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5 在出發前往阿斯拉王國之前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5 在出發前往阿斯拉王國之前

位于夏利亞郊外的小屋.

我前往那里和奧爾斯蒂德進行了第三次的碰頭

艾利耶爾成功說服了貝魯裘斯.

向他說明了這當中的經過,以及之後判明了的"通往阿斯拉王國的魔法陣無法使用了"這一事實.

將這些事情向奧爾斯蒂德說明過後,他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一副心懷不軌的樣子的笑容.

不,恐怕他其實只是很普通地在笑而已吧.

"是嗎,做得很好"

被他誇獎了.

但是,依然還有沒能解決的問題.

"關于轉移魔法陣方面的事情,您有什麼看法?"

關于魔法陣方面的事情他好像有一瞬間曾懷疑過我,但馬上也相信了我是清白的了.

但是,恐怕還是難免會產生,"這貨隱瞞著些什麼"這樣的疑念吧.

"恐怕是人神(hitogami)干的好事吧.那混賬,這次祂是第一步就下了一著臭棋了呢.就照現在這勢頭干下去吧"

奧爾斯蒂德似乎已經在心里有了自己的結論.

一副心情大好的樣子.

還喃喃念著"這樣一來就只剩下一個人了"什麼的.

究竟這一個人指的是啥意思,還真的希望他請務必告訴我呢.

"如果可以的話,能把祂究竟錯在哪也告訴我就更好了"

"嗯,說的也是呢"

奧爾斯蒂德在椅子上重新坐直了身子,狠狠地盯著我.

那眼神實在太凌厲了.

仿佛只要再用點力就能迸出光來的樣子.

就像漫畫里那種看破了什麼破綻時眼角發出"錚——"的音效的場景那樣.

"貝魯裘斯已經確認過,魔法陣是確實無法使用了吧?"

"是的,老大"

"啥老大啊…總之存在于阿斯拉王國的轉移魔法陣,其實數量並不是那麼多.基本上都是留著用來在有個萬一的時候給王族·貴族用來逃命用的.而當中有幾個已經失效了的,被貝魯裘斯利用著."

呵呵.

用來給王族逃命用的啊.

"也就是說,這正是漏洞所在了."

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拜托根本跟沒說一樣好不.

"究竟是怎麼回事啊.說得再詳細一點嘛!拜托您了!"

"……也就是說,轉移魔法陣所在的地點,都是一般市民所無法進入的領域.而且派有衛兵把守的地方也應該占了多數.能進入那里面,然後讓魔法陣停擺的人,也就只能是擁有相應權力的王族,或者是上級的貴族了吧"

"噢噢,原來如此.然後呢?"

"……多少也自己動腦子去想想吧"

"是"

擁有相應權力的王族.

這樣的人,唐突地就讓可以說是自己的救命稻草的轉移魔法陣停擺了.

而且就連可能會遭到貝魯裘斯利用的,已經停止運作的魔法陣也一起破壞掉了.

這樣的話,是出于人神(hitogami)的指示而采取的行動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了.

成為了人神(hitogami)的使徒的就可能是王族,或者是有向王族進言的資格的人物.

歸納起來的感覺就是這樣吧.

"有可能成為了人神(hitogami)的使徒的,是第一王子古拉威爾,或者是大流士上級大臣……?"

"沒錯.然後,既然能把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的阿斯拉王國境內的魔法陣通通給破壞掉的話,那就可以肯定是擁有人數龐大的私人軍隊的大流士上級大臣下手的不會錯了."

噢噢.

原來如此.

原來還包養了一大票的私人軍隊啊,我都還不知道呢.

"也就是說,可以確定人神(hitogami)的使徒就是大流士上級大臣?"

"對.雖然第一王子也有嫌疑……但是是哪邊都沒有分別了.反正都是必須要宰掉的對象."

第一王子對艾利耶爾來說可是敵人,也是要殺的呢.

雖然對于把王子給殺了是否恰當還是保留著一點疑問…….

不過怎樣都沒差吧.

反正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就動手吧.

"這樣一來,就只剩下一個人了吧"

"還剩下一個人嗎……也就是說,已經確定盧克也是了嗎?"

"肯定沒錯了"

"是艾利耶爾的可能性呢?"

"絕不可能"

玩笑話就先放一邊.

"這樣說的根據是什麼?"

"有些人,是人神(hitogami)無法支配的"

"那您又是如何判斷,艾利耶爾是你所說的,那種…無法被支配的人呢?"

"……是靠我,長年培養出的直覺"

居然是直覺啊…….

不過,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不經大腦就得出的結論,說不定有什麼雖然可以確信卻不便宣諸于口的根據吧.

關于那個理由暫時就先不過問吧.

現在該打聽的事可不是這件.

"要是您的直覺出錯,艾利耶爾就是使徒的話,到時候又打算怎麼辦?"

"要是真出現這種情況,就由我來負起責任把她給收拾掉."

收拾掉嗎.

不,也不一定就是殺掉的意思吧.

總而言之,既然他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關于接下來的行動的計劃里就先把艾利耶爾是使徒的可能性先擱一邊吧.

這樣的話,還是把奧爾斯蒂德的情報向艾利耶爾提示一下會比較好吧.

而且看起來奧爾斯蒂德身上的詛咒對艾利耶爾好像不大起作用的樣子.

既然她不是人神(hitogami)使徒的話,將底細全部告訴她然後請求她的協助說不定會比較好吧.

……不,還是算了吧.

包括希露菲在內,她們都信任著盧克.

恐怕她們會認為,盧克是不可能會將自己引向破滅的吧.

盧克自己,恐怕也是想著"是為了艾利耶爾好"而行動著的吧.

沒錯.

被人神(hitogami)所操縱,也就代表著這樣的情況:

自己認為是有益的而干下的事,自以為是當時的情況下最恰當的安排,其實卻通通是最糟糕的一著.

所以應付起來才會那麼麻煩.

奧爾斯蒂德他認為,盧克應該是擔當著聯絡員的角色.

也就是說盧克被指派的工作,就是向人神(hitogami)彙報我的動向.

但是同時間也有著,可能在緊要關頭,受到人神(hitogami)的一句助言左右,于是作出表面看起來是對艾利耶爾有利,實際上卻是將她引向破滅的行動的可能性存在

真是麻煩透頂啊.

奧爾斯蒂德想將他當場殺掉的心情也能夠理解了.

位于夏麗雅郊外的小屋.

我前往那里和奧爾斯蒂德進行了第三次的碰頭

艾利耶爾成功說服了貝魯裘斯.

向他說明了這當中的經過,以及之後判明了的"通往阿斯拉王國的魔法陣無法使用了"這一事實.

將這些事情向奧爾斯蒂德說明過後,他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一副心懷不軌的樣子的笑容.

不,恐怕他其實只是很普通地在笑而已吧.

"是嗎,做得很好"

被他誇獎了.

但是,依然還有沒能解決的問題.

"關于轉移魔法陣方面的事情,您有什麼看法?"

關于魔法陣方面的事情有一瞬間我曾遭受到其他人的懷疑,但很快就相信了我是清白的了.

但是,恐怕還是難免會在她們心里留下,"這貨隱瞞著些什麼"這樣的疑念吧.

"恐怕是人神(hitogami)干的好事吧.那混賬,這次祂是第一步就下了一著臭棋了呢.就給我一直錯下去吧"

奧爾斯蒂德似乎已經在心里有了自己的結論.

一副心情大好的樣子.

還喃喃念著"這樣一來就只剩下一個人了"什麼的.

究竟這一個人指的是啥意思,還真的希望他能務必告訴我呢.

"如果可以的話,能把祂究竟錯在哪也告訴我就更好了"

"嗯,說的也是呢"

奧爾斯蒂德在椅子上重新坐直了身子,狠狠地盯著我.

那眼神實在太凌厲了.

仿佛只要再用點力就能迸出光來的樣子.

就像漫畫里那種看破了什麼破綻時眼角發出"錚——"的音效的場景那樣.

"貝魯裘斯已經確認過,魔法陣是確實無法使用了吧?"

"是的,老大"

"啥老大啊…總之存在于阿斯拉王國的轉移魔法陣,其實數量並不是那麼多.基本上都是留著用來在有個萬一的時候給王族·貴族用來逃命用的.而當中有幾個已經失效了的,被貝魯裘斯利用著."

呵呵.

用來給王族逃命用的啊.

"也就是說,這正是漏洞所在了."

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拜托根本跟沒說一樣好不.

"究竟是怎麼回事啊.說得再詳細一點嘛!拜托您了!"

"……也就是說,轉移魔法陣所在的地點,都是一般市民所無法進入的領域.而且派有衛兵把守的地方也應該占了多數.能進入那里面,然後讓魔法陣停擺的人,也就只能是擁有相應權力的王族,或者是上級的貴族了吧"

"噢噢,原來如此.然後呢?"

"……多少也自己動腦子去想想吧"

"是"

擁有相應權力的王族.

這樣的人,唐突地就讓可以說是自己的救命稻草的轉移魔法陣停擺了.

而且就連可能會遭到貝魯裘斯利用的,已經停止運作的魔法陣也一起破壞掉了.

這樣的話,是出于人神(hitogami)的指示而采取的行動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了.

成為了人神(hitogami)的使徒的就可能是王族,或者是有向王族進言的資格的人物.

歸納起來的感覺就是這樣吧.

"有可能成為了人神(hitogami)的使徒的,是第一王子古拉威爾,或者是大流士上級大臣……?"

"沒錯.然後,既然能把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的阿斯拉王國境內的魔法陣通通給破壞掉的話,那就可以肯定是擁有人數龐大的私人軍隊的大流士上級大臣下手的不會錯了."

噢噢.

原來如此.

原來還包養了一大票的私人軍隊啊,我都還不知道呢.

"也就是說,可以確定人神(hitogami)的使徒就是大流士上級大臣?"

"對.雖然第一王子也有嫌疑……但是是哪邊都沒有分別了.反正都是必須要宰掉的對象."

第一王子對艾利耶爾來說可是敵人,也是要殺的呢.

雖然對于把王子給殺了是否恰當還是保留著一點疑問…….

不過怎樣都沒差吧.

反正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就動手吧.

"這樣一來,就只剩下一個人了吧"

"還剩下一個人嗎……也就是說,已經確定盧克也是了嗎?"

"肯定沒錯了"

"是艾利耶爾的可能性呢?"

"絕不可能"

玩笑話就先放一邊.

"這樣說的根據是什麼?"

"有些人,是人神(hitogami)無法支配的"

"那您又是如何判斷,艾利耶爾是你所說的,那種…無法被支配的人呢?"

"……是靠我,長年培養出的直覺"

居然是直覺啊…….

不過,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不經大腦就得出的結論,說不定有什麼雖然可以確信卻不便宣諸于口的根據吧.

關于那個理由暫時就先不過問吧.

現在該打聽的事可不是這件.

"要是您的直覺出錯,艾利耶爾就是使徒的話,到時候又打算怎麼辦?"

"要是真出現這種情況,就由我來負起責任把她給收拾掉."

收拾掉嗎.

不,也不一定就是殺掉的意思吧.

總而言之,既然他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關于接下來的行動的計劃里就先把艾利耶爾是使徒的可能性先擱一邊吧.

這樣的話,還是把奧爾斯蒂德的情報向艾利耶爾提示一下會比較好吧.

而且看起來奧爾斯蒂德身上的詛咒對艾利耶爾好像不大起作用的樣子.

既然她不是人神(hitogami)使徒的話,將底細全部告訴她然後請求她的協助說不定會比較好吧.

……不,還是算了吧.

包括希露菲在內,她們都信任著盧克.

恐怕她們會認為,盧克是不可能會將自己引向破滅的吧.

盧克自己,恐怕也是想著"是為了艾利耶爾好"而行動著的吧.

沒錯.

被人神(hitogami)所操縱,也就代表著這樣的情況:

自己認為是有益的而干下的事,自以為是當時的情況下最恰當的安排,其實卻通通是最糟糕的一著.

所以應付起來才會那麼麻煩.

奧爾斯蒂德他認為,盧克應該是擔當著聯絡員的角色.

也就是說盧克被指派的工作,就是向人神(hitogami)彙報我的動向.

但是同時間也有著,可能在緊要關頭,受到人神(hitogami)的一句助言左右,于是作出表面看起來是對艾利耶爾有利,實際上卻是將她引向破滅的行動的可能性存在

真是麻煩透頂啊.

奧爾斯蒂德想將他當場殺掉的心情也能夠理解了.

"……奧爾斯蒂德大人"

"什麼事?"

"關于跟人神(hitogami)的戰斗方面的事情,我想把心里的打算姑且在這里先說出來,也好讓您指點一下,可以嗎?"

"……?可以啊."

我把想到的事情說了出來.

而這些話,正是我在心里總結出來的人神(hitogami)跟奧爾斯蒂德之間的戰斗的梗概.

首先,人神(hitogami)擁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預知的范圍非常廣大,精度也非常之高.

而且還擁有通過操縱某些人,來改變預知到的未來的能力.

但是,有關奧爾斯蒂德的未來祂是看不到的.

因為比起人神(hitogami)的預知能力,龍神的秘術的力量更加強大.

只要是在牽連到奧爾斯蒂德的情況下,人神(hitogami)就只會看到錯誤的未來.

當發現到預見到錯誤未來當中的違和之處的時候,又或者未來出現明確的變化的時候,人神(hitogami)就會發覺到是奧爾斯蒂德在從中作梗.

但是,奧爾斯蒂德是改變未來的詳細過程,祂是無法看到的.

只能單純進行預測.

所以只要人神(hitogami)沒能悟出奧爾斯蒂德是為了什麼目的而行動,又或者在籌備些什麼,祂想要采取確切的行動來把未來導向自己盤算好的狀況,是不可能的.

拜被厭惡的詛咒所賜,奧爾斯蒂德甚少有讓人神(hitogami)識破自己的盤算的情況,而能自由行動.

只不過,同樣因為詛咒的關系他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沒能有太大作為.

但是,因為我的加入,能干涉的范圍也就大大提升了.

要概括我的存在的定位的話,就是隱形的棋子了.

但是,我這只棋子要是太出風頭的話,奧爾斯蒂德的意圖就會被識穿.

也因此我行動的時候必須謹慎克制.

這樣才能瞞過盧克——充當人神(hitogami)的耳目的這些人,讓他們無法獲知太多的情報.

然後,信任著盧克,被他問到的話很可能就會和盤托出的艾利耶爾和希露菲她們,也同樣不能給予太多情報.

因為有道是防人之口甚于防川,只要不到迫不得已,我覺得就盡量不該跟任何人說出底細.

關于奧爾斯蒂德的目的和動向,都要盡可能隱瞞過去.

雖然這樣的行動,很可能會讓我再次陷入像這次這樣,被人用質疑的目光看待的境地.

但是,只有這樣才能開拓出通向勝利的道路.

不讓人神(hitogami)有機會知道我們這一方的圖謀,打倒人神(hitogami)的使徒,達成目的.

只要我有命一天就要把這樣的工作堅持下去,好讓100年後的奧爾斯蒂德能走向勝利.

"……我想到的就是這樣,沒有什麼問題吧?"

"啊啊.就是這樣"

奧爾斯蒂德用力地點了點頭.

那麼,我至今為止的行動應該沒錯……才對.

雖然被貝魯裘斯,說成是太天真了…….

總而言之眼下要做的就是瞧著目標向前邁進就是了.

非常有可能就是人神(hitogami)的使徒的,

是盧克和大流士.

這兩個人.

"那最後的一個人又會是誰呢"

"不曉得.但是,依照人神(hitogami)一直以來行動的模式來推測的話,大概會是擅長武術或者魔術的人吧"

"擅長武術或者魔術……"

呃,不會是我的家人吧.

艾莉絲跟希露菲肯定不是.

這樣說來,根據日記所說的北帝跟水神現在好像正在阿斯拉王國那兒坐鎮吧.

"是北帝,又或者水神的可能性呢?"

"奧貝魯跟蕾塔嗎……確實,那樣的可能性挺高的呢.那你去阿斯拉王國的時候,可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了呢"

"聽您的口氣奧爾斯蒂德大人,好像不打算跟我們一起去是嗎?"

"當然,我會跟在你的後面過去的.但是沒有跟你們一起行動的打算就是了"

跟在我們的後面…….

這樣聽起來,還真的有被別人在背後操縱著的感覺呢.

嘛,想到有事的時候能找他商量這層好處,也就覺得這樣也不錯了.

"我知道了.那麼……盧克和,大流士,還有奧貝魯跟,蕾塔.只要密切注意這四個人就可以了吧"

"沒錯.大流士跟奧貝魯,還有蕾塔這幾個殺了也無所謂.盧克的話……就見機行事吧,只要是有必要的話,殺掉"

"您的意思是由我一個人來下判斷就行了嗎?"

"啊沒錯,你就自己判斷吧"

這個人,真的認為我能下那樣的判斷嗎.

恐怕他是真的相信我能作出那種事吧.

畢竟我跟奧爾斯蒂德那次干架,可是我難得一次認真起來的時候呢…….

嘛無所謂了.

這次我也打起精神來干活吧.

==========================================================================================

第二天.

我跟希露菲,等諾倫放學回來人齊了以後,舉行了家庭會議.

感覺最近,經常在開家庭會議呢.

大概會出門3~4個月左右的時間.

目的地是阿斯拉王國.

原因是因為希露菲的工作上的關系,要去給艾利耶爾幫忙.

當我宣布完這些事情之後家人並沒有太大反應.

"這樣嗎,要加油哦.啊,要是能預先做好一些庭院用的泥土備用就幫大忙了呢"

愛莎她,這樣說道.

比起我的事情更擔心泥土的問題.

"艾利耶爾大人,要退學了啊……要不開個送別會什麼的吧……?"

這樣說著,諾倫也是自顧自地在意起學校方面的事情來了.

好奇怪.

之前明明可是更加地……淒淒戚戚的感覺才對啊.

好想再來一次像那時候那樣苦情的離別啊.

好想抱住隨時都會哭出來的樣子的愛莎跟諾倫然後說出"I will beback"之類的台詞啊.

"因為,哥哥你,每次都每次都,那頭說著'怕是回不來了……’之類的話,這頭卻又像個沒事人一樣跑回來了嘛"

據她們所說原因似乎就是這樣.

雖然每次每次都是險死還生的境況,但是在妹妹們看來卻成了這副樣子嗎.

還是說,是為了能讓我走得安心才故意擺出這樣的態度嗎.

不管答案是哪一邊,我只要努力振作,讓愛莎和諾倫的日子過得不用擔驚受怕,那樣就行了.

"而且,還會帶回來新的女人呢"

"對啊,擔心也是白搭的呢.更何況,這次有希露菲姐和艾莉絲姐跟著,不用擔心了呢."

"艾莉絲姐也會跟著去."

就如這句話所表述的那樣,艾莉絲一聽完我說的立馬就跑回自己房間,開始收拾行李了.

當我宣布要去阿斯拉王國時,話才說到半路她就已經立馬,"這樣啊,那我也一起去好了"這樣說了呢.

完全沒有絲毫猶豫.

從剛才開始談話的內容就不斷夾雜著對我的誹謗……不過已經不會再增加了哦.

我這樣大聲申辯著,但是,連我自己也無法信任自己的下半身.

畢竟我來到這個世界後可是緣來沒法擋嘛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呢.

……不過,我想這次應該不會那樣了吧.

畢竟希露菲跟艾莉絲也一起跟著去的嘛.

沒錯正是這樣.

正因為至今為止都是一個人才會搞砸啊.

正因為只有一個人才會落入情欲的洪流中不能自已啊.

為了不再被這股洪流卷進去堤防是必要的.(這里為了通順我把原文按自己理解改造了一下,原文中這里本來是一個文字游戲:日文中表述"被情勢或者一時的激情牽著鼻子走"和"被沖走"的方式是一樣的"流され",所以前句原本可以解成"正因為至今為止都是一個人才會被激情沖昏了頭腦"也可以照字面解成"正因為至今為止都是一個人才會被洪水沖走")

只要拜托希露菲大堤和艾莉絲大堤就行了.

這樣的話,就算是突如其來的洪水也能應付得來了.

"祈願眾位武運昌隆"

利拉跟母親還是老樣子.

這樣說來,忘了跟奧爾斯蒂德問關于母親的記憶方面的問題了呢.

雖然也不指望連自己身上的詛咒也是束手無策的奧爾斯蒂德能說出個所以然來,但是這次的事情完了以後,再去找他一趟請教下吧.

"利拉女士,那個,露西她就,拜托您照顧了"

"是,太太.就都交給我吧"

希露菲一副非常過意不去的樣子地,向利拉低下了頭.

"怎麼說呢,放著自己的孩子不管,我也覺得這樣做很不妥當,但是這一次……"

"沒問題.我們這些女仆本來就是為了這種情況而存在的"

最近,露西已經可以說出一些單詞了.

"媽媽","愛莎","利拉","洛克","比比"(就是樹妖比多啦),"次郎"…都是些簡單的詞彙.

說話時,拼命地想要擠出聲音來的樣子,讓我看著就覺得感動.

而爸爸這個字眼,卻還沒聽她叫過.

盧迪倒是偶爾聽到她叫一下…….

不過最近我也沒什麼機會跟她相處,恐怕,我的名字會是家人中最後一個被她記住的吧.

拋下這樣的孩子父母一起跑去遠征.

雖然可能我也沒資格說這種話,但是我們,為人父母的覺悟還真的是太缺乏了啊.

但是這樣的感情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真正萌芽呢,我心里也是沒譜.

露西真是好可愛.

我覺得她簡直就是天使.

但是,光是靠這樣兒戲的心情,對養育孩子來說還是不夠的吧…….

"接下來4個月我都要獨守空房嗎,真是好寂寞呢"

洛克希是眾人當中唯一一個為此事而覺得落寞的人.

扔下孩子和懷孕了的她跑去出差,我也覺得非常過意不去.

"那你說我又該怎樣做好呢,雖然我也希望盡量在孩子出生之前趕回來就是了"

"事情就盡管慢慢辦就好了啦.就算真要生了只要有利拉女士和愛莎她們在也就沒有盧迪的事了…….不過作為補償,希望你能帶點手信回來呢.阿斯拉王國那里的,那種把干果再用砂糖醃漬過的,酸酸甜甜的點心我真是好想再吃呢.那點心真的是好棒呢"

洛克希跟平時一樣臉上看不出什麼感情的起伏.

恐怕對于初次生產這件事也還是有一點不安的吧,但是我絲毫看不出她有表露出這種感情.

"你現在這副神情看起來真是好遜哦,盧迪.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擔心什麼,但是男人負責出外狩獵,女人就負責照顧好家和孩子.這可是米格魯特族的常識哦."

洛克希她,挺著胸膛這樣回答道.

她是個非常值得信賴的女人.

交給她處理的話就沒問題了吧.

但是,就這樣什麼都不管就出門去又真的好嗎.

"但是,難得,拿到長期休假,覺得有點兒可惜呢.本來還以為這段時間能跟盧迪優哉游哉地一起過的說."

"是啊,確實呢."

據洛克希所說,直到出產之前的這段期間里,她都已經向學校請求當做請假處理了.

按這個國家的常識,通常女性到了妊娠生產育兒的時期,通常就會辭去工作

但是,洛克希她希望能繼續執教.

她說服了吉納斯教導主任,將長期休假都先預支了來准備生產.

另外,聽她說當時,還搬出了我的名號.

雖然是先斬後奏,要是只要搬出我的名號就能幫洛克希達成心願的話,那就盡管拿去用好了.

接下來直到出發之前,這段時間里,我決定要盡量爭取時間多點陪陪洛克希.

======================================================

當晚,艾莉絲的房間那兒,傳出了火藥味稍微有點重的對話聲.

是希露菲跟,艾莉絲的聲音.

說著些什麼的希露菲跟,反駁的艾莉絲的聲音.

當中艾莉絲的"為什麼嘛!"和"為什麼我要聽你的啊!"是分外的刺耳,不過後來希露菲她似乎很冷靜地訴說著些什麼,而經過一輪勸說之後艾莉絲的聲音也漸漸低了下來,最後只聽到她低聲囁囁著"我知道了啦",然後兩人就結束了談話.

然後,到了半夜,艾莉絲來到了我的房間.

就在我已經上床,准備睡覺的時候.

"……"

她鼓著腮幫子,爬到了我的床上.

然後順勢就抱住了我,就像把我當成了抱枕一樣.

而艾莉絲胸口附近那團分量十足的東西也當然抵在了我的身上.

半夜爬上別人的床上還用這樣的東西抵住人家,我覺得可不是什麼紳士行為呢.

不過話說回來,我自己也是夜之紳士就是了.

所以其實也不會介意這種事情啦.

于是,在開始做你也懂的那種事之前,還是先姑且問一下事情的經過吧.

"……跟希露菲吵架了?"

"才沒有呢"

"是嗎"

光聽聲音的話她們也不像有真個互毆起來的樣子.

嘛,說不定現在爬下床跑去艾莉絲的房間一看,會發現被打暈的希露菲就在那里也是有可能的呢.

這時候還是選擇信任艾莉絲的人品吧.

"從明天開始,就要跟希露菲一起行動了呢.說是要我跟基列努一起去跟那個叫艾莉耶魯的人打招呼,還要幫忙作旅行的准備呢"

明天,要把基列努介紹給艾莉耶魯.

我這樣一說,希露菲就提議"那就交給我吧".

只要交給希露菲去辦的話大抵的事情恐怕都能辦妥吧,但即使如此考慮到基列努的目的,還是由我自己親自來介紹比較好吧.

想到這層關系我當時拒絕了希露菲的提議,但是不論過程如何結果希露菲還是會跟著一起過去艾利耶爾那邊的吧.

而且,艾莉絲也是一定會和我和基列努同行的吧.

也就是說,明天我和她們,四個人會一起過去艾莉耶魯那邊.

希露菲她,就那麼想介紹基列努給艾莉耶魯認識嗎.

這又是為什麼呢…….

"然後她又說,事情就這樣定了,所以希望盧迪能用空出來的時間多陪陪洛克希"

"希露菲她,這樣說了嗎?"

"說了啊"

所以才會采取這樣的行動嗎.

是在顧慮洛克希嗎.

要是我要負責的事情的減少了的話自然能多拿出點時間來陪洛克希……雖然實際上計劃很可能趕不上變化就是了.

不過希露菲怕是也在想著各方面都能盡善盡美的方法吧.

不過話說回來,她居然說服了艾莉絲還沒有被打呢.

不,艾莉絲她也在成長吧.

她已經不是從前那個,不分青紅皂白見人就打的女孩了吧.

只要有理有據的話,她也會乖乖聽話的了吧.

"所以她就說,今天一起睡的機會就先讓給我好了"

才剛想她居然會這麼輕易就被打發,原來卻是有好處才答應的啊.

但是就算如此,能憑這點甜頭就讓她聽話的話,艾莉絲也已經不再是原來的刺頭兒了呢.

如果是過去的她的話,我覺得會更加地任性才對呢.

那個目中無人的大小姐已經死了.

張牙舞爪的艾莉絲已經不在世上了.

已經不再是什麼狼或者獅子了…….

不,只怕也只限這一回而已吧.

不過,說到講條件的話就算希露菲先來向我邀功要陪我睡的話也是說得過去的吧.

也就是說她是認定了,凡事只要自己多忍讓一下就好了了嗎…….

嘛,旅行途中就盡可能對她溫柔一點吧.就這樣決定吧.

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伸手跟抱住我的艾莉絲抱在了一起.

然後艾莉絲就以利索得嚇人的動作撲了過來,扯起我的衣服來了.

"要是旅行到半路才發現懷孕了可就不妙了,今天就還是稍微收斂一下……"

"真懷孕了再說啦!"

然後那一天我也是被折騰得體無完膚.

看來艾莉絲可不吃計@劃@生育這一套呢.

第二天起,准備工作正式開始了.

在做旅行的准備的期間,我也有盡量多抽出時間陪洛克希.

當然,也不可能整天都跟洛克希膩在一起.

把基列努和艾莉絲介紹給艾莉耶魯之後,還要不時跟奧爾斯蒂德進行碰頭,一步一腳印地進行著准備的工作.

北帝奧貝魯和水神蕾塔會用什麼招數,還有該如何見招拆招.

要如何搭上盜賊特里斯所在的盜賊團的門路.

為了以防萬一,先掌握好對阿斯拉王國阿爾斯的地理.

還有王宮銀宮(SliverPalace)內部的構造也同樣要先掌握好.

牽頭介紹古列夫跟奧爾斯蒂德認識,開始著手進行對詛咒的研究.

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盡力增加著勝算.

懷著這樣的心情不斷努力著,日子也一天天過去了.

===================================================

某一天.

我跟洛克希並排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最近,一天忙完之後我都會跟洛克希兩個人坐到沙發上,聊一下天.

話題怎麼談也談不完.

從洛克希在學校的見聞,到最近的魔道具的訊息.

彼此在轉移事件當時旅途上的經曆.

雖然都只是寫雞毛蒜皮的事情,但是跟洛克希聊天果然能讓我感覺安心.

"好了,盧迪.你也差不多要出發了,也是時候幫這孩子起個名字了."

今天的話題是,關于孩子的名字的事情.

"可是在出發旅行之前先替還沒出生的孩子想名字,不是會觸黴頭的嗎?"

洛克希聽了之後只回了我一句話.

"這說法是來源于人族的英雄的傳說的吧?跟米格魯特族可沒有關系呢"

絲毫也不介意的樣子.

也就是說認為迷信畢竟只是迷信的意思嗎.

嘛,既然我家的神明大人也這樣說了,那也就無需講究什麼忌諱了吧.

一切就按神明大人所說的吧.

"在米格魯特族的部落那里,都是由族長來決定的……不過我們家的族長可是盧迪呢.你就還是快點決定吧."

"隨隨便便地就交給我來決定,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了.我會一邊叫著盧迪所起的名字,一邊摸著逐漸變大的肚子來過每一天的.那樣的日子,毫無疑問將會是無比幸福的時光吧."

洛克希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撫摸著已經開始見脹的肚子.

而我也伸手按在她的手上,隔著她的手,也一起摸著她的肚子.

真是難以置信.

10多年前就已經跟我認識的洛克希她,居然懷上了我的孩子.

希露菲懷孕時我也曾覺得覺得難以置信,而在洛克希懷孕了的今日我依然是難以相信這是真的.

但是,胸臆間湧起了歡喜的感概.

真好呢,這種感覺,不論多少次我都想要去品味呢.

"唔嘻嘻"

"怎麼了盧迪.怎麼笑得像跟希露菲一樣啊"

居然說我笑得像希露菲啊.

"也沒啥特別啦,只是覺得'洛克希的肚子真棒啊’而已啦"

"我的腰身可沒有希露菲那樣纖細,也不像艾莉絲那樣線條緊致呢…….不過既然你說好的話,就盡管摸個夠吧."

"真的可以嗎?"

雖然我嘴上在這樣問,但是早就管不住我那手了.

"這里面的,有一半都是盧迪的東西呢"

"另外一半呢?"

"……外面的部分全部都是盧迪的哦"

"那,就不許全部都是我的嗎?"

"里面的孩子有一半是我的哦.這點我可不能讓步呢"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果然洛克希老師真是聰明啊.

說得對呢,孩子是兩個人的東西呢.

然後,洛克希當然就是我的東西了呢.

"孩子的名字,該怎樣辦好呢……"

"對了呢……要是要有米格魯特族的風格的名字的話……就應該是蘿拉了吧."

米格魯特族起名字的時候都很喜歡用"lo"音開頭的名字.

但是,我們的孩子也只是混血兒,也用不著那麼拘泥這種規矩吧.

"果然,還是用從洛克希和盧迪當中抽出音節來組合成孩子的名字的方法比較好吧"

"說的也是呢.羅迪烏斯,盧克希……看來不怎麼合得來呢"

"我跟洛克希又怎麼可能合不來呢"

直接用我們的名字來進行組合看來是行不通了.

那麼比如說,取"lu"和"lo"兩者中間(按日文五十音語順)的,"le"又如何呢.

那麼只要想個"le"開頭的名字就好了.

Le,le,le.

不好,搞不好會變成個愛整天拿著個竹掃把掃地的孩子呢.

雖然我也覺得愛乾淨是好事就是了.(這里的捏他是來自赤塚不二夫創作的漫畫《天才傻瓜》中的竹掃把老伯伯,整天都愛拿著個竹掃把掃地,碰見有人走過就會說"Lelele的le,是出門嗎?")

剛才洛克希提議的蘿拉這名字挺不錯呢.

聽著就有一股憧憬著熱烈的戀愛的少女的感覺呢.(出自游戲《悠久幻想曲》中的"憧憬著熱烈的戀愛的少女"蘿拉·紐菲爾德)

但是,感覺還是不對.

還是要更有點,像洛克希會有的感覺的名字比較好呢.

嗯嗯——.(憋翔中233)

La,Li,Lu,Le,Lo當中哪一個,會更有"洛克希的孩子"的感覺呢.

好.

"是男孩子就叫羅洛,女孩子就叫拉拉你看如何"

"不錯呢.羅洛和拉拉.朗朗上口這一點尤其讓人中意呢."

對吧對吧.

聽名字就像會有被魔界的大王擄走,又或者去救出被擄走的同伴的遭遇的感覺呢.(出自游戲ADV Of LOLO,游戲中被擄走的是拉拉,去救人的是羅洛(LOLO).)

"太好了呢,羅洛,拉拉.爸爸給你起名字了哦"

洛克希外表看來就像只有中學生左右的年紀,但是那神情就恍如聖母一樣.

神聖.

何等地神聖啊.

生下來的孩子鐵定是神之子呢.

"盧迪"

"怎麼了?"

"雖然前幾天我是那樣說了……但你既然你說要回來可就要乖乖回來哦?我可是盼著能夠在盧迪的陪伴下,把這孩子抱起來的呢."

"好的"

這點就算她不來叮囑我,我也一定會做到的.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4 甲龍王與第二王女     下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5.5話 間章 黑狼劍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