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3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3

趕到了空中要塞的時候,阿莉耶魯正在庭院辦茶會.

作為服務生的是希爾瓦利爾,但是卻沒看到貝魯裘斯.

作為代替坐在阿莉耶魯前面的是七星.

茶會不就等于現在很悠閑嘛!

腦海中瞬間略過這樣的想法,但其實沒這回事.

阿莉耶魯正擺著一幅像累垮了的上班族的臉,主從都是勞累模式.

姑且把表面上的優雅的樣子給修飾出來了,但是在眼睛下面隱隱看得到黑眼圈.

完全就像被逼到絕境了啊.

就用那種狀態對著七星發出"有在聽嗎?到底怎麼辦啊?有在聽嗎?"的氣息

說到七星,完全無視了阿莉耶魯,只是好像很不舒服.

大概是雖然不拒絕一起喝茶,但是並不想摻和阿莉耶魯和貝魯裘斯之間的麻煩事里吧.

就像提不起勁的主角一樣的家伙啊.

即便這樣也沒有離開大概是因為之前病的快死的的時候,幫助自己的成員里姑且也有阿莉耶魯的緣故吧.阿莉耶魯雖然只提供了魔道具,但即便那樣也是確確實實的鼎力相助了吧.

"啊啊,盧迪烏斯."

因為這個原因,看到我的時候露出了稍稍安心的表情.

"能稍微過來這里坐一下嗎?"

我順從七星的話,坐到了七星與阿莉耶魯之間.坐下的同時,希爾瓦利爾遞來了茶.

在桌上放茶的動作稍稍有點粗暴 ,正想著:"對于優雅的希爾瓦利爾來說真是稀罕事啊~"就感覺到了從假面的深處刺來的冰冷目光.

氣到召喚出那個阿爾曼菲也說不定呢…

對不起啦……

"那麼,魯迪,拜托啦."

一起跟過來的西露菲小聲的對我這樣說道,站在了阿莉耶魯的後面.

是因為西露菲來了的緣故嗎,我看到阿莉耶魯的神情放松了些許.

忽然從視線的邊界瞟到了盧克的身影.

眼看要會合的時候對他說了"我要幫助阿莉耶魯"這樣的話,然後他就綻放出了特別的表情.

"這不是盧迪烏斯大人嗎,好久不見了,成為龍神奧爾斯蒂德部下的事情改日再行慶祝…真的沒關系嗎?"

阿莉耶魯霸氣全無.

口齒含糊不清.

可能是事先從西露菲那里知道是因為收到了龍神的指示(ネガキャン大概是指示的意思吧)的緣故吧.

"實在是非常感謝,因為不管是什麼對象,能依附在強大的人物之下還是能夠安心的."

"盧迪烏斯大人也是強大的人物…果然,你們那樣的人物是會互相吸引的吧……像我這樣的家伙根本不值一提."

喂喂,阿莉耶魯自卑起來了啦.

這可是落入相當不妙的方向了呐.

"那個."

七星不高興了.

"昨天,奧爾斯蒂德來了."

"啊啊,怎麼樣了?"

"道了歉了就原諒我了,這之後也拜托了."

"太好了"

雖然對話很短,但七星露出了像是放下肩上的擔子一樣的表情.

雖然俗話說道歉就有用還要警察干什麼,但是大多事情道歉就有用了.

要是我的話被騙,陷入窘境,快要被殺了的話,道歉是沒用的.

原諒了這一切的奧爾斯蒂德的度量之大可見一般.

"我也想拜見一下奧爾斯蒂德大人"阿莉耶魯用鈴兒般清脆的聲音說道.

果然是很舒服的聲音啊.

她有著不可思議的讓人想要追隨的魅力.

相貌也很漂亮.

擁有者我至今見過的最漂亮的金發.

仿佛是將美麗這個單詞具現化出來而生的美貌 .

雖然在我的周圍美女啊美少女有很多,但是從客觀的視角來打分的話,阿莉耶魯大概是第一名吧.

並不是人類的美,而是畫一般的美啊.

美術啊.

最棒的是,因為如今霸氣全無,感覺有種像是疲累的未亡人(寡婦)那樣的豔麗.

……這個魅力也是詛咒的一種也說不定呢.

"奧爾斯蒂德大人是位恐怖的大人呢,明明只是遠處得見一眼,身體卻感覺到十分的恐懼……"

"因為不是那種到了會突然襲擊誰的程度渴望鮮血的人,沒關系的喲."

這樣啊.

阿莉耶魯也看見過奧爾斯蒂德了啊.

這樣的話,不說是按照奧爾斯蒂德的指示在行動比較好吧.

但是,她已經知道我變成奧爾斯蒂德部下的事了.

"是的呢,昨天和七星大人喝完茶就回去了,與看起來很險惡的臉不符,被希爾瓦利爾大人把茶潑到身上也沒有發火呢."

奧爾斯蒂德被希爾瓦利爾潑了茶在身上.

難不成,是故意的?

不對,一定是希爾瓦利爾因為害怕所以手哆嗦吧.

"我雖然感覺氣氛膽戰心驚的,但看到七星大人露出了罕見的爽朗笑容,便覺得或許是一位比起看上去的感覺更加寬宏大量的人呢."

……誒?

冒出了這種想法嗎?

對于阿莉耶魯來說,詛咒的效果很差也說不定呢.

不管怎樣,這個情況挺好的.

或者說,會不會是人神做了些什麼呢?

想想的話,對于人神來說,操縱阿莉耶魯應該是效率最高的吧.

比起使用盧克來誘導阿莉耶魯,直接操控作為旗印的阿莉耶魯能省很多事.

奧爾斯蒂德關于這種可能一點指示都沒給啊.

可能是有什麼阿莉耶魯不會被人神操控的依據吧.

"那個啊,因為詛咒的緣故會無條件的被人厭惡呢."

"原來是這樣啊,事先能告訴我一聲實在是太好了呢?因為可怕到了遠遠的看一眼就會發抖了,要是近處聽到聲音的話,說不定會失禁啊."

阿莉耶魯這樣說道,哧哧笑了起來.

失禁啊……"不過,在人前失禁這種時可是很爽的……"

"誒!"

"阿莉耶魯大人!"

希露菲發出了像是"麼"這樣的聲音.

剛剛,聽到了漏尿很舒服這樣的話啊……

嘛,當作沒聽到吧.

阿斯拉王國的王族貴族里變態真的很多呢.

雖然如此,但這種像美術一樣的人失禁的話,超背德的~

"魯迪!不要在阿莉耶魯大人面前把鼻子下面伸長(日文代表色眯眯的樣子的意思)!"

"是的,長官!(片假名イエス,マム)"

無意識的觸摸了一下鼻子下面.

伸長了啊……

雖然我確實是個變態,但基本上只想看喜歡的女孩子啊.

比如說希露菲呀,

不過倒是不能直接說給我看什麼的.

"嗚哇."

雖然七星被疏遠了,不過先把她放在一邊吧.

"咳咳,姑且,聽到盧迪烏斯大人成為了奧爾斯蒂德大人的部下,我也有一點理解了."

"哦?為什麼呢?"

"因為我覺得要駕馭盧迪烏斯大人,不是那種程度的強者是不行的."

這樣嗎?

我倒是覺得要駕馭我很簡單啦.

只要希露菲晚上在床上說:"那個,魯迪~有個想拜托的事~"的話,我會很樂意聽的吧.

不行,絕對不能向阿莉耶魯尋求那種事.

渴求的淨是些庸俗的小事啊.

用錢來讓女人動的男人,就是老子啊.

那些先不提,該進入正題了吧.

協力艾麗艾爾(阿莉耶魯,改成這個譯名好看點……)的事.

"強者啊……比方說艾麗艾爾大人?"

嘗試先稍微委婉的說一下後,艾麗艾爾用手遮住了嘴,眯起了眼睛.

"阿拉……盧迪烏斯大人也會說這種客套話呢~"

不是客套話啊.

雖然最近確實麻木起來了,但是艾麗艾爾可是阿斯拉王國的王女啊.

對比前世的話,可是像英國王子一樣的人物.

雖然在慶典上看到過,但是開始時根本沒有言語交流,也沒有像這樣能圍在同一個桌子邊喝茶的機會.

只是運氣好才認識的吧.

現在的確是處于那個運氣好結識了的狀態吧.

在立場以外,艾麗艾爾也做著各種各樣的努力.

現在,在魔法都市夏麗雅身居要職的人物中,不關心艾麗艾爾的幾乎不存在.

魔法大學的校長,教務主任.

魔法工會的偉大人物.

魔道具工房的領導.

商會的總管.

冒險者工會的支部長.

對我知道的這些人物,只要說出艾麗艾爾的名字,就會得到良好的對待.

最起碼,在魔法都市夏麗雅主要的產業top中,看上去也是艾麗艾爾勾搭上了的混的比較好吧.(這句求校對= =)

想要什麼的話說就行了.

人脈的力量,也是強大的實力的一種.

艾麗艾爾是一個強者(實力者).

"…其實我曾想過讓盧迪烏斯大人來幫我的呢."

"喔."

"很快就放棄啦,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理由,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沒有辦法吧."

艾麗艾爾看著正旁邊.

在美麗的庭園對側的是,像地面一樣蔓延著的白云.

一直延續到遙遠的彼方,與青空融為一體.

她一邊看著那里,一邊輕聲嘟囔了一句.

"有著遠遠超過自己應得的力量之物喲,毀滅了就好."

一瞬間,我在想是不是在說我呢?

但是不是的.

艾麗艾爾慢慢的朝向這里繼續說到.

"小時候,在阿斯拉王國看的戲劇中,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克西莉絲的台詞."

一定是假的!

一定是某個人捏造的曆史!

那個克西莉卡怎麼可能說出這麼帥的台詞.

"黃金騎士阿魯迪巴朗打倒克西莉絲的時候,克西莉絲臨死之前對阿魯迪巴朗說出的像是詛咒一樣的話."

"……喔."

"那之後,阿魯巴迪朗一成為人族的王,就被周圍恐懼,最後被部下中的背叛者殺死了."

真是人類裝腔作勢的戲劇呢.

和我所知的曆史完全不一樣啊.

"那個戲劇在阿斯拉王族生日時是必辦節目哦."

所謂的生日的節目,是指的5歲10歲15歲這種時候的生日.

阿斯拉王國在那種時候會舉辦盛大的派對.

作為王族,一直就是舉辦這樣的戲劇吧.

"當然,這是與曆史不符的,但聽說是作為阿斯拉王族的所有心理准備."

果然不符史實吧.

說起來就是那樣.

與我所知道的完全不同啊.

黃金騎士阿魯迪巴朗與克莉西絲·克莉西卡的對決.

不對,實際上是魔龍王拉普拉斯與斗神的對決.

嘛,怎樣都好啦.

"所有的心理准備……嗎?"

"是的,戰斗,勝利,然後是統治.所謂的王的全部."

"……"

"可是,既然是那樣的話為什麼阿魯迪巴朗的結局是被背叛而死呢?

過去創造這部劇的王想讓下一代滅亡嗎?

小時候,我帶著這樣的疑問.

但是,到了十五歲的時候,突然發覺了.

'有著遠遠超過自己應得的力量之物喲,毀滅了就好.’這句話,是一切的總結."

艾麗艾爾這樣說完之後,又一次望著遠處的天空.

"過度的力量,只會助長破滅之道.那樣的話,就應該不去追求能力以外的力量,去尋找與自己能力匹配的力量.

支配自己能掌控的所有力量,就是所謂的王道.

我直到現在也還是這麼想的."

……艾麗艾爾低下頭.

長長的睫毛投射出影子.

"我知道,貝魯裘斯大人啊,盧迪烏斯大人啊,對我來說都是太過強大的力量."

艾麗艾爾一如既往的浮現出了柔和的笑容.

但是,看起來卻快要哭了.

"再一次,再向貝魯裘斯大人拜托最後一次吧,要是還不行的話,我就放棄了."

"放棄嗎?"

"是的,當然,放棄讓貝魯裘斯大人做後盾也就意味這放棄做王的道路,因為覺得阿斯拉王國的王的地位對我來說,太過了吧."

"……."

什麼啊.

一副沒出息的樣子.

什麼太過了啦,沒超過啦.

"艾麗艾爾大人"

"是,怎麼了?盧迪烏斯大人?"

"我到底哪里強大了?"

強大啦,特別啦.

的確,我曾經幻想過成為這樣的存在.

前世就是那麼想的,然後失敗了.

所以今世注意著不再認為自己是特別的.

我認為這絕對沒錯.

"盧迪烏斯大人的高超之處舉之不盡……最好厲害的就是那個魔力總量了."

"魔力總量."

的確,那個部分可能比其他人要優秀吧.

托了拉普拉斯因子的福,魔力總量多的可怕.

可能到了其他的人類怎樣努力都到達不了的境界了吧.

的確,它在我的人生中多次起到作用.

可是,並非所有的事情都能靠它解決.

能解決我的問題的是其他的東西.

"的確,如果用那個魔力總量可以解決我所有的煩惱的話,說不定我也會覺得自己強大吧."

"煩惱的事?"

"每天都有煩惱的事啊,特別是最近,煩惱著:'怎樣和家人說才好呢’都快要崩潰了."

害怕著人神.

恐懼著龍神.

不知道和家人怎麼說才好,一直在隱瞞與撒謊.

這樣的我強大?

別開玩笑了.

"貝魯裘斯大人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我並不強大,作為你好朋友希路菲的丈夫,只是一個魔力總量和奇怪的熟人比較多的,一直煩惱著的,隨處可見的魔法師罷了."

我害臊的說出了這樣的台詞.

但是,是真心的.

我一把抓住艾麗艾爾放在桌子上的手.

真是柔軟的手呢.

纖細的手指仿佛一折就會斷一樣.

視線的彼端,看到希露菲露出了生氣的表情.

"艾麗艾爾大人,其實今天來這里不是為了寒暄的."

"那麼,是來打算說服我的嗎?"

就算是手突然被握住,艾麗艾爾也還是一直以來的那個表情.

柔和的笑容.

稍稍帶點疲憊的笑容.

這個笑容對她來說就是面無表情.

"如果是來說服也是很有魅力的呢……不過我是被盧克和希露菲這兩個人給拜托了喲."

艾麗艾爾用罕見的緊張的動作回頭看去.

一臉泰然的希露菲和稍稍有點慌張,把頭低下去的盧克正在那里.

"'希望你可以幫助艾麗艾爾大人’這樣說了."

這句話一說出口,艾麗艾爾手上的力量就忽然增強了.

從纖細的手指上完全無法想像的力道,甚至有點感覺到痛了.

"兩個人,做了這種事…….?"

"向我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尋求幫助?我不打算這樣說,我想說的是更加不同的事."

突然被握住手,說出這種事.

要是平常的艾麗艾爾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請問,可以幫助我盧迪烏斯嗎?"

我這樣說完後,從艾麗艾爾的眼中,流下一道淚水.

清澈的淚水.

感到不可思議的我,完全沒想到她會哭.

為什麼呢?

艾麗艾爾馬上用空著的手擦去了那道眼淚,露出了又哭又笑的表情.

"自我出生以來可是第一回聽到這樣深入我心的規勸人的老一套喲."

之所以我知道她不是認真的,只是在開玩笑,是因為她露出了本來的一面.

不是因為臉紅了,也不是因為正在哭.

而是她露出了王女的表情.

"的確是很珍貴的提案……但是……"

艾麗艾爾並沒有馬上點頭.

先是頷首,然後將眼睛稍稍向上一瞟,同時窺視著我的表情.

就好像是在探查我的真意.

"我聽說盧迪烏斯大人成為了奧爾斯蒂德大人的手下,這樣擅自行動能被他允許嗎?"

"奧爾斯蒂德大人那里已經知會過了."

"這樣的話,可以理解成盧迪烏斯大人正按照奧爾斯蒂德大人的指示在行動嗎?"

雖然覺得奧爾斯蒂德的詛咒的效果對艾麗艾爾很弱,直接說要協力于她也沒關系,但是按照之前的預定,關于奧爾斯蒂德的目的還是瞞下去吧.

"並不是這樣,我說了'想要幫艾麗艾爾王女’之後,他就說了'隨便你怎麼搞’."

"…….這樣啊,我明白了,請也幫我想奧爾斯蒂德大人說聲謝謝."

雖然希露菲在視線的彼端撅起了嘴,但是沒辦法.

"那麼,請多多關照,盧迪烏斯大人."

"當然,我這這邊才要請多多關照呢."

我改為用與剛才不同的姿勢握住艾麗艾爾的手.

是握手——

那麼

在結成協力體制(協力體制,本章的名字)之後,將話題更進一步吧.

"雖然為了讓艾麗艾爾大人稱王,也需要向奧爾斯蒂德大人請求協力……但是那個大人對于阿斯拉王國幾乎沒有影響力,不怎麼能給力呢."

一定要把這個作為前提,然後再提出議題.

"那樣的話,我認為貝魯裘斯大人的助力果然是很重要的呢."

"是啊."

艾麗艾爾一臉認真的坐在椅子上.

也許是心理作用吧,感覺希露菲和盧克的表情也變得更加認真了.

說服貝魯裘斯.

這件事的重要性奧爾斯蒂德也說過了.

貝魯裘斯對阿斯拉王國有著那樣大的影響力的事.

但是怎樣才能說服貝魯裘斯呢?

的確,貝魯裘斯以前說過

我也試著從嘴里說出了那句話.

"作為王最重要的要素是什麼?要是艾麗艾爾你自己能說出來的話,我就把力量借給你."

這樣.

艾麗艾爾的眼角動了.

對她來說,這是一直苦惱著的,回答不出來的問題啊.

"對于王來說最重要的要素,到底是什麼呢?"

我還記得,雖然我也回答了這個問題,但對我的回答的評價是一句"不錯的答案".

也就是說,我的答案並非正確答案.

如果奧爾斯蒂德說的是真的,和這個相似的問題是一個叫迪克·雷德帕德(好像是那個便當術士,之前的譯名忘了)的人回答的.

嘛,因為和曆史變了的緣故,也未必是同樣的回答吧.

大概試著問一下關于迪克的事情會比較好吧.

但是,應該怎麼問呢?

我知道迪克的事應該會顯得很奇怪吧.

"啊,那個,在商量這個之前有個……"

忽然看到希爾瓦利爾說著這樣的話,中途打斷了艾麗艾爾的話.

"這些對話貝魯裘斯大人都聽得到,真的好嗎?"

"…….?貝魯裘斯大人也很開心的在聽著吧."

"王為何物這個問題,是不是很多人一起討論後在回答比較好的東西呢?"

啊啊,原來如此.

如果是王的話,自己的煩惱就得自己一個人想嗎?

怎麼樣呢?

這樣想著,如果看一下的話,就能看到希爾瓦利爾輕輕的搖動著背後的翅膀.

"無論艾麗艾爾大人是怎樣做出回答,只要那個答案是對的話,貝魯裘斯大人就會借出自己的力量."

不管怎麼說,是個寬宏大量的人啊.

像這樣的態度.

"那麼,一開始就向某個人商量不就好了指的是……?"

"為什麼要在背後一個人煩惱著呢?貝魯裘斯大人一直覺得很不可思議呢."

艾麗艾爾聽到後露出了苦笑.

"自以為是的鑽牛角尖了啊……."

艾麗艾爾咳嗽一聲,像是要轉換心情一樣站了起來.

兩只手抓著大把的頭發,"啪"的把金發披散在身後,兩手交叉,"呼"的伸了個懶腰.

左右轉了轉腦袋發出骨碌碌的聲音,啪啪的拍打著自己的面頰.

根本想不到會是王女的舉止.

"喲西,那麼,希露菲,盧克.上座."

"是!"

"我明白了."

兩人高興的坐在了座位上,七星的心情更壞了.

"那麼,會議開始."

艾麗艾爾用與剛見到她時一樣的,自信滿滿的聲音這樣說道.

是不是應該鼓掌呢?

不,還是先算了吧.

作為代替,我舉手發言了.

"那之前,有些認識想事先達成共通,可以嗎?"

"認識,嗎?"

"誒,因為想一想的話,我對艾麗艾爾大人的事還不怎麼了解呢."

"嘛……你想知道什麼呢?"

艾麗艾爾的臉稍微有點紅了,希露菲射來了濕漉漉的視線.

也不是特別想要問一下三圍啦.

現在在進行著嚴肅的對話啊.

"首先,我想從艾麗艾爾大人為什麼想成為王那里開始聽."

艾麗艾爾想成為王.

關于那個的理由應該好好問清楚.

沒記錯的話,是關于死者們這樣那樣的.

順著那里的話,應該就會出現迪克的名字了.

"我記得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

"誒?說過了嗎?"

"是啊,盧迪烏斯大人和希露菲的婚禮的時候."

"可以的話,再跟我講一次吧!"

這樣說了後,艾麗艾爾像是當然的樣子說:

"因為不成為王的話,就沒有顏面去見那些相信著的死者們了啊."

"原來如此,相信著的死者們……關于那些人們,可以更詳細的問下嗎?"

一聽到這個,艾麗艾爾就莞爾一笑,把頭一歪.

"那些事,和這個命題有關嗎?"

啊,這個是,拒絕的表情.

不想說嗎?

"不知道有沒有關系呢.只是,在我的眼中,看起來像是貝魯裘斯大人在考驗著艾麗艾爾大人呢.那樣的話,說不定艾麗艾爾大人試著將自己的內心挖掘出來的話,就會抓到線索呢."

"原來如此."

合適嗎,說了這種好像很有道理的話.

不過,是實話.

我不知道真正的王為何物什麼的.

只是過去在某本小說上看到過的程度.

"王是為人而生的,不對,引導身後眾人者才是王."之類的.

這樣的在腦子嗡嗡叫著煩惱的時候,應該是想不出答案的吧.

"是的呢.

話雖如此,死去的人們有很多.

特別是從阿斯拉王國出逃時死去的13人.

4位騎士:阿里斯提亞,卡拉姆,多米尼克,色多利庫.

3位術士:科維,約翰,巴比特.

6為侍從:維克多,馬露斯郎,貝爾納地多,愛朵維娜,弗朗斯,科利努.

這13人的名字,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吧.

一起曆經艱辛,一起戰斗,越過苦難.

並且不管是誰,都是期望著我成為王,然後才逝去的."

誒?

迪克的名字沒有出現.

真是奇怪啊.

奧爾斯蒂德說他可是死了啊.

對于艾麗艾爾來說,不是那麼重要的人物嗎?

不過,如果迪克還活著的話,也有可能從這13人中得到提示.

"請讓我我詳細的聽一聽這些人的事."

"我明白了,稍微有點長,沒關系吧?"

"沒問題,因為不管是誰都不是無關緊要的人物吧."

這樣說了之後,不知為什麼,現場的氣氛緩和了些許.

艾麗艾爾微笑著,盧克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希露菲也露出了自豪的表情.

只有七星的心情好像還是很差.

"那麼……"

艾麗艾爾用緩慢的語調,說起了那13個人的事.

在哪里出生,怎樣成長,又是因何故與艾麗艾爾相遇?

是怎樣的性格,各自討厭什麼,又喜歡什麼?

以什麼引以為豪?

說了什麼樣的對話,因為什麼何歡笑,因為什麼何哭泣,因為什麼何憤怒?

誰和誰的關系好,誰喜歡誰,誰討厭誰?

然後,又迎接了怎樣的結局?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故事,都曾經在這個世上活過.

僅憑艾麗艾爾的話中就足以傳達每個人各自的人格了.

在這之上,中途盧克和希露菲還加入了各種補充說明.

向她們三個問同樣的事情的話,都會回答相似的話,一定對那13個人的事情牢記到了這種程度了吧.

現在不在這里的那兩個的女侍者也是……

我的未來日記里寫過,希露菲因為我的差勁,而去了艾麗艾爾那里.

但是,就算我不變得差勁,希露菲也會去艾麗艾爾那里吧.

他們的羈絆強到讓我這麼覺得.

稍微有點嫉妒呢.

但是,為自己而死.

為保護自己而死.

那份沉重,我想好好了解.

希露菲明白那份沉重,是件好事."就是這些了.""原來如此……"

但是,雖然很遺憾可是我沒有從那13個人的故事中嗶的一聲明白成為王的要素是什麼.

我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那份羈絆算是王的證明吧.

亞瑟王也有13個圓桌騎士呢.

不過把艾麗艾爾周圍的還活著的人加起來數目就不對了.

"盧迪烏斯大人,知道些什麼了嗎?"

"……沒有,真遺憾."

"這樣啊……"

艾麗艾爾呼的歎了一口氣.

這時,希爾瓦利爾馬上伸手換了杯茶.

我也在談話的途中喝了一杯茶,有著濃厚的香味和苦味,然後還有隱隱約約的甜味.像咖啡一樣的茶.

說到七星的話,她在談話的途中去上廁所,就那樣逃走了.

可能哪個人是怎麼死的這樣的話題,對她來說也還是太沉重了吧.

"那麼,接下來談些什麼呢?"

"確實呢."

想問迪克·雷德帕克的事.

超想問.

但是連他的名字都沒有出現的話,也沒辦法問.

干脆名字出來之後去向希露菲統一口徑吧.

常說問乃一時之恥(來自諺語,問乃一時之恥,不問一世之恥.).

正猶豫著的時候,艾麗艾爾突然把手放在下巴上了.

"啊啊,雖然是完全沒有關系的事,但是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了."

"……嚯?"

"盧克,還記得嗎?差不多十歲左右的時候,每天都會在王宮的後花園里喝茶,那個時候的事?"

雖然希露菲歪起了腦袋,但是盧克卻懷念的眯起了眼睛.

"誒,但不是每天都來,不是盡可能的每三天一次嗎?"

"是啊,因為當時各種經常跑出去干各種各樣的事呢.

空閑的日子的上午,一邊沐浴著陽光一邊在那個庭院里喝茶,是當時的習慣啊.

我和盧克和迪克……"

那個單詞我沒聽漏.

"迪克?那個人是誰呢?"

"啊,是希露菲之前擔任守護術士的,雷德帕克家的兒子.是個優秀的魔法師,但是在轉移事件的時候為了保護我而死了."

"啊…可以詳細的說說那個人的事嗎?"

終于出現了,那個叫做迪克的人的名字了.

死于轉移事件與之前的情報相同.

所謂的被連累大概是當時在菲多亞領吧.

詳細的問這個的話,說不定可以打開突破口.

"……"

但是,艾麗艾爾一幅震驚的樣子,閉口不言.

"怎麼了嗎?"

"……不,回想一下的話,就能想起,我想成為王的契機就是迪克的死."

艾麗艾爾好像察覺到了什麼,用手擋住嘴角.

"關于那個可以詳細的跟我說下嗎?"

"那個,因為多少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迪克的事也稍微有點忘……"

"請試著想想看吧."

艾麗艾爾嘶的喝了口茶,收緊下巴,閉上了眼睛.

大概正探索著記憶吧.

就那樣過了一會兒後,突然,艾麗艾爾睜開了眼睛.

"迪克·雷德帕德是我的守護術士.

平時經常進言勸告我應該將目標放在稱王上."

"喔."

"當時我根本沒有想過為了成為王而和兄長戰斗什麼的.

真的覺得迪克的話很煩."

"那個時候並不是特別想成為王嗎?"

"是啊,能像現在這樣一邊喝著茶,一邊和盧克談論怎樣把宮里的女孩子帶到寢宮去的話就滿足了."

"嗯,嗯?"

10年前,艾麗艾爾大人還是10歲左右吧?

盧克也是差不多大吧?

阿斯拉王國的貴族們一直在進化嗎?

嘛,那樣也行啦,人也是有各種各樣的.

"咳,阿斯拉王國也有過計劃著讓我成為王的家伙們,不過全都只是為了自己的特權而將我捧上台的."

嘛,我也可以說是那些家伙的一員啦.

"我覺得那些人中只有迪克一個是真心的.

現在想想的話,他好像堅信這我成為王的話國家會變得更好."

"哦哦"

艾麗艾爾說了當時的事.

在阿斯拉王國發生的那起事件的事.

希露菲眼看就要被轉移過來之前的故事.

轉移事件剛發生的時候,艾麗艾爾正在庭院中喝茶.

當時迪克去上廁所了,只有盧克一個人在旁邊守衛.

艾麗艾爾理所當然的沒有想到會有魔物出現.

就在那樣的地方,魔物轉移過來了.

最先察覺到的是剛從廁所歸來的迪克.

一邊走向艾麗艾爾,一邊詠唱魔術的迪克.

他看到魔物後,立馬詠唱起了攻擊魔術.

但是,他放棄了詠唱魔術而轉為大聲呼叫注意.

多虧了這個,艾麗艾爾察覺到了魔物的存在,成功躲過了初次攻擊.

但是距離已經相當近了.

逼近到眼前鼻尖的魔物.

盧克雖然行動了可是已經太慢了.

這時迪克跑了過來,用自己的身軀擋在了艾麗艾爾與魔物之間.

然後迪克承受了魔物的一擊,卒.

聽說那之後,希露菲轉移過來將魔物消滅了…….那個是別的故事了.

"明明迪克那個時候不結束詠唱,把魔物擊倒的話就不會死了……"

"但是那樣的話,艾麗艾爾大人就死了."

"確實呢,一定不死也重傷吧."

迪克就如同字面上一樣,等于說是搭上性命保護了艾麗艾爾.

"迪克,最後說了

'怎麼樣,請成為王吧’

我那個時候,第一次有了迪克是真心的推舉我為王的實感."

艾麗艾爾繼續說道:

"然後.在迫近的魔物面前,在明確的死亡面前,我第一次從心底想著

成為王吧,必須成為王,

所以不能死."

艾麗艾爾在桌上"庫"的握緊了拳頭.

睜開了眼睛,凝視著握緊的拳頭.

"為什麼,我會忘記這種事情呢……這樣重要的事."

艾麗艾爾肩膀沙沙的抖動著,沉痛的低下了頭.

後悔.

為了自己忘記了初衷的事情而,後悔.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比較好.

希露菲和盧克也是.

但是,艾麗艾爾什麼也沒有說,抬起了頭.

露出了仿佛擺脫了一直以來附體的怨靈一樣的表情.

找回了初心,想起了最初的心意,擺脫了心結了嗎?

好事啊.

"………"

但是,現在的故事中,還是不知道作為王的要素是什麼.

完全回到了出發點的感覺.

再像希露菲與盧克詢問一下意見會不會比較好呢?

"雖然是很好的故事,但是好像和成為王的要素沒有關系,怎麼辦呢……"

"不對哦,盧迪烏斯大人."

對著煩惱的我,艾麗艾爾慢慢的搖了搖頭.

用明朗的表情,綻放出了通透的笑顏.

無法想象的,令我徹底看得入迷的,美麗的笑顏.

對著看得入迷的我,她說道:

"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2     下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4 甲龍王與第二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