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四話「艾麗絲・格瑞拉特 前篇」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四話「艾麗絲・格瑞拉特 前篇」

早晨起床後和諾論一起做了鍛煉和空揮練習,回到家後緊緊抱住正在照料露希的希露菲.前往客廳,與愛莎和莉莉婭問好,給剛起床睡眼惺忪地洛克希編織三股鞭,去叫在庭院里和彼特互相對視的詹妮絲吃飯,然後和大家一起吃早飯.

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回到了平靜的日常.

但是,當然了,並不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我確實與奧爾斯蒂德互相厮殺過,被打的體無完膚般敗北……並且活了下來.

那個證據就是——我看了自己的手掌,用力握緊後手掌確實傳回了手指的感觸,雙手一起.

在那之後,在我垂下腦袋對奧爾斯蒂德發誓效忠後,奧爾斯蒂德如約給我施加了治療法術,我的雙手不一會就再生,恢複了時隔已久的四肢健全的身體.奧爾斯蒂德又給我施加了什麼法術後,把貼身佩戴的手鐲交給了我,接著他說了「等你魔力恢複後再聯系」後就走了.在我的左手上現在戴著那個手鐲,這個手鐲有什麼作用我不清楚,是幫助恢複魔力的東西嗎,還是說是為了防止人神偷窺的東西嗎.

在那以後已經過去了10天,但人神沒有在夢里出現,得到龍神的庇護的話,因為覺得奧爾斯蒂德也說過可以預防人神的干預,所以是後者吧.再或者,或許沒有任何意義,是類似于龍神部下的工作證那樣的東西也說不定.

總之,我輸給了奧爾斯蒂德,歸順了他的陣營.背叛了人神,加入了另一側,這個手鐲是不能取下來的吧.

對于背叛了人神一事我不後悔,說實話,心情舒暢.相比『做了出來』這種感情,『做到了』這種想法占據上風.

已經沒有退路了,今後不管奧爾斯蒂德是多麼討人厭的家伙,也不可以背叛他,風雨同舟.就算這也在人神的預料中的話,也已經晚了.

但是,就個人的感想來說,總覺得奧爾斯蒂德比人神更可信,在他身上該怎麼說呢,可以感受到類似于瑞傑魯德那樣的感覺,雖然不像瑞傑魯德那樣重視榮耀以及照顧小孩.不過,相比在高處觀望自己卻什麼都不做的人神,更能感到的全力以赴的氛圍.

不管怎麼說,如釋重負.覺得豁然開朗,從負擔里解放了出來.實際上也許並沒有從負擔里解放出來,而是躲過了一場危機的心情.

在那之後,與在場的希露菲和洛克希說了話,希露菲哭了出來,洛克希說了我一通,她後悔沒有想到是那麼危險的對手,另外對我成為奧爾斯蒂德的部下而表示不安.但我說了在那種情況下已經沒辦法了,只能這樣做了後,她們也姑且理解了.

回到了夏麗雅,向家人報了平安,告知了協助我的人們與奧爾斯蒂德一戰敗北並加入其陣營的事.順便一提,佩爾吉烏斯最露出松了一口氣的表情的人.嘛,不論是誰也不會想去和那樣子的為敵的吧.

半路上遇到的人全都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還以為是什麼事問了後得知似乎是我的頭發染成了白色,我不是很明白,是與希露菲相似的現象也發生在我身上了吧,就算不是暫時性的,和希露菲配對的話,我覺得沒什麼問題…….

回到了日常生活十天,因為不知道人神會采取什麼行動而警惕著,不過目前什麼都沒發生.身體狀況也恢複得相當不錯了,感到枯竭了的魔力正在恢複中.說起來奧爾斯蒂德感覺好像知道我這副身體里的秘密,拉普拉斯的遺傳因子什麼什麼的…….

那暫且不說,在這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里發生了一個變化——

「再來一碗!」

「艾麗絲姐,湯已經沒了呦」

「是嘛,還真少呢!」

在飯桌上有一個迄今為止沒有過的人物,是個有著一頭紅發的高個子的女人,那個高個子的女人就是艾麗絲.

她理所當然的來到家里,理所當然的占領了客房,並且理所當然的一開始了一起的生活.

順便一提,基列努在我家附近的旅店住下了,不知是看到詹妮絲現在這種狀況感到震驚,還是顧慮到了我們.

總之,只把艾麗絲留下了.

她有時也會出門,但基本在家里.在家里看希露菲做飯啦,看洛克希做上課的准備啦,看愛莎和莉莉婭做家務啦,盯著詹妮絲和露希兩個人看啦.

總之,在她不動的時候,盯著家人看的情景很多,並且,每當希露菲和洛克希要做什麼的時候,就一臉複雜表情的抿著嘴巴.

許久不見的艾麗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該怎麼說呢,變得好看了.按女人來說個子高,身體也勻稱,穿著也得體.穿著與基列努類似的皮質外衣,加上便于行動的黑色內衣和長褲.

將從旁人看來也能明白的充分鍛煉出來的肢體包裹在內,但並不肥滿,而是被緊緊壓縮了的感覺,光是看看就能被迷住.

並且值得一提的是那個胸部,腰部和臀部,是爆,緊和爆.臉也和五年前相比脫去了稚氣,變得清爽般美女的容貌了.不是少女,而是已經成為成熟女人般一目了然的變化.

不知是不是與之相呼應,我一直沒機會和她說話.在與各相關方做決戰報告期間,錯失了機會.雖然有著這方面因素,不只為什麼,看到她後就心跳加速.

好幾次都想要去和她說話,但與其說始終抓不好時機…….一想要對著她說些什麼的時候,她那銳利的眼神就使胸口怦怦直跳,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移開視線了.在那之後一段時間也難以平靜,要過相當長的時間才能撫平怦怦直跳的心髒.

這難道是……恐懼?不,開玩笑開玩笑.

這一定是,戀慕.看來我經迷上了艾麗絲了,好像又一次的迷上了她了.雖然覺得自己竟然如此單純,但那時在生死一線的刹那颯爽般登場的艾麗絲,是壓制住奧爾斯蒂德,賭上性命想要保護我的艾麗絲.她的身姿依然深深映在我眼中,那種樣子不迷上才怪.

如今的我是戀愛中的乙女,是乙女烏斯,是化為天使的高二學生.

然而.

這是,回到家從愛莎那里所聽到的,艾麗絲這幾年里,正因為為了要和我一起與奧爾斯蒂德戰斗,才在劍之聖地忍受著嚴酷的修行.其原因是在紅龍的下顎與奧爾斯蒂德一戰造成的.

艾麗絲看見我為了下次做類似的事情而學習亂魔後,似乎誤以為我在考慮打敗奧爾斯蒂德.雖然我並不覺得當時的我和艾麗絲有著那樣的差距,而艾麗絲卻做出了在實力上不能與我取得平起平坐的判斷後出去修行.

從艾麗絲那樣的立場上來看,現狀是被我背叛了吧.就當是要出差一個人去海外赴任,前去劍的修行,當回來的時候,自己喜歡的人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見異思遷,外遇.

在這一點上兩人的想法有著齟齬,關于這件事也做出過說明,她應該也理解了.

但是,她心中一定無法平靜,按艾麗絲的脾氣來說,將小刀架在腰間猛沖過去也並不奇怪.

從我嘴里說出「我又迷上你了,做我老婆吧」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另外,艾麗絲的舉動實在可怕,與其說不明白她在想著什麼,對了,比方說艾麗絲的話,旁若無人自說自話不是麼?啊還有,印象中她不考慮身邊的事情就放手去做的吧.

盧迪烏斯!我喜歡你!我要和你結婚,晚上到我房間來!今晚你別想睡了!盧迪烏斯是屬于我的呦!

像這樣呢.

但她卻什麼都沒有說,沒有自說自話還是該怎麼說呢,令人驚愕般的安靜.

莫非,但.

前幾天她拼了命想把我從奧爾斯蒂德手里救出來,一定是直到那時候為止,艾麗絲都對我抱有極大的幻想般的感情也說不定,她堅信在五年中我也像她那樣,為了變強而努力著.可是我卻不是那樣的,盡管我是以自己的方法努力著的,卻不是那樣的.我被奧爾斯蒂德打得體無完膚,艾麗絲應該看到了我難看的倒在地上的樣子的,不僅如此還有兩個妻子.在劍之聖地都當上劍王的艾麗絲,對于那樣的我就算幻滅了也不足為奇.

什麼也沒有說,莫非,也許是因為她想這幾天里就走人,說不定她在思考著分手的話語.

一想到這些事情,我就害怕去和她說話,害怕被她甩了.要是被那個帥氣的艾麗絲說了「你已經什麼無所謂了啦!」的話,我會受傷.

這麼一來,作為結果來說可能是正確的,不過會感到莫大的失落感的吧.但,要是那樣的話,更早些時候和我說…….唔,啊.

總之,確實必須商量才行,好好的推心置腹的交談,商量今後的事情.話雖如此,時機卻不怎麼好把握,原地踏步.

我說不出話,艾麗絲也什麼也不說,拖拖拉拉的度過每一天.可以的話,我想在奧爾斯蒂德聯絡我之前,和她談談並清算,來個痛快.可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就這樣拖拖踏踏的和艾麗絲繼續一起生活下去嗎.

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突然洛克希開口問到.

「那麼,和艾麗絲的婚慶會幾時舉辦呢」

她說.

「婚慶會,嗎?」

「是的,因為我也舉辦過了,當然是要辦的吧?因為那天我要請假,所以如果你能告訴我幾時舉辦的話……」

聽了洛克希的話後我沉默了,洛克希見我這樣皺起了眉頭.

「不會吧,還什麼都沒有說過嗎?」

我覺得自己的表情很尷尬,已經在家族內部談好了,准備好迎進家里了.

愛莎不用說,連那個諾倫也把艾麗絲當做家庭成員了.不僅如此,諾倫總是和艾麗絲興高采烈的說著瑞傑魯德的事情,好像那二人出乎意料的投緣.

沒有任何人反對,剩下就只有我下定決心了.

「盧迪,可不能逃避呦,艾麗絲可在等著呢」

洛克希豎起一根手指,擺出一副姐姐的樣子.

「在等著?」

「是的,她在等待著盧迪對她說「跳到我的懷抱里來!」呦」

洛克希一邊說一邊擺出手勢張開雙手,好可愛.

「艾麗絲她會想著那樣的事情嘛……話說那個,是洛克希的願望不是麼?」

「什!人家在說正經事,請不要開玩笑!」

洛克希露出一臉冒著氣的擬聲般的表情舉起了雙手.

……一不小心就開了玩笑了,不過是那樣嗎.艾麗絲在等待著從我嘴里說些什麼嗎,她是那種類型的人嗎.

不,洛克希不會說謊,這才是正真的啟示,神的忠告.

既然被洛克希從我身後推了,那麼我也就沒有名為猶豫的選項了.

拿出勇氣吧,我自己行動吧.好好的說出來,與她交談,因而被她甩了的話,就去找洛克希和希露菲尋求慰藉吧.

好吧.

不過,在此之前.突然,我張開雙手試著說到.

「洛克希,跳到我的懷抱里來!」

「所以說請不要開玩笑……」

洛克希的說到半當中停住了,看著我的臉,又東張西望看了看周圍,確認了沒有人.

然後將舉起的雙手放低到肩膀的位置,輕輕跳了起來,跳到了我的懷抱里.

她那已經有些看得出來的肚子被我壓著.

「經常蹦蹦跳跳的話會影響肚子里的孩子的哦,公主殿下」

「要是不讓肚子里的孩子做些運動的話會虛弱的,所以沒事」

洛克希那喃喃般的聲音刺激著耳朵.

是那樣一回事嗎.

是那樣一回事吧.

就當是那樣一回事吧.

因此,我想親昵一會,將洛克希坐到腿上,坐在了椅子上.這個時候,突然感到了視線.

「……嗯?」

有人在從門的陰影處探出穿著女仆那樣的上半身看著我,那雙眼睛閃閃發光,射穿我的眼睛.

——是艾麗絲.

「呀!」

「怎,怎麼了盧迪」

急忙抱緊了洛克希,艾麗絲不快地移開視線,消失在了走廊的黑暗中.

好可怕,什麼都沒說,但是好可怕.

明天和她說話吧——

第二天.為了和艾麗絲說話,我去尋找她的身影.

很快就找發現了她,她在庭院里練習空揮,不知為何諾倫也在一起,學校不用去了嗎.

艾麗絲對諾倫說著「不是那樣子啦,是這樣呦」教著她揮劍的方法.

「我不是說過不是那樣子的嗎!怎麼就是不明白呢!?」

「就算你那麼說,到底哪里不對啊」

「要說哪里……」

艾麗絲因為是感覺派的,要教諾論也很辛苦吧,所謂的感覺派的天才都是不理解自己在做什麼事情的啊,雖然我這麼覺得.

「你左手的力氣不夠呦,因為你在揮劍的時候只想著揮右手,劍尖偏移了呦」

啊咧?剛才好像聽到幻聽了.

「更加注意左手……你試一下想著只用左手去揮,那樣做的話就能揮得好了」

難道,這話,是艾麗絲說的?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

二人說著愉快的重新開始了空揮,感覺諾論的空揮變得稍微好一些了.

嘛,不管怎麼說艾麗絲也是劍王.以前基列努也說過,只憑感覺是成為不了劍王的.艾麗絲同樣也是,在成為劍王之前掌握了所謂的合理的思考方法了吧.

但話是這麼說,艾麗絲的空揮好快啊,從劍的根部開始甚至都看不見殘影.而且美麗,艾麗絲空揮著的身姿讓人憧憬.光是看看就要喘粗氣了,威風的側臉上留著汗,結實緊實的肉體和跳動著的肌肉…….

啊!察覺到一個不得了的地方.艾麗絲每次揮劍,她那朝氣的胸部就彈跳著搖晃,不是猛烈的感覺,而是彈跳著微微振動.

這恐怕是因為揮劍的方法沒有多余的關系,上半身幾乎不動所以才會微微振動的.話說回來,她穿著與其說是無袖襯衫倒不如說是像運動文胸那樣的東西,難道說沒戴胸部裝甲(文胸)嗎.每次空揮,視線就被不斷沖擊著,這是鐵錘般的空揮……!

「……?」

突然,艾麗絲胸部的搖晃……不對,空揮停止了.還在想怎麼回事看了看她的臉,她正看著這邊.

嘴巴抿成へ字形,雙腳跨開與肩齊,下巴微微揚起.是啊,要是再抄起手腕的話,就變成令人懷念的姿勢了啊.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注意到了拿在她手里的東西.是和奧爾斯蒂德戰斗時也使用過的,一把看起來很鋒利的真劍.

我姑且離開了那里,不,要和拿著凶器的人說些複雜的事情……對吧!

——兩個小時後.

挑准了鍛煉結束後的時間,我再一次去找艾麗絲,已經不在庭院里了,她去哪里了呢.匆匆換好衣服出門了嗎,那麼等她回來吧,不,沒必要在家里說,她出門了的話,就去追她吧.

這樣想著,姑且想要上個廁所而將手向門把伸去的瞬間,門從另一側氣勢十足的打開了.

「啊」

「……!」

是艾麗絲,一臉吃驚的艾麗絲站在了跟前,五官端正相貌銷魂的美人.有些濕潤的波浪紅發披在肩上,流淌般落到了胸口.

在胸口襯衫被汗水浸透,從襯衫上看得到山溝,像黑洞那樣吸入視線的深深的山溝,有山溝就有山,有兩座雄偉屹立的山.

襯衫因汗水而貼在了山上,在最高點浮現出顯而易見的突起.也就是說在我眼中所看到的是理想鄉.

「干,干干嘛呀……」

艾麗絲顯出不知所措的樣子,紅著的臉,可愛的表情.我下意識地伸出了手,碰到了有分量的一坨,以及在那個頂部的稍稍有些硬的部分.啊,好柔軟.

——下一個瞬間,艾麗絲的肩膀突然一閃,我的意識遠去了——

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的後頭部被既柔軟又硬實的東西包裹住,比平日使用的枕頭硬,不過好像是個暖和的有彈力的枕頭,順帶的有著沙沙摸著頭的感觸.

是膝枕,察覺到的時候,沒錯我還在賴床.

「唔呵呵,已經吃不下了喔」

裝作賴床翻了個身,將腦袋埋入腳的根部的三角區里.在那里做著深深的深呼吸來回撫摸著屁股.

「呀?」

啊咧?這個屁股的形狀,不是希露菲啊.希露菲更加的小和纖細,脂肪少得讓人覺得不是能拿在手里的啊.

氣味也和洛克希的不同,一聞到洛克希的氣味就能想起安心感,但這個氣味有些汗臭,聞到後感覺從腦袋後方傳來了危險信號,但是並不討厭的,而且總覺得令人懷念般的.

( ゚o゚)

慢慢張開眼睛轉過頭,往膝枕的主人看去,從兩座山的另一邊,銳利的眼睛正怒視這這里.是艾麗絲.

艾麗絲一把抓住了我的腦袋,要被捏碎了——.

希露菲,洛克希,請原諒我不幸先走一步.

可是,下個瞬間,我的頭被有些用力卻溫柔的手勢撫摸了,我蜷縮成一團看著艾麗絲,雖然她撅著嘴,紅著臉轉向了一邊,但沒有生氣.

「請問,艾麗絲……小姐?」

「叫我艾麗絲就可以了啦」

「艾麗絲……那個,對不起」

剛一道歉,我的頭就被用力抓住了.啊啊,請原諒我不幸先走一步.

「……其實……我也有錯吧」

「嗯,嘛……是啊」

「信,我看了啦.盧迪烏斯也很難過吧」

腦袋被用力的固定著,我對艾麗絲點了點頭.我並沒有成熟到能說你完全沒錯唷.

那個時候我們錯失了彼此,當時我受了傷,而現在艾麗絲正受著傷.

「喂,盧迪烏斯」

「什麼事」

「……」

艾麗絲閉起嘴巴,就像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那樣.必須要對話才行,盡管那樣想可就是說不出話來.

對我而言,對艾麗絲而言,也許這五年時間太漫長了.

「盧迪烏斯,是愛著,那二人的吧?」

「嗯,愛的」

做出斷言後,艾麗絲的手里用起了力.

「比我,更加喜歡嗎?」

「……嗯」

聽我那麼一說,艾麗絲露出了悲傷的面容.

完了,我應當挑選措詞的,不能去做比較.

我是喜歡艾麗絲的,已經重新迷上了她了.

「你已經,討厭我了?」

「這不可能,只不過……是分開的時間太長了,也許,不知道該怎樣面對你」

「就算現在,我還是喜歡盧迪烏斯的呦,想被盧迪烏斯所愛呀」

艾麗絲滿臉通紅,剛才的莫非,不,明顯是愛的告白.

我該怎麼回答呢,答案應該已經是決定了的,但是,在此之前,必須確認事實才行.

「但,我已經,有兩個妻子了」

「……」

艾麗絲一臉火大的站了起來,我從膝枕上翻滾落到了地上,看來這里是客廳,房間里一個人也沒有,明明諾倫和希露菲應該在家里的,卻誰也不在,機靈的讓我們兩人獨處了吧.

艾麗絲往下看著趴在地上的我,抄起雙手,雙腳與肩跨開,微微抬起下巴,以初次相遇時相同的姿勢,往下看著我.

「盧迪烏斯,去外面,決斗!」

「唉!決斗!?」

一邊拍去身上的灰塵一邊站起身,我慌忙的反問到.

「沒錯!決斗後,要是你贏了,我就走人!所以,要是我贏了……」

艾麗絲筆直地指著我宣言到.

「要是我贏了,你也要愛我」

感覺事情變得奇妙了,我那樣想著點了點頭.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三話「狂劍王對龍神」     下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五話「艾麗絲・格瑞拉特 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