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70話 男子會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70話 男子會

從守護魔獸被召喚為止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這大狗被取名為 雷歐,特制的巨大的狗屋上面掛著上書「雷歐」的皮革色門牌.

雷歐在咱家基本上可以被歸類為保安吧.

早上,它在走到前看著我和愛麗絲的訓練.

然後它在大門前把守一會,接著被帶去散步.

散步回來,它照看著在房子內的家庭全員.

在這之後會在房子里面四處巡邏,檢查是否存在被事前告知的可能發生的可疑狀況.

如果露西哭了,它會去安慰她,如果愛莎出門購物,它則會作為護衛陪同.

如果被要求的話,它還會去魔法大學看望或者接送諾倫.

簡直是保鏢的模范呢.

雷歐非常聰明,很聽話地遵守家族的規定.

到指定地點去上廁所之類的.

像是等下,坐下,握爪,抬前爪之類的動作,它則會加三聲然後執行.(這里估計英文就沒翻好,求日文大大的原文支援……)

她對于家人是及其的順從,當愛莎和諾倫戰戰克克地摸它的頭時,它的尾巴搖的像是電風扇一般.

特別是對洛克希,它看起來簡直就是個忠誠的騎士.

聖獸雷歐最喜歡的人,看來就是洛克希了呢.

雷歐對洛克希的態度和對其他人的完全不同.

當洛克希醒來的時候,這狗的尾巴朝天不停地畫圈圈,然後再把臉埋進洛克希的雙腿之間.(果然還是!殺!無!赦!)

當然,我會散發出靜默的憤怒,然後說出「我才是唯一一個能舔那個地方的人!」這種話,這死狗下次還是會照做不誤.(果然!魯迪你也是!殺!無!赦!)

更有甚者,當洛克希坐著犰狳去魔法大學的時候,看起來雷歐還會囑咐犰狳些什麼東西.

不僅僅是叮囑,它貌似還會去檢查這些囑咐有沒有被貫徹落實.

還有,當洛克希上下樓梯的時候,它還擔心地盯著樓梯,確保洛克希不會失足掉下來.

這過度的保護甚至讓我,這個做丈夫的,都覺得有點過頭了.

為啥這東西會這麼粘著洛克希?…不過我把一切都歸結于:這貨果然是條狗呢.

嗅覺這東西,在找誰最偉大這方面,意外地有用也說不定.

雷歐對洛克希表示出絕對的忠誠,但好像和愛麗絲的關系就不是那麼好了.

不過就算說是關系差,雷歐好像同時也感應到了,愛麗絲是個很難對付的人了吧.

(原文:一方的な苦手意識を持っている感じだ,總感覺翻得哪里不對,求支援)

愛麗絲實際上超愛貓貓狗狗之類的.

她喜歡用盡全力,把腦袋往它們柔軟的皮毛里賽.

可能就是因此,愛麗絲才總是在我不在的時候,全力去享受這份柔軟吧.

不過狂劍王大人的力氣可是十分強烈呢,愛也是.

說起來,以前我也體驗過那臂力啊,被愛麗絲抱住總是讓我想起那次背熊熊抱的悲慘經曆呢.

能感受到生命的威脅啊喂.

就算我也不討厭被愛麗絲抱著,我也不是不能理解雷歐想遠離愛麗絲的原因呢.

出去散步,可能是唯一的,雷歐主動去親近愛麗絲的時間了.

只有在這時,它才不會躲著愛麗絲,而是走在一起,像是要重申領地主權的樣子.

願意我想主要是因為體力吧.

雷歐的散步范圍很廣呢.

容易讓人有種「是不是饒了城市一圈了啊!」這樣的錯覺.

考慮到可能會有的緊急情況,在短時間內跑完全程是很必要的,並且能跟得上雷歐的跑步節奏的人,在我們家里除了我和愛麗斯之外不做他想呢.

畢竟是那種西露菲都跟不上的速度.

總之,雷歐總是選擇和愛麗絲一起遛彎.

或者說,對雷歐來說,愛麗絲可能和它處在一個階層上吧,都負責家庭安保什麼的.

順帶一提,咱家周圍半徑1公里內已經正式成為了雷歐的領地.所有流浪貓都消失了.

看起來雷歐在認真地保護著咱家麼.

不知為何,有只守護魔獸就是要更有安全感一些呢.

正如我所期望的,狗狗神馬的果然很好.

問題是,這狗好像同時也相當于獸族的守護神呢.

關于這點.來看望愛麗絲的基列奴好像說過什麼.不過,當時她在我家看到聖獸的時候貌似也真心被嚇了一跳.

「盡管我聽不懂聖獸大人的話,但好像聖獸大人是以其自己的意願留在這里的.既然如此,獸族就沒什麼可抱怨的了吧.」她如是說道.

看起來沒問題的樣子,GJ!

是時候采取下一步行動了呢.

Part2

早有預料的一天,克里夫來訪.

「嘿~盧迪烏斯,你今晚有空的話,去不去外面吃個飯?就我,你和紮諾巴三人.」

共進晚餐的邀請.

參加只有男人的晚餐會可能還是第一次呢.(去死吧!人參贏家!掀桌!明明你和樓主我都是正值青春的16歲,你丫的怎麼待遇那麼好!)

通常的話西露菲,艾莉娜利茲之類的也會跟過來呢.

倒不如說,這次我們可能會有機會去個稍微帶點粉色氣息的店呢.(英文Pink shop,理解不能,是指夜店什麼的麼)

或者是要聊些只屬于男人的話題麼.

「好的」(魯迪)

不管了,我不做他想地先答應了下來.

畢竟沒有拒絕的理由,並且我也想請克里夫幫我個忙.簡直是天賜良機!

Part3

當太陽開始落山的時候.

我去了之前和兩位摯友約定的地點.

店的等級明顯比我經常去的要高出不少.

進入店內,我瞥了一眼告示板上的店名,上書「赤の大鷲亭」.

客戶似乎主要是下層貴族和富商

繼續前進,有一個高級的私人房間.

根據服務員的解釋,這似乎是這家店第三豪華的包間.

他道歉的說,如果他們知道是盧迪烏斯大人去他們的店,他們能准備一個更好的房間.

這是一個傳統的日本風格的餐館

當我被叫出去吃晚餐,我認為這就像平常的晚餐,但似乎是另有目的.

我們每個人都坐在桌子的一端,彼此面對

「那麼,盧迪烏斯,你知道為什麼我准備了如此豪華的地方麼?」

克里夫嚴肅的說

我覺得他好像很生氣耶.

理由,大概能猜得到.

「今天是克里夫前輩的生日,對吧?」

「生日什麼的早就過過了.」

克里夫不愉快的說到

克里夫現在大概也有20歲或21歲左右

在這個世界上,他已經算是一個傑出的成人了

就算有2,3個孩子都不奇怪

雖然由于他的娃娃臉,看起來像15歲

「不是說我的生日」

「是」

這似乎是一個嚴肅的談話

「其實…」

克里夫想說的…大概是奧爾斯蒂德的事.

當我向他們說明情況時,我告訴他們,細節之後我會詳細說明,然後就這麼一直放著沒

管.

就算他們失去耐心了也不奇怪

「目前,我們認為愛莉娜麗茲的孩子如果是男孩子的名字應該是克萊夫,如果是女孩子就

叫伊萊克萊爾斯,你是怎麼想的?」(這里可能要求日文大大的假名原文233)

名字嗎?

嗯?談話的主題是這個麼,今天?

是我誤會了?

「換句話說,如果是男孩子就會是米莉絲的風格,如果是一個女孩子就根據長耳族的風格.盧迪烏斯是怎麼看待這個問題的?」

「嗯…克萊夫聽起來很聰明,聽起來會成為一個很好的政治家,但似乎給人一種難相

處的印象.並且伊萊克萊爾斯聽起來也不壞.

挺好聽的,但它聽起來像一個會偷走重要東西的老練小偷呢」(這里絕對是某個捏他,不

過本人才疏學淺……掩面)

聽了我的意見之後,克里夫望著天花板說道

「我想想」

然後他面向我,面無表情地說道.

「…嗯,這是個玩笑.名字已經決定了.不過聽聽你的意見也不錯,但今天的話題不

是這個.」

啊,原來是玩笑啊……

不過我沒聽懂耶,老師.

如果這是一個笑話的話,就多笑笑啊喂……(這里指克里夫面無表情)

之前可是沒有一個人笑起來了哦

「我想你自己也應該知道,盧迪烏斯.是關于你最近的行動.」

克里夫指著我,紮諾巴也在一旁點頭附和.

我覺得紮諾巴也有點生氣啊

「師傅,當然無論師傅打算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但是,最近師傅是不是過于秘密主義

了?」

「有麼?」

「突然之間,就叫我們構建那可怕的魔導鎧,你還透露了其詳細的制作技術,最重要的是

,你一直保密到最後的內容.你准備去戰斗的對象,是七大列強吧……」

紮諾巴話音剛落,房間的門被忽的打開了,服務員端著飲料進屋.

紮諾巴閉上嘴,等待著服務員吧飲料擺上桌面.

等服務員走了,紮諾巴才繼續開口.

我想知道選擇獨立的包間是否是這次談話的秘密性.

「對手可是七大列強的龍神啊!此外,師傅的激烈戰斗不是抹平了一整個森林麼?」

「不……森林還在哦……大概一半左右……」

「不過最後還是舉白旗了」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他根本就是一個怪物,以穿了魔導鎧並且火力全開的師傅為對手,僅僅無力化卻沒有殺

死哦」

嗯,說奧爾斯蒂德是個怪物也沒錯呢.

遠距離的魔術會被無效化,在極近的距離也無從下手

我不認為自己很強,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去挑戰了.

「因為師傅過後好像沒有什麼大礙,我以為他可能個出乎意料的是個好人……但那家伙

是」

紮諾巴低下頭,他的身體在顫抖

然後突然抬起頭,哭了出來.

「那家伙……他不就像魔鬼一樣嗎?那一天,金一這雙眼看到他的身子就足以確信他絕

對是敵人啊!」

上周紮諾巴遇到龍神然後被打倒然後催眠了.

當時他看到了龍神,紮諾巴就被奧爾斯蒂德的詛咒影響了……

嗯?

但紮諾巴在這之前並不認為他是一個壞人嗎?

換句話說,只要不被親眼見到,詛咒就不會發動嘍.

回想起來,我記得愛莎和諾倫對龍神也貌似沒有惡意.

不知道是否只要不直接見面,詛咒就是無害的.

「在那樣的人手下工作,我覺得這絕對是瘋了……」

紮諾巴搖搖頭,他還無法理解我行動的理由呢.

這麼評論一個只見過一面的人,詛咒的影響可真是厲害啊.

「我不知道,因為我從沒有見過奧爾斯蒂德」

克里夫接著說道

「但是紮諾巴,希露菲,洛克希,所有見過奧爾斯蒂德的人都認為他很危險.既然他們都

意見相同,那他就果然是個惡人吧」

這評論無法想象會出自克里夫之口呢,因為他從來就是個不聽他人意見的人.

不過這也說明了克里夫並沒有受到詛咒的影響

「在那樣的人手下工作,這不是智慧如盧迪烏斯這樣的人會做的事.」

雖然我也沒那麼有智慧啦.

但是,我這樣做了.

在從屬于奧爾斯蒂德這件事上,要是一一聽取他人意見的話,貌似事情會很難進展下去

呢.

「但是,當我被請求去修複魔導鎧的時候,我想到了」

克里夫用確信的口吻說

然後,帶著質疑的眼神看著我

「你還要去再打一次,對嗎?跟那個龍神奧爾斯蒂德」

「……阿列?」

「先假裝在他手下工作,然後找到機會再打敗他,不是這樣的策略嗎?」

「不,奧爾斯蒂德大人是——」

「你不想透露給每個人也可以.」

克里夫對我舉起了手掌(就是讓對方別說下去的那個姿勢)

「要求我們想辦法減少魔力的消耗量……,意味著我們也可以使用它?換句話說,你要

我們與你在未來的某天里一起戰斗?」

做出這個推論,克里夫咧嘴笑了

(注:日文原文為 改心 所以到底是做出了什麼呢……)

「我說對了嗎?」

不,沒說對哦.

雖然我想這麼說的,但我感覺就這樣繼續誤解下去也不錯.

撇開「總有一天我們會一起戰斗」和「這就是為了那時而准備的」這些觀點.我覺得他

們會漸漸明白,其實龍神不是個壞人.

「……克里夫前輩」

但為了方便而去對照顧和擔心你的人說謊是不好的.

雖然他可能不相信我,但至少我應該告訴他真相.

「怎麼了?」

「如果我說龍神是在詛咒的影響下才被所有人討厭的,你會相信嗎?」

「嗯?這是真的嗎?」

「你會相信我被一個惡神欺騙,然後不得不和龍神戰斗麼?」(日文原文 悪神)

「邪惡的神?是那個通過被供奉的 沾血的小褲褲或者衣服 來升格成神的那個麼?」

「宰了你哦兔崽子!」

「啊,是嗎?對不起.不是這樣啊,我明白了,請繼續.」

不好,久違的完全生氣了.

貶低他人的信仰是不好的.

總之先把這放一邊.

「結果就是見到了龍神.由于某些原因,詛咒不會影響我,解決了和龍神分歧後,作為被

饒恕的回報,我要和龍神一起對抗那個惡神.如果我這樣說,你會相信我嗎?」

「唔……」

「我不相信!」

「嗯……紮諾巴是這麼說的.」

因為紮諾巴堅持自己的觀點,使得克里夫也糊塗了.

他抱著雙臂思考著.

「從另一個角度想,紮諾巴對人偶意外的一切都不感興趣,這樣的紮諾巴如此糾結于某人

,不覺得奇怪嗎?這就是詛咒的影響.」

「哈,你說的這個嘛……不是的,紮諾巴是因為你才會擔心的,如果你身邊的某人太可

疑了的話.」

真是那樣麼……

他真的真的那麼擔心麼……

雖然我很感激……但在這個非常狀況下,很難坦率的說自己很高興呢.

龍神肯定還有事情瞞著我,所以也不能完全信任.

盡管如此,我想避免像蝙蝠一樣在人神和龍神之間來回倒戈呢.

(這里出自經典寓言故事,走獸和飛禽的大戰,蝙蝠當兩面派最後被雙方排斥只得在夜

間外出的故事)

沒有其他選擇.

就這麼撒個謊吧.

「好吧,就讓我們繼續用克里夫前輩的理論吧.」

「我的理論?這是什麼意思?」

我清了清嗓子

「就像克里夫前輩說的,不久我將計劃打敗龍神.但是時機還不成熟.因此,現在必須去

忍受,按照他說的去做」

「……嗯?這樣沒問題麼?那之前的談話又算什麼?」

「在談話之前,我就是希望 若事實如此那該有多好 的意思.」

如果克里夫看到了龍神,他也會變得像紮諾巴一樣吧.

我不會讓它發生的.

「為了達到目的,從現在開始,我希望克里夫前輩和紮諾巴的援助.」

「……交給我們吧,師傅,下次,讓我們造個連朱莉也用的魔導鎧吧.」

「哦,交給你了.」

雖然我不打算真讓朱莉去戰斗,但有這種覺悟也不壞吧.

「還有,我對克里夫前輩有個特別的請求」

「是什麼?」

我把我的請求組織成句子.

就讓我換一種請求的方式吧.

嗯,怎麼說呢.

「實際上,龍神似乎被某種屏障保護著.」

「屏障?魔法結界麼?」

「不,是詛咒.」

聽到詛咒這個詞,克里夫皺了皺眉眉頭

「當看到龍神的時候,每個人的身體都會感到極度的不適,從而將無法發揮平時的實力」

「是這樣啊.」

「是的.我是這樣,即使是紮諾巴,也是這樣.」

「感覺就像被什麼無法名狀的東西打敗了,既然你提到了,當時確實有種身體無法動彈的

感覺.」

雖然那肯定是因為強烈的氣息吧,不過我就不多說了.(注,日文原文 気 就相當于威

壓感,靈壓,查克拉之類的東西吧……Orz)

「我明白了,那個詛咒似乎很難對付……」

「呃.它確實很難對付.因此我想克里夫前輩做些什麼來對付龍神的詛咒」

「但是我的研究是專門針對愛麗娜麗茲的,這是否對龍神有效……」

「嗯,如果沒有用,我們就尋找一種不同的方法.由于愛麗娜麗茲懷孕了,研究是不可能的.那麼在這段時間里,至少試試能否削弱一下詛咒的效果」

克里夫是有關詛咒的專家.

雖然不夠完美,但他成功地削弱了愛麗娜麗茲的詛咒.

如果他研究削弱龍神的詛咒,這很可能可以使詛咒產生的恐懼感減輕.

這就是我的計劃.

「但是龍神會同意這個研究嗎?我們該怎麼欺騙他?」

「龍神是一個如嗜血的狼一般的戰士.實際上,他也疼恨著那個詛咒.」

「你肯定嗎?那詛咒不是會使他的戰斗變得有利嗎?」

「他說過,他希望打敗能夠全力以赴的對手,而不是被詛咒抑制力量的人.」

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但遲早,我會告訴克里夫真相的.

怎麼道歉之後再想吧.

「你肯定…嗎?」

「嗯,我肯定.這就是為什麼克里夫前輩可以無後顧之憂的研究龍神的詛咒.」

「嗯……好吧.雖然去騙人我感到很愧疚,但如果你堅持的話,我會試一試的.」

太好了!

克里夫前輩太棒了!

愛麗娜麗茲,請擁抱他吧!

好吧,讓我們也通知希露菲和其他人這個方法吧.

畢竟,想使詛咒消失這件事是真的.

……哈~.

不知道為什麼,內疚感大的難以置信……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說這樣的謊言.

我不想說,說謊是不好的.

在某些情況下,說謊是更好的.

但是克里夫,紮諾巴,希露菲,諾倫和愛莎.

每個人都很擔心我.

我覺得說謊背叛了他們.

但我沒有故意傷害或欺騙任何人 ……

如果有一天,龍神的詛咒解決了,我能把這個謊言變成有趣的故事嗎……

「就這樣,紮諾巴,克里夫前輩……全靠你們了.」

「嗯,我放心了,師傅果然有一個明確的計劃.」

「明白了.這是一個重要的任務.交給我來辦吧!」

兩個人點頭的同時,食物來了.

Part4

晚餐的准備完成了,閃閃發光的碟子在桌上擺成一列,幾個酒杯則分散其間.

我舉起滿杯的酒.

「好,現在重要的談話已經結束了,來干一杯,然後大家開吃~」(魯迪)

「嗯,好的」 紮諾巴舉起杯子.

「嗯,我們該敬什麼呢,這次?」 克里夫同樣高舉酒杯,發出了疑問.

「今天既然桌上沒有妹子,那麼就敬我們漢子建的友誼…我是這麼想的,怎麼樣?」

(PS,不知道這句誰說的……應該是魯迪說的,掩面)

不會太肉麻了麼?

嘛,不管了.我清楚地知道.

克里夫和紮諾巴在危急時刻絕對不會背叛我.

就算我變成了克里夫祖國的敵人,前輩也依然會幫助我吧.

就算我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人渣,紮諾巴也不會拋棄我吧.

他們是我不可替代的同伴啊!

盡管這次我說謊了,我依然想作為他們的伙伴而活,直到我生命的終結.

當這麼想的時候,就眼淚就好像情不自禁地要往外流了啊,只有一點點的.

就算肉麻也沒問題不是麼?

我的身體就算現在散發出與眾不同的中年人,甚至老年人的體味也不奇怪了不是麼.(這里應該是指魯迪精神年齡年過半百……斜眼)

就以適合我現在年齡的方式來干杯吧.

「那麼,敬我們的友誼!」(魯迪)

「敬友誼!」(應該是克里夫)

「干杯!」(應該是紮諾巴)

當酒杯相互碰撞時,杯中的酒稍稍灑了出來.

「但我的摯友們啊…我們現在該聊些什麼呢」(應該是紮諾巴)

「聊些色情故事怎麼樣?」(應該是魯迪)

「色情嗯……啊……話說起來,你好像又去娶回來了個新老婆不是麼?」(應該是克里夫)

「是,很久以前,她其實算是我的童年玩伴一眼的人物呢」(魯迪)

「愛麗絲殿麼,真懷念啊~真不知道她是怎麼被冠以狂犬的名字的…這次去問候她的時候就順帶問一下吧」(紮諾巴)(注,日文原文即為 殿 讀音dono)

紮諾巴懷念地眯起了眼睛.

在Shirone王國,(懶得去找中文譯名,就是紮諾巴的祖國),紮諾巴並沒有和愛麗絲說幾句話.

但盡管如此,他還是記得當時的事情呢.

畢竟愛麗絲的存在根本讓人忘不掉啊.

「嗯?想起來的話,克里夫前輩應該也認識愛麗絲,不是麼?你以前有提到過她」(魯迪)

「我,我只是過去和她稍微有一面之緣而已,我現在對她可是沒有絲毫的留戀哦.」(克里夫)

嗯,清楚了,也就是說迷戀上過一點啊,在以前.

…不過愛麗絲很可能已經把克里夫給忘了呢.

畢竟那人可是愛麗絲,這種事情根本沒得救啊……

「並不是說那件事,現在是在說你,盧迪烏斯.我以前就說過,妹子可不能用來當收藏品啊.被那麼多妹子圍著——————」(實際上你就是嫉妒了對吧?斜眼)

在這之後,克里夫前輩的訓話持續了很久很久……

當我們三人都喝得半醉的時候,紮諾巴開始了工口談話.

最初是關于紮諾巴的婚姻和他以前的伴侶,但在中途急轉直下,變成了一個恐怖故事,並且在結尾,成了對為何女人不懂人偶美妙的連篇抱怨.

在那之後,克里夫和我聊了起來.

關于愛麗絲和艾莉娜利茲在床上,是如何如何地如野獸般凶猛之類的話題.突然發現我們可謂是惺惺相惜耶.

但當我們開聊的時候,紮諾巴表現出無聊的神態,並且把話題轉移到了魔導鎧上.

當我談到駕駛著魔導鎧和奧爾斯蒂德展開大戰的時候,他們興奮到兩眼閃閃發光.

巨型機器人VS巨大的怪物 這種對戰故事不管在哪里都很有趣呢.

那天晚上,三個男人最後喝得爛醉,在店打烊了之後,我們買了一大堆酒,在隔壁租了個房間然後繼續倒頭大喝特喝.

偶爾來個只有男人的酒會貌似也不錯呢.

要是還有機會的話,還要再來一次啊,絕對.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69話 守護魔獸     下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間話 女子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