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5.5話 間章 黑狼劍王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5.5話 間章 黑狼劍王

然後,出發的日子終于來臨了.

自佩爾基烏斯?朵拉加入艾麗埃爾陣營的三天後.

魔法大學女子學生會稍遠處的更衣室,作為貴族專用,僅限少部分人使用.

確切的說,這是專為艾麗埃爾公主行動所用而設的禮儀間.

現在有四個人站在門前.

三女一男.

泥沼之盧迪烏斯,無言的菲茲——希露菲艾特.

還有兩名劍王——

愛麗絲和基列努.

"先說好,禮儀早就忘了."

"我也把禮儀拋到九霄云外了"

這兩名劍王在門口如是聲明.

看到這樣子,盧迪聳了聳肩,希露菲則偷偷笑了.

"艾麗埃爾大人不以外表取人,何況你們即將成為她的護衛,裝配最低限度的禮儀就夠了."

希露菲說道,並且偷偷移開視線看了下盧迪.

愛麗絲回以 'へ’的表情,交叉雙臂說道:

"我現在是盧迪的老婆,太奇怪是不是會影響到對他的評價啊?"

聽到這兒盧迪驚的連眨眼睛.根本想不到愛麗絲會考慮這麼多呢:"不,我是沒什麼關系,別給希露菲丟臉就好了."

"我也沒事啦,面子上的問題我早就習慣了."

希露菲摸了摸耳朵,撇嘴說道.

希露菲在做護衛的時候,常常因為女扮男裝發生各種事情,包括其他人的非議.如果不厚起臉皮來的話很難適應下去.

不過,在短短的十天相處時間里讓愛麗絲明白希露菲的苦衷,恐怕也不現實吧.

"……"愛麗絲心想,做到最好吧.

對愛麗絲來說,希露菲這個人過于複雜難解.

說實話,她還沒有將希露菲視為家人看待.

但是,也不是敵人.

多種交織的感情中,可能同伴的意味更深些吧.

"唔……………………"

愛麗絲看著自己毫無自信可言的裝扮,皺起眉來.

不好.

雖然尼娜說過,劍王不需要為服裝留心.

何況她自己也是狂犬王.

"這衣服是不是太狂野了?"

"沒事,這樣很酷啦."

得到希露菲的判斷後,愛麗絲就以"就這樣吧"的氣勢點了點頭.

"不過要不要再盛裝打扮一下呢?畢竟愛麗絲以前也是貴族千金,打扮得像個公主也不錯呢."

"沒問題的話也可以的."

來盧迪這邊之前,愛麗絲也帶過來不少服飾,不過都沒怎麼給盧迪看過.來了!機會!就這樣穿起來給盧迪看看吧!

雖然以前穿上後總感覺怪怪的.

而且也只作為夫妻夜生活時穿過.

在那天晚上和盧迪在一起的時候穿過給他看,也很快就被脫了下來.

"以後我們到阿蘇拉王國後,關于護衛方面的問題,要多請教希露菲啊."

"好吧,雖然我學起來很吃力."

深呼吸.

作為妻子.

作為盧迪背後支持他的女人.

在這麼使自己意志堅定起來後,接下來就是試試名為自己的劍是否鋒利吧.

"好吧,我們走."

隨著希露菲的話愛麗絲與基列努兩人重重的點頭.

希露菲敲敲門並提高聲音:"艾麗埃爾大人,愛麗絲?格雷拉特,基列努?迪多迪亞求見."

"請進."

希露菲開門進去.

各種包裹躺在房間里面,房子里面比平時亂多了.

艾麗埃爾就坐在房間中心.

希露菲上前至艾麗埃爾身邊.

盧迪烏斯站在艾麗埃爾與愛麗絲之間,撫胸鞠躬,再指向愛麗絲說道:

"艾麗埃爾大人,這位是愛麗絲,愛麗絲?格雷拉特.我想艾麗埃爾大人知曉其人,她即是人稱狂犬王的女劍士.在這場旅行中,她將與我加入您的護衛."

盧迪烏斯講到這里,低聲提醒愛麗絲.

愛麗絲則小心著有樣學樣,也將自己的手放于胸前,彎下腰鞠躬說道:

"愛麗絲?格雷拉特."

作為禮儀來說可謂貧乏,艾麗埃爾對此輕輕一笑.

"與您相識淑感榮幸.我是阿蘇拉王國第二繼承人艾麗埃爾?埃尼莫耶?阿蘇拉.我在小時候也時常聽聞您的事跡."

"嗯……肯定不是好話."

艾麗埃爾微笑:"的確,傳到王宮里的流言並非贊譽,但我也不是聽信饞言的人,流言僅僅是流言."

"……"

"畢竟,只要您站在盧迪烏斯大人身邊就值得信任.物以類聚,盧迪烏斯大人身邊盡是怪人,但絕非壞人."

愛麗絲滿意的點頭,叉起雙臂,威風凜凜地站著.已經變成她的標志姿勢了.

貴族小姐的禮儀已經不見了.

"當然了,盧迪烏斯超強,你懂就好."

"是的……這話不提,接下來還需要一點時間,請您放松就好."

坐在椅子上,艾麗埃爾表達了自己的謝意.

對此,愛麗絲"……"的彎腰鞠躬.

希露菲趕忙咳嗽提醒.不過在這之前,愛麗絲也發現自己還叉著雙臂,"啊"地把手放開了.

然後擺出了一張闖禍的臉,朝後退下了.

盧迪烏斯邊撇嘴笑,邊介紹另一個人:

"這位是基列努,基列努?迪多迪亞.聞名遐邇的黑狼基列努.我將她引薦給您."

基列努上前一步單膝跪地.

也用獨眼銳利地直視艾麗埃爾:

"基列努."

"與您相識也淑感榮幸,我是阿蘇拉王國第二繼承人,艾麗埃爾?埃尼莫耶?阿蘇拉,聽聞您來自菲托兒領地——"

"我只問一個問題"

基列努打斷艾麗埃爾的發言說道:"只要在你手下,我就可以向薩烏羅斯大人的敵人複仇是吧."

"這是真的."

艾麗埃爾速答了這個有些無禮的問題.

她已經從希露菲那里聽說了這些人都要加入她的隊伍.

基列努是為薩烏羅斯複仇.

名義上有,愛麗絲是盧迪烏斯的護衛,但其實和基列努的目的一樣.

"等我們到了阿蘇拉王宮,設計陷害薩烏羅斯大人的賊人一定會被抓到,不,是我一定會抓到.到那時,就請你們隨心向其揮舞你們的劍吧!"

艾麗埃爾對薩烏羅斯?保羅?格雷拉特的死略有耳聞.

做為托菲爾領地轉移事件的責任人與替罪羊,他被處死了.

做為四領主之一,像削弱北風神一樣,削弱了第一王子的力量.

當然,艾麗埃爾並非做這件事的人,也沒有關于此計劃的記憶.

但是,艾麗埃爾總感覺這很有可能是她的手下所操縱的事情.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情況就變成另一個樣子了……

即便如此,交上那個人的人頭無須任何疑慮.

就算是為了保全介紹了基列努來的盧迪烏斯的面子吧.

"拜托你了."

基列努簡短的說完後,站了起來.

她動著尾巴凝視著希露菲:

"那麼我該怎麼做呢?"

"恩……從明日起基列努就成為艾麗埃爾大人的護衛,今日的會面是對彼此的介紹.請做好旅行的准備後,再來這里吧."

"知道了,而且也已經准備過了."

基列努簡短的說完後退下了.

"……"

再一次的,艾麗埃爾掃視位于前方的三人.

狂犬王愛麗絲,黑狼基列努.

還有介紹兩位來的,在艾麗埃爾的結交圈中,最有力量的魔法師,泥沼盧迪烏斯.

有力量,但並非效忠之人.

並且,盧迪烏斯身後有著龍神奧爾斯特德的存在.

曾經盧迪烏斯拒絕加入艾麗埃爾.現在看來一定是龍神在推波助瀾.

說實話,龍神到底密謀些什麼還不清楚.

艾麗埃爾曾見過龍神奧爾斯特德.

僅僅一個撇視.

無以言表的恐懼.

那次是由七星引導的對話,根本不知道為何與他合作,一陣焦慮感湧現.

即便如此,艾麗埃爾還有著莫名的些許安全感.

是因為她看見了那巨大的力量麼?

即使那無可匹敵的力量也能完全摧毀她.

不,並不會摧毀.

"那麼就拜托你們了."

艾麗埃爾站起來向三人表達謝意.

盧迪烏斯友善的回應.

看見了盧迪烏斯的動作,愛麗絲也慌忙表達了感激.

最後,基列努低下頭鞠躬.

"……"

禮畢,艾麗埃爾撇視了希露菲一眼.

艾麗埃爾因為牽扯進希露菲家人的緣故稍許有些罪惡感.

對龍神在謀劃什麼一無所知.

雖然,盧迪烏斯為保護家人站在龍神一邊.

但是,盧迪烏斯絕不會傷害希露菲艾特.

反過來,希露菲艾特亦不會傷害盧迪烏斯.

這一事實給了艾麗埃爾莫大的安全感.

(非常感謝你,希露菲.)

在心中,艾麗埃爾向站在她身旁的摯友,低頭稱謝.

當晚,在魔法都市薩莉亞無數的酒館中,其中的一座酒館里,獨有一小塊僻靜的角落與周圍過于喧鬧的場景相別.

一個高大的女人坐在櫃台的角落邊獨自的喝著悶酒.

這是一個有著棕黑色皮膚的獸娘.

即使已到中年,作為旁觀者的評價來說也不得不稱贊其是一個美人.

即使這樣說,也沒有人敢接近她.

因為她周圍散發著危險的氣氛.

和"狂犬王"作為狂暴的存在,趕走了受歡迎的可能性一個道理.

而且,與她的弟子狂犬王相比,她也並非那麼出名.

這時有一個人走進了酒館.

隨著門鈴的樂音,一個長發精靈走了進來.

漂亮的臉蛋,除胸部以外完美誘人的身軀,但更重要的是,撇開她誘人的美麗,她的腹部已經高高隆起了.

周圍的人開始起哄——

好久不見.又來狩獵了?聽說你結婚了.來喝酒吧喝酒……之類的話語.

她一邊應糊著這些招呼,向里走去.

走向櫃台.

角落.

她坐在了沒人敢坐的地方.

周圍人立刻噤了聲.

"嗨基列努,久等了(^з^)"

愛麗絲茲娜對著獸人打起招呼.

"好慢!"

基列努則冷冷答道.

"我是孕婦欸.啊,來上酒菜"

聽到孕婦要飲酒,周圍人凍住了.

基列努也問道:"喝酒可以嗎?"

"為了慶祝我們的重逢,待會還要談糟糕的話題,還是喝點酒吧"

基列努聽完也無法反駁.

"沒事啦,我會注意少喝不會影響寶寶啦."

愛麗絲茲娜撫摸肚子的樣子很有魅力.

看到這個樣子,基列努還是吃驚了.

"我聽說你已經結婚了,還以為你會單身到老呢."

"我也很吃驚喲.不過克里夫太耀眼了.不過也有點無法變通和交流呢.但他很有上進心和責任感.做愛的時候也很努力的讓我也享受呢≥ω≤.基列努也找個人嫁了吧!"

"不要."

對愛麗絲茲娜的長篇大論,基列努回以短句.

她已經放棄成為女人了.

當劍士就好.

"好吧,就算你真這樣干了我反而也不會開心吧."

在這里的酒,雖然高檔昂貴,但度數還是有些低呢.

對愛麗絲茲娜來說有點像果汁.

"就這樣,為重逢,干杯!"

"干杯."

基列努與愛麗絲茲娜碰杯,響起愉悅的聲音.

基列努,愛麗絲茲娜.

原黑狼之牙的成員終于重逢了.

"如果基斯,泰蘭德也在就好了."

"……還有保羅和詹妮絲."

這樣說完,酒也變得苦澀起來.

然而,愛麗絲茲娜本身就是為了這件事而來.

開始話題前可能就容易醉掉,不過也沒關系:

"保羅……本來應該是我先死掉的."

"那家伙活的太匆忙,沒想到死的也那麼快."

"啊,別去想了,都是過去的事了."

"這可是你說的."

"我麼?"

"嗯,聽到他早死我並不奇怪."

"但他死的很耀眼哦……要不要聽聽?"

"請告訴我."

就這樣,愛麗絲茲娜開始敘述保羅最後的時刻.

開始敘述他與家人分離後,努力尋找的故事.

作為一個花花公子,對詹妮絲一心一意了起來的故事.

和與盧迪烏斯的重逢與話語.

那時綻放的開心笑顏.

然後他為了保護盧迪烏斯,死掉了的,保羅的最後時刻.

"我了解了,那個男人也變了呢.我還記得他和你一塊兒耍笨的情形."

"得了吧,耍笨的是你吧.我還記得你對保羅狂搖尾巴的樣子呢"

"那是錯覺.我那時處在發情期罷了.而且我又不是阿朵迪亞人.高興時也不搖尾巴."

"比喻啦比喻."

"唔."

"很可愛喲那時的基列努,任何狀況都要關心保羅呢."

"過去的事,給我忘掉."

愛麗絲茲娜大笑著吃起食物來.

咀嚼著肉干.

基列努也吃了起來.

"啊,再說一次,讓那些事飄散吧."

愛麗絲茲娜推來碟子.

她倆吃起相同的東西.

"對我來說,詹妮絲的事比保羅還要讓人吃驚."

吃完後,基列努喃喃道.

"嗯嗯,但盧迪烏斯也在努力尋找解藥,她一定會一點點複原吧."

"……"

"一定有一天,詹妮絲會回到我們身邊."

"真的嗎?"

"雖然可能會花費很多年."

基列努輕笑著攪著杯子.

"到那時,我希望我們能重聚暢飲."

"嗯,我再把基斯和泰蘭德叫來.一定會變成吵鬧的聚會呢."

"對了,他們倆怎麼樣了?"

"啊,從泰蘭德走後啊——"

隨後,她們談論了很多很多.

關于隊伍解散的事情.

關于轉移事件的事情.

不僅如此.

還有關于她們自己做冒險家的事情.

他們進入轉移洞穴的事.

基斯輸光錢被大家處刑的事.

保羅偷襲發情期的基列努的事.

然後愛麗絲茲娜也趁亂鑽進來3p過了段糜爛的短暫生活.

老實來說,這些記憶臊得人紅臉.

但也引起了愁思,心斷續觸動.

愛麗絲茲娜喝醉了,閉起眼睛說話.

基列努早就喝得爛醉.迷茫著眼將臉捂進手里.

"天哪,沒見過你喝得這麼醉,還回去嗎?"

"沒事,那頭色狼不在,早都不在了."

基列努回頭怒視粗俗的冒險家們,他們接受到視線也都移開了臉.

"說起來,菲利普大人曾向我求婚過."

"菲利普?啊,那個托菲爾領的人"

"恩,有次我被問道要不要接受."

"真丟人,你要同意就算嫁給錢了."

對著愛麗絲茲娜的嘲笑,基列努孤獨的笑笑.

"而且也沒臉見愛麗絲小姐."

"你居然考慮別人的事情,我很驚訝喲……啊!"

愛麗絲茲娜抬起頭被基列努嚇到.

基列努那堅定的眼神.

充滿著對血的渴求.

"菲利普大人在轉移事件里死了,尸體被火化,殺了他的人也被我殺了."

"哦……抱歉."

"愛麗絲大小姐嫁給了盧迪烏斯."

基列努死盯著天花板.

"那麼接下來就是為薩烏羅斯大人複仇了."

周圍的人開始震懾于基列努的氣勢.

但是愛麗絲茲娜卻知道並不危險.

她知道基列努會瞬間爆發出砍人的氣勢.

但並不會真砍下去.

"所以,我成為艾麗埃爾的護衛."

"啊……"

愛麗絲茲娜歎口氣也抬頭盯著天花板.

"基列努也變了呢,以前,你絕不肯放棄忠誠心做這種事呢."

基列努停頓了下,看起了杯子.

琥珀色的酒面上映出了她的臉.

她迅速總結道:

"畢竟我是多爾迪亞人."

說完基列努起身離開,步伐堅定得讓人無法看出她已經爛醉.

"你去哪?"

"回去了."

"天啊,你總是那麼突然."

愛麗絲茲娜聳聳肩站起來.向櫃台付了幾個銀幣.

"基列努!"

愛麗絲茲娜付完帳以後,對已經快消失在夜幕的街道里的基列努高聲喊到.

基列努抖著耳朵轉了過來.

"替我在阿蘇拉王國保護好盧迪烏斯和希露菲!他們是我可愛的子孫喲!"

"交給我了."

基列努回答道,直起了她的尾巴.

愛麗絲茲娜走向相反的方向,回去了克里夫的身邊.

她相信著她的好友,即使不說,也會自然的保護起她周圍的人啊.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5 在出發前往阿斯拉王國之前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六話「朝阿斯拉王國出發」