魔法陣的魔法陣的話,就算大部分被破壞了應該也能運轉喲」

(唉,唉唉?這方面你很熟悉嗎?)

「我是人神卅,因為我知道斗神鎧呢,建議什麼是能給你的卅」

(人神…….說起來,好像你是被這個世界稱為人之神啊,怎麼回事?人神是假名嗎?)

「人之神只是類似于外號那樣的喲,人神才是我的名字卅.只是不知不覺中人之神這個名字傳開了」

(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啊,嘛,現在這種時候你名字怎麼都無所謂了,話說,我能贏嗎?有了那個魔導鎧和陷阱,用偷襲的)

「卅……嘛,你的魔力與拉普拉斯相當,賣力點的話,會有不錯的結果不是麼?」

(真不負責任啊,你就不能用往常的建議告訴我能贏的方法不?)

「那麼,你就用魔道具好了.注入魔力就能打出魔法的魔道具,在夏麗雅遍地都有賣的卅.

那種東西普通人為了能使用而抑制消耗魔力,不過想要提高消耗魔力的話,不管要提高多少都行.

就像你們制作的『紮里夫的義手』一樣呢,只有用你的魔力才能使用的那樣的,施放大輸出的魔法的魔道具.

那樣的東西准備幾個的話,既可以成為應對亂魔的方法,攻擊次數是不是也會增加呢」

(哦,哦哦.這次倒指示得挺具體的不是嘛)

「因為你比我預料的更加賣力,我也不會吝惜協助的喲,期望奧爾斯蒂德死掉,是真心的」

(……感覺,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內幕啊.說真的,剛才魔導鎧的制作方法也是,制作的話不會發生爆炸什麼的吧)

「……你的這句發言中,把誰的命作為賭注了?愛莎麼?諾論麼?莉莉婭麼?詹妮絲麼?」

(切…….那,能贏嘛我)

「我看不見奧爾斯蒂德的未來,當然了,他和你的戰斗的結果也是,所以不我不知道喲」

(是嘛,但是看不見的話,也就意味著你也不知道自己敗北的未來是吧)

「正是如此」

(話說,你明明看不見奧爾斯蒂德的未來,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後代會和奧爾斯蒂德聯手?)

「雖然我看不見奧爾斯蒂德的未來,但是自己的未來還是能看見的卅,你的後代和沒見過的男人一起將我包圍住,奧爾斯蒂德的身影這時」

(自己看到的是指能看見的意思吧,在那之後發生什麼了?被打得鼻青臉腫了嗎?)

「反抗不了,被殘殺了喲」

(換句話說,你啊,為什麼會被奧爾斯蒂德盯上啊?做過什麼會被殺死那樣過分的事情嗎?)

「這該怎麼說呢,關于他自己我是完全不記得的喲」

(不告訴我嗎,還是說你真的沒有頭緒呢.嘛,無所謂了,你的話里滿是謊言,反正不管你說什麼都無法讓人相信)

「太過分了啦,我事先聲明,對你來說不利的謊言,只有那個地下室的那一次喔?」

(之前的建議都是為了那個地下室的那一次吧?)

「啊,你說的對,不過,要是你和洛克希不生什麼孩子的話,我也就不用說謊了」

(那你直接告訴我不要和洛克希生孩子不就好了嗎!為什麼要繞那麼大一個圈子啊!)

「會生的卅,不管我說什麼,你都會和洛克希生孩子的.像那樣已經注定的呢,就算我修正……多少次多少次去修正,也會到達那個未來的」

(注定的說…….不,抱歉對你發火了.確實,最後我和洛克希結婚生子了.

回想起來的話,就連自己有時也覺得做了些奇怪的行為,那是命運嘛.

你要是對那種命運不滿意的話,我會做的喲,人神.照你說的,殺掉奧爾斯蒂德.

不夠,在此之前,現在我想事先說一下.

「什麼?」

(要是我殺掉了奧爾斯蒂德的話,不要再來找我了,也不要對我家人動手了.像這樣,和我約定好)

「我說你啊,不是不認為我會遵守什麼約定的麼?」

(我是不認為啊,雖然我不認為,還是說殺掉奧爾斯蒂德的話那也是騙人的? )

(這樣下去我會開始思考,是不是投靠奧爾斯蒂德那邊,與你為敵會不會更好呢?)

「你試試看呐,確實我殺不掉你,也殺不掉奧爾斯蒂德,不過你做好覺悟吧.你會體會到與我為敵是怎麼一回事的」

(那也可能是你的虛張聲勢,實際上你只能最上說說而已,要我去做什麼事情也相當拐彎抹角的…….像這樣威脅我也是,其實是害怕與我為敵不是嗎?)

「你的命運強大,因此我想加以利用趁早把你扼殺在萌芽之中僅此而已.

哈啊……算啦,反正不管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的吧.

你就盡可能的把我的力量過低評估瞧不起我好了.

再見,好好後悔去吧」

(啊……慢著,對不起.剛才說的都不算,喂,別走)

(我,只是想要保證而已啊,你說過我如果輸給奧爾斯蒂德的話會把家人殺掉.)

(那麼相反的,就算我殺掉了奧爾斯蒂德,你突然反悔而殺掉我家人的可能行也是有的不是嗎)

(在這種情況下,要我去打敗奧爾斯蒂德什麼的,在意志的問題上,很困難吧?)

「……呵,說的也是呢,好吧,就和你約定吧.

以人神之名,這個約定我就遵守了吧,要是你打贏了奧爾斯蒂德,我的顧慮也就沒了,也就不需要再和你有瓜葛了.

你和你的妻子,你的長輩,你的姐妹,你的子孫,連你的床我也不會動手,動腳,動口的」

(是真的吧,你要守約喲)

「要不,在你家人發生危險的時候,我可以只動動口喲」

(……已經,不需要你的建議了)

「是麼,那麼,加油吧」

伴隨著回音,我的意識模糊了——

做了那個夢之後又過了一個月.

魔導鎧的制作進展順利,照著人神所說,魔導鎧做的少許大些.

身長三米之巨,有聖戰士的一半那麼大啊,日記上出現的魔導鎧只是覆蓋我全身的程度,比那個更加大.

做的大些也明白了不少事情,技術上大的更加輕松,堅固性也更高,做大些這個方案認真極了.

在告訴了克里夫人神的事情後,他就大徹大悟般埋頭制作,一直以來停頓的部分一下子就搞定了.

根據預定計劃,大約還要再花上一個月.竟然只用了三個月就做出來了…….

要不是在這種情況下的話,該好好謝謝人神吧,真諷刺.

因為未來的我為了打敗人神而制作出魔導鎧,在人神的建議下做出來了…….

這樣一想的話,果然懷疑有什麼內幕,不過是由紮諾巴和克里夫制作的,我相信他們二人——

魔道具方面也去找過了,是洛克希幫我的.

人神所說的莫道路很快就發現了,魔杖形狀的魔道具.

用「打穿它」這句話發動,發射初級魔法的東西.作為魔道具來說是大眾化的,沒什麼了不起的威力.

不過,想要遠距離的攻擊的盜賊什麼的,偶爾也會用它.

歸納人神所說的話,要是將這個魔道具改造成經得住我的魔力的話,就能放出我平時所使用的岩炮彈了.

突然,在這里我突然想到一個法子,增加輸出力,進一步任憑魔力輸出的話,做成可以連發的那樣,將10把紮在在一起的話.

是不是可以將用平時所使用的岩炮彈變成像機關炮那樣的散彈了呢.

在和洛克希說了那些後,洛克希面無表情的點頭.

「盧迪的魔法雖然強力,但只是一發一發的攻擊呢,是個好主意.我認識的魔法師里有一個魔道具制作師,去找她幫忙吧」

洛克希那樣說了之後,幫我去聯系了最近認識的魔法師,是個在這一帶很少見的長耳族女性.

雖然長耳族全都長著漂亮的臉蛋,但是那個人的指甲烏黑,臉也黑不溜秋的,是個職業人.

他在聽到我的住以後吃驚的同時,

「可是,按照你的要求那樣制作的話,每一發的魔力消耗太大,會被魔道具吸光的,說不定會死的喔?」

這樣,提醒了我.說不定會死.

這就是人神的目的嗎?不過,岩炮彈就算一天放個一萬或兩萬發也放不完.

……嘛,算了.等到魔力枯竭的時候,就是我的死期吧.

這次如果不揮霍魔力戰斗到勉勉強強極限的話,是贏不了的.

「沒問題,拜托你了」

聽我這麼一說,長耳族的職業人,無奈的點點頭.總之這樣我就獲得了近距離戰的武器了,祈禱它管用吧.

在回去的路上,稍微和洛克希說了幾句.

「雖然我不知道盧迪你要和什麼戰斗,是不制作那樣的東西打不贏的對手嗎?」

「就算沒那種東西,也當然能贏喲」

我為了讓洛克希放心那樣說到,但是洛克希懷疑地瞅著我撅起嘴巴.

「以前的盧迪明明是個不會說謊的好孩子,最近總是說謊和秘密呢」

被她那麼說我很難受,嘛,關于說謊和秘密,雖然我覺得一直以來都很多呢.

「對不起……」

「不,沒事啦.因為我也隱瞞了一件事情呢.但是盧迪,我把有把那件事情好好的和身邊的人商量過.

盧迪不和我商量我不介意,不過有和人商量過嗎?不會全都一個人兜著吧?」

「我沒事的」

我預料到洛克希的秘密,她最近不太和我做工口的事情了.

雖然我也沒有求過她,但我認為她是在有意圖的避開那種方向上的談話.

盡管還沒有發生妊娠反應,不過看得出味覺的變化,果然是懷孕了吧.

什麼時候才會對我發表呢,是到了穩定期那時候吧,還是說直到我告一段落之前打算一直保密呢.

不管怎麼樣,我希望她能在我和奧爾斯蒂德戰斗之前發表.那時候我想舉辦一個盛大的慶祝會.

總之,這是我的最後一場慶祝會也說不定啊——

第二天,我去了七星那里,原以為會被禁止入內,沒想到一下子就讓我進去了.

佩爾吉烏斯雖然懼怕著奧爾斯蒂德,這部分是寬容吧.

「我還以為肯定會被禁止入內了」

「佩爾吉烏斯大人對待將死之人是十分寬大的.要和七星大人做最後的告別當然也會被允許的.」

問了一下後,希露巴莉爾直率地做出了那樣的回答,看來他們似乎已經認定我已經輸了死了.這次進入城里是實現我最後的願望.

嘛,就這樣吧,承蒙好意吧.

七星已經恢複的相當精神了,好像從魔法大學的研究所了拿來了一些私人物品,房間少許變得有生氣了.

在窗邊放著的瑞傑路德人偶,一定是紮諾巴送給她的吧,十字架的擺設是克里夫給的吧.

苦惱的時候可以依靠的神,畢竟有著會更好些啊.雖然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前都不信神什麼的,現在卻這樣想.

「事情就是這樣,大致的准備工作已經完成了,關于引誘那家伙的方法,想和你商量一下」

「……我知道啦,不過,我想你是知道的,奧爾斯蒂德非常的強大哦」

「嗯」

「不會留情的啦,雖不知道他是以什麼標准來選擇對手的,但對想要殺死的對手是不會猶豫的」

「……」

「我幾年里和他在在一起,從沒見過他陷入苦戰的時候啦,巨大的龍也只用了一擊……」

「拜托你別說了好麼,那樣恐嚇我」

「對不起……但是你不重新考慮一下?殺掉奧爾斯蒂德什麼的……」

「我已經……」

「啊,對不起,我知道了啦」

感覺有些不安了.我,真的能贏嗎.

「總之,我不推薦你從正面開戰啦」

「是啊,就算提高了身體能力,我也不認為能贏」

「把他引誘到一個地方,然後……你藏起來用魔法攻擊,我認為是最好的辦法啦」

「嗯,還有其他什麼主意嗎?」

「我想想…………啊」

「想到什麼了嗎?」

「…………我是因為決定幫助你才說的」

「你說」

七星咕咚咽了一下口水,說到.

「下毒,說不定有效呢」

毒嘛.

雖然這個世界又解毒魔法,也存在著用現有的解毒魔法無法醫治的疾病和毒.

不知道奧爾斯蒂德這方面精通到什麼程度,盡管如此,管用的毒藥應該是有的.

問一下亞麗愛爾的話,會為我准備的吧,再說她是王族,感覺熟悉這方面.

「毒藥,陷阱,還有遠距離攻擊……對了,七星,你能當我的人質嗎?」

「人質……可以是可以,不過奧爾斯蒂德會不會顧及我,我就不知道了啦」

「說的也是……況且,要是暴露是同謀的話,連七星也會受害就糟了啊……」

「啊,是,是啊,這我沒想過啦」

嘛,還是算了吧.站在自己的立場上想一下的話,現在就和被人神整是很相像的情況.

因此,雖然我知道這非常有效,並且過多的給予對方『干勁』,在戰斗中不長他人志氣是很重要的.

「其他還有什麼主意沒?」

「我想想——之前的世界里,和強敵戰斗的漫畫是怎麼樣的場面呢」

「就算參考了漫畫,我認為也不會得出什麼好的結論啊……」

………….

…….

之後和七星商量了一會,想到了幾個計策,連自己都覺得都是些狡猾的計策.

雖然我不覺得這種耍小聰明的把戲對奧爾斯蒂德管用,不,就算是耍小聰明的把戲,反複使用的話可以形成配合.

應該是不會完全不管用的.

「那麼……那個……加油咯」

「嗯」

「你要是回不來的話,我也多半會回不去的啦」

和七星說了後,引誘奧爾斯蒂德的方法也准備好了——

也去找亞麗愛爾請求協助,問了她有關無法解毒的毒藥後,她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不過,即便這樣還是像我介紹了與她有交情的灰色職業集團.

那個集團是由盜賊團轉變而成的集團,所以正確的說法是黑手黨還是暴力團伙吧.

是個管理麻藥和私售品的組織,似乎能制作刺殺用的毒藥.

被帶到的地方是魔法都市夏麗雅里某個破房子的地下,是一間滿溢著甜美香味的房間.

在那里等候著的是負責交涉的獨眼男.

「幸會,盧迪烏斯桑,初次見面」

他似乎知道我是什麼人那樣粗魯的笑了.

「今天有需要什麼樣的貨?是慢慢折磨的那種麼,還是立馬就躺的那種麼,

是麻痹雙腿動彈不得的那種麼,讓魔法師舌頭麻痹的那種麼.

也有把女人弄得濕濡濡的那種,要是晚上太乏味的話,也可以試試看」

貌似從毒藥到麻痹藥,連春藥都有,正合我意.

「全部都要」

「全部……話說,我是無所謂,不過有些昂貴哦?」

「沒關系」

「嘿嘿,你有那麼想要殺掉的人嗎……不過話說調情用的怎麼辦?要麼?」

「那個——」

突然,毒藥對奧爾斯蒂德不管用,這種可能性掠過腦海.用解毒魔法應付不了的毒藥,這種事情應該不管是誰都能想得到.

因為奧爾斯蒂德身負被人厭惡的詛咒,也防備著毒殺吧,或許他有著對毒藥的抗性那樣的東西,萬能藥那樣的什麼也說不定.

「那個也要」

「嘿嘿嘿,連你也想看看自己那一本正經的太太在床上變得神魂顛倒的樣子麼」

「我老婆在床上時可是會撒嬌的喲」

「唉,那個無言的菲茲啊……無法想象呢」

雖然並不是說春藥的話會管用,說不定是有所期待.只要能打亂身體狀況,不管什麼都值得用用看.

想著這些事情,我買下了藥——

在我那樣行動的同時,評估與奧爾斯蒂德的決戰場地.

既然我預想是一個人戰斗的話,就必須是遠離城市的地方才行.

遠離城市,周邊沒有人,接著可以設置陷阱的那樣地方.

在冒險者公會征集那樣地方的情報,在情報入手後,自己親自做了事先調查.

另外,關于陷阱制作方法,經由愛麗娜利茲介紹了冒險者向我解說.

告訴我的冒險者是原刺客,因此知道好些個坑人的陷阱,是猜透心理的陷阱.

有幾個陷阱連自己也試過了,不論我多小心,還是中招了.

雖然我完全不覺得奧爾斯蒂德會中招,但有總比沒好吧.

另外,我挺了愛麗娜利茲關于接近戰的戰斗方法的解說,雖說她擅長組隊中戰斗方法,不過一對一的對人戰並不怎麼拿手.

但是,活了很長時間經驗也不會不足.至今經曆了許多次與強敵的戰斗.明明身體能力上並不怎麼突出,但是幸存了下來.

雖然我心想這種時候要是巴蒂加迪或瑞傑魯德在的話就好了,拜托不在的人物也沒意義,佩爾基烏斯也不幫我啊.

與此同時,事先想進行裝備著魔導鎧時候的動作的假象.

在魔導鎧上裝上魔道具,邊用岩炮彈打出散彈邊戰斗.會變成不斷撤後的戰斗吧.

放出散彈,用泥沼和濃霧限制行動,趁對手疏忽時放出大招,越來越通俗易懂了——

在最後.

解禁了地下室,面向神龕做了勝戰祈願.

殺死老鼠後兩個月,未來的我所說的是值得信任的話,過了那麼長時間的話,魔石病的菌什麼病毒應該滅絕了.

不過,禁止洛克希進出,進出的人必須徹底的洗漱,雖然只是自我安慰.

順便的,作為對抗奧爾斯蒂德的策略,找了找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在地下室里放著的魔力賦予物盡是些破渣渣,那種破渣渣,雖然因冰霜新星的影響而冰凍住一次,不過還能用.

戴上一次後,再想要摘下時,會從里面冒出水的帽子.

戴上後額頭的寶石會發光,替代手電筒的帽子.

打開後會從里面冒出滾滾濃煙的盒子.

想要突刺對手時刀身會變得像膠水那樣黏糊糊的短劍.

穿上後會散發出惡臭的鞋子.

還有,很多很多.

姑且都堆在倉庫里,盡是些不知道派啥用場的東西.

這些玩意在街頭賣藝的時候總能派上用場吧…….

小盒子的煙霧多少有點用吧,雖然我不論如何也想把這些裝備用在對付奧爾斯蒂德上,挺難辦的啊.

結果如果不中招的話就沒有意義了,但是說不定可以派上些用場,帶走幾個吧.

在離開地下室的時候,面向神龕再一次的做了勝戰祈願.

因為這是一件大事,要做兩次——

准別順利的就緒,但是在我心中仍有一縷不安無法消除的殘留著.

真的,這樣做就可以了嗎.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五十九話「信,送達」     下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一話「准備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