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五話「艾麗絲・格瑞拉特 後篇」  
   
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五話「艾麗絲・格瑞拉特 後篇」

現在,我正面對著艾麗絲,地點是在魔法都市夏麗雅城外,走出城牆很近的地方.

雖然沒有觀眾,但基列努近距離站著,艾麗絲在去城外的路上叫她當裁判,交上裁判就意味著她不打算殺我,是這樣吧.

「……」

艾麗絲一言不發手握真劍看著我,不,她的手有些顫抖著嗎,作為武者的顫抖嗎.

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應當認真戰斗嗎.

說實話,輸了也沒關系,輸了更好.我喜歡艾麗絲,雖然剛才說了更喜歡希露菲和洛克希,但這不能區分好壞什麼的.

希露菲有希露菲的優點,洛克希有洛克希的,艾麗絲有艾麗絲的,我都喜歡她們.

雖然優柔寡斷,但我就是那樣子的男人,花心,性欲過剩,也覺得能抱變得成熟的艾麗絲是令人垂涎的劇情展開的因素.

既然要我愛她,那麼我就全力去愛吧,這已經不算是花心也不是外遇了,這是愛,是自然法則.想要得到有魅力的女人是自然的法則,米里斯教徒不會從哪里冒出來.

不過艾麗絲會認可故意輸掉的行動嗎,她不會覺得是侮辱嗎,她是討厭那種人的不是嗎.

艾麗絲為了保護我,為了得到對抗奧爾斯蒂德的力量而修行了,所以我必須在這里展示作為艾麗絲丈夫的強大才行不是嗎,必須證明付出了相同的努力才行不是嗎.

……盡管我沒有艾麗絲那樣努力,但是,即便如此.在全力戰斗,與愛麗絲不相上下的戰斗的前提下,輸了又或者是贏了,再一次的請她嫁給我.

贏了後,對她說『你是我的人,別抱怨到我家里來!』.好吧,就那麼辦吧.

被打壞了的魔導鎧已經被扔在森林里了,成為劍王的艾麗絲在接近戰中和奧爾斯蒂德打得不分上下,雖然我不覺得和著這種對手從看得見的距離開始戰斗能贏…….要是贏不了的話,那就那樣了.

「盧迪烏斯」

剛下定決心,基列努就向我說到.

「有什麼事嗎」

與基列努許久不見了,不過她並沒有什麼變化,頂多覺得是個已經上了歲數的歐巴醬了啊,重逢的招呼打了,也說過話了,不過關于現狀卻沒商量過,也不是促膝長談的關系,也沒有不協調感.愛莉娜利茲倒是總是見到那樣的基列努的似乎…….

「艾麗絲大小姐和以前沒什麼改變,用態度去接納她」

基列努還是和以前一樣的語氣說到,突然我感到她的微妙的話有著不協調感,我自問現在將要做的事情真的是正確的嗎.

我看向艾麗絲,她以一如往常的站姿正等待著我做好准備,抄起雙手,岔開腳抬起下巴.雖然是一如往常的站姿,但和我記憶力的艾麗絲有著很大的不同.個子長高了,胸部變大了,籠罩著肉食動物那樣溫柔且凶殘的氣氛.

從那以後過了五年,我也變了,艾麗絲也變了吧.基列努說她沒有變,五年前,在那之前我是怎麼樣面對艾麗絲的呢,面對任性的艾麗絲,我要怎麼做才好呢.

「預備,開始!」

聽到基列努的發令,我也沒有架起拿著的魔杖,艾麗絲同樣抄著雙手沒有動.

過了一會艾麗絲緩慢地行動了,拔出腰中的劍,無力地垂下,往我這里走來.有著透明般刀身的那把劍,據說是劍神所賜的七把劍的其中一把.

艾麗絲來到了我前方,用尖銳的眼神朝我瞪來.

「……」

「……」

艾麗絲來到了我眼前,舉起劍靜止著.

「干嘛呀,你不打嗎?」

「艾麗絲,我……要是你輸了就走人的話,我認輸就行了喔」

艾麗絲的嘴巴抿成了へ字形.

「……」

「而且……剛才沒來得及說出來,那個.我也是……那個,喜歡你的」

還以為艾麗絲的頭發要倒豎起來了,她會生氣嗎,還是認真戰斗更好嗎,就在這時艾麗絲的劍揮了下來.

「……!」

就在我反射性的閉起眼睛身體僵直的時候,劍柄當的一下敲在我頭上,是輕輕的戳一下那樣的暴力.

張開眼睛後,跟前是艾麗絲的臉.

「我,不會像希露菲那樣做飯啦」

「我知道」

「不像洛克希那樣腦袋也不好使啦」

「我知道」

「也不像那二人那樣可愛啦」

「艾麗絲可是個帥氣的美人呦」

「……像我現在這樣的身體,與盧迪烏斯的興趣是不同的吧?」

「不,沒那回事,是很有魅力的身體呦」

艾麗絲將劍收回鞘中,小心翼翼的將手環抱著我的腰,被豐滿的胸部壓著,我的身體倍強而有力的緊緊抱住,有些汗臭味卻沒有掩飾的香氣,依然是艾麗絲的氣味.

我也將雙手環繞到她的背後,盡管肌肉比以前更加結實了,但也不至于一塊一塊的,剛剛好,感覺不錯.

「就當我贏了,可以吧?」

「嗯」

「要是,盧迪烏斯認真的拒絕我的話……我可是,會徹底的,放棄的呦?」

顫抖的聲音.莫非,我要是認真的戰斗的話,她就打算故意輸給我嗎.

「你不用放棄」

「那,我能成為盧迪烏斯的家人麼?」

「嗯,與希露菲和洛克希一起,如果,艾麗絲願意的話……」

全都說出來吧,那樣想著的我吸了一口氣,或許讓她微微聽到了也說不定.

「請和我結婚」

聽到我這麼說,艾麗絲睜大了眼睛.

「呵,哼!就,和你結婚啦!」

慪氣般的扭過頭去,艾麗絲和我結婚了——

那天在吃晚飯的時候,我宣布了艾麗絲成為我妻子的事情,與洛克希那時不同,做過了事前工作,誰也沒有抱怨.

雖然我認為諾論她即便不至于反對,也會說一句刺耳的話,不過她也沒說.大概她已經對我和複數的女性結婚這件事放棄了也說不定.

洛克希和希露菲也祝福了我們.

「艾麗絲,三個人一起加油吧」

「規則就按次序決定吧」

艾麗絲對著二人緊張得打顫.

「那,那就,麻煩你們了啦……」

措辭也很奇怪,雖然艾麗絲居然會緊張很少見,但以她們的方式親密起來吧,感受到了接納她吧的心意.

可以的話,我希望他們不要吵架關系和睦,嘛,我是不能說那種話的吧.

三人為了鞏固和睦去洗澡了,赤誠相待順帶的好像說明一下洗澡的方法,雖然我也想跟她們一起去前後搓洗,不過今天我就姑且忍了.

結果留下來的人是我和莉莉婭,二名妹妹和詹妮絲…….以及基列努.

「……」

詹妮絲在艾麗絲離開後,敲打著我的頭.雖然莉莉婭說著「夫人,您就原諒……」但沒有停下的跡象,詹妮絲的米里斯教徒,兩個人也就算了,有了第三個人後,也許就無法原諒兒子的不守約了.

「好痛,好痛媽媽,對不起,我在也不敢了」

當我這樣說出來後,詹妮絲收回了拳頭,坐回自己的座位,坐回了露出懷疑神色的兩個妹妹所坐著的旁邊的座位.

「我說歐尼醬啊,洛克希姐的那時候也說過的吧,這次也盡是嘴上說說,要過些日子又不會帶其他女性來的吧——,要洗的衣服要增加了啊——,真夠嗆啊——」

愛莎的話好刺耳,感覺因為把艾麗絲接進家里而導致妹妹對我的股價下挫了,但是嘛,我認了吧.雖然愛莎說著這些事情,但感覺是在和我鬧著玩.

「哥哥」

這時另一個妹妹開口了,這邊的不是胡鬧而是認真的人,得好好聽她說才行.

「嗯,怎麼了諾論桑」

「那個,因為我是米里斯教徒,對跟哥哥的所作所為感到不愉快」

「嗯」

「但是,我非常清楚艾麗絲喜歡哥哥的心情,所以這次我什麼也不說.也許哥哥不怎麼喜歡艾麗絲也說不定,但請你好好去愛她,我說完了」

「好的,我會全心全意去努力的」

諾論好像很喜歡艾麗絲,艾麗絲白天教諾論劍法,諾論好像也主動接近艾麗絲.總覺得這幾年里諾論變得相當的會與人交際了,是學生會的影響嗎.

「盧迪烏斯閣下」

莉莉婭輕輕的發出了聲音.

「嗯,什麼事,莉莉婭桑」

「您娶了艾麗絲,因而這個家業變狹窄了,我打算和詹妮絲在附近借房子,在那里住——」

「不行」

莉莉婭的提議不采納.

「請讓我照顧你們二人……嘛,雖然我盡被莉莉婭桑照顧」

「不,沒那回……但,要是盧迪烏斯閣下那麼說的話,我聽您的」

因為娶了妻子就把兩位母親趕出去的話,泉下的保羅有可能會變成惡鬼.照顧年老的父母是子女的事情,確實因為娶了艾麗絲而沒有客房了,嘛,不用擔心,房間什麼的船到橋頭自然直.

「盧迪烏斯」

最後基列努對我說到.

「基列努桑」

「基列努就好」

她也已經有40來歲了吧,但她得肌肉沒有任何的衰老,充分鍛煉著的緣故吧.

「艾麗絲大小姐托付給你沒問題吧」

「……是,我可以對神發誓」

「是嘛」

基列努微微笑了.

「你要和長大了呢,和下決心與詹妮絲結婚的保羅有著相同的眼神」

我該感到高興吧,可以的吧,高興吧.

是嘛,和那個保羅一樣的眼神嗎,真開心啊,我也長大了啊…….

啊咧?但基列努所認識的保羅是以前的保羅吧……真的可以高興嗎.

「基列努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住在這附近嗎?」

「不,只要把艾麗絲大小姐托付給你,我的工作也就結束了,我打算回亞斯拉王國」

「說到亞斯拉王國,是要去菲托亞領地幫忙重建?」

聽我這麼一說,基列努眼光一閃.

「不,我要找出陷害薩烏羅斯大人的人並砍了他」

現場的氣氛瞬間凍結了,這是個相當嚇人的答案,一直以來她照顧著艾麗絲,因為托付給了我,所以自己的工作結束了,接下來剩下的就只有報答恩情了.

「……找出來,也就是說,還不知道誰吧?大概是被政治上的策略放倒的,所以我認為不是一個人呦?」

「只要一個一個的砍掉與伯雷亞斯敵對的人就結束了」

想法太簡單了啊……該怎樣阻止她呢,不對,總覺得不管怎麼說她都不會停止的,不論如何,都是那個基列努.

要不,相反的,為了能讓他更好的行動而提供支持感覺更好.……想到這里,我回想起了日記的內容.亞麗愛爾反被殺死的那次政變,據說有水神和北帝參與其中.

「基列努,我從一個情報源那里聽說,水神和北帝被亞斯拉王國所雇用」

「那些人嘛」

「你認識嗎?」

「是啊,艾麗絲大小姐應該也很熟的,那又怎麼了?」

「有可能你會與他們為敵,那樣的話,哪怕是基列努也會喪命,的吧?」

「確實,以我一個人,贏不了他們」

基列努點著頭看著我的眼睛,就好像催促我繼續說下去那樣的眼神.

「……姑且,我知道有個在薩烏羅斯大人去世的騷動的漩渦里的人,她或許是與伯雷亞斯敵對的,因而是基列努的敵人也說不定.但是與她聯手的話,就有可能名正言順的砍掉必須砍掉的對手了吧」

「是誰?」

「是亞麗愛爾・亞尼末・亞斯拉公主」

基列努的耳朵豎了起來,啊,好懷念啊.在以前教課的時候,遇到不懂的問題時,基列努會做出這樣的反應啊.嘛,不知道的話正好.

「是亞斯拉王國的公主殿下」

「嚯」

但是,把亞麗愛爾介紹給基列努真的可以嗎,亞麗愛爾之後會在亞斯拉王國發動魯莽的政變,讓基列努參與其中真的可以嗎.

不,未來會改變,因為看了日記,我也可以給她提出不少建議吧.另外,政變是人神操縱盧克的結果的話,那麼,我成為了奧爾斯蒂德的部下,因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也說不定.

在那種情況下,要是能看到亞麗愛爾的勝機的話,有基列努這份戰力更好吧.干脆我也可以去幫忙……不過這件事如果不去請示奧爾斯蒂德的話就很難說了.

「總之,請你去和她見一面聊一聊」

「你這麼說的話,好吧」

基列努不假思索的點頭說到,暫且似乎控制住了她那思想簡單的行動,很好.

「哈啊~ 」

只見愛莎和諾論茫然的眼神地看著我.

「什麼啊」

「沒啦,我在想,歐尼醬真的當過劍王大人的老師啊」

「怎麼,你不信麼?」

「也不是不信,我在想,劍王大人那麼乖乖的聽話啊」

我與基列努面面相覷,我們進行過什麼奇怪的對話嗎.

「我說,哥哥.學校里有個想要成為冒險者的前輩呢.那個人最近說了「二名『劍王』到這座城市里來了,超—可怕」之類的事情.明明城里的冒險者不管是誰都刮目相看般的厲害的人,一想到哥哥……該怎麼說好呢,哈啊~的感覺」

聽到諾論的話,基列努突然笑了.

「盧迪烏斯可比我厲害多得多了,不管怎麼說,都被那個龍神認可了實力啊」

「是嗎~」

諾論感到佩服,這下子,哥哥的股價會上漲些了吧.就算上漲了,也只是上半身的股價,總覺得下半身的股價連續跌停.

總之,拜基列努所賜,我覺得保住了面子.

太好了太好了——

那天晚上.

基列努回去後,希露菲,洛克希,艾麗絲三名女子互相交談了,那三個人到底聊些什麼呢.

盡管我興趣濃厚,不過女子會是女人的事情,因此我就不參加了.

看起來氣氛和諧,艾麗絲也認真的聽著,沒問題的吧,和以前的艾麗絲簡直判若兩人啊.

我在研究室看著諾論學習,在她去睡覺後寫了日記.今天嘛也算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一想到今後的生活以及奧爾斯蒂德的事情,雖然也有些感到不安.

不過,巨浪已經克服了,切換下心情吧.

在走出研究室的時候,家里已悄然無聲,女子會看來也結束了,她們今天會一起睡在誰的房間里吧,還是說三個人會一起在臥室等著我之類的……不會的吧.

不過話說如此安靜的話,總感覺心中的不安會油然而生啊.記得從未來的我到來的時候也是這樣一個寂靜的夜晚,還會發生什麼事情的不是嗎.比方說,全身打著馬賽克的家伙突然從走廊的陰影處跳出來什麼的.

不,不會把…….

進入臥室後接著進入房間,房間里沒有任何人,臥室也沒有點上燈,這麼說來是一個人睡嗎.

我一邊想著這些事情就在想要打開臥室門的瞬間,門從內側打開,我被強大的力量拽入門里.

「唔哇!」

一下子朝著對手舉起了手注入魔力,但是手脖子被抓住,連同整個身體被壓在了門上.

完了!就在這麼認為的時候,注意到了對手的真面目.

「……是,艾麗絲嗎」

是艾麗絲,她穿著應該算是睡衣的樣子,抓住我的手腕.

「我說,我說啊,盧迪烏斯……」

她的眼睛里充著血,臉也紅透,呼吸非常急促,生氣的表情.發生了什麼不稱心的事情了嗎,謹言慎行吧.

「我,我們,已經是,夫婦了吧?」

「……喔,喔喔.啊,是不是舉辦,結婚儀式什麼的更好呢?叫上眾人,熱鬧一下?」

「才不要那樣的啦,已經不記得這麼跳舞了……比起那個,我說啊,夫婦的話,是可以的吧?」

可以什麼啊,我剛這樣想著的時候,肩膀被一把摟住,被親了.砰的一下撞到了牙齒,痛覺傳遍全身.

雖然想要往後退開,但門阻攔了我,艾麗絲強行的強迫我般將自己的臉壓了過來.

「噗哈……」

艾麗絲摟著我的腰,開始了連拖帶拉般的移動,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被帶到床邊了.這是咋了,發生了什麼事,哎?接下來要做嗎?哎?

「我說,艾麗絲.我說,這種事情,對啊,要好好的,按照順序呢,要和希露菲她們說好呢」

「說好啦,說好今天可以讓我來」

「洛克希就沒說什麼麼?懷孕中想要控制什麼或別的說什麼的」

「她說過沒什麼關系的啦」

不知不覺,我已經被推倒在床上了,艾麗絲力氣很大,我不覺得能脫身.

「我說啊,盧迪烏斯,我想生個男孩子啦」

艾麗絲的呼吸急促,並不是在生氣,她的表情很YD.

好像被猛烈的追求著,不,我很開心呦.如此被追求著很開心呦.

因為是緊貼著的關系,我的那個已經變得很那個了,身體是老實的.

但,反了不是麼?男女反了不是麼?

「盧迪烏斯,我喜歡你呦,所以,可以吧?」

「呃,嗯.可以,可以但是呢,稍微冷靜一下卅,熱絡一下氣氛,兩個人喝著酒,把五年里發生的事情說個遍,在心情大好的時候,抱在一起說聲我愛你」

「那種事情無所謂啦!我一直,都想要這樣做啦!」

艾麗絲邊說邊壓到了我身上,她邊用雙腳牢牢的夾住我的雙腳,邊用雙手壓著使我動彈不得.她將鼻子壓在我胸口,開始用力聞了起來,就像一條狗一樣,不臭嗎?

「哈……哈……盧迪烏斯.既然已經結婚了,你就歸我了是吧?」

「哎?不,不是艾麗絲一個人的啦,要是三個人能和和睦睦平分的話,就太好了呢」

「今天輪到我,所以歸我了是吧?」

不論如何似乎艾麗絲也想把我當做是她的東西.

「……嘛,是這樣的呦」

艾麗絲的雙手一下子加強了力氣,好痛好痛,手脖子要斷掉啦,又要叫老大施展治療魔法才行了啦.

「那,那麼,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可以的吧……!?」

她要做什麼啊,我會被怎麼樣呢,肯定是工口的事情.我不情願嗎?回答是NO,那麼回答就是YES.

「可,可以呦?」

下一個瞬間,艾麗絲化身成了野獸——

第二天.

被嘰嘰喳喳麻雀聲叫醒了,我立刻去尋找艾麗絲的身影,很快就找到了,就在眼前,艾麗絲那端正的睡臉就在眼前.

「呼~」

呼著安下心來的氣,回想起昨晚的事情.

昨晚被徹底的愉悅了,在技術上應該是我更高,直到半當中還是我占優勢的,艾麗絲就是不服輸,所以我也努力了,但是到了半當中局勢就被逆轉了.

是體力的差距啊,第一次的時候也是這樣,艾麗絲的體力深不見底啊.嘛怎麼說呢,贏不了艾麗絲呦…….

在我精疲力盡的時候被她為所欲為般的蹂躪了,對不起親愛的,人家,成了這個人的東西了啦……的心情,已經婿不出去了.

但好像香甜安睡的艾麗絲看上去格外可愛,昨晚還那樣氣喘籲籲的,現在這般的安詳,嘻嘻的笑了起來.希露菲也總是以這樣的心情看著我的睡臉的吧.

「……話說回來」

現在我枕在她手臂上,往常正好相反,所以挺新鮮的.艾麗絲的臂枕纖細但卻挺強壯的,感覺非常讓人安心.

話說回來5年嗎,艾麗絲也相當的成長了,到底長了多少肌肉了呢,昨天雖然記得是個誘人的身體線條但還是太暗了不是很清楚.

蠕動著身體,碰一下艾麗絲的肚子.

「哇哦,太棒了……」

表面並沒有怎麼隆起,倒不如說脂肪不少,但是緊貼的那個脂肪的,是壓縮過的肌肉,用力按一下後,就知道區分的很清楚了.

雖然我的腹肌也是六塊肌,但艾麗絲的那個好像更厲害,真想要啊.有那麼多肌肉卻不胖,也有著細腰…….

一定是以神技般的平衡將名為腹外斜肌和腹內斜肌,腰大肌的肌肉的鍛煉出的緣故.

即便如此,女人的肌肉,為什麼如此的有魅力呢,一直都想要碰一下.

但是想要碰的並不只有腹肌,將手往上方移動,就算蓋著毛毯也明白般的兩座大山,昨晚手總是被抓著,因而沒怎麼碰過…….因為是夫婦所以可以的吧?

「哇喔哦……」

太厲害了!有地基!是胸大肌!這也緊繃著,是個好肌肉,太棒了呦.

那麼,在那個盤子上放著的是甜點,果然堅硬與柔軟間的平衡是在人生中是重要的,因此H SKETCH ONE TOUCH.

這還真的長得很好啊,像蜜瓜一樣.是希露菲和洛克希所沒有的,她們二人的也不錯,但果然大的有大的不同的魅力所在.

我必須感謝神明以後任何時候都能摸到這個嗎,謝謝你洛克希,希露菲,我做到了呦,成功登上了艾麗絲山脈,迎來了全人類的黎明時分.

『霍,霍,霍』

就在這時,我腦內出現了白發的老人,是仙人!波霸仙人!久違!請看,這出色的果實!感謝大地!

『霍,霍,霍,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你的了……努力吧』

啊,仙人!您要去何方,仙人!求教!求更多的教導!

「……」

「啊」

就在我自嗨的時候,突然和艾麗絲四目相視,她不知什麼時候醒了看著我,擅自摸她,我會挨揍嗎.就在這時被艾麗絲抓住了手脖子,她生氣了.

「交談吧,比起打架,進行交談吧寶貝,說一些閨房密語吧.說起來以前我們一起做過仰臥起坐呢,那時候,雖然我敗給了自己的好奇心摸了摸你的腹肌……」

「……」

艾麗絲沒有松開我的手,不僅如此她還將身體轉了過來,纏繞般壓到我身上.她的眼中寫著YD這個字.

並不是在生氣嗎,大清早的揉著胸部的關系,把火點著了嗎.說的也是,換做是我的話,大清早被做工口的事情的話,也會想要的呢.

雖然男女不同,不過艾麗絲是例外嗎.好,好吧,放馬過來吧.讓你見識一下對付艾麗絲是早飯前開胃菜呦!

「溫,溫柔,溫柔一些哦,大清早的,對哦,昨天也那樣的呢……呀~!~」

我發出乙女般的聲音,遭受了第二次蹂躪——

下午起床後,艾麗絲已經沒影了,空蕩蕩的床,我的旁邊已經冷冰冰的了.但是,並沒有失落感,有的只是虛脫感和滿足感.

捶著打顫的腰部站了起來,來到窗邊,太陽格外的黃色,我的臉肯定也變成黃色的了.(PS,黃色的太陽暗指通宵H,出自某漫畫)

在窗外看到了艾麗絲,露出放蕩的傻笑,心情很好的空揮著,做了那麼多還能動嘛,怪物一樣的體力啊.

希露菲和洛克希比我體力少而會先筋疲力盡,像這樣被壓榨到極限還是第一次.

如果說希露菲是被動型,洛克希是技術型的話,艾麗絲就是攻擊型的嗎.

被虐狂的屬性好像覺醒了.德川,豐臣,織田的感覺啊.

艾麗絲漂亮的取得了劍王的稱號,都是因為我被奧爾斯蒂德打敗的緣故.說笑的,太得意的話會被殺頭的,不能每次都麻煩我家的秀吉公.

要是有下次的話,下次一定要想說些閨房密語.真的想與愛麗絲在醒來後的虛脫感中說些什麼…….

這樣想著,我前往澡堂淨身,洗乾淨後來到地下室,朝著祭壇祈禱.想要在這里另外放一個神龕啊,因為是智慧之神,慈愛之神,戰斗之神…….果然用木刀吧.

想著這樣那樣的事情剛一踏入客廳,打掃著的愛莎就刷的一下跳起來了.

「啊,歐尼醬,早安!來信了呦!雖然沒寫寄件人,但印著家紋,認識的人嗎?」

收下信件後我的動作停住了.

信上畫著非常明白的紋章.

龍神的紋章.

這是一封奧爾斯蒂德寄來的信.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四話「艾麗絲・格瑞拉特 前篇」     下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66話 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