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69話 守護魔獸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69話 守護魔獸

為其一個月的休假被准許了.

(英文原版為Postponement不明覺厲啊啊啊!!!求大大指教!)

在這個月內,我有著不得不去完成的事.

但就算這麼說,一個月還是太短了,能做的事說到底還是很有限.

就算有了龍神君的力挺(這里小翻賣個萌~),得意忘形什麼的還是不行的呢!

就算是在一時沖動的情況下說出口的.(龍神)依然是認為就算是失敗了,還是有下次的呢……

譯者注:名字英文是Orsted,懶得找中文譯名,省懶中~

搞不好他(龍神)在看了我的日記之後會去認真考慮著,「要創造個回到過去的魔法呢~」這種事請也說不准呢.

不過換個方向考慮,搞不好龍老板(小翻再次賣萌~)自己已經體驗過了一回也說不定.

話說回來,聽到龍神說出「下次」這個詞的時候,他很明顯的露出了「我去」一樣的懊悔表情呢~

注:英文版是大家喜聞樂見的Damn it 笑~

實際上,不只是一次兩次,龍神殿 經常時間跳躍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呢.

(譯注:惡搞Orstede的稱呼是本人為數不多的興趣之一)

假如這樣的話,他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但就算如此,這個對家人隱瞞了眾多事情的我,從某種意義上也不是不能理解呢.(譯注:指隱瞞了某些情況)

畢竟難以解釋之事會被謊言和欺騙所掩藏……實際上,我可能還是沒被信任啊,所以才沒被告知不好的信息也說不定.畢竟這樣的話,就算我背叛,短期內也沒法(對這些事)做些什麼呢~

不過現在還是不要去招惹Boss(龍神)比較好!

所以,我可愛的小伙伴們呀!他的秘密神馬的忘了就好!

(小翻就是個不賣萌會死的人啊~)

就算奧爾斯蒂德(去找了正式譯名)有下次機會之類的,作為人類的勞資也是沒有的啊!

說到底,命神馬的一人只有一條呢……(大實話!)

不過就算我這麼說,說服力神馬的也還是沒有多少.

【我】(THE 現在)聽了【我】(THE 未來)的故事,到最後還讀了日記.

我的全身每一種感官(英文詩皮膚,不明覺厲)都能感受到未來之我的生命,已深深地被後悔所浸透.

現在的我無從感知這悔恨,既然我有機會重新來過.一切都好!……不過. 假如我這麼思考的話,像是背叛了自己至今為止的努力呢.

總之,往後就盡可能的努力吧!(譯注:請試著想象握拳,剛吧里馬修~之類的)

特別時期的時候就應該這樣呢!

鍛煉身體,訓練魔法,然後是一些日常的訓練.

就算突然增加訓練量,實力也不會產生什麼飛升.

總的來說就是:堅持就是勝利!(英文持續就是力量Continuing would become strength)

果然還是繼續我那鍛煉的每一天吧!(原文do what always done,意譯)

除此之外,模擬戰也是需要的.

但是是什麼?這貌似少了什麼一樣的感想!!

(這句不明覺厲,貌似弄錯,果然英語還是太差了.跪)

盡管練習和訓練非常重要,在學習怎樣熟用習得的技巧這點上,模擬戰還是不可或缺.

要是用運動來分類的話,就要被稱為拳擊(對打?!)了吧.

拳擊:一種被稱作【搏斗游戲】的戶外比賽.(小翻:這里貌似感受到了某種薔薇色的味道是本人的錯覺麼……)

就算這對戰只是互相切磋的程度而已,也可以成為寶貴的實戰經驗呢!

充當對手的是愛麗絲.(小翻:野戰對手神馬的~捂臉~被群眾打死Orz)

愛麗絲是劍王(不知道為啥這里要用過去式,因為是故事麼,笑)

在近戰中,像是無可厚非般的完全把我克的死死的.

以我為對手的話,愛麗絲會不會有不滿呢~

總之,我也盡我所能,讓愛麗絲去面對泥沼,濃霧之類的小花招.對抗的經驗什麼的是越多越好吧!(這里原句直譯用中文很難理解,意譯)

她看起來對付小花招之類的技能非常苦手呢~

順帶一提,以前教她的東西貌似都全被她忘光了.

盡管她依然能用些入門等級的魔法,魔神語也能說一些,

(原文Demon God language,應該是魔神語吧)

但語言,數學,科學,社交禮節之類的的果然早就滾粗了她的腦子.

(小翻:賣個萌大家別在意)

話說到底,幸免于被遺忘的,也只有那些她喜歡的東西了.

不過我個人還是認為劍術什麼的學一種流派就夠了.

(譯注:這里流派上面標注了Merit,沒有查到出處,求指點,順帶這里指的是愛麗絲只記住了三個流派的劍法,然後魯迪吐槽了)

不管怎樣,訓練繼續進行!

在入浴時被襲擊了是很糟糕的事情,畢竟和愛麗絲的對打可是超~累人的.但就現在來說,沒有任何問題!(小翻:本人竟然想歪了!)

但,愛麗絲仍然是個神秘的少女.(原文是WOMAN求不殺)(順帶這里估計指的是不知道腦袋里在想什麼吧)

她無論怎麼碰我都可以,(這里翻成 摸 會不會好點呢~)

但我一碰她,就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被胖揍一頓……(可悲啊!)

簡直不可理喻啊啊啊!!!

(英文:it was illogical想起了Star Track 經典台詞:It was only logical.)

關于器材問題,我拜托了紮諾巴和克里夫去改進魔導鎧,像是縮小化或是提高魔力效率之類的.不過性能太高了會失調啊.

(原文Zanoba and Cliff應該是這兩貨吧)

就算在一個月內不能完成,從長遠考慮,我也會需要這鎧甲呢.

說起來,龍龍神醬(賣萌而已,無視)好像也提供了些技術,用不了幾年,克里夫他們就能將其運用自如了吧.

這次的阿修羅王國之旅,我就先用奧爾斯蒂德給的長袍和裝備吧.

(譯注:原文Asura kingdom,我就直譯了,就指點)

理所當然的,我所帶的裝備足以顛覆這個國家.

不過,可別會意錯了!可不是我不喜歡西露菲給我挑的長袍哦~但說到底我還正直年少.(名字為Sylphy,應該沒錯.順帶吐槽:明明你都年過半百)

吾之心已因得到新的神器而雀躍!

那麼,訓練和道具都在持續增強……

關于其他事項.

為了在短時間內完成更多的事,果然需要個時間表.

因此,這個月的時間安排確立完畢.

第一天,我打算去召喚守護魔獸,然後觀察一個星期,看這魔獸是不是真的有用.

若一切順利,那我緊接著就聯系克里夫.

順帶一提,為了升級道具,我還要麻煩他一件事.總的來說是關于詛咒的……就是實驗之類的……

准備完成的時候,就用西露菲當中間人介紹基列努和阿莉耶魯認識吧

(名字是Ghyslaine and Ariel希望沒弄錯,順帶阿莉耶魯就是王女本人沒弄錯吧)

在這期間,適當的找些理由然後把話題引向幫助阿莉耶魯,然後再花個一兩個星期去說服甲龍王.(名字是Pergiusu)

要是能和要求克里夫做的事同時進行就好了呢!

現在,我就按照這個計劃行事.

盡管現在的主要事項——阿莉耶魯的事,被排在了最後,但既然克里夫和守護魔獸都沒問題,那我稍微繞一下彎路也沒問題吧.

因此,如今的首要任務是守護魔獸的召喚.

Part2

在被龍神喚去告知今後的計劃之後一天,我在花園里召集了全家.

經常宅在家的愛莎,莉莉婭,簡妮思,當然還有最近才加入的愛麗絲.

洛克希和洛倫則不用多說,甚至兩頭獸類也參加了.(兩頭獸名字翻譯不能,跪)

才剛開口說話的魯西則躺在西露菲的臂彎之中.

「現在,我就要召喚專屬于咱家的守護魔獸了!大家~請讓歡呼聲響起來吧!」

「哦~~~~~」(原文是Wa,但感覺哦更符合情景不是麼)

四周掌聲雷動~

今晚必將會作為傳奇而被載入史冊!

哦,法克,為啥這兩頭畜生沒有鼓掌啊喂!

這樣可不行呢……(請大家腦補腹黑男低著頭雙肩抽搐的樣子)

畢竟我們現在可是要召喚你們的同伴啊喂!

「關于這次的召喚,我等雖不能確定所喚之物為何,但其必為強大的存在!它將會成為保護這個家族安全的堅盾!」(這里意譯,感覺這樣更中二一點)

「那個,既然這個是龍神做的,隨便就用出來不會很危險麼?不會魯迪一走就反過來襲擊我們的吧?」西露菲弱弱地聲音中充滿了焦慮.

我去!何等可怖的想象!

但是等下,這種狀況我好像以前在書里看到過……

召喚出了無法制禦的魔獸然後反被其吞噬神馬的.

(注:那本啥啥女巫的召喚魔法)

「不但是龍神保證了這個魔法陣的絕對安全啊.」(出自魯迪)

「這就是我所擔心的.」(出自西露菲)

真的是這樣麼?

但我也不覺得奧爾斯蒂德會用這麼拐彎抹角的方法.

用來防止背叛的戰略性方法麼?!(注:長期的舉措,中文不好,大家理解就行)

不過我倒是覺得這種可能性也很低就是了.

「我明白了.現在,我會實施召喚.要是危險的話,就集合所有人的力量打敗它,然後我再好好地對奧爾斯蒂德還以顏色!」

「得令!」(英文是了解了,但還是下意識翻成了這個)愛麗絲宛如雀躍般地回答道.

她躍躍欲試地拔劍出鞘,發出 叮鈴~ 的清脆響聲.順帶一提,那天我得到的魔劍「Yubi Ori」被綁在愛麗絲的臀後.(魔劍就是這章前面龍神大大給魯迪的那把)

她原本持有的兩把(劍)則分別跨在她的左右臀部上.(這里英文就這麼說的,理解不能)話說回來,看起來很重耶~那裝備.

「那麼這次,我們就一起去揍飛奧爾斯蒂德那厮吧!」(出自愛麗絲)

不,不會去揍飛的哦,我在內心小小地吐槽道.

僅僅說說而已請不要在意.(指愛麗絲的想法)

要是真打起來,這次搞不好我們就要徹底被滅乾淨了呢.

倒不如說,愛麗絲關于揍飛龍神之類的是真心看起來超~想干的樣子呢.

難道她一直想找理由去和奧爾斯蒂德干架麼……

「就算我們和奧爾斯蒂德之間已經停火了,但長遠考慮,也不是不可能和他再杠上.在那之前,請繼續提升你的力量吧!」(魯迪)

被這麼告知後,愛麗絲露出了「哈?這還要你說?」這樣的表情.

和其他人干架神馬的我是管不著,但奧爾斯蒂德本身就是個開掛般的存在好麼.

去參加那種毫無勝算的戰斗的經驗,我才不要第二次了啊喂.

這次我可能會惹毛我自己呢~(英文原文直譯)

注:日文原文:おしっこチビっちゃう英文譯者自己也搞不定了所以發出了日文原文求助Orz

「不論如何,那魔法陣真的沒問題麼?拿去給甲龍王大人確認一下會不會更保險點?」洛克希如是說道.

她說不定警惕著這陣是奧爾斯蒂德制作的這個事實呢.

奧爾斯蒂德所受的詛咒真的非常強大.

從周圍人的過激反應就能看出來那詛咒是真實存在的.

那我們就換個角度看看這魔法陣吧.

「嗯」

從外觀看起來,這就是個普通的召喚魔法陣.

召喚的設定是用我不清楚的知識記述的.但我也沒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最好還是拿去給七星看一下吧.

不,話說最初不是因為我畫不出來才讓奧爾斯蒂德幫忙的麼.

自己最先起疑心了又算怎樣啊喂.

「沒事的.」(魯迪)

「既然魯迪都這麼說了,那我就相信你但稍微等下,我去拿點東西.」

洛克希依舊是疑神疑鬼的樣子呢.

盡管說著相信你之類的,她還是進屋去拿了她慣用的裝備.

「嘛我是不知道嫂子們為啥這麼警惕就是了.不過尼桑,這東西真的沒危險麼?」

果然諾倫還是有點擔憂的呢.

「你果然腦袋不好使呢,諾倫姐.危險的東西什麼的歐尼醬根本就不會去用的不是咩?」愛莎拍著諾倫的肩膀挪揄道.

啊~愛莎的信任讓我心頭一震!

當我再認真地,極其認真的再考慮這問題的時候,還真不能保證這魔陣的安全了.

就這麼用了真的好麼?

果然還是拿去問問ペルギウスよ(甲龍王,沒找中文譯名,英文Perugiusu)「這魔法陣真的一點危險都沒有麼?」比較保險麼.

等下,這樣的話愛莎豈不會帶著淚目看著我麼?順帶也會去境界奧爾斯蒂德不是麼……

不,不不不不……我相信奧爾斯蒂德(反複打這個名字也是醉了).

他不是都說了「我信任你!」之類的話了麼.

「如果危險真的發生的話,我會作為盧迪烏斯少爺的盾牌,到時請毫無顧慮地放手去做吧.」

喂,莉莉婭小姐……我剛才好像聽到了些危險的台詞,是錯覺麼……並且我也覺得不管怎樣你都不該那麼做啊……

話說周圍的人都說著如此陰森的台詞,這魔法陣還真就開始顯得危險萬分了啊喂.

就這麼用了真的真的好麼?嘛,不管了,大丈夫,萌大奶!

「那我現在就事實施召喚了啊.」(魯迪)

全員,一直點頭.我用土魔法隨手做了個桌子,將法陣放在上面.

「好!」(魯迪)

我聚集起魔力,把手放在法陣上.

集中精神,感受著魔力如血液般流過全身,從指尖將魔力注入.

在魔力的花費上我可謂是毫不吝嗇.畢竟是要召喚能守護我家人的東西呢.

傾注全力,無視魔法陣過載的可能性,持續地注入魔力.

順帶也讓奧爾斯蒂德把他所有的魔力都注入進去就好了呢~我如是想到.

不過說起來,注入大量魔力好像也不能保證能召喚出什麼強大的東西呢.

不管了,能灌多少就灌多少吧!

記得奧爾斯蒂德也說了召喚時的想象也很重要呢……

一個能保護我的家人的形象,就算這麼說了也還是定義模糊呢.

嗯,首先它必須要強壯.強壯且足以擊退一切外敵.

同時忠誠心也是很重要的.

還要是個不會肆無忌憚地大鬧的家伙.

並且既然是保護家人,庸俗膚淺的家伙也是不行的.

要是被召喚來的家伙長得像個全身被黏糊糊的液體包裹著的Roper的話,會對魯西和我妹妹們的教育產生影響呢,在不好的意義上……

注:Roper,著名游戲《龍與地下城》里的一種魔獸,總體來說就是一種觸手怪.英文維基百科鏈接:)

啊對了,要像是那種可以成為守護露西的高貴騎士的那種人.

既強壯,又忠誠的品德高尚之人.

嗯,就這樣的挺不錯呢!

來吧!

「循吾之召喚,來我禦前!吾之守護魔獸啊!~~~」

魔法陣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五彩的光芒像是要將視野塞滿,不只是白色,綠,紅,藍,黃的閃光讓人不得不眯起雙眼.

突然,有了種像是手抓到了什麼的感覺.

是什麼東西?

不管了,我繼續傾注魔力.

「OooohhhAwrya(某種語言)」

能聽見從何處傳來的喃喃細語.

是將要前來保護我的家人的守護魔獸的聲音麼.

不過這奇異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抵抗著呢.

但是,我爆發出更多的魔力,將其從法陣中拖出.

魔力供給終端時,其聲音已可以被清楚聽見.

耀眼的閃光漸漸減弱,從光芒中出現的是

「我去……」不由得暗罵一聲.

黃色的面具,熟悉的白色衣裝.

腰部別著巨大的某種短劍.

他在土制的桌子上單膝跪地,擺出像是在擁抱自己的POSE.

「不.可能……我竟然……斷絕了和佩爾基烏斯大人的連攜這種事……」

就這麼維持著那造型,他看了看周圍.

他在看著這邊!就算面具擋住了眼睛但我還是知道!他在看這里!

「汝所欲何求」他喃喃道.

我不能告訴他.這貨是……光耀的阿魯曼菲(這名字是按照日文直譯)

佩爾基烏斯召喚的第一個眷屬.

像是墮落天使般的造型.

如果真要描述的話,則只能說是墮落的尊貴,且純粹的華美了吧.

那麼就哈

「吾問汝所求為何,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他忽的跳下桌子,試圖抓住我的衣領.但中途,他身體一顫,陡然停下了動作.

看到這里,愛麗絲架起了劍.

得在這里讓她住手……

「停下,House 啊愛麗絲!!!」(注,House是馬術用語,之前出現過一次,笑)

不過話說回來,這狀況不是在逗我麼?!

掌管著尊貴和榮華的阿魯曼菲被召喚了耶!

不過好像這人只是人形的精靈耶,那麼其他的眷族也都能召喚嘍?

完全不能理解啊,這狀況……或者難道我被奧爾斯蒂德騙了?

或者實際上他想讓我去做了佩爾基烏斯?

那就自己去做啊喂!

「嘛,別激動,冷靜冷靜~產生這個狀況的原因呢呢,是因為我用了從奧爾斯蒂德大人那拿來的魔法陣~」(魯迪)

「奧爾斯蒂德的魔法陣,這……是用來召喚什麼的?」(阿魯曼菲)

「我的自宅用守護魔獸.」(魯迪)

阿魯曼菲從桌子上拿起了魔法陣.撇了眼內容,不禁尖聲贊歎道「這是何等複雜的技術!」(阿魯曼菲)

「額,是什麼技術能麻煩解釋一下麼?」

「上面記載了被召喚物必須對你持有絕對的忠誠心,並且不惜一切代價排除你家人所遇的威脅.」

看起來像是個被畫成魔法陣了的賣身契呢喂……

但是終于真相明了!老版根本就沒騙我!

「還有別的麼?」(魯迪)

「召喚對象是由施法者決定的.」(阿魯曼菲)

然後是我召喚了你.好吧……

「裁判!暫停換人!」(魯迪)

「換人?」(阿魯曼菲)

「阿魯曼菲桑,貌似是我搞砸了呢~我會再召喚別人的.」(魯迪)

「那就快點接觸契約!我阿魯曼菲只能身為佩爾基烏斯大人高貴的仆人而存在!」

「啊,是是……」

但是等下,要是有阿魯曼菲保護的話,我的家人不就萬無一失了麼?

這還真是讓人難以選擇啊……(小翻:不好!甲龍王要被NTR了!)

要是什麼事發生的時候他絕對可以當個方便的信使呢.(應該是指會瞬間移動)

不,貌似佩爾基烏斯也很看重他吧.會打起來的啊,絕對……(為基友而戰!)

「額……這契約該怎麼解除呢?」(魯迪)

「現在就命令我去往佩爾基烏斯大人那里,德特維爾斯(Dotverse)的泯滅之力可以銷毀這次契約.」(阿魯曼菲)

(注:沒找到中文譯名,總之這貨也是甲龍王的眷屬之一,被冠以 破壞 的譯名.日文原文名稱:破壊のドットバース)

「啊,我知道了.」(魯迪)

「快下命令!」(阿魯曼菲)

因為絕對服從的契約條款,若我不下達命令他就什麼也做不了的樣子呢.(老版的魔法陣果然夠給力!)

「然後,請把這個法陣帶給佩爾基烏斯大人,我想讓他給這魔獸召喚提點建議.」(魯迪)

命令被即刻執行,阿魯曼菲從桌上揭下畫有法陣的卷軸,在強光中消逝了身形.

「抱歉,我搞砸了.」(魯迪)

Part3

一會過後,阿魯曼菲回來了.

他傳達了佩爾基烏斯的口信,並且用怨念的聲音在結尾加上了「下次再犯就有你好看!」這樣的危險台詞.

對他來說的話,身為佩爾基烏斯的仆人一定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吧.

把他強制召喚什麼的則理所當然的不可饒恕.

原先的魔法陣貌似已經失去再召喚一次的能力了,所以佩爾基烏斯就親自給我畫了一張.

在被干了那種事之後依然提供了如此親切的服務呢……(指契約被搶之後)

佩爾基烏斯大人也真可謂心胸寬大.

但話說回來,龍神所畫的魔法陣,其質量也真是讓人心驚膽戰,畢竟連強行搶奪契約這事都干出來了麼……

或者說厲害的是我的魔力麼,我自我推測到.

再或者難道兩者都很厲害麼?嗯,一定是這樣的……

兩個細小的火苗疊加在一起也足以產生熊熊的烈火呢.

不管怎樣,我重新振作起來再試了一次.

根據佩爾基烏斯的建議,比起去使用類似 華美,全知,無所不能 之類模糊不清的定義,想象動物的形象可能會更有用些.

奧爾斯蒂德老版啊,你要是也一開始也這麼說不就行了麼.

不過他意外的會說出 「就這麼留著阿魯曼菲也沒問題啊~」 之類的話來也說不定.

「那麼,我就再試一次!」(魯迪)

我環視周圍然後把手搭在法陣上.這次,就用具體的形象試試看吧.

一種強壯,驕傲的動物.

一頭雄獅.

我不知道在這個世界里獅子存不存在,但我聽過獅子這個詞,那麼就一定存在于什麼地方吧.

百獸之王.

想象著所有野獸中最強壯的動物.

啊,不過說到忠誠心,比起貓科動物,還是狗狗之類的更好呢.

不,絕對忠誠什麼的已經記載在契約里了,就集中精神想象 最強 這個概念吧.

世上最偉大的動物.

我把全身所有的魔力都集中在手上.

睜開雙眼,像是要把法陣吞沒般的釋放魔力.

來~吧~~~~

「……!」

魔法陣發出刺眼的光芒.

就像上次那樣,五彩的光華再次溢滿眼簾.

這次,有什麼不對勁 的感覺已經不再存在.

什麼東西順著魔力的激流響應了我的召喚.

覺得像是有只手伸了出來,然後我將其握住,慢慢拖出.

我確信這次將會成功.

「好吧!吾之召喚魔獸啊!來我禦前!」(魯迪)

「哇啊啊~啊啊嗚嗚!~~~」(叫聲)

當我下意識地完成召喚時,什麼東西發出了咆哮.

這咆哮聲漸漸變大,在我的耳膜前不斷回響.

話說每次召喚東西都必然會聽到什麼東西的大叫麼喂.

不過也沒差,方式什麼的說到底怎樣都行.

在我考慮著這些的時候,光芒平息.

一頭純白的獅子佇立在那里.

大約兩米長的身軀.

因為沒看見有長著鬃毛,大概是母的吧.

順帶一提的是,它的嘴部前突,比起貓科,還是更像狗吧.

或者說,這根本就不是獅子麼喂!

這就是條狗啊!

並且看這短小的四肢,還是條狗崽不是麼!

最後,它的毛發也不是白色,是銀色的.

看起來像是個大號的 Mame Shiba.

注:中文叫柴犬,日文中意思為「灌木叢狗」就是一種小型的Shiba Inu,體型最小且最古老的日本犬類.度娘百科

嗯……

總感覺又失敗了啊……

「啊!好可愛~~~」(愛莎)

「不過作為守護魔獸不會覺得長得有點不可靠麼」(諾倫)

愛沙和諾倫分別用尖叫和不滿的牢騷來迎接這條大狗.

「嘛.不過作為狗崽的話,已經長得很好看了不是麼?」

「這樣純粹的存在感,在魔獸中也算是相當稀有了吧.」

西露菲和洛克希的反應也是相當好.

莉莉婭繼續擺著張撲克臉故我沒法判斷她的想法,不過好像她沒有皺眉呢.

簡妮思如往常一樣(毫無反應).

我是不理解野獸語就是了,不過好像我們的新保鏢已經肚子朝上,露出一副絕對服從的樣子了呢.(參見狗躺在地上,被向上,舌頭哈哈吐氣,等著你鬧肚子的樣子)

看來大家的第一印象不壞呢.

但我還是感覺在哪見過這條狗啊.

「喂,這狗是不是長得有點像魯迪我們在多爾迪亞(Dordia)村見過的那條啊?」(愛麗絲)注:幾年前在魔大陸時魯迪一行路過的那個獸族村莊

「啊!~」

經愛麗絲這麼一提醒,我想起來了.

獸神語是怎麼說的來著.

嗯,我來想想.

「請問您就是聖獸大人麼?」(魯迪)

「哇浮~~~」(狗叫聲)

被這麼一問,這粗野的死狗開始像是點頭般的舔我的臉.

這該死的畜生!放開我啊喂!~~~

見鬼,這次算是自尋死路了.

不過我算是懂了.

「明白了.」

這就是那個聖獸大人.

就是那個深藏于多爾迪亞村最深處,然後一直被精心~精心~~照顧的,那個聖獸大人.

嗯~……該怎麼做呢.

假如就這麼指示它去干活的話,獸族全員會不會變得暴怒啊?

要是變成了獸族公認的罪犯可不是好玩的啊喂!

教練,我想再換一次……

不過要是這次契約也被廢除了,不是要給佩爾基烏斯或者奧爾斯蒂德再添一次麻煩麼.

順帶一提,就算再換一次,也不能保證能招出個更好的家伙呢.

嗯……

「聖獸大人,您願意把力量借給這個家族,保護其免遭災難之苦麼?」

「汪浮!」

像是「交給我吧!」這樣感覺的回答呢.

看起來干勁滿滿啊.

不過沒記錯的話,你這家伙當初不也被綁架了麼喂!

真的沒問題麼,這家伙.

我感覺奧爾斯蒂德好像也說了,人神也做不到直接干涉我的家人之類的話.

「嗚呼?~」

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我們的聖獸大人從小桌上跳下,蹭著我的身體順帶舔著我的臉.

啊~好軟~~~被治愈了~~~

肯定用了護發素之類的吧~這觸感~

要是它成為守護魔獸的話,那我豈不是能每天都享受這柔軟的皮毛了麼?!

「不,我們弄錯了.它絕壁不是聖獸大人啊.」

嗯,沒錯.

這貨不是聖獸大人.

絕對不是那個多爾迪亞的神性之守護獸.

聖獸大人怎麼可能來這種地方呢.

這只是只碰巧長得像的狗狗而已.

不,不是狗!是獅子啊啊!

是我從那數不盡的平行世界中召喚出來的一只獅子幼崽.

好的,就這麼決定了.

或者說事實怎樣都好,因為我已經將其重寫了.

不然的話那些毛絨絨的獸族們會發怒的啊,因為這召喚.

要是實在不行的話,也只能在求佩爾基烏斯大人再幫忙換一次人了啊.

直到那是為止,守護獸神馬的就決定是你了!

「好,你的名字現在是雷歐了.」

我伸出手後,聖獸大人又把我的手舔了一遍,鼻子里還發出哼~哼~的聲音.

它抬起頭,然後突然,像是注意到了什麼.

其視線盡頭,是洛克希.

它一路小跑,然後瞬時鑽進了洛克希的短裙底下.

「等!等下!你干什麼!」(洛克希)

洛克希用法杖敲著聖獸大人,不過看起來缺少攻擊力的樣子呢.

然後這色狗從鼻子里發出呼呼的吐氣聲然後繼續舔洛克希的腿.

接著,它躺下那巨大的身體,像是擁抱般保住了洛克希的雙腿.

「嗯~魯迪怎麼辦啊」

洛克希慌亂地說道.

雖然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這畜生很喜歡洛克希的樣子呢.

嗯,好吧.

「雷歐啊,既然你是被召喚之身,那你現在即是我的仆人,同時身負著保護我的家人的責任.明白了麼?」

「汪!」(叫聲)

真是精力充沛的回答呢,甚好甚好.

我是不知道究竟這死狗能有多有用,但既然被召喚了,它就是守護魔獸了.

那麼肯定會有用處吧.

「雷歐,現在我會給你解釋契約的詳細內容.以前你是怎麼過的我是管不著,不過自由散漫什麼的在這里可是犯罪哦.我們會給你戴個項圈,然後讓你住狗屋.要是有什麼可疑的人物來了,抓捕,啃咬,撕裂,徹底的毀滅他們!要是對手太強的話,不用顧慮下殺手.我們這里一天提供三頓飯,打盹什麼的自便.可能的話,我們還會帶你出去走走(遛狗).要是你同意的話,就用 汪 來回答.」

「汪!」

很好,簡單明了的回複.

看來意思已經准確的傳達到了.

畢竟是用獸神語說的不是麼.

「不用多說的,要是你膽敢傷害我的家人的話」

「庫~唔嗯~.」

雷歐從喉嚨深處發出不滿的聲音.

「好,那麼契約就算完成了,搭檔!」

說到這里,我伸出手掌然後雷歐也伸出前爪搭在了上面.

Part4

綜上所述,我們家里增加了寵物一只.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68話 初任務     下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70話 男子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