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二話「泥沼対龍神」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二話「泥沼対龍神」

從魔法都市夏麗雅往北北東方向整整走了兩天,在那里有一座荒村,這座村子埋沒在森林里.

四十年前因魔力異常的災難導致森林擴大化.村子沒過多久就被侵蝕,住在那里的人們只得被迫搬走.

從那以後,到訪者這座荒村的只有魔物,要麼就是來找魔物談心的冒險者了.

一個男人走著前往那樣的村子.

銀發,金色的眼瞳.身上穿著不知是用什麼皮做成的大衣,毫無松懈地環視四周,並沒有騎馬,也沒有乘馬車,只是徒步走著.

他以銳利的白眼確認著左手里拿著的像指南針一樣的東西平靜地走在森林中.

沒有魔物去攻擊他,盡管在森林深處的灌木叢中閃耀著眼睛,但男人靠近後就像小動物一樣逃走了.

「……這麼」

他見指南所指向的前方有一座荒村後停下了腳步.

「怎麼會在這里……」

他發著牢騷不慌不忙的進入了荒村.

曾經是路的地方長滿了雜草,曾經是農田的地方變成了樹林,曾經是住屋的建築被巨樹貫穿,或是爬滿了藤蔓而變成了綠色的塊.

走在被森林侵蝕的村里,他在某個地方停了下來.恐怕在村子的中心有一口井,在那里有一座明顯可疑的建築.

茶色的圓筒形的建築,只有這個沒有任何植物.給人最近造出來的感覺的石建築物,幾乎是全新的門.

他看著左手的指南針,再確認了是自己所在前方的那座塔,接著略微警戒著將手放到門把手上.

「……七星,你在麼?」

塔的內部構造簡樸,沒有窗戶也沒有走廊,地板滑溜溜的,抹過了油一樣的東西.

牆壁角落里放著裝著滿滿的麻袋以及像香爐一樣的東西,充滿了有些奇怪的氣味是香爐正在燒著什麼的緣故吧.

「……這里到底是?」

他環視著四周,很快確認了眼前有一扇另外的門,與之前一樣但沒有猶豫,抓住了門把手.

那個瞬間,他的手里傳來被什麼東西紮到的痛覺.

「嗯?多心了麼?」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確認了沒有流出一滴血後走進門里.

門里面是一間相同布置的房間,從地面傾斜這一點來看,看來建築物本身似乎是建造在地下的.

他感到納悶的同時,並沒有特別的警惕,朝著內部走去.

半當中「請再這里拖鞋」什麼的「客人請帶上這頂帽子」這樣令人發毛的貼紙,使他提高了警惕心全都無視了.

留意著有時安裝在門上的讓人覺得是抓老鼠用的微不足道的陷阱,他緩慢的朝內部走去.

到頭的地方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空間,在圓筒形的房間里開了個通風口,天花板的地方被整個挖出一個空缺.

有如身在煙囪里那樣的感覺.

「……這里是啥啊?」

他納悶的皺著眉頭,確認了指示這個空間的中心,指南正所示的前方.

那個所示的前方放著一個小盒子,小盒子的下面墊著一張紙.

他慎重地靠近那里,看著紙.在紙上寫著文字.

『人神』

他立即拿起盒子,打了開來.

「嗚!」

這時從盒子里冒出滾滾濃煙,他把盒子扔掉,擺出架勢的他的耳朵里傳來了清的一下金屬音.

從不斷噴出大量濃煙的的讓人覺得到底是怎麼塞進去般的盒子旁,掉下一枚銀色的戒指.

放在盒子里的東西,在被扔下來後飛了出來.戒指閃爍著微弱的紅光,他拿著的指南針指向了那枚戒指.

「…………七星?」

就在他想要拾起戒指的下一個瞬間,空中發出強光.

「!」

她立刻猛踩地面想要躲避,可抹了油的地板卻不允許他這麼做.

他的腳心輕易的就失去了抓力——.

一到粗雷朝著他——奧爾斯蒂德落下——

盧迪烏斯視線——

在能夠往下俯視將奧爾斯蒂德引來的荒村的高地上.

在那露營的我,當看見飄起煙霧的瞬間,使出全力往目標地點打出『雷光』.

應該是命中了,為了這一天而練習了許多次.

為了不讓他在快要劈中之前躲避,特地在地板上撒上了菜油.

不過,這樣子大概不會完結.這樣就能打敗的話,拋開阿托菲以及其他等等,可以被稱為最強了.

我把魔杖插在地面注入魔力,想象的是巨大的陰云,超級風暴.水聖級魔法『積雨云』.

天空瞬間被黑云覆蓋,暴雨伴隨著雷鳴開始落下.

進一步的注入魔力,任由從身體深處魔力被抽出來的感覺,往魔杖里送入魔力.

想象的是冰,以荒村為中心,所有的分子停止運動,溫度直線降低『冰霜新星』.

將使用過無數次的魔法以最大程度的范圍和威力放出.

落下來的大雨不斷被凍結住,冰不斷的層疊變得巨大.

當冰變得像冰山那樣大了的時候,我停止了魔法.

下一招,我往魔杖里注入魔力,在荒村的上空制作出岩石.

正因為要做得大所以不停的消耗著魔力,做成了有著無法躲避般巨大的岩石,往正下方加速,發生出去.

岩石以讓人產生瞬間移動的錯覺般的速度砸了下來.

大地搖晃了,過了一會,帕拉帕拉的轟鳴聲傳到了耳朵里,又過了一會兒暴風和沖擊波傳來過來.

我將手腕往前伸出保護著眼睛,同時看向岩石砸到的地方.

冰被打碎,岩石的三分之二埋入了地下,直接命中的話,我不覺得還能活著…….

「……成功了?」

姑且說了一句,沒有反應,這樣就結束了吧,是真的的話就安逸了…….

就在這樣想的下一個瞬間,岩石碎裂了.

「咿~!」

不同尋常的可怕殺氣傳到了我這里,背後直發涼.雙腳不停的顫抖,眼窩里浮出眼淚.

我立刻就跳入了放在旁邊的魔導鎧里,按照練習了幾百次的順序往每個部分注入魔力,控制好姿勢握住魔杖.

感到殺氣真正接近過來.

啟動完成.

我為了再多追加一擊而往右手所拿著的魔杖中注入魔力,想象的是核爆炸.

我以注入全部的魔力從手腕向魔杖送入魔力,架起魔杖,在集中精神發射魔法的同時,伸出左右朝向視線的前方,往吸魔石注入魔力.

荒村的中心發出奪目的強光,過了一小會,光熱就像舔食者地面般疾馳.

用視線的余光確認了樹木燒盡變成黑影,又過了一小會,沖擊氣浪抵達.

不過我用魔力制造出的這個魔導鎧,有數噸重,紋絲不動經受住了氣浪.

我一動不動地等待破壞平息後移開手,以荒村為中心出現了巨大的蘑菇云.

地面那邊因為煙霧的關系看不太清,但包含了將所有的一起吹飛般的威力.

就算在至今我所使用過的魔法中,也可以說是最大級的威力吧.

「……」

明明是這樣.

明明是這樣,身體的顫抖卻無法停止.

比剛才更加壓倒性的接近中的殺氣的源頭並沒有消失.

以驚人的速度接近這邊,明明在那麼遠的地方,已經近在咫尺了.

咬緊了咔嚓打顫的牙齒,握緊了哆嗦發抖的手,將魔杖放到背後,在右手上裝上機關炮,左手上拿起盾.

「呼—— ——哈—— ——」

做一個深呼吸,喉嚨在顫抖,壓抑住從腹部深處湧出的不安于恐懼,朝著冒起的滾滾濃煙架起了右手.

「……呼! 呼!」

先發制人,被搶先的話絕對會輸.究竟能不能造成傷害呢.

在門上上的毒,點著的麻藥,途中設置的陷阱,有效果麼?

剛才的四個攻擊魔法我盡全力注入了魔力,那樣都完全無傷的話,用這種模仿機關破的魔道具,會不會一丁半點都造成不了傷害呢?

不,說起來打中了麼?不可能打不中的,打出了那般大范圍的魔法.為了不被躲避,威力也好范圍也罷都是用最大級別攻擊的.

從遠得連預知眼都無法看見的位置攻擊的,不管奧爾斯蒂德有什麼樣的魔眼,是從無法預測的位置攻擊的.

〈看見了人影〉

「打穿他啊啊啊啊啊!」

我叫喊著啟動了右手的機關炮,魔力通過以驚人的速度形成岩炮彈,發射出去.

岩炮彈撕裂空氣,伴隨著突突突的聲音,哀嚎般的聲音響徹周圍.

擁有壓倒性速度的岩石塊將塵土吹飛,用目光確認到了破損不堪的斗篷以及滿臉烏黑的銀發男人.

受傷了麼?沒有麼?下巴那邊出血了,在脖子上的是不是灼傷?

沒問題,雖然輕微的,但確實造成傷害了.

「!!」

視線交錯,如同老鷹般尖銳的目光切實地捕捉道了我,發現目標,獵手的眼睛.

〈他想要橫跳從而躲避如同落下的雨滴般的岩炮彈〉

我用最大限度的打開預知眼,想要讀出奧爾斯蒂德的動作.

那家伙的動作迅速,看見好幾重疊影,我為了封堵退路而將機關炮瞄准目標.

從發射到命中的延遲基本沒有,明明是這樣,奧爾斯蒂德卻仿佛能看到彈道那樣全部躲避了,逐漸靠近過來.

一步,二步.

奧爾斯蒂德如同猛禽般面不改色的穩健地縮短著距離,偶爾會因岩炮彈擦到而皺眉,僅此而已.

好像就算命中了也不會造成致命傷那樣無所畏懼那般,打出這種程度的攻擊的對手是家常便飯那般.

但我不同,對那個如同僵尸一樣沒有感情的動作而感到戰栗.

對我的攻擊全都無效般的行動而感到受挫.

不夠,現在還是有利的.那樣說給自己聽的同時配合著對方踏出腳步.

奧爾斯蒂德往右斜前方過來,我就往左斜後方退去,他從左斜前方過來,我就往右斜後方退去.

要是直沖著過來,就用機關破掃射.要是往後退去,就用機關炮掃射.

這樣他一輩子也不能拉近距離,以我在完全有利的位置進行著戰斗,和模擬的一樣.

我為了進一步的逼迫他,用左手使用魔法,瞄准我與奧爾斯蒂德的腳邊,魔法是泥沼.

瞬間完成法術,就在想要發動而抬起手的瞬間,奧爾斯蒂德也朝我抬起左手.

「亂魔!」

完成了的我的魔力被其他的魔力給打亂了,想要將擁有意義的魔力,變成了沒有意義的魔力的殘渣.

「嗨!」

我強行的使用泥沼的法術,我能做到,一直在嘗試著的.

在教希露菲亂魔的同時我一邊應對著練習把法術給完成.

為了今日,今時,現在這個瞬間,說不定我能做到.

奧爾斯蒂德睜大了眼睛,亂魔被阻止這是第一次嗎……wow

奧爾斯蒂德在腳下變成泥漿的瞬間,那家伙使用看魔法在那上面抹上了一層,將變成泥漿的部分蓋上一層土板.

接著,舉起右手朝向了這邊.我為了擋下它而對著他的右手想要使用亂魔——.

〈光芒將視線埋沒〉

讓人發毛,我停下了機關炮,往旁邊大大的跳起,視線里映出了出了光芒以外的背景.

奧爾斯蒂德手所指向的前方的地面大范圍的凹陷了下去,沒有看見任何魔法,是火嗎?還是說其他的,難道是重力嗎?剛才看到的並不是光芒……是死?

沒空去思考了,奧爾斯蒂德朝著這邊奔跑著,抬起了手.亂魔不管用,那家伙也能將亂魔無效化.

我將左手和右手雙手同時發動,用機關炮一邊拖延著他,一邊用吸魔石將那家伙的魔法無效化,以這個打算朝著那家伙抬起雙手…….

察覺到了失敗,奧爾斯蒂德的魔法消失了,但是,與此同時轟向奧爾斯蒂德的岩炮彈的散彈也失去了效果,化為沙粒消失了.

奧爾斯蒂德迫近到我面前,右手依舊朝向我,左手則握在腰側,對准我的心髒揮了過來.

「……!」

我的本能選擇了全力躲避,逃脫的方向是身後方,用雙腳想要往後方跳去…….

來不及了,奧爾斯蒂德的拳頭打中了我胸口附近,發出了轟的一下聲音的同時,奧爾斯蒂德從我的視線里以極快的速度遠離.

聽到從背後傳來噗咔的聲音,在視線余光里樹木在飛舞.

(啊,這就是所謂的被吹飛的感覺嘛)

就在我這樣想的瞬間,撞在大樹上停下了.于此同時全身彎成G字型,傳來內髒仿佛被撕裂般的痛楚.

就在眼前快要變得漆黑一片的時候馬上恢複了,裝在魔導鎧里的克里夫的魔法陣瞬間治愈了我的身體.

但,這是我看了看胸口,在那里的是深深凹陷出現裂紋的胸部裝甲.

出現的裂紋盡管在慢慢的修複,但太慢了.

總之經受住了一擊,這個部分的裝甲特別仔細得做的厚實,真是太好了.

殺氣襲來,從正對面,徑直的追擊.

發動機關炮,朝著奧爾斯蒂德展開彈幕,可是,奧爾斯蒂德又將右手抬起朝向這邊.

糟了,這樣下去又要重複剛才那樣了,吃了一擊裝甲就變成這副慘狀了,被打幾次的話,早晚裝甲會被打穿.

怎麼辦,魔法不管用,即便防住了亂魔,奧爾斯蒂德還具備像墓鴉(阿托菲的管家)那樣的抵禦技術.

對應的,我完全不知道奧爾斯蒂德的魔法.莫非遠距離作戰不利嗎?嗎麼就沖過去吧,相信魔導鎧的力量,使勁揍那家伙.

「唔哦哦哦哦哦!」

「唔!」

用機關炮打開彈幕,高喊著突擊.奧爾斯蒂德收回右手擺出架勢,我雙腳行動,左手架起盾牌,身體與身體相撞那樣,給予沉重一擊.

〈奧爾斯蒂德擺出水神流架勢〉

在被預知眼捕捉到的瞬間,用將盾的尖端朝向了奧爾斯蒂德.

將對手的防禦力越高威力也越高的劍,往奧爾斯蒂德紮去那樣,身體與身體撞在了一起.

發出了一聲沉悶的金屬音.

留下了與無比沉重的東西相撞那樣的感觸,奧爾斯蒂德往後方飛去.

空中的奧爾斯蒂德手腕出飛散著血,用可恨的眼光看著我.

能辦到.

我立即架起機關炮,瞄准,攻擊.

驚人數量的岩炮彈飛出,擊中了空中的奧爾斯蒂德,衣服變得破破爛爛,出現了傷痕累累的肉體.

灼傷般的痕跡,割傷,以及擦傷,岩炮彈吸進了那里,鮮血飛散.

奧爾斯蒂德隨著一聲巨響落到地上.

能辦到.

能殺掉.

讓岩炮彈直接命中的話,可以造成充分的傷害.

雖然被表皮彈開了,但皮破血流.那麼早回會死,趁現在能給予多少傷害給予多少傷——.

「……沒辦法了麼」

從岩炮彈撕裂空氣的聲音中聽到了那樣的聲音.

頃刻間,氣氛轉變了.一瞬還以為是冬天到了般的惡寒傳遍我全身.

于此同時我的預知眼看丟了奧爾斯蒂德,另一只眼睛捕捉到了奧爾斯蒂德.

這到底是…….奧爾斯蒂德從另一只眼睛里也消失了.

「媽呀!!」

我感到難以言喻的恐怖,就像扭動著身體那樣往右側跳去.

從左臂傳來了清的一聲,轉過臉去,奧爾斯蒂德就站在那里.

以揮下刀一樣的劍的姿勢,站在那里.

接著,魔導鎧的左臂,露出銳利的切斷面,伴隨著發出巨大的摩擦音摔在了地上——

「(恐龍的咆哮聲~~~~)」(DP:汗,誰來幫我中文化)

奧爾斯蒂德發出了咆哮,霹靂霹靂回響的咆哮使我的身體像中了鬼壓身那般麻木了.

是聲音的魔法,獸族固有魔法.

我的意識在一瞬間快要遠去了,但在千鈞一發之際挺住了,往正側面跳出.

奧爾斯蒂德用腳一踏,地面凹陷下去,沖了過來.

就在我用機關炮對准他想要發動的瞬間,奧爾斯蒂德一劍揮下,機關炮被切開,魔道具七零八落地掉到地上.

右臂還在,在裝甲板上留下了斬擊的傷痕,但從哪個距離並沒有被切開.

奧爾斯蒂德在眼前保持著施放斬擊後的動作.

我往拳頭里注入魔力,毫無保留.放出『電擊』的同時往奧爾斯蒂德的臉部揮出拳頭.

留下了刺溜一下滑掉的感觸,看起來奧爾斯蒂德的劍貼在了我的手臂上,拳頭以及拳頭上的電擊也被擋住了.

紫電掃過奧爾斯蒂德背後的森林,伴隨著噼里啪啦巨大的聲響燃起火,大樹裂開了.

奧爾斯蒂德的手臂,貼著我手臂的劍只是輕輕動了一下.

「(難聽的疑問聲)!?」(DP:下同,汗)

右臂,連同內部的我的手臂一起被斬落了,劇痛感奔流,但我連因疼痛而臉部扭曲的功夫也沒有.

奧爾斯蒂德以揮下劍的姿勢貼到我面前,我沒有應對下一次攻擊的時間,我的腹部被踹了一下.

聽到啪嚓一下難聽的聲音,我的身體在短暫一瞬間騰空而起,沖擊全部傳到了里面.

「(嘔吐聲)!」

胃部因破裂般的沖擊,我吐出了胃液,視線里滲出眼淚.

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被斬斷的右手朝著奧爾斯蒂德放出沖擊波.

奧爾斯蒂德舉起了刀,隨著咚的一聲巨響,戛然而止.

等察覺到沖擊波被切開的時候,臉上被腳踹了.

從脖頸處傳來嘎吱嘎吱的聲音,從頭部到肩膀產生劇痛.

「……!?」

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被打倒在地了.撐起上半身,就在我慌忙站起來的時候,正前方出現的是擺出大上段姿勢的奧爾斯蒂德.

「脫離!」

察覺到的時候我已經喊了出來.

喊出來的同時背部裝甲板彈飛並且我像被拽著一樣彈射到魔導鎧外.

就在這時魔導鎧被劈成兩半了.我被甩到地上,翻滾了好幾圈.

看不見動作,什麼也辦不到,跟不上奧爾斯蒂德的動作.

「(難聽的喘氣聲)」

全身疼痛,明明隔著魔導鎧只被打中了幾下,就遍體鱗傷般痛楚遍及全身.

胸口疼,腹部疼,右手疼,頭部疼,背後疼,難以呼吸.

好像身體動作遲鈍,疲勞感,很強.

怎麼?難道說,魔力正在枯竭嗎?

「(稍微好聽些的喘氣聲)」

奧爾斯蒂德的眼睛看了過來,讓人毛骨悚然.

已經,沒有鎧甲了,不逃跑的話,會被殺掉.

在此之前,右手,我的右手在哪里?

「(被K了的聲音)」

……等察覺到的時候已經被踢飛了,身體像是七零八落般的劇痛,就在我仰面朝天倒地的時候,胸口已經被腳踩著了.

「(呻吟聲)」

從喉嚨深處擠出呻吟聲.發熱的脖頸處被冰冷的東西抵住.奧爾斯蒂德的劍出現在眼前.

我會死嗎,結果贏不了.會死嗎,我.

「還以為是誰,你這家伙嗎盧迪烏斯・格瑞拉特.雖然我聽說你在幸福的生活,為什麼要殺我?」

奧爾斯蒂德似乎沒有馬上殺掉我,是放過我一次的關系嗎,還是預料到我已經沒有戰斗能力了嗎.嘛,算了.

「人神,他說過……」

「……哼,果然是人神的使徒麼,死吧」

奧爾斯蒂德將腳從我胸口移開,舉起了劍.

「說你想要毀滅世界,我的後代會協助你,殺死人神」

「……你說什麼?」

奧爾斯蒂德停下了動作.

「人神說,想要阻止世界的毀滅,和你戰斗」

「……」

「所以,他說要是殺掉你的話,就放過我的小孩,家人……」

我趴在地上抓住了奧爾斯蒂德的腳,然後腦袋擦著他的腳,幾乎是喊著說道.

我已經,除了這個,什麼都辦不到了.

「求你了,請不要毀滅世界.殺了我也可以,請不要奪走我的小孩和未來.

求你了,這是第一次,感到那麼幸福那是第一次.求你了,請放過人神,求你了」

眼淚流了出來,我無力,難看.

太糗了,我在做什麼啊,混賬.

「……那,辦不到」

聽到那句話的瞬間,我用牙咬了奧爾斯蒂德的腳.

「(難聽的掙紮聲)!」

牙咬著,舉起噴出血的右手,將剩下的所有魔力注入到沒了拳頭的手腕里,一口氣爆發出來.

就當是錯殺,也要殺掉這家伙.

「亂魔!」

被踢飛了,失去了注意力,魔力消散了,意識遠去.

下次使用魔力的話,我絕對會昏迷的.

「不論你是否有著拉普拉斯的遺傳因子,還是擁有強大的魔力,像那樣站起來繼續用大魔法的話,魔力也會枯竭」

奧爾斯蒂德將手伸了過來.

會被殺.

會被殺死.

被殺掉的話,奧爾斯蒂德不會死.

奧爾斯蒂德不死的話,露希和洛克希,還有希露菲就.

不能死.

不能輸.

絕對要贏才行.

但是身體已經動彈不了了.

魔力也沒了.

血從手腕處噴湧而出.

意識即將朦朧.

眼前變得黑暗.

奧爾斯蒂德的手遮蔽了視線.

啊,啊,啊啊.

啊啊…….

要是確定好名字就好了——

「嗯!?」

奧爾斯蒂德匆忙躲開.

「……?」

不知不覺中,有一個人像是硬擠入我和奧爾斯蒂德之間那樣站在那里.

是個高個子的女人.

穿著黑色的衣服,披著帥氣的上衣.

她的手中拿著一把有著透明感覺的單刃劍.

背對著我,不知道長什麼樣子.

啊,但是那個頭發我認識.

及腰般的長,有著波浪的那個頭發.

像潑上了原色的油漆般的,火紅色的那個頭發.

「讓你久等了呢,盧迪烏斯」

艾麗絲・格瑞拉特,站在了那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一話「准備完畢」     下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三話「狂劍王對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