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2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2

用指環呼叫奧爾斯蒂德,第二天郊外的小屋來信了.

意外的是,附近.

這樣的話,直接打聲招呼就好了…….

無論如何,我就像所說的那樣趕赴郊外的小屋.

奧爾斯蒂德,手臂擺著,睡著一樣的姿勢等待.

正是體現了『等待』這句話一樣的待機的姿勢.

總感到,讓你久等了,對不起,這樣的心情.

"我遲到了."

"不,現在來的正是時候."

那樣的像剛開始交往的情侶一樣的寒暄之後.

我向他打招呼,把這一周的事告訴了他.

首先,守護魔獸是萊奧的事.

關于這個問題.

倒不如說,這樣的大人物親自出來,讓人驚訝.

召喚出來聖獸的話,就像家庭的安全得到了可靠的保證保障一樣的東西.

那麼在此之前,聖獸"是重要的存在.

孤零零的小小的聲音說:"還是洛克希的孩子是特別的嗎"的嘟噥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得知自己的孩子特別的,稍微偷笑.

然後,請克里夫嘗試解咒.

這方面,奧爾斯蒂德接受了.

這幾天,克里夫已經在這間小屋,開發解除奧爾斯蒂德的詛咒用的魔道具.

其成果不得而知,但詛咒現在仍有,我是采取"奧爾斯蒂德把我的家人作為人質被強硬遵從"的說法告訴他了.

奧爾斯蒂德表情改變了,一句話:"這樣啊"地點頭,接受了.

十天,艾麗埃爾她們接觸了的事,稍稍受到斥責後.

關系到愛麗絲和萊奧擔心了,就打算以為基列姆時機介紹為借口接觸的借口.

看到,有一個月的寬限期,我有些掉以輕心.

我承認,這是疏忽.

雖然我一直這樣的疏忽,但奧爾斯蒂德似乎有一次與佩爾基烏斯面談.

要求與艾麗埃爾合作但被拒絕了.

頑固地要確定艾麗埃爾與王相符,在這之前不會行動.

真不簡單啊,佩爾基烏斯大人.

明確清楚拒絕的話,相當地嚇到了奧爾斯蒂德.

我稍微有些崇拜.

那麼,那些先放在一邊.

我也談到盧克來到我家的事,說一直在試圖再一次聯絡.

盧克請求協力的事.

盧克是人神的使徒的可能性.

與艾麗埃爾合作的不安.

關于這三者的討論,我問今後的行動是否變化,奧爾斯蒂德堅決的回答.

"艾麗埃爾王的方針沒有變化"

不讓艾麗埃爾王的事與人神的想法一樣,這樣的說法被否定了.

艾麗埃爾王的事,對奧爾斯蒂德而言是很重要的事.

但是,對待盧克的方面,奧爾斯蒂德稍稍思考了.

在思索了幾分鍾後,小聲的說.

"盧克,殺掉嗎……"

吃了一驚.

那個人突然低聲說的話太危險了.

"殺了嗎?"

"……"

奧爾斯蒂德,可怕的樣子.

不,不害怕.

沉默的臉.

那個子的臉,沉思般的低下,盯著桌子的一點.

…………可怕.

"人神的使徒,也不知道會弄出什麼.把人殺掉不會在日後成為禍根"

"……是的,?"

殺盧克.

關于那件事,我覺悟了,明明有點不安感.

那麼,殺死拼命為艾麗埃爾思考了的盧克.

我,不管怎麼說,這個世界上沒有殺人.

我沒有動手,誰間接死了的事也有吧.

那最初的人是盧克.

首次的殺人的認識.

這樣想來,真的是說不出來的心情.

但是,與此同時,也有"啊,那也沒有辦法嗎?"的心情.

我的敵人,最終會成為危險的話,應該殺了.

一時的被感情沖走,陷入困境,不能克服.

那樣的心情.

但是,沒辦法只好殺人,也可以嗎.

我要殺人對道德的事情並不想.

但是,還是會抵抗.

我是既然想殺人,又回避對殺人的感覺的類型.

"但是,還沒有確定是人神的使徒呢?"

這就像希望那樣的話,但奧爾斯蒂德搖頭.

"不,在這個時機打招呼了的話,是錯誤的吧."

"時機的話?"

我這樣一問,奧爾斯蒂德深深點頭了.

"與佩爾基烏斯的談判不是完全決裂,

還沒收到國王生病的消息.

在這種情況下,向你打招呼.

可以看出人神的想法"

最後的話語的奧爾斯蒂德的聲音,實在是恨之入骨似的.

果然,奧爾斯蒂德是憎惡人神的.

"……怎麼辦,與艾麗埃爾合作那樣說的吧?.相反的,不是嗎?艾麗埃爾王的話,想讓我遠離爭斗是不錯的."

"是操縱阿修羅王國的陷害誰的目的吧.現在的人神是看得見你的身影的.因此,用盧克.宛如,隔著牆聽聲音的那樣,打算對你的行動進行監視吧"

"盧克作為監視的角色嗎?"

"我很抱歉也有起監控作用的可能性.如果你仔細想想的是,一路走來,盧克可能已經放了一些危險的東西,關掉還是不錯的."

我的言行和奧爾斯蒂德的目的有被知道的可能性.

這樣考慮的話,確實監視這種東西還是沒有比較好.

雖然隱藏是必要的,但只有盧克,並誘導艾麗埃爾她們,是很困難的.

"但是,殺盧克……影響會其他人物嗎?例如艾麗埃爾公主"

"……怎樣的事?"

在此基礎上,我聽到了一天的故事,嘗試討論.

殺盧克的危險性.

"『提利古?利特哈多』知道嗎?

本來曆史上是宰相什麼的.

現在,那家伙死了.

所以,艾麗埃爾有精神上依靠盧克的可能性."

如果殺死盧克,艾麗埃爾是一個人.

不過,也有西露菲跟隨…….

但還是盧克占的比例最大的感覺.

不是愛,戀愛什麼的……說起來,我和紮諾巴,克利夫的感情很相似.

無論發生什麼,都絕對不會背叛對方,啊.

"有人神,使徒的盧克.和暴露的目的都准備好了,有硬要盧克殺死我和奧爾斯蒂德大人的可能"

盧克死了的話,艾麗埃爾不知道如何是好.

人是脆弱的.

看上去堅強,會變得糟糕的事情也有.

這樣的例子我是知道幾個的.

如果當作傀儡操縱,它仍然將是很好…但.

雖然這樣想,但還要看奧爾斯蒂德的臉色行事.

他點點頭,剩下嚇人的臉,.

"……那也是可能的.我知道叫盧克的人也有派上用場人,如果沒有這個人的話,艾麗埃爾也許無法度過嚴酷的考驗成為王"

奧爾斯蒂德似乎擔心艾麗埃爾成為木偶娃娃.

"無論如何,暫時與盧克保持交流比較好."

當然,也有一種感覺,我不想殺人.

盧克是西露菲的親密朋友.

從表面上看,這也是我的一個表弟.

關系很薄,但似乎不想你死.

語言的話,是那種程度,但個人的感情,還是回避殺人的部分強.

個性化的它呢?

奧爾斯蒂德靜靜地回答了我.

"是啊,是這樣的吧"

"是"

結果,最後有殺的可能.

如果殺,我得罪西露菲了吧.

等者被迫離婚呢?.

只是考慮就覺得胃疼.

可是,如果無論如何都必須要殺的話……我也下決心決定吧.

總之,盧克的事這樣就可以了.

"以前,您說了啊,人神是無法同時操縱多人的?"

預先挖掘一些想問的事.

"這最多能操縱到多少人呢?"

以前奧爾斯蒂德也稍微說了,人神"如此多的人數並不是能同時操控".

那就是,能同時操縱複數的人的意思的吧.

"確實,過去出現過三個人神的使徒同時作戰的事.因此,恐怕到三人吧."

三人嗎?

意外的少.

"那個以上的人數,能操縱的可能性是?"

"把我殺死,但只有三人,以外不多准備,之後的直接攻擊是沒有的.那麼,這樣考慮是三人的吧"

"和誰戰斗了嗎?"

"劍神,北神,和魔王啊."

奧爾斯蒂德,以複仇不成反把他們殺了.

七大列強級的兩個人和一個魔王.

如果那只聚集起來的戰力也不能排除的話,人神也要放棄嗎…….

沒有任何機會,說實話我當你是導演,從這種但是……好吧,你正在做的,如果你能.

我的時候,在很長一段時間它不會做調整用什麼命運.

**人神是喜歡ピタゴラ開關.

"為什麼到三人為止,呢……"

"是那家伙的未來視能力的極限了."

"也就是說,同時能看到三人的未來,但是更多是不可能的?"

"對了."

是,未來視的話,用眼睛可以操縱四人的事吧?

不,未來視

作弊

將使用的人類,那不認為不依靠賭博的.

基本上,三人以上不增加,可以看到吧.

這樣的假設,此次的一件事對照一下.

"一個人盧克的話,還剩二人."

"未必同時操縱三個人."

"是啊.但是,至少一個阿修羅王國的可能性很高,怎樣呢?"

"你為什麼這麼想?"

"艾麗埃爾王討厭人神的話,敵對的人和艾麗埃爾方的人各操縱一個,會做信息的倒賣一樣的東西的,好吧?"

"人神模仿那樣的,即使不……不,是你的行動傳達給對方,又有什麼意義?"

奧爾斯蒂德一個人接受了,點了點頭.

不過,仔細想想的話,人神對人的心也能看懂,信息倒賣之類的有必要嗎?.

由于我的原因,明確了艾麗埃爾的動向,不僅只傳達足夠的.

"完全不同的地方,干著什麼也有可能.比如,我外出的時候,家人襲擊什麼的"

"聖獸的守護魔獸的話,人神也不會輕易出手.那個獸有那麼多的力量."

"阿魯曼菲以上?"

"佩爾基烏斯做的精靈之類的話,不能比"

由于只是剛剛看到狗尿床,還是無法相信…….

但是,奧爾斯蒂德這樣說,一定不要緊吧.

反正,無法確認.

"無論如何,你預想的一樣,人神的使徒是阿修羅王國的一個人吧".

"它找到,是與人神戰斗的關鍵".

"變成這樣.最後的一個人還不知道.或者,我們的動向是為了完全不同的事而行動的吧……警戒疏忽."

與人神的戰斗,弄清三個使徒,打倒他們的同時,達到這邊目的.

那樣的事,不斷重複下去吧.

此次的情況,目的是艾麗埃爾成王.

一個盧克是使徒(可能性大).

第二,第三人不清楚所在的地方.

"你有沒有誰可以肯定說不是使徒?"

即使失敗了,那也是詢問一下.

不管誰是使徒,要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即使紮諾巴和克利夫是使徒,那就必須得殺的話.

我該怎麼好呢,不明白吧.

"那個手鐲加上守護魔獸的影響下.你的家人是沒問題的."

"克里夫和紮諾巴是……?"

"……那些家伙是有可能性的,提前注意"

真的嗎?.

討厭…….

"不能想個使他們不被操縱的方法嗎?"

"那樣的東西是沒有的.必要的話,勸告不要服從自稱是人神的啟示.沒有用啊.……"

沒有用?.是嗎?.

為難.

嘛,可能性的問題.

人神,誰也沒有能操縱.

祈禱是紮諾巴和克里夫外的對象…….對人神以外的神.

"首先,為了艾麗埃爾成為王,請求佩爾基烏斯協助.這一方針好呢?"

"啊.不要疏忽警戒人神的使徒."

"是"

暫且,行動方針不變.

這次,謀求與艾麗埃爾接觸吧——

奧爾斯蒂德在最後,把魔力付與物

魔法道具

借給了我.

出借.

奧爾斯蒂德說好了,這里是備用品,作為出借的形式是最好的判斷.

被出借的,按照約定是長袍.

老鼠顏色長袍,拜托他都沒有.

與到現在我身上帶著的東西相比,稍稍接近灰色嗎?.

"那長袍,1000年前大賢者蒂蒂安娜用過的東西.

材質デスアダー老鼠的外皮,用被授予魔力的線被縫制.

有相當的魔術耐性,加上高防刃性.

另外,長期以來迷宮中由于有魔力付與品

魔法道具

化做的,

被掌握了的話,穿戴者的體重減半,能像風一樣行動.

對不能纏上斗氣的你,剛好吧"

並且,按照奧爾斯蒂德的描述.

聽說它是驚人的絕品.

"令人在意的價格的方式?"

"這幾天時間,從龍族的儲藏庫拿回來的.

賣了的話,那個是……要掌握使用保護你自己的."

被人警告了.

龍族的儲藏庫,是什麼.

這樣的道具倒頭嗎?…….

啊啊.

打開寶箱踢靴子啦,發現隱藏門的節奏啦…….

暫且,有這個長袍的話戰斗力會上升.

與魔導鎧甲相比天壤之別吧…….

不夠的部分,用智慧和勇氣補足.

啊,哪也沒有了嗎?…….

嗯,加油吧——

那晚上.

我去叫西露菲的臥室.

與艾麗埃爾合作的話,首先通必須過她.

我的認真的表情被察覺到了嗎,西露菲換上睡衣,不穿便裝就這樣在房間里.

要進行認真的交談,所以左右剛好吧.

"那個,魯迪.要說什麼嗎?"

西露菲以強烈警戒的表情,這麼問了.

"西露菲.開門見山地說了."

"嗯."

"我,要給艾麗埃爾大人成為王提供幫助."

這句話讓西露菲一瞬,表現出詫異地的表情.

其次是高興的笑吧,然後再次回到了懷疑的表情.

"到了

????"

"啊"

"這事,是魯迪的意思吧?"

"奧爾斯蒂德的命令"

那樣的,西露菲的臉色變化很明顯.

果然,關于奧爾斯蒂德這點,不說比較好呢?.

不,相反呢,應該全部說?.

根據情況,殺掉盧克的可能性問題也.

但是,該說的嗎?

只是可能性的階段.

聽到這,西露菲是怎樣考慮的呢?

果然認為奧爾斯蒂德是敵人的嗎?

看著躊躇的我,西露菲說.

"奧爾斯蒂德,懷著怎樣的目的讓艾麗埃爾大人成王的呢?做那樣的事,對奧爾斯蒂德有利嗎?"

"通過我能改變阿修羅王國.特別是現在讓你做什麼打算好像沒有,不過,將來希望有幫助的事."

"但是,龍神啊?對方能夠把穿著魔導鎧甲的魯迪打敗的吧?僅僅因為一個在世界上最好的國家,所以說,系結了合作關嗎?"

"權力就是,暴力是不能解決的事.因為奧爾斯蒂德想要為了總有一天使用."

此次的一件事就是布局.

艾麗埃爾成王的話,百年後的未來活過來.

這樣說,也很難說明.

奧爾斯蒂德是大致的了解曆史.

在曆史上,是否存在奧爾斯蒂德使用艾麗埃爾,或根本不使用嗎?.

從日記來看,至少對人神來說,艾麗埃爾成為王的情況不好.

是要阻止的.

強烈討厭,對方想做的事情,真的是在戰斗中不讓使用慣用手段.

對奧爾斯蒂德來說,意義重大吧.

但是,對我來說是沒有太大的意義.

幫助艾麗埃爾成為王的話,我也肯定被認定是艾麗埃爾派.

當然會被卷入那個貴族們的泥潭的吧.

有壞處.

老實說,我也不認為『阿修羅王國的管道』的價值能平衡掉缺點.

我的個人感情,也不想幫艾麗埃爾.

但是,這次積極地去吧.

艾麗埃爾是要成為王的,艾麗埃爾是萬歲.

達成好友的目的,西露菲萬歲.

人神的意圖能阻止,奧爾斯蒂德萬歲.

西露菲重新愛上我,能確認奧爾斯蒂德是可以用我的人.

好,淨是好處.

"哎呀,即使歐特德有什麼企圖,對艾麗埃爾來說不是什麼壞事."

"嗯……嗯,是啊.阿修羅王國壞家伙也很多,用壞家伙碰壞家伙來考慮的話,說不定好的想法."

西露菲很尖銳.

在她眼中,奧爾斯蒂德映出怎樣的形象呢?.

從我眼中也是相當的惡人面見,但這以上的我不知道的用補正的比較多?

迎頭殺死對方的對手都能看見的吧?.

嘛,雖然我不能否定.

"是否接受歐特德的合作由艾麗埃爾大人決定,……"

西露菲是這樣說,但迅速眯著眼睛.

"我認為,奧爾斯蒂德不會背叛我們,保證."

"保證嗎?"

"這樣啊.魯迪,為什麼奧爾斯蒂德不背叛呢?"

並不是不認為不背叛是.

實際上,好象也隱瞞做著什麼吧.

但是,與人神相比能相信.

並且如果你調用,馬上過來.

"不是不認為會背叛.

但是,要真摯的對應歐特德.

我不敵對,有用的表現這樣繼續下去的話,那家伙不會變成敵人的."

"是嗎……"

西露菲還是有點不可思議的表情.

"知道了.奧爾斯蒂德是否可以相信,這個時候先放在一邊."

"可以嗎?"

"因為,現在在這里也沒有辦法問答吧?

魯迪是已經決定去相信呢."

"嗯."

"那麼,只會成為爭論而已"

西露菲是這麼說著,做一次深呼吸.

伸展背部,看著我的眼睛.

"比起這個,今談後的事比較好.魯迪……不,奧爾斯蒂德是如何,打算艾麗埃爾大人王的?"

分外的.

平時我前幾乎看不到的,艾麗埃爾的護衛的臉.

這種表情,她的男孩子氣的方面全面擠出,非常凜冽.

"暫且,說服佩爾基烏斯大人."

"龍神和龍王的話,龍神,也就是奧爾斯蒂德更上位.不過,盡管如此為什麼要說服佩爾基烏斯大人?"

"佩爾基烏斯大人,在阿修羅王國的發言力,政治的影響力很強.

對奧爾斯蒂德,在阿修羅王國的影響力是沒有的."

與奧爾斯蒂德開始的原話.

"但是,佩爾基烏斯大人這樣輕易拒絕了.

艾麗埃爾大人說什麼都不聽,

我和盧克說服也是沒用的."

"好像"

奧爾斯蒂德拜托直接佩爾基烏斯也沒用,不會乖乖跟著我.

比較嚇到了,奧爾斯蒂德說的那句話充分嗎……還是有考慮什麼事吧.

"但是,紮諾巴很取悅佩爾基烏斯大人的吧.魯迪也很喜歡呢…….有什麼不同呢"

"不同的話,我和紮諾巴王爺的目標而已嗎"

"成為王的目標,令佩爾基烏斯大人感覺惱火嗎?"

那是,有點太視野狹窄的想法吧.

但以一家之言的感覺是佩爾基烏斯是"王"的存在,.

"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打算嗎?佩爾基烏斯大人與艾麗埃爾大人合作,"

"不,如果沒有打算從最初的合作的話,應該清楚拒絕.為什麼,要試探艾麗埃爾大人呢."

"是嗎……嗯"

西露菲挎著胳膊在納悶了.

"總之,想要在近幾天與艾麗埃爾大人交談,真的好嗎?"

"我知道了,那麼,我來安排.盧克也說了很多……但是我與盧克坐在一起的事了,可以吧?"

"啊,沒有問題.只是,奧爾斯蒂德的事要隱瞞,在形式上盧克和西露菲合作說服嗎?"

"為什麼奧爾斯蒂德的事要隱藏?魯迪是奧爾斯蒂德的屬下了啊,如果說出是根據boss的命令行動的話,艾麗埃爾大人也會放心吧?"

龍神的後盾.

……但是,盧克,對于人神的使徒必要以上的信息不想給.

還沒有那麼確定盧克是人神的使徒決定.

"我不知道,人神的爪牙會在哪里聽,所以奧爾斯蒂德的目的和指示,盡量隱藏著繼續干下去".

"……奧爾斯蒂德與人神戰斗的呢?人神啊,是那麼壞的家伙?"

"好壞姑且不論,打算殺洛克希,同時也瞄准西露菲,想殺了我並試圖讓我碰到奧爾斯蒂德.所以是敵人."

"咦,我也被盯著啊……"

西露菲這麼說,張望了四周.

"現在也是?"

"請放棄的,我認為是沒有的,但是……"

"那麼,背後要注意."

"走夜路的時候也要注意."

這樣說著,西露菲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在這個城市里,晚上過來襲擊我之類的,大概只有魯迪."

哈哈,這是一本被拿走了.

那麼,今晚這里也不客氣地讓我入侵吧.

就這樣,和西露菲一起,開始籌措與艾麗埃爾的見面——

"……在"

但是,事情還沒有做完的.

"幫助艾麗埃爾大人的話,魯迪也去阿修羅王國的吧."

"好了,將不會很久.由于只有勸說會幫得上忙,我們很快會再見就是了"

在阿修羅王國,人神的使徒也必須要打倒.

尋找托莉絲緹娜之類的女人,也不得不做.

到確認之前都沒有去阿修羅王國.

"希望你也帶我去."

"……嗯?"

"我知道你相信我,魯迪,我想看著露西.

因此艾麗埃爾大人和盧克,認為我就這樣在謝麗雅是幸福的,我也知道.

但是,果然我,想幫.

一直到現在,艾麗埃爾大人一起,做的"

西露菲這麼說,握住了我的手.

柔軟的手,包圍著我的手.

過程中一直,被強烈地握住了的.

"拜托了,魯迪.請也帶我去"

我回握住了西露菲的手.

老實說,我希望西露菲在家.

盡管我很自私,但希望西露菲在安全的地方看著露西的事.

有老婆是走在老公後面三步的地方,什麼的想法.

但是,西露菲不能很好地說……但可以從眼睛看出不要再遇到危險這一點.

但是,西露菲,艾麗埃爾及盧克,也曾在一起幾年.

從轉移事件,一直到現在.

那個,對我而言,是愛麗絲和瑞傑魯德吧.

愛麗絲……暫且放在一邊.

瑞傑魯德有危險的話,我不管發生什麼都會趕來.

瑞傑魯德的恩情

與家人的生命放在天平會感到迷惑吧.

盡管如此幫助瑞傑魯德的事,在我中的優先順序里占著上位.

西露菲,也一定,是這樣的吧.

家人當然重要,認為應該也必須露西培育.

但是,如果朋友遇到危機的話,想盡力去幫助,是理所當然的.

"我明白了.西露菲也來協助"

"……嗯!"

西露菲突然綻開笑容,高興地點頭了.

這時,突然,讓我想起了人神說的事,.

西露菲去阿修羅王國有會死的命運,這樣的故事.

難道是雖然西露菲這樣幫忙,她的壽命會縮短了的事吧.

……想太多了吧?.

曆史是變化的.

那個日記的話不一定能成為現實.

但是,還是要說出來的吧.

"……西露菲"

"什麼?"

"人神不露面,在背後操縱,妨礙我和奧爾斯蒂德"

"……魯迪和歐特德戰斗了啊?"

"啊"

"那麼,那被操縱的家伙也不會注意."

"…………嗯.那個,身邊的人對方被操縱的事,好像也有."

"身邊啊,比如說?"

"盧克啦"

這麼說,西露菲的臉色嚴肅起來.

"……魯迪.那是不可能的.奧爾斯蒂德為了艾麗埃爾大人成王而行動的,這樣的話人神為了不讓艾麗埃爾大人成為王而行動的吧?總之,盧克為了不讓艾麗埃爾大人成為王而行動的事,那是不可能的.盧克變成艾麗埃爾大人的敵人,是絕對不可能的."

"但是,有被人神的花言巧語蒙騙的可能.就這樣陷害那家伙."

"……"

西露菲瞪著眼睛.

都夾雜著殺氣的吧.

或許是第一次看到西露菲這種的目光.

"如果,盧克喪失自我對艾麗埃爾大人不利的話……我將殺掉盧克."

西露菲,以強烈的語氣說道.

說殺了.

第一次覺得西露菲好可怕.

"因為我們也沒想過盧背叛艾麗埃爾大人之類的.如果誰說謊背叛艾麗埃爾大人……的人死了就好了."

但是,西露菲這麼說的心情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我,當真害瑞傑魯德的話,愛麗絲有變成我的敵人的可能.

那是同樣的事.

"是嗎?……對不起.說了奇怪的話"

"嗯.魯迪沒有道歉的必要.魯迪有好好地忠告我啊……"

西露菲安靜地一邊笑,一邊這樣說.

看到這樣的笑容,為什麼我中,突然肚子不舒服了.

如果到了必須要殺盧克的時候的話…….

那個時候,要西露菲干是不行的.

我來干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1     下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